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五章

人要风流趁当年 by 马琴琴

2018-4-15 19:28

  女房东对我半是嘲讽,半是玩笑的取笑,我只觉得脸一阵臊得火热,脸应该变红了。女房东接着说:“啊哈,月儿知道不好意思啊!不过话再说回来,荣荣也真能干,让男人日过瘾了,现在又让女的来睡,是男女通吃啊!”女房东没有说错,荣荣应该是双性恋,对男女都不排斥,都可以从对方身上获得性满足。荣荣还有一大优势,就是身上应该到处是兴奋点,只要让任何人抚摸,瞬间就能达到性高潮。
  不过能给别人带来一时性高潮的,不见得都能邂逅爱情,荣荣虽阅男人无数,却把最真挚的感情给了我月儿。我月儿算是什么啊?处在人生的低谷期,正感到生活无望,前途渺茫,事业无着,有可能还已患上抑郁症,只觉前方一片黑咕隆咚,甚至无数次想到自杀,如果不是为了不让父母白发送黑发人,我有可能早自杀解脱了。幸亏有荣荣的陪伴,而且还有荣荣对我一往情深的爱情。我同荣荣之间的同性恋情,如同老房子着火,已经堕落得不可救药,我宁愿让荣荣一直陪伴在我身边,两人就那么不厌其烦的一天天相爱,一直爱到地老天荒。
  后来好多天,房东每次见到我同荣荣成双成对出入,眼睛都笑得快迷成一道线了,大嘴依然笑得快咧到耳根。那时,我同荣荣相互爱得不管不顾,缘生缘起,我可以为荣荣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在死不辞,所以对房东的讥笑能做到泰然处之。荣荣为了多赚些钱,一边去夜总会坐台,同时把男人一个个领到住处做暗娼,在以后不到一个月,荣荣换的男人一个比一个老。不过,男人虽说老了许多,却比年轻男人有钱,年轻人有什么啊?除了给你如火如荼的激情,一副性欲过旺的体魄,甚至把荣荣睡得身体都掏空了,也给不了荣荣多少钱。老头虽说在性欲上老而无能,要么一副瘦骨嶙峋的躯壳,再加上让人作呕一脸一身的老年斑,荣荣不可能从老头身上找到激情,却能弄到大把的金钱。看到荣荣经常换男人睡觉,我有些受不了,对荣荣酸溜溜的说:“你可以做别的工作,不见得只有卖淫才能挣钱。还有,我爱的人天天同别人的男人寻欢作乐,你让我如何能接受得了?”荣荣反过来开导我:“月儿姐,我同男人睡觉,你千万别生气,我心里肯定只有你,我的打算等我赚足不少的钱,我就带上你远走高飞,或去深山老林隐居,我们俩就可以抱在一起,让你天天给我性高潮,我就彻底属于你一个人了!”……
  有一个退休的老干部,差不多都奔到七十,可以做荣荣爷爷了,在荣荣屋里住了两天,很快就被荣荣迷得五魂六道,找不到东南西北了。老头刚死了老婆,在老婆尸骨未寒就找到荣荣门上了,出手阔绰大方,为荣荣买了好几件高档衣服,每件衣服都价值不菲。老头对荣荣真动了感情,还打算把荣荣娶到家。却忘记了戏子无情,婊子忘义。而且荣荣不可能为一个快死的老头动什么真情。可是老头却动真格了,所以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就不奇怪了。
  那天,我正准备去上班,听到隔壁有吵架声,是从荣荣屋里传出来的,我打开门走出来,看到是一个陌生老头站在荣荣门口大吵大闹,原来是荣荣又挂上另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头,这个老头不仅有钱,对荣荣也喜欢的不得了,后来发现荣荣另有他欢,所以一大早就来荣荣出租屋堵男人,哪知捉鬼就有鬼,在荣荣同别的老头卖淫时,果然被老头逮了个正着,所以两个老头,一对情敌,见了互相眼红。当时,一个年纪偏大的老头上去就搧另一个老头一个嘴巴子,对方不甘示弱,同时因嫉妒之火熊熊燃烧着正旺,顺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向老头身上砸去,年纪偏大的老头不愿意在荣荣面前失去脸面,抄起一根棍子向打人者身上劈头盖脸打去,直打得老头不断“噢噢”叫着在地上来回翻滚……
  后来,女房东怕出人命,走上来把一对争风吃醋的老头赶了出去。女房东对荣荣这下真不客气了,对荣荣下了通碟,说:“以后同谁卖肉,不准再领到住处睡,可以去外面宾馆或酒店开房,否则我的房子就不租给你了,你得给我搬走,爱去哪家租就去哪家租!”房东说这话是有充分底气了,因为芳芳生完孩子后同卖煤球老头一起回来了,芳芳没有同老头住一起,依然租了老地方屋子。老头也是回了自己租的房子处,依旧每天拉着架子车去煤球厂买蜂窝煤球,再拉着去各家各户推销煤球。可见老头同芳芳是做了有名无实夫妻,不过这对房东有利,房东又可以坐收两间房租了。
  实际上芳芳去老头老家生孩子时,是在老头家大门上,以及屋子里贴了好几张大大的“喜”字。老头没爹没娘,也没有别的亲人,就是孤独一个老头。村里人知道又丑又老的老家伙从外面领回一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媳妇,惊得舌头都拢不回去了。相信老家伙永远不会在村里人面前自曝其丑,实话实说是做交易换回来的媳妇。就是老头在回了郑州生活后,老头依然一厢情愿的认定芳芳就是他的媳妇,有一天,大家听到芳芳房间出现一阵打闹声,卖猪头肉小两口慌张跑了过去劝架,刚来到门口,看到老头正在强行去扒芳芳衣服,芳芳在拼命的挣扎,婴儿在身边哇哇大哭着。看到这里,卖猪头肉女的对老头说:“你这人咋这么不地道!”,老头无限委屈的说:“你们不知道,芳芳说是嫁给我,可是从来没有让我沾过一次身子!”,卖猪头肉男的对老头说:“你这老头也真是!你难道不知道女人刚生下孩子,是不能干那事吗?这样你会要女的命的!”,女的接过话茬劝老头,说:“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多大年纪了,就是做芳芳的父亲还显老。芳芳是有言在先,说谁帮她生孩子,她就嫁给谁,可你还真想趁火打劫啊!我认为,你不如放过芳芳,芳芳花你多少钱,让她以后不少一分还给你不行吗?”。卖猪头肉两口的话把老头说得哑口无言,看了看自己,同芳芳真的实在不太般配,只好摆摆手说:“你们既然这么说,我就不做这丧尽天良的事了,芳芳不用嫁给我了,我也不打算要一分钱,反正我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饥,用不了多少钱。”老头尽管有点贪色,可是在大事大非上还是深明大义的,只说得芳芳有些动容,对老头说:“芳芳我这辈子是欠下你的,后半生愿为你做牛做马”……
  除了芳芳带着刚生的一个可爱女婴,同时卖蜂窝煤球老头的回归,我们院里立即比平常热闹了不少。最近又搬来一对青年男女,两人还没结婚,只是非法同居在一起。男人在街上做修自行车生意,女的卖羊肉串,大多时间在夜里把羊肉切碎了,再一个个的串成肉串,第二天一大早推着冒烟的烤具去公园附近卖羊肉串。再后来,我们院又搬来一个带着四岁女儿的少妇,少妇没有结婚,只是给一个包工头做了二奶的。院里的房屋被全部出租出去,无一空房,所以,对荣荣本来就看不惯的女房东,就明目仗胆的直接撵荣荣搬走了。
  听了女房东的警告,荣荣果然没有再带任何男人回来睡觉,所以回来住的机会已经不多了。那时我早换了另一个工作,去了郑州一家报社广告部上班,广告部主任五十多岁年经,长得五短三粗,后脑勺全部秃顶,还吃得胖胖的,从整个形象来看实在不敢恭维。不过这主任特别有才,写得一手好文章,以前出过一部书,主任看到我喜欢文学,曾送给我他写的一本小说。好多年过去,只记得是写珠宝探案题材的小说,里面还不惜笔墨加入大量的儿女情长故事,小说我肯定通读完了,只是间隔时间太长,我早已忘记了小说大部分内容。
  当时我做的工作仍然是拉广告业务,在郑州我一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好背景,更没有人背靠大树好乘凉的资源,我就象一只苍蝇在空荡荡的玻璃瓶里乱飞乱撞,看似前途一片光明,却找不到一点出路。我骑着一辆破旧的女式单车,在郑州市的街道上瞎球晃悠,看到路边有工厂什么的,就一头扎进去找工厂领导说明来意,大多数工厂领导不会去理会我一个丫头片子,还没容我说完,就借口太忙把我打发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郑州好多工人面临失业高潮,大多国企被重组或被转型,工人们甚至领不到工资。我去郑州一家地毯厂拉广告,在向一名老工人打听领导去处,这名老工人问我想干啥啊,我说是来拉广告的。老工人噗嗤一声笑了,说:“还拉什么广告,我们厂早倒闭歇业,工人大部分下岗,每月只能领三百元生活费,你还是不用找领导了”。
  我那时不会明白,一人在郑州赤手空拳打天下,想获得成功出人头地,概率基本为零。后来好不容易一家私人领导同意做专题报导,我花了两天时间,把专题文章已写好,可是在最后领导却变了卦,他说:”你写的文章是不错,可是花大钱在你们报纸做报道,是有点亏了,因为你们报纸发行量太少,我不如直接找郑州晚报做广告。”领导的一席话,让我几天来的努力立刻化为乌有,我那时笨嘴拙舌,不会口吐莲花,骗人死地于无形,如果是在现在,我可能张口就会胡诌,什么发行量低啊?我们报社可是最有权威,隶属中央国务院,并且是大领导特批什么的。那时我太嫩,根本不懂变通,也不会信口雌黄。最后我捏着领导给我拿的五张百元撰稿辛苦费哭丧着脸一把走开!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