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张鸥:老柳树

《优秀短文选粹》2019年卷 by Long5.com

2019-1-17 11:37

《老 柳 树》

作者〡张鸥



  老家门前有棵老柳树,歪脖,枝条伸出老远。不管冬季多么萧条,一到春天,总能抽出新芽,绽开新绿,呈现出勃勃生机。幼时,常野小子一样和伙伴儿聚在树下玩,捏泥巴弹玻璃球什么的,更多时候的记忆是,爸爸用那双有力的大手把我托到树上,让我骑在上面,大声问我,高不高?我就满足的唱腔回,好高呦。


  老柳树生长了多少年,是哪一辈祖先栽下来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是爷爷最爱的。老柳树真的很老了,皱巴巴的树皮跟爷爷青筋暴露的手背似的。它总是安静的拂风沐雨宛如爷爷慈祥的笑容。稍稍长大的我常拽着娘的衣角,老柳树是不是个大老头儿子啊?怎么那么像爷爷?


  不知问了多少遍,问的娘一看我张嘴,就赶紧先说:“傻孩子,爷爷就是咱家的老柳树,所以老柳树才像爷爷。”



  这个答案确实让我满足了好长时间,与小伙伴们一起玩耍的时候,指着老柳树认认真真对他们讲:“告诉你们吧,这老柳树比我爷爷岁数还大,我娘说了,爷爷就是老柳树,不会死的。”


  老柳树的脾气也跟爷爷一样好。我很淘气,上墙爬树,没有不敢的。其中爬树是最出色的。根本不用爸爸托就能小皮猴似的,三下两下窜到树梢。有次还爬棵刺槐,屁股扎的生疼不说,裤子刮破了,到家挨娘揍。见爷爷下地回来,找爷爷告状。


  爷爷张着没有了门牙的嘴,轻悠悠的说,下回不能再去招惹刺槐。想爬就爬那棵老柳树吧。


  我惊喜的点点头。早知道爷爷对它的钟爱,居然放宽政策允许我随便爬。拉着爷爷的手,到门口,说着,爷爷看我的,抱住树干,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就到了树梢,扯根柳条在手中荡来荡去,对着爷爷美滋滋的。爷爷光笑不言语,看我耍够了,才摸着下巴,呼我进屋。撂下门帘子,说,以后不要再折磨老柳树,它老了,禁不住。


  我当然不服气,它又不会反抗又不会跑掉,不过是一棵树。再说谁让它好爬呢,与小伙伴们玩儿不也是谁老实便欺负谁嘛?


  爷爷见我执迷不悟,无奈摇头,歪着脖子在院里踱步,口里念念有词:“世道啊?树也是条命啊?人老实受气,树老实挨骑!……”我不拾他的话茬儿。


  日子一天天过去,爷爷一天天衰老,伴随他一同衰老的还有那棵老柳树。到了曾经里外忙乎的小老头儿走不了路的时节,老柳树的身上也布满沧桑。


  爷爷是为了一个家的生活操劳一生,积劳成疾,终至垂老。


  老柳树也是我们这些孩子任性糟蹋所致,动辄小刀刻,一刀一刀刻老的。我们还削它的皮,露出苍白的肉,裸在风中。


  爷爷的生命终于到了极限,去趟厕所摔倒,扶回屋里很快闭了眼。


  记得爷爷临终时拉住爸爸的手久久不放。眼望着门口的老柳树。


  后来,我爸爸告诉我,他爸爸叮咛他,手不是打孩子用的,是过日子的利器。我爸爸没挨过他爸爸的打,我呢,也有时拿爷爷的话提醒我爸爸!


  爷爷走了,完完全全从这个世界上走了,留下他的老柳树。老柳树在隔年春天,却没有发芽没有绽绿,爸爸盯着它,啥都不说。


  再后来,老柳树依然站在那里,成了一根糟木,光秃秃干巴巴,谁都不忍心伐下撂倒。碰上小孩儿淘气撼悠,我心疼那枯朽的身躯,哄走。


  而后,瞧见爷爷在朝我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红豆]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