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十一章 阴师族

九尾白狐传之前世今生 by 蓝色妖花

2019-3-8 15:18

刘香草记得那是五年前的事了。

  那晚的夜色如今晚一般,没有月亮,而繁星点点也屈指可数,似萤火虫般发着微弱的光。那微弱的光一闪一闪的若隐若现,似要从天空中坠落。

  刘香草抱着昏迷不醒的沈望美一路摸索着到了知音山。

  当站在师族族结界入口那一刻,她犹豫了。

  阴师族其实是一个介于人与鬼魂之间的隐秘族,他们专管一些无处可去孤魂野鬼,帮助他们脱离苦海,回归正途投胎转世为人。

  由于极其隐蔽,通常人类是不知道他们的存在的。而他们也会在他们所居住的地方设下结界,一般也不会有人发现。

  可刘香草就不一样了,她原是阴师族人。

  不但如此,父亲流阴极还是一族之长。

  按照阴师族子承父职的惯例,刘香草原也是要当族长的,可是却选择嫁给了凡人沈大树。

  阴师族嫁凡人,在阴师族没这样的先例,由于整个族的存在是个秘密,不能透露给凡人,她这样做是犯了族规要受到处罚的。

  可是,正因为没这个先例,族人们也不知该如何处置,此事最终交给一族之长,也就是刘香草父亲自裁夺。

  流阴极就只有这么个独女,疼还来不及,又怎会处罚?

  于是,他刘香草在众族人面前做了个保证,说不会向任何吐露半个字有关于阴师族的一切。然后再将她带到仙师处,让仙师给她除去阴煞之气,并更了个名字,让她嫁了凡人。

  每个阴师族人身上都有阴煞之气。

  阴气为柔,煞气为刚。

有了阴气,才方便与阴魂沟通交流。若阳气过重,那么阴魂见了必定会躲得远远的。在凡族,一个人阴气过重就容易让阴魂附体,也就是这么个道理。

  不过身为阴师,不是说做到与阴魂交流就行了,他们主要责任管制阴魂,也就是说,他们的能力必需凌驾于阴魂之上的,不然会反被阴魂所制。而煞气就是专门用来克制阴魂的。

  一个人身上有煞气是不能凡人相处过长,不然凡人会被煞气所伤;但倘若只有阴气没煞气,阴魂会源源不断而来。所以说,刘香草要嫁凡人,那么就必须将阴煞之气除了。

  不过,一旦除了阴煞之气,她也就是不能算是阴师了。

  流阴极这样处置引来无数阴师的不满,但由于他是一族之长,从头至尾没人敢吱一声。刘香草又岂会不明白?

  因此,刘香草自除去了阴煞之气就没再回过阴师族。她也没打算再回去,即便只是看望父亲。

  她遵守了当日的誓言,没有向任何人吐露半字有关于阴师族的一切,即便是她的家人,丈夫、儿女。

  只是,自有了沈望美后,她的想法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这孩子太不同寻常了!居然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

  纯阴女子若生在阴师族倒是极好,但身为凡人就大大不妙。在凡族,这样的女子易招邪魔外道入侵。

  不过,凡族也不是没有纯阴女子。她们往往逢阴流年不顺,会有些大灾小难,不过无论什么样的灾难,只要碰上个略懂阴阳术之人,便会立时化难成祥。

  沈望美虽也是纯阴女子,但却与那些女子不一样。

  每逢个阴,她与其他纯阴女子一般,也会发生点什么,可不同得是往往要严重得多。

  若阴年,她将一年都不好过。这一年里,不是持续生病就是受伤,可以说是从头至尾恶运连连。不过,她最大的特点就是昏睡。

阴月,阴日,阴时,甚至阴天,也都要多少出点状况。而最多的,也是昏睡。

  她的昏睡与常人不同。常人昏睡不过就是睡着了,可她一旦却气息全无仿佛死去一般,且眉心还出现一道若隐若现的暗紫色光芒。

  起初,每每遇到这种情况,沈大树都要痛哭一场。他以为沈望美死了,后来又见她醒了过来,而且还活蹦乱跳的,如同只是睡了一场大觉一般,也就安了心。

  之次数多了,他竟然也完全不当一回事,觉得她无论昏睡多久也总会醒,他甚至认为,这个孩子与众不同,她睡觉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简单朴实的沈大树从来都不去深究这其中原由。可刘香草却没他那么乐观。为此,她不知请多少阴阳师,但得到的答案都是无化解之法。

  刘香草便以她身为阴师经验来判,觉得像这种情况多半是给什么魂占据了身体,而那个魂随时都有可能要了她性命。

  对付鬼魂阴师最内行,所以她想到了去阴师族找父亲。

  不过这法子定然能救沈望美,这一去也是凶险无比呀!

  如今的刘香草与沈望美都是凡人之躯,顶多在只能在阴师族待半个时辰,若在半个时辰内出不来的话,那么必定会被煞气所伤致死。

  可是,要在半个时辰内将一个阴魂驱逐出体内,时间是非常紧凑的,除非有愿意搭把手的。

  可是,族人们还愿意帮她吗?刘香草实在无把握,是以迟迟下定无法决心。

  终于,在这个沈望美又再度昏睡的夜晚,她带着咬着牙沈望美来了。

  可是到了门口又犹豫了。

  徘徊了好一阵才决定结界。正待要打开结界那一瞬,结界忽现出一道光芒。紧接着,一个人影从里面钻出了来。

  待看清那人面孔后,刘香草一怔。

那是一张苍老而又憔悴的脸。他微佝偻着身躯缓缓地走了出来,神情满是哀伤。

  “爹,你怎么……?”刘香草很是意外。

  从结界口出来的流阴极见到女儿之后也是一副惊诧的表情,“灵儿,你这是……?”

  但随即明白了。脸即刻阴沉了下去,拉高声音质问:“你这是去哪?”

  刘香草在阴师族的名唤流阴灵,平常父亲则叫她灵儿,自嫁了沈大树,就没再听到有人这么唤她。乍然听到流阴极这么一唤,往日与父亲的种种温馨画面一涌而上,顿时心头一暖。

  当抬头看到那副面容后,心头又是一阵酸楚。

  但看到父亲那张脸转为阴沉,带着一副责备的表情时,瞬间又如一个犯了错孩子般不知所措。

  “我,我,我……哎!”吱唔了半天,最后化作一声叹息。

  “你这是要回族里去?”流阴极不可置信地直视着刘香草,连手指头都颤抖起来。随即怒责道:“糊涂!你可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还带着孩子?这不是要累得孩子与你一同遭罪?”

  “爹爹……”刘香草低声道,“这女儿是知道的,所以这些年才没踏进族里半步,只是……”

  说到此处,想起沈望美所遭遇种种,不禁怔怔滴落几滴泪。

  “美儿这孩子太古怪了,每逢阴总要昏睡,虽面色红润,却气息全无,女儿担心就此沉沉睡了去。所以才冒着凶险来找爹爹,您到底是一族之长,而族人则看在你族长的身份,又念及我昔日的情份与情况特殊会酌情宽待……”

  流阴极听得连连摇头,“灵儿,你错了!”他叹息,“大错特错!你太天真了!”

  如今的阴师族已变得不似从前,她们若去,铁定是有去无回,若不是出来撞上,后果可不堪设想!

想到此处,流阴极手心不自觉捏了一把汗。

  流阴极的妻子在刘香草两岁时就手去了,流阴极独自带大了她,在流阴极的心里,女儿性命简直比他性命都要重要

  当初,若不是女儿瞒着他去偷什么增寿水,还骗他喝了下去惹出事来,估计他也不会让她离开半步。

  “若不是在这儿撞见了你,你与你的孩儿不知是否能走出阴师族!”

  刘香草颓然。

  她何尝没想到这一层?但想到女儿情况确实不妙,也就硬着头皮来了。

  她想,族人即便不顾爹的面子,至少还会有点同情心吧?

  也就是这点希翼之苗一直支撑着她到了知音山。

  在门口,她也是徘徊了好一阵,才做了决定。

  这会子见父亲如此说,又那么武断,可想而知这一去定是有去无回,不觉暗暗心惊,同时也唏嘘不已。

  女儿时常让她有命悬一线之感,但只要没真正死去仍然还是有无数希望的,她可不愿就此断送。

  何况还要搭上她的性命?

  她的命与女儿的命比起来自是不值,但要在无法救治女儿性命的前提下搭进去,未免太不值!

  “你与孩子都是凡人之躯,去了阴师族待不了多久便会被阴煞之气所侵,若族人有心要难为你们,只需将你们困在里面……

  “对!他们一定会这样做的!”流阴极喃喃道:“你这一去,他们定会借题发挥,设法加害于你,绝不会让你们活着走出阴师族。”

  刘香草吃惊地看着父亲。

  她知道族人恨她,恨她破坏了阴师族的规矩嫁给了凡人。

可再怎么说她也是在阴师族长大的,曾与族人们朝夕相处,多多少少会有那么一点感情吧!即便不再当她是族人,不管她,但怎么也还不至于要设法置她于死地!

  族人虽成日里与阴魂打交道惯了,族人与族之间表现得有些淡漠,但她知道这并非冷血无情。

  即使他的父亲平常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可她知道他比任何人都要爱她。

  她实在太难以相信了,族人会加害她,但又不得不相信,因为她非常了解她的父亲,他是绝不会说大话的。

  “这孩子可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正想着,流阴极已看向沈望美,神情倏地一变。

  刘香草回过神来,轻轻点了下头。见看着父亲一副凝重神情,心中有些惴惴不安,难道知道女儿的情况有些棘手?

  “是女孩?”流阴极又问。

  刘香草又点了下头。担心父亲会因女儿的面相而做了错误的判断,忙解释道:“这孩子虽面露凶光,可心地却极其善良着呢!与其说善良还不如说懦弱,她向来逆来顺受,即便受欺负也不反抗……”

  “问题的根源就在这……”流阴极昂首移开了目光,“秉性纯良,却面容邪恶,且眉心暗紫,这是中了邪术征兆。”

  “邪术?”刘香草一惊,“这……”

  在阴师族待了那么些年,怎么从来没听闻哪个阴魂会施这种法术?是什么样的阴魂才会施这样的法术?

  “这是妖术。”流阴极看着刘香草,淡淡道。

  “妖物?”刘香草骇然道:“附在美儿身上的难道不是阴魂么?”

  “当日,我让仙师帮你化去身上的阴煞之气,他还给了你一个香包,而且将你取名为刘香草?”

  刘香草点头。

 “香草为阴魂的克星,将它系在身上,又以香草为名,无论什么样的阴魂,即便在十里之外也是难以靠近的。

  “你也知道纯阴女子出生在阴师族极好,通灵,煞气重,对她大大有利,可偏偏出生在凡族。凡族之人讲究的就是阴阳平衡,凡阴盛过阳就不好了,何况纯阴?

  “这样的女子容易被妖邪所侵。阴魂若近不了身,那一定是妖魔。

  “修行的妖误入歧途称作妖魔。这孩子多半是给妖魔施了法或是下咒。”

  刘香草听完细细一思,不无怀疑。

  可不就是?若只是阴魂附体,那么她将整个人完全变做另外一个人。绝不会如她般,充满阳光气质却有着阴冷的气息,面容邪恶而心地善良,这刚好表现出她一半透露着本性,一半受制于他物。

  “那……父亲可有法子?”刘香草一脸担忧道。

  流阴极半响不语,隔了好一会才喃喃道,却是答非所问。

  “你自嫁了凡族,已非阴师族人,按照阴师族的规距,即便是亲爹,也是不能管的,不过……”

  说到这,神情里透着一股哀伤,“现下不一样了,无论我要做什么他们也不会管……”

  刘香草诧异地看着父亲。他的话仿佛隐喻着什么。什么“现下不一样了”,“他们也不会管”,难道发生什么事了?

  “若施术之人是阴魂,爹可能还可以想想法子,可偏偏是妖魔。对于妖魔,爹是一点法子也没有。”

  “那……这……”刘香草哽咽道。

  这可是她最后能想到的法子,这也没用的话,难道就要眼睁睁看着她自生自灭了?

  可是她没有太多时间去伤心,因为她即刻瞧见了父亲竟那副凄楚的神情。

“爹如今已不是什么阴师主了。”

  “什么?”刘香草愕然,“这什么时候的事?难道是因为你年纪大了?

  历来有做到寿终正寝的师主,但他们年纪都没有超过四十岁,可父亲今年已四十九岁。若不是她让他喝了增寿水续命,恐怕如今已不在人世,因为阴师没有一个活到四十岁的。

  “不过,幸好被他们撵出来遇着了你,不然可就糟了!”流阴极凄然笑了。

  这个笑比哭还难看。可见有多么的痛心!

  “什么?”刘香草简直快怀疑自己的耳朵了!

  以前她仿佛听人提起过,往年族长退休后待遇都相当丰厚。父亲怎么说也是曾风靡一时的师主,怎么会落到被赶出来的田地?

  “你道我如何会出现在这里?我是给他们给撵出去来的。”

  流阴极露出了一个无比慷慨地地笑。但这个笑任何人看了都会想哭。

  “难道是……增寿水落下的后患?”刘香草歉然。

  看着父亲,刘香草不由有些后悔。

  当初若不是去偷增寿水,她也不至于非嫁凡人不可,不嫁凡人他们父女也不会分离,更不会瞧见如今这副面容。

  虽然他有可能不在人世了,但至少比这个样子好。他这个样子,她知道他有多么多么地难过。

  流阴极摇摇头,嘴角挂着一丝苦涩笑意,“孩子,你不必这样!这件事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根本必为爹爹感到难过。

  “这些年来,爹爹心里不提有多苦。当个阴师主倒底也不容易啊!如今既然已被撤去师主一职,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爹爹也可以趁此放松一下,享受一下人生的乐趣。哈哈!哈哈!”

  流阴极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睛里就蓄满了泪水,仍无法摆脱一丝苦涩的笑意,最后他投降。

“大概责任心在作崇吧,心中始终有个疑问解不开,撤去了师主一职,也不知从何查起,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难过啊!

  “近几年,爹所管辖的区域不断有阴魂失踪,也不知去了何处。据说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因此心中极其不安,总感觉这一场密不透风的预谋,仿佛有什么大事就要发生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红豆]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