中国纯文学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纸媒合作《抚宁文学》(诚招纸媒)访问本站的方法一学就会:教您发文章代做原创文学电子文集
收藏本版 |订阅

故事与小说 今日: 2 |主题: 61|排名: 1 

作者 回复/查看 最后发表
[社会] 短篇小说:保护水利局长 新人帖
保护水利局长 3700字 文/青山石 1 一天,土吉县水利局涂局长乘车从某地路过。他的目光透过车窗玻璃,发...
   青山石
发表于 前天 11:11
 3    19
New
青山石 前天 11:11 319 皇岛 7 小时前
[社会] 2018年贺岁小说:郑义其人
  【贺岁小说】郑义其人 作者 李隽      1      老火车站。老到什么程度?跟清末一样老,见证了戊戌变法和稍后的武昌首义。郑义平时不到这里来,也...
   李隽
发表于 3 天前
 0    40
New
李隽 3 天前 040 李隽 3 天前
[社会] 张鸥:心中隐现的灯
  张鸥:心中隐现的灯        黑洞洞的楼房像个怪兽耸立在路边,没人,绝对没人,静悄悄的。老文暗自对自己说,像猫一样溜进去。      老文何许人也...
   张鸥
发表于 5 天前
 0    19
New
张鸥 5 天前 019 张鸥 5 天前
[社会] 【小小说】张鸥 | 走眼
【小小说】张鸥 | 走眼 过了本命年,再不出门子找不到婆家,别说爹妈瞅着着急,拐带着七姑八舅的也跟着操心。大家伙儿嘴上说着“后后有席”,背后嚼舌根儿“挑...
   张鸥
发表于 2018-2-10
 0    14
张鸥 2018-2-10 014 张鸥 2018-2-10 07:29
[社会] 简陋豪华在于心
简陋豪华在于心 我的朋友小梁原是某乡镇中学老师,借调到县宣传部工作已经五年了。小梁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调进宣传部,可一直没有办成。今年市文联举...
   王树军
发表于 2018-2-4
 0    22
王树军 2018-2-4 022 王树军 2018-2-4 18:41
[社会] 徐倩的忧伤
徐倩的忧伤 当银碗似的月亮又挂在了天空中的时候,夜风穿过城市的楼群直达徐倩站立的阳台,十分抒情地吹拂着她的秀发,摆弄着她的衣裙。徐倩像以往一样默默地...
   王树军
发表于 2018-2-4
 0    19
王树军 2018-2-4 019 王树军 2018-2-4 18:03
[社会] 老实人
老实人 老实人是村里出了名的老实人,因为他老实,村里的人便把老实人当成了他的名字。至于他的真名叫什么,村里的人似乎都无从记忆了。 老实人因为老实,日...
   王树军
发表于 2018-2-2
 0    24
王树军 2018-2-2 024 王树军 2018-2-2 14:23
[社会] 爸爸,你欠我一个拥抱
《爸爸,你欠我一个拥抱》(小小说) 张鸥 题记:谨以此文献给不曾陪孩子度过美好童年的父亲们! 阿林坐在客厅沙发上,一个人百无聊赖。里边房间传出妻教儿子...
   张鸥
发表于 2018-1-29
 0    31
张鸥 2018-1-29 031 张鸥 2018-1-29 10:24
[社会] 《瘸鸡》
《瘸鸡》 文/蒲恒旭 西山脚有鸡数只,其一少时被鼠咬其脚,一脚全无,一脚半趾,欲立而晃,欲行而倒,常为众鸡之耻。 为免于饥寒,瘸鸡常振翅匍行,...
   蒲恒旭
发表于 2018-1-27
 0    43
蒲恒旭 2018-1-27 043 蒲恒旭 2018-1-27 10:38
[社会] 回生的粘饽饽(小小说)
回生的粘饽饽(小小说) 河北秦皇岛 张鸥 他在城里。赶上最后一批包分配的政策,当了一名老师。娶妻生子安家城里。 爹娘在城外。挺远挺远的山里。走山路,...
   张鸥
发表于 2018-1-25
 0    32
张鸥 2018-1-25 032 张鸥 2018-1-25 08:30
[社会] 最苦是谎言
冷冬,国道102线,两旁风景柳老妪般干瘪的熬着,盘算着能否挺过严寒。从东向西而行,右手方向护沟边有棵独立挺拔的白杨树。 树是普通的速生杨,朝上串着长,大...
   张鸥
发表于 2018-1-22
 0    29
张鸥 2018-1-22 029 张鸥 2018-1-22 16:06
[社会] 小说 | 骄傲
1, 大学毕业那一年,阿C跟我说分手。 我答应了,掉头就走。 四年的感情轻易就结束,不是不令人难受的,当晚,我打算独自去喝酒。 平素我的生活过得很简单...
   李育志
发表于 2018-1-6
 1    54
李育志 2018-1-6 154 爱晴皇岛 2018-1-8 11:33
[社会] 白薯换大米(小小说)
白薯换大米(小小说) 河北秦皇岛 张鸥 跃华是个倒插门的女婿。丈人家俩闺女,他媳妇儿排行老二。大姨子嫁的不算远,离他们十几里。 眼下跃华的儿子都已十八...
   张鸥
发表于 2018-1-4
 0    55
张鸥 2018-1-4 055 张鸥 2018-1-4 07:26
[社会] 短篇小说《她的错觉》
“呵,是啊!我是那么的可笑,就像一个跳梁小丑在别人眼里蹦哒,任人取笑。我真的是太蠢了,蠢得以为他对我的好都是因为爱我,在乎我。呵呵!可是呢?事实总是如...
   睿智的boy
发表于 2017-12-23
 0    57
睿智的boy 2017-12-23 057 睿智的boy 2017-12-31 14:54
[社会] 经典短篇小说推荐,全部都看过会暴露你的年龄哦!
1、《美人恋飞鹰》作者:典心 简介:(女主版)京城大风堂罗梦,天下第一美人。万家灯火齐亮,敌不过她的嫣然一笑;春季里的百花乍然谢落,敌不过她的悠悠一叹...
   明空无镜
发表于 2017-12-23
 0    58
明空无镜 2017-12-23 058 明空无镜 2017-12-31 14:54
[社会] 短篇小说《血泪》
血泪 作者:初晓 白流月从小就爱制药,跟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凌风每次都帮她试药。 在成亲前夕,凌风试药,因被人暗算身中剧毒,危在旦夕。伤心欲绝的白流月得到...
   嘎嘎大仙
发表于 2017-12-23
 0    29
嘎嘎大仙 2017-12-23 029 嘎嘎大仙 2017-12-31 14:54
[社会] 年度最佳短篇小说《压力》
1、 他在路上遇到一个搭顺风车的美女,忽然她晕倒在车上,然后他不得不送她到医院。 ————他感受到压力的存在。 2、 到了医院,医生说美女怀孕了,恭喜他要...
   沉静的河
发表于 2017-12-23
 0    60
沉静的河 2017-12-23 060 沉静的河 2017-12-31 14:53
[社会] 经典短篇小说:秘方
银柱想分家,确切地说,是他媳妇想分家。她一个劲跟银柱絮叨:你看村里谁家娶媳妇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分家?银柱耳根子软,就去找爹,期期艾艾地说了。  爹很痛快...
   张丽宇
发表于 2017-12-23
 0    47
张丽宇 2017-12-23 047 张丽宇 2017-12-31 14:53
[社会] 短篇小说《投票》
“付局长,您看这次副队长的人选如何安排?”一个瘦瘦的中年男子将一份名单交给坐在老板椅子上的另一个中年男人,这个瘦瘦的男子,一张驴脸,两只眼睛挨得很近,...
   蓝蓝惠惠
发表于 2017-12-23
 0    29
蓝蓝惠惠 2017-12-23 029 蓝蓝惠惠 2017-12-31 14:53
[社会] 铜镯(小小说)
铜镯(小小说) 河北秦皇岛 张鸥 阿媛冷冷的瞧着大嫂给婆婆擦拭着脸。一百个不忿不服,她始终觉得婆婆很偏心,大嫂的假模假式,她起心眼儿的看不惯。她认定大嫂...
   张鸥
发表于 2017-12-31
 0    30
张鸥 2017-12-31 030 张鸥 2017-12-31 08:24
[社会] 莲儿与狗
《莲儿与狗》(小小说) 张鸥 一九七二年,莲儿五岁。爸爸是生产队长,妈妈是个民办教师。每天大榆树上挂着的破铁锹头发出“铛铛”响声,爸爸就扛起家伙式走了...
   张鸥
发表于 2017-12-30
 0    20
张鸥 2017-12-30 020 张鸥 2017-12-30 18:33
[社会] 大米粥炒盐豆(小小说)
大米粥炒盐豆(小小说) 张鸥(河北秦皇岛) “青石板,板石青,青石板上钉银钉”。抬头望望西方夜空隐约闪烁的星,重伟拍拍裤子上沾着的碎...
   张鸥
发表于 2017-12-27
 0    24
张鸥 2017-12-27 024 张鸥 2017-12-27 09:12
[社会] 底色(小小说)
一场盛大的婚礼现场。程序进行中。主持人手握话筒,“有请双方家长”,台下荡起一股异样的翘首,女方只有一个身穿旗袍的中年女人,仪态万方,风韵饱满。 满座的...
   张鸥
发表于 2017-12-25
 0    22
张鸥 2017-12-25 022 张鸥 2017-12-25 09:57
[社会] 最佳损友
最佳损友 作者:八月长安 喜欢一部动画片,名叫《草莓棉花糖》。 动画片很简单,讲述一个20岁的日本大专生姐姐和四个十岁左右的小妹妹的日常生活——极为日常...
   嘎嘎大仙
发表于 2017-12-23
 0    24
嘎嘎大仙 2017-12-23 024 嘎嘎大仙 2017-12-24 00:20
[社会] 心中隐现的灯
《心中隐现的灯》(小小说) 张鸥 黑洞洞的楼房像个怪兽耸立在路边,没人,绝对没人,静悄悄的。老文暗自对自己说,像猫一样溜进去。 老文何许人也?姓是不用说...
   张鸥
发表于 2017-12-19
 0    40
张鸥 2017-12-19 040 张鸥 2017-12-19 09:24
[社会] 陪你走天涯(小小说)
陪你走天涯(小小说) 河北秦皇岛 张鸥 北京火车站太大了,随着拥挤的人潮他站在广场上。 第一次走出山村,第一次坐...
   张鸥
发表于 2017-12-15
 0    27
张鸥 2017-12-15 027 张鸥 2017-12-15 12:50
[社会] 《左足之力》 digest
《左足之力》 文/蒲恒旭 西山王大左足凶悍,世称反腿。然其右足远胜于左腿,隐其厉而出奇也。 人与斗,撼于其左腿而攻之。王大喜:吾之凶悍者,...
   蒲恒旭
发表于 2017-12-13
 1    49
蒲恒旭 2017-12-13 149 皇岛 2017-12-15 06:55
[社会] 没有岁月可回头
《没有岁月可回头》(小小说) 张鸥 转眼,天黑又天亮,天亮复天黑,一天在脚下溜走。 转身,花开花谢,草青草黄,一个季节在指尖划过。 转念,青丝白发,陌路...
   张鸥
发表于 2017-12-10
 0    29
张鸥 2017-12-10 029 张鸥 2017-12-10 07:51
[社会] 有啥呀(小小说)
有啥呀(小小说) 我管这个女子叫大嫂。家乡这边十里八庄的已婚脸熟的官称。因着常常见,比较亲切。 大嫂长的俊俏,大眼睛吸引人,更吸引人的是胯骨宽屁股大,...
   张鸥
发表于 2017-12-10
 0    26
张鸥 2017-12-10 026 张鸥 2017-12-10 07:46
[社会] 《算命》(小小说)
《算命》(小小说) 张鸥 我非常自信的认为:自己又拙又笨的,愧为女人。更自信的感谢爱人,当年库存积压的我,他敢娶。 不是祖上阴德,是我摊上狗屎运?婚后,...
   张鸥
发表于 2017-12-8
 0    37
张鸥 2017-12-8 037 张鸥 2017-12-8 06:22
[社会] 沟边核桃树倒下之后
老娘们嘴边儿常传一句话,“介比子高打墙”。老爷们心里老念一句话,“抬头不见低头见,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是小镇最北处靠山根儿的小村里男女两级见识分化。 ...
   张鸥
发表于 2017-12-6
 0    37
张鸥 2017-12-6 037 张鸥 2017-12-6 08:30
[社会] 追悼会
追悼会 北天是“三一八”,笔停了,他似乎应该赴追悼会?——真的,他要赴追悼会。 “时光过得好快呵。”“三一八”使得他觉得时光过得快。何以故呢?就因为停...
   废名
发表于 2017-12-6
 0    31
废名 2017-12-6 031 废名 2017-12-6 06:57
[社会] 桃园 新人帖
桃园 王老大只有一个女孩儿,一十三岁,病了差不多半个月了。王老大一向以种桃为业,住的地方就叫做桃园,——桃园简直是王老大的另一个名字。在这小小的县城...
   废名
发表于 2017-12-6
 0    33
废名 2017-12-6 033 废名 2017-12-6 06:56
[社会] 爱晴皇岛《飞奔的月亮》 digest
飞奔的月亮   树上的鸟儿喳喳地叫着,争抢着一条小青虫。   空气里弥散着雾霾,薰得人头昏脑胀。   刘不凡望着地上的影子。那是单位的三排瓦房的影子,...
   王省江
发表于 2017-11-28
 1    148
王省江 2017-11-28 1148 爱晴皇岛 2017-12-4 10:24
[社会] 奶奶的故事
《奶奶的故事》 子夜里的女人是房檐上垂着的风铃,在风中呻吟雨中哀啼。早晨的女人是蓝天飘荡的风筝,随心所欲飘向任何一个幸福的天地。奶奶无论是年纪还是命运...
   张鸥
发表于 2017-12-2
 2    50
张鸥 2017-12-2 250 张鸥 2017-12-2 14:26
[社会] 风尘山茶花(独立篇)
1    乡村美丽的山茶花 美丽的龙树村,村庄依西南背靠大山。山峰逶迤绵绵,森林竞秀。 山林里,最常见,最美丽的花朵,就是山茶花。尤其是红艳山...
   龙凤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0    37
龙凤楼主 2017-12-1 037 龙凤楼主 2017-12-1 07:34
[社会] 土豆儿
王大龙,属龙,没有龙的威武,独具一副清秀的骨骼。家在老边墙下的小山村。据说生他的那年赶上雹灾,爹给娘整个月子都是土豆儿,上顿下顿的,娘烦了,给他起个小...
   张鸥
发表于 2017-11-25
 1    67
张鸥 2017-11-25 167 雪域寒风 2017-11-27 09:34
[社会] 误(小小说)
相传,母亲河是母亲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洒落汇聚。当母亲眼角最后的那滴泪流下来,唯剩一个“误”,是千年轮回相遇结缘的错误?还是今世心念阻塞的耽误?不得而知。...
   张鸥
发表于 2017-11-25
 0    40
张鸥 2017-11-25 040 张鸥 2017-11-25 17:15
[社会] 刻在白杨树上的眼(小小说)
老人走了。那个常年齁瘘带喘拄着拐杖骂骂咧咧的老头儿从这个世上消失了。死了死了,一了百了,他去了。哪管天堂,地狱,或者是两者之间凄怨徘徊,不得而知。 他...
   张鸥
发表于 2017-11-25
 0    48
张鸥 2017-11-25 048 张鸥 2017-11-25 17:13
[社会] 一抔黄土 一份深念(小小说)
风起,叶飘,花语,草舞蹈,弥漫着轻吟低唱的怀恋。厚重凝结如冰,倍感孤独彷徨的他,在默默凄冷中,抱抱略感微寒的肩,自说自话,“往后没了娘,谁还疼我”? ...
   张鸥
发表于 2017-11-25
 0    38
张鸥 2017-11-25 038 张鸥 2017-11-25 17:11
[社会] 夜,静事浮爱(小说)
街灯在冷冷的秋风中瞪着孤寂的眼,鬼子姜的叶子互相搀扶着,暗处须臾传来蛐蛐儿寻伴的哀鸣。 他打工刚回,他的车灯刺出一道光,停好车,迈向家的大门。 院子...
   张鸥
发表于 2017-11-25
 0    37
张鸥 2017-11-25 037 张鸥 2017-11-25 16:39
[社会] 五块钱(小小说)
大伟发觉生产后的妻子月兰不对劲儿,本来是个大喜事儿,白白胖胖的宝贝闺女粉嫩的小脸儿招人稀罕,自己的妈伺候的又那么周到,月兰应该有个笑模样啊?然而却没有...
   张鸥
发表于 2017-11-25
 0    43
张鸥 2017-11-25 043 张鸥 2017-11-25 11:24
[社会] 姐姐(小小说)
上大一的儿子昨晚和妻视频,娘俩你一句我一句的唠的那个黏糊,他在一旁凑过去,没等开口,妻就悄悄给他手势,示意他离远点,好像他是个局外人,他会打扰人家娘俩...
   张鸥
发表于 2017-11-25
 0    35
张鸥 2017-11-25 035 张鸥 2017-11-25 11:16
[社会] 毛毛草(小小说)
西庄有户人家,家中只有两个人,奶奶和毛毛草。 奶奶八十岁了,颠着小脚整天东家串西家,托人给毛毛草说媒。 毛毛草大概是天上掉下来的孩子吧,俏丽的脸上长了...
   张鸥
发表于 2017-11-25
 0    36
张鸥 2017-11-25 036 张鸥 2017-11-25 11:12
[社会] 穷过富过,咋的都是过(小小说)
三十年河东转河西,风水轮流转。没有谁家太阳总在头顶上,也没有谁家总在背阴铺,一竿子支到底儿的。——这是打小就听老人们挂嘴边的话。 老人也是听上一辈老...
   张鸥
发表于 2017-11-25
 0    26
张鸥 2017-11-25 026 张鸥 2017-11-25 11:02
[社会] 天凉了(小小说)
立秋后,雨兼风。偶尔伴着冰雹。 有些上了岁数的老头儿背着手,沿乡间小路溜达一圈,农事经验丰富的老赵头边走边说,风扫一晃子,雹凿一条线啊,老百姓的收成写...
   张鸥
发表于 2017-11-25
 0    32
张鸥 2017-11-25 032 张鸥 2017-11-25 11:00
[社会] 无悔情缘(小小说)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这是一个用真情演绎的亲情轮回! 这是这个秋季,乌云漫天时,女孩儿欲哭无泪朝天问,俯地无悔的最终诀别! 爹给了她生命,迎来她! 她,...
   张鸥
发表于 2017-11-25
 0    28
张鸥 2017-11-25 028 张鸥 2017-11-25 10:56
[社会] 臆测(小说)
娜娜这一阵子很不爽,说不出来的烦躁,当她穿着细细的白色高跟鞋走过回家又必须经过的那条街时,邪一眼聚堆儿在旮旯处的几个老妇人,心里嘀咕:又扯老娘们舌,不...
   张鸥
发表于 2017-11-25
 0    33
张鸥 2017-11-25 033 张鸥 2017-11-25 10:53
[社会] 此生,情不可负(小小说)
那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后,树连根倒下。枝条无力横卧泥土上,叶子萎缩着发抖,旁边的路基上散落着零星的花儿抱着颓败的草,无声的哭。……这是国道102的雨后景...
   张鸥
发表于 2017-11-25
 0    36
张鸥 2017-11-25 036 张鸥 2017-11-25 10:38

发表

还可输入 80 个字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充值|稿费算法|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2-18 11:08 , Processed in 0.109376 second(s), 12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