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好看的小说阅读与投稿网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纸婚连载3

纸婚 by 王树军

2018-1-30 09:22

4、黄兆铭对于C城的工作思路做了充分的思考,不能按部就班、小打小闹,只有策划活动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打下基础,取得良好收益。现在正值拍婚纱照的旺季,面对市场上五花八门的婚纱摄影店,怎样选择一家最适合的来为自己留下人生最美的瞬间,成了许多准备结婚者关注的焦点,各个影楼在这个时期为了吸引顾客也是想出了种种招数。这个时候举办“关于评选老百姓心中的十佳影楼”的活动,一定会受到欢迎。黄兆铭做了详尽的策划案,找到C城电视台《百姓生活》栏目组,洽谈联合举办事宜。依托电视平台,文化公司具体操作,利润同享的策略得到了《百姓生活》栏目组负责人的认可。很快和黄兆铭签署了协议。黄兆铭回到公司,便召集人马,全面部署,准备打响第一枪。

业务员都是新手,黄兆铭把最简单的工作交给他们去做。他整理了C城以及各县市区大大小小的婚纱摄影店名单。每个业务员负责一个区域,给各婚纱摄影店下通知,让他们参选。黄兆铭负责联系冠名单位,有了冠名单位,整个活动就有了经济支撑。鸥翼集团便成了第一目标。

在来C城建分公司之前,曾经和鸥翼集团有过合作,黄兆铭当时作为策划协助萧墨迪来联系的业务。今天,电话一接通,集团副总赵雨辰对黄兆铭很有印象,当即答应给老总汇报,让他听消息。从语气上判断,黄兆铭感觉问题不大,心里敞亮了。第一笔业务和第一个活动要是顺利完成,不仅是有了提成,也能开个好局。

时近中午,阳光格外地给面子,洒满了大半个办公室,暖意弥漫开来。业务员在外面马不停蹄的工作,形势一片大好。郁雪梅回去做饭了,黄兆铭一个人坚守岗位,岔开五个手指轮换着敲打着办公桌,节奏感极强。这时手机响了,萧墨迪打来的。很长时间没见面了,黄兆铭看着萧墨迪的名字在手机上闪动,倍感亲切。

随后接听:“萧总好啊。”

“我要去了,你准备请我吃什么。”

“肯定吃C城最好的。”

“好。你下楼吧。我在楼下。”

“哪个楼下?”

“你办公室的楼下啊。”

“真的假的?”

“真的。”

黄兆铭将信将疑,走到窗前,推窗往下看,萧墨迪真的在楼下站着。他赶紧喊:“你上来,在307。”

黄兆铭听到脚步声,走出去,两只手握在了一起:“行啊墨迪。比曹操还快。我还以为你开玩笑。”

“我来C城散散心。公司的事情没有问题。头疼的是纸婚年。你也纸婚,和我同病相怜吧?”

“什么病?我没感觉啊。”

“也是,你两地分居,想亲近都没机会,哪有我的感受。”

“咱先去吃饭,坐下慢慢聊。”

黄兆铭给郁雪梅打了电话:“郁姐,我不回去吃饭了。墨迪来了,我陪他在外面吃。”

刚挂掉电话,萧墨迪问:“给谁请假呢?”

“我们公司副经理,和我住在一起。”

“还住在一起!你还喊她姐!女的啊!这么快就有情况了!行啊兆铭,还是你高,金屋藏娇。”

“别胡扯。李总的干女儿。公司给我们租了两室一厅,我和她一人一间,秋毫无犯。”

“秋毫有犯也正常。放心,我绝不告密。”

“没密可告。晓琪早就知道。”

“行,佩服你。家里如漆似胶,外面花里胡哨。”

“停,胡扯到此结束。”

酒过一旬,萧墨迪大倒苦水:“不结婚不知道结婚苦。婚前两个人咋看咋顺眼,婚后咋看咋不顺眼。怪不得有人说纸婚如同一个新生儿,娇薄脆弱,或许在一次吵架和拌嘴的冲动之下,宣纸一样薄薄的婚姻便撕裂瓦解。”

黄兆铭听着简直不可思议:“墨迪,不至于吧?这可不像你的感受。”

“你非我,焉知我的感受。”

“把问题严重化了吧?”

“没有严重化,我说的是心里话。”

“墨迪,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玉梅多好的人,这才几天,你就看人家不顺眼了。”



“是阿梅看我不顺眼。”

黄兆铭以为吴玉梅发现了萧墨迪的本质:“婚都结了。你努力做个好人,在她心目中重塑形象,不就行了。”

“你想哪去了。我的形象一直很好。她是嫌我不拘小节。我就不喜欢洗袜子,我的原则是微臭不下脚。有一次我闻了闻袜子,如果不臭准备再穿一天,刚巧让她看见了,从此成了反面典型。当天已经狠批了我,现在只要吵架,就旧事重提。你说多大点儿事儿,值得上纲上线。”

“纸婚时期首先是生活习惯的碰撞。以后注意就是了,也不是顽疾。”

“同样是纸婚,你们就没碰撞?”

“这方面没有,我的袜子,晓琪总是及时地洗。”

“晓琪是真爱你的。愿意为你付出一切。”

“玉梅不给你洗袜子不代表不爱你。她和晓琪的表现形式不一样。”

“阿梅的表现形式就是限制我的自由。连穿什么衣服她都要管,我每天都得按照她的指示穿衣服。我以前在公司穿的衣服也不丢人啊。她现在总是不满意,说我不知道什么叫合理搭配。我连打哪条领带都要征求她的同意,你说累不累。”

“换个角度讲,你这是幸福,有个女人这么全方位地关心你多好。看来,玉梅想把你塑造成完美男人。”

“就怕我还没完美就已经完蛋了。”

“知足吧。你能有今天的一切,还不是阿梅的功劳。”

“我最讨厌这句话,在别人眼里,好像我沾了她家多大光似的。可这与我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

吃了人家的,喝了人家的,拿了人家的,也不领人家的情,这就是萧墨迪。继续这个话题只能让萧墨迪不高兴,也没必要。黄兆铭转而说:“有专家说新婚后,夫妻双方必然经历一个‘去理想化’的过程。从浪漫回归到实际的生活中,进行全方位的磨合。你们磨合一段时间就拨云见日了。”

“你和晓琪两地分居,体会不到磨合的痛苦。我算是明白了,纸婚就是要经历砂纸的打磨。耐住打磨的会成为光滑的相纸,耐不住打磨的就会出现窟窿,成为废纸。”

“我和晓琪分开也没有多长时间。夫妻与夫妻之间磨合的内容不一样。我和晓琪吃饭穿衣上没有异议,但在赚钱买房上也会有所摩擦。”

“你是该多赚钱。至少要把日子过得像模像样。我都准备买车了,正在考驾照。”

黄兆铭点着头,心里骂,少在我面前装大葱,要没有你岳父,你还不如我呢。

“你C城开展工作了吗?”萧墨迪问。

“开展了。”

“刚刚开始,一定要弄点儿动静,越大越好。”

“还行,我们正在和C城电视台联合举办‘老百姓心中的十佳影楼’评选活动。”

“你策划的?”

“那当然。”

“好。祝贺。来,喝酒。”

吃完饭,黄兆铭要给萧墨迪安排个宾馆让他住下。萧墨迪说和其他朋友已经约好了,便打的先行离去。黄兆铭想去公司,走了几步有些头疼,坐公交车回了住所。

郁雪梅竟然一个人在家喝酒,而且这个点儿还喝着。看见黄兆铭进门,便说:“弟弟回来正好,咱姐俩再喝点儿。”

黄兆铭笑了:“郁姐很有雅兴,一个人还有喝酒的兴致。”

“今天多做了几个菜,不喝酒有些可惜。”

“今天什么日子?这么隆重!”

“咱公司业务开展顺利,我替弟弟高兴,就多做了几个菜,想和弟弟祝贺一下。谁知你还有事,只好我自己喝了。”

“萧墨迪是以前咱公司的同事,他来我不得不陪。不好意思啊,郁姐。”

“没关系,你现在回来也不晚,来,坐下。”

“我喝多了,想休息。”

“弟弟,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我来C城,你是不是有意见?”

“怎么会。你来,我很高兴。”

“既然高兴,就坐下喝酒。”

“郁姐,我真得想休息。”

“你就是对我有意见。我刚来的时候,你说你不喝酒,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弟弟,我觉得你挺实在的一个人,怎么能这样。你知道吗?你姐心里苦着呢。”郁雪梅哭了起来,不出声,只淌泪。

黄兆铭赶紧拿了纸巾递给她,怕她继续哭,只好说:“郁姐,我陪你喝一杯,你也休息吧。”

“我听弟弟的,这才是我的好弟弟。”

一杯酒下去,郁雪梅有些失态,一只手搭在黄兆铭的肩上:“弟弟,你知道吗?我心里苦着呢。”



“郁姐,你刚才已经说一遍了。我知道了。”黄兆铭耸耸肩,郁雪梅不但没有把手放下来,反而抓得更紧了。黄兆铭也不好提醒,只能在那忍受着。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也不知道。你知道李达生为什么让我来C城吗?是他妈的想摆脱我。”

黄兆铭不想知道他们的隐私:“郁姐,今天到此为止。都喝多了。”

“谁喝多了?这不还有半杯酒吗。我清楚着呢。”

“我喝多了。真不想喝了。”

“你不喝,也得陪我说说话。”

黄兆铭没有办法,只好忍受着。

“你姐我是堂堂艺校毕业生,音乐系,毕业后不好找工作就在酒吧里唱歌。和李达生认识后,他迅速把我发展成了情人。没办法,你姐我也想找个依靠,李达生说能帮助我在音乐道路上有所发展。可我被这个色狼骗了。我的大好青春被他耽误了,我找他算账,他妈的就把我糊弄到这里来了。他只想玩女人,吝啬得要死,屄毛不拔。”

脏话不堪入耳,黄兆铭听不下去了:“郁姐,我还得去公司,你休息一会儿吧。”

郁雪梅摇摇头,要站起来,摇晃了几下。黄兆铭赶紧扶住她:“慢点儿郁姐。”

“你扶我。”

黄兆铭架着郁雪梅的胳膊,扶她站了起来。郁雪梅贴着他的耳朵:“还是弟弟好,我就喜欢弟弟。”

“快到卧室里休息吧。”

走到床边,郁雪梅又说:“你陪陪姐,姐喜欢你。”

“我还得去公司。我先走了。”

郁雪梅拉住他:“想跟我上床的男人多着呢,我可是第一次主动,我就看你人好。”

“对不起,公司里真有事。”

    “都这时候了,还有什么事。你青年力壮的小伙子,我就不信你不想。”

郁雪梅扯过了黄兆铭的腰带。黄兆铭赶紧挣脱,跑了出去,只听到一句话:“你会后悔的。”

走下楼,脑子里杂草丛生,黄兆铭感到下面有动静,低头看了看,微微鼓起,赶紧背转了身,幸好周围没人。黄兆铭努力地控制了一会儿,才有所收敛。他是想的,昨晚还在内裤上遗了一大片。可不能,这样的女人他招惹不起。

黄兆铭害怕郁雪梅再纠缠,晚上没有回住所睡,和衣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凑合了一晚上。早晨起来,需要换衣服,黄兆铭只好硬着头皮回去了。郁雪梅正在洗澡,黄兆铭暗喜,迅速溜进卧室,准备趁她洗澡的时间赶紧换完衣服离开。刚走出房门,郁雪梅穿着睡衣走了出来。想起昨天的一幕,黄兆铭以为她会不好意思,便率先低下了头。郁雪梅说:“弟弟,昨晚怎么没回来睡?”

“哦,我我忙到很晚,便在办公室里睡了。”

“你也真是,工作不是一天干的,这么拼命干嘛。”

黄兆铭笑笑:“还要开会,我先去公司了。”

走下楼,黄兆铭摇了摇头,一切出乎想象。郁雪梅竟然这么从容,昨天的事情在她身上没有留下一点儿痕迹。难道真是喝多了酒,把一切都忘了?管她呢,忘了更好,省得在一起住着别扭。

一个星期过去了,黄兆铭没有接到赵雨辰的回复,便给赵雨辰打了个电话:“赵总你好,我那个方案你们研究了吗?”

“研究了。”

黄兆铭心里一阵激动:“谢谢赵总。”

赵雨辰又说:“可是,今年我们的广告费基本用完了,只能支持一家。”

心头掠起阴影,黄兆铭赶紧问:“赵总,还有找你们联系的吗?”

“有,就是去年和你一块来的那个,现在自己当老板了。叫萧什么?萧墨迪吧。”

“他什么时候去的?”

“前几天下午,来的时候喝了不少。非得请客。他说他也正在做一个活动。比你们的范围广,叫什么‘老百姓心中的名店’。”

“你们签协议了吗?”

“还没有,他的方案没有带来,我让他先把方案传过来。我们公司的领导都觉得他的活动更好。”

黄兆铭基本明白了:“赵总,中午有时间吗?咱一起坐坐。”

“不用。以后再说。”

“就吃个便饭。赵总就给我个机会吧。”

“有事在电话里一样说,吃饭就免了。你们公司刚起步,也不容易。”

“赵总,没什么事。吃个便饭,随便聊聊。我个人请你,即使不合作,我也想和你成为朋友。”

赵雨辰同意了。黄兆铭赶紧定了饭店,又去了趟银行。席间,黄兆铭把萧墨迪的来龙去脉详细说了。着重强调,萧墨迪根本就没有什么方案,无非是听他说了正在做“老百姓心中的十佳影楼”,他临时想出来的“老百姓心中的名店。”他公司没有策划人才,做这方面的活动也不擅长。再说了,他们如果在A城搞,鸥翼集团赞助没有什么意义;他们要在C城搞,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不知道何时才能做起来。

赵雨辰连连点头。黄兆铭说:“如果赵总感兴趣,我们做完了十佳影楼,可以接着做名店。这都是我擅长的。”

接着,黄兆铭拿出一个信封递给赵雨辰:“这是一点儿辛苦费,活动结束后,我再把提成打到你的个人账户上。”

赵雨辰看着黄兆铭,没接。黄兆铭说:“赵总,不用不好意思。这是行规。我们和哪家公司合作都一样。我这人按规矩办事,和萧墨迪不一样。上次来洽谈,我只是负责策划,具体业务由萧墨迪负责。他是否按行规做事,我就不清楚了。”

萧墨迪上次的确没有给赵雨辰好处费,严格贯彻了他能省就省的原则。赵雨辰没有再犹豫,接过了信封。“从上次吃饭,我就觉得萧不实在,明明有酒量,还装作不喝酒。酒品如人品,这是真理。一看你就是实在人,我就喜欢实在人。”

为了对得起“实在人”的称号,黄兆铭开始甩开膀子和赵雨辰喝了起来。临别,赵雨辰搂着黄兆铭,大着舌头说:“明天——你过去——咱把合同签了。”



 

5、“老百姓心中的十佳影楼”评选活动圆满成功,和C城电视台《百姓生活》栏目取得了双赢。为了扩大战果,赚足广告费,黄兆铭紧接着策划了盛大的颁奖晚会。特邀请李达生前来参加,并代表总公司担任颁奖嘉宾。李达生钱赚了,脸露了,兴奋异常。临走,让黄兆铭跟他的车一块回A城。

车刚进A城,李达生拍了拍坐在前面的黄兆铭:“兆铭,我理解你归心似箭的心情,今晚我们就不一起吃饭了。”

“谢谢李总。我现在的确也没有心情吃饭。”

一车人笑了起来。李达生给陶晓琪打了电话:“晓琪啊,忙什么呢?”

陶晓琪说:“在公司呢。”

“你猜我把谁带回来了。”

“兆铭?”

“还是你们小两口近,心有灵犀。你也下班吧,我把兆铭直接送回去。”

“谢谢李总。”

到了楼下,黄兆铭说:“李总,上去坐坐吧。”

李达生笑得阳光灿烂:“我这会儿去你家也太不懂事了。”

黄兆铭看着车开走,小跑着上了楼。他开门的时候,激动得好几次都没有插上钥匙。陶晓琪竟然没有在家,竟然这时候不在家!黄兆铭放下物品,每个角落都转了转,嗅了嗅家的味道,更主要的是嗅了嗅陶晓琪的味道。温馨由鼻孔直达肺腑。

刚掏出手机要给陶晓琪打电话,陶晓琪回来了,手里提了一大兜菜。看见黄兆铭两眼放光,亲昵地喊了声“老公”,没停下脚步,直接去了厨房。黄兆铭看她厨房里忙活起来,就说:“晓琪,你过来一下。”

“等会儿,我先把菜洗洗。”

“你先过来,这个事比较紧急。”

陶晓琪放下菜,走过来:“什么事啊?”

“重要事。”黄兆铭抱住陶晓琪就往床上按。

陶晓琪张着双手:“着什么急,我还没有擦手呢。”

“擦什么手。也不分时候。这个事重要还是那个事重要?现在十万火急。”

陶晓琪幸福地嗔怪着,任凭黄兆铭摆弄。

50分钟过后,陶晓琪躺在床上娇喘:“本想给你做菜呢,弄得人家浑身一点劲儿都没有了。”

“你为人民服务很辛苦。我去做菜。”

黄兆铭刚坐起来,陶晓琪把他拉下:“你从C城回来很累,你歇着,还是我去做菜吧。”

“不用,还是我去吧。你也很累的。”

“谁让俺是人民公仆呢。为人民服务是分内的事。”

“那咱俩一起做,我愿意跟在领导屁股后面,干什么都方便。”

晚饭过后,萧墨迪和吴玉梅来串门。嘻嘻哈哈了一番,吴玉梅就和陶晓琪去卧室里说话了。萧墨迪看着卧室笑:“这就是女人啊。”

“人家是不屑与咱为伍。”

“女人就这样,一旦结了婚就自动退到家庭主妇的位置,不再参政议政。不过,我估计晓琪是垂帘听政。”

“玉梅也肯定没有让军权。”

“差矣,我在家是党政军一把手。”

“没看出来,你还挺大男子主义。”

“这不叫大男子主义,这是确立在家庭中的绝对地位。”

“行,不愧是公司老总,越来越像领导了。”

 “兆铭,不如你到我公司来,以咱俩的能力和阿梅她爸爸的强大支持,一定能做番大事业。”

“咱俩走的路线不一样,你是独打江山,我是背靠大树。”

“屌,李达生算什么大树?”

“他经营了这么多年文化公司,还是有实力的。另外他对我很好,我也不能离开公司。”

“你这人就是死心眼,他对你不错,能给你买房子吗?我可以给你股分,和你自己当老板一样,保证你很快买上房子。”

黄兆铭想到了一句古话,道不同不相为谋。“墨迪,我在C城的工作刚有起色,我还是想继续做好。”

这时,吴玉梅拿着手机走出来,看了看时间:“本想来坐一坐就走,没想到这么晚了。真不好意思,耽误你俩小别胜新婚了。”

送走了他两口子,就说起了他两口子。陶晓琪率先开腔:“婚姻真能改变一个人。吴玉梅以前那么优雅的千金小姐,现在也变了。”

 “玉梅和你在卧室里说什么了?”

“吴玉梅说上了墨迪的贼船,没想到墨迪毛病这么多。嫌墨迪邋遢,不爱洗澡,不爱洗衣服,都有味了还穿着,也不会做饭,小便很少冲厕所。我看吴玉梅快成怨妇了。”

“这怨不得玉梅,你看墨迪的家庭氛围就和玉梅不一路。”

“你就和吴玉梅是一路?臭男人臭男人,男人不都一样。你刚回来,我还没洗手,你也没洗澡就猴急着要,要是吴玉梅还不也说你脏、窝囊。”

“行了,说他俩,扯我干嘛。咱俩的事,你可别往外说。家丑不可外扬,切记。”

“放心吧,你以为我和你似的。我才不说呢。”

“我也没什么缺点。就那个事也是因为想你想得严重所致。其他的,我怎么样,小伙英俊潇洒,策划水平在公司第一。”

“就是买不上房。”

“这别急,通过这次活动,我很有把握。”

“到那时,我就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房子的事已经看到希望了,孩子的事,咱现在努力吧。”

“你就不累?”

“不累。我今晚要把在C城耽误的美好时光全补回来。”

“讨厌。”

窗外的月,遮了大半个脸,悄悄地偷窥着室内的活动。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