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十章 都是丑惹得祸

九尾白狐传之前世今生 by 蓝色妖花

2019-3-6 16:20

竹林清风,笛声悠扬。自识柳公子以后,沈望美总是做着同样一个梦。

  梦里,一袭白衣男子站在竹林中央,长发飞扬,衣袂飘飘,却看不清面容。

  林中传来悠扬的笛声,那笛声悠扬动听之至,却略带着伤感,醒来泪流满面,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莫名的心痛。

  为何会重复做着一个梦?梦里还如此会悲伤,难不成她与那柳公子还有什么渊源?

  当然,这只是沈望美偶然间的想法,连自己也觉得荒唐,因为那柳公子如同梦一般,虽时刻在她心里,却仿佛离她很远。

  沈望美虽然很想再见到柳公子,却始终没再见到他。

  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到了,因为在分别后不久,就听说柳家就遭了火灾。一场莫名的大火将庞大的宅子瞬间化为灰烬。

  具体是哪天遭得火灾,沈望美就不清楚了,因为在识柳公子以前她压根就没注意过柳宅。这也是后来想起柳公子,去柳宅看了之后才发觉。

  不过不久后又重建了,一切照旧,仿佛从未发生过。

  柳家是外来户,据说来头也不小,是皇亲什么的,为免有攀附之嫌,村里人都不主动与之亲近,而他们也从不轻易与村里人接触,但凡有什么交接,都是下人代而为之。

  即便沈望美想打听点什么,可能也是打听不出来的,何况她也不便去打听。

  自那以后,那位偶尔会露面的柳老爷也似人间蒸发,再也没人见过,柳家虽有人走动,但听说全是一些新面孔。不过他们仍是不愿和人多谈一句。

  村上有好一阵子都在谈论这件事,不过都是一些无厘头的臆想和猜测,无非是皇妃失势或是遭仇家追杀之类,甚至有人揣测犯了妖孽,却无人知晓其真正原因。

那场火灾究竟是因何而起,是自然灾还是人为?那柳公子,甚至柳家一家子是否都葬身了火海?

  这些疑问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被人淡忘,随着柳宅的重建又转变成一些惊艳的新话题:柳家的金子堆成山几辈子也花不完;柳家有个貌比天仙的小姐。

  每谈及此,人们两颗眼睛便会闪闪发光,俱是艳羡和追捧的神情。

  对于沈家村而言,柳家仿佛成了人间神话,而对于沈望美而言,似乎成了昨夜的一个梦,那个梦会就如同竹林中男子般缠绕着她。

  虽然她可能再也见不到柳公子了,却生生活进她生命中,现实里,因为她已然把他当成了精神支柱。

  村里有个孩子王叫沈大大,长沈望美两岁,个头偏高,长得又壮,没其他的嗜好,就爱欺负人,而沈望美就是其中被残害得最惨的一个。

  光他一人就已经让人招架不住,可他却还有两名号称“哼哈二将”沈二二和沈三三为他助阵。

  两人常伴其左右,与沈大大狼狈为奸,沈望美只要碰见他们,连逃跑的心也不敢有了。

  沈望美光看他们的架势就已吓得腿软了,想着反抗也可能会加重残害度的,不如随意让他们欺负好了!反正该来的总是躲不掉的。

  唯一能做就只有尽量避免与他们碰面。可偏偏他们就如同温神般,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狭路相逢。

  可想而知她的日子……真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啊!

  庆幸,沈望美是个乐天知命之人,对于自己悲惨命运很不以为然。她很虔诚,总相信能得到上天的眷顾,命运的垂怜。

  实际上,沈望美已经感觉到上天对她的垂怜,因为它把柳公子安排在她生命里。

  这就是上天对她的眷顾,每当她备受欺负时,便想起柳公子,想起他不但不嫌弃她,竟把她当作朋友送她礼物。想着想着,就撑了过去。

他不嫌弃她,这个事实,让她温暖如晨曦般如影随形地伴随着她渡过了好些的岁月。

  每思及柳公子,心底泛起阵阵涟漪,一股复杂的情绪一涌而上,说不清也道明。

  娘亲说,长大了是要嫁人的。沈望美不大明白嫁人是什么个意思,但听她说嫁给谁就要和谁朝夕相处一辈子,她便想,若非要与一个人过一辈子,那么她希望那个人能是柳公子。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这世上除了家人以外,他是唯一一个不嫌弃她的人。

  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嫌弃她?

  或许不会吧!

  如若有幸再遇见,她真想亲口问个清楚。

  只是,或许她不会有那个机会,或许这一生都不可能再遇见他了,而答案也会被埋进土壤里吧!

  可是谁又知道呢,世间有些事情在出生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没,就如两根笔直的平行线,看似永远地不相干,却会出现突然交错的可能。人们通常把这称之为宿命。

  宿命不过命运中一个点,而处身命运的人无法看见那个点。就像一个站在被上了锁的门前的人,要想知道门的那边是什么,只能用钥匙打开那扇门。

  宿命需得命运之神给予答案,而时光是钥匙,正马不停蹄地赶来。因此看似静止不动的每一天,其实它每分每秒都在变化着,它正在向那个点靠近。

  转眼又过三年,沈望美又长大了一些。她变高了,似乎也懂事了一些,却没有变美的趋向。

  她还是那般丑,一如既往的丑,丝毫也没有改变,唯一不同的是脸蛋上添了几分坚毅之气。

  关于被人欺负这件事,她已经总结出了经验:打左脸,那么就把右脸一同送出;有人要打劫,那么把全部家当交出就是了。

这是一个没有月亮晚上。繁星点点如夜里忽明忽暗的萤火虫,照得夜色朦胧胧,只能瞧见个大致轮廓。

  沈望美摸索着进了家门,不料竟一头撞进母亲怀里。

  “啊!”她惊呼了一声,传来一阵尖锐刺耳地声音,“真是太不像话了!家里是没拿肉给你吃,还是缺钱缺到疯?”

  这是娘亲的声音。

  对于沈望美来说,这又是悲催的一天,可是她这一天的悲催命运还未结束。

  沈望美打了抖擞,向后退了几步,抬眼瞧见娘亲那模糊的身影直挺挺站在门口,横眉倒横的,像是等待已久。

  心下当即明白娘亲已然知道了她今天的全部遭遇,之所以生气也不过是因为未能真正了解事情的真相,只听信了旁人的一面之词。其实,她才是今天真正的受害者。

  关于这点,沈望美大可以理直气壮向爹娘解释清楚,可不知为什么,她就是不敢,做贼心虚地躲在外面直到天已黑透才不得已溜了回来,给人的感觉倒真像是真做了亏心事似的,这怎能不让娘亲生气?

  直到此刻,面对娘亲质问仍如同犯了错般,只一味低头咬着唇不说话。

  但沈望美从不说谎,因为她不会,所以只要被母亲逼急了,还是会把真相直述出来。

  “不,不……我……没有……”好一隔了好一会儿,沈望美才嗫嚅着道。

  “哼!”刘香草向后退了几步,一屁股重重地坐在椅子上,“砰”的一声,一根木棍重重落在了桌面上。

  沈望美这才发现娘亲手里握着一根长长的大木棍,身子不自觉抖了抖。

  邻居今儿告上门来,说沈望美偷猪,刘香草其实也不相信女儿会做出此等荒谬之事。知女莫若母,自己女儿有几斤几两她怎会不清楚?这个女儿胆小如鼠,连蚂蚁也不敢踩,哪有那个胆量?

  不过实在可气,这傻丫头竟不会为自己辩白,还躲躲藏藏不敢回家,连想当众给她洗白的机会也没有。

  本就忧心她相貌不好,再冠上这个偷窃之名,以后怕难嫁了!

  原想教训她一顿,让她长点记性,可瞧见她那副可怜样登时心就软了。

  “我没有偷猪。”沈望美因惧怕娘亲手里那根长棍,只好硬着头皮解释。

  “我好心送回去,哪知他们竟诬赖于我……”

  正说着,一个意味深长的声音响起。

  “那你也不能因此而去跳鱼塘?”

  沈望美循声望去,发现娘亲身侧的桌子对面椅子仿佛坐着个男人,像是爹爹沈大树。

  沈大树自见到沈望美那副容貌的那一刻起,就知道这个孩子将来会与众不同,后来得知她因长得丑而备受欺凌,虽十分痛心,却也无可奈何。

  怎么能让她不受欺负?

  总不能把那些欺负她的孩子都教训一顿,让他们不敢再欺负她?

  他怎么说也是个大人,孩子的事他怎么能掺和呢?

  再说了,把别人孩子打了,大人找上门又是一桩麻烦事。

  那么把她留在身边让她少出去受点欺负?

  这个方法他确实试过。但这孩子生来就好动,是关不住的。

  像他们这样贫苦的家庭,整天各忙各的,总不能寸步不离地守着她吧?

  而她只要逮着机会就会溜出去,溜出去几乎都会一身狼狈回来。类似今天的事,不知重复多少回,她却似一点儿也不长记性,有事没事总要出去溜达几圈,仿佛生怕别人不欺负她。

  沈大树无可奈何,唯自我安慰道,或许她的命就是如此,他该认命。

  妻子刘香草似乎是一个不认命的人,对孩子的管教很上心。

有好几次他亲眼看到她一见灰头土脸的沈望美回来就不由分说一阵暴打,还有几次她仅仅有出门的迹象,也被逮着狠狠抽打了一顿。

  但这孩子就如一块顽劣的石头,打骂似无济于事,都断不了出门的意图。

  这孩子,在外面备受欺负也够可怜的,回到家还要挨打,沈大树看着怪心疼的。偶尔也会劝下妻子,虽然他也知道她爱女心切,恨铁不成钢,但万一不小心伤着了怎么办?

  是以每次妻子说要狠狠教训她,他都会在一旁旁观,以防气极下手过重伤着了她。

  女儿是他的心头肉没错,更重要一颗负疚之心。——她之所以被欺负是长相的原因,而造成这个长相完全是基因。他不该把她生得这样丑,虽然他并不知道会把她生得这样丑。

  所以他多少是有点责任的。所以他要尽量避免让她受伤。

  今儿她又闯祸了,他知道妻子很生气。平常这个时候他早睡了,但今晚为了沈望美也跟着坐到现在。

  “我是被仍进去的。”沈望美可怜巴巴道。

  “哎……”刘香草重重叹息,一股心酸涌上了心头,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沈大树见状,也忍不住落泪。

  沈望美见爹娘都哭了,忙上前安慰:“爹爹,娘亲,我错了!我下次再也敢了……”

  夫妻俩闻言哭得更汹涌了。

  错?她性子懦弱纵然有错,但她那为人所厌弃长相导致她恶运连连,又何尝不是他们的过?

  可是他们又何尝愿意犯下这样的过?

  他们也不知会有这样的过啊!所以说,这样的对错是无追究意义的,要追究就追究命运吧!

命运?刘香草此刻不禁想到命运。同时也想起她父亲说过的那句话。

  她可能命里有这么一遭,只要过了便能一世平安。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红豆]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