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题曲之阿莲

爱情小说 | 羽佳一鸣

曾经认为爱情是一种奢侈品,犹如镜花水月,是只能远看无法碰触的一种东西;印象中的爱 ...

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四十二章 抹不去的就珍藏

爱的主题曲之阿莲 by 羽佳一鸣

2019-3-11 16:12

期末考试临近了,孙晓雨还是找各种理由接近帅小泽。尽管前几天刚被母亲狠狠批了一顿,不准她跟帅小泽那些二流子瞎混,还放狠话再不改就打断她的腿可孙晓雨依然我行我素,满脸挂着春风般的笑容往三班跑帅小泽也想了各种借口回避,却无济于事因为她的理由都很充分,态度比笑容更柔美,课间十分钟还到三班找他请教问题。气得袁欣敏和王易佳商量以后,决定跟第一排的同学换座位,索性来个眼不见为净理由是眼睛看黑板模糊,智蕊居然爽快同意了。
    马子祥意外发现经济广播电台每天中午十二点有档节目叫华语金曲排行榜,一放学就跑宿舍拿收录机,中午吃饭还戴着耳塞。
    这天吃过饭,大家说笑着往宿舍走帅小泽在盘算找李炳学换位置那地方刚好在袁欣敏背后,左面是李嘉,右面是李佩娟,李佩娟右面是张洪涛。可的个子要是冒然换位置会惹人非议,不换又不甘心,正打算拉李青一起换因为他发现李青看李佩娟时的眼神透着和他看袁欣敏差不多的邪性。
    “哎,贱头儿,快快快快快!”马子祥忽然兴奋的大叫。
    “咋啦神贱?被狼撵了?”帅小泽回过头看着马子祥正快速摆手,悻悻地说。
    “哎呀——阿莲!你的阿莲,第一名!”马子祥依然很兴奋,左手拿着一个耳塞打算给帅小泽,右手拼命摆着。

“什么阿莲?”大部分都诧异,没有听过这名字,迥异地看着马子祥和帅小泽。帅小泽却再熟悉不过,连忙接过耳塞插耳朵里,脸上的表情立刻兴奋起来,比刚才的马子祥还兴奋。

刘烨刚几步走过去拔掉耳塞,声音立刻传出老远,众人都围过来听正开始唱第二段歌曲:

“阿莲,你是否能够听见,这个寂寞日子,我唱不停的思念

阿莲, 你是否能够感觉,这虽然相隔很远,却割不断的一份情缘

阿莲, 你是否能够想起,记忆中的夜晚,我们相约又相伴

阿莲, 你能不能够接受,那个从前的我,再让我回到你的身边

我停留在一个人的世界,于是懂得了什么是孤单

我多想找回最初的爱,阿莲 在我心里 在我的睡梦里

忘不了的是,你美丽的脸 Oh你温柔的眼——”

“哇,真好听!”袁欣敏感叹道她这才完全相信帅小泽说的梦见她是真的,不由得看着他浅浅一笑。

“原来真有这首歌呀!我星期天要进城里买磁带!神贱,小贱贱,跟我去不?”帅小泽听了袁欣敏的话大受鼓舞,决定要学会这首歌。

“小泽,我跟你去”王易佳没等别人回应,第一个先开口,省的有人说她是附和靠近帅小泽几步接着说:“但是你得陪我去验眼,我觉得近视度数又变大了!

“行,没问题!”帅小泽笑呵呵地说,紧接着拿眼扫视袁欣敏。

“我也去!”“我也去!”……十几个都表示愿意去。

“哎,大家打算几点去呀?我到时候在大十字街等你们”高大铭也兴奋,好长时间没有这么多人一起进城玩了。

干脆咱就谁也不等谁,十点钟在大十字街钟表店门口等着,不见不散!”马子祥大声说。

李嘉拉一下袁欣敏,附在她耳边说:“小敏,快叫他来接咱,反正他骑车路过这边

“哎呀——不合适吧?”袁欣敏压低声音说完,又附在李嘉耳边“那几个都虎视眈眈的,我咋好意思呢?”

“那你就做假吧!等人家抢占先机!”李嘉没好气儿的说。

大家继续往说笑着往宿舍楼走,快到六号女生宿舍楼门口时,王易佳跑几步到帅小泽跟前柔声说:“小泽,你星期天早上来康城门口接我呗城区人太多,我骑不了车子

“行,那我早上九点到康城小区门口等你”帅小泽微笑着答应,然后转身往五号楼走去。

虽然声音不大,十几个人都能听见李嘉更是用胳膊肘撞了一下袁欣敏,埋怨她的怯懦袁欣敏甩了一下袖子,快步走进宿舍楼院子,九个女生相继进去。孙晓雨则是跑向职工宿舍,她在母亲高映月宿舍单独支了张床睡着。

下午的体育课是自由活动,帅小泽和李青找到李炳学和张洪涛,商量换座位的事情。张洪涛一向跟帅小泽关系近,所以爽快答应李炳学考虑了一下,让帅小泽答应期末考试给传数学和物理纸条才肯换,帅小泽欣然同意。于是,二人又找班主任智蕊,智睿先是一愣,笑着问他们为啥换位置帅小泽说他看黑板上的字模糊不清,李青则附和说可能是最近复习看书时间长了,出现假性近视。智蕊笑了笑,点头同意,嘱咐他们认真复习,初三这年很关键,两人高兴地回教室。

换完座位的帅小泽兴奋不已,专门跑去告诉刘烨刚上课铃响过了才跑进教室新位置坐下,摆放好思想政治课本和铅笔钢笔,又趴桌子上左顾右盼。恰好袁欣敏背靠他的桌子,长长的马尾垂在桌面,轻轻柔柔伏在书上。帅小泽先是轻轻用手拨弄袁欣敏头发,用铅笔慢慢向上卷,然后抽出铅笔,看它忽然飘下的感觉。
    袁欣敏本来在和隔着岳洋的王易佳说话,上课铃响过就端正坐着,等老学究谢法海进课堂讲课。隐约感觉发梢动了几下,还以为是后面的李炳学无意碰到,后来又在动,而且明显是故意把头发撩起来再放下。不由得火往上撞,举起手中的课本往后砸,头也拧过去怒视着就在课本离对方脑袋还有不到五公分的时候,她看到一张熟悉的笑脸,帅小泽正笑眯眯的看着她。满脸怒气瞬间化成惊讶,紧接着变成甜甜的微笑,还带着淡淡抹不开的羞涩因为此时她明白了他跟到她后面的目的,就像那天说她是阿莲一样,让她惊喜不已,两个字已浮于表面。
    “起立!”“谢老师下午好!”
    “同学们下午好!”
    老学究谢法海和同学们相互问候完,人已经站在讲台上看着课堂上同学们都陆续坐好准备上课,唯独第一排的袁欣敏手里还举着书他扶着眼镜弯下腰,眼光从镜框上面看着笑呵呵说:“这是独特的欢迎方式?还是打算拿书丢我?”
    袁欣敏吓得赶紧把书平放在桌上,规规矩矩坐好,红扑扑的脸略微低下,等老师讲课。
    老学究开始讲课了,大多数学生认真听讲帅小泽又开始拨弄袁欣敏头发。这次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故意把头向后仰了一点,感受他的手在发间轻轻滑动着,嘴角漾起甜美的微笑。王易佳先是发现了身后的李青,才注意到帅小泽也换到了二排,不时地扭过头报以浅浅的笑。
    帅小泽隔壁的李佩娟和李青两人也没闲着,好像在玩没规则短语接龙似的。先是李青在草稿纸上写了你家在哪儿推给她她用左手遮住,右手钢笔写了沙梨,推还给他他看了之后又在下面写真巧,大姨家也在那再推给她她又笑着写下次走亲戚找我再推给他。几秒钟之后,便签纸又回来,上面多几个字好!你喜欢吃什么她仍是左手遮挡右手写蔬菜   再推……
    星期天早上又是阳光明媚,帅小泽一觉醒来已经八点二十连忙穿衣服下床洗涑,刘烨刚和刘素霞已经到了院子,正和帅小源打羽毛球。帅小泽也顾不上吃饭了,跟母亲打个招呼就推着车子往外走,出了门瞪一眼刘烨刚说:“操,咋不叫我起床?”

“嘿嘿,操?我还是她?”刘烨刚狡猾地岔开话题。
    “有病!”刘素霞白了刘烨刚一眼。
    “贱头儿,听见没?人说有病,下次吧!嘿嘿嘿!”刘烨刚继续油嘴滑舌。

“小贱贱你有病!”
    “说你有病!小蛋儿!

帅小泽和刘素霞同时大声申斥。

“咦——配合默契啦!我跑啊!不当电灯泡!”刘烨刚说着夸上车,车子驶出去刚好迎面碰到马子祥,两人叽里咕噜的向前走。帅小泽和刘素霞也上了车,在后面紧跟着,向村外公路两人则聊着期末考试的事情,他在猜期末会有什么题,她聚精会神的听着,偶尔附和几句。
    九点半左右,城北迎宾大道上并肩骑着四辆车马子祥载着季心怡走最外面,紧挨着刘素霞载着李嘉,再里面是刘烨刚载着袁欣敏。马子祥刘烨刚、刘素霞三人吹着口哨,先是《恋曲1990》,后来又变成《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袁欣敏扶着刘烨刚的腰,不时和李嘉交换着眼神,再扭头刚好看着旁边的帅小泽和王易佳,王易佳手里拿着他爱吃的火烧夹韭菜盒子。
    帅小泽双手扶着车把,嘴里正嚼着他偏爱的早点,咽完一口就叫王易佳她就伸长胳膊笑着喂他,惹得隔壁的袁欣敏白眼仁多黑眼仁少。
    袁欣敏这次听李嘉的建议,昨天就和王易佳商量好,四个女生一起在康城门口等帅小泽四人。王易佳通过老弟探听到帅小泽爱吃火烧夹韭菜盒子,专门跑到小区对面村子张文军家旁边的巷子,买了最地道的酥皮儿大火烧和韭菜盒子帅小泽吃第一口就连声喊好吃!几次称赞她会买东西。
    城区黄池大道上有个大十字是凤城最繁华地段兴趣小组核心十七个人在这里集合,然后闹哄哄向西街走,到了一家大光明眼”。
    王易佳先检验了视力,换了高度眼镜片高大铭也验了视力不变,所以不必换。眼镜店经理看他们人多,专门强调免费验光于是大家都检验了视力。袁欣敏双眼将近三百度近视,配了一副金丝眼镜刘烨刚视力良好,却买了一副茶色眼镜建虹近视度数超过三百度但低于王易佳,她配了一副黑框眼镜。尤玉娇、孙晓雨、刘素霞视力也正常,却在章凤巧的鼓动下买了便宜的黑墨镜章凤巧近视一百多度也配了近视镜,因为不甘心才拉几人一起买。

帅小泽本来不想买,在李嘉的怂恿下验了个光,却发现左眼近视一百七,右眼近视二百五,而且还有不同程度散光于是他在大家接近疯狂的笑声中也配了一副金丝眼镜。帅小泽看马子祥笑的最夸张,就劝他也买一副眼镜,而且坏笑着朝尤玉娇努嘴,问他到底要选黑墨镜还是近视镜马子祥真怕弄巧成拙漏了馅儿,赶紧验光发现是近视严重散光,配了眼镜还另外买一副黑墨镜。

眼镜选完了,马子祥、刘烨刚、尤玉娇、孙晓雨、刘素霞等人的眼镜直接可以取走,王易佳、袁欣敏、建虹、章凤巧、帅小泽的近视镜要等五天以后才能取于是,大伙决定下周考完期末试再一起来玩。
    “哎,各位,咱现在去哪儿?”出了眼镜店,李青大声问。
    “去新华书店吧!小泽不是要买磁带吗?建虹温柔地说,扭头笑眯眯地看帅小泽。
    “好,大家上车,下一站新华书店!”高大林跨上他的加重童车”。那是一辆比二六自行车还小一大截的自行车,车轮跟摩托车轮粗细差粗链条,六个飞轮,带档位调节,既轻巧又省力简直就是个小号赛车。
    “等等!”刘烨刚喊了一声,然后来到帅小泽跟前“哎,贱头儿,你是要买正版磁带还是买便宜货新华书店的好像都比较贵不咋地儿的也十几块一盘呢!
    “那咱去哪儿?”帅小泽也没以前和高育红逛百货商店倒是见过不少卖磁带的,可要说诚心买这还头一回。
    “那容易!南街水利局旁边的巷子有十多家磁带摊子,便宜录音机机也有”高大铭到底是城里人,对城区比这些人要熟悉的多。
    “好,就去那儿!大贱带路!”马子祥说着把车子往前一提,和高大铭帅小泽两个车子并齐,他已经把刚买的圆形黑墨镜架上鼻梁。
    “子祥,我坐你车子!”章凤巧来到马子祥跟前说她来时和建虹一起坐公交车,半路看到衡信和李青,才下车坐衡信车子过来的。
    马子祥学老学究谢法海的样子,低头从镜框上面看着章凤巧,狡黠地笑了笑说:“哎——这个小妮儿主意不赖!”
    “烧包儿!你学的不像!”章凤巧娇嗔着照马子祥脊背拍了一下,然后上车揽着他的腰。
    “当然不像!我们神贱比老法海帅多了!嘿嘿!要不然凤巧咋不搂我嘞大家看我比神贱壮实吧?”高大铭不失时机地调侃二人。
    “去你的高大贱!前面带路去!”章凤巧抬巴掌想拍高大铭,被他撤身躲过了,笑呵呵往前面骑去。
     刘烨刚也戴上了刚买的茶色眼镜,紧跟着马子祥的车子,身后仍然坐着袁欣敏。她本来也想换坐帅小泽车子,可是王易佳从始至终都挨着帅小泽早上还给他买了吃的,刚才出眼镜店门就替他推车子,如今和他寸步不离,已经在车后椅座跟前站着。

孙晓雨和慕容媛媛各自骑了辆二六凤凰牌自行车,跟在帅小泽后面,衡信前面。孙晓雨仍然穿的那身军装,红围脖。
    大家纷纷上车,一窝蜂似的涌上街面,形成了个小型自行车队。
    袁欣敏频频回头,看着后面不远王易佳搂着帅小泽的腰,真有点后悔那天没听李嘉的建议,要不然此时在他车上的该是她才对。脑子不由得想起跟他进城那天,要不是他喝醉乱吐,也是一个惬意的故事要不是他回程时说胡话还是一个唯美的约会
    刚进水利局旁边的巷口,耳边就来燥杂的音乐声各家摊子都播放着时下流行歌曲,这家放小芳,那家就是花心,还有晚秋、吻别、潇洒走一回,乱的比菜市街还乱。摊子面上摆放着各种磁带,港台的有小虎队、四大天王、谭咏麟、张国荣……还有内地的李春波、毛宁、谢东、陈少华……应有尽有!
    这里的磁带是真便宜,新华书店卖十几块磁带,这里只需二到五块,双磁带附明星海报的也就七八块钱十七个人基本都买了几盘磁带帅小泽买了两盘但偏偏没买到《阿莲,路两边的摊子找遍了也没有。

有人说大家一起来趟不容易,不如搓一顿麻辣烫,帅小泽却磨磨蹭蹭不肯表态他是不想再看到川人王的王老板。刘烨刚看出他的犹豫,以为他不想睹物思人,就提议吃点别的高大铭也不想回到家门口吃东西,就跟大家说附近有家串串。味道跟麻辣烫一样,关键还是便宜,不论荤素一毛一串。于是再次由高大铭带路,众人闹哄哄地来到一家正宗成都串串香店,围了两桌热闹地吃起来。

几杯酒下肚,大家的话都多起来尤其是高大铭,已经半年没有痛快玩过了自从高育红走后,他的作业被老妈监督着,可她基本不懂课程复杂与否,只看考试成绩还老跟小时候比较,动不动就说又退步了,所以时常都是黑着脸。再有就是爷爷,他脾气比以前还大,保不准哪天就搞个突击检查,即使看到作文本红笔批语多了些,都要狠狠批一顿,桌子拍得山响。所以高大铭经常感觉孤单,除了想跟这帮哥们儿玩,很大程度也想念姑姑高育红,甚至怀念她的白眼和申斥。

帅小泽的情绪急剧下落,要找的磁带没找到就有点颓废感。在这涮锅跟前一坐,有些睹物思人,看什么都是她爱吃的,脑子愈加不平静起来。喝进嘴巴的酒变成回忆,一点点侵蚀着他的思觉神经,满脑子都是高育红的一切,忍不住继续灌这一杯杯恼人的黄汤越喝心越乱,正是举杯浇愁愁更愁。害怕酒后失态他把酒杯放下,决定不再喝走出餐馆门,轻轻坐在门口高大林的小车子后座上发呆。

知道什么时候高大铭来到帅小泽旁边从外套内侧口袋掏出一包大前门香烟,抽出两根,一根叼在嘴巴一根递给帅小泽说:“来一根吧!”

“咦——你还吸烟啦?”帅小泽先是一愣,随后接过香烟,“好吸吗?”

“来,点着!”高大铭说着拿出打火机,的一声,火苗蹿起一寸多高,靠近帅小泽。

帅小泽把香烟凑到火苗上,见烟丝红了才把过滤嘴放嘴里猛吸一口立刻呛得咳嗽起来,埋怨着说:“假的吧?咋这么呛?”

“你第一次吧?菜鸟!吸那么急干嘛?看着!”高大铭说着点嘴边的香烟左手夹着黄色过滤嘴外,轻轻吧嗒两下嘴熄掉打火机,然后拿出香烟下巴稍微上扬”“”“”“吐出几个椭圆形的眼圈儿,慢慢的升到空中,越来越大,渐渐地消散在阳光里。

“哦——原来烟都吐出来了?”帅小泽喃喃地说,以前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当然,你饿呀”在平时高大铭一定笑的前仰后翻,而如今却笑不出来看帅小泽的表情也是烦恼的不得了,就安慰他说:“不要急,吐烟圈儿你一时半会儿学不会,慢慢学吧!吐出烟的同时可以长长的吐口气,把心里的烦恼吐出去!

“是吗?”帅小泽疑惑地看高大铭,深深地吸口烟这次没有咽下去,鼓着腮帮慢慢往出吹,吐完烟的时候,看着青烟跑出去米多远,确实感觉心里猛的一空,舒服不少接着再用力吸,然后慢慢吐去去。

“咋样?这烟好吸不?”高大铭一骗腿斜坐在高大林车座,和帅小泽并排坐着没有等他说话,接着幽幽的说:“其实我也挺想小姑,以前老是嫌她管东管西不让玩,有时候还故意跟她顶嘴才一个学期没见,就觉得过了好些年似得,好想让她再骂我一顿!”语气里带着浅浅的哀怨,还有深深的无奈。

“她——她,过的还好吧?”帅小泽又长长的吐出去一口青烟眼睛看着远处的蓝天白云,耳朵却竖着靠近高大铭一点,很想知道点关于高育红最近的消息。

“不知道!她一直没回来过”高大铭说着声音压低,“小泽,要不——咱去看看她,行不?”

“啊——不,不要,我已经不是很想见她,还是你自己去吧前一向成绩下滑,得加把劲儿应付期末考试,回来告我一声就行”帅小泽迅速逃避虽然心里很想看看她,却又没有勇气因为无论看到她过的好与不好,对他来说都是非常揪心的事情。

“怎么,真的忘了?不想再见她?坦白说,我是因为不敢面对她现在的改变,才让你陪着的,真怕她跟着小石忠过的不好——你啥时候变得这么懦弱?”高大铭咬着嘴唇,声音低沉而苍白,语气里透着淡淡的幽怨与其说埋怨帅小泽,不如说自己更直接。

“唉,你咋知道我不是跟你一样的害怕?算了,别说了!再来一根!”帅小泽扭头看一眼高大铭,发觉自己很失败,努力了小半年连高大铭都瞒不过。接过他递过来的烟猛抽几口剩下的烟头,引着后狠狠丢在地上,用脚踩灭,才长长出嘴里的烟。

“你们俩躲这儿吸烟?”王易佳忽然来到两人背后,阴沉着脸“小泽,生理老师讲肺叶的时候你没在吗?染上烟瘾会咋你不知道?害人害己的事儿你也跟高大贱学吗?”

“佳佳,我——”帅小泽想反驳却不出半点词汇来,心知肚明她字字句句是为了他好。

“我说佳佳,别管的那么宽行不?抽那么一半根烟死不了人的,你看咱学校的男老师有几个不抽烟的”高大铭也知道她是好意,但要什么都被女生管住也太没面子了,他甚至认为帅小泽也挺悲哀的。

“你咋不学点儿好的?人家不爱惜生命你就跟着学!”王易佳一脸的不高兴,说完看着帅小泽,“小泽,你说,是不是身体健康才是最大的本钱?你说,咱能不能不吸烟?你看喝酒我就没拦你,对不?那是因为吸烟比喝酒的危害要大的多得多!”言下之意,帅小泽是必须把烟熄了才行。

“行,你先进去吃饭吧,我这根儿吸完就不吸了”帅小泽淡淡一笑看着她说倒是十分知趣,王易佳在学习生活中对他的关心无人能比以前的高育红由于昵爱都会偶尔纵容他一半次,王易佳却从不会,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来不得半点含糊的。

“怕浪费?要不然——我替你吸吧?嗯?”王易佳眼睛都没眨一下,说的相当轻巧脸上却严肃的像挂层霜,原则上的问题她向来坚持到底。

这时,季心怡、孙晓雨慕容媛媛也走出来了,站在门口看着王易佳说帅小泽。

帅小泽顿时觉得尴尬,脸腾就红到了脖子根,就像出去胡混的汉子被拖儿带女的老婆硬拉扯回家陪着笑向王易佳说:“吸它干嘛?吸烟有害健康,不吸了,一口都不吸了咱们回去接着吃串串儿,嘿嘿嘿嘿嘿……”顺手把香烟远远抛出去,拉着王易佳进屋子吃饭。

门外的高大铭纳闷儿地看着进去的两人,十分不解帅小泽怎么忽然这么听王易佳的话连旁边站的季心怡、孙晓雨、慕容媛媛也诧异地相互对视好几眼,三人都把目光落在季心怡脸上,觉得她应该知道点儿什么才算合乎逻辑。

“哎,你们别拿这眼神看我,要想知道就问当事人,我也不懂!”季心怡说着也转身进房子,坐在王易佳跟前刚开始咬耳朵就被王易佳瞪了眼,傻笑一下拿起筷子夹串串儿。

“小泽,你要的磁带没买到怎么办?要不——吃完饭再到新华书店看看去吧?”李嘉领会到袁欣敏的眼神授意,拿起几串肉递给刚坐下的帅小泽,顺便问他下一步的打算。

“嗯——算了,估计那儿也没,吃完饭逛一会儿回家吧?你们谁还有别的建议吗?”帅小泽说着扫视一圈儿,再看隔壁桌的王易佳她们。

“贱头儿,要不然让女生们自己逛逛商场什么的,咱去那啥吧?”马子祥忽然压低声音跟帅小泽说。

由于两人中间隔着衡信,声音也不算太低所以帅小泽隔壁的李嘉和旁边的袁欣敏都听见了,睁大眼睛看着他们,不知道马子祥这次冒什么馊主意。

“啊?这合适吗?都是一块儿来的,而且,而且”帅小泽犹豫着说,觉得撇开这些人不太好。

“小泽说的也有道理,但人家高林家里不喜欢人多也是事实。要大家都去确实不合适,要不然大家再玩儿一会儿,然后叫她们回家咱六个男的在高林和大铭家凑合一宿,明儿个赶早再回学校,行吗?”刘烨刚知道马子祥的意思是去看录像,可说的太含糊已经引起袁欣敏的怀疑,连忙拿高林当借口。

“小泽,我们咋回家呀?把我们撂这儿吗?”袁欣敏听马子祥说话的意思就是想甩掉女生,八成不是干什么好事如今刘烨刚再圆场,就更加肯定了她的猜测,于是故意把声音放大,最好把隔壁桌的女生都招来。

“那容易嘛,我们七个人用四辆洋车,剩下的你们都可以骑走!”马子祥也发觉袁欣敏的意图了,也晚了在他说话的同时,尤玉娇、王易佳、季心怡、孙晓雨、章凤巧、刘素霞都围拢过来,慕容媛媛、建虹虽没动地方,却也看着他们。

“刘烨刚,你们要干嘛去呀?”孙晓雨看着刘烨刚说,脸上现出迷人的笑容。

刘烨刚不由得一紧张,快速扫一眼帅小泽可他已经俯下身在吃东西,好像刚说的话跟他没关系只好硬着头皮笑笑说:“呵呵,我们几个打算晚上找高林玩儿去,会儿你们先回学校。

“高林是谁?带我去认识一下呗!”孙晓雨说的干脆而自然。

“你们还是回去吧!”刘烨刚说着再看帅小泽,他正在专心地把一串肉往碗里捋,又把目光马子祥脸上。

“不,我也要去!”孙晓雨笑着摇摇头。

马子祥赶紧扭头看着孙晓雨说:“你们都回学校,高林家里人不喜欢见太多人去他家!”

“那就等我见了高林,他要这么说我再走,他要跟你们真好就不会介意”孙晓雨仍然笑着说眼睛从开始就没离开刘烨刚的脸,知道他不会拒绝的。

“晓雨说的对,我也去小泽,行不行?建虹也站起来,看着帅小泽说。

没等帅小泽开口,衡信就拉了一下帅小泽衣服,幽幽地说:“要不然,就带她们去吧,过去玩儿一会儿就走,明早上回去恐怕会——”他的话没说完就感觉到脚被踢了一下连忙住口,扭头看马子祥,他正在低着头眨眼睛。

“女生还是不要去的好,一帮大男人说话多受限制啊!”高大林接过话他还没跟这几个一起看过录像,看刘烨刚和马子祥的脸色就知道,高林准是幌子。

“算了,你们几个去找高林吧,我跟她们回学校衡信,你要不想去也一块儿回学校得了!”帅小泽心里明白,孙晓雨和建虹可能是因为他才要跟着不能因此扫了所有人的兴致,只好主动做出让步。

“小泽,要不然他们六个去高林家,咱们这些人去看电影,傍晚再一起回学校”袁欣敏忽然站起来说眼睛看着王易佳,“佳佳,你说呢?”

“我看行!你们有啥意见吗?”王易佳笑着看旁边几个女生,她们都笑着点头赞同。

于是,刘烨刚起身结了账,大伙往门外走他又叫高大铭帅小泽过来,三个人低头嘀咕随后帅小泽变成一脸的木纳走到旁边推车子。大伙分了两拨,六贱骑车朝一中方向走去车子出去十米了,另外几个人才明白要去看录像,边走边热闹的聊起来。帅小泽跟着是十个女生去了工人文化宫电影院,荧幕上的诙谐故事片没有吸引住他的注意力或许是身体里的酒精作用,从坐在那里开始就满脑子是高育红,仿佛眼前大荧幕上面看到的仍是那场难忘的《庐山恋》他明白是自己陷得太深,想淡忘还需要更多的时间,虽然他什么都明白,却仍甘愿沉沦在回忆里。

期末考试开始了,同学们对待考试都很认真帅小泽也一样,除了抽时间清洗一盘磁带,又录制广播里排行榜播放的《阿莲》而且抽空就学。有时候也在深夜舔伤口,直到他发觉伤口已不再是伤口,而是被当做一段美丽的记忆藏于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不仅回忆自身像令人陶醉的醇酒,还提醒他认真对待喜欢的女孩子,绝不伤害任何喜欢自己以及自己喜欢的人。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红豆]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