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四十九节(节选之四)

《家的变迁》节选 by 程湛馨

2018-2-14 17:44

  
  师司令部演习结束,回部队所在地的第一个星期天,郝占仁首先请军务科、保密室和打字员、司机等战友们喝喜酒。
  
  同乡战友陈兴会送的鱼有二斤多,李侠就将这条鱼拦腰截断:“仁哥,鱼头这面儿请你们单位首长、战友,鱼尾这面儿请同乡战友,你看行不?”李侠给新婚的丈夫郝占仁称呼“仁哥”,他觉得很甜蜜、幸福,但也有点欠妥,似乎有点肉麻的感觉,就商量着说:“侠,有外人的时候咱不称呼‘仁哥’好吧,可以称呼‘占仁’或者称呼‘小郝’,不然我会脸红、不好意思的。”李侠瞅着郝占仁,甜蜜地一笑说:“行,仁哥,我记住了。那有外人的时候,你怎么称呼我?我爱听你称呼我‘侠’,可是,外人是不是感到肉麻呀,怎办啊仁哥?”郝占仁说:“好办,我称呼你‘小侠’怎样?” 李侠一听“小侠”就开心地笑了,“就叫我‘小侠’,我爱听、我喜欢。”
  
  军人家属来队临时宿舍。
  
  军务科战友们喝酒的时候,赵科长很激动地说:“今天这个酒好!得喝出三层意思。”大家就问:“哪三层意思?”赵科长说:“第一,小郝和李侠同志的结婚喜酒;第二,这次演习成功的凯旋酒;第三,祝贺郝占仁同志进步的祝贺酒!”
  
  大家对第一、第二层意思明白,对第三层意思就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望着赵科长。
  
  “小郝的进步祝贺酒?怎讲?”黄参谋问。
  
  赵科长不是卖关子,但是并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进步酒,就是郝占仁同志要进步了,升(生)了!哈哈哈......”
  
  赵科长这句话是一语双关的。演习中,郝占仁思路清晰、反应迅速、动作到位,表现非常突出,体现了师部指挥机关军人的高素质,在首长心目中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当师首长还得知郝占仁是新婚蜜月期间,且婚假还没有休完就来参加军事演习,更是赞赏不已,表示要对小郝奖励,奖励的办法不是嘉奖、立功,而是提职。郝占仁是志愿兵,属于专业兵种系列,准备想办法提一档。但是,这事情在师首长那里只是个意向,并没有落实、公开。所以,赵科长哈哈一笑,巧妙地转移了话题,说:“大家就不要装了,你们想啊,占仁和李侠同志结婚了,是不是啊?”大家都说:“是啊。”赵科长说:“结婚了当什么了?当丈夫了,当丈夫了之后干什么?能不生(升)吗?哈哈哈......”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把目光一下子就都转移到李侠身上。
  
  李侠脸红红的,就抻一下郝占仁衣襟,说:“仁哥,咱给赵科长敬酒,给大家敬酒!”
  
  “仁哥,这称呼太那个了......”黄参谋呵呵地笑着说。
  
  “仁哥?仁哥!仁哥好啊!仁义的大哥!......”大家就都重复着叫好。
  
  李侠脸更红了,害羞地说:“仁哥,啊不,占仁不让我在外面人面前叫他‘仁哥’的,我忘了。”
  
  “就叫‘仁哥’!我们是外人吗?我们不是外人,我们是亲兄弟啊!”大家说着就唱了起来——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你来自边疆,
  
  他来自内地,
  
  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
  
  战友战友这亲切的称呼,
  
  这崇高的友谊,
  
  把我们组成一个战斗集体,
  
  战斗集体。......
  
  “战友战友目标一致,
  
  革命把我们团结在一起,
  
  同训练同学习,
  
  同呼吸同休息,
  
  同吃一锅饭,
  
  同举一杆旗......”
  
  又一个星期日,郝占仁、李侠请海城籍贯的同乡战友喝喜酒。
  
  周玉功是工兵营机械连连长兼指导员,酒量不大,一两正好、二两就多的主,所以他不在喝酒时说话,等大家喝得差不多了就开声了:“让新郎官唱首歌吧!”袁庆峰、李新国、邱永常、陈兴会等就喊“好!”
  
  郝占仁在战斗连队时间短,军歌会唱的没有大家多,就手抓脑袋琢磨唱啥,忽然想起在师警卫连新兵时学的《打靶归来》,站起来说:“我唱一首《打靶归来》”——
  
  “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胸前红花映彩霞,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misuolamisao,lasuomidaoruai,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歌声飞到北京去,
  
  毛主席听了心欢喜,
  
  夸咱们歌儿唱的好,
  
  夸咱们枪法数第一......”
  
  “不行不行,还没“走上打靶场”就打吧归来了?不行,先唱《走上打靶场》!”在通信连当指导员的李新国偷着乐,鼓动大家说。大家就都跟着喊:“对,对!先唱《走上打靶场》!”
  
  郝占仁在师警卫连当新兵的时候学过,当然会唱,一点儿不扭捏:“好!一首《走上打靶场》先给大家!”这个时候,郝占仁略有醉意,离开饭桌,立正、稍息、立正,原地踏步走,同时双手前后摆动——
  
  “走向打靶场高唱打靶歌,
  
  豪情壮志震山河,
  
  子弹是战士的铁拳头,
  
  钢枪是战士的粗格膊,
  
  阶级仇压枪堂,
  
  民族恨喷怒火,
  
  瞄的准来打的狠那,
  
  一枪消灭一个侵略者,
  
  消灭侵略者!......
  
  走向打靶场高唱打靶歌,
  
  豪情壮志震山河,
  
  子弹是战士的铁拳头,
  
  钢枪是战士的粗格膊,
  
  阶级仇压枪堂,
  
  民族恨喷怒火,
  
  瞄的准来打的狠那,
  
  一枪消灭一个侵略者,
  
  消灭侵略者!”
  
  “好!好!”大家一边喊好,一边鼓掌。
  
  “歇会儿,歇会儿,”袁庆峰说,“歇会儿再唱《打靶归来》。”
  
  “敬酒!敬酒!给老乡敬酒!”李侠就紧张罗着敬酒。
  
  “新娘子也应该献上一首歌。”李新国瞟一眼李侠,诡秘地偷着乐,又出了点子。
  
  “新媳妇唱!欢迎新媳妇唱!”邱永常、陈兴会笑着就带头鼓掌欢迎起哄。
  
  李侠爱唱歌,上高中的时候跟着收音机学唱,高中毕业就没怎么唱了。跟郝占仁订婚之后,就学着一个人唱《望星空》、《十五的月亮》,这个时候还真就用上了,说我唱《望星空》吧 ——
  
  夜蒙蒙
  
  望星空
  
  我在寻找一颗星一颗星
  
  它是那么明亮
  
  它是那么深情
  
  那是我早已熟悉的眼睛
  
  我望见了你呀
  
  你可望见了我
  
  天遥地远
  
  息息相通
  
  息息相通
  
  即使你顾不上看我一眼看上我一眼
  
  我也理解你呀此刻的心情
  
  夜深沉
  
  难入梦
  
  我在凝望那颗星那颗星
  
  它是那么灿烂
  
  它是那么晶莹
  
  那是我敬慕的一颗心灵
  
  我思念着你呀
  
  你可思念着我
  
  海誓山盟彼些忠诚彼此忠诚
  
  即使你化作流星毅然离去毅然离去
  
  你也永远闪耀在我的心中
  
  在我的心中……
  
  “不错,应该好事成双,再唱一首《十五的月亮》。”老实巴交的陈兴会呵呵呵地笑着喊。
  
  大家就一起鼓掌:“对对,好事成双,好事成双!再唱《十五的月亮》!”
  
  李侠就再唱——
  
  “十五的月亮,
  
  照在家乡,
  
  照在边关;
  
  宁静的夜晚,
  
  你也思念,
  
  我也思念,
  
  我守在婴儿的摇篮边
  
  你巡逻在祖国的边防线......”
  
  “呵呵呵......”周玉功不等李侠唱完就嘿嘿地乐着说:“你可傻着急的,蜜月刚度完就‘守在婴儿的摇篮边’?哪有那么快啊......”
  
  “哈哈哈......”大家就起哄“噢,喔,哦......”
  
  李侠霎时脸色绯红,双手捂着脸摇头说:“不是不是......不是......”
  
  袁庆峰、陈兴会就劝大家说;“别捣乱,别捣乱,让新娘子把歌唱完了!”
  
  李侠就又接着唱——
  
  “......你巡逻在祖国的边防线;
  
  我在家乡耕耘着农田,
  
  你在边疆站岗值班,
  
  啊,
  
  丰收果里有你的甘甜,
  
  也有我的甘甜;
  
  军功章呵,
  
  有我的一半,
  
  也有你的一半。......”
  
  这首歌让大家来了兴致,战友们都唱了起来——
  
  “十五的月亮,
  
  照在家乡,
  
  照在边关,
  
  宁静的夜晚,
  
  你也思念,
  
  我也思念;
  
  你孝敬父母任劳任怨;
  
  我肩负着全家的重任,
  
  啊!
  
  祖国昌盛有你的贡献,
  
  也有我的贡献;
  
  万家团圆,
  
  是你的心愿,
  
  也是我的心愿。
  
  啊!啊——
  
  也是你的心愿......”
  
  “好!好!喝酒、喝酒......”喊声和酒的味道充盈整个房间。
  
  又喝了几盅酒之后,袁庆峰一本正经地说:“这回该占仁唱《打靶归来》了。”
  
  李新国就诡秘地说:“赶紧唱《打靶归来》,人家新娘子等着‘守在婴儿摇篮边’呢!”
  
  战友们又是一阵:“噢!喔!哦......”
  
  郝占仁已经不是微醉了,而是醉意朦胧了,又站起来,立正、稍息、立正,原地踏步走,双手前后摆动,唱——
  
  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胸前红花映彩霞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misuolamisao
  
  lasuomidaoruai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歌声飞到北京去
  
  毛主席听了心欢喜
  
  夸咱们歌儿唱的好
  
  夸咱们枪法数第一
  
  misuolamisao
  
  lasuomidaoruai
  
  夸咱们枪法数第一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到最后,大家一起扯着嗓子喊: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高度]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