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题曲之阿莲

爱情小说 | 羽佳一鸣

曾经认为爱情是一种奢侈品,犹如镜花水月,是只能远看无法碰触的一种东西;印象中的爱 ...

默认分卷

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六十章 聚会前夕

爱的主题曲之阿莲 by 羽佳一鸣

2019-5-12 18:20

几个疗程中药下去,袁欣敏的脾胃果然好了很多,饮食也逐渐规律了而且自从搬到帅小泽的公寓,就再也没有失眠过。两人关系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他白天上班,晚上要么看图纸,要么做资料,空闲就陪她逛夜市,比上学时的偷偷摸摸要惬意的多唯一不美的地方就是每当她提起让他跟王易佳说清楚,他要么快速转话题,要么说过阵子吧,还没考虑好。

这个周日早上,帅小泽约了马子祥、尤玉娇、高大铭,说好跟袁欣敏五人爬翠华山司机老吴拉着帅小泽和袁欣敏先到太白北路的西北大学接了高大铭,又掉头到友谊西路西工大接马子祥和尤玉娇。

马子祥和尤玉娇在大门口站二十分钟,看到帅小泽下车,就立刻冲过来激动地说:“小泽,你小子太不够意思了在同一个城里头,竟然两年不来找我!

“呵呵,你以为我不想?我几年都没回过家,去年十月回去才知道你在这儿,也不知道在哪个系哪个班,你想让我挨着门儿问?”帅小泽拉住马子祥的胳膊,不住地端详马子祥个子仍然比他高,脸还是那么清瘦,身体看起来却更结实。

“想死我了,将近四年没你消息到你家问阿姨也说不清你在哪儿,以后——哎?这车是你的?混得不错嘛!我毕业了找不着活可要跟你干啊?”马子祥来到车跟前,前后打量这辆丰田车。

“呵呵呵呵……车是公司的看你一个高材生说的可怜的不管啥时候,只要你愿意随时找我。哎,还别说,将来我要自己干了,少不了找你帮忙!”帅小泽高兴地说。

袁欣敏已经过去拉了尤玉娇,两人聊着往车跟前走。

“咱俩谁跟谁?用得着说这些客气话?呵呵,咱们先到对面吃早点再走”马子祥笑着拉住帅小泽,指着对面白庙村巷子口。

“神贱,快上车咱今天不吃菜夹馍米线这些,贱头儿领咱去回民街吃水盆儿羊肉!”高大铭在旁边插话。

“呵呵,好啊那我就要大碗儿,少辣子少蒜苗多肉!”马子祥笑着说。

“咯咯咯,小泽?不认识我了?”尤玉娇已经到了帅小泽身后,笑着跟他打招呼声音干净而甜美,还透着喜悦。

帅小泽急忙扭头看,刚才真还没注意,尤玉娇跟以前已经大不相同,身材比初中时更加凹凸有致,脸庞也变得粉里透红,发型则是比帅小泽还短的短发,一身淡紫色休闲运动服,显得精明干练。

“看啥,真不认识了?”尤玉娇歪头看着帅小泽,不知道他是故意发呆还是真的被自己的改变惊住了。

“哎呦哟!漂亮!”帅小泽说着,坏主意又冒上来了,“你好啊!小花儿,哎,祥子,你也不给哥们儿介绍介绍,是不是怕兄弟跟你抢女朋友呀?”

“什么小花儿?这是小娇,”马子祥没有看出来他使坏,拉了他一把提醒到。

“啊?错啦?”帅小泽装作茫然的样子,“对不起对不起!小娇你变得太漂亮了,我还以为是大铭说的祥子的女朋友小花儿呢。呵呵,真不好意思”说着朝旁边的高大铭坏笑。

“呀怪我,怪我是我不会说话,小娇别生气呀”高大铭立刻来到尤玉娇跟前,又转身假装生气“你瞎说啥呢?小娇就是神贱女朋友,唯一的女朋友!真是没眼色的家伙!”再次转身跟尤玉娇打哈哈。

尤玉娇立刻收起灿烂的笑容,瞪大眼睛盯马子祥。

“大贱,你——跟小泽,哎呀——”马子祥此时也明白帅小泽故意使坏了,不由得紧张起来“小娇,你别这俩货的当,他们是闹着玩儿的!

“对对对,我是闹着玩儿的根本就没有小花儿这个人,小娇别生气啊?呵呵呵”帅小泽故意迅速撤梯子,这时候撤的越快越有效,“大铭啥也没跟我说过,对吧?大铭?说话呀?呵呵呵。

高大铭已经快忍不住要大笑了,还故作茫然地说“对对对,小娇别上火啊?我啥都没说过”又扭头用不高不低的声音故意装跟马子祥咬耳朵:“神贱,我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冒失,我真没跟他说过小花儿是哪个的!

“你,大贱,你们要把我害死才高兴是吧?”马子祥被整的举手无措。

“大铭”尤玉娇大声说,“你跟我说小花儿是哪个系哪个班的?全名叫啥?”

“啥?啥小花儿?没听说过呀!”高大铭故意左右看看。

“大铭!小泽!别再玩儿了好不好”袁欣敏看到帅小泽的坏笑时,就知道他故意拿这两个寻开心走到笑嘻嘻的帅小泽跟前,在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坏蛋,别玩儿了,你没看快把小娇气哭了!”

“呵呵呵呵,好了好了,不玩儿了,大铭装的都不像”帅小泽笑着来到脸绷得紧紧的尤玉娇身边,揽着她的肩膀,“几年不见面儿开个玩笑,别真生气哦不过你真比以前漂亮好多,祥子,你小子有福气!

“你是说真的?”尤玉娇怀疑地看了看帅小泽,脸色逐渐红了起来。

“真的,真开玩笑的,我敢拿下半身儿赌咒!”帅小泽玩世不恭地说仍旧揽着尤玉娇的肩膀,她的脸更红了。

“去去去,哪有见面儿就开这种玩笑的?”袁欣敏一把将帅小泽推到旁边,他又揽着马子祥肩膀说笑着上车。

“操,差点儿被你俩给玩儿死,我要吃双份水盆儿当补偿!”马子祥脸上也现出笑容,和高大铭、帅小泽并排坐在车后座。

“呵呵呵呵……神贱,敞开了咥吧,就算你吃整只羊贱头儿也请得起!”高大铭笑呵呵“哎,咱哪天去吃海鲜呗我还没见过龙虾!

“等我盖好房吧,我请您们吃斤半以上的大龙虾!”帅小泽兴致勃勃地说。

“小泽说要在河滩盖个梦想家园,凤城第一栋独体别墅”袁欣敏说着最后一个上车,随手关上车门,与尤玉娇并排坐在中间一排。

“在河滩盖独体别墅?”马子祥诧异地问,眼睛盯着帅小泽。

“嘿嘿,咋样?给你看看提点儿意见”帅小泽说完,让袁欣敏从副驾驶取了手提电脑的包打开电脑,找到别墅效果图,兴高采烈地跟马子祥、高大铭讲了起来,袁欣敏和尤玉娇也脸朝后听着三个人议论。

西羊市的大牌坊南边十几米路西,一家清真餐馆门口的小桌子围着六个人帅小泽和老吴坐在两头,马子祥和高大铭一边,袁欣敏和尤玉娇在另一边桌子中间有一大盘温拌羊头肉一盘凉拌黄瓜一盘五香花生米一小碟凉拌青椒辣子油碗半瓶西凤酒每个人跟前一碗水盆羊肉帅小泽、马子祥、高大铭三人喝着白酒,吃着聊着,对面的两个女生边吃边跟着附和几句。

“呵呵,贱头儿,你那个别墅可真带劲儿,那要往河滩一矗,绝对跟景点儿似得”马子祥边吃边说。

“这才叫蝎子拉屎——独(毒)一份!”高大铭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说“以后咱们喝酒、钓鱼、吃烧烤,都可以去贱头儿家玩儿!”

“嘿嘿嘿,不过话说回来,现在图纸还有点问题你刚才留意了没?地基圈儿梁部分我打了几个问号,就是因为没有土质密度搞不懂河滩地质,没办法算承重不敢定圈儿梁尺寸”帅小泽说着不知不觉邹起了眉头这的确是个头疼的事情,做这一步需要专业技术勘测和分析,鹏程公司还没这号人。

“子祥,要不然你去试试呗小泽可是你最好的哥们儿!”尤玉娇幽幽地说几个人都把目光投在马子祥脸上。

“哎,小泽,小娇说的对,祥子就是地质专业干嘛还舍近求远”袁欣敏也想到这个问题。

“咋这么说嘞?小泽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可我还没毕业,也没实践过,对有些还摸不准”马子祥立刻就面呈难色,“再说我拿啥测量,把实验室搬河滩里?就算我测出土壤密度了,我也算不了承重啊那是土木工程方面儿的活!

“还要设备呀?贵不贵?要便宜的话咱可以买一套”帅小泽砸砸嘴巴,看着马子祥。

“哎——等一下你一说我想起衡信,听说他在建大读土木工程,你俩凑一块儿不解决了?”高大铭忽然大声嚷起来,嘴巴里的肉也没停止咀嚼。

“衡信地址我倒是有,随时可以给他写信,可是仪器有点麻烦!”马子祥还在想,“要在西安的话,还能借实验课试试拿出去。”

“那也不是问题小泽不是有车吗?咱可以周五借出来,连夜开车回去测量就一会儿的事儿,星期天绝对能赶回来,周一还了就行你要不好意思,我去找你们主任借!”尤玉娇再次鼓动马子祥。

“那行,东西我借,咱们定个时间,一起回老家顺便还能跟小刚聚聚,小刚在郑州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嘞我回去给衡信写”马子祥看了一眼大家,算是决定了。

“时间还不好定下下周吧祥子把衡信地址给我说,我赶周末去趟北京见衡信把这事儿说道说道,让他下下周直接坐飞机到郑州,咱赶过去跟他碰面,再把小刚一接,顺便回老家玩儿一天”帅小泽精神振奋起来。

“就这么定了,我回去给李青打个传呼,看他能不能赶回来聚聚!”高大铭提起聚会也很高兴。

“嗯,要是咱十几个都聚起来就好了!”袁欣敏忽然想到,要是这次王易佳也能回来,看到她和帅小泽这么亲昵,就省得费心思解释了。

“有多少聚多少吧,你们仨快点儿吃,真不明白大早上喝的啥酒?”尤玉娇笑着说能确定下来和同学们聚会,她心里也很期待。

“好,来,二位贱客,走一个吧?”高大铭举起酒杯说。

“呵呵,好,哎——大贱,你这是耍滑来大家都满上再干!”马子祥看到高大铭酒杯不足三分之一,拿起酒瓶给三人都倒满了。

“倒吧,叫你多喝酒还不高兴”高大铭笑了。

“干杯!”三个人碰了一下,全喝完了,然后说笑着吃饭。

到了翠华山景门口,老吴不愿意爬山,就在停车场附近转悠。五个人卖了门票,租了四匹马三贱各骑一匹,两个女生合乘,由租马的人牵着走一路嘻嘻哈哈来到半山腰的天池下马后在天池旁边拍些照片,看了一会儿湖周边风景,开始正式爬山。

五人一路说说笑笑,都不觉得累。他们看了山崩奇石,穿过一线天,体验了冰洞、风洞,爬上了鹰崖过了空中软桥,欣赏了石海在相思潭洗了脸真人望月跟前合了影翠华宫烧了香。下山后开始喊累,回到市区又在边家村十字吃了著名的郭老大大盘鸡,才把他们送回各自学校。到公寓以后,帅小泽累的连澡都不想洗一想到下下周的聚会,立刻来精神到书房写了两封信,都是寄往北京,一封给李嘉,一封给衡信。完了又跟王易佳打通手机聊一会儿,才疲惫地上床睡觉。

周一上班以后,帅小泽让前台女孩儿用挂号信封把信寄了。到办公室又让小崔定了两张周五晚上到北京,周日下午回来的往返机票,才开始工作。

连续几天都有坏消息传到陶锦鹏耳朵里面,他心情有些郁闷以他的性格又不会把情绪带到工作中,所以周三中午叫柯家英一起喝酒,地方还在麒麟阁临出门看到帅小泽在办公室喝茶,把他也叫上了。酒过三巡,陶锦鹏的脸不再紧绷着了喝完一杯酒放下杯子,看着帅小泽说:“小泽,听说你要去北京?要是为了西郊那块地的事就算了,过去散两天心就回来吧

“陶哥,那块地已经被秦鹏抢走了。我就是有不服气,凭啥让给他们,老邓也太窝囊,那地方已经费了老鼻子劲,弄个拱手相让!”帅小泽的确想顺便见见北京分公司的总经理邓永邦,他们那一仗打的确实丢人又丢钱。

“唉,喝酒”陶锦鹏长叹口气又拿起杯子和柯家英、帅小泽各碰了一下,淡淡地说,“我让老邓放弃的!”

帅小泽看了看柯家英,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又给他们倒酒。忍不住悻悻地说:“陶哥,秦鹏到底啥背景凭啥在几个城市抢咱的项目?

“小泽,喝酒!”柯家英又举起杯子,跟帅小泽碰。

“大哥,刚干的,让我吃几口菜再喝呗?”帅小泽没有举杯子,又把眼光转到陶锦鹏脸上。

“那就先好好吃菜”柯家英很明显不希望帅小泽追问,把话题一转说,“说说你跟佳佳最近咋样?有没有考虑啥时候办事儿

“呵呵呵,大哥,俺俩正处着嘞,典礼还得几年起码得事业稳定了,我的别墅盖了,再谈成家”说到结婚的事,帅小泽首先想到的还是袁欣敏和他们的梦想家园跟王易佳他还真没想过该怎么解释,因为心里满是对她的愧疚。

“事业稳定?还要盖别墅?”柯家英诧异地看着他,脸上瞬间布满了不悦“你跟人家都住一块儿了,还不该考虑早点把事儿办了?按老一辈儿说,就算拉拉手,亲个嘴儿,她都是你的人,还找啥借口成家立业懂不懂?是先成家后立业房子大小更不能当理由我结婚那会儿,家总共就三间小趴趴儿房,老人住着一间新房一间,剩下一间既当厨房又当库房你别说老家没地方住?

“小泽,你要现在办,我马上就给你弄套房,当是送给你们小两口的礼物!”陶总说着又拿起酒杯,“你呀,就你大哥说的话,找借口害怕负责任不知道珍惜眼前人!来,罚你三个酒!”他说的情绪有些激动。

“陶哥,大哥,我,我就是想珍惜眼前人,才——哎——我也真想把事业做好,把理想的房子盖喽,再踏踏实实享受田园生活”帅小泽确实有些逃避责任,梦想也是主要原因。

“臭小子!不说了,先喝酒今天谈风月不说工作,啊?”柯家英不知道袁欣敏的存在,但他猜测帅小泽心里不单纯,至少还有高育红留下的痕迹。

帅小泽无奈,只好笑着把喝了,再继续给大家倒酒三杯酒喝完,又说起了想跟柯家英学画画,等老了在老家画着打发时间。三人自然而然聊起了画,工笔画、写意画、油画,无所不聊后来又聊酒,聊酒文化,杏花村、女儿红、茅台,又从仰韶文化讲到历史,将近天黑才各自回家。

帅小泽回到公寓,袁欣敏正煮方便面他不让她吃,嫌没营养,就带她到小区门口的湘菜馆吃饭而他喝了一下午酒,根本就不饿,只是喝茶看她吃。她嘴里埋怨着一个人吃太浪费,心里却美滋滋的,这就是她想要的平淡生活中的贴心照顾。
    柯家英打电话给帅小泽,让他以后不要问陶锦鹏关于秦鹏地产的事,还给他讲了其中曲折。
    原来,秦鹏地产的董事长秦欣颖是陶锦鹏的前妻两人在一起生活十余年,是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有个可爱的女儿陶乐乐。或许是陶锦鹏太专注事业,疏忽了妻子的感受以至于秦欣颖受不住诱惑,和她的亲表弟吕庆丰发生了关系闲话传到陶锦鹏耳朵以后,他非常气恼,把吕庆丰痛斥一顿赶出鹏程。事后他也想弥补夫妻关系,有阵时间也挺顾家却不料秦欣颖和吕庆丰的感情已经根深蒂固,并为此记恨起丈夫。因此表面与丈夫合好,暗地仍与吕庆丰来往,还几次亲自到鹏程财务,拿不少钱给吕庆丰开公司最糟的还是有一次两人在家里幽会被十岁女儿陶乐乐发现,吕庆丰追陶乐乐时险些令她发生车祸。陶锦鹏为此事大发雷霆,坚持要与秦欣颖离婚秦欣颖倒不在乎离婚,可她爱女儿,所以哭着闹着要争抚养权陶锦鹏为此一纸诉状把她告上法庭,法庭最终以她品行不端为理由,把女儿判给了陶锦鹏,却分走他一大笔赡养费。

从此,秦欣颖用这些钱成立秦鹏地产,意在压制陶锦鹏另外不仅和相差十几岁的吕庆丰结婚,还任命他当总经理。吕庆丰这个人不仅心胸狭窄,行事乖张,不按常规出牌,业界人称吕疯子他因为记恨陶锦鹏,所以不择手段抢鹏程生意,还从鹏程挖过不少人鹏程的分公司开到哪,秦鹏就在附近紧跟着,有时还先发制人抢走鹏程的项目。陶锦鹏觉得亏欠前妻,也为了女儿,没有再婚对秦鹏处处做让步,十几年来为此损失不少,从未对外人说过,除了好朋友柯家英。由于他做事沉稳待人以诚,公司反而越做越大了。相反,吕庆丰行事刁钻斤斤计较,在行业里名声也不太好,一直没有大作为。
    帅小泽听完柯家英的话,答应不再追问陶锦鹏,却抱不平地说碰到合适机会,定会狠狠教训吕庆丰。
九点半左右,王易佳照样打来电话,两人又聊了很长时间。他告诉她打算去北京找衡信,并问她有没兴趣一起回老家聚会。她说路程太远不划算,还说最近身体不舒服,经常没胃口,还偶尔反酸,可能是肠胃不好。他安慰她让她周末去医院检查,做个胃镜什么的说小事情不要紧,还说做胃镜太恶心,说什么都不去。怕袁欣敏不高兴,没敢太久,用看图纸当借口跟她说了晚安。
    周五晚上,帅小泽和袁欣敏到了首都机场鹏程北京公司的总经理邓永邦亲自接待二人,在前门大街吃了顿北京烤鸭,然后住在王府井旁边的四星级酒店。帅小泽向他详细问了西郊地皮丢失的过程,基本可以确定公司内部有秦鹏的内应嘱咐他以后行事多加谨慎,重要事情尽量亲力亲为,找个时机两人合力向秦鹏反击。
    周六一大早,邓总派的司机到酒店找帅小泽带二人到北海吃了老北京名吃,焦圈儿、炒肝、豆汁、炸糕。吃完饭先去定福庄传媒大学找到李嘉,又开车到展览馆路的建大,衡信早收到传呼在门口等着了四个人热闹地聊着,参观了伟人纪念堂人民英雄纪念碑午饭又进故宫。
    李嘉边走边说:“哎,小泽,你现在测量地基是打算动工了吗?”
    “呵呵,哪有那么容易,只是提前做准备,图纸先完善了再说呗”帅小泽浅笑了一下。
    “那你计划啥时候盖?要再等十来年,有些人光等结婚还不得急死?”李嘉说着把目光移到袁欣敏脸上。
    “唉,不好说现在的工资是不低,可不能捞外快老板对我真不错,咱不能对不住人家”帅小泽当然明白她那话是为了袁欣敏说的,但以他现在的工资,起码也得七八年凑够三十万。
    “不行就先结婚再盖房呗,反正有的人并不计较你房子大小!”李嘉确实有些替袁欣敏担心,怕她不到梦想家园,也抓不住爱情的小尾巴。
    “呵呵,一事无成,怎么好意思回家?更别说到人家里提亲了,找丢人呀?”帅小泽苦笑了一下,否定了李嘉的想法。
    “你是急着自己出门儿,还是急着当红娘?其实小泽他俩都很年轻,不差晚个三五年”衡信看得出帅小泽和袁欣敏两人暧昧关系,也算弥补了高一那年的遗憾。
    李嘉幽幽地说:“你懂啥呀?正所谓好花不常开,青春不长在,难道真的等到人老珠黄,才——”
    “嘉嘉,来给我照相!”袁欣敏在旁边听着,不免有点不高兴她认为帅小泽思想还在来回摇摆等李嘉擦肩而过时,低声埋怨到:“你说那么多干嘛?人家还没定性呢!”
    李嘉朝她挤挤眼,小声说:“还不是为你着急,万一他那啥,你可不落场空?”
    “给,照相!”袁欣敏白了她一眼,嫌她净说难听的。
    四个人在故宫转了三个多小时,真正领略了这座千宫之宫那种繁华过后的落寞。帅小泽和衡信边走边议论,从努尔哈赤逐鹿中原,到文治武功的炫烨,再到盛世风流的乾隆帝弘历,最后是仓皇逃出紫禁城的西太后慈禧与载湉既说明了一个王朝的兴衰,也彰显了时代进步的主要生产力是思想。
    从故宫出来夕阳已经西沉,金色阳光洒在红墙蓝瓦,越发让人感叹清王朝灭亡时,末代皇帝逃向洛阳是何其凄然。李青回传呼了,跟帅小泽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听说他要回老家,当时就决定算他一份,他说赶下周五来到西安,然后和帅小泽几人一起赴郑州。衡信、袁欣敏、李嘉也跟李青寒暄了几句,问有没有对象,成都漂亮姑娘多还是小吃多,李青则是一笑带过去。
    晚上的东华门夜市,是老城区一道靓丽的风景不太宽的街道两边摆满了各种小吃摊,吆喝声与讨价还价声混杂在一起烧烤烟熏味和各种食物香味溢满整条街形形色色的吃客不分男女老少,也不论型男还是靓女,个个不顾形象吃着,拿着,说笑着,勾画出这一带的繁华景象。
    帅小泽喜欢这样的氛围,想吃什么就买什么,不用顾忌形象,也不用给谁面子。所以四个人挨着摊子看,每个好奇的都尝试感觉好吃的就每人来一份,没把握的就先来一份四个人试吃,好吃再要,不好吃往路边垃圾桶一丢,继续往前看。
    从这头还没走到那头,都已经喊撑了。逛到最后,帅小泽买了四串山楂夹核桃的冰糖葫芦,一串给了李嘉,正要给衡信时,手机响了一看手表时间九点半,就知道是王易佳打的。他一手拿着冰糖葫芦,另一只手拿出手机接通:“喂,佳,晚上好!”
    “咯咯咯,在干嘛?有没有想我?”电话那端王易佳笑得清脆甜美。
    “当然有了呵呵呵,我衡信在东华门夜市儿呢,你吃饭了吗?”帅小泽笑呵呵地说。
    “吃过半天了,我晚饭在食堂吃的,还是没什么胃口哪像你那么潇洒?见老朋友,还能到处游逛,咯咯咯”王易佳仍然笑得很灿烂,温柔的声音里隐约带着几分不太明显的委屈。
    “佳,明天星期天,你去医院看看好吗?要么,我打电话叫小聪开车拉你去,肠胃病可大可小别害怕花钱,身体好才是最大的本钱,知道吗?”帅小泽是发自内心的关心她,因为她对他的关爱有过之而无不及。
    旁边的袁欣敏和李嘉离帅小泽也就三四米,动也不动地看着他他说的话真真切切传入二人耳中。衡信离得较远,一边看他们,不时扭头看炸蜈蚣的。
    “泽,放心吧,我没事儿的,嗯?过几天要还不见好的话,再去看医生”王易佳甜甜的说,心里更觉得舒服极了,“嗯——泽,让衡信接电话行吗?我们几年没见过了!”
    “呵呵,当然可以”帅小泽笑着答应向衡信摆着手喊“小信,佳佳跟你说话!”看衡信到跟前了,把手机递给他,顺便给了一串冰糖葫芦然后走袁欣敏旁边,眼睛却紧盯着衡信打电话,手里拿两串冰糖葫芦没精打采地垂着。
    “喂,佳佳,在干嘛呢?”衡信笑着说。
    “没事儿,在宿舍床上看书,听歌,小泽喜欢的粤语”王易佳浅笑着。
    “呵呵,挺舒服嘛!我们宿舍乱的跟啥似得,味也大,人一进去啥心情都没了,更别说看书!”衡信笑着说。
    “咯咯咯,一般男生都比较邋遢,除了小泽咯咯,哎,你们今天都在哪转了?好玩儿不?王易佳眼里,帅小泽什么都
    衡信轻轻一笑,听语气猜想她跟帅小泽之间也不简单,就笑着说:“哦,我们几个今天去故宫转了,出来就到东华门儿来吃东西,下次有时间你也过来呗,北京的春秋季节不错。
    “咯咯咯,是吗?我和小泽逛过沈阳故宫,肯定没北京那么大”王易佳仍是甜甜地笑,忽然把话题一转“你们几个人转的?明天打算去哪儿?”
    衡信心里一沉,果然被他猜中了,王易佳只是想从侧面了解一下帅小泽嘴里却没有犹豫:“我们啊?就是我,小泽,李嘉,还有——”衡信说着,忽然感觉脚被轻轻踢了一下扭头一看,帅小泽已经来到身边,在快速摆手心里又是一紧,刚刚险些说出袁欣敏名字,迟疑了一下接着说,“还有李嘉的朋友呵呵,小泽意思明早爬长城去。对了,下周大家回老家聚会,你回不?
    旁边的袁欣敏正睁大眼睛看着衡信和帅小泽,表情相当复杂此时帅小泽反而轻松吁口气,抱着臂膀退后几步,微笑看他,冰糖葫芦也竖了起来。

哦,不回了,我这边不方便,回去一趟得坐三十多个小时火车,太累人!王易佳幽幽地说,知道都谁会回去吗?
    ——我知道的有李青从成都回来,我们几个,西安的大铭,祥子,小龙女,小敏,郑州的小刚,其他就不知道还有没了!衡信微笑着说。
    咯咯咯,哎,你跟李嘉是不是在一起了?王易佳笑着柔声问。
    没有没有,别乱说,她怎么会看上我?只是凑巧同在一个城市的哥们儿,仅此而已衡信连忙解释,我哪有小泽这么好福气,有你这样的红颜知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哪有那么夸张?咯咯咯,别瞎说!好了,不打搅你们逛街了,挂了吧?告诉小泽早点休息,回到西安给我打电话,嗯?王易佳乐呵呵地说。
    好,拜拜!衡信说完挂了电话咬了一口冰糖葫芦,嚼着走到帅小泽跟前,把手机给他然后低头往前走着,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也不知道是该劝好哥们儿几句,还是洒脱地祝福他。
    袁欣敏忽然转身迅速往外走去,李嘉朝帅小泽吐了下舌头也跟着走,边走边吃。

帅小泽手里还拿着两串冰糖葫芦,快步跟上去,微笑着说:“咋走那么快?小敏,吃一串儿吧?嗯?
    不吃!袁欣敏头都没回,也没有停,继续往前走。
    吃一串儿呗?都买了,呵呵帅小泽知道她定是因为刚才的电话不高兴,赔着笑脸跟在她身边。
    不吃不吃不吃!袁欣敏猛地停住身子,瞪一眼帅小泽,置气似的说到:“去,拿给你的佳吃去!”说完又转身继续向前走。
    小敏,怎么啦?别不高兴了好吗?他俩都看着呢!”帅小泽紧跟在她身后,一直带着笑脸。
    看就看,我怕什么?袁欣敏停下说一句话,又往前走。
    李嘉看见势头不对,早停住了,距离两人五六米远,而且还拦住了即将走过来的衡信。夜市上的人非常多,有些人有意无意地看着走走停停的帅小泽和袁欣敏。
    帅小泽快步跟袁欣敏走齐,伸出胳膊搭在她肩膀,把她揽在怀里柔声说:小敏,别发脾气,有话好说嘛,你这样,衡信和李嘉会看笑话的!

“好好说什么?你就只会两边哄来哄去,墙头草!”袁欣敏并没有挣脱,而是十分委屈地嗔斥他,“你老是这么一天一天往前抿着,到底啥时间才能硬下心给她说清楚?”

“这事情比较复杂,你让我再考虑一阵子呗?”帅小泽几乎是哀求,脸上还是带着笑,“来,先吃串儿山里红,下下火!呵呵呵呵。”

“都说了不吃!看着都酸得倒牙!”袁欣敏语气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强硬,靠近他一点说“我包里的那东西没有了,你一会儿记得买。”

帅小泽知道她指的的保险套,凑近她耳朵说:“偶尔一两次不用也没关系。”

“懒得理你,大坏蛋!”她伸手在他腰间捅了一下。

他见她语气变好了,就咬了一口冰糖葫芦,边嚼边说:“呵呵呵,嗯——不错,一点儿都不酸,来咬一口!”把刚咬过的那串递到她嘴边不远。

“哎呀——!给你说几遍不吃了嘛,讨厌”她用手拨开,瞪了她一眼,“拿远点儿,看见这东西嘴里就流酸水儿”。

“嘿嘿,你少吃几回干醋,就不嫌酸了!”他笑嘻嘻地说。

她忽然停住脚步,把他推开,大声对后面的李嘉说:“嘉嘉,走快,今晚咱俩睡一块儿,好好聊聊!”等李嘉走近,挽起她的胳膊快步向前走去。

他知道又惹她不高兴了,弱弱地咬了口冰糖葫芦,嚼了起来等衡信到跟前然后两人并肩走,四个人影消失在繁华的街头人流里。

星期天,四个人一起去了趟八达岭长城欣赏了建筑史上最伟大的作品,感叹了古代人民的智慧,也领略了伟人说过的那句:不到长城非好汉!下午三点半来到机场,帅小泽从包里取出五千块给李嘉,让她负责买她和衡信往返郑州的机票她说什么也不要,说他们不坐飞机。说从北京到郑州坐火车刚好一夜周五晚上坐,周六早上刚好能跟他们汇合帅小泽还是坚持拿出两千塞她口袋,说再客气就不是好兄弟了,她只好笑着谢过。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红豆]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