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章

人要风流趁当年 by 马琴琴

2018-4-15 19:28

  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多么伟大,却够善良了,我做人向来胸怀坦坦荡荡,没有欺骗过人,更没伤害过谁。在二十年前的一天,我形容憔悴的哭丧着脸步行到郑州金水桥头,在这里有好多摆卦算命的,算命的先生个个装得一脸正经,而又讳莫如深,乔装打扮得像是赛半仙,似乎比刘伯温还厉害,能前算八百年,后知八百里。
  正在我如哭似笑的步入金水桥头,一名算卦的先是喊住了我,并且大叫道:“贵人啊!贵人啊!姑娘请留步,我给你算一卦,钱不多要,仅收十元。”我摸摸口袋,发现囊中羞涩,只好摇了摇头,算命先生没有感觉到我的经济窘迫,怕是黄了生意没钱赚,急忙补救说:“姑娘你是贵人不假,可是杀过人的……!”我一阵惊愕,然后对算命先生辩解说:”我怎么会杀人?我如果真杀了人,早进监狱吃枪子偿命了,哪里能让我光天化日之下大摇大摆出来显摆?”算命先生果然比我道行高,不急不慢的冷笑道:“小姑娘,你流过产吗?流产也算是杀人的……”
  我的脸已经开始火辣辣的,脸应该变红了,我逃也似的紧跑几步,已离开算命先生,可是大风还是把算卦先生的话顺风送到我的耳边:“姑娘,别走啊!算算命吧!算算命吧……”
  当年,我虽没有相信算卦先生的胡言乱语,算命先生的话还是一语成谶,我后来的人生铺满了无数荆棘,更有无数变数,简直让我疲于应付。生活有时会在不经意间,同人开一场天大的玩笑。我一个自诩才高八斗智商高过子建的女孩,那时理想远大踌躇满志,可事经多年,时间带给我的却只有一无所有,两手空空,简直平庸到极致!我没有事业,没有孩子,也已经没有父母,我这样一个“三无人员”能狼狈的活到现在,也算一个奇迹了!十几年后,我在网上看到有人插科打浑开玩笑说:不经历人渣,怎么能做妈妈?可是现实给你开的玩笑更恶意更要命,可悲的是你即使经历了人渣,也没做成妈妈!
  让时间再次回二十年前的岁月,那时的我有一张年轻的面孔,大学刚毕业,在郑州郊区租了一间民房,我租住的居所,当时还没有都市村庄之说,也没有十几年之后的繁华,时光荏苒,勤劳而又热爱淫欲的外来人口,一把创造了都市村庄的过度发展,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不只是膨胀了郑州人口的数字,更强有力的改造了郑州都市村庄的面貌,使破旧的都市村庄旧貌换新颜,素有“小香港”之称的某个都市村庄,还成了男男女女淫欲的“红灯区”,华子哥对我说过,每逢华灯初上,街上的LED灯发出绚丽的彩光,在大街上游荡的男人总能看到站街女,站街女把自己打扮得性感燎人,脸上堆满厚厚的脂粉,甚至一摇头就要掉粉,嘴上涂着口红,血腥的一种红,似乎刚吞吃了一只活老鼠。站街女有年轻漂亮的姑娘,也有年老色衰的中年女人,她们无一例外的格外厚颜无耻,只要看到男人经过,不管是正常男人,还是已失去男人功能变成阳痿的,总是热情的招揽生意,对男人重复着千篇一律的话:“嗨,帅哥,进来快活吧!”
  不只是妓女拉客,紧临妓院的一家放映厅正在轰轰隆隆地动山响的放映着色情电影。放映厅出口不太大,在放映厅的门口,往住有一名老男人在拉客,对过往的行人,这老男人的眼光格外敏锐,只要感觉到行人不像正人君子,有淫乱嫌疑的,总是抢上前来拉着行人的手,神神秘密说:“进来吧!包夜场五元,保证绝对有黄片……!”
  在放映厅看片子的人有老也有少,却清一色的不正经,正经的人早钻被窝睡觉,谁会步入这家不入流的小影院消遣时光?在这里大把挥霍时间的不只是有男人,同时也有零零星星不正经的女人。男人大多叨着烟卷在吞云吐雾,所以把整个放映厅空气弄得格外污浊呛人。在放映厅看电影,刚放映的大都是港台片,打打杀杀的,有时还放映烂得掉渣的爱情片。每到夜里十二点之后,老板才开始放映污秽的黄片,色情片里的男女在赤身裸体的做爱,又是挑逗,又是抚摸,手嘴并用,女人浪荡的发出夸张的呻吟,只撩拨得看电影的人春心欲动……甚至已有一部分观众在手淫,有带着情人来的,情不自禁开始现场情色表演,把整个放映厅弄得简直像一个渲泄肉欲的道场,人人脱下伪装着的一张道德面孔,流露出兽性的一面,不管不顾的开始做爱,浪声的尖叫,混和着黄片里的呻吟声,更是把整个放映厅弄得乌烟瘴气,彰显着人同等动物的兽性本能……
  每个人并不都是为了淫荡而活,比如离放映厅不远,还有人在K歌,二十年前的卡拉0K歌厅不算豪华,收费可不便宜,点一首歌五元,如果是呼朋唤友来玩的,一会功夫可以消费一百多元,二十年前的钱值钱,在当时的郑州,一个人累死累活工作,月收入也只能赚回区区几百元。当然也有廉价的露天卡拉0K歌厅,现场点一首歌收费三元,甚至还有价格更低的,比室内歌厅便宜多了,不过来此消遗的人大多五音不全,却唱得格外卖力,把失去正音的歌声甩出去好远,几里开外还能让人听到他们的鬼哭狼嚎,人家歌星唱歌要钱,他们简直可是要命的……
  当年我租住的地方是郑州东郊一家民房,民房是老式的砖瓦结构,只有三层高,外表非常普普通通,根本没有一点装修,甚至有些破旧,就是这幢破旧的楼房却容纳了十几户外来人员,各形各色的,什么人都有,良莠不齐,鱼龙混杂。这么多人天天住在同一个院,鸡零八碎的,乱得简直像煮得沸腾的一锅煮。租户有一个做卖煤球营生的老男人,由于长年劳碌奔波,长相比实际年龄还显老十几岁,人不仅干干瘦瘦,还长着一双难看的罗圈腿,走路成明显的O字型,老男人脸上并布满了深刻的皱纹。这老男人的生存技能,就是每天去煤厂买上一架子车蜂窝煤球,再摇摇晃晃笨笨的拉着游街串巷,挨家挨户给租户推销煤球,手脸弄得脏兮兮的,身上同时散发出一种恶臭难闻的气味。还有一对夫妇租户是做卖猪头肉生意,在院里架起一口大锅,沸沸扬扬的煮着满锅的猪头,整个院内立刻散发出诱人的肉香。商户可能在猪头肉汤里加了过量的大料,闻这种气味时间久了,则已感觉不到香味,每次再闻到这气味,肠胃翻江倒海,感觉一阵恶心上涌,似乎要吐出来。
  在我对面住着一个大腹便便身怀六甲的单身女人,单身女人名叫芳芳,在我没搬来之前芳芳同一个当兵的好上了,可是在当兵的知道芳芳怀孕后,就玩了失踪,似乎从人间完全蒸发掉了,芳芳自然不甘心,满世界去找当兵的,先是去了军营,却是扑了空,然后出门见人就打听当兵的,依然一无所获,再后来肚子一天天变大,行动已经非常不便,只好每天在住处等待当兵的再次造访,可是奇迹一直没有出现,而且马上又要临盆。芳芳痛苦并恨恨的对大家说:“如果能再次见到这个当兵的,一定把当兵的鸡巴剪掉,免得在别的女人身上下种,再去祸害人。”……
  在我隔壁住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这位姑娘高中刚毕业就出来打工,第一站就来到郑州,花了七十元钱紧挨着我租了一间房子。初来乍到,不仅人生地不熟,还要吃没吃要喝没喝的。当时我在一家小广告公司拉业务,老板是一个徐娘半老,丰韵犹存的中年女人,老板没有多大本事,可是骗人的功夫了得,先是给一所私立大学招生,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就靠着这能耐,掘取了人生第一桶金,然后成立了一家小广告公司,把办公地址选定在郑州经贸委大楼,一边做着各所大学招生业务,一边招募业务员拉攒助出书。双管齐下,自然赚得盆满钵满。我给这个女老板打工,业务一直不好,勉为其难的维持着一天天生计。可是,看到隔壁的女孩比我还寒酸,我把女孩喊来我住处吃饭,谁知这个叫荣荣的女孩,一吃就吃上了瘾,每次我在炒菜,荣荣就闻着香气前来蹭饭。一来二去,我同荣荣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我住处,荣荣停留到半夜还不肯离去,我同荣荣睡在一起,互相抱着脖子,亲密的把头抵在一起,说着无数的私密话。荣荣的胸部饱满,乳房大得惊人,手碰了上去,软绵绵并有弹性。不知怎么的,我非常渴望触摸荣荣的乳房,甚至我的手还没抚摸到荣荣的乳房,我浑身就充满了幸福的电流,激动得眼前发黑,简直幸福得要昏了过去。荣荣一手托起性感的乳房,把乳头凑向我的嘴,颤抖着声音对我说:“月儿姐,你吃吧!吃吧!”,当我把荣荣的乳头噙到嘴里,一阵吮吸之后,我感觉到荣荣的身子一边在扭曲,一边发出一阵阵浪声浪气的呻吟,这呻吟声简直成了人世间最美好的乐音,我天限愉悦的享受着荣荣给我带来的快感,仿佛进入了梦的天堂……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