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网 返回首页

张学敏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356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张学敏  2018-4-10 21:02

    用心血守护美丽家乡的人


    用心血守护美丽家乡的人
    ——记抚宁环境执法大队
    当你走进抚宁城区的天马大街,映入眼帘的是蓝天、白云,还有一座雄姿挺拔的天马雕塑,道路两旁绿树成荫草绿花红;当你走在迎宾路上,呼吸的是干净清爽的空气,街道干净整洁,商铺规范,广告牌大气雅致;当你走进紫金山公园,山青翠黛,莲池碧波,人们惬意悠闲;甚至,当你走进骊骅淀粉厂,迎接你的也不再是滚滚浓烟、废弃的污水、刺鼻的味道,而是规整干净的厂房,配套齐全的排污设施,科学有效合理的废水回收系统。是的,以前的侵街占到、垃圾污物、工业废水废气……都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湛蓝的天空、清澈的河水、满目的绿植花木,还有人们惬意的笑容。
    这一切,正是因为抚宁区有着一支优秀的环保队伍,他们任劳任怨、敢于担当,在打造现代化新型城区的环保路上奋勇拼搏着。
    干群一心,打造高效务实环保队伍
    ...查看全文
  • 张学敏  2018-4-8 21:45

    守护爱情的小岛

    守护爱情的小岛
    一座小岛,离群独立,沧茫海中。
    小岛名为仙螺岛。
    漫步在南戴河的海滩,目光会贪婪的扑捉起伏的海面,视线很容易就被仙螺岛牵绊。一座青黛色的小岛漂浮在一望无际的海面,无依无靠,孤独又宁静。四周是蔚蓝色的海水,旭日初升洒下点点金光,海面波光粼粼,凭添几分旷达和静美。
    仙螺岛距离海岸一公里。海岸与岛相连接的是巍峨起伏的跨海索道。乘坐跨海索道是一种绝妙的享受,踏浪而行海风相拥,脚下是微波起伏的海面。看着浪花追逐相叠在脚下翻卷舒展,偶尔会有鱼儿在其间穿梭游弋,鼻腔里是大海潮湿清爽的味道,于是心也跟着一点点湿润了。在索道上遥望小岛,松青翠黛楼阁灵动,螺旋状观光娱乐塔绰约多姿。若是海面氤氲薄雾袭来,仙螺岛轻纱遮面,似真似幻疑似蓬莱仙境海市蜃楼。
    仙螺岛有着美丽的传说:勤劳善良的渔民小伙海娃,无意中救了一只海螺,海螺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女子,与海娃相恋成亲。海螺仙子用她的法力守护着这片海域的人们,她和海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快乐幸福的生活着。后来,海龙王垂涎海螺仙子的美丽抓走了她。痛失爱人的海娃摇着渔船日 ...查看全文
  • 张学敏  2018-3-8 20:20

    野三坡记


    野三坡一游是在友人的力邀与喋喋不休的打击下成行的。旅游于我这上有老人奉养下有幼儿抚育的人,自觉乃奢侈之举。在我的料峭人生规置中,这是六十岁以后才谈及的事情。在今天,旅游真的不是只有健康的体魄和对山水的痴狂就可以的。
    徐霞客,一部游记烁古今,一顶斗笠游天下,孔子周游列国作《论语》以教世人,他们都曾饥肠辘辘食不果腹;文人墨客异人侠士,游山历水仗剑江湖,亦曾衣衫褴褛困顿街头。前辈风范,心神仰止,难望其项背。
    两日的行程我们做了若干天的准备,背包挎包食品袋,手机相机充电器,食品药品饮料水果......现代文明丰富了我们的生活,也拖滞了我们轻快的步伐。
    中午到达了野三坡,地接导游直接把我们接进了宾馆,吃过饭后稍事休息,我们就开始了向野三坡第一个景点——百里峡行进。路面颇有些坑洼不平,我们在车上几经颠簸,呜叫抱怨。灵俏的小导游讲解着野三坡的风情典故,车窗外拒马河畔十渡风光,苍山翠柏溪流人家一路迤逦蜿蜒。
    野三坡地势由南向北逐渐增高,南北差异很大,故有上、中、下“三坡”之分。而上坡与下坡之间因山脉横亘,气候相差很大,下坡已然花落结果,上坡蓓蕾初绽,此不谓不奇也,三坡之名 ...查看全文
  • 张学敏  2018-3-8 20:13

    游联峰山

    游联峰山
    瑞雪初晴莲峰路,
    伴夫携子看风光。
    青松覆雪皆白发,
    望海长亭且望乡。
  • 张学敏  2018-3-4 18:29

    抚宁山水之天台山

    抚宁山水之天台山
      抚宁,华北平原上一个秀美小城,隶属河北省秦皇岛市。境内既有惊涛拍岸的海天景致,又有宏伟险峻的长城风光,又多奇山秀水,兔耳山、天马山、背牛顶、象山、天台山、乱刀峪......一座座奇峰兀立,形如其名,质朴苍郁。若你是一个逍遥的背包客,你可以悠闲地爬爬抚宁的山,看看抚宁的水,抚宁的长城,抚宁的海,或许,你就能体会出“抚宁——抚我黎黍,宁我子妇”的厚重内涵。
      
      中秋时节,霜染枫叶,山果飘香,好友相约天台山一行,同行者十余人,心喜而悦之。
      
      坐在平稳行驶的车中,看着修剪整齐的绿柏依次后退,栉比林立的建筑逐一远去,车子渐渐地走出了城镇,远离了人群,心也仿佛卸下了重物,一点点飞扬起来。眼前的景致有了神奇的变换,金黄的向日葵生机勃勃,红艳艳的山楂让人馋涎欲滴,远山如黛,层林凝翠。置身在这样的山野,奔跑穿梭于林间草地,人怎能不轻松愉悦呢?放下生活的羁绊,脱离俗世繁杂,走进自然,走进天台山,给自己放个假,给心灵来一次绿色的碰撞。
      
      天台山,与天相接,顾名思义,奇也,险也,让人不禁有几欲登天,羽化成仙之奇思遐想。
      
      天台山,隶属抚宁县茶棚乡,距抚宁城镇13公里。山峰奇险 ...查看全文
  • 张学敏  2018-3-1 21:01

    桃花尽处是吾乡

    桃花尽处是吾乡
        喜欢“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悠闲,喜欢“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清美,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依山而居,傍泉饮水。但每日奔波生计,穿梭于汽车人海高楼大厦,想往也只能在现实与梦想之间游离。
        暮春时节,草木蓊郁花蕊绽香,好友相约象山一游,同行者八人,驱车三辆。
        象山,近几年开发的风景旅游区,位于抚宁县榆关镇,因山体酷似巨象而得名,景色优美,湖水清澈,森林资源丰富。
        汽车出了抚宁区榆关镇向东北方向行驶了约30分钟,当往日遥远清丽的如水墨画卷一样的山脉清晰的横亘面前,心也愈加的雀跃飞扬。
        通过一道山寨般粗犷的大门,扑入眼帘的是一个优雅细致的小山村。村子不大,只有四五排房子,白墙灰瓦,街道整齐。临街的主道墙壁粉刷的更是洁白,上面用简单明快的色彩勾勒出墙画,“二十四孝图”、“讲文明树新风”、“紧急避险常识”等,笔触清新自然。村子中间的休闲广场干净整洁,参天古树下,几个妇人在安静的织补衣服,不远处三四个幼童在嬉戏玩耍。山风拂过,一股清甜浓郁的花香在空气中流淌。
        一眼就喜爱上这个宁静整洁的村庄,宁静整洁,没有一 ...查看全文
  • 张学敏  2018-2-28 20:24

    我见秋色多妩媚

    我见秋色多妩媚
           经历一个暑期忙碌紧张的生活,没有星期天,没有节假日,每天辗转于家庭和单位,神经绷得紧紧的,人也变得烦躁起来。于是,早早地计划,放假了一定好好出去玩几天,放松一下。等到放了假,又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耽搁下来。只好安慰自己,没关系,以后再去,日子长着呢。其实,自己并不知道,不知什么时候,过去就真的成为过去,不会再来。
           滑石后一行是在友人的相邀下促成的。初闻滑石后,纠结于名字的怪异和路程的远近。又闻其有山有水有人家,心生向往,欣然前行。
           走进滑石后的乡间小路,被道路两边静谧绽放的鲜花吸引,花的植株不高,都在膝盖以下,花朵也很娇小,颜色也雅致,有节节高、扫帚梅、野菊花......虽然已是秋日仍顽强地盛开着。也许它们没有水仙的清丽,没有玫瑰的华美,但就是这普通的小花,长在乡间路旁,经风历雨,坚强开放。
           顺着花路悠然前行,来到滑石后村头。一湖湛澈碧水依村荡漾,湖面很大,堤坝高筑,绵延的群山巍峨矗立,青山与绿水拥抱着一个朴实的村落——滑石后。这是一个得天独厚的村子,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山 ...查看全文
  • 张学敏  2018-2-23 19:18

    浣溪沙•董家口

    浣溪沙•董家口
    万里长城万里风,群山环抱忘归程。
    徘徊旧世与今生。
    几座炮台藏血雨,八方天路有新声。
    不说苦难不说疼。
  • 张学敏  2018-2-23 19:18

    减字木兰花•荷园春词

    减字木兰花•荷园春词
    红莲碧水,满苑流香莺燕脆。
    剪剪春风,吹得花开待妆成。
    徘徊难去,月色池塘人低语。
    夜宿荷园,一室清辉枕浪眠。
  • 张学敏  2018-2-23 19:17

    西江月•小聚

    西江月•小聚
    饮进三杯美酒,语出几番闲愁。
    葡萄架底话春秋,醉卧高歌一宿。
    只恨时光易逝,方惜青涩难留。
    悠悠往事上心头,怎忍离别回首。
  • 张学敏  2018-2-23 19:17

    西江月•中秋感怀

    西江月•中秋感怀
    夜半一轮皓月,清晨几许秋凉。
    门前老树见枯黄,摇落春华如梦。
    痛饮常呼好友,思儿方想亲娘。
    鬓边烦恼染尘霜,正是牵肠难忘。
  • 张学敏  2018-2-23 19:16

    浪淘沙•冬日荷塘

    浪淘沙•冬日荷塘
    冬日到荷塘,断梗残香。
    岸边柳老尽成黄。
    碧水枯蓬逐细浪,何处寻芳。
    风过小轩窗,孤雁离乡。
    亭台舞榭忆韶光。
    湖畔千荷飞笑语,北域南疆。
  • 张学敏  2018-2-23 19:16

    浪淘沙•独自赏荷园

    浪淘沙•独自赏荷园
    独自赏荷园,信步安然。
    暖风人醉柳缠绵。
    曲水拱桥夕照处,梦里江南。
    性本喜悠闲,无奈人间。
    奔波生计度流年。
    遥想明朝急纵马,锦绣江山。
  • 张学敏  2018-2-23 19:16

    浪淘沙•碧水绽清莲

    浪淘沙•碧水绽清莲
    碧水绽清莲,满目花田。
    荷风送爽小舟还。
    且上高楼携好友,观海凭栏。
    黛瓦见幽兰,半卷珠帘。
    青石倩影几分闲。
    但问宝锋知岁月,纵览人间。
  • 张学敏  2018-2-23 19:15

    秋思

    秋思
    太阳何故懒梳妆?寒露初来夜转长
    碧草轻摇皆染色,枯藤沐雨未有芳。
    风吹庭院菊飘散,雁去江南意太徨。
    望尽天涯思旧友,清辉孤盏伴尘霜。
  • 张学敏  2018-2-23 19:14

    游莲峰山

    游莲峰山
    瑞雪初晴莲峰路,
    伴夫携子看风光。
    青松覆雪皆白发,
    望海长亭且望乡
  • 张学敏  2018-2-23 19:13

    幸福滋味

      幸福滋味
      
      七八岁时,老家的村子每到夏天极热的天气里,会有一个戴着白帽子、穿着白围裙的老爷爷,推着一辆自行车,车上驮着两个雪白的冰棍箱子,在村子里沿街叫卖:“冰棍—,海滨冰棍—”。老人的声音低沉而悠远,他的冰棍也是极好吃的,醇香细腻回味无穷。老人不是每天都来,有时三五天,有时更久些。每当村子里响起他的叫卖声,孩子们都会很兴奋,跑回家要了钱,追着老爷爷买海滨冰棍。有时,抵抗不了凉爽美味的诱惑,我也会回家叨叨“海滨冰棍,海滨冰棍”。缠得久了,母亲会给我两毛钱,美滋滋的抱上一个大白茶缸子,追上两条街,欢喜又得意地买上几根冰棍。回到家里,每人一根,一家人坐在院子里大树下,小口小口的品尝着海滨冰棍的香甜美妙,赞叹着,回味着,头顶硕大的阴凉微风轻拂,耳边是知了欢快的鸣叫,那段时光是极幸福快乐的。
      
      多年以后,我无数次回忆起儿时吃海滨冰棍的情景,嘴巴里仍会滋生出口水,那甜美凉爽的滋味,那幸福欢喜的心情,是今天怎样豪华的冷饮店,多么新奇美味的冷饮也取代不了的。
      
      中学时,学校在外村,离家三四里地,早上要早起些才不会迟到。每天,天蒙蒙亮中父母就起床了,开始掏灰、拿柴禾、做饭。过一会 ...查看全文
  • 张学敏  2018-2-23 19:12

    悠悠岁月饭菜香

      悠悠岁月饭菜香
      
      出生于七十年代初期,那时生活条件普遍落后,没有什么美味佳肴,每家饭桌上常见的就是高粱米、玉米碴、地瓜,肉是要等到过年过节才会看到的。但那个年代也是有着令人难忘的美食的,白薯饽饽、玉米饼子、烧蜘了、烤麻雀……每样食物都美味可口,令人欢欣鼓舞。有时,到河边捉条鱼摸点蛤、螃蟹,为饭桌上加个菜,一家人都会欢天喜地眉开眼笑。
      
      妈手巧,做的衣服合身,做的饭菜也好吃。村里大事小情都会请妈去帮忙炒菜,当时年纪尚小的我就像个小尾巴嘟嘟跟着混顿好的吃,嘿嘿。妈炖的鱼最香了。那时虽然很困难,但村里河沟水渠时常会有大鱼小鱼出没。大雨过后选上一个河滩,围堵淘水,折腾半上午通常会逮到几条鱼,运气好还会大有收获呢。弄得像个泥猴拎着鱼乐颠颠跑回家,仿佛香喷喷的鱼就在眼前。
      
      妈做鱼的方法也不见有多独特。黑黝黝的大锅放入油,先用花椒干辣椒炸锅,再放入葱姜蒜,倒入酱油,把鱼放进去,两面煎翻一阵再加点醋,放上盐添水就开始炖了。记得妈常说炖鱼的火开始要大火,要硬柴禾,就是玉米杆子,树枝之类。开锅之后揭开锅尝尝咸淡,然后用底火慢慢熬着。妈则忙着干别的去了,只过会儿看看汤多少,往灶膛里扔 ...查看全文
  • 张学敏  2018-2-23 19:11

    老屋

      老屋
      
      老屋是娘家的老房子,是爸和妈一砖一瓦亲手修建起来的。老屋和我同年。妈生我那天,正好房子打顶,所以后来当说起老屋盖了多少年了,妈都会说,这房子和老丫头一般大。
      
      老屋的外墙是大大小小的石头,内墙是爸自己拖成的土坯;老屋的门窗是粗细不均的木板拼接而成,它的每块玻璃只有一张16开纸那么大。这样的老屋,挺立了四十几年没有倒,也是有些神奇了。现在妈用它堆放杂物,收拾的干净整洁。
      
      我念着老屋,如同我念着娘家,念着爸妈一样。犹记得,结婚最初几年,每次做梦都是在老屋,在老屋的院子里,那种记忆根深蒂固深入骨髓。每次回娘家,我都要到老屋转转,爸和妈也喜欢在老屋里一边收拾一边和我聊天。现在的老屋已经非常老旧了,爸常常拎着斧子棒子东敲西凿修修补补。
      
      老屋太老了,担心它会突然倒塌,前几年又在前边院子盖了房子,爸妈居住着。但这老屋却怎么也舍不得拆掉,老屋有我们一家人太多的记忆。爸妈在这里奉养、送走了自己的父母,又抚育了五个儿女,看着孩子们成家立业开始各自的生活。爸妈总会反复和我们唠叨:当年奶奶是怎样久病不治,没熬过那个冬天;爷爷临走前躺在东屋的炕上,抓着爸和大爹、姑妈的手反复 ...查看全文
  • 张学敏  2018-2-23 19:09

    张学敏

    • 无标题.png
    作者:张学敏,生于1972年,大专学历,毕业于汉语言文学专业,就职于南戴河国际娱乐中心,尤爱散文和诗词。

QQ|联系我们|充值|稿费算法|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4-20 15:09 , Processed in 0.046875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