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题曲之阿莲

爱情小说 | 羽佳一鸣

曾经认为爱情是一种奢侈品,犹如镜花水月,是只能远看无法碰触的一种东西;印象中的爱 ...

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四十三章 为阿莲唱《阿莲》

爱的主题曲之阿莲 by 羽佳一鸣

2019-3-14 09:32

初春的阳光温柔地亲吻着田野,田边地头烂漫的迎春花绽放着笑脸,六七寸高的麦苗在微风中漾起层层碧浪。学校北边不远的小路旁田埂上并排坐着两个少年,穿白色毛衣黑色条绒裤的是帅小泽旁边穿湛蓝色裤子柠黄外套的是袁欣敏。
    两人今天的心情都不太好,上午副校长兼语文老师李延军通知他们报考小中专的情况。学校初三应届生报考小中专的共计三十,兴趣小组核心十七个人全在其中上学期期末报名时他们都很兴奋,希望有机会同时上中专,几年后同时做教师。学校正式通知他们下周参加考试了,帅小泽反而想打退堂鼓了因为他不再热衷当教师,也不再奢望和高育红一起,他心里有了阿莲——袁欣敏他需要的是读高中,然后考一个名牌大学,毕业有份前途好挣钱多的工作他需要更多钱改善家里的生活环境,帮着母亲照顾老弟和年迈的爷爷奶奶当然,还有和心爱的女人成亲。袁欣敏一门心思的要跟他一起上小中专,接着一起做教师,然后顺其自然的恋爱结婚如果有一天像那次偷听他母亲话里的那样,年纪轻轻忽然不在了,她愿意守着美好回忆,替他照顾老娘和孩子。虽然做教师并不是她最初的理想,却心甘情愿为他放弃自我可如今面临考试他非但没有鼓励她,自己的心思还摇摆不定
    “小泽,你跟他们提过不想考小中专吗?佳佳和祥子他们是怎么想的?”袁欣敏低着头说。
    “还没有,跟你说我都鼓了很大勇气,怎么敢打击大家的斗志呢?”帅小泽也低着头。
    “可是——你为什么要跟我说呢?不怕我被打击?是觉得我死皮赖脸无所谓?还是心疼佳佳?”她接着问故意说的很较真的样子,希望他能说出跟她关系近的诺言
   “你说哪儿啦?其实我也说不出个具体原因来可能就是从那次梦到你以后,感觉你就是我要的阿莲,你让我的思想不再慌,只要想到你心里就踏实,很舒服”他腼腆起来还有些莫名的惶恐,把头埋的更低,害怕她听了会生气,眼睛则是看着脚下的麦苗“老实说,我已经不害怕想起高老师,渐渐把她当成美好的记忆,而你,你才是我想要的对象。”
    “哦”她弱弱地应一声弱的像蚊子唱歌以前渴望他说的话,如今听他说出来了却感觉很震惊霎那间心如鹿撞,脸上阵阵发烧,不用看就知道红的像傍晚的彩霞,急忙把头扭向一边,害怕被他看到。
    “小敏”他好像没听见她的回应,也或是心乱忽略了此时倒是希望她也能给一点反应,即使不高兴厌恶埋怨也行,好让他判断该前进或止步
    “嗯?”她低头应着脸依旧不敢看他。
    “我——要是我——要是我再叫你出来的话,你,你愿意吗?就是出来光说话!没别的!”他见她听到刚才的告白没做任何反应,犹豫着想探明她的意思,怕她一口回绝还专门做了补充。
    “傻话!”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明显感觉到耳朵都是烧的一方面不明白为什么他今天要说这么多让心跳加速的话另一方面,她认为今天能跟他出来就已经是最好的证明,干嘛还明知故问。
    傻话听成了啥话,顿时心乱如麻慌忙解释:“啊?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没别的坏心眼儿,你要不愿意就当我没说,别生气好不好?
    “哎呀,我不是那意思!我说不是已经跟你出来了?还要问”她急切地说,既羞涩又难为情,干脆把脸捂上。
    “啊?那——那——那就是愿意跟我好,对不?”他恍然大悟兴奋地看她,眼睛离她的脸也就十几厘米。
    她仍然捂着脸,却从指缝看到他懵懂而炙热的眼神,慌忙站起来往学校方向走嘴里却美滋滋的说:“不知道了啦!烦人!”
    “那,以后,那,小敏,你别走嘛”他匆匆赶上她,被她的忽然离开搞得措手不及,“我想说,这地方当咱每回碰面的地方,行不行?”
    “不行,离学校太近!还是池塘边儿好点儿,你得骑车带我!”她脚步放慢,却并没有停下因为感觉脸依然滚烫,怕他看到了笑话她不知道害臊。
    “行,那,那咱们再想说话就先约好时间,骑车出来”他尽量往她身边凑,怕说话声音大被人听见。
    “在学校不要说话,塞纸条然后放学骑车到西边拐弯等我,注意保密,嗯?”她又紧走几步,不让他靠太近。
    她顾虑的很多,首先是不能让家里人尤其是老爸知道她过早谈对象,他脾气暴的急了拿枪嘣人都有可能再有就是闺蜜李嘉和王易佳,李嘉一知道泄密就快了,保不准就得到老爸耳朵王易佳更是不能知道,因为至今两人仍有口头协议那就是两人同心协力防范像崔正玲、高育红那样的外敌,以及孙晓雨、建虹、尤玉娇这样的内患”。等威胁彻底清除了,才能公平竞争,最终结果由他决定。
   “行,可是,可是我们——”帅小泽想到两人出来半天,竟没商量出考小中专到底该怎么办,还没说出口却被她打断了。
    “不要可是!我真的害怕让别人发现我不想看到晓雨、小娇哭的样子,也不想叫人戳脊梁骨,更怕我爸跑到校门口堵你!”她说的情绪有点小激动,真的怕两人的爱情之花等不到绽放先被摧毁。
    “我知道,你先别急好吗?”他紧走几步再次到跟前压低声音“我想说的是咱俩不是来商量考试的事吗?就这么回去了?”

这时他们已经到东边拐弯处,距离学校大门也就不足三百米。

“是啊那,那还不是赖你说那些话!”她脸又一红,情急之下竟忘了这次出来的目的。

“是,是,是我不好,那咋办?咱再回去吧?”帅小泽赶紧往自己身上揽。

“不要了,让人看见不好!”她稍微停顿,又继续向前走,半侧着脸看他,“考试的事儿还是顺其自然吧,大不了考上不去。”

“哦,那也行”他淡淡地一笑说。
    “哎呀!你离人家远点儿不行吗?”袁欣敏用余光看他还在身边,既欢喜又害怕,匆匆向前跑去。
    “哦,嘿嘿嘿嘿!”帅小泽傻傻一笑,暂时停住脚步,等她进了大门,才慢慢往门口走。
    这时候,马路对面的公交站牌有几个人其中有个头发花白的年轻人手里正端着个傻瓜牌照相机,他刚拍过几张照片,把相机装进包装套里。随后把相机连套装进肩头斜挎的帆布包,从站牌旁边推出辆半旧二八自行车,跨上车不紧不慢地向西边驶去。

路过学校大门口时,这人还经意的向里面扫了一眼,正看到帅小泽一蹦一跳进教学楼他轻轻摇摇头,用力蹬着车子,车子快速向西飞驰,消失在人群中。这人正是凤城第三十八中学的化学老师石忠,他今年已经不止一次来这个学校去年也来过几次,虽然都是在大门外面晃悠一会儿,有时拍几张照片,却从没有进过大门,也没跟任何人打过招呼因为他妻子就是这么安排的,他非常听妻子的话,可以说从没有过半句悖逆的话,他妻子是高育红。
    四月六号这天是农历二月二十六,就是省小中专招生考试的前一天帅小泽收到一封信信封上没有邮戳也没有邮票,整洁的封皮上只有“帅小泽”三个字。是个不认识的初中一年级男同学到三(三)班门口交给他的,仅仅他的名字,给他信转身离开。
    帅小泽在教室门口犹豫片刻,回到位子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小心的原因是里面有个鼓鼓囊囊的东西,怕撕坏了。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有一团红布,一张折叠起来透着墨迹的红布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顾不上继续拆信,赶忙塞进上衣内侧口袋,出教室门往外跑一口气从教学楼直到学校大门外,四处观望并没有看到让他意外的真正送信人,不由得心里有些失落。
    他靠着墙边再度打开信封,一点点倒出红布团和信纸先小心地层层揭开红布,赫然是一副翡翠手镯,还散发着淡淡的香味。他呆了一会儿,仍旧把手镯包起来塞进口袋,然后缓缓展开纸条,几行熟悉的字迹跃入眼帘:
    帅小泽同学:
    知道你最近过得比较充实,学习也有进步,我也就安心了对于以前带给你的种种快与不快,都该从你记忆中抹去在此,请允许我说声抱歉!这镯子是你妈给的,对你意义重大,现在还给你,留着送给该你珍惜的女孩儿,祝你们幸福!
    保重!

信下端没有落款,也不需要落款,因为这字迹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
    帅小泽整齐地把纸条折叠起来,塞进裤子口袋,漠然向学校走莫名地感觉眼睛有些酸楚,忽然想唱歌。于是开始是轻轻哼唱随后大声喊起来:“……痴情的最无聊,几回哭几回笑,oh,哼首快乐调,我不是神仙也懂得乐逍遥……”
    早上七点钟,学校包的中巴车在高速上向着省城方向飞驰。司机旁边的副驾驶位置坐着副校长李延军,斜后方是初三年级主任高映月,再后面是高大铭、马子祥、帅小泽……等三十名考生。
    袁欣敏这天的心情美到极致今天是她的十四岁生日,早上临出门老爸塞给她两百块,让她考完试好好吃顿饭,再买个喜欢的东西当礼物。让她高兴的不止如此,相对而言,她更喜欢右手腕戴的翡翠手镯这是昨天下午临放学时帅小泽塞给她的,虽然他一个字也没说,虽然他并不知道她第二天过生日在她看来这绝对是最珍贵的礼物,她简直是若珍宝,尽管这镯子看起来不新的。

汽车下高速后缓缓进入市区,街道两边好几次传来歌手戴军演唱的歌曲《阿莲》,很显然这首歌在省城正流行。
    “这歌在大城市这么流行?商场肯定有不少卖磁带的这回有人可以称心如意了是吧小敏?”李嘉故意靠近袁欣敏,似笑非笑的说。
    “哼,我啥事?”袁欣敏故作不在乎的样子。
    “口是心非!”李嘉又靠近她的耳朵小声说“傻子,你要不送当心又被人抢先了!”
    “那,要那样你帮忙买,完了找机会给他,我出钱”袁欣敏当然介意他收别人东西,连忙改主意。
    “看吧,就知道你是假正经我这红娘干脆好人做到底,替你送到他手里再告诉他今天你生日来吧,二十块!”李嘉笑嘻嘻的看着袁欣敏,声音尽量压低知道她的优柔寡断性格,把手掌伸了过去。
    “不是吧?大城市比凤城便宜呀”袁欣敏诧异地看着李嘉,却还是从裤子口袋去出钱抽出两张十块放到李嘉手里
    “你是真傻呀?谁送人东西用廉价货?”李嘉白了她一眼。
    “咯咯咯,人家没想到嘛哎,送的时候要低调点儿,注意影响,免得让人家说闲话!”袁欣敏轻声一笑,还不忘多嘱咐两句。
    “嘿嘿,又错!这种事情必须高调!放心好了,这事我包办!嘿嘿嘿……”李嘉诡秘的一阵笑声连后面的刘烨刚都惊动了,连忙又低下头和继续袁欣敏嘀咕。
    这次小中专考试比较简单,上午九点到十一点半考两门,连高大林都说题太容易没挑战性。李延军和高映月商量以后,带着大家按四菜一汤的标准吃——盒饭。七贱吃了几口就喊饱了,接着到车跟前休息却又溜出去到街口买了二斤羊头肉和几包五香花生仁,每人两瓶啤酒用刘烨刚的话是:“考试是种费脑子的运动,吃点羊脑袋以型补型!”王易佳她们十个女生自然也跟着,但每人要了瓶可乐,叽叽喳喳聊着吃着。
    下午一点半进考场,两点刚过就有人陆续出来。按高映月的意思,考完就得立即返校高大铭和王易佳作为代表找李延军说好话,恳求让他们玩上一会儿再回。李延军平时就比较温和,再加上这天大家心情不错,就答应给两个小时,还嘱咐大家别跑太远高映月开始跟大家讲注意事项,絮絮叨叨说了十几分钟,等她说完时旁边剩下有不足十个人,其中还包括李延军和司机。
    距离考场不远,就是某师范大学生活区,再旁边个大型商业中心。对于第一次在这么大商场逛街的十七个人来说,简直就像进了戏园子,看得眼花缭乱,真恨不得多长两只眼。七贱挤成一疙瘩,四处指点着议论着,对什么都感兴趣不管什么珠宝首饰丝巾罗裙各种电器装饰品,连爬行电梯都反复乘坐好几遍更别说衣着时髦,身形凸显又养眼的美女。
    王易佳她们十个女生跟在七贱身后到处乱看,伍欣欣本来也要跟着,却被刘烨刚出主意甩掉了。她们注意力停留在种类繁多漂亮裙子,高跟鞋,还有闪闪发光的首饰好几次都险些跟七贱走散,幸亏建虹时刻注意着,快要看不见他们了就喊帅小泽的名字几个男的就埋怨几句站在边上等会儿,她们赶上了再继续,可是过不了多长时间建虹准会再喊。

    五楼卖文体用品的地方,帅小泽正踅摸哪有磁带卖,打算买《阿莲》李嘉就过来把他拉到一边买好的磁带悄悄送给他,并申明是替袁欣敏办事。临走还告诉他今天是袁欣敏的农历生日,又调皮地笑了笑,让他好好把握机会。

这下,帅小泽陷入既兴奋又发愁的复杂情绪中。兴奋的是知道了袁欣敏的农历生日,以后每年的今天都可以找她一起过生日,也就多一个和她单独相处的机会。发愁的是今天囊中羞涩,两个星期没回家,身上的钱已经花剩不到三十块,这点钱买个廉价蛋糕还能勉强,要想再加上晚饭彻底没戏饭票倒是还有将近两百块的,半个学期的食粮都在身上,可除了学校食堂和大门口几家小卖部之外概不通用。

就在大伙回考场的车跟前,距离车子还有两百米时候,帅小泽、高大铭、刘烨刚三人箭一般跑向商场。

时间接近五点,也是高映月忍不住发脾气的时候,三个人跑到车跟前,迅速上车到最后找位子坐下。车子开动了,高映月没有继续发飙因为她发现后面十几个人正交头接耳嘀咕着,包括她女儿孙晓雨在内,没有人留意一眼她这边索性赌气坐下不说话,也不看他们,心里认定了他们朽木不可雕
    夜幕降临,车子在学校门口停下。十七个人下车没有全进学校,高大林和衡信进了教学楼,到几个班主任教办室送了晚自习的请假条这时间刚好是吃饭,所以请假条送的格外顺利,因为收条子的是门缝刘烨刚和高大铭到综合市场那边了,他们去蛋糕店买蛋糕,其他人到学校东边的那家餐厅先点菜等着。

这是七贱下午商量好的当帅小泽吞吞吐吐向刘烨刚借几十块钱时,高大铭直接拿五十块给他说兄弟之间没钱就伸手,干嘛还扭扭捏捏借。帅小泽觉得背着大家反而显得小肚鸡肠,就告诉他们袁欣敏生日的事情,并没有提李嘉代送磁带。高大铭和刘烨刚听了都显得有些吃惊,都想到了要是帅小泽身上有充足的钱,必然会和她单独庆祝两人没有往心里去,因为那种事换谁都有可能更自私,如今他能跟大家通气就还算大度。经过几个人简单商量,决定庆祝生日变成公共活动,吃饭和买蛋糕用兴趣小组公费又说好了谁替大家送请假条,谁订蛋糕谁点菜需要私下送礼物的高大铭、帅小泽、刘烨刚花自己钱买礼物就行。于是,三个人临上车才一起跑百货商场,先在信用社取了几百块钱,又进商场快速买礼物高大铭买了个一尺高的芭比娃娃,帅小泽买的是本十寸见方的影集,刘烨刚买的是音乐盒。

这是十七个人第一次在校外围在一起吃饭高大铭看菜上了几个,酒也倒了,端着杯子站起来说:“来,大伙儿都举起手边的杯子,不喝酒的就喝汽水儿今天咱一方面庆祝小中专考试圆满结束,另一方面为咱们的好朋友袁欣敏庆祝生日。来,一起祝小敏生日快乐!

话音未落,大伙都陆续站了起来,纷纷和袁欣敏碰杯,说着祝福的话。袁欣敏这时候才明白他们来聚会的原因,眼睛却瞪了李嘉好几眼这事她本没打算告诉任何人,只要抽空给自己买个东西当礼物就可以李嘉偏要自作主张告诉帅小泽,如今帅小泽还没做任何反应,十几个人全知道了,还在一起庆祝让她想低调都难,只好笑着和大家碰杯说客气话。

“小敏,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喝了几杯酒,高大铭起身拿着袋子来到袁欣敏跟前说,“可能你会觉得有点儿唐突,我也没想到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不要埋怨贱头儿,他之所以告诉我们,一是因为我们是真正的哥们儿,再一个是希望大家一起为你祝福,人多热闹我第一次买礼物,希望你不会嫌难看!呵呵!祝你永远漂亮!

袁欣敏迟疑了一下,接过袋子交给旁边的李嘉,微笑着拿起汽水杯子看了看高大铭座位的啤酒说“这,谢谢你,大铭,我真的感觉很意外谢谢!我敬你一杯好吗?

“好,谢谢!”高大铭答应着接过袁欣敏的杯子,脖子一仰咕咚”“咕咚喝个精光这才发觉有些不对劲,因为这时衡信正端着高大铭的杯子打算递给他。脸上闪过一些尴尬,慌忙把手里的杯子放在旁边桌上扭头对帅小泽说:“哎,贱头儿,该你了!”

帅小泽慢吞吞地从座位起来,弱弱地来到袁欣敏跟前要不是高大铭叫他,他还打算等大家散场时再悄悄把礼物给她,因为他不只是打算送个影集。他腼腆地把影集双手递出去,轻声说:“小敏,我下午选了个影集给你,希望可以装满你最喜欢的照片,祝你生日快乐!”

“嗯——嗯——”袁欣敏有些犹豫,一只手挨着影集却没有接因为他们说好要低调,不在别人面前显露出亲昵,以免有人怀疑,说闲话。可他既然送出来了,要是不接受也挺不好看,所以还是接住一点,眼睛却不敢和他相碰,弱弱地说:“谢谢你!帅小泽!”

袁欣敏这话让在座的人感到意外大家都知道她对帅小泽有意思,为他哭过,闹过,还曾在红旗闸搂抱过,可没想到今天她会生疏地称呼他全名

帅小泽却不以为然,仍是腼腆着笑了笑说:“小敏,我——我再给你唱首歌吧?就是那首阿莲!”说完双手不自然地在十字交叉搓着。

“小泽要唱歌了!”“嘿,这家伙今天咋有这兴致?”有人窃窃私语“好!贱头儿,快唱!”马子祥干脆大声叫好,算是给帅小泽加油大气

“呵呵呵呵,别吵吵,我开始唱了”帅小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完轻轻咳了一下,扭头看着餐桌旁边的玻璃窗唱:“阿莲,你是否能够听见,这个寂寞日子,我唱不停……”

帅小泽唱的很认真,虽然他没敢正视她的眼睛,虽然心跳已经不规则,但谁都看得出他发自肺腑。包括袁欣敏,她一直在他旁边站着,没有勇气抬头看他的表情,也不好意思坐下。但她听得格外真切,也明白他为她学这首歌,一定练习过很多遍才敢当众唱出来。此时她能做的就是认真聆听,不做任何回应虽然此时她心里非常的高兴,这首歌加上昨晚的手镯,就是他所表达最真实的爱意但她始终不敢做回应,连轻微的动作都不敢有。直到他唱完,在大家的掌声中回座位,大家又开始碰杯喝酒,她才慢慢坐下,心情也逐渐恢复平静。

“小敏,这是我给你的礼物,一个音乐盒祝愿你的生活和音乐一样优美,祝你永远开心快乐!”刘烨刚被高大铭用胳膊肘碰了几次,才狠狠瞪了他一眼,双手捧着音乐盒,来到袁欣敏旁边,温和地看着她。

“啊,谢谢你,小刚!”袁欣敏双手接过音乐盒,冲刘烨刚含蓄地笑了笑偷眼看帅小泽,他仍然在自己位置坐着一动不动,眼睛微笑着看她和刘烨刚。

“小贱贱得好,勇气可嘉!我们为小贱贱和寿星女干一杯!”高大林端起杯子凑热闹喊,立马有人起哄。

“等一下,我还有话!”刘烨刚朝高大林和众人摆摆手,转身走到孙晓雨身边又拿出一个小盒子来,双手递到她面前,很明显也是一个音乐盒,因为大小和颜色都和刚给袁欣敏的不差毫厘柔声说:“晓雨,我不会说华丽的词汇我真心希望你过的开开心心虽然我不能让时光倒流,但是我真的希望你回到以前的天真烂漫,做回刚认识时的孙晓雨——和大家都是你最好的朋友,都会支持你快乐的过每一天!”刘烨刚说着,眼睛却没有离开她的脸,希望她能重视他的话,更希望她找回真正的快乐。

“呵呵,刘烨刚,你干嘛说这么奇怪的话?我跟你们在一起很开心啊!我就是原来的我,呵呵呵,别玩儿了,回去喝酒吧!”孙晓雨的脸上依旧是格式化的笑容,声音依旧说的清脆甜美。

“晓雨,我说的真心话现在的孙晓雨笑得很甜很美,却没有原来的至真至纯!收下我的祝福吧,我是真的想你快乐!”刘烨刚已经没有了微笑,认真地看着她,完全没在意其他人诧异的眼光。

“呵呵,好吧,那谢谢了刘烨刚你可真逗!”孙晓雨笑着接过音乐盒,转身来到袁欣敏旁边,平递到她面前“小敏,我本来不知道你今天过生日,所以就借花献佛,祝你的人生多姿多彩,天天快乐!嗯?”

袁欣敏又被这连串的变化惊住了,模棱两可地看着孙晓雨,她笑的仍然又甜又美。她又看看刘烨刚,再看旁边的人,这些人都没想到有这样的事情,都疑惑地相互看着袁欣敏最后又把眼神落的孙晓雨脸上,不知如何是好,还好李嘉及时耳语,她才赶忙接住音乐盒说:“晓雨,非常感谢,其实这是小刚对你的心意——”

“呵呵呵,刘烨刚的心意我已经收下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不会嫌弃吧?”孙晓雨没等袁欣敏说下去,笑呵呵地打断她,甜美的声音完全让她无从拒绝。

袁欣敏尴尬地笑了笑说:“那,谢谢你晓雨,希望你也过的快乐,送不送礼物咱们都是好姐妹,咱们碰一杯,好吗?”说着拿起旁边的汽水杯子。

“呵呵,好啊,不如咱们都喝啤酒好吗?”孙晓雨笑容未变,又看着帅小泽“组长,咱们一起喝好吗?”

帅小泽慌忙站起来,举起酒杯答应:“好,来大家都一起吧!

接着是一片叽哩哐当的碰杯声,和大家的喊喝声,随后有人开始划拳,喧闹声充满整个房间一直延续到晚上九点半,学校即将关大门的时间,才热闹地离开餐馆。

明眼人早就看出孙晓雨笑容背后藏着的不悦,她眼里闪烁的光芒分明就是未成形的泪花,尽管她笑的如此甜美。刘烨刚甚至认为她那是一种被笑容包装的痛苦,所以他在喝酒的同时,始终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如果她行为有任何不妥,他立即出现在她身旁,虽然能做的不多,或是替她喝酒,或是送她回学校。

在这个特殊的晚上,心情好的大概也就三四个,比如袁欣敏、李嘉、高大铭、帅小泽等人而大部分人是凑热闹,心情像过节,没有什么特别。还有个别人心情很不美丽,虽然不愿意显露,却很难骗自己。尽管她们没有像孙晓雨那般刻意地掩饰,却也没有找借口让自己行为放纵,毕竟这是个庆祝活动,人们需要看到的是生日快乐。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红豆]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