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李梦群:相遇

《优秀短文选粹》2019年卷 by Long5.com

2019-2-12 19:35

        有时想想,人这一生,都是行走在路上。从呱呱坠地,站在人生的起点,从此开始一生的行走,直到停下那一天,才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这条路,并不漫长,从起点到终点,从日出到日落,从出生到暮年,春夏秋冬,风霜雨雪,一路单程,没有返程,途中或许有些岔路,只是绝不允许回头。

        走在这条路上,似乎每一个人都是孤单的,在这孤单的旅途,或早或晚,或悲或喜,或远或近,总会遇见不同的人、不同的事,看到不同的风景。“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桥与楼阁始终都在,来来去去变换的,总是看风景的人。


        即使遇上再多的人,注定也要孤独行走。在这生命的旅途,没有谁是谁的唯一,没有谁是谁的永远,没有谁能陪伴谁的一生……更是无法预知,谁能牵着谁的手,陪谁走一段,陪谁走多远,但陪过走过,即是一生。

        人到中年,越发感觉记忆迟钝、思维黯淡,常常想要刻意回顾一个人一件事一个片段,却忽然发现,早已模糊淡忘了曾经的情节。或许应该一笑而过,只在心里暗自难过。那匆匆流逝的时光,是弥合创伤的良药?还是淡漠记忆的橡皮擦?

        我想,在每个人的心中,都珍藏着一个百宝箱吧,在这珍贵的箱子里,装着重要的人,温暖的事,装着直至终老也无法磨灭的记忆。这个箱子只有一把钥匙,每个人都拿着自己的钥匙,只待落雪的冬季、凄清的雨夜、沉沉的醉意中,轻轻的打开,独自一个人傻傻的回味。

        那一年,在普陀山上,他上山,我下山,一袭青袍的长老,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人,在狭窄崎岖的山路上,与我擦肩而过。走出好远,驻足回望的那一瞬,惊讶的发现,他也站在那里,静静的回望,没有表情,没有招呼,没有说一句话……那温和的目光,那慈悲的面庞,似曾相识,历久难忘。再次回望时,山路已空空,不见了长者,徒留我一个人,站在青石阶上发愣。就这样偶然相遇,就这样从此分别,人这一生,多少离合,多少因缘,就这样匆匆交错,渐行渐远,甚至此生永不相见。

        偶尔想起,年少时的那些相聚,心里总是暖暖的。那些温暖的记忆,便如流星闪耀,划过生命,刻在心头。那一年我18岁,正在读高中,青涩内向,不善言辞,只是默默喜爱文字。因为《天马》文学杂志,结交了一些朋友。于是,在每个周末,便会经常跑去县城,参加一些笔会聚会活动。记不清,“五月诗社”是在何时成立,又在何时解体。只是记得,在那些温暖交汇的日子里,我们相聚交谈、举杯醉饮,我们点燃篝火、朗诵诗歌,我们一起去爬天马山、背牛顶,一起在雅静姐家蔷薇飘香的小院里把酒畅谈……相聚过后,是对友谊的感慨与沉淀。我想,友谊若是有味道的话,应该就是淡淡的香。淡淡的交往,淡淡的陪伴,淡淡的行走,淡淡的说笑,淡淡的祝福……淡而悠远,淡而绵长,淡而难忘。  

        还记得,去爬背牛顶那一次,我们夜宿在山脚下的大石窟村,在老村长家的大火炕上开笔会。一个大眼、宽额四五岁的小男孩,紧随大人身后,顽皮的跑来跑去,突然就拿了一个红苹果,笑着塞到我手中,然后害羞的跑开。地下炕上,满屋子的人,他偏将苹果给了我。不管大家怎样取笑,我都没舍得吃下这苹果,一路捧回家。现在想来,小男孩也已人到中年了吧,想起那个红苹果,我的心里依旧暖暖的,只是不知他,是否还能记起我,记起当年那个红苹果。

        时光匆匆,岁月悠悠,多少年过去了,多少人失去联络,多少人越走越远,多少人淡出了彼此的生活,唯有那些轻弹而歌的日子,那些纯净快乐的时光,成为生命中永恒的温暖。或许,我们念念不忘的,不是哪一个人哪一件事,而是曾经感动彼此、泪湿盈眶的那一个瞬间。

        常常怀念在抚宁三中就读的那些日子,尽管那时生活清苦,学习紧迫,却总有一些温暖的记忆,刻录在心。我们那一届,原是四个班,高二分班,变成三理一文,而我有幸成为文班的一员。文班生总是比较活跃,学习之余,我们有说有笑,也打也闹。我们利用课余办杂志,编排节目庆新年,男女同学在一起,在后操场上,跌爬滚打踢足球……只要想起那些日子,总有微笑涌上心田。


        毕业之后,大家各自工作,走入生活,联系在一起的并不多。或许是人到中年,开始怀旧了吗?走着走着,蓦然发现,同学越聚越多,只要发出聚会的消息,大家就从遥远的地方赶来,从四面八方赶来,开心欢聚在一起。爬山、旅游、喝茶、热聊、醉饮、K歌……20多人围坐满满一大桌,还经常请来班主任朴老师,大家一起过生日、庆节日、辞旧守岁迎新年。只要大家聚在一起,仿佛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晾晒着友谊,晾晒着记忆,也收藏着彼此衷心的祝福。每次聚会,刚开始时,还围坐成一个大圆,几杯下去,眼看那“圆”慢慢解体,三人一拨儿,俩人一伙儿,互相结对子,围成小圈子。一时间,仿佛谁都在说,谁都在笑,谁都在听,却听不清说的笑的是什么。同学经常打趣说,那一刻,像是掉进了鸭圈。每逢这时候,朴老师总是笑眯眯的看着大家,欣慰的颔首。老师说,20多年过去了,看到你们还能这样亲密的相处,我是真的很高兴……是啊,于千万年之中,于千万同学之中,于时间的无涯的旷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就在那一年,我们有幸遇见了彼此,任谁不珍惜。

        前些天,在去往抚宁的路上,从母校旁边经过。车开得并不快,我在车上坐直了身子,紧盯着窗外,却再也找不到校园曾经的影子,心里泛起微微的苦涩。因为不复存在,才感觉有些疼痛么?所以,那天,当你问我,不知母校现在如何。我便迅速在心里,整理着那天看到的样子,只是不忍完全告诉你。尽管我们约定,有机会一起回去看看母校。心里却明了,再也回不到从前,就像再也找不回青春。青春是一场永远也无法挽回的殇,拥有的时候,我们谁都不懂。

        午夜梦回,常常走进曾经的校园。那是明媚的五月,阳光温淡,岁月静好。下课铃响过之后,校园总像是一锅烧开的热水,熙熙攘攘,滚滚冒泡。但在我的心里,看不到那些嬉闹,听不见那些喧嚣,唯有教学楼前静静开放的紫丁香,微风徐来,飘散着淡雅的馨香,熏染了凄清的日子,盈润了孤寂的青春。

        你说,年少时不懂得珍惜,因为上课抄诗,而被老师抓住,认为是“早恋”;因为“早恋”转学,而成为众人眼里的问题少年;因为转学功课落差,索性抽烟旷课“堕落”下去……辜负了父母的期望,蹉跎了最美的时光。30年转瞬即逝,逐渐淡忘了一些人,淡忘了一些事,也淡忘了曾经的过往,每当忆起母校,唯一让你念念不忘的,就是那教室窗外淡淡开放的紫丁香……回忆有如星星,遥远而又纯净。怀想逝去的青春,怀想那时的孤单、放纵与落寞,任谁不在记忆里疼痛。

        我们仨,是从13岁开始,一起上初中,一起读高中,又一起走到如今。作为70后,我们并不缺少兄弟姐妹,却在心里流淌着血浓于水的亲情。我们之间也有吵闹,年少时任性倔强,因为一点小事,互相都写过绝交信,都曾发过毒誓,再也不理睬对方,但却最终都不长记性。我们拥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平淡的日子里,趟过车水马流,放下日常缠绕,一个电话打过去:哎,开个小会吧。我们就会乐滋滋地跑到一起。相聚的时光总是很美,我们有时品茶,有时喝酒,有时听歌,有时吃零食,有时看电影,有时绣十字绣,有时什么也不说,只是轻松待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随意的变换着话题。寒冷的冬天,我们都爱吃火锅,于是每次相聚,总是吃火锅,以至于现在,只要一提起吃火锅,我们就会忍不住要笑。其实并不值得一笑,只是勾起好多回忆。

        人这一生,能遇几人心犀相通,不问前世,不计今生,就是这样,远远的走近,心与心叠加,相知相伴在一起。人生苦寒,我们相互取暖;生命无常,我们彼此疼惜,快乐着彼此的快乐,痛苦着彼此的痛苦,悲伤着彼此的悲伤……当然,也有言多语失的时候,偶尔翻脸争吵,生气懊恼,互相埋怨,然后许久都不联系,断绝一切联系,可是一旦见了面,一个眼神,一句嗔怪,一个微笑,一个拥抱,依然还像13岁时那样粘在一起。

        人生不易,温暖难得。心在心里,何需表达。我们彼此都知晓,在每个孤寂的时刻,还有一份温暖存于彼处,即便不在一起,有心即是亲密。漫漫前行路上,我们永远都会陪伴彼此,不会让谁一个人,独自孤单的行走。其实,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求也求不来,留也留不住,该来的总会来,该去的总会去,能在此生相遇,便是我们最美的福气。

        在深夜中醒来,常常感叹彼此赋予的温暖,心中溢满流泪的感动。你说,小的病痛,都是用来交换的,小疼小痛换来欢乐。而你,是我用年少时的病痛换来的福气么。我想,生命如流,岁月淘沙,每一个朋友,每一个知己,都是我们用心淘来的每一颗珍珠,晶莹剔透,质朴无华,炫亮了彼此的人生。我愿,穷尽一生,收藏每一颗珍珠,串在一起,挂在心头,直到死去,依然紧握这串美丽的珍珠。而你,是我握在掌心的那一颗。

        生命与生命的相遇,始终都是一部传奇,我们感叹着这传奇,却也走在这传奇中。我知道,若干年后,这世界已无我,同时也没了你,但你来过,我也来过,且在这短暂的时空相遇,此生了无遗憾。

        相遇真美,且行且珍惜。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红豆]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