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纸婚连载4

纸婚 by 王树军

2018-1-31 14:00

6、郁雪梅来C城这么长时间,已经不满足只在办公室里值班了。看到黄兆铭和业务员都大把大把地赚钱,她只拿死工资,心里极不舒服。她向黄兆铭提要求,“我不能顶着副经理的名,不行驶副经理的职责,我要做点实际工作。”

这都是李达生安排的,黄兆铭不好做主,也不想让她搀和,就推诿:“郁姐,你想干工作是好事,有机会我和李总请示请示,看看让你负责哪一块儿。”

“好,我等你消息。”

郁雪梅性子急,三天没得到回复就不耐烦了。觉得黄兆铭给她问工作的事可能性不大。黄兆铭不是一般的男人,她几次勾引他上床都被拒绝了。这也让她大为光火,她原以为男人没有不好色的,以她的魅力也没有摆布不了的男人,可没想到遇到了黄兆铭,油盐不进。这是对她魅力的严重侮辱。她要给黄兆铭点儿颜色看看。没有请假,就直接回了A城。

李达生见她进了办公室,很是意外,赶紧过去关起门,让她坐下:“你怎么回来了?”

“先给我倒杯水,渴死了。”

李达生倒了水,递给她:“C城的情况怎么样?”

“你就知道C城的情况,怎么不问问我的情况怎么样?”

“我看你很好啊,比以前又漂亮了。”

“少来这些。我问你当初让我去C城是不是想摆脱我?”

“你想哪去了,我想摆脱你还给你发工资?”

“哼,那点工资够干什么的。你知道黄兆铭一个月赚多少钱?”

“你不能和他比,他负责全盘工作,自己还拉业务。没有他,C城的工作哪能到今天的地步。”

“怎么不能比?他策划的活动,我也会。”

“你跟着他工作了这么长时间,是学习了些东西。但你要不去C城,这里面的门道儿永远都不会知道。”

“什么门道儿,就是一层纸。我问你,你对我好,还是对黄兆铭好。”

“你俩怎么能相比。他是我事业上的得力干将,和我事业上近,你和我心灵里近。”

“我看你早把我忘了。”

“怎么会呢,我去C城参加颁奖晚会不就是为了看看你。”

“我才不信呢。”

“你信不信无所谓,但这都是真的。”

“那好,你既然和我近,就让我当C城分公司经理。”郁雪梅在路上早就想好了,既然回来一趟,就争取把黄兆铭替换了。她眼红黄兆铭的收入,想让自己也有这样的收入。

“你从C城跑回来,就和我说这事?这不行,兆铭工作出色,干得好好的。我有什么理由不让他当经理。”

“你有什么理由不让我当经理?我保证比黄兆铭干得好。你拍着良心想想,你欠我的少吗?”

“我对你哪儿不好?让你在C城白拿工资,有什么不好。”

“我不想白拿工资,我有能力自己赚钱,也有能力给你赚钱。你就让我试试,我保证干好。”

“我和兆铭说一下,让你分管业务,给你几个业务员,你先领导着。”

“不,我要当经理。我不想和黄兆铭一起工作。”

“你俩是不是有矛盾了?”

“是他和我有矛盾,整天色迷迷的。”

“不可能,兆铭这人我了解。”



“你别忘了,你们都是男人。男人看男人和女人看男人不一样,他好色也不会在你面前表露出来。他在那里还铺张浪费,请萧墨迪吃大餐,也不让我参加,肯定背着我有事。时间长了,你就不怕萧墨迪把他挖走。”

“我平白无故就让他回来,也没有理由啊。”

“你让他回A城任副总经理,反正你这样的个体公司给个职务也无所谓,他官升一级,更乐意为你效力。表面上提拔,还是让他发挥特长策划兼做业务,在你身边,你也顺便看着他。我这可是为你着想。总公司是你的根据地,让黄兆铭回来帮你夯实根据地的基础,更有利于对外扩张。”

“问题是你在C城,有多大把握能干得比兆铭好?”

“你要是不放心,派个有能力的任副经理,再派个你最信任的管理财务。我保证不多拿你一分钱。我这既是为了你,也是为了不再和黄兆铭在一起。”

“你说哪去了,我还不信任你。不过依照你的思路也有利于你的工作。”

“你同意了?”

“先这样吧,我再具体考虑一下。”

“你真好。”

郁雪梅撒起娇来。

回到C城,郁雪梅不显山不露水,佯装回了趟娘家。每天去上班都买些零食、水果之类的,分给公司里的人吃,公司上下其乐融融,一团和气。黄兆铭也很高兴,以为郁雪梅不再想着要工作了,便没给李达生打电话。郁雪梅期盼着早日当上经理,虽然表面冷静,内心焦急,总是借故给李达生发短信,或幽默段子,或烫人情话,以此来提醒李达生注意她的存在。

一个星期过后,黄兆铭接到了李达生的电话:“兆铭啊,最近工作如何?”

“还可以,一切工作都正常运转起来了。”

“哦,不错。你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

“谢谢李总。在你的领导下,我会努力进步的。”

“这就好。以你目前的工作能力再担任分公司经理显然是委屈了,我想让你担任总公司副总经理。”

“非常感谢李总。我会把C城的工作做好的。”

“提拔你为副总,我是想让你回总公司协助我统领全盘工作。”

“回去当然太好了。可这边的工作怎么办?刚刚驶入正常轨道。”

“你物色个人选,让他接替你。”

“李总,这边能够接替我的,目前还没有合适的。”

“你看郁雪梅怎么样?我听说公司里的员工都对她印象很好。”

“她…….她是不错,和员工处得也很好。可她一直没有参与实际工作,我有些担心。”

“你在总公司遥控指挥,或者给她派个副经理,你觉得哪个更好。”

黄兆铭心想让他遥控指挥根本不可能,郁雪梅也不会听他的:“李总,我还必须回A城吗?”

“我是从全局考虑,你回来任副总经理更有利于全面工作,对公司会有很大帮助,当然还得尊重你个人的意见,你考虑一下。”

“好的,谢谢李总赏识。”

放下电话,黄兆铭也喜也忧,让他干副总经理,是好事,也是李达生信任,可C城的市场丢了太可惜,已经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接下来就全面收获了。黄兆铭有些为难,坐在办公室里反复思考,没有理想的方案。

下午,陶晓琪打来电话,声音是一股脑冲进来的:“黄兆铭,怪不得你乐不思蜀,原来有女人和你住在一起,你就风流快活吧。”

黄兆铭正左右为难,上来挨了一梭子,也来了气:“你没毛病吧?不问个青红皂白,上来就发火。”

“什么青红皂白,你先说是不是和女人住在一起?”

“是,可……”

“那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伪君子!真让我说对了,纸婚年,男人就是以赚钱的名义出轨。我竟然在这个时候怀了你的孩子。”

“你说什么,你怀孕了,真的?”

“已经和你没关系了。”

“你瞎说什么。你能不能不截我的话,听我说完。”

“还说什么?你都和人家住一起了。”

“是住一起,但不是住一个房间,我们公司租的两室一厅,相当于合租。人家和李总有亲密关系,你冲我发这邪火,我冤不冤。”

“你冤什么,你为什么不早和我说明白?”

“以前也没有涉及到这个话题。我根本没有当回事。我和你说,晓琪。要是因为别的女人,白挨你顿骂,我还好受。因为她,我委屈大了。那样的女人你是没见,你见了你也烦。”

“真有那么差?要是你说的那么差,人家李总能喜欢。”

“你知道李总喜欢她,还冲我发什么火。咱俩都端李总的饭碗,我能对他的情人有想法?再说了,我是那样的人吗?这是谁给你灌的迷魂药?”

“你俩就真没事?”

“我的天啊,解释了半天,你还不相信,我死的心都有。这是谁给你传的瞎话,杀人不偿命的东西。”

“墨迪说的。我今天刚测出怀孕,听他一说,我就气蒙了。他也是为我好,怕你在外面犯错误。”

“放心吧,萧墨迪犯一百回错误,我也犯不了一回。你怀孕了,多注意。实在不行,我回去照顾你。”

“这才刚怀孕,一点事没有,你还是以事业为重吧。”

“为了让你放心,我还是以老婆为重吧。我决定回总公司。”

“你没毛病吧。那边顺风顺水的,回来干吗?”

“上午李总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任副总经理。”

“真的?”

“当然是真的。能拿这种事开玩笑。”

“那太好了,老公真优秀,祝贺你。”

“这会儿知道老公优秀了,刚才还张着血盆大口。”

“去!你要真和别的女人有事。我立马就去流产。”

“别,别。我相信你能做出来,你傻儿巴叽什么事做不出来。”

“你才傻呢!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几天吧,把手头上的事处理一下。”

“好,我等你,拜拜。”

心里亮堂了,黄兆铭不用再为难了,既然老婆怀孕,就回去照顾她吧。钱也赚了,职务也升了,这段C城岁月,算是不虚此行,收获颇丰。

黄兆铭先去买了些菜,打算回到住所主动和郁雪梅提出来让她任经理。既然李达生提她了,她又和李总关系密切,他就是挡也挡不住,还不如顺水推舟。谁知,郁雪梅早就接到了李达生的电话,说黄兆铭正在考虑,让她再等几天。郁雪梅气不打一处来,李达生都同意了,黄兆铭竟然还不痛痛快快,考虑个屁,真不识抬举。公司是李达生个人的,想开除黄兆铭还不一句话的事,怎么还给脸不要脸。

马上就能回去团圆了,黄兆铭满面春风,哼着流行歌进了门。很快,他的歌词就让郁雪梅冷若冰霜的表情卡住了。黄兆铭不知道她犯了哪门子神经,走进厨房放下菜,就回到卧室准备换衣服。突然在阳台上了发现了一条网状的女人内裤,红色镂花,散发着魅惑。黄兆铭纳闷:“郁姐,这衣服是不是你的?”

郁雪梅走了进来一看:“怎么不是我的,难道你还有女人内裤,怎么跑到你房间里来了?我一直想穿都找不到。怎么跑到你房间里来了?”

听着郁雪梅像审犯人一样的质问,黄兆铭很不舒服:“郁姐,我哪知道你的内裤是怎么进来的。真奇了怪。”

“奇什么怪,分明你偷的。你的房间只有你能进来,不是你偷的,还能有谁?”



黄兆铭感到头一下子大了:“郁姐……”

“别叫姐,我不是你姐,为什么偷我内裤?你什么目的?”

“天地良心,咱在一起住了这么长时间,你还不了解我?我是那种人吗?”

“你是哪种人?内裤在你房间里,你狡辩什么,你说你是哪种人?你再不承认我打110了。”接着,郁雪梅掏出了手机。

黄兆铭看她在拨号,便说:“郁姐,为这事惊动警察有必要吗?”

“怎么没必要,我就要让警察把流氓找出来,我不能和流氓住在一起。”

黄兆铭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看了看阳台,和内裤落的位置,极有可能是郁雪梅从她房间里扔过来的,然后栽赃于他。叫警察就叫警察,反正自己没有做这样的龌龊事。可警察一旦来了,即使查处了真相又有什么意思,还影响了公司的声誉。再说,一旦和郁雪梅的关系闹僵,李达生脸上也不好看,他这个副总怎么工作?郁雪梅还在那里端着手机,一副拨打110的样子,其实根本没有拨号。黄兆铭彻底明白了,这是郁雪梅为了挤他走,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

黄兆铭指着厨房说:“我买那些菜是想和你喝个告别酒的,今天下午我对象打来电话说怀孕了,我决定回去,也决定向李总推荐你任经理。我这个决定不会改变,我现在就给李总打电话。”

当着郁雪梅的面,黄兆铭给李总打完电话,又给郁雪梅找了个台阶下:“你的衣服绝对不是我偷的,我黄兆铭永远不会这么龌龊。我觉得也可能是你在那边晾衣服,风刮过来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打110。”

郁雪梅没想到是这样,反而对不住黄兆铭了,但在脸上没有显露出来:“内裤的事我不追究了,你这一说,我想起来了,今天的风的确很大,内裤又那么轻。”

“我本想多待几天帮你理顺工作,这样的话我明天就回去了,反正也没什么可交接的。你一直在办公室,肯定很熟悉工作流程。今晚,我去办公室住,明早过来收拾东西,直接回去。”

第二天下午五点,黄兆铭回到了A城,把东西放回家,就和陶晓琪一起去参加李达生安排的接风宴。李达生除了不停地夸奖黄兆铭就是不停地喝酒,直到喝多。黄兆铭还是第一次见李达生喝多。结束后,李达生没有忘让司机先把黄兆铭和陶晓琪送回去。黄兆铭也喝了不少,搂着陶晓琪,雄赳赳地回了家。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高度]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