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好看的小说阅读与投稿网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六章

人要风流趁当年 by 马琴琴

2018-4-15 19:28

  在我拉广告干得一败涂地的时候,我们住的院内又来了派出所的两个家伙。那天早上,我就听到一对男女的哭声,我慌张起床去看,发现是派出所工作人员在打刚搬来的那对同居男女,男青年一手捂住脸大哭说:“你凭什么要动手打人?”。派出所工作人员冷笑道:“打的就是你这种人,你同女朋友没有领结婚证,非法同居就是在犯法,你如果不拿出二百元来,我不仅要打你,现在还要把你抓走!”
  那时候,不管老百姓生活是否多么艰难,派出所却能做到生财有道,从查三证,包括身份证、务工证、暂住证起家,在查外来务工人员三证上,挣了不少的钱。再后来发展到去出租屋挨家挨户上门查同居男女关系,是否有结婚证,如果没结婚证的,一律罚款。其次,在对涉黄人员打击上,更是狠狠大捞了一笔。
  后来在时局发展上,更加严重,派出所工作人员不仅加大力度打击外来务工人员,可是赚钱赚红了眼,他们不辞劳苦,在大家还没起床大清早就会蹲守过来敲门抓人,见到有可疑男女住到一起的,如果没有结婚证,就会以嫖娼卖淫治罪。不过,我明白,荣荣是没有把男人带回来睡觉,并不见得在外面有多安全,甚至更危险。我经常劝荣荣洗心革面,别做暗娼了,可以去做服装生意!荣荣对我经常说:“快了,快了!我快不做了!我现在已攒了一笔钱,我打算带你一起远走高飞哩!”
  听到荣荣要改弦易辙,洗手不干,我当然非常高兴。我们两人手拉手去了一家饭店吃饭,在饭店里看到东亮正和华子在吃饭,我先是冲东亮打了一个招呼。东亮说:“过来一起吃吧!”华子很不自然的冲我笑笑,应该算一笑泯恩仇了。荣荣看到东亮对自己不计前嫌,冲东亮又是微微一笑。
  那天我们两男两女第一次坐在饭店一起吃饭,四人还喝了两瓶北京二锅头酒,酒足饭饱,又一起去一家迪厅蹦迪,玩得非常尽兴。
  这天晚上回到住处,天已经很晚,看看传呼机上的时间,已到凌晨两点,由于在饭店喝了酒,基本上没有吃多少饭,回到我住的房间,荣荣喊肚子饿了,我在煤炉上又煮了两碗面条,两人每人吃了一碗面条。由于天冷,我随手把煤火炉从门外提到屋里取暖。就在这个温暖如春的屋里,我先是看了一会儿书,荣荣在背后抱着我的脖子,对我说:“书呆子姐姐,别看了,人家现在想你了。”我把书放回书桌,回头对荣荣说:“好,我们上床睡觉!”正在这时我看到煤火炉子,我说:“提出去吧!别煤气中毒了!”荣荣看到煤火球快要燃尽,想到不会有什么危险,说:“不用了吧!煤火都快要熄灭了!”,听到荣荣这么说,我就没再把煤火炉子提到外面。
  那天,我同荣荣一起差点死于煤气中毒,也可能是我福薄命大。能做到死里逃生,上苍有意眷顾让我活着,至少二十多年以后,我还能用文字娓娓道来我们当年生活的心酸历程以及悲欢离合,甚至包括不太成熟的爱情。
  那天是派出所的几个工作人员来我们院查暂住证。把我租的房门擂得“咚咚”响,一直没有听到屋里有任何动静,这几个狗腿子还纳闷了,明明知道屋里住着人的,咋没人吭声。最后他们喊来房东取来钥匙开门,终于把我同荣荣一起救了出来。当时我同荣荣已经人世不省,嘴里似乎有呕吐物,在他们看到屋里的煤火炉子,才想到我同荣荣应该是煤气中毒,大家七手八脚一起把俺二人送到医院,医生说不需要用药,放到通风口一会就醒过来。医生没有说错,我同荣荣用了不到半天就悠悠活转过来,终于有了意识。我当时没有丢掉小命,却落下了毛病,就是对煤气特别敏感,稍微有了煤气,就感到头痛欲炸。后来,女房东也在大发感慨,夸我同荣荣命大,同时也在后怕,我同荣荣真死在她家,这是最不吉利的事了,还有,我同荣荣住过的房子,谁还会傻傻的来住?那一年由于天冷,郑州市已经发生好几起死于煤气中毒事件。有一家租户家里煤气中毒死了人,由于联系不到其家人,没有办法,最后把死者赤身裸体抛到大街上……这种事情,我是幸免于难,很侥幸的活了下来,可见苍生是眷顾我,却又是无情摧残我的。后来我一直多余的活着,生活总是波澜不惊,倒是不时冬风乍起惊起一圈圈涟漪,使岁月开始留下淡淡的伤痕……
  发生煤气中毒事情, 我同荣荣安然无恙的活了下来,我们越来越相亲相爱,一分钟都不想分开。
  同荣荣在一起久了,我同荣荣已经习惯互相抱着睡觉,两个孤独的人走在一起时间长了,我们更像一对亲密恋人,简直谁都离不开对方。荣荣对我说:“月儿姐,我们每人租一间房真傻,我下月想把房子退了,同你搬一起住。真的,多租一间房,是白花钱啊!”,我在荣荣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随你啊!”
  那天晚上,我同荣荣再次度过一个无眠的夜晚,在荣荣高亢的叫床声中,我幸福的洪流一直在胸中激荡,我说:“荣儿,我真想把你一口吃了!”我这么脱口而出,荣荣先是吻住了我,终于,我同荣荣的舌头再次搅和在一起,这种感觉,也有风雨也有晴……
  第二天当荣荣给女房东说打算下月退房,同我搬到一起住时,女房东表现得一惊一乍的,先是对荣荣说:”你这个如意算盘打得好啊!说白了,不就是为了节省房租吗?还有,你找男人睡觉可是卖了不少钱,还会在乎这一月几十块钱?”女房东说得很难听,这个老女人打心眼看不起荣荣,却又希望从荣荣身上找到淫欲的血液,这血液如同一支兴奋剂,至少能让女房东找到对性的渴望。所以女房东又接着取笑荣荣说:“我知道,月儿别看是读书人,装得一本正经,在你身上调起情来,水平不比男人差的!”
  女房东说话玩笑归玩笑,心眼实际上没那么坏的,几天过后,荣荣如愿以偿退房,同我搬在一起。
  天气一天天在变冷,我仍然每天在早出晚归,有时还去外地出差。有一次我同一位搭档居然跑到平顶山一家煤矿拉赞助。到了平顶山,我们先是找了一家宾馆,在宾馆里洗漱一翻,除去满身的灰尘,由于在长途车上一连坐了三四个小时,又加上平顶山煤矿资源多,进到平顶山,空气中就弥漫着无边的黑色颗粒,容易弄脏人的衣服鞋子。我们在宾馆里,不仅洗了脸,又换了一身带来的干净衣服。
  哪知出师依然不利,煤矿老板看到我同搭档是从大省会郑州带来的红头文件,虽然对我们的到来热情款待,却说目前资金出了大难题,一时拿不出多余的钱做赞助,还说大雨过后,儿子死于一场雷击,时间已过去两年,依然走不出这场痛苦的深渊,他自己都想死了……
  我真不是一个良好的广告业务人员,我的业绩一直平平常常,一天我拿了写好的稿子递给领导,领导都没有看稿子。还说了,即使你把搞子写得多么妙笔生花,如果拉不来广告费用,一切都是等于零,报纸也不会刊登你写的稿子,所以还是劝我在业务上多下功夫。
  我怏怏不快的回到住处,看到荣荣正在炒菜,荣荣发现我哭丧着脸进来,对我说:“月儿姐,你发什么愁?我攒的钱已经不少,很快就能实现我们的世外桃园生活了,到那时我们逃离这个肮脏的社会,与岁月无争,平平淡淡生活。月儿姐,你应该笑啊!笑啊!”,在郑州生活,也就是只有荣荣真心对我,我们除了同是女人,却越来越像一对情深似海的夫妻。
  在我们院子里,大家每天的生活,看起来一团嘈嘈切切错杂弹,却又井然有序,卖猪头肉夫妇依然照常如初在院子里熬制猪头,汤汁在锅里沸腾翻滚,一股股浓浓的中药味在不大的巴掌小院内飘溢着。在对面,卖羊肉串的女孩把冒着青烟的烤羊肉灶具搬上三轮推车,忽啦啦的推着要向大门外走了。卖羊肉串的女孩应该怀孕了,脸变得有些腊黄,我经常发现她在不断干呕吐着酸水。有时我同荣荣一起去她家串门,帮助这位名叫李露的女孩串羊肉。李露的男友名叫王晨,在修车上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有时两天都不去修车铺。自然赚的钱不多,只够交付房租,基本全靠李露养了。这还不算,同时还是一个十足的暴力男,对李露张口就骂,抬手就打。我问李露:“你男朋友脾气那么坏,干嘛不离开他?”,李露面有难色,解释说是在老家订了亲,老家方圆十里的人都知道,如果分开,面子上不好放,更要命的她还怀了身孕,所以暂时还不能分开,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刚出生就没有父亲。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