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十章

人要风流趁当年 by 马琴琴

2018-4-15 19:28

  我简直像疯了似的,对小伙子一阵咆哮,小伙子看到我的凶相,果然被吓退了回去,再也没敢上前给我哼哼叽叽讨帐了。
  那一段时间,我不仅穷得身无分文,负债累累,还走投无路了。我把荣荣工商银行卡里的所有钱,以及我向亲朋好友借到的钱,加在一起一共七万元,全部上贡给荣荣办案的一个头头。这个头头收到钱后,对我说还差三万呢!我对这个头头说:“别说再拿三万,我现在就是一分钱也借不出了!“,真的,我已经别无它法,这个头头就是对我再敲骨吸髓,肯定也榨不出一点油水了。那一年的冬天贼冷贼冷,穷得已经吃不上饭的我,为了挣到吃饭的钱,在凛凛寒风中,站在大街上帮人卖皮衣,从早上忙到晚上,穿着单薄的我身子都快僵硬了,当时我卖的大衣价格都在一千元以上,还是被路人一抢而空,生意好得不得了,直到天快黑透,老板终于给了我十元报酬,当时我手里攥着十元钱,有着一种莫名的心酸,泪水不自觉再次滚滚落下……
  就是我多么艰难,多么舍得拉下脸四处哀求借钱,还是差了三万,可是这家伙拿到我千辛万苦筹借的钱,却没有办事,根本没有对荣荣网开一面,并且到手的肥肉不仅没有给我吐出,更可怕的是荣荣最终还是被判了一年徒刑。
  在给荣荣宣判那天,荣荣的父母依然蒙在鼓里,荣荣一直没有如实告诉执法人员老家地址,所以在宣判当天,老家没有一个人来。作为荣荣的唯一一个朋友,在旁听席上,当听到法官宣布宣判荣荣服刑一年时,我当时就落泪了,荣荣却表现得非常平静,对我默默看了一眼,然后转身跟着押解她的人就要走了,就在这时,我不顾一切的冲上来,拉着荣荣的手,哭着喊道:“你月儿姐对不起你啊!我没能把你救出来”,荣荣在我脸上深情的望了一眼,说:“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然后,在我的泪眼里,在我的伤心欲绝中,我看到荣荣在一步步离我远去,泪水再次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再次冲动的追了上去,当时谁都拦不住我,我在荣荣身后大声喊道:“荣荣,你不能走!你月儿姐不能没有你!”不过,荣荣还是被押解人员押走了,在荣荣身后,我看到荣荣的肩部在抖动,肯定哭得不轻,可是无论如何,我真的无法救出荣荣了……
  我一阵丧魂落魄的回到出租屋,先是去找了芳芳,在芳芳小小的缝衣店里,我声俱泪下的对芳芳说出我的痛苦,荣荣离开我这么多天了,我是那么的孤独。在郑州只有荣荣疼我爱我,我们两人一起患难与共,早就成了难分难舍的亲人。可是在荣荣最需要我帮助时,我却没能帮助到她,浪费了她所有的积蓄,把钱给了抓捕荣荣的王八蛋头子,同时我也成了名副其实的穷光蛋,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对荣荣遥不可及的思念了。芳芳看到我很痛苦,对我诚恳的说:“别看荣荣从事的是坐台工作,遇到的各种男人都有,对你月儿可是真心的,她从来没有欺骗过你,请珍惜这份缘吧!还有,好在荣荣只是被判刑一年,一年时间不算长,眨眼就会过去的”,当时芳芳回到出租屋还给我炒了四个菜,拿出一瓶酒来对我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咱俩来个一醉方休!”
  那天中午,我在芳芳出租屋喝了差不多有半斤酒,我本来不胜酒力,半斤白酒上头,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浪费了芳芳好多卫生纸。
  一斤白酒喝完,芳芳看到已没了酒,转身去楼下商店买酒,正在这时我看到一个人影从门前闪过,像是华子的身影,我摇摇晃晃走出屋,看到正是华子,对华子大声叫道:“华子,你给我站住!”,华子应该不想让我看到他的,这下看还是躲不过去了,只好站在原地不动,怯怯的对我说:“月儿妹妹,你可不要乱来啊!荣荣被抓,真不是我告的密。”,看到华子死不承认,更加激起了我的愤怒,我不顾一切向华子身上猛扑过去,拳头像密集的雨点,一边猛打,一边高声大骂:“全世界人都知道你告了密,到现在你还死不承认。现在荣荣要吃一年牢饭,你心安理得了?”,华子一边躲避着我的进攻,唯唯诺诺辩解说:“同是在一个院住的,我哪里会做这样的缺德事?”,听到华子依然百般抵赖死不认帐,我哭着说:“你做的缺德事还少?你作风不正,祸害的女孩也有几十了吧!咋不让公安人员把你抓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在荣荣被抓的那天夜里,你先是在我窗外偷听,等我发现外面有人,你吓得像一只兔子跑了,你还真以为当时我没认出是你,就是把你活剥三层皮,我也能认出是你,后来,荣荣出去上班,你就在荣荣身后一直跟踪,然后就告了密……!”
  正在我穷追不舍抓住华子的衣服撕打大声骂时,华子的临时女友听到吵架声,从屋里开门出来,看到我对华子又踢又咬,可能心疼了,上来护住华子,并使劲推了我一把,说:“你凭什么打他?你不能打我的男人!”,我转身对这个女孩冷笑:“什么?华子真是你的男人?你知道华子睡了多少女人吗?我们院里人可是有目共睹,不下二三十了吧?华子把你带回来,肯定先是对你隐瞒结婚的事实,后来终于发现纸包不住火了,再对你一阵诅咒对天发誓,以后会离婚娶你,是不是?不过,也只有你这样的傻屌才能相信了!”女孩发现我揭穿了事实,红着脸问:“你咋知道?“,这时芳芳正好买酒回来,非常不客气的对女孩说:“华子经常干这事,我们全院的人都知道!就只有你才犯傻,宁肯相信华子的鬼话。”
  后来,华子终于低下头来,对我承认说:“都是你华子哥错了,我真的对不起荣荣啊!可是我哪里知道荣荣真的会被判刑,我当时只是想到荣荣最多罚几千元钱,被关押几天就能出来”……
  听到华子承认错误,我不由无力松开手来,泪水又是流了满面,然后转向华子,大声哭着说:“荣荣本来要改邪归正了,我同她已经打算要离开郑州,一起去云游四海,要浪迹天涯的,如果不是你告密,我同荣荣应该早一起走了,都是你华子害的”……
  同华子大闹一场后,我在芳芳出租屋,又在肚子里灌了五两白酒,同刚才喝的加在一起,喝的足有一斤酒了。等走出芳芳出租屋,发现一阵天旋地转,不过我还是踉踉跄跄来到院内,拿着自行车钥匙去开车,我的手哆嗦得厉害,费了好大功夫,才把自行车锁打开,然后身子东倒西歪的推了车去上班。芳芳在后面追了上来,不放心的说:“月儿,你今天别去上班了,喝了那么多酒,就在家睡吧!”,我的舌头已经变得僵硬,不连惯的对芳芳说:“芳芳姐,你真的……真的不用担……担心……心,我能去……去上班……班……!”
  多少年以后,我还能想到那天去上班时,在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跟头,我由于醉得厉害,根本骑不成自行车,刚要挎腿上车,我就一头栽下来,我头晕得厉害,甚至推不稳自行车,摇摇晃晃推着车时,已经跑到快车道,身后一辆大众轿车大声鸣笛,打着难听的喇叭呼啸过来,如果不是司机眼疾手快停车,我当时可能就被那司机开车撞死了……
  现在我还能平心静气的回顾往事,只能说明我福不见得多大,命却出奇的大,我能死里逃生,而且完好无损的活下来,今天还能写出当年的心境,简直是在创造一个奇迹!
  后来,我每逢喝醉酒后,一再竭力找出当年的感觉。前不久,在我同荣荣一起喝醉之后,我一个人把自己扔到大街上,我依然在东倒西歪的走路,虽然我头晕得厉害,大脑可是始终清醒的,看到一辆开了锁的共享单车在路边停着,我推了车就要去骑,可是没能骑上,当时就被摔了一个仰八叉,身上的大衣都被弄脏了。好多路人看到一个女醉鬼在骑车,尽管看到我在一次次不断摔倒,都是对我漠不关心,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当然,没有人会同情一个素不相识的醉鬼,更不会有人主动引火上身,可能你就是当时死了,也没有一人会给你伸出援助之手……
  那天,我记得花了比平时多几倍的时间,好不容易来到公司,刚进了我的办公室,就发现一个男人坐在我平时坐的位置,那男人看到我一身酒气进来,站起来就对我说:“月儿,请把欠我们的钱还上吧!”,我当时对那家伙吼道:“我欠你什么钱?要账,你应该去找李涛!而且,他对你欠下的钱,凭什么要我去补这个窟窿!”,讨帐的家伙看到我发起火来,非常吓人,一边向后连连后退,一边说:“不要生那么大的气啊!是李涛让我给你要钱的”……
  我再也听不下这个家伙的解释,一阵崩溃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走到桌前,收拾好一大堆文件资料,抱起就怒气冲冲的去推李涛的办公室门。当时看到李涛正在办公桌前用圆珠笔抄写电话号码,我冲了上去,把抱的文件资料朝李涛身上一股脑猛力砸去,大声叫道:“你自己欠下的钱,让我替你去还,你算什么东西!”,李涛站起身来,红着脸说:“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既然是合作的,应该风雨同舟,账也得一分为二,一起来承担费用!”,我于是揭穿李涛老底,说:“!你一次次找人给我讨账,一而再,再而三的恶心我,你不就是一直在想赶我走,一人独吞项目吗?好,我就随了你心愿,直接把项目送给你了!现在,别说这一个项目,我自己都不想活了”……
  实际上,我说的话大错特错,我不仅没有死掉,而是一直健健康康的活到现在,倒是李涛死了。李涛在我离开之后,在这个项目上独立运作,根本没赚到多少钱。不久又发现食欲不振,还经常犯恶心,后来一天天瘦了下来。去医院检查,是得了肝癌晚期,医生已无回天之力,最后李涛让家人给我打了电话,在我赶到医院时,正处在弥留之际的李涛给我不断道谦,真是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李涛向我伸出瘦骨嶙峋的手,对我说:“月儿,我错了!请原谅我!”……不知怎么回事,尽管李涛以前多次伤害我,我还是不由落泪了,我一把握住李涛的手说:“别再说对不起,我早把这事忘记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