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题曲之阿莲

爱情小说 | 羽佳一鸣

曾经认为爱情是一种奢侈品,犹如镜花水月,是只能远看无法碰触的一种东西;印象中的爱 ...

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四十一章 她的眼神

爱的主题曲之阿莲 by 羽佳一鸣

2019-3-6 11:18

华灯初上,学校前面的那条路上仍然人来人往刘烨刚推着自行车由东向西走,孙晓雨在车子的外侧走着,他们离学校还有三四百米。就在三分钟前,刘烨刚停下车子让她一起吃饭她下车后动也不动,不想吃饭也不想说话,只是默默低头站在那刘烨刚无奈只好推着车子继续学校,她就走到另一边和他并肩走,始终不说话。

“晓雨,你不吃饭晚上饿了怎么办?”刘烨刚关切地说眼看着就要到学校大门口,再走几步连零食都没有地方买,准时准点的食堂更不可能为他们留饭

“我妈屋里有方便面”孙晓雨终于开口了,依然看着地面。

“那好吧”他略微迟疑,推着车子走,走了几步又停下看着她,茫然地说:“晓雨,对不起!”

“你——你干嘛要说对不起!是那个坏人不对,跟你有什么关系?”她还在生气,连帅小泽的名字都不想提木然地扭过头看了一眼刘烨刚,觉得他就像个老好人,两次被帅小泽耍都是他在身边安慰着。

“今天我要是能阻止你去红旗闸,你也就——反正你只要接受我说对不起就行了”刘烨刚心里越想越觉得内疚,他自认为就是这件孙晓雨伤心事件的帮凶。

“关你啥事儿?再说,就算你挡住了我的鲁莽,还能挡得住那坏人的黑心肠?”孙晓雨不愿多想这件事,快步向门口走去。

“怪我要是能早早告诉你他们是故意的,你也就不会那么伤心了”他把声音压到最低,低得有点像是自言自语他的确也是自言自语,因为她已经走出去十几米,听不到他说的任何一个字。

还知道回来?跑哪儿野啦?没看到天都黑漆啦”大门口一个冰冷而严厉的声音喝住孙晓雨也镇住了正在接近的刘烨刚,他瞬间吓得把脑袋耷拉到最低限度不用细看就知道是班主任同时也是新年级主任的高映月,她此时的角色是严厉的母亲。

“不是给你说过?还问”孙晓雨不耐烦地喊。她本人也没想到会对妈妈这么大声,身子略微停顿继续往学校里面走。

“咦——你给我站住!翅膀硬了是吧?敢给我顶嘴了?”高映月厉声喝住孙晓雨走过去仔细看她,有点不信这是平日里乖巧的女儿。

孙晓雨停住了,却头也不回冷冷地说“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干嘛得叫你呼来喝去?你是我妈就该在家等我吃饭,要是高老师就更该待你宿舍休息现在已经是放学时间,我没在学校招谁惹谁!”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口气像极了平时的高老师。

“你这孩子!我就说天黑替你操心算是烦着你啦?瞧你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高映月第一次感觉到被忽视,说话语气不由得变软倔强的性格让她不得不为自己找点面子,说完扭头看旁边低头推自行车刚要去车棚的像是刘烨刚又拔直了身板儿说:“你——是刘烨刚?你和晓雨一起出去的?”

“哦——报告高老师,我是刘烨刚”刘烨刚心里一哆嗦:槽糕,她不会以为是我欺负孙晓雨吧?这再把我给记恨,以后还不天天当我是软柿子捏

“过来”高映月摆摆手,招刘烨刚到近前观察他脸色大门内侧光线比较暗,也看不出有没有脸红或者胆怯,幽幽地看着他,“我刚问是不是你和晓雨一起出去的认真回答!”语气跟在课堂上一般无二。

“高老师,我——”刘烨刚硬着头皮走了几步怯怯的看着她

“刘烨刚不用回答她的话,现在不是上课时间!你把车放车棚自己吃饭,今天的事儿跟谁也不许说!”孙晓雨走着走着,忽然往回走几步,大声打断刘烨刚的话,命令他离开。

“不许走!这是学校,老师还有话要问!”高映月忽然觉得刘烨刚和女儿之间一定有什么只是碍于女儿挡她更不明白女儿今天哪来那么大勇气对抗。

刘烨刚被说怔住了,想走也不敢走,夹在两人中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母女两个没一个是好惹的,今天还偏偏两人较上真儿了。

——小贱贱!你大晚上在那儿杵着干嘛?那几个贱货呢?”高大林在十米外喊。他从老远看到刘烨刚推个车子就一蹦一跳地过来,却没留意到穿深颜色衣服的高映月。走到近前看清楚了孙晓雨母女都是严峻的表情,才弱弱地对高映月说:“小月姐,你们要说事儿?那我去宿舍了看这情形也没敢往刘烨刚跟前凑。

“大林舅,把刘烨刚拉回去,他还没吃饭呢!”孙晓雨摆明态度要跟妈妈对着干,干脆也不急着回去了,直勾勾盯着高映月。

高映月到底还是心疼女儿,听她提了两次刘烨刚没吃饭呢,就知道她也是饿着肚子的再看今天在大庭广众也问不出什么,干脆暂时放弃另找机会于是转身走到孙晓雨跟前,压低声音说:“算了算了,我不问了,房里还给你留着饭呢!”径直在前面向宿舍区走去。

孙晓雨母女一前一后走了,高大铭和李青也从教学楼跑出来,四个人一起到学校旁边的餐厅喝啤酒高大林悄声问刘烨刚发生了什么事儿,刘烨刚并没有隐瞒,把下午的事都告诉他们。

这天晚上袁欣敏没吃饭,不是奶奶做的肉酱面不合口味,而是她没心情从离开红旗闸那一刻到深夜躺在床上,心里反反复复就是帅小泽傍晚说的那些话,久久不能平静。今天这些经历要换做半年以前她一定乐的睡不着而最近她经历了高育红的事,想事情逐渐复杂起来,总是换各种角度考虑原因,多问几个为什么。她至今搞不懂高育红既然费尽心思送他毛衣,就是知道帅小泽对她的感情。既然选择嫁给别人又何必再回头关心他关心干吗还要刻意瞒住他这样算是简单的安慰还是实实在在的心里有他?这样似有似无的感情算什么?而更变得不可捉摸,他以前对待感情总是闪闪躲躲,不惜几次伤害尤玉娇,难道就为了一份偷偷摸摸的一厢情愿吗?今天的转变也太突然,明明说的是演戏,怎么忽然说成了认真他平时的态度也没流露出半点暧昧意思,还煞有介事的说什么梦里阿莲,是拿我替代高育红吗?如果今天陪他演戏的不是我又怎样?要是佳佳或是小娇又怎样?是不是都会有这样的结果呢?会不会随便拉个人都能成为他的阿莲?

夜深了,袁欣敏依旧无心睡眠索性起床,把心事写在秘密花园的本子上,然后躺在床上继续数:339只羊,340只羊,341只羊,342只羊……
    “刘烨刚!咯咯咯,你杵在这儿发什么癔症?”

早上第一节课的课间,刘烨刚倚在教室前门门框上发呆甜美的声音在边响起。他本是看通道不远处三班门口袁欣敏和王易佳聊天,被忽然出现的孙晓雨给吓一跳。诧异地看她满脸灿烂笑容站在旁边,虽然身上还是那套军装,红围脖,可看起来却有点不对劲,还说不出哪里有问题。
    “咯咯,咋了?我脸上有脏的?干嘛这眼神儿?”孙晓雨依然笑得很灿烂,很美,洒脱而自然,笑容和语气配合的相当到位。
    “没,挺好看,呵呵!”刘烨刚傻笑一下,不敢与她对眼神仿佛她眼神带电似的。
    “那——你们组长不喜欢我,不会影响咱俩做朋友吧?”她笑得很甜,语气委婉的让人不忍拒绝。
    “当然不会,你本来就是人见人爱的类型嘛!”刘烨刚说的不单纯为应付她。
    “那咱周末去鹿港玩儿好吗?”孙晓雨着又是嫣然一笑,甜美语气娓娓敲动他的心弦。
    “行,行啊!就咱们俩”刘烨刚这下倒有些意外怎么也不明白她昨天刚帅小泽,还被他惹的痛哭流涕,今天又跑过来约他了,要不是有健忘症就是心理不正常
    “嗯——随你吧!也可以叫你的朋友,你做主好吗?”她的语气格外爽快,脸上始终带着迷人的笑容。
    “那好吧,我们周六再确定具体时间和人数,行不行?”他轻轻一笑,看她温顺的出奇也只好同意。
    “咯咯,刚说你做主,忘了?我回班了?”她又是莞尔一笑,转身回教室就在进教室门后的两秒钟又回来了,仍旧是先冲他笑,随即甜甜地说:“刘烨刚,你好像也是兴趣小组的领导吧?能让我加入吗?最好是像尤玉娇慕容媛媛她们那样,那样咱俩天天吃饭也在一起,你说好吗?
    “哦?这样啊?我得跟他们商量一下”刘烨刚忽然就意识到她这句话才是今天的重点,而之前的那些都不过是铺垫再一想,孙晓雨单纯的性格该不至于这样拐弯抹角眼睛碰到她眼神,猛然发现那明亮深幽的眸子似是蒙着层薄薄的雾。
    “还要商量呀?怎么?让你为难了是吗?那就算了吧,你们组长不喜欢我,一定不会同意你千万不要因为我跟好朋友闹意见,当我没说好了我回班了?”她仍然笑容可掬,转身又要走。
    “晓雨,你要愿意,中午就跟我们一起吃饭加入小组的事情就这么定了,有什么聚会我叫你,你跟着我就行!”刘烨刚感觉到她的担忧,还刻意装作满不在乎的笑心里不由得涌现出一阵不安,连忙答应她。
    “啊!那谢谢了,刘烨刚你真好!”孙晓雨语气显得十分高心但脸上的笑容却平静如旧,仍是甜美里饱含着娇柔,似乎早就知道他有这番话。
    “进去吧,先上课,放学了我叫你一起去食堂!”他微微一笑,目送她进了教室转身再看通道那边,袁欣敏和王易佳已经不见接着急促的上课铃响,他也进教室上课。
    第二节课下课时,刘烨刚找到帅小泽,直接让他到外面说话帅小泽欣然跟他出教室,在小操场角落站定,马子祥、衡信、李青也跟来站在旁边。
    “我让孙晓雨加入小组核心了,有意见吗?”刘烨刚直接切入主题,扫视几个人的表情,最后把目光停在帅小泽脸上意思再明白不过:你可以有异议,但是有异议也没有用,除非要吵架。
    “哦?好啊,加就加呗,你决定就行咱们兄弟之间谁说都一样,呵呵”帅小泽先是一愣马上恢复笑脸他听得出刘烨刚语气里的情绪,大概还有些介意昨天弄哭孙晓雨的事情。
    “小刚,干嘛要让她进来?那丫头可是高映月的女儿,弄不好会把咱的事情捅她妈那儿”马子祥觉得有点不妥,他认为孙晓雨不会这么快放下昨天的事情,进入小组说不定会惹祸。
    “不会有事儿,有事儿我担着,行吗?”刘烨刚早就考虑过,就算再受伤害他宁愿一个人承受。
    “小贱贱,话不能这么说这不是你担的问题咱们七兄弟既然说过有难同当,就不会让你独个撑神贱的意思是咱最好把危害消灭在萌芽时期!能免则免!”李青再次强调了兄弟感情放第一位,同时也支持了马子祥的说法。
    “那我退出七贱!不连累兄弟们,行不行?”刘烨刚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一步,干脆把心一横,横竖是要挺孙晓雨。
    “小刚,你这是干嘛?犯得着为个女人搞得弟兄不合吗?”马子祥有点耐不住性子,虽然他完全相信刘烨刚是出于好心,却担心被孙晓雨利用。
    “反正我就是要带着孙晓雨,你就说行不行吧?”刘烨刚把脸一仰,不看他们。
    “小刚,你——一根筋啊?”一直没说话的衡信也觉得事情不对,忍不住埋怨起刘烨刚。
    “行了,各位,我赞成小刚的决定,就这样——”帅小泽赶忙插话阻拦,不能眼看着弟兄间为女人的事情吵架。
    “你少在这儿做好人,事情就是你引起的!”刘烨刚忽然就发脾气了,眼睛盯着帅小泽想冒火。
    “小刚,你干嘛啊?你要让她进来,我完全赞成还不行吗?这也有错?”帅小泽疑惑地望着刘烨刚,他们之间没这样急过眼
    “是的,就是你的错!”刘烨刚目不转睛瞪着帅小泽他上节课都在想这些问题,孙晓雨之所以要跟他套近乎就是为进入小组,进入小组的目的八成还是为了接近帅小泽。甚至甜蜜的笑容和约他去玩都是早就算计好的,而且已经练熟悉。昨天还是天真无邪的女孩儿,一夜之间变得会用心机,甚至一颦一笑都已经经过模拟练习而这一切的起因就是帅小泽那所谓好心造成的后遗症!
    “小刚,我承认昨天的事情处理欠分寸但这事儿已经过去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好不好?更不要影响咱兄弟的感情!”帅小泽一脸的不得已昨天出发前他们几个商量过的,已经算是把伤害减到了最低。
    “你说的轻巧,那是因为你是贱头儿,她不是!你现在去看看,她还是昨天以前的孙晓雨吗?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儿,一夜之隔学会了用心机,学会了演戏,学会了为达目的不惜牺牲,连眼神都已经变得不再单纯了!你敢说这不是你造成的?敢说不是你的错?”刘烨刚越说越激动,脸已经涨得通红。
    帅小泽听刘烨刚的话愣住了,完全被他的话惊得说不出话。马子祥、衡信、李青也傻了,相互对望后退到旁边默不作声。四个人在这天之前从未想过这种问题,谁考虑过这简单的甩开女孩儿纠缠也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虽是简单几句话,从刘烨刚嘴里说出来却像他们罪孽深重
    上课铃响了,刘烨刚转身跑向教室帅小泽他们四个也快步回教室,可帅小泽的脑子里却翻了锅不仅仅是反省伤害孙晓雨的事情,还有她加入小组核心之后会不会闹得弟兄之间更加不可开交将来的建虹和尤玉娇该怎么收场?甚至处理和王易佳的关系,都可能发生无法预料的意外。
    这天吃中午饭时,直接变成十七个人围在一起孙晓雨更是不用刘烨刚介绍,先是向每个人打招呼,又问每个人喜欢吃什么,玩什么也包括帅小泽,似乎昨天的事情根本没发生。大多数人都觉得意外,但很快就适应了因为孙晓雨的笑容确实很甜美,说话也清甜干脆,这样的女孩儿完全找不出理由被大伙拒绝。
    帅小泽心里阵阵刺痛,由于刘烨刚上午的那些话,他留意到孙晓雨的笑容和眼神虽然依旧明艳照人,可已经不是往日单纯清澈的感觉,言行举止也透着几分做作。
    已经了解内情的七贱和袁欣敏、王易佳、章凤巧,也明显的有点不自然既无法明了孙晓雨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又怕再次伤到她的自尊心。
    于是,这顿饭表面吃的十分融洽实则极不自然孙晓雨除了表现出跟刘烨刚的亲昵以外,还笑着给每人夹菜之后大家又夹菜给她,脸上都还挂着各种笑。

周一的第一个课间,由十分钟调成二十分钟,一半的时间用来做广播体操。随着大喇叭的集合声,全校初中高中六十三个班,整齐地排在大操场清一色崭新的蓝白相间校服,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每个班的体育课代表站在队伍前面,面向本班男女两个纵队班主任则站在最后面,既是跟同学们一起做体操,也监督本班学生。
    “第八套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第一节伸展运动,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三千多人的广播体操,声势浩大绝大部分同学都在认真跟着体育课代表做体操也有个别人思想不集中比如高大林从早上穿了这套校服,就有人看他笑因为他的校服实在是太不协调,袖子和裤腿松松垮垮虽然也是订做,校务处的老师说衣服就是这种款式,只能改长短和裤腰。
    还有帅小泽不时地看向袁欣敏,认定她就是自己的阿莲尽管还没有证实那首歌的存在只要得空就往她跟前凑,还偶尔抛个媚眼儿送个秋波只要遇到她眼神都会傻笑,连这么严肃的集体活动都没当回事。袁欣敏总是报以微笑,因为猜不他真正的想法而此时他漫不经意的体操动作,着实惹得一些人偷笑。
    做完体操同学们蜂拥着进教学楼。孙晓雨顺着人流来到帅小泽跟前笑呵呵地说“咯咯咯,组长,你刚才的动作是不是有点太儿戏了?好像没有一个动作符合标准的
    “哦?呵呵,我还没学会”帅小泽尴尬的笑了笑,喊前面的袁欣敏小敏,吃完晌午饭教我啊?
    “嗯——嗯?”袁欣敏答应着扭头看却正好与孙晓雨甜美的眼神相碰,立刻显出满脸的不悦,把肯定也变成了疑问,狠狠瞪一眼帅小泽“我没有时间,你找别人教去!哼!”说着转身跟李嘉往教学楼里面走。

“组长,我教你吧前两天体育课上我就学会了”孙晓雨依旧笑的很灿烂。

“啊?晓雨,不用了吧?我还想听评书连播呢下次吧,下次再说好不好?”帅小泽本以为袁欣敏随便配合一下就过去了,却没曾想把他还给晾着了急忙尴尬地推脱,眼睛扫向马子祥和刘烨刚,希望他们救场。

马子祥和尤玉娇低头说话,完全没看帅小泽这个方向。刘烨刚倒是看了,却冲他纵肩摇头。

“咯咯咯,还想听评书啊?那简单啊,把收录机拿过来不就行了”孙晓雨笑着说扭头望刘烨刚,声音愈加的温柔“刘烨刚,你们听的收录机在哪儿?放学帮我拿到二班教室行吗?我跟组长边听评书边练习体操

“行,放学我衡信床头拿去”刘烨刚爽快地答应,连帅小泽不停的挤眼睛都当做没看见。

“咯咯,好了?吃完饭到我们班吧”孙晓雨满意地看着帅小泽,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

“那好吧先回班上课了”帅小泽无奈地笑笑,快步走向三(三)班。

孙晓雨笑着目送他进教学楼,才慢悠悠把双手插到口袋,继续往前走陈乐凯从后面赶上她,低声跟她聊着进教学楼。

旁边的李青和衡信本来想叫帅小泽到小操场晒太阳,看到这情形也只好作罢,悻悻地往教室走去。马子祥这时才注意到孙晓雨的表情,虽然看不懂她为什么笑,却猜测跟帅小泽有关,问了旁边的衡信才明白。于是走到刘烨刚跟前,勾着他的肩膀说:“小刚,咋回事儿?你该不会帮着她算计贱头儿吧?”

“怎么可能?谁也别想伤害咱们弟兄,她只是贪玩儿而已,呵呵”刘烨刚说完淡淡地一笑。

“那你还帮她拿收录机?别弄的上次演戏白搭!哎,贱头儿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是不是对袁欣敏认真了”马子祥听帅小泽说过几次那个梦还有那首歌,而且发现上课时候老偷偷朝她笑。

“没事,只是帮她拿个收录机,我也是不忍心看她失望真要有不对劲儿的地方,我会帮贱头儿的,”刘烨刚笑着说,“要不然你再把收录机拿走也行!只要你狠得下心!呵呵!”

“我那个去!干嘛我非得做坏人呀?我是怕贱头儿把持不住坐了坏事儿!到时候可不好收拾,看高映月的样子就能猜到那丫头不好惹!”马子祥幽幽地说。

“不可能!他刚从高育红的阴影里走出来,不至于胡搞再说他不是喜欢小敏吗?那才是两情相悦”刘烨刚压低声音说,两人已经到了一班门口,他马上要拐弯进班级了。

“那好吧,你可要注意点分寸。对了,要么你追她不就得了可以解决你的问题,也替贱头儿分忧,还可以避免以后跟大贱、贱头儿三人挣一个妞儿的问题!”马子祥忽然觉得自己的主意蛮不错,笑呵呵地对刘烨刚说。

“什么馊主意?我又不是你神屌大侠,吃着碗儿里还看着锅里的!”刘烨刚推开马子祥,站在教室门口不走了,“回去上课吧,有空想想你自己将来咋收场!”

“车到山前必有路,嘿嘿嘿嘿!”马子祥笑呵呵地向教室走去。

吃完中午饭,一行十七个人来到三(二)班教室。马子祥、刘烨刚、衡信、李青、高大铭、高大林坐在教室第一排和第二排中间位置,收录机在桌子中间位置放着,里面播放着《多情剑客无情剑》的评书联播,声音开到了最大。袁欣敏、李嘉、王易佳、季心怡、刘素霞、尤玉娇、建虹、章凤巧、慕容媛媛在靠窗位置挤作一团坐着手里拿着杂志或练习题,也有小说,边看书边听广播,注意力却都在讲台上。

帅小泽在讲台一边站着,看孙晓雨示范体操动作。

还真别说,孙晓雨这丫头蛮适合做体操,她不仅体型匀称适宜,一板一眼的动作既轻快又标准主要还是表情,脸上始终保持浅浅的微笑,柔顺的马尾辫随身体摆来摆去煞是好看。

孙晓雨做完一整套示范又让帅小泽单个小节的做,她在旁边微笑着看。不时喊停,并走过去纠正他的错误认真地拨弄他的胳膊腿,直到满意才让继续,每个动作都一丝不苟地教他完全没介意旁边十五双眼睛有没有别样情绪。帅小泽就不同了,开始就抱着应付她的态度再留意袁欣敏她们瞪大眼睛盯着自己,仿佛监督和她有没有暧昧地方,心里也有了负担,举手投足之间显得不自然。可是拗不过孙晓雨的认真态度,她无视那帮人的存在,该扶就扶该推就推,有时还身贴身的纠正他的动作他不得不耐着性子按她的要求做,时间不长脑门儿就已经见汗。她则是旁若无人地掏出花白手绢,微笑着替他擦汗,还轻声安慰他不要着急。

李嘉忍不住小声跟袁欣敏嘀咕起来,埋怨她不该推掉帅小泽现在却又不放心地看着二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名正言顺地亲昵。袁欣敏心里是一万个不乐意,早上只是不满意孙晓雨粘他太近,随口说了句气话。却没想到她竟认真地接过去,而且帅小泽竟然还同意了最可恶的还是刘烨刚,居然帮着孙晓雨。现在看着两人在讲台上作秀似得扭着,说耳鬓厮磨丝毫都不夸张。他用她的手绢擦汗不说,居然还微笑着回应,真是太过分了。

大家都在全神贯注看讲台上的二人,再加上广播的声音比较大,谁也没注意教室后门口。不知什么时候,教室门已经站了个人,正通过门中间的玻璃往里面观看这人正是三年级年级主任高映月。

吱呀门开了的一声碰在门后的墙上高映月进教室,瞪大眼睛看着孙晓雨。帅小泽赶紧从讲台下来,弱弱地向高映月打招呼:“高老师,中午好!”打算从她身边溜过去回教室衡信则是眼明手快的把收录机关了,十几个人看着高映月的脸,不知道她接下来是要收拾帅小泽,还是要训斥孙晓雨。

“帅小泽,你先站住!你做为班干部,不带头维护学校纪律,午休时间在别的教室瞎闹腾啥?”高映月沉着脸说,目光如炬盯着帅小泽。

“报告高老师,我们没有瞎闹腾,孙晓雨同学在教我练广播体操”帅小泽见走不了干脆面向她站着,感觉午休时间高映月该不至于找他们的麻烦。

“早上第一个课间和体育课才是练体操的时间,你现在是在影响别人休息”高映月说着来到衡信、高大铭跟前,伸手拿起桌子上的收录机“这半导体更是不允许带到班级,是谁的?跟帅小泽到我办公室去一趟!”说完转身往门外走,很明显这次是拿帅小泽来杀一儆百。

“帅小泽练体操咋就错了?他又没强迫别人一起做,你干嘛要让他去办公室?是我教他的,我跟你走”孙晓雨挡在帅小泽和高映月中间说,她认为母亲是存心针对帅小泽。

“你——你也一起去,帅小泽也必须去还有,半导体是谁的?”高映月扭头看着大家。

王易佳和衡信几乎同时站了起来,都准备承认是自己的。其他十三个人都先后站起来,参差不齐地说:“我的!”“高老师,半导体是我的!”“是我的高老师!”“我的!”“是我的!”

“好!又拧成一股劲儿了是吧?”高映月皱皱眉头,厉声说:“既然这样,全都给我到教导处去!这次我绝不姑息!”

“高老师,跟你去可以今天我们是在午休时间听广播,没有影响任何同学,请问我们违法了哪一条?”王易佳向前走了几步,目光直视高映月说。

“课堂上不允许带任何跟学习无关的东西,这一条就够了!都走吧!”高映月说完拿着收录机往外走,十几个人在后面跟着。

“你根本就是不讲理!”孙晓雨气冲冲地走到高映月前面挡住她,眼睛要冒火似得怒视着母亲和刚才做体操时温和眼神相比,简直判若两人,“课堂上不让带跟学校无关的东西是指上课时间,现在是放学时间,你凭啥歪曲事实?”

“让开!跟你我根本不需要讲理!”高映月把声音提高了至少一倍,右手举起来晃了晃又放下了,有些生气这孩子越大越不争气!竟跟外人联合起来对抗妈妈,犹豫了一下没有打下去。

“晓雨,别跟她争,吃亏的是咱自己现在的老师都是霸权主义者!”帅小泽阻止孙晓雨怕闹不好了母女俩矛盾激化,母亲打孩子到啥时候都是白打。

“不用怕,她要敢打学生,咱就到教育局告她去!”不怕事大一向都是高大铭的作风。

高映月没说话,扭头瞪了一眼帅小泽和高大铭,然后继续向前面走。帅小泽他们十几个人在后面慢慢走,低头小声嘀咕着袁欣敏问衡信收录机里放的什么磁带,高大林说应该是英语句型他周六找英语老师黄老师借的,装进去还没机会听呢。

到了教导处办公室,高映月并没有急着问话而是像冯主任似得让十七个人并排站在门外边,先晒会儿太阳意在杀杀他们的锐气直到预备铃响过,都没有向他们问话,也没有让他们回教室上课。

“黑煞神”冯主任和校长马玉文从外面回来路过他们身旁时笑呵呵地看看帅小泽,喃喃地说:“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儿?违反课堂纪律还是新规定?”

“冯老师,我们并没有违反任何纪律,也没有影响任何人学习!吃完午饭以后,我们在三二班教室用录音机听英语句型,帅小泽和孙晓雨在讲台上练习广播体操……”李嘉站了出来,按照事前商量的口径,向冯主任详细地说明了事情经过。

冯主任见马校长也频频点头,就对着他们说“哦?要这样,就是高老师误会你们了你们不用在这罚站,回教室上课吧!”接着又觉得不妥摆摆手,说:“稍等,我进去问问高老师再说!”说完两个人进了教办室。

没过两分钟,高映月就跟冯主任一起出来了,瞪着眼睛看着帅小泽说:“谁说你们是听英语磁带?我进教室时候分明听的广播,声音还很大!”

“报告老师,声音要不大,我们十几个人怎么都能听见呢?再说放学时间教室又没有别的人,就算声音大也不会影响别人你现在可以打开收录机看是不是英语?”高大铭半点都不甩乎高映月,反正她又不担的课。

“看什么看你们刚在教室听得是收音机,不是磁带!”高映月当然不傻,收录机里可能有磁带,但当时放的啥就没人证明了现在必须坚持在教室听到就是广播,今天必须把这伙修理一顿。

“你要这么说我们还能说啥你还不如挑个最严重的罪过加到我们身上,直接开除算了!反正你想咋就能咋!”帅小泽往前走了一步,连高老师都没叫。

“行了,在课堂上听收音机的事我不追究了,大家都可以回去但是,你帅小泽带头抱团儿干预老师工作是事实,今天必须好好处理你!”高映月忽然矛头一转指向帅小泽。

“啊?什么时候的事儿啊?高老师你也太——”帅小泽这才明白原来一切问题都在自己身上,高映月今天搞这些就是为了收拾他。

“你先别说话!”高映月打断帅小泽的话,转身看着大家“现在除了帅小泽,你们都可以回班上课,半导体你们可以拿回去但以后不许在教室出现,不管听什么都不行!

“我不回!你这是借题发挥,今天这事儿不帅小泽的事儿!”孙晓雨第一个站出去看着高映月其他人也看着高映月,不知道该怎么办,冯主任和马校长都在旁边。

“立马回教室去!不然我明天就给你转学!”高映月脾气爆发了,指着教学楼方向对孙晓雨换谁看着亲生女儿跟自己对着干都磨不开,那是多么丢面子的事。

“行了,你们都回去,我有话要跟三个老师说”帅小泽发觉事情越闹越激烈,赶忙揽在自己身上,反正明白高映月本是冲来的,怕也没用其他人都还好说,孙晓雨要跟她妈闹翻了,回家以后咋办,被母亲拳脚相加都有可能,即使时不时骂一顿,还不得以泪洗面?

“小泽,那你咋办?”王易佳担心的说她当然也看出高映月的目的,可当着几个老师的面也没办法跟大家商量。

“我没事儿,快拿着收录机回去”帅小泽压低声音说,又给刘烨刚使眼色刘烨刚过来拉着孙晓雨往教室走,王易佳进办公室取了收录机和大伙走到一起,十六个人走着还担忧地回头看。

“帅小泽,你说吧,是让记你大过还是在这儿罚站?”高映月看着帅小泽。

帅小泽轻轻一笑,不慌不忙的说:“高老师,你要硬说我有错,就随便处分吧!但是我们都看见你要抬巴掌打孙晓雨同学,教师打学生好像也是比较严重的错误那你是主动向马校长请求处分?还是等教育局收到举报信再处理呢?

“你——你知不道孙晓雨是我家孩子?”高映月没想到帅小泽这么有恃无恐。

“那不重要!反正在学校里你就是我们尊重的高老师,孙晓雨就是三(二)班学生教自己家孩子是你的家事,回家爱怎么没人敢说闲话”帅小泽说着把脸转向马玉文“请问校长,您会不会在学校当着很多人的面打你家侄子呢?”

“你这个小泽,干嘛扯我身上来了?”马玉文也没想到帅小泽会这么问虽然他们同村也偶尔见,但几乎没说过话。

我就想问问校长,您会在学校打马子祥吗?”帅小泽歪着脑袋再次追问。

“打他干嘛,我又没病!你这孩子咋——”马玉文笑呵呵地说。

帅小泽没等他说完,就直接扭头对高映月笑呵呵地说:“看吧,校长说他没病!”

“你——”高映月又气又恼,忍不住斜了马玉文一眼想抱怨又说不出话,只好又看着帅小泽说“反正今天你必须受处罚!”

“哎,你这个小泽!咋给我挖坑勒”马玉文发现这问题时已经碰到高映月抱怨的眼神,笑呵呵地嗔道。

旁边的冯主任也忍不住噗呲一乐!听校长语气就知道和帅小泽认识。而他本就挺喜欢帅小泽这孩子,认为这种成绩突出又调皮捣蛋的孩子将来容易适应社会。

“好吧,来罚吧!看你怎么替自己开脱!”帅小泽抱着肩膀往旁边走了几步,不看她,摆出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高映月还真被急糊住了,气呼呼地看看帅小泽,又看看旁边的马玉文和冯主任,往门口一站不说话了。

马玉文向冯主任使了个眼色,转身向校长办公室走去。冯主任拉高映月袖子,两人进房间嘀咕一阵冯主任又出来到帅小泽跟前说:“帅小泽,回教室上课去吧!”

“没事儿了?不会秋后算账吧?”帅小泽歪着脑袋笑笑说。

“什么秋后算账眼看都快过年了!快回教室好好复习功课,期末考个好成绩!”冯主任笑呵呵地说,看着帅小泽跑出去老远了,才淡淡地说:“真是个调皮家伙!”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红豆]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