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好看的小说阅读与投稿网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九章

人要风流趁当年 by 马琴琴

2018-4-15 19:28

  当我知道荣荣被公安人员以卖淫罪抓进了拘留所,已经过了三四天了。荣荣进了局子,对审讯她的办事人员,根本不承认她在卖淫。看到荣荣不予配合审讯,公安人员可不是全部吃闲饭的,他们见惯了像荣荣这样的卖淫者,这些卖淫女人,只要栽在他们手里,几乎无一幸免,基本上都能网织到罪名。所以他们已经开始对荣荣的女士背包,进行仔仔细细搜查,在女士背包里先是找到几盒避孕套,有一盒已经打开了,还有三盒完全没有打开,最后在背包里又发现一个笔记本,在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写着好多人的联系电话。审讯人员没有白白忙乎,他们相信上面应该全部是嫖客的电话。于是惊喜得嘴都快笑叉掉到地上了,同时再次把荣荣提溜出来,根据笔记本上的电话号码,让荣荣一一拔打过去。公安人员对荣荣明明白白诱导,如果有立功表现,可以把她立即释放回去。别看公安人员说得好听: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荣荣失算了,真的上了勾!实际上当时就有犯人在牢里总结一句语录,可谓人人皆知: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荣荣已经被公安人员关押审讯几天,失去自由的痛苦,只要进过局子被关押过的人才有这个深有体味。当时荣荣真的一分钟都不想在拘留所呆了,于是在审讯室非常配合的给嫖客逐个打去招嫖电话,为了演戏演得更真实可信,在打电话中,荣荣的声音始终嗲声嗲气的,充满着无限的诱惑,浪声浪腔的打情骂俏,在电话声中就能让嫖客感受一种烈火焚烧的欲望。最终拔出萝卜拽出泥,在引蛇出洞中,几十个嫖客不知就里,纷纷如约上勾,这样公安人员不费吹灰之力,忽啦啦抓获了好多嫖客。这一下,公安执法部门不仅从中渔利到不少的钱。同时更加严重坐实了荣荣的卖淫罪名,荣荣彻底要吃一年的牢饭了。
  公安人员让荣荣告诉他们老家联系电话,以方便通知老家的父母,我了解荣荣的性格,她就是宁愿死了,也不会让完全蒙在鼓里的父母知道她在郑州一直从事卖淫工作,于是只是给办事人员提供了我的传呼机号。
  公安办事人员给我传呼机打来传呼时,当时我同李涛正在办公室争吵,直吵得一阵脸红脖子粗,李涛让我分摊他们以前出书费用,我哪里有这么二百五,非常生气的对李涛说:“这出书是你们以前做的,那时我也没来同你合作啊,钱都是你们全部赚的,同我根本没有一毛钱关系,现在让我做这个冤大头,我才不干呢!”
  正在这时我的传呼机响了,当我打去电话,才知道荣荣被公安人员抓进了拘留所,我提了包就急匆匆来到大街上。那时冰天雪地,扬尘的大雪已经下了两天,郑州已成了雪的海洋,地上的积雪厚厚的,足有一尺半深,一脚踏上去能把裤腿埋了半截。由于天上还在着鹅毛大雪,路上行人非常稀少,我在路上等出租车,快有一个小时了,也没等到一辆。正在望眼欲穿时,才看到一辆黄色面包开得慢慢吞吞吞的过来,我对司机招手说要坐车,司机问我:“你要去哪里?”,我顺口说着:“去拘留所啊!”,我的话音刚落,就看到司机像吓坏了似的,立即关闭车窗,发动油门离开,同时把车开得更加滑稽,一个掉转屁股,直转了三百六十度。过后,等司机把车开得歪歪扭扭,划着别扭的“s”型舞步走了,我才明白,我这样一个乌鸦嘴,迷信的司机是害怕我一语成谶,倒把他送进了拘留所。因为,在冰天雪地的马路上开车是非常危险的事,一个疏忽,就有可能撞死路人……
  再后来,我再也没有等到面包车,只有划着快要冻僵的两条腿,一步一打滑的去了关押荣荣的拘留所,等到走到时,已到了下午两点。来到戒备森严的拘留所,根本没有办法见到荣荣,而且他们也不会让我见到荣荣的。接待我的办事人员,显然是一个老江湖,先是说要我把荣荣的罚款缴上,然后说要把荣荣送去外地羁押,当我说明如果多给罚款,能否立即无罪释放荣荣。这个家伙张口就要十万元,还说是尽力而为了。这简直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从外面生存的土壤一直黑到执法部门,有些公安败类,堂而皇之在执法为民,实则一个个在坐地分脏,从上到下,从下至上,没有一个清清白白。当时我对公安人员承诺说:“等我啊!我会把这钱交上来的!”
  在要离开拘留所时,我先是拿出五百元,让给荣荣做吃饭费用。我知道五百元真的不多,吃局子里饭,那可是天大的高消费,买生活用品,价格贵得离谱,而且一顿普通的饭菜也要花上十多元,可是我身上只有这么多了。
  从拘留所回来,我找出荣荣让我保管的工商银行卡,急急去了银行,在银行柜台上输出密码后,银行人员告知卡里一共五万元。这五万元算是什么啊?后来郑州的房地产扶摇直上青天,价格高得吓人,像火箭“嗖嗖”的上涨,这五万元如果用来买房,别说付全款买房,就是最差的二手房也买不到,在农村盖房也得花上二三十万的。可是那时,荣荣却认为钱已经很多了,甚至可以买来我们俩的幸福未来,去一个渺无人烟的地方,一起甜甜美美的生活。公安人员狮子大张口,张口就要索取十万,我能去哪里谋划到这笔钱?那天晚上,我一人睡到床上,不仅在千方百计想到如何筹备巨款,更是孤枕难眠,没了荣荣的拥抱,简直是一个冷冷冰冰的世间……
  执法部门稳赚了一大笔钱,肯定给提供通风报信的人报酬少了,所以这个线人不太满意,天天牢骚满腹,见人就抱怨执法部门不尽人情,都是他们自己独吞肉食,别人喝汤的份也轮落不到,也真够黑够狠啊!不满的话说多了,这话后来就传到我的耳朵眼里了。
  这天,我一手提了一把菜刀,气势汹汹的去找华子,当时我的眼睛一定红得厉害,我如同一只发疯的母狮,在门外声嘶力竭大喊大叫道:“华子,你给我出来,我今天给你拼个鱼死网破,大家都不要活了!”,当时华子简直吓坏了,像一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屋里不敢开门,在屋里嘟嘟囔囔解释说:“月儿,你千万别吓唬我,真的不是我告的密!”
  在我提着菜刀,站在华子门外大声争吵时,全院的人都围了过来看热闹,女房东也从屋里出来,凑了过来,女房东对始终不敢开门的华子,站在门外说:“荣荣是罪有应得,华子你更不是什么好东西,祸害了那么多女孩,早该进局子喝稀饭了……!”,女房东的话音刚落,更加激起了我的愤怒,我在门外使劲踢了一脚简易防盗门,大叫道:“华子,你等着,我有一天会把你送到监狱!”,我当时只顾生气,信口开河恐吓华子,说以后会把华子送到监狱。实际上,我哪有这么天大本事,监狱又不是我家开设,我不可能诅咒想让谁人进来就能进来。不过,不久华子是真进了监狱不假,可是却与我没有一丝一毫关系,把华子送进监狱的根本不是我月儿,倒是华子本人把自己送进了监狱。
  女房东看到我始终不依不饶,转向我,对我说道:“你一个大学生,也是读书人,天天同一个卖淫女搅和在一起,真不怕学坏了?”女房东的担心是不无道理,那时年轻的女孩,凡是长得有点姿色的,不是做了有妇之夫的二奶,就是从事卖淫工作,或者被有钱人包养,做的都是不道德有悖人伦的坏事。所以,在众人眼中,正正经经的漂亮女孩真的已经不多,已经成了稀缺产物。有一次我去公众澡堂子洗澡,由于晕澡堂子,在我感觉胸闷气短,快要站立不稳时,看到前面有一个塑料小凳子,于是坐了下来,谁知还没换过气来,一位大腹便便身材奇丑的老太婆,当时就冲了过来,怒气冲冲的对我说:“别坐我的凳子,你这么一个漂亮小姑娘,看着就不像是好人,作风一定不正,别给我的凳子沾惹上什么性病!……”
  后来几天,华子一直在躲着我,离我远远的,害怕我拿菜刀同他拼命。华子不是什么好人,他在世上活着对大家也带不来什么好处,可是就是多余的活着,也比死了强多了,华子是懂这个理儿。
  不过,我也没有功夫同华子算账,那时为了给荣荣筹备钱,我已经发动了所有的关系,可是借到的钱也不多,我把荣荣的工商银行卡钱全部提了出来,又加上我凑的部分全部缴给公安,还差了好多。我甚至想到卖血了。
  我去了郑州一家血站,刚到医院,看到那里的工作人员在漫歌漫舞,年轻的姑娘在震天的音乐声中,在快活的舞蹈着,活得如此的阳光!如此的幸福!同样一个蓝天,而我月儿现在是来干嘛啊?是来卖血救荣荣来了!
  后来舞曲终于停了,一个中年妇女问我:“小姑娘,你来有事吗?”,当我说明是来卖血的,中年妇女立刻变了脸,毫不客气的驱赶我说:“快走!快走!这是无偿献血站,你走错门了!”,中年妇女看到我一个年纪轻轻姑娘,不去找一个正儿八经工作挣钱,反而出来卖血,一定不是什么好鸟。所以驱赶我也是在情理之中。
  我一人极起痛苦的走在大街上,不仅感到空气更冷了,更有一种失意的无助,当时我想到了死。老天,你真不如让我立刻死掉,这样我就不会这么痛苦了。于是我的泪水来了……
  正在这时,我发现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在我屁股后面老是跟着,我回过头问小伙子:“你想干嘛?”,小伙子哭丧着脸说:“我们老板要我跟上你,让我给你讨要印刷费,请你现在把二百七十元钱给我吧!”,我苦笑着:“你相信不?我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可是小伙子哪里相信,我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简直阴魂不散啊!我终于山洪般爆发了,对小伙子怒吼道:“快滚开!你如果再跟着我,我现在就揍死你!”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