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九章 以物相赠

九尾白狐传之前世今生 by 蓝色妖花

2019-3-5 12:34

“野果?”泪眼晶莹的柳公子眸光一闪,含泪而笑,“野果在哪?”

  “我也不知道……”刚刚只是为了安慰柳公子随口而说的。见柳公子这么问,生怕他又失望,不由焦急起来。

  她将头一低,语无伦次地低声道:“我们可以找找……哦,对了,桃子,早上来的时候我还看到呢!不过由于当时不饿也没摘,现在迷路了也不知还能不能找到。我想,只要用心找总能找到的。”

  “原来……野果就是桃子啊!”而且还不知道在哪,她这是故意逗着她玩吗?

  柳公子显得无比失望加失落,眼看又要哭了。

  再说了,果子怎能当饭呢?何况,他最讨厌吃桃子。

  呜呜……母妃啊,看来儿臣终是无法给您尽孝了!因为眼下就要饿死在这了!

  哎!也不知她老人家是否安好……想到这,猛地精神一振。

  男子汉大丈夫无畏无惧,怎能给这点小问题给难倒?何况他还没完成母妃交给他的重任,可不能就这么死去!别说是吃桃子,就算吃虫子也得吃啊!

  “柳公子,你别这样啊!桃子我保证给你找到……你只需耐心地稍稍等一会……”

  沈望美见柳公子又要哭了,以为他是在为找不到桃子而苦恼,忙向他做了保证。可是,她心里也没底啊,也不知道是否真能找到桃子。

  沈望美举目四望,登时眼睛一亮。还真让找到一棵!她兴高采烈指着桃子树向柳公子道:“你看!”

  柳公子顺着沈望美手指瞧去,果见在不远处有棵桃子树,上面挂满了毛茸茸红彤彤的桃子。他痴痴地望着,竟不自觉露出一副馋相,脚步不由自主朝那个方向迈去。

片刻之后,两人已坐在桃树下休息,地上满是桃核。

  柳公子抚了抚鼓起的小肚子,慢吞吞又文绉绉地道:“怪哉怪哉,此果定是沾了仙露,竟这般甘美!”说着,连打了好几个饱嗝。

  “本王竟一口气吃了许多,估计,估计数量已超过生平所吃桃子的总数。”又打几个饱嗝。

  “真是撑死本王了!向来本不以瓜果之类以解空腹之忧,亦不甚喜吃桃子,不知怎的,这桃子似越吃越甜,总让本王欲罢不能。”

  沈望美听见又一口一个“本旺”不禁又要笑。狗儿的名字!哈哈!

  但为免柳公子不高兴,只好强忍着。

  柳公子见她兀自偷乐一下,也不知乐个啥,瞧是一副揶揄神情,心中就有几分不悦,将眼一横:“本王倒有一事不明,你为何总叫本王什么柳公子?本王何曾告诉过你?谁允……”

  忽然打住,沉吟片刻后低声道:“其实这也未尝不可!”

  母妃叮嘱过,凡见了陌生之人千万不能将自个真实身份暴露,眼下这位姑娘虽不似恶人,不至于会伤害他,但母妃的嘱咐总不能违悖。

  既然不能告知他真实身份,那么又何必在意她叫什么呢?

  沈望美弄不明白他生气的原因,沉思了一会觉得他可能是不喜欢称呼他为“柳公子”。

  原因大概就是担心她知道他真实身份后会向他爹告密;也有可能他觉得她没向他询问姓名就自作主张地称呼很不礼貌。

  为了避免他再生气,沈望美决定不再称呼他为柳公子。

  “不喜欢叫你柳公子,那么我叫本旺哥哥好了!”沈望美脱口而出。

  想到也是狗儿名字忍不住要笑。她忍了好半天,这会子终是没忍住竟笑了起来。

  本来还想说什么的,这一笑,竟给忘了。

大概先前克制的原故,这一笑竟一发不可收拾。起先是窃笑,而后捧腹大笑,最后竟笑倒在地上打滚。

  等笑完了,坐起身来才发现柳公子的脸阴沉无比,心下暗道不妙,即刻回思寻找错处所在,最后锁定在“笨旺”两个字上。

  首先,“笨旺”这名儿原就是他爹取的,他爹或是他手下的人若听到这个名儿自然也知道是他了。她自然还是能告密。这是其一。

  其二。她又犯了同样的错误,还是没事先问他的名字就叫了出来。

  怎么就不先问问他呢?

  刚刚一股脑子想避开这个“柳”字,遂改用“笨旺”两个字,还讨好称他为“哥哥”,不想更为唐突了。

  这哥哥岂是随意能叫的?至少也要人家同意认她为妹妹才行。可是现下他们连朋友也称不上,不过是一起吃了几个桃子罢了。

  想到此处,忙起身施礼赔罪,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柳公子,本姑娘在这里给你赔罪了,你可要大小不计小人过才好。”

  经过斟酌沈望美觉得称呼本旺哥哥极为不妥,遂又改回叫柳公子。

  柳公子可不是又气又恼?

  这白痴姑娘不但把“本王”听成“笨旺”,还当作他的名儿来唤。

  这也罢了,居然厚着脸皮叫他哥哥,真让人瞬间起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人家都赔罪了,还有什么好说?

  正想着,沈望美又显得诚意十足地道:“你可不能再生气了。”顿了顿,“要不,给你看样东西吧!”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手掌般大的竹筒,放在掌心,递到他面前。

  沈望美不管是不是梦,也不管是不是上苍安排的,总之她已认定了他这个朋友。为了得到他的认可,她借机贿赂。

  柳公子漫不经心地瞥了那物一眼,觉得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就是一根小竹筒,上面钻了几个孔,成笛子的样子。

  正想着,哪知小竹筒遽然发出一道刺眼的光来,与之同时,小竹筒也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从小竹筒变成一根真正的长笛。

  啊!这玩意怎会如此地古怪,还会自个产生变化?

  柳公子心头一颤,不觉脱口而出:“这是什么妖物?”

  话一出口忙掩住,下意识朝沈望美瞧去,待见到她那张骇人的脸庞时心颤抖得更厉害了。

  若这根笛子是妖物,那么眼前这姑娘……多半也不是人了。这么说她说过的话也是骗他的?

  能用一副人畜无害的傻相把他骗得团团,可见她的城府有多么的深。面对这样的妖物,他可要表现得十分淡定才好,不然怎好再伺机逃跑?

  “这才不是什么妖物呢!”沈望美似全然没留意到柳公子神色有异,只耐心地解释。

  柳公子附和讪讪笑道:“呵!那这是什么玩意?好,好神奇!”

  “神奇吧!”沈望美得意在他面前晃了晃,“更神奇的还在后面呢!”说着,转身往桃树上爬。

  柳公子心下暗道不好。她这是要施法了?这里桃子美味得如此与众不同……莫非这里就是她的家,而她其实是一只桃树精?

  正忐忑不安之际,猛地响起一阵悦耳笛声。

  柳公子抬眼一瞧,只见沈望美已站在桃树顶端。笛子被她搁在嘴唇的下方,几根小小的指头灵活地在笛子孔上乱舞。果然,笛声乃她所吹奏。其美妙动听程度似远远超过了宫廷的乐师,柳公子不觉痴醉,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霎时,脑海中闪过一个美妙的身影。她着一身浅绿色轻衫,面容绝色。

  这曲子好生熟悉,似是在哪听过,可是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顷刻,周边的飞禽鸟兽狂奔而来,它们似是被美妙的笛音吸引而来,但待看清沈望美那副骇人的面庞后,竟吓得逃窜般离去。

  沈望美见状惨然,亦停止了吹奏,“唉唉”两声叹息,垂头丧气地慢慢滑下桃树。边下边道:“这世上有两件事令我感到困惑,一是我这奇特的长相,二便是这笛子了。我怎么也想不通,我爹娘,甚至哥哥,他们虽然不能惊为天人,但也不丑,为何我就这么的与众不同?还有,我都这么丑了,人人见了我就跑,可偏偏还有人送东西给我?”说到这看了柳公子一眼,“其实这笛子是在我幼时一个道长所送。我就纳闷了,他送什么不好,为何偏偏送了这么个与我不配的东西?”

  沈望美笑了。她笑得即慷慨又坦然,还带点苦涩。

  “我不吹还好,一吹就有人说我,‘你这是东施跳舞’。虽然我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我想他们一定是在取笑我,说我丑”抬起头,看着柳公子,认真地问:“你说是不是?”

  柳公子忍着笑听她说完,听到最后终于按捺不住笑了起来。

  这笛声如此美妙动听,但由于吹得人是她就大打了折扣,可不就是东施在跳舞?

  哈哈!这个比喻太贴切了!

  沈望美也不理会他的嘲笑,垂头丧气道:“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我觉得这样好的东西,还是送给别人的好。”说到这,突然看向柳公子,眼神里满是期待,“这个礼物你喜欢吗?”

  他如果能接受这个礼物,那么就代表他承认她这个朋友了,就算以后他翻脸不认,也还有这个礼物作证,是赖不掉的。

  想到此处,便不由分说地把长笛塞到他手上,瞬间那笛子又在一道光芒中变回了小竹筒原样。

  “什么?”柳公子一愣,显得十分意外,“这,这,这……”

  从小到大什么奇珍异宝新奇玩意到了他的手里都变得一文不值了,可不知怎地,偏偏当她说要把这个东西送她的时候心头一阵狂喜。

  大概因为刚刚那美妙笛音莫名使他有了一种奇怪的印象,他想从这印象中找出什么。或许还给母妃吹奏解闷。她近来都不爱笑了!

  可喜欢归喜欢,这到底是别人的东西,不能随便拿啊!

  沈望美见他犹豫,郑重其事地道:“你放心,我不会白白送你这个东西的,我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柳公子警惕地看着她。

  不会是想跟他进宫吧?她这个样子进宫不知会吓坏多少人?

  沈望美露出一丝狡黠地笑意。柳公子嘴角不觉一抽。

  “下次你再和我一处玩时,碰到我们村的小伙伴你能不能勇敢地站出来,然后再大声地告诉他们,你是我的朋友?”

  沈望美一口气说完,柳公子十分意外地看着她。就这么简单?

  “好说!好说!”柳公子将小竹筒往兜里一揣,一副满不在乎地神情。

  沈望美一喜,漾起一个满足的笑容。

  柳公子一愣,脑海中立时闪过一个绿色身影。

  是脑子坏掉吗?他居然会把这个丑姑娘与频频出现在他梦里的绿衣仙姑联系在一起,而且就在这一刹那,还使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她分明就是他所见过姑娘中最丑的一个,而且丑得没法再丑,看了简直让人倒胃口的那种。怎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倘若真是曾谋面数次,凭她这副“尊容”,印象也应该很深刻才对?

  想着,柳公子不禁细细地打量了沈望美两眼,然后眉头一阵深锁。他思索了好一阵,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丑!真是丑!越看越丑!

  柳公子嫌弃地瞪了沈望美一眼,决定跟她撇清关系。

  她送了他一个礼物,那么他还她一个礼物就是了,这么,以后就她是她,他是他,两清。

  柳公子从腰间取出一块玉递到沈望美手上,傲慢地道:“你赠我礼物,那么本王也需还礼才是。这个给你。不谢!”

  沈望美喜出望外,小心翼翼地接过礼物,轻轻捧在掌心,十分稀奇地看了又看。

  “狐狸在远古时代被为神兽,将它带在身上能驱邪保平安。”柳公子瞟了沈望美一眼,淡淡地道。

  柳公子以为沈望美是见了玉上面刻有狐狸而充满了好奇,便与她解释,哪知她其实就只是被玉的本身给吸引。

  像玉这等贵重物品又岂是她这样普通的人家所拥能得起的?说实话,这还是她头一回见着玉,也是她头一收到收到“朋友”的礼物,尽管是用随身之物换来的,但还是高兴得无以言表,至于玉上面刻什么,根本就没留意到。

  “谢谢你!柳笨旺。”

  沈望美心里一激动,竟唤他“全名”,而后一副神密兮兮的样子,“你放心,关于在这碰到你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也包括你爹。”说着,径自笑了。

  柳公子诧异地看着她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望美刚要道出自己的姓名,却见柳公子朝一个华丽美妇奔去,背影甩来一句话:“我母妃来了。”

  母妃?这母妃是什么?是奶妈,哪个亲戚的称呼,或则就是母亲?

  沈望美心里顿生一长串疑问,随即顿悟。柳家原是从别的村搬来的,这一定是他们的村话!

  沈望美望着柳公子的背影,随即转移到那美妇身上去。只见那美妇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一身珠光宝翠,很是艳丽。

  果然是有钱人啊!

  那美妇也大步朝柳公子奔来,一脸喜色,嘴里大口喘着气也顾不上了,连连唤道:“渊儿……”

  “母妃。”柳公子一头栽进那美妇怀里。

“我以为……”美妇喜极而泣,再也说不出话来。

  两人紧紧相拥着隔了好一会儿才松开,然后手拉着手离开。

  沈望美痴痴地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些许地失落。

  怎地就这么走了?连句告别的话也没有?

  待转过身来,发现父亲朝她的方向奔来,嘴角不禁扬起一丝笑容,遂也朝他飞奔而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红豆]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