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三章

人要风流趁当年 by 马琴琴

2018-4-15 19:28

  华子看到我彻底生气了,悻悻的说:“妹妹不想跟我好就算了!何必生那么大的气?还有,你下手真狠!真一点都不留情面!”
  同住在一个院的人们听到我同华子的吵闹声,在我把华子向门外毫不留情驱赶时,门外已站了一群人,有卖猪头肉食的一对夫妇,房东两口也来了,荣荣一头乱发牵着男朋友的手,在人群中站立,显得也特别扎眼。穷画家东亮站在人群最后面,手插在裤兜,象打了鸡血似的,饶有兴趣的欣赏着这场闹剧。
  女房东大声喝斥华子说:“华子,你这人咋这么缺德?月儿还是个黄花大姑娘呢!你就这么欺负她!我看你简直是丧尽天良啊!”
  卖猪头肉的一对夫妇先是一言不发,看到女房东呵斥华子,男人也开腔了,对华子说:“华子,你自己不学好,不要去祸害别人……”。在大家七嘴八舌的声讨中,华子满面羞愧的从我的房间里狼狼狈狈正要离开。东亮对走出屋的华子说:“华子,你咋这样啊!月儿是个读书人,不会做出格的事,不像荣荣,荣荣是个千人尻万人日的,如果想去睡女人,你可以去找荣荣……”,东亮的话应该还没说完,就被荣荣一把抓住脖子衣领,另一只手瞬间在东亮脸上挠了一把,血立刻涌了出来,荣荣大声骂东亮说:“东亮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指点点?再说,我是白日的吗?别忘了我可是做婊子的,做婊子可不会让人白睡哟。还有,就是做婊子也是人啊!你凭什么看不起婊子?”吵起架来,东亮哪里是荣荣的对手,东亮的脸上已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被荣荣用手指甲挠的地方,血在不断蜿蜒爬行,不一会儿就行成一团血的图案,像一朵朵梅花,看起来有些吓人!
  实际上荣荣说的没错,女人是人,是一个完整而不失伟大人格的人,而且,就是做了婊子也不能让人失去尊重。婊子终究是一种职业,拉动了色情业的发展,郑州市的经济繁荣发展,不只是仅靠房地产以及其它行业,色情业在其中也是占重中之重,不说是经济产业链上的中流砥柱,至少是满足了男人猎艳的兴趣爱好。
  在后来,我每天去上班,经过华子门口,看到华子见到我怯怯的,脸上被我用嘴咬伤的部位肿得老高,虽说没被毁容,让人见了还是多少有些恐惧。华子欲言又止,后来终于忍不住了,对我小声说道:“月儿妹妹,我真是喜欢你啊!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当时脸就沉了下来,对华子警告说:“华子,你这个老色鬼,想让我在你脸上再留下一道伤疤,为了保持伤疤在脸部对称,是不是?”华子看到我这么绝情,唯唯诺诺说:“月儿妹,别生气啊!大哥是给你开玩笑的哈!”……
  从那以后,华子虽说风流不减,却没敢再给我动粗。住我隔壁的荣荣另换了一个男朋友,只是年龄有些偏大。可是两个人晚上做爱,荣荣叫床的声音依然惊天动地,能让全院人都能听到,只听得大家都热血沸腾……
  这天晚上,一个男人鬼鬼祟祟的出现在荣荣门前,声音压得极低,敲门声音也不高。这男人对屋里的荣荣说:“妹子,你让我来你屋坐一会,就坐一会吧!”,屋内的荣荣听到声音,以为来了正儿八经嫖客,立即把灯拉亮,然后把门打开,打开门发现站在门外的竟然是男房东,一个愕然,问:“大哥,你想干啥?”,男房东看到荣荣衣冠不整,两只洁白的大奶子像两只不安份的兔子,快要从内衣里蹦出来,呼吸变急促了,所以都变结巴了,说:“听你叫床……真他妈过瘾……过瘾……,所以俺也想来睡……睡你……放心,俺手里有钱,会付钱的。”
  荣荣的脸色立刻变了,虽说同是做婊子,荣荣却有自己的职业道德操守,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所以,后来把男房东拒之门外,也是情理之中。男房东虽然没有吃到嘴里肥肉,却是惹了一身腥,男房东自以为去找荣荣睡觉,做得密不透风,可是,就这么一个巴掌大的小院,能做到天衣无缝真的很难,所以还是被明察秋毫的女房东发现了,后来见到荣荣,女房东的脸色不仅变了,而且说话已变得毫不客气。
  女房东直言不讳的对荣荣说:“荣荣,只要你不欠我房租,我的房子你可以一直住下去,也可以一直找男人卖肉。不过,我是有言在先,你就是卖肉,也不能卖到我家老头子身上。”
  女房东真是冤枉了荣荣,荣荣根本没有给男房东机会,她旁敲侧击的不应该是荣荣,至少她先管好自己男人。不过,现在能让老婆管住的男人实在太少,不然郑州的色情业也不会发展得这么迅猛。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夜总会、洗脚屋、娱乐城、KTV厅、迪吧,在郑州一夜间遍地开花,这种服务行业基本上都有色情服务,如果没了特殊服务,老板甭说赚钱,一般的正常运营都无法维持。当然,政府也不支持这种不法行为,可是一些政府败类还得靠他们获取非法收入,所以一边明令做着扫黄工作,一边又暗中放水。郑州的色情业一直屡禁不止,就同这种原因休戚相关。
  那时候,我的工作进行得一点也不顺利,老板明明说好去外地拉广告业务,车旅费全部报销,拉到的收入还可以提成百分之三十,可是真到发工资那天,老板不仅不给报销车旅费,更要命的把业务提成降到百分之十,由于是我同搭档一起拉来的业务,这样,我同搭档每人拿到的工资只是业务提成的百分之五。最后,我拿到手的工资还不到五百元,如果再刨去自己已垫付的车旅费,收入更是少之甚少。正要我去质问老板时,老板先是给我来个下马威,咄咄逼人问我:“月儿,你说业务提成是百分之三十,你能拿出证据吗?有合同说明吗?”姜真是老的辣,我真不是老板的对手,所以还没较量,我就先败下阵来,只有自认倒霉了。
  我用手捏着不多的工资,心情非常懊恼,于是就一个人来到郑州一家公园散心。当时我已感到前途渺茫,更不知路在何方,我发现人在发愁时,困意最容易袭上身来,所以我一个人在散步时,发现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正在昏昏沉沉欲睡时,又感觉一阵发冷,当时我虽说穿着厚厚的大棉衣,还是感觉冻彻入骨。正在我冻得哆哆嗦嗦之时,看到公园前面有一堆人在围着一个人看那人画画,我迈着僵硬的腿强硬凑了上去,发现画画的人正是东亮,当时东亮正在埋头苦干为一个女孩在画速描肖像,已完成大部分工作,可以看出画的有七分神似,应该差不多快画成了。
  实际上,为经济所困的真不是我一个人,穷画家东亮打工的收入也远远不能裹腹,甚至还欠着房租,依我们女房东的臭脾气早该把东亮扫地出门了,可是眼下由于房子不好出租,比如,芳芳同卖蜂窝煤球的老头回老家生孩子去了,这两人一走,一下子空出了两间房,时间快过去三月多了,一直没能出租出去,人走房空就意味着不能挣钱。所以女房东至少不会犯傻着把东亮赶走,有可能东亮哪天有钱了,还可以把欠下的房租补上。
  东亮为了还上房租,在工作之余又做起了副业,每到星期天去公园为别人画速描肖像。星期天也是公园最热闹的时候,人们在星期天爱到公园游玩,当然也包括一对对亲密的情侣。男孩为了搏得女孩欢心,不惜花上十元钱让东亮为女孩画速描肖像。所以只要东亮来公园画画,一天轻轻松松的也能挣上一百多元。
  那天,我发现东亮在公园画画了,同时东亮也发现了我正站在围观的人群之中。东亮应该看到我的神情不对,问我:“月儿,你生病了吧?”,我艰难的点了点头,说:“有可能吧!我感觉全身发冷,头也疼得要命!”,东亮看到我气色实在太差,早早收拾好画画工具,就要带我去看病。
  东亮带我来到一家私人诊所,看病的女医生为我量了一下体温,取出体温计,看到是三十八度五,说是中烧,需要打点滴治疗,可是需要五十元钱,听说需要输液得花这么多钱,我连忙说:“输什么水啊?配几包药就行了!”,医生看到我的坚决,因为挣不到那么多钱了,先是白了我一眼,然后扳着脸很生气的给我配两天的药。在把药包递给我时,用力很大,显然火气还没消掉。
  回到住处,我发现做饭的煤火炉熄灭了,没有办法烧水吃药,想去别家拿煤球换着火的煤球,可是因为全身无力,又加上冷得直打哆嗦,想想还是不生煤火了,直接脱了外衣上床,可是把被子裹得紧紧的,还是冷得要命,牙都冻得咬得咯吱响,同钻心的冷作战了两个多小时,才感觉不到冷意,一会儿热气袭来,全身出了一场大汗,汗水把被子都洇湿了。可是汗水刚下去,冷气再次卷土重来,我冻得再次打起了摆子,几次反反复复,我不仅冷,而且口渴得要命……天啊!我会不会死掉?可能我活不过今夜了,想到一个人远离故土,马上又要客死它乡,我的泪水先是来了,然后不由哭出声来……
  “咚咚……!我听到外面有敲门声,我大声嚎哭着问:“是谁?”,外面传来荣荣的声音:“月儿,你为什么哭了?是生病了吗?”我费力的下了床,先是摸索着找到电灯绳子,把灯炮拉亮,然后摇摇晃晃走过去把门打开。刚打开门,看到荣荣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茶水站在外面。“你应该渴了,赶快喝水啊!”荣荣把碗递到我手里。
  这天夜里,荣荣没有离开我,一直陪在我身边,我们说了好多话。我对荣荣说:“谢谢你来帮我!”,荣荣对我发自肺腑之言说:“谢什么啊?实际上我应该谢谢你,在我刚来郑州时,我不是一直在吃你喝你的吗?如果不是你,我应该饿死了……”。荣荣说的应该过了,就是没有我的帮助,她也不会饿死,现在的人哪里这么容易饿死,又不是过民国三十一年1942,或者经历三年自然大灾难。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