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题曲之阿莲

爱情小说 | 羽佳一鸣

曾经认为爱情是一种奢侈品,犹如镜花水月,是只能远看无法碰触的一种东西;印象中的爱 ...

默认分卷

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五十九章 一错再错

爱的主题曲之阿莲 by 羽佳一鸣

2019-5-9 09:53

帅小泽受这次展会的影响,已经开始着手设计他的新概念别墅复式结构,层高与空间的合理布局,红砖红瓦与白格条的暖色小对比,雨檐和窗台凹凸有致。白色新型彩铝门窗框镶着大面积透明玻璃与奶白色电动遮阳布搭配半隐蔽太阳能热水器燃气煤炭两用壁挂取暖炉结合,解决了水电不方便的地利缺陷。周边的绿化是花园和立体蔬果园,还有荷塘与小桥流水,复古木的栈道、亭廊。

每天下班他这个宏伟设计,还要跟王易佳在电话里聊上一会儿,聊他的工作,她的学校,他们的梦想。同时他也在悄悄留意秘书小崔,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也不觉得她跟陶锦鹏或哪个领导过于接近。她除了帮他做公司正常的工作以外,有时还到他家里替他洗衣服,哪些干洗哪些手洗,甚至煤气表、水电表,都比他清楚。
    发工资的时间到了,财务部出纳王姐给帅小泽一张工资卡,告诉他以后每个月十号都会把工资转到这张卡里。还说他目前工资是三千五,陶总特别给他奖励三万,所以卡里共有三万三千五,让他先到银行改密码再妥善保管。帅小泽当天就给升达公司财务打电话,把去年预借的一万转给了她。虽然她说话挺客气,虽然高育笙夫妇没提过,但他是个帐目分明的人,不喜欢在钱的方面亏欠别人。
    这个星期天公司没有什么安排,帅小泽头天晚上还打算美美休息一天。一觉睡醒想起袁欣敏的睡眠不好,记得出差之前跟他们约过,刚好今天见他们。赶紧起床洗漱了,出去买早点回来,边吃边给高大铭打了传呼。时间不大,他回电话了,开口就高兴问他出差情况一提到陪袁欣敏看医生,他显得有些犹豫接着说有点特殊事情要办,让帅小泽自己到政法大学门口,等不到了可以让保安帮忙叫。
    无奈之下,帅小泽只好给老吴打了传呼,让他开车过来,一起去八里村找袁欣敏。老吴倒是比较敦实,答应过十几分钟就到了,似乎真跟帅小泽的专职司机一样。
    袁欣敏早早吃完饭在宿舍等着,她真切地记着他半个月前说过的话,这个周末带她看医生。为这事,上次见高大铭时,还专门让他今天找借口不出现。可是,从七点钟等到将近十点,她等得有点焦躁,就下楼到小卖部给帅小泽打手机听他说在来的路上脸上立刻多云转晴,兴奋地挂了电话,急匆匆跑到大门口等着。

市第四中医医院门诊楼二楼专家门诊,一个老中医刚给袁欣敏做过望、闻、问、切,一边写病历一边说:“女子,没啥大毛病你失眠的原因是思想上起伏造成的,也叫机会性失眠生活要尽量规律,尽量避免过度的刺激,自然会慢慢改善你的重要问题在脾胃,需要尽快调理,今天给你开一个疗程的药回去先吃着,吃完过来我再把把脉,接着开下一个疗程的药,两三个疗程应该可以见成效。

“哦,谢谢大夫!”袁欣敏笑着说。

“不客气,去拿药吧下到一楼在大厅左边,先划价交钱,再取药”老中医说着朝门口喊“下一位完了扭头又对袁欣敏说“哎,对了,女子,吃中药最重要最重要的还是坚持

“好的,谢谢大夫”袁欣敏说着站起身,拿着药方看旁边的帅小泽说“小泽,咱们下去吧?”

“哦,走吧,医生的话要记住,坚持,每天不要间断”帅小泽说着在她前面带路。

两人下楼先是排队划价排队交钱人群拥挤还躁杂不堪,跟挤火车的队伍有点相似。当然,这些活都是帅小泽干的,他自认耐心还是比较好的,在面前表现得体贴也是主要成分。

等十几包中药拿到手,看见药方医师给的煎药细则,袁欣敏呆住了。这才明白中药是需要用药罐或砂锅煎服,什么头遍用猛火烧开,汤倒掉,二遍烧开转文火,六碗水煎成两碗,早晚各服一碗……看懂倒是可以,可她在哪煎去呀?总不能去食堂借炉子煎药吧?难不成在宿舍生炉子煎药?那肯定要被全宿舍楼同学骂死的!

半分钟后,袁欣敏把药递给取药的医师面前,弱弱地说:医生,对不起我能把这退了吗?

“小敏,你干嘛?”帅小泽一听就觉得不对劲,赶忙拉着她,“刚还说听大夫的话,咋一转眼又变了呢?”

“小泽,这我吃不成呀,你看看”袁欣敏指着一座小山似的药。

“咋吃不成?一个疗程半个月,三个疗程才一个半月,一坚持就过去了,”帅小泽以为她怕苦,“要是怕苦,我马上就去给你买糖阿尔卑斯还是大白兔?买药的钱你更不要担心,下次我还陪你!

“不是这样的,”她急的不知道怎么说,把熬药细则递到他手里,“你看看,这是要熬药的,我可在哪儿熬呀?食堂?宿舍?还是马路边儿?”

“啊?”他拿手里一看,可不是咋的,一二三四顺序都有犹豫了一下说:“这样吧,小敏,你暂时搬我那儿住吧?我那厨房啥都有,还从来没用过呢。

“那怎么行呢?我每天要上下学,再说把你房子弄得到处都是药味儿,房东不说吗?”她先喜后忧,脸上写满了为难。

“小敏,别担心上学可以起早一点,不行我给你买个自行车”帅小泽既然已经答应了,就必须帮忙支持她到底,“味道也不要紧,闻闻中药更健康

“我怕给你添麻烦!”她内心很想接近他,却担心他嫌弃她是个药罐子,“我还是问问大夫能不能换成吃的药!”

“听我的,小敏,就这么说。今天就搬到我那住,你住房间,我睡书房周末心情好了可以给咱做顿饭”他说着拿起台上的药包转身往外走。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门诊大楼,到停车场上车帅小泽对前面的老吴说:“吴哥,还去刚才那个学校,把小敏的随身行李拉我那儿。”

“行”老吴说着发动车子,车子缓缓驶出医院。

到了学校门口老吴在车上等着,帅小泽袁欣敏到了宿舍区他在门口等着,她进去收拾东西。时间不大,提着粉色行李箱出来他接过箱子拉着往门口走,她紧跟在后。这时她的心情是很奇妙的,就像一个离家出走的女孩儿,跟着心仪的男人,对未来充满美好的憧憬,还有淡淡地不安。

路过纬二街时,帅小泽说先吃饭三人进了一家葫芦头泡馍馆,要了几个小菜三份泡馍。帅小泽和老吴边吃边说公司的事,还说等一下到集贸市场买个煎药的砂锅。袁欣敏本来想说不吃泡馍,可又不好当着老吴的面说,以免显得过于矫情。等头吃了几口,竟然觉得这泡馍味道还不错,比上周和高大铭一起吃的好了很多,也开始跟两人附和几句。

到了他公寓,老吴把袁欣敏的箱子提着放到一楼客厅,就开车离开了。她第一次来这地方,感觉他住的就是豪宅,赞叹着从下到上看个遍,还在三楼小花园里的躺椅上坐一会儿。他拿了盒酸奶给她吃,自己去喝罐冰镇啤酒两人聊一会儿马子祥和尤玉娇,她又兴奋地说起李嘉,还说找时间让他带着去找李嘉他笑着应承,却并没有说时间。

煎药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袁欣敏跟他在外面不远的夜市吃过饭回来不到九点。进门就开始准备,将近十点半才算把药煎好。吃药的过程又是一种煎熬,呲牙咧嘴带挤眼,强忍着做了好几次努力都没有把药喝干净。他忽然在厨房门口出现,笑着说要是觉得苦就更要忍住一口气喝完,越是磨蹭受苦时间越长还说第二天一定给她买包大白兔,最后笑着上楼了。

她收拾好厨房的药渣,向二楼卧室走去经过书房看门开着,见他正认真地画图就扫了几眼没有进去,看到桌子旁边已经支起一张钢丝床她轻声跟他说了晚安,然后装作打哈欠回房睡觉掩着门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回想一天的变化,不知不觉进入梦乡。这晚她睡的不算很踏实,睡眠质量却很好,因为起床时精神前所未有的清爽。

洗漱完到厨房热了昨晚熬好的另外一碗药,捏住鼻子一口气喝完猛回头发现他站在厨房门口,她轻轻笑一下,拿起挎包去学校。刚走到门口又被他叫住,只见他到门口信箱里取出瓶鲜奶,到厨房取了杯子倒满递给她笑着看她喝完又从口袋拿出一把单独钥匙,说是备用钥匙然后叮嘱她放学坐车注意安全,就转身进房了。看他进房时的背影,心里又有些复杂的想法,觉得他对自己既关心又冷淡奈何上学时间紧迫没空细想。匆匆走到门口,恰巧看到老吴开车在路边喝豆浆。他招手让她上车,问了声好送到学校,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

帅小泽出差了,这次去的是新疆伊犁跟他同去的业务部李副总秘书小崔、业务员小宋。行程大约五六天,主要是为了看小宋最近谈的一个项目,公司要他们做实地考察,并连略当地有关合作单位,为开工做最后准备。

袁欣敏没有见到他走,只见客厅茶几上他留的字条简单告诉她去新疆出差,老吴每天会继续送她上学。并提醒她按时吃药按时休息,别忘了上学前喝奶。她再次觉得到字条上表现有关怀,但字里行间还是冷冰冰的。

就在他出差的第三天,袁欣敏的几个室友非闹着看她的新居,她拗不过就只好答应。于是,就在他出差的第四天,也就是周五晚上连她在内六个人住在公寓里,吃零食、看电视、喝啤酒、打扑克,玩到第二天擦黑才离开把客厅、厨房,还有她房间,都整的乱七八糟。

她一边熬药一边收拾地上垃圾,弄了大半小时才逐渐恢复正常拖地的时候想起他书房还没打扫过,又拿着笤帚来到书房快打扫完的时候忽然发现桌子下面地上有张照片,就趴在地板上伸手捡起竟然是王易佳的照片,她吃惊之余安慰自己,这只能说明两人来往。拉开最下面柜子打算把照片放进去,却发现里面有多王易佳的照片,有单人有与他的合照,还有相框的。这显然是他临时放在这里的,为了不让她看到。

感觉脑袋的一下,整个人跌坐在地板上眼泪瞬间涌满脸颊,忍不住出声来。整整四年了,四年里她做过无数次同样的梦,梦到和他并肩而坐看荷花盛开自从年前见到他的五十一封挂号信,她更加确定两人的未来,还兴奋地看了他起步的别墅梦,还畅想不远的将来成为那里的女主人就在开学前刚见面时,他看她的目光里,看出什么异样。然而就在这瞬间,她的梦崩塌了,撒落了满地的心碎碎的她无从找起,碎的搅合在眼泪里。

忽然帅小泽出现在书房门口,把箱子丢下跑进扶着急切地问:“小敏,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啊?呜呜呜呜……”她哭得更厉害了,整个身子都在抖。

“小敏,别怕,有我在呢!”他拉了一下她的胳膊,想把她拉了起来却发现她四肢无力,而且哭得更剧烈把他也吓坏了,附身伸出双手揽着她的身子和腿。把他抱起来,走出书房,放在斜对面卧室床上,再次紧张地问:“小敏,那里疼告诉我,不行赶紧去医院。

“呜呜呜……你——不是身体,呜呜,是心,呜呜,是你,你欺负人,呜呜呜……”她放开了哭,哭的很大声又觉得有些难看,转身趴在被子上哭,身体抖动的很剧烈。

他觉得手足无措,呆呆地立在床边,不知道她为什么哭得这么严重劝了一会儿没什么用,就坐在床边,难过地看肩膀抖动。过了十几分钟,看她肩头抽搐得没有那么厉害了,就到洗手间拿了条热毛巾来到她身边柔声说:“小敏,来,先擦把脸

她抬起头,泪眼迷离地看他哽咽着说:“你,你这个坏人呜呜,我不想理你!

“好吧,我是坏人,你先擦完脸再说”他无奈地说看她泪人儿似得心里也非常的难过,猜到她大概已经在书房看到王易佳的照片。

她犹豫了一下,接过毛巾迅速地擦拭眼泪脸、发际脖子完了把毛巾丢给他,气呼呼地看着他。

他转身把毛巾放到卫生间,又下楼拿了罐汽水打开口递给她,轻声说:“喝点儿水吧

口渴,打扫了那么久都没喝过东西她伸手接过去仰起头“咚咚咚”喝了一多半用力把罐子蹲在床头柜,幽怨地看着他说:“坏人,别以为,以为对,对人家好点儿,就能抵消对,对人家的伤害!”肩头仍然在轻轻地抽搐。

“是我不好,你骂吧,打也行!”他轻声说着坐在她身边,心里的愧疚难以名状。

“我知道,你那年走到的时候心里很难过,我也很难过”她逐渐恢复了平静,看着他说,“后来欣欣也走了,衡信也说贾依香那个本子跟你没关系,我也原谅你了可是他俩说你躲在屋里跟谁都不见面儿,再后来就说你走了,不知道去哪儿了你知道我多后悔吗?可是你也不能全赖我,你跟高育红那些事是真的,是你先骗我的对不对?

“是我不好,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他回想那时候的确是欠稳妥,但事情已经过去了。

“年前,大年二十九晚上,我才收到你的信那天我才知道你寄过几十封信,都春富哥把信藏起来我知道你没有忘记我,我也没有忘记你,我知道你在河滩盖房的事儿,第二天就跟李嘉跑过看,我也好希望你的梦想能赶紧实现,我也希望跟在一起”她接着说,情绪又有些激动,“可是,你前脚还跟人家说一起住你的凤城第一别墅,后脚就跟佳佳好了看你们那些照片,照的多亲热你咋是个这样的人啊?”说着声音又有些抽噎。

“小敏,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啥,她大年三十给我打电话,我觉得特别亲切,特别地开心我想大概,是因为几年来她是第一个给我打电话的好朋友吧”他低着头轻说,“后来,我碰见柯大哥,他说的坐公交理论,让我觉得佳佳对我也很好,害怕把她也错过了刚巧她第二天跑来找我,你该知道她那么大老远跑来——”

“那你俩就好上啦?把你的诺言都忘啦?”她急切地打断他的话,不知不觉地泪珠儿又滑了下来,一颗接着一颗,“你说过的,你说我是你唯一的,唯一的阿莲,咋就一个年,年前年后就变了个人?”她的肩膀剧烈地抖动起来。

“小敏,对不起”他没敢抬头看她,但听声音就知道她非常激动,“我们也不是一见面就好的,我也犹豫过可是,那天差点把她丢在公交车上,她也说了跟柯大哥差不多的公交车理论,她说愿意等我,就怕公交车不肯等小敏,你知道吗,我当时真的很难选择,我——”

“可是你,你还是选了她,对不对?你那个,算什么大哥,他是谁?为什么要跟你说,说那么多公交车”她再次打断他的话,“你有,没有,想过我,我咋办?我也等了这些年,我该怎么办呀?小泽,你能不能,再问,问那个教你改,改变想法的大哥,我,我该咋办?”眼泪断线珍珠似得,噗噗”“噗噗砸落在床单上。

“对不起,小敏,真的对不起我以为你已经变了,这些年一直都没有你的音讯”他脑子也差不多乱成了浆糊有点怀疑柯家英说的那套公交车理论,如今让他伤害了曾经最爱的人,还伤得这么深只能怪自己,“我不知道怎么说,我是个坏人,坏的已经没救了,仙丹都救不了

看到他沮丧的样子,她又有些于心不忍,泪眼迷离地看一眼房外,看到笤帚在地上躺着立刻想到她的药锅还在火上,马上焦急地下床:“哎呀,我的药!都是你,都怪你这个坏人!”摇摇晃晃地跑下楼梯跑进厨房一看火早已经关,锅没有烧干知道是他关的火猛一抬头,眼泪边儿上瞄见他到了厨房门口,又气呼呼地说:“坏人,把锅关了也不告诉人家,害人家白紧张!”

“那我下次先请示了再关火别哭了,好吗?”他弱弱地说此刻她说什么都是对的,他害怕她的眼泪止不住。

“坏人,谁跟你有下次?我这就走呜呜,我要回学校,我,呜呜,我——呜呜呜……”她泣不成声,打算喝完药就离开这个负心人可不争气的眼泪不停地流,搞的她看不清药罐嘴和碗的距离,想用手扶,可一只手拿着锅盖和筷子,一只手拿着药罐,腾不出手急切间又喊:“你,你瞎啊?快帮我,呜呜,我的碗看,看不清,呜呜,坏蛋!”

“来了来了”他急忙答应着跑过去,双手端起碗往药罐嘴跟前凑可她的手还在抖,急的他说:“小敏,你放下,我来倒吧?”

“坏人,要你管?呜呜……”她还在气头上尽量忍着可眼泪就是不听话,边哭边慢慢地把罐子向前倾斜。

咕咕”“咕咕冒着热气的药汤断断续续倒进碗里,热气加上味道让她本就被眼泪迷漫的眼睛更加难受。

“我的手!”他忽然轻声叫了一慌忙把药碗放下,转身到水龙头跟前用水冲。

“啊?怎么了小泽”她紧张的放下药罐就过去看他,刚转过身就听见背后的一声她吓得再转身药罐已经跌落在地板上,烂成几块,药渣也洒在地上。她犹豫了半秒钟,仍然冲到水龙头跟前,拉起他的左手,手背一片通红“疼不疼?怎么办啊?你家有没有烫伤药?要不要去医院?”她已经不在哭泣,晶莹剔透泪花却依然贴在脸上。

“你不哭,就不疼”他看着她睫毛稍上的泪花,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疼死你活该!坏人!”她说着立刻瞪眼睛用力甩开他的手,刚好把他在洗手盆边上,的一声紧接着就是他的哎哟,刚好碰在烫伤的地方。

“小泽,对不起!对不起!”她匆忙间又转身拉他的手轻轻吹气,“疼吗?”

“疼!”他说着抓住她的手放在心口,低声说“还有这里,这儿更疼!”顺手把她揽在怀里。

她立刻挣扎,眼睛瞪着“活该,谁让你欺负——唔——”

他侧头吻住她的唇,胳膊紧紧住她。她挣扎几下没能挣脱还渐渐与他迎合起来,脸上睫稍嘴角的泪水都融入他的口中。

一个小时以后,晚上九点二十分帅小泽和袁欣敏出门到夜市饭,手牵手走出小区大门隔壁曹太太遛狗回来,笑呵呵地打招呼:“哟,小帅出差回来啦?小两口这么晚还出去?”

“今天下午刚回来,嫂子出去转回来了?”帅小泽笑着打招呼。

袁欣敏本来握住的手迅速地松开,看着曹太太浅笑一下。

“呵呵,是啊,哪天闲了到我家来串门儿啊?”曹太太笑着往里走,应该说是狗拉着她往里走。

“好嘞嫂子再见!”帅小泽应着再次抄起袁欣敏的手,拐弯向夜市走去。

永松路夜市有家老机场烤肉,经常客人都很多。帅小泽和袁欣敏已经在这家吃过两次了,每次都是半斤羊肉一条烤鱼一个素拼一个砂锅一份加蛋炒面。

“少喝点,酒精对身体不好!”袁欣敏看一眼桌上的两个空啤酒瓶,还有一个也快见底了。

“哦,这个喝完不喝了”他答应着脑子里还异常的十几分钟前王易佳来电话,他心里惭愧的不得了,随便说了几句借吃饭搪塞过去了。

“你咋想的?打算啥时候跟佳佳说呢?”她犹豫了一下低声说她心里也觉得对不起王易佳,感觉自己像卑鄙的第三者,抢了她家男人的心还企图要她的位置尤其是听了曹太太称呼他们小两口以后,甚至有向全世界宣布的冲动。当然,即使要宣布也得由他的口来说,因为她害羞,抹不开面子。

“啊小敏,你说啥?”他顾着发呆,没听清楚她的话。

她心里猛地一震,把脸靠近他一些弱弱地说:“咱俩的事儿你不打算跟佳佳说吗?”

“我——我还没想好,过几天再说吧?”他说话的声音更低,嘴边砂锅里的汤都没被震动。

“你?”她楞了几秒钟,有点懵或许是心虚的原因她又凑近了些,说话的气流都能喷到他脸上了,“你到底是没想好选谁?还是没想好怎么跟她说?”

“小敏,这都是我犯的错,你总得让我好好想想该咋办吧过几天再商量,好不好?”他脑袋乱的不得了,拿起酒瓶几口喝个干干净净。

“我知道你乱,我也好怕可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刚说的犯错,究竟指的是跟我还是跟佳佳?”她越问心越不安,越不安就越想问清楚,却又非常怕他说出来的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

“今天不说这个,我觉得有点困了,让我再喝一瓶吧?”他说着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你——都说困了还喝?你慢慢儿喝吧我回去洗澡睡觉!”她说着站起来就走,答案很明显了。

“哎,小敏,我还没吃饱呢!”他连忙站起来叫她,她头也不回地向吉祥路口走去。他不由得叹口气,向着正在送菜的老板娘喊:“老板娘,这儿结账,算了,不用找了!”将一百元压在啤酒瓶下面,转身追袁欣敏。

她边走边偷眼看,见他几乎追到跟前了才幽幽地说:“你不没吃饱吗?还追来干嘛?”

“哦,就差一点点儿,你回去帮我泡个方便面就可以了”他来到她身后,可她并没有停下。

“想得美!”她头也没扭一下。

“刚还好好的,咋又——”他话还没说完被一个卖花的小姑娘挡住了路。没好气的撇了一眼小姑娘,——你干嘛?

小姑娘眨巴着眼睛说:“大哥哥,你买一束玫瑰花送给姐姐,姐姐就不生你的气了!

“好了,小姑娘,别挡路,改天再买你的花儿!”他看到袁欣敏已经向前走去,有点焦急这时又想起老中医说的她不能受过度刺激,急切地喊:“小敏,等等我

“大哥哥,一枝十块,三枝二十五,要哄姐姐开心很容易的!”小姑娘还是挡在他面前来回晃。

“好,那你告诉我是买一枝好呢?还是买三枝好呢?回答满意了就买!”他从口袋里拿出五十元在她面前晃悠。

“一枝代表一心一意,三枝代表——”小姑娘犹豫了一下,“大哥哥,你全买了吧,全心全意,姐姐肯定会喜欢!

帅小泽看看远处还在走的袁欣敏,眼看就要到路口了急切地看着小姑娘说:“好吧,全要一口价一百块,卖就连篮子一块儿给我,不卖就走开!

“嗯——那好吧,就当可怜你,祝大哥哥和姐姐白头到老!”小姑娘说完举起篮子,“钱呢?”

帅小泽轻轻笑一下,从口袋取出一百递给她,接过篮子跑向路口。拐过弯看她正在昏暗的街灯下走,紧跑几步追上她,傻笑着篮子递过去。她欣喜地接过篮子,抱着继续向小区门口走他几步过去揽住她的,两人放慢脚步低声细语起来。身影被灯光渐渐拉长,再渐渐变虚,再拉长再变虚,消失在夜色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红豆]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