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五十节(节选之五)

《家的变迁》节选 by 程湛馨

2018-2-14 17:44

  
  又一个星期天,吃过早饭,李侠跟郝占仁恳求说:“仁哥,带我到你们师部大楼里看看呗?”那种渴望的眼神让占仁很是怜悯。其实,李侠就是想看看爱人工作的环境,丈夫的工作“保密”对她太有诱惑力了。
  
  “好!今天就陪同小侠首长视察师部办公楼。”郝占仁爽快地说。
  
  李侠穿戴好衣服,又拿起小镜子前后左右照照,感觉没什么问题,拉住占仁的手,“仁哥,走啊,本首长视察师部办公楼!”
  
  “好,走!”郝占仁起身,到了门外,他有意抽出李侠攥着的手,没抽出来,就侧身对李侠小声说:“到外面不许手拉手,让人家看到不好。”
  
  “哦,我忘了。”李侠害羞地一笑,马上放开紧攥着的仁哥的手,并立即侧跨出一步。
  
  这是五层红砖楼房,进了大门,挎枪警卫战士一侧立正站立,因为郝占仁与警卫员们彼此很熟,用眼神打个招呼就上楼了。
  
  来到第二层向右,过了两个无门牌号的门之后,依次门牌号码:1号、2号、3号。
  
  走到“1号”门牌下面,李侠停住脚步,背着手,看看门牌号,看看房门,瞪大眼珠子,靠近占仁,小声问:“这屋里的人是谁?”郝占仁就郑重回答说:“师长。”
  
  “哦,是真师长?”李侠瞪大了眼睛。
  
  “真师长,保证。”
  
  李侠轻声说:“小的时候陪表弟下军棋,知道师长是大官,没想到我能来到师长门口。”她的神情很庄重。
  
  到了“2号”门牌下面,李侠很自然地问:“2号?多大官?”占仁说:“不一定,我们2号是师政委,跟师长一般大。还有团政委,跟团长一般大;军政委,跟军长一般大;军区政委,跟军区司令员一般大。”
  
  李侠疑惑了:“跟师长一般大,谁听谁的?谁说了最算?”占仁说:“军事上师长是1号首长,政委是2号首长;政治上,政委第一,师长第二,政委是党委书记,师长是副书记。”李侠就点了一头:“哦,明白了,打仗的时候,师长最大;讲政治的时候,政委最大。”郝占仁就靠近李侠的耳朵,小声夸赞地说:“小侠首长就是聪明!”两个人都朝对方微笑了一下。
  
  来到“3号”门牌下,看看房门,看看牌号,李侠自信地说;“这是副师长,对不?”
  
  “正确!”占仁说。
  
  “4号呢?”李侠继续往下看,3号之后没有4号,问:“4号应该是师副政委,怎么不见4号?”
  
  郝占仁解释说:“部队裁军百万,精简整编,和平时期副政委不安排,但留位,4号空着;到了战争时期,肯定全部到位的。”
  
  “嗯,明白了。”李侠好像很懂得,微微点头,那神态很是让郝占仁心里甜美、得意、骄傲,还有迷恋。
  
  “5号!5号!”到了三楼,李侠小声惊呼,然后问:“什么官?”
  
  “参谋长,”郝占仁一想军棋上没有这个官儿,就多解释一下,说,“参谋长,大校军衔,与师长、政委、副师长一样军衔。参谋长也是分多种级别,有团参谋长、师参谋长、军参谋长、大军区参谋长,中央军委还有总参谋长。”
  
  “嗯,知道了,”李侠靠近占仁,嘴巴贴近他的耳朵说,“哎,仁哥,听人家说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是真的吗?”
  
  “呵呵呵......”郝占仁就笑个不停,看着面前这个纯真无暇的妻子,真是天真得可爱,回答说:“主要是岗位、责任、分工、权限不同,不能简单这么说......”
  
  “保密室!”映入眼帘,李侠显得格外兴奋,倒背着手,说:“这就是仁哥的办公室喽?”
  
  “正确。”占仁说着话,在腰间取出钥匙,打开房门。
  
  进入一个贴有淡青色壁纸房间,干净简洁,东西两侧各靠墙摆放一个三人座红色真皮长沙发,挨着沙发就是两个高至胸脯的红色栏柜,中间有个只能一人通过的道口,李侠问:“你就在这工作吗?”
  
  “这是保密室的对外接待室,我们两个保密员东、西两个屋。”郝占仁介绍说。
  
  李侠这是才注意到,栏柜里面东、西墙壁上各有一个铁门,紧关着。走过栏柜通道口,李侠问:“哪个是你办公室?能进去看看吗?”
  
  “不能!任何人都不行!”郝占仁严肃而坚定地说,“除了两个保密员,不管是谁,绝对不行进入!”
  
  看着郝占仁那认真严肃的神态,李侠说:“我只是问问,没想进。”说着就回到了栏柜的外面,坐在红色沙发上。
  
  “请侠首长理解,这是我的职责规定,必须遵守。”郝占仁依然很严肃,但也很俏皮。
  
  “理解,本首长理解!”李侠拉住占仁的手,又是乖乖的样子,“仁哥,你严肃认真起来特庄重,特有男人味,很有魅力,好迷人哦!”
  
  郝占仁幸福地微笑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高度]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