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纸婚连载1

纸婚 by 王树军

2018-1-29 10:57

纸 婚




1、新世纪文化公司策划部主任黄兆铭坐着公交车外出办事,途经云湖路,突然发现了摄像机和前面的浅蓝色芭蕾舞裙。他以为是在马路上拍电影的,赶紧贴窗细看,穿芭蕾舞裙的美女身边还站着一位穿燕尾服、绿裤子的男士。两人正做着木偶一样的呆板姿势。真是世界大了,什么事都有。拍婚纱照的竟然不顾影响交通,在马路上取景。看着他们滑稽的样子,黄兆铭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马戏团里出来的小丑演员。随着公交车的驶近,他看清楚了,竟然是同事萧墨迪和吴玉梅,竟然是!!!他俩把脸涂得至少用了一碗面粉,也不知道节约。黄兆铭努力地往外看,人家全情投入,根本不理会任何人。黄兆铭暗自给他们打分,都是一级演员水平。

到了目的地,黄兆铭约摸马路上的表演该结束了,便走到清静的地方,拨通了萧墨迪的手机:“墨迪啊,今天发现了特大新闻。”

“什么特大新闻?我正忙着呢。”

“不知哪里的马戏团,正在云湖路公交站点演出呢。”

“我正在云湖路呢,哪有啊。”

“你在那正好,帮着问问收费吗。我忙完了去看看。”

“你中邪了吧。我在这里拍婚纱照。要有,早看见了。”

黄兆铭忍不住大笑起来。萧墨迪这才明白被忽悠了:“你小子,还是阿梅说得对,你小子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拍个婚纱小照还跑到马路上,你做什么事都扰民,你就是习惯性扰民。”

“赶紧结婚吧。结了婚就知道了。咱这是五千八的豪华婚纱照,当然包括外景。”

“我可没法和你比,俺是穷人,拍婚纱照也没资格跑到马路上。”

“一辈子就结一回婚,豪华一点儿也是为了纪念。”

“这年头谁能保证只结一次婚?”

“你小子啊。小心我在晓琪面前告你的状。我和她可是同学,以后说话注意点儿。”

“我可不怕你告状。我和晓琪瓷实着呢。就我这人品。她放心得很。”

“不和你浪费电话费了。摄像师催我呢。别忘了,我和阿梅五月十七结婚,你和晓琪一个伴郎一个伴娘。”

黄兆铭想拒绝,萧墨迪挂了电话。这家伙太霸道,没等人家同意呢,就擅做主张。他当伴郎可以,他不想让陶晓琪当伴娘。这座城市不闹新娘闹伴娘的风气他知道。他现在对陶晓琪珍惜得很。自从和陶晓琪建立了恋爱关系,便从对方身上发现了若干的好,还根据螺母配螺杆的原理,分析出了若干陶晓琪比吴玉梅更适合给他做老婆的优势。他绝对不能让自己的老婆遭了黑手。

回到家里,黄兆铭告诉了陶晓琪,希望她能拒绝当这个破伴娘。陶晓琪的心思根本不在这儿,现在每参加一次婚礼,她的心里就会出现一次落差。因为和萧墨迪是同学,她心里的落差就更大了。自从领了结婚证,萧墨迪如愿以偿,吴玉梅的爸爸送给了他们一套三室一厅的大房子。萧墨迪兴致勃勃地搬了进去。不用说,拍五千八的豪华婚纱照也是用的吴玉梅家的钱。萧墨迪现在的生活真是阳光灿烂。每次同学聚会,大家都羡慕得不得了。男人比创业,女人比嫁人,虽然萧墨迪是用婚娶的方式达成了目标,毕竟日子风生水起。陶晓琪唯一感到安慰的是,黄兆铭是她爱的人,是让她看到希望的人。不能嫁给富有能嫁给未来也是有福气的女人。

黄兆铭有些奇:“人家结婚,你走什么神儿?”

陶晓琪赶紧掩饰:“谁走神儿了。既然你不同意让我当伴娘,肯定要想出合理的拒绝理由。”

“还用这么费事。一个电话拒绝完事。”

“说得轻巧,我和墨迪是同学,咱和他两口子是同事,总不能伤了感情。”

“那你就再找个女光棍同学给他当伴娘,理由是你的老公因爱你极深刚刚获得吃醋冠军。”

“你策划部主任的脑子就是好使。你这一说,我还真想到了一个同学。”

陶晓琪辞去了伴娘职务,黄兆铭在婚礼上格外卖力,身兼数职,忙得不亦乐乎。萧墨迪和吴玉梅很是感激,好听的话说了两果盘,五分之一是希望他赶紧结婚的。

参加完萧墨迪的婚礼,黄兆铭和陶晓琪第一次共同失眠,并排躺在床上看星星,看夜空,良久,黄兆铭搂过陶晓琪说:“我们也结婚吧。”

陶晓琪偎在黄兆铭胸前,声音低低的:“咱没有房子,双方的爸妈都不在A城,恐怕不如墨迪和吴玉梅的婚礼热闹。”

“吴玉梅家有权有势,咱和她不在一个段位上。只要咱真心相爱,日子也不会比他们差。咱真心相爱吗?”

“废话。是我追的你,是我躺在你的床上。”

“明天就去民政局。咱和他俩恋爱史差不多,再不结婚,人家就怀疑咱的感情了。”

“行,办完手续。你也找人查个好日子。”

“择日不如撞日。找人查还得花钱。”

“吴玉梅都是找人查的。”

“她家有钱,咱没必要。找人查的日子也不一定就白头偕老。咱自己随便选个日子一样恩爱百年。”

“那就随你吧。你是策划部主任,你看着策划吧。”

“这都不是问题,我就怕结婚简单了,委屈了你。”

“只要你以后对我好就行。”

“放心,我会的。”

看着陶晓琪已经睡去,黄兆铭悄悄起来,找出那盒被打入冷宫已久的香烟,走到了客厅里,默默地吸着。萧墨迪在婚礼上趾高气扬的样子让他很不舒服,萧墨迪的家人眉飞色舞的样子让他更不舒服,这家人都够浅薄的。如果当初他对吴玉梅主动一些,今天举行婚礼的就是他了。当然,如果是他,一定不会趾高气扬,他的家人也一定不会眉飞色舞。攀上文化局长的女儿对萧墨迪来说是莫大的幸福,对他来说就是莫大的压力。当初他和萧墨迪站在同一起点上,如今他不知道要奋斗多少年才能赶上。陶晓琪对此会作何感想呢?虽然她选择的是爱情,可当周围的同学朋友亲戚都房子车子票子俱有的时候,她的内心深处肯定也会感到失落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谁又能够免俗。黄兆铭感谢陶晓琪,能爱上一个无房无车无钱的“三无”男人。如果不是怕扰醒了陶晓琪,他想过去抱抱她,吻吻她。为了让嫁给自己的女人生活得幸福,除了给她爱情还要赚钱。

黄兆铭和陶晓琪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一切都因贫就简。在一个小婚纱摄影店里选了六百八的套系,订了一个谈不上档次的饭店。为了让他们节约,双方的爸爸妈妈在宾馆里只住了一晚上就回去了。送陶晓琪的爸爸妈妈上车的时候,陶晓琪哭了,黄兆铭心里也不是滋味,只能用手臂揽着陶晓琪,默默地用爱的力量给他安慰。

新婚的夜晚没有像想象的那样,寸秒寸金。两个人都累了,浪费了漫天的星光。黄兆铭抚摸着陶晓琪流过泪水的眼角,说了一句“我会让你生活得很好的”便沉沉睡去。黄兆铭事后在想,能够让新婚夜晚如此平静的也许只有他俩。

萧墨迪现在的日子可以用个歇后语来形容:吃着甘蔗登泰山……步步高来节节甜。和吴玉梅度完蜜月回来,就先去看岳父母。吴玉梅的爸爸吴兆新和萧墨迪谈了自己的想法。说男人要拥有自己的事业,让萧墨迪成立个文化传播公司。萧墨迪自然梦寐以求,可成立文化公司连注册加办公场所需要一大笔费用,他对自己的家底一清二楚,就支支吾吾,含糊其辞。吴兆新自然明白,表示全力支持,萧墨迪激动地差点给岳父老丈人跪下。

 


2、陶晓琪参加完同学聚会,脸阴着回来了。黄兆铭不解,笑了:“参加同学聚会,应该为见到初恋情人而合不拢嘴,你怎么阴云密布?难道初恋情人没有去?”说完,黄兆铭走过去想揽陶晓琪的肩。陶晓琪闪在一边:“不着调,也不分时间、地点。”

“怎么不分啊,此时只有咱俩,地点在家里。幽个小默儿,幽默是两口子的润滑剂。”

“还是别幽了,我烦着呢。”

“莫名其妙,参加同学聚会你心烦什么?”

“岂止是心烦,是生气。简直气死我了。”

“到底怎么了?谁气的你?”

“除了周玉国,谁还如此无聊。”

“就是追了你三年,你没理人家的那位?怎么?他旧情复发?”

“哎呀,什么旧情复发,他是故意气我。本来同学在一起热热闹闹挺好的,他无聊地编了一副对联。”

“什么对联?”

“帅哥萧墨迪得意洋洋娶富姐;美女陶晓琪不可思议嫁穷哥。还有横批:男尊女卑。”

“岂止无聊,简直透顶!”黄兆铭来了气,“这小子真不是东西。他不知道你老公是学文的,还班门弄斧。改天我也给你写一个。”

陶晓琪哽咽了几下:“我再也不参加同学聚会了,真没面子。”

黄兆铭心里很不是滋味。再也不能这样生活了,趁着年轻,要多赚些钱,不求大富大贵的话,最起码得生活上过得去。黄兆铭两只手扶着阳台,眼睛移向了城市上空,恰好一群鸽子在潇洒地盘旋,他突然悟出一个道理,要想快速达成愿望,必须换一种前进方式。以前是步行现在要改为飞翔。也只有改变前进模式,才能追上或超越走在自己前面的人。萧墨迪曾经说过他擅长策划却不会策划自己的人生。现在,他要好好策划自己的人生了。在策划部工作一辈子都很难有大的发展,萧墨迪之所以能够自己成立公司,除了岳父的支持,他做业务这些年也拥有了广范的业务资源。黄兆铭也想做业务,至少要尽快买上房子。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