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好看的小说阅读与投稿网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二章

人要风流趁当年 by 马琴琴

2018-4-15 19:28

  在我们租住的大杂院,还住着油嘴滑舌,说话满嘴跑火车的华子。华子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其貌不扬,却喜爱像女人似的倒饬自己,每天打扮得油头粉面,脸上涂着高档的护肤化妆品,在头发上一丝不苟的打理着定型摩丝,头发齐整整的向脑后大奔着,煞是有风度。华子虽说张嘴闭嘴瞎话连篇,说十句话没有一句实话,还是很有女人缘的。实际上华子在老家早已娶妻生子,下的崽子都能跑着打酱油了。可是,华子见到女人,总还是依然单身的标榜着,说从来没有结过婚。华子最好的哥们是我们院里的东亮,东亮是一名穷画家,靠画画根本没有办法生存,只好去一家装修公司帮人跑材料。虽说有了正经工作,还是挣钱不多,生活上经常入不敷出。东亮同华子一样热爱女人,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正是有着志同道合的爱好,华子同东亮成了最好的哥们。华子根本没有工作,所以也没有经济来源,华子的衣食住行全靠女人,也就是说华子虽然喜欢女人,是不会在任何女人身上花一分钱的。华子显然是靠吃女人软饭生活的。东亮则不同,穷则穷得有志气,遇到心仪的女人,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捧给对方,哪怕穷得天天喝凉水,就是借钱也得为对方送钱送物,实在犯二得有些极致。
  可是事实恰恰相反,东亮虽说为女人舍得花钱,却一直没有找到爱情。华子则是幸福多了,走马灯似的换了一个又一个有钱的女人。不过,也不见得华子每天都能得到艳福,甚至有好多天,都没有女人为华子投怀送抱,性饥渴的华子把猎艳的目光投向了快要生产的芳芳。
  这天大家听到了芳芳凄厉的惨叫:“华子,你这个没人性的!……”听到芳芳的哭叫,大家从被窝里钻出来,跑到芳芳一人租住的房间,当时芳芳住的房门大大敞开着,人在外面,可以看到露着白花花屁股的华子,正在强行要把肚子大如斗的芳芳压在身下,欲行不轨之事,只听到华子对芳芳说:“芳芳妹子,我有好多天没有睡女人,实在忍不住了,你就依了我吧!我手里还有几块钱,打算全部给你,你可别再喊,实际上你可是占了我天大便宜的。大家都知道,我做爱的对象是有钱女人,而且不花钱全部是免费的……!”
  后面的事我是不得而知了,只听到芳芳渐渐停止了哭泣,在半堆半就中,两人勉勉强强完成了性交。想起来芳芳那时候真是可怜,当兵的男友一直没有出现,芳芳已经身无分文,而且面临孩子快要出生,没有一分钱如何去生孩子?芳芳就是为了那可怜的几块钱,不惜委身华子,可见悲哀至极!这时我也替芳芳鸣不平了,我诅咒芳芳的男友不得好死,最好下到地狱,辈辈断子绝孙,世世代代孤老终身。
  可是,自从出了华子强暴芳芳之事以后,我们的女房东开始骂街起来。女房东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老泼妇,长着一双杏眼,睁得圆圆的,天生带着一副戾气,容易让人望而生畏,女房东总是站在三楼最高层,居高临下的骂人:“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可是个个男盗女娼,人人不要脸哟!”……
  后来,随着芳芳的预产期临近,房东已经开始不留情面的驱赶芳芳了。大家都知道,向来迷信的老郑州人一直视孕妇如同洪水猛兽,郑州人认为外人如果把孩子生在自己家最不吉利,可是要有血光之灾的。所以房东撵走芳芳也是情理之中。身子笨拙的芳芳只好收拾着简单的行礼,可是又不知该何去何从,如果直接回娘家生孩子,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玩笑,芳芳一个花季少女出来打工挣钱,钱分文没有挣到不说,明明没有出嫁的姑娘,如果凭空回去生孩子,肯定会让气极败坏的爹娘打断双腿。芳芳当兵的男友一直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肯定把芳芳无情的抛弃了。如果去医院生孩子,医院不是慈善机构,还有见利忘义之嫌,穷困潦倒的芳芳会被医院拒之门外的。
  这时,我看到走投无路的芳芳落泪了,一边声嘶力竭哭道:”谁如果拿钱帮我生孩子,我现在就嫁给谁!不管是老的还是少的,俊的还是丑的,只要是男人我现在就嫁”……这时,芳芳的哭声被卖蜂窝煤球的老男人听到了,老男人简直喜极而泣,从身上快速的拿出几十元毛票,直接递给芳芳,说道:”芳芳,我有钱!有不少的钱,凑在一起差不多有好几百了,我可以给你花钱生孩子,所以你就跟了我吧!”芳芳抬起头来,打量着卖蜂窝煤球的老男人,发现老男人不只是脸黑身挫,天生一双难看的罗圈腿,还长着一脸脓包疙瘩,五官一点也不协调,七拼八凑的拢在一起,尤其丑陋不堪,很容易让人想起《巴黎圣母院》里的敲钟人卡西莫多。当然芳芳不是吉卜赛少女爱斯梅拉达,卖煤球的老男人也不是驼了背的敲钟人卡西莫多。两人根本没什么爱情,卖煤球的老男人这时去娶芳芳,不只是捡了便宜,简直有落井下石之嫌。芳芳看着老男人似乎要犯恶心,可是身临困境,只好沉重的点了点头,对老男人说:“好,我答应嫁给你!”老男人听到芳芳的承诺,像太监得到皇上恩宠,快活得简直要飞上天了,对芳芳咧着大嘴先是笑,然后激动得流出泪来,最后,对芳芳慢慢跪了下来,一阵磕头如捣蒜,抽抽泣泣说道:”芳芳,你可是把俺救了,俺都打了三十多年光根,没有想到在奔六十多岁时,老了老了,还能娶到你一个这么漂亮的姑娘,啊!老天爷啊!菩萨真的显灵了”……
  芳芳同老男人一起走了,老男人扶着身子不便的芳芳从院内走出,一直咧着大嘴向大家嘻嘻笑着,这时我看到芳芳哭了,泪流如注……
  望着芳芳快要消失的背影,我的心情却变得沉重起来,然后飞快的跑了过去,掏光了口袋里所有的钱,一把塞给芳芳,说:“我也只有这么多了,你就拿上吧!在遇到难处时可以应应急。还有,等你生完孩子,我希望你还能回来!”芳芳接过我递过来的钱,对我说:“一步走错,百步难回,希望你以后不要重蹈复辙犯我这样的错误。以后在交男朋友时,一定要睁大眼睛,认清对好人或是坏人……!”
  芳芳走了以后,当天晚上,荣荣睡到我被窝,尽管一再调逗我,让我给她高潮,还是激不起我一丝热情,我对芳芳说:”我在干什么啊?同性恋有悖常理不说,我还觉得自己在堕落,天啊!我没有道德了!”芳芳当时很生气,非常伤心的对我说:”月儿姐,你这是打算要同我分手啊!”我声音有些沙哑了,凑在荣荣脸上异常艰难的说:“对,荣荣,是该结束了”……
  从那以后,有好多天荣荣一直没有理我,也不来我屋蹭饭了。没有几天,我发现荣荣开始化起了浓妆,打着吓人的绿色眼影,嘴唇涂着艳艳的口红,脸上堆着厚厚的脂粉,听说去夜总会坐台去了。当了坐台小姐的荣荣工资日结,所以来钱也快。手里有了钱,开始把自己打扮得妖里妖气起来,还有一位出手大方的客人,给荣荣买了金项链以及手镯。没有多久,荣荣一洗初来乍到的质朴气息,完全已堕落风尘。看到荣荣的一天天变化,我甚至有点心疼。
  可是,我已经拯救不了荣荣的堕落了,随着我对荣荣的变心,荣荣已经开始自甘堕落起来,或者在用这极端的手段在恶意惩罚我。荣荣在坐台的同时,在外面又谈了一个男朋友,堂而皇之的带了回来,先是把男朋友带回来约会,然后住到了一起,有好几次,我总是被荣荣的叫床声惊醒。荣荣同男朋友性欲都很高,一夜之间可以做五六次爱,每一次都做得旷日持久,差不多能坚持一个多小时,荣荣的叫床声会随着对方的抚摸开始叫起,一直经久不息,只到把荣荣日到最高潮,荣荣的呻吟声已变得更加惊天动地,大声的浪叫,全院的人都能听到。女房东见到荣荣开始嘻笑颜开,对荣荣打趣说:”荣荣,你同男人真能尻啊!听得俺家老头子都来兴致了,一夜睡了俺两次。你可能不知道,俺家老头上了四十那功能就不行了,是你的叫床治好了俺家老头阳痿,真的太谢谢你了!”……
  荣荣的叫床声不止感染了房东夫妇,更影响了住在院内的另一个人。一天晚上我刚脱衣上床,就听到暴风骤雨似的敲门声,我吓得哆哆嗦嗦问道:“谁啊?”外面传来一个压低嗓门男人的声音:“月儿妹妹,是我啊!你华子哥哥,”听到是华子在说话,我终于放下心来,在屋内隔着门对华子说:”华子哥,这么晚了,我就不开门啦,我真的得睡了。”华子说:”我刚回来,肚子饿坏了,在炒菜时发现没盐,我是来借盐的,真的,借一点就够了!”,听到华子这么说,毕竟饿肚子事关重大,我随手拿起外衣套上,没顾上扣扣子,走向前“哗”一声把门打开。还没等我反映过来,一个黑影就蹿了进来,把我直接扑倒在床,我的双手被黑影死死摁住,动弹不得,我听到华子在说:“月儿妹妹,你是那么的漂亮,想死你华子哥哥了,今晚咱们好好做爱,我会把你日得比荣荣快活……!”,这时我一阵咆哮大叫,由于无法动弹,用嘴狠狠的对着华子脸部猛咬一口,华子像触了电的急忙松开我的胳膊,双手捧起脸开始唉哟唉哟嚎叫起来,可能是我情急之下一嘴咬下去,把华子伤得实在不轻。我对华子非常生气的说:”华子,你真是一头老淫棍,现在可以去死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