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十二章 流阴极

九尾白狐传之前世今生 by 蓝色妖花

2019-3-11 12:25

刘香草呆呆地看着,一言不发,但眼中已蓄满泪水。

  阴师在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离开阴师族的。难怪他会出来!难怪他出来时会那副表情!他都经历了什么?

  天啊!到底发生了何事?

  刘香草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安慰道:“事已至此,爹又何必再想这些?就如您说的,撤去族长一职,也未必不是好事。您辛苦操劳了将近一辈子,也该为自己活一回了!”

  确实该享福了!刘香草心想,但这福不是该阴师族给么?父亲为阴师族操劳了一辈子,怎么到头来还被赶了出来?

  刘香草难过极了!

  流阴极也沉默了!

  四周很静,静得仿佛只剩下哀伤之气。

  隔了一会儿,刘香草又道:“至于爹所说的大事,想必也不过是您多虑了!不就是丢失几个阴魂,怎还会引发什么大事?”

  “什么叫不就是丢失几个阴魂?你可知道他们有多可怜?”流阴极反驳道,眼神里满是埋怨之意,渐渐又透露出伤感与无奈来。

  “他们枉死,不得超生,生生世世如浮萍飘飘在阴间……我这一撇下他们,也不知他们会落到什么田地。他们孤苦无依,也不知谁还会尽心帮助他们?”

  刘香草黯然。

  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她更了解父亲了。

  父亲是极其负责任之人,对她如是,对他的工作也如是。

  从前在阴师族的时候,父亲视她为珍宝,但不否认对阴魂也很上心。

在阴师族,阴师之间交流很少,除了有什么交接外,基本就很少来往。父亲身为族长,自然常常有师主前来汇报情况,但父亲与从来都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

  母亲走得早,她也没个兄弟姊妹,她知道他他孤独。从前她还在阴师族的时候,父女两人还可以说说话,自嫁了凡族,想必就再也没人与他说过贴心话。想必他也是更加“埋头苦干”了。

  突然间失去师主这个职位,必然让他有一种彷徨无依之感。

  魂野鬼虽然如木偶般,少有会说话的,但毕竟相处时间长了,也会有感情的。

  “若真发生什么大事,别的我也不想管,我就怕阴魂会被利用,被迫卷入一场殺戮。”流阴极不禁道。

  在阴师族待了一辈子,流阴极也算是看透了。

  这个族长也当得辛苦也罢,偏偏又得不到半点理解,唯一的安慰就是那些阴魂都得以投胎。

  平时他要忙着引导阴魂们归位,还要处理阴师之间的勾心斗角。

  这些阴师们,没片刻安宁的,一天就只会给他施加压力。

  他们大多都不如他般尽忠职守,身为族长的他倘若给他们施加点压力,他们便会心存不满;若放宽了些,竟懒散起来。

  可又吃不得半点亏,一旦有阴魂走失只会推卸责任,最后他还要亲自善后。

  这些年来,不知怎地,总有不断有阴魂失踪,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他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若仅仅只是阴师失职,失丢一个两还有可能,又怎会一个接一个的丢失?

  所以他断定这是一场阴谋,定然有个人在幕后操作。如果时间足够的话,他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可是谁又知道,偏偏在这个时候,他们竟然合伙撤去他族长一职,还设计将他赶出阴师族。

  这想想都觉心寒。这个劳什子族长不做也罢!若不是念着阴魂的安危问题,还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可是,您已不是师主了!”刘香草语带恳求:“为什么就不能放下这一切呢?只要您肯放下,一切都好!”

  流阴极沉默了!

  刘香草又道:“爹爹今后有什么打算?”

  “打算?”流阴极眼中闪过短暂性的迷茫。

  阴师们想害他,把他赶出了阴师族,想必也会透露消息给阳和宜。

  也就是被刘香草偷去增寿水的那个人。

  从前他身为一族之长,他奈何不了他,可如今却不一样了!

  “爹爹何不也去求仙师帮忙,让他帮你化去你阴煞之气?就如女儿当年一般,用隐蔽术将自己身份隐藏起来,那个阳和宜是找不到的。”

  “确实,爹身上还残留着阴煞之气,需得求仙师帮忙清除。”流阴极不禁露出一丝苦笑,“可隐蔽术,今生都不可能再有了!”

  “什么?”刘香草又吃惊了起来。

  流阴极解释道:“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被撤去师主一职后,身上所有技能都随之消失了,连煞气也渐渐消退,徒留阴气。若不是用符护住了身体,此刻怕已阴魂缠身。”

  他太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只是他不愿说给女儿听罢了!而且他还知道是谁算计了他。

  刘香草仔细一瞧,果然发现父亲身上贴满了符。不禁皱了皱眉。心下已猜着父亲可能被人算计了,但只装作不知。随即展眉笑道:“既然有仙师之称,想必他的法子也多,让他帮你隐藏身份,这大概不难。”

  “或许吧!”流阴极强笑道。

“那么,爹待您隐藏了身份之后,也来和女儿一起住吧!”刘香草露出欣喜表情。

  流阴极却是摇头。

  “仙师的仙法既然那么灵验,我不妨跟他修道。”

  “噢?”刘香草不禁露出了失望之色。

  “那日,我带你去仙师处化阴煞之气,你道仙师都跟我说了什么?”

  刘香草看着流阴极。

  “他跟我提了妖魔。”流阴极不不急不徐道:“妖若不修成正道,那么就会转为魔,他们称之为妖魔。这种妖魔擅长会施各种邪魔外道的法术,其中有一种蛊惑术,善于控制一个人的灵魂。”

  “可是……”刘香草脸现担忧。

  曾经身为阴师族人的刘香草,向来只知道妖与凡人修道,却没听说过阴师也能修道。

  “性惟平等,道法自然。修行道路上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流阴极仿佛看穿了女儿的心思。

  “可是……”刘香草仍是担忧。

  据说凡人修道比妖要难得多,想必阴师修道比凡人还要难。

  而且资质不好,亦或是定力不行容易走偏,导致走火入魔。

  “爹已经决定这么做了!”流阴极摆摆手,“无论这条路有多么艰难,爹都会坚持下去。”

  “难道爹这么做也是为了阴师族?”刘香草看着父亲这副坚定神色,忽然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对了,从前父亲引导阴魂时遇到困难时也是这副表情。

  “爹爹为何非要操这颗心不可?”刘香草愤愤道,语气忽然严厉得仿佛是在教训孩子。从小到大她都没有用这样的语气与父亲说话,她只是觉得他太值了!

父亲为阴师族操劳了一辈子,结果他们是怎样对待他的?

  “应劫应运齐生,自古以来没有哪个邪胜得了正的,就算有天大的事,也自会有相应的人去料理,安安心心过好自己,这样不是更好吗?”刘香草抚了抚胸口,语气转为平和而略带哀恳。

  “我只是在想,那些失踪阴魂是不是被妖魔控制住了。若修了道,或许还能插得上手。”流阴极只是喃喃道。

  刘香草无奈。

  “再说了。”流阴极看向沈望美,“外孙女这种情况怕也是中了那蛊惑术。”

  刘香草忽然闭上了嘴,下意识地朝女儿望去。只见她双目紧闭,恍若死去一般,不由叹息一声。

  “真不知这施术之人是何用意。”流阴极又道:“他能一声不响地下咒,想必杀她也是易如反掌,可至今为何还不动手?

  我有三种推断,一则已达到的目的,二则怕是有所顾忌,三恐怕是时候未到。”

  刘香草心一颤:“这若是后则……”

  这岂不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而且毫无防备,也无招架之力?

  “女儿你莫过于悲观了。这不一定会是后则,且即便是后则,也还是可以想想法子的。”

  “现下哪有法子?”忽然眼睛一亮,“爹……可是还有法子?”

  “法子也不是完全没有,只是……”流阴极道:“这恐怕也不是什么好法子。”

  “爹爹但说无妨!只要能救美儿,无论什么女儿都愿意尝试。”

  “既然是阴气过盛,不妨以阳克阴。要壮阳的话,最稳妥当的法子,便是修道了。”

“这岂不是要出家?”

  相信世间没有哪个父母愿意将女儿送去尼姑庵的,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

  “不过,这也不是唯一的法子……习武亦可壮阳,只怕效果不太理想。”

  流阴极沉默一会儿,又道:“若能机会待到她适配良缘,那就再好不过了。这喜气一冲,只怕再重的阴气也给冲淡了。”

  刘香草叹,“若真能等到那个时候,那就最好不过,可……美儿现下才五岁。”

  五岁呐!这还得等多少年?

  刘香草沉默了!

  流阴极也沉默了一会。他抬头望向星空,忽想起仙师那套理论,又道:“或许这也是命中注定。她命中注定有这道坎,但只要过了这道坎,想必一生就平顺了。”

  “命运?”

  “是的。是好是坏,这只能看她的造化!依爹看,她命途坎坷,不同于寻常人,将来怕是大富大贵。”

  造化?

  刘香草忽然想起曾给沈望美算过一卦的神算子。记得当时那神算见到沈望美时神情非常古怪,而后频频摇头,说她命格奇特,有些摸不着端倪,相书上明明写着必逢贵人,富贵过天,可仔细瞧她的生命线却断了好几根,又好似不长寿。

  这模棱两可的解说听得她是糊里糊涂的,心绪也是随着半喜半忧,喜的是这个孩子将来会与众不同,忧的是生怕养她不大。

  说这孩子中了邪术,这恐怕就是导致她生命线断裂的原因。也就是说,生命线断裂并不是表示她不长寿,或许预示着她人生有这么个坎,只要过了这个坎,那么她就真能大富大贵了。

只要她过了这个坎,也就能大富大贵了!但凡名士,总有一些不平凡的经历,莫非这孩子将来……想到这,刘香草仿佛吃了颗定心丸。

  “若真如此,那女儿就承蒙爹爹吉言了!”

  流阴极不语,只冲着她淡淡一笑。半晌之后才催促她早些回去。

  刘香草郑重地说了句:“保重了!”

  流阴极点了点头,转身朝山上走去。

  刘香草则抱着沈望美原路返回。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红豆]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