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纸婚连载2

纸婚 by 王树军

2018-1-29 10:59

3、公司要在C城建立分公司,黄兆铭毛遂自荐,总经理李达生同意了。他带着黄兆铭在C城考察了几天,确定了办公地点,购买了办公室设备,剩下的事情就交给黄兆铭去做。李达生临走之前,黄兆铭把详细的工作方案交给他看,他提了些无关痛痒的修改意见,说了一堆鼓励的话,回去了。

送走李总,黄兆铭回到只有他一个人的办公室,既踌躇满志又孤寂丛生。虽然有过来C城的经历,毕竟还不熟悉,接下来的日子,他要孤军奋战,并且只能赢不能输。否则,既对不起李达生的信任也对不起陶晓琪的期盼。想到这儿,黄兆铭给陶晓琪发了个短信:这里一切都就绪了,进展很顺利。我一刻不停地在想你,好想你!晚上多看看月亮吧,那上面有我思念的眼睛。我和嫦娥姐说好了,每晚都替我传递思念!

很久,陶晓琪才回复:我想你!我一直哭着给你编辑短信,不争气的手总是颤抖。我夜夜都站在阳台上朝着C城的方向张望,期盼能看到你。一个人在外地多保重。多保重!

黄兆铭看着短信,眼角湿润了,赶紧回复:不用牵挂,我在这里很好。以后别在阳台上傻站了,小心着凉。我要出去招聘了,晚上再发短信,吻!

黄兆铭在C城的工作就绪后,李达生打来电话:“兆铭啊,我想安排个人到C城协助你工作,这样也能减轻你的负担。”

总公司目前也是人才奇缺,李达生会派谁来呢?黄兆铭想了一圈儿,不得其解,“能有人来协助我工作,当然很好,李总打算派谁来?”

“不是咱公司的。是我的一个干女儿,叫郁雪梅。”

“女的啊,住不方便吧?”

“怎么不方便。公司不是给你租了个二室一厅的住房吗,你把其中的一间让她住。都不是外人,你俩住在一起也有个照应。”

“好吧。你让她来分管哪方面的工作?”

“给她挂个副经理,在办公室给你值班吧。业务上的事她不懂,别让她插手。有什么情况及时和我说。”

放下电话,黄兆铭云里雾里了,不知道李达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让个女人来当副经理又不让她插手业务。还是他的干女儿,也不知道是什么货色。黄兆铭以前就知道李达生好色,把他的情人都发展成干女儿了。不知道这个干女儿是不是这种情况?

按照李达生的指示,黄兆铭去火车站接郁雪梅。黄兆铭特意拿了份有公司招聘广告的晚报展开在胸前,这样不但有个明显的标记还顺便给公司做个宣传。

郁雪梅走出车站,奔着黄兆铭就走过去了:“竟然是你。”

黄兆铭一怔:“你是郁经理?我们见过面吗?”

“叫我郁姐就行。你忘了?那天晚上,我醉卧街头,刚好碰到你,是你打的把我送回去的。”

黄兆铭顺着面前这张有些印象的脸,想起了那个晚上,赶紧和郁雪梅握手:“世界真是太小了,没想到咱是一家人。”

“是啊,真没想到。我竟然能在你的领导下工作。”

“可别这么说,今后的工作还需要郁经理大力协助。”

“切,我懂什么啊。我自己几斤几两我清楚。帮你接接电话倒行。你喊我郁姐吧。”

“好,郁姐太谦虚了。”

“不是谦虚,是真不懂。李达生叫我来C城,我根本不想来。不过,来C城能遇到你也是巨大收获。”

郁雪梅直接喊李总的名字,看来他俩的关系不是干爹干女儿那么简单。和这样的女人相处要保持一定的距离。黄兆铭再没说话,点头应付着。

郁雪梅拍了一下黄兆铭的胳膊:“你知道吗,我一直想找到你,当面表示感谢。”



“郁经理太客气。这点小事,不值一提。”

“刚才还叫姐,这会儿怎么又叫经理了?工作的事我听你的,这事你得听我的,叫姐。”

“姐。”黄兆铭样子很乖。

郁雪梅笑了:“还是叫姐听着舒服。你送我回去对我来说可是大事,你是我这辈子遇到的唯一的好人。”

“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微不足道,还是别提了。”

“怎能不提,那晚打的钱还是你付的呢。我得还你。”

“算了,你再说下去,我都不好意思了。”

“好,不说了,我心里记着。”

黄兆铭把郁雪梅带到住处,直接去了她的房间,“你看看还满意吧。我收拾了一上午,又特意给你买了新床。”

郁雪梅放下行李,走过去按了按席梦思床垫:“不错,谢谢你。”

“你先收拾一下,我住在隔壁,有事喊一声。”

黄兆铭给郁雪梅带上门,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横在床上,想起了陶晓琪,拿出手机准备发短信。这段日子,他一直是靠短信来消磨时间、传递思念的。他的短信滚烫滚烫的,陶晓琪的短信也滚烫滚烫的,他感觉他和陶晓琪的热恋才刚刚开始。短信刚编辑几个字,郁雪梅进来了:“忙着呢?”

黄兆铭赶紧翻身下床:“不忙。”

“怎么吃饭?你自己做吗?”

“厨房里有全套设备,可以自己做。我一个人懒得动锅,一般都买点儿吃。”

“以后我给你做饭吃。咱俩AA制。”

“这样你不吃亏了,我饭量大。”

“我也不少吃,看我胖的。”

郁雪梅伸开双臂,展示身材。黄兆铭瞄了一眼就收回目光了,“你还胖?简直是魔鬼身材。”

“我身上肉多。”

黄兆铭转移话题:“你收拾好了吗?晚上我给你接风。”

“我那点东西还不好收拾。晚上我请你吧。也应该请你。”

“不用。你刚来,我理应代表公司给你接风。”

“恭敬不如从命。”

走在街上,黄兆铭想找家家常菜馆,出于对女士的尊重便征求郁雪梅意见:“郁姐,喜欢吃什么?”

“随便吧,你定。”

“给你接风,还是你定。”

“咱去吃海鲜吧,尝尝C城的海鲜好吃还是咱那的好吃。”

一听海鲜,黄兆铭就感觉钱包里往外呼呼冒风,别说公司还没盈利,即使盈利了,他也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不仅仅是因为他参与分公司的分红,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也是对李达生的负责。可郁雪梅提出来了,人家不是普通女士,是李总的干女儿,怎好反对,只好说:“既然你喜欢吃,就去吧。我来C城最好的饭店就去过土菜馆。”

郁雪梅笑笑,走到前面招呼出租车了。黄兆铭也不知道哪里有海鲜店,只好听出租车司机的。他拿出手机看时间,感觉出租车多绕了好多路。郁雪梅虽然第一次来C城,显然比黄兆铭适应环境。走进海鲜店,她走在前面,招呼服务员选位置,点菜,选啤酒,她一个人忙活着,没劳黄兆铭大驾。

黄兆铭看着啤酒:“吃海鲜喝啤酒不对路啊。”

“没事。喝啤酒吃海鲜的有的是。”

“还是注意些好。报纸上说了,海鲜是高蛋白、低脂肪食物,含有嘌呤和苷酸两种成分;啤酒则含有维生素B1,是嘌呤和苷酸分解代谢的催化剂。嘌呤、苷酸与维生素B1混合在一起,会发生化学作用,导致人体血液中的尿酸含量迅速增加,破坏原来的平衡;尿酸不能及时排出体外,就以钠盐的形式沉淀下来,形成结石或痛风。”

“你脑子挺好使,记得这么全面。你别忘了,尽信书不如无书。你信报纸上的,两口子都得离婚。”

“这是科学,不尊重科学等于无知。”

“我只尊重肠胃,我现在就想吃海鲜喝啤酒。你们文化人活得太累。你不想喝啤酒去要瓶白酒吧。”

黄兆铭走到吧台,扫了一圈儿知名白酒,目光落到那些不熟悉的牌子和包装不起眼的白酒上,可询问下来,最便宜的68元。心中暗自盘算,还不如喝几瓶啤酒便宜。就走了回去。

郁雪梅看他两手空空,“怎么没有拿白酒?”

“没有咱那儿的酒,我喝惯了A城酒,其他酒一喝就头痛。还是陪你喝啤酒吧,今天给你接风,不喝一样的酒也不礼貌。”

黄兆铭盘算着花销,啤酒喝得比较谦虚。喝完四杯接风酒,推说不胜酒力,便象征性的倒了一点儿。郁雪梅不同意,“不行,你倒得太少,咱俩至少喝六杯酒,祝咱公司一顺百顺年年顺。”

黄兆铭无奈又喝了两杯。郁雪梅又要求倒满,“咱喝八杯,为了咱公司的发展也要喝个发财酒。”

黄兆铭只好又喝了两杯,郁雪梅仍要求倒满:“咱再喝个十全酒……”

黄兆铭忙打断她的话:“真佩服郁姐,对酒桌上的说辞了如指掌,烂熟于胸,一看就是酒精考验的干部。可我真不能喝了,只能抱歉。”

“男人哪有不能喝的,哪有让女人劝酒的,你要是男人你就喝。”

“郁姐,男人也有不能喝酒的时候。”

郁雪梅笑了:“女人有不方便的时候,男人不能喝酒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不方便的时候?你是不是每月也有那几天,让我赶上了。”

黄兆铭不好往下接话,微笑着低下头,脸红着。郁雪梅笑得更灿烂了:“看你的神情像个处男,你不会还是处男吧?”

“我结婚了。”

“那害什么羞。男女之间不就那点事吗。”

“没害羞,你说我听着呢。”

“我说你听吗?你要听就喝酒。”

“郁姐请原谅,我答应过我对象,在外面不多喝酒,何况我的酒量也不行。”

“那怎么办?我还没喝尽兴呢。你说怎么办?”

“要不你喝一杯,我喝半杯,好吗?”

“只能这样了,我不能让弟弟多喝。”

喝到郁雪梅大了舌头,黄兆铭想起送她回家的那个夜晚,便劝阻:“郁姐,我不是心疼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今晚到此为止吧。”

“那咱换个地方再喝,吃地摊,我请。”

“改天你喜欢喝,我请也行。明天还有工作,咱回去吧。”

郁雪梅挥挥手:“你是第一个没让我喝尽兴的男人。弟弟,就这一次我记住你了,没让我喝尽兴。”

“你刚到C城,肯定很累,早回去休息,以后喝酒的机会有的是。”

“你是经理,我听你的。李达生让我来了听你的,我就听你一次。”

黄兆铭赶紧走到吧台结了帐,两人花了五百八,他心里犹如进去了几个干辣椒。幸亏现在结束,要不这钱花大了。郁雪梅酒意浓浓地走过来。黄兆铭问:“没忘东西吧?”

“放心。咱天天下饭店,从来没忘过东西。”

回到住所,郁雪梅没有洗漱,倒在床上就睡了。黄兆铭冲她摇摇头,心想幸亏自己不是坏人,这女人防范意识太差。黄兆铭给她关好门,这才想起没有看手机。手机声音小,他隔一段时间就掏出手机来看看,以防有电话听不到。这次真有,三个短信,全是陶晓琪发来的。

  分别是:

20:00分。睡了吗?我睡不着,正看咱俩的结婚照呢,你的样子真可爱!我想搂着结婚照睡。

 20:35分。很忙吗?也不回短信。怎么现在还忙?

 21:10分。你就那么忙吗?连回短信的时间都没有?再不回复,以后永远不给你发短信了。

黄兆铭看了看时间,23:08分,竟然这么晚了,心里咯噔一下,满是愧疚,真对不起晓琪。都怪郁雪梅,耽误了和晓琪的柔情蜜意。这个点儿,晓琪早就睡着了,可这短信必须回复,否则就会上升为事件。赶紧先回了一个短的:对不起,刚看到。又回了个长的:晓琪,我也好想你。吃饭时想你,上班时想你,上厕所时也想你。本不该这么晚了给你发短信,影响你休息,可忍不住想你,真的!



随后,陶晓琪回复:你就撒谎吧,想我还这么晚才回短信。男人在外面还不知道怎么潇洒呢,何况咱才是纸婚,没有任何婚姻基础。纸婚年,男人都以赚钱的名义出轨。你肯定也这样。

问题严重了,黄兆铭赶紧编写:这么晚了还没睡?我还怕打扰你休息呢。别把问题严重化,虽然我们是纸婚,可我觉得咱的热恋才刚刚开始,再热就能炼钢了。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真的!相信你亲爱的老公,别说纸婚,就是金婚,我也不会出轨。

陶晓琪发来:到了金婚,你想出轨,也无能为力了,就你那零部件,顶多20年的使用期。

黄兆铭看着短信笑,发去:我是20年才过试用期,不过,我发誓无论试用期还是使用期,所有权都归你。我准备注册:陶晓琪牌。其他人用属于侵权。

陶晓琪发来:就是有人侵权我也不知道啊,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我也管不了你啊。别忘了纸婚是最脆弱的。希望你以家为重!

黄兆铭发去:放心吧,我以老婆为重,老婆就是我的家。有我保护自己,这世界上没有人敢侵你的权。我是为了尽快买房子才来C城的,我保证只要买上房子,立刻回去和你团聚,永不分开。你一个人在家多保重!

陶晓琪发来:我肯定会保重的,你也多保重,以后别回来这么晚。

黄兆铭发去:以后肯定不会的,今晚是特殊情况。李达生的干女儿来任副经理,我给她接风。

陶晓琪发来:原来是给女下属接风啊,你就风流快活吧。这多好,男女搭配,干什么都不累。

黄兆铭连连叫苦,本来都风平浪静了,再提郁雪梅干吗,真是!还得解释:你千万别多想。来的可是李达生的干女儿。我和她怎会有事。

陶晓琪发来:他的干女儿怎么了,他干女儿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什么货色。不正好解你在外的孤独吗?

黄兆铭发去:瞎说什么。李达生要是对我不放心,能派她来。我的心里只有你,别胡思乱想。

陶晓琪发来:你以后按时回短信,我就不胡思乱想。

黄兆铭发去:放心吧,以后我把手机挂眼皮上,第一时间收到,第一时间回复。已经很晚了,休息吧。多保重!吻!

第二天,黄兆铭睡得正香,被“哗哗”的流水声吵醒了。他以为水管没有关好,睡眼朦胧地坐起来,忽然想起隔壁还有郁雪梅,肯定是她在厕所里。便又躺下,还是睡不着,流水声长达半小时,他纳闷,这女人上厕所怎么冲这么长时间?难道人已不在厕所里了?黄兆铭忽又起来,打开门,一股沐浴液的香味飘来。真是千人千面孔,万家万模样,这女人还有早上洗澡的习惯。黄兆铭感到血液上升,早上洗澡,想想就很暧昧,特别是一个与自己无关的女人。这时有了尿意,黄兆铭准备撒到外面,省得听着人家洗澡,心里难受。黄兆铭刚要开门,郁雪梅走了出来,穿着橘黄色的睡衣,质地柔软、爽滑,随着走动跳跃着。黄兆铭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了:“郁姐早,我出去一下。”

“你要上厕所,在家里吧,我洗完了。”

这女人真多事,黄兆铭此时尿意强烈,说了声“谢谢”,走进了厕所。出来后,郁雪梅依然穿着睡衣在走廊里走来走去。黄兆铭想提醒她穿上衣服,可显得自己多事,就低头回了房间。

不一会儿,郁雪梅敲门进来:“不好意思,昨晚又喝多了。”

“没事,我也喝了不少。”

“我看你喝酒有数,不像我一喝就醉。”

“以后还是少喝酒好,特别是在外地。”

“我也不喜欢喝酒,心情不好的时候才喝。真不好意思,两次喝醉都让你看到了。不过让你看到没事,你是我弟弟。有你这弟弟真好。虽然咱只见过两次面,但我能看得出来你是很好的人。即使那次你不送我回家,我一见你也能看出你是很好的人。你这人长得就有安全感。”

“谢谢郁姐夸奖。”

“这不是夸奖,我说的是心里话。”

黄兆铭含笑无语。沉默片刻,郁雪梅说:“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做。”

“我去做吧,我擅长下面条,尤其是鸡蛋面。”

“鸡蛋面我下出来也好吃,我下吧。”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