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四十七节(节选之二)

《家的变迁》节选 by 程湛馨

2018-2-14 17:44

  
  一九八六年元旦,郝占仁、李侠结婚了。
  
  郝春秋家,一个四间房的农家院子,每个门上都贴上了红对联......
  
  院里院外都是人,男女老少参差不齐,有说有笑。
  
  郝家沟村副书记、民兵连长郝春才既是媒人又是知宾,里里外外张罗着:“新媳妇已经接到家了,饭好咱就开席,人多,照顾不过来就互相照顾一下啊,没上账的赶紧上账啦!舅、姑、叔、姨们赶紧上账啊!”
  
  舅、姑、叔、姨多数上礼五元,家庭条件差点的上礼四元,平辈的表兄、表姐上礼有四元的,也有三元的,同村有走动往来的的上礼三元或两元,归账的时候,总数礼金一百二十二元。
  
  四间房子摆了八个饭桌,十二点的时候,郝春才说“开饭啦”就算是礼成了。
  
  敬酒的时候,新郎父亲郝春秋略带酒意,说了话:“都是实在亲戚,我就不说客套话了。”停顿了一下,又说,“感谢的话,在这个场合,这个大喜的日子,我还是得说说。武装部的程部长、公社郭委员、高助理来了,我最应该感谢你们,如果说我儿占仁是一匹千里马的话,那么,你们就是伯乐!伯乐,你们是占仁的恩人,是你们把他送去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那个大熔炉里锻炼成长,今天我儿占仁,实现了对我的承诺,实现了他妈的梦想,真的是穿上了四个兜的军装,戴上了大檐帽,扛上了肩牌。伯乐们,领导们,老郝家感谢你们!”郝春秋干了一酒盅,又让占仁倒满了一盅,接着说,“感谢我的亲家,把这么好的闺女嫁到我老郝家!我大儿媳妇李侠是个好青年!在县服装厂是技术员......”郝春秋忽然停顿了一下,把想说还是车间主任的话咽了回去,不能太张扬,保守一点没坏处,便突然转了话题,“李侠,我儿媳妇对长辈那是好得没说的,她婆婆有病住院的时候,那伺候的,跟亲闺女一样!我们很知足!我干了这盅!”郝春秋又是一饮而尽......
  
  “好!好!”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子高声喊着。大家都知道,郝占仁娶个媳妇,真是一分钱没花,女方什么彩礼呀、房子啊、三转一拧啊、项链耳环戒指啊,统统都没要,三里五村的年轻小伙子真是羡慕死郝占仁了。有的小伙子后悔地说,我也当兵去就好了,也能找个不花钱的媳妇;有的小伙子说,光当兵也不行,你得有本事、有文化,人家郝占仁咋回事?人家能写会算!没文化,你当兵也是个大头兵,穿不上四个兜的军官服,也戴不上大檐帽、更扛不上肩牌......
  
  “不说了,综归一句话:谢谢大家!”郝春秋又停顿了一下,“我还得感谢一下大媒人、咱村的副书记、民兵连长春才!你自己喝好了啊!自家兄弟,我就不单独敬你酒了,呵呵......”大家就都哈哈地笑。
  
  “放心吧!今天我一定好好喝,不醉不归!”郝春才高兴地应着。他也是当兵的时候谈的恋爱,取的媳妇也是三里五村的头面人,女方也是时代好青年。现在郝春才的儿子已经两岁了。
  
  郝占仁、李侠挨桌敬酒。
  
  郝占仁每桌都干了一盅之后,回来再陪程部长、郭委员、高助理和村里的郝书记继续喝上了——
  
  “谢谢程部长,敬您,我干一盅!”“谢谢郭大哥,敬您,我干了!”“谢谢高大哥,敬您,我干了!”郝占仁连喝几盅,满脸通红,“书记,我敬你......”“中了、中了,少喝点......”大家就劝郝占仁少喝点,李侠借机就把自己的爱人搀扶走了。
  
  晚上,新房里。
  
  李侠倒了一杯水,轻轻地唤:“占仁、占仁,你酒喝多了,再喝点蜂蜜水,解解酒吧......”
  
  郝占仁躺在洞房的炕上已经睡着了。
  
  后半夜的时候,郝占仁似乎醒酒了,就伸手抻李侠的被子......李侠就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我来事儿了,不行的......”
  
  “啊?来事儿了?......哦......”郝占仁似乎懊恼了一下,但很快又睡着了。
  
  第二天,郝占仁滴酒没沾。
  
  晚上,上炕钻进被子里的时候,郝占仁突然懊恼起来,很是懊恼的神情瞅着新婚的妻子李侠......
  
  李侠微笑着,脸贴近他的耳朵边,轻轻地说:“跟你说个事儿,不许生气,你必须保证不许生气......昨天你喝了那么多的酒,不怎么清醒,醉醺醺的,我逗你了,别生气啊。”说完,顺便似乎亲了一下郝占仁的耳朵根。
  
  郝占仁一愣:“逗我?你、你?你没来事儿?”
  
  李侠十分羞怯地点头“嗯”了一声,立刻用被子蒙上了自己的头。
  
  郝占仁伸手就把电灯关闭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高度]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