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网 返回首页

蒲恒旭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100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蒲恒旭  昨天 09:20

    《老竹》

    《老竹》
    文/蒲恒旭
    压不弯腰
    也抬不起头
    2018.02.24
  • 蒲恒旭  2018-1-29 10:02

    《猴子》

    《猴子》
    文/蒲恒旭
    羊皮,狐毛,貂裘
    包裹着
    不同咸度的汗水和泪水
    怕它溢出气味来
    越包越厚
    居然成了时尚
    猴子
    捂着自己这一身的毛
    转动着眼睛
    在偷窥
    2018.01.29
  • 蒲恒旭  2018-1-27 10:38

    《瘸鸡》

    《瘸鸡》
    文/蒲恒旭
    西山脚有鸡数只,其一少时被鼠咬其脚,一脚全无,一脚半趾,欲立而晃,欲行而倒,常为众鸡之耻。
    为免于饥寒,瘸鸡常振翅匍行,久之,其双翅雄健有力,无意间,竟能展翅高飞,傲于群鸡之上。而众鸡虽体全身键,却终难翱翔。
    此鸡可飞,因其瘸也。然人之自暴自弃者,多矣!何况瘸人乎?
    2016-2-15成都
  • 蒲恒旭  2018-1-25 21:04

    《狼》 文/蒲恒旭

    《狼》
    文/蒲恒旭
    自西山文明以来,茂林渐失,百兽无以计。
    有狼习狗欲近人,其犬藏于狗群中,于众狗类,犬坐,俯首,摇尾,然遭棒击。狼问:为何?曰:汝似犬,目贪,非犬也。狼言:吾与狗同宗,其可善,吾亦可改也!答:狼子野心已入骨髓,肉可曲,而骨不折不弯也,禽兽之变能有几何哉?
    选自《蒲恒旭寓言》2018.01.25
    注:狼者,日本也。
  • 蒲恒旭  2018-1-21 13:57

    《十二生肖》

    《十二生肖》
    文/蒲恒旭
    《鼠》
    老鼠的老和耗子的子
    好像差不多
    《牛》
    这么勤劳善良
    为什么会疯
    《虎》
    太强大
    不是好事
    《兔》
    脸很漂亮
    你偏说尾巴短
    《龙》
    龙生九子
    无一人形
    《蛇》
    脱再多的皮
    还是蛇蝎心肠
    《马》
    龙是象征
    我是意义
    《羊》
    伤人的事
    比老虎多得多
    《猴》
    也许,多余的
    不只是偏旁
    《鸡》
    叫亮天
    却叫不醒人
    《狗》
    丢掉狼性
    便疯了
    《猪》
    大智的人
    不会说我笨
    2018.01.21
  • 蒲恒旭  2018-1-20 22:22

    《风筝》

    《风筝》
    文/蒲恒旭
    花儿开了,又落了
    你还在山的那边放风筝
    寒风中
    风筝打着哆嗦
    抖落了桃花的颜色
    还有雄鹰的翅膀
    我悄悄地来到
    山的这边
    你看不见我
    看着风筝
    我看不见你
    也看着风筝
    2018.01.20
  • 蒲恒旭  2018-1-19 11:32

    《海》

    《海》
    文/蒲恒旭
    鱼渴望游上蓝天
    鹰也羡慕水的柔情
    海平面
    是心的窗帘
    我总是将它撩起
    瞅瞅这边
    又看看那边
    2018.01.19
  • 蒲恒旭  2018-1-17 13:49

    《柳子索钱》

    《柳子索钱》
    文/蒲恒旭
    柳子徒迁后,贫,无计,装鬼索钱,惧者烧其冥钱数千。柳子复索之曰:何用?使真金白银。对曰:为鬼,冥钱可也。如无用,亦非鬼也,何以惧哉!
    呵呵!如此制度者,多矣,徒增笑耳!
    选自《蒲恒旭寓言》2018.01.17
  • 蒲恒旭  2018-1-15 13:37

    《说疯》

    《说疯》
    文/蒲恒旭
    狐狸,狼,老虎
    一个眼神就会告诉你
    它们都不会疯
    越容易疯的
    是越通人性的动物
    比如狗,牛
    还有我
    也许
    疯是一种进步
    就像狼
    变成了狗
    2018.01.15
  • 蒲恒旭  2018-1-6 10:25

    《雪》

    《雪》
    文/蒲恒旭
    凋零的花
    干瘪的阴果子
    半黄的树叶
    被折断的枯枝
    踩下的脚印
    故乡的老屋
    以及
    流入土里的月光
    都在慢慢地
    发酵
    膨胀
    老天慌了
    给它撒上一层盐
    2018.01.06
  • 蒲恒旭  2018-1-4 20:48

    《恨草》

    《恨草》
    文/蒲恒旭
    父亲骂我最多的
    莫过于饭掉在了地上
    但在收割的季节
    谷子溅满了地
    他弯腰捡起的却是稗子
    我很疑惑
    他一脸严肃地说
    作为农民一定要学会恨草
    一颗稗子能坏一片地
    多年来
    我一直记着这句话
    怕哪天
    它将我也捡起
    2018.01.04
  • 蒲恒旭  2018-1-2 20:38

    《骨气》

    《骨气》
    文/蒲恒旭
    水珠悄悄地走了
    雪花缓缓地回来
    2018.01.02
  • 蒲恒旭  2017-12-30 18:36

    森林狂想曲

    《森林狂想曲》
    文/蒲恒旭
    引言:天的高度是无限的,但你飞过的高度才是你拥有的高度。
    浓雾把森林包裹得严严实实,远方的乐曲顺着蚂蚁的脚步,一步一步地爬过来,但还是被树木拦下了不少。必定越偏僻的地方,更加人迹罕至,正如我的故乡。
    我透过雾,看见母亲在冰冷的盐水中一点一点地整理浸泡过的萝卜樱子,沥干,晾晒,收藏。这些东西都是她的口粮,也是她肚子里那个孩子的口粮,她必须如数家珍一样对待。
    风吹过,我仿佛听见水牛迈着沉重的步伐想要拉开黎明的门,就在晃眼间,那个四五岁的牧童又变成了一个赶着一群小猪仔的少年,他走向浓雾,背影越来越淡。
    昼夜正是蝉蛹上树的时候,它想让雾气洗去这一身泥土的气息,在别人沉睡时,悄悄破壳而出。它在努力吸气,想震破枷锁,探出来的触须随着音乐的节奏而不停地摆动,好似我手中的那两支笔。但都在音乐停顿的瞬间定格在了半空中。
    一切都静止了,只有妈妈手中的镰刀还在月光下晃动,还有那一排排躺下的麦秆,以及担着麦穗探着回家的路的父亲。孩子们要读书,两人,十几个人的地……
    当音乐再一次响起,高考结束的铃声也响起,我所有的选择题都成了空白,因为选择做还是选择不做 ...查看全文
  • 蒲恒旭  2017-12-27 11:23

    《背娘》

    《背娘》
    文/蒲恒旭
    小时候,娘背着我
    从春天走进夏天
    路上的花越来越灿烂
    就像妈妈的微笑
    还有花儿中的果实
    也越来越沉
    如今,我背着娘
    从秋天跨进冬天
    我的心就像这回家的路
    越拉越长
    还有落在我肩上的雪花
    也越来越小
    2017.12.20
  • 蒲恒旭  2017-12-27 11:21

    《门槛》

    《门槛》
    文/蒲恒旭
    小时候,门槛
    挡住了出去的路
    总是躲着妈妈
    趴在上面
    翻出去
    如今,门槛
    又挡住了回去的路
    妈妈近在咫尺
    但,怎么也
    跨不过去
    2017.07.02
  • 蒲恒旭  2017-12-27 11:21

    《妈妈》2

    《妈妈》
    文/蒲恒旭
    小时候
    妈妈抱着我
    我哭着哭着
    就笑了
    如今
    我抱着妈妈
    我笑着笑着
    就哭了
    2016~10~28
  • 蒲恒旭  2017-12-27 11:20

    《老房子》

    《老房子》
    文/蒲恒旭
    老房子一年四季都蹲着
    像正在孵蛋的母鸡。父母
    在鸡肚子下跑进跑出
    如今
    只剩下了老房子,还有
    那对老人
    他们立在门口
    扶着炊烟,数着蛋壳
    2017.05.05
  • 蒲恒旭  2017-12-27 11:19

    《妈妈的脚印》

    《妈妈的脚印》
    文/蒲恒旭
    妈妈的脚,不会走出
    离家三里的地方。她怕
    那些走丢了的脚印
    不知道回家的路
    小时候的我 数着这些脚印
    走向远方
    那时
    妈妈站在门口喊 吃饭啰
    那些脚印一股脑儿地涌回了家
    我也跟着它们
    回家
    如今
    妈妈还立在门前,清点着
    那些脚印
    数来数去,总是差了
    一个
    2017.05.11
  • 蒲恒旭  2017-12-27 11:19

    《萤火虫》

    《萤火虫》
    文/蒲恒旭
    母亲的脚步
    踏破了山村的夜,从
    熟睡的禾苗上 惊起了
    好多好多的萤火虫
    有的 飞到了天上
    变成了星星
    我仰望着那些星星
    模糊的它们
    又变成了
    停在妈妈头上的
    萤火虫
    2017.05.21
  • 蒲恒旭  2017-12-27 11:19

    《夜》

    《夜》
    文/蒲恒旭
    月光
    从叶缝间漏下来
    伸手去拾
    又溜到了手背上
    当手翻过来时
    却又堆满了手心
    它总是这样粘人
    就像
    妈妈的牵挂
    2017.11.14

QQ|联系我们|充值|稿费算法|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2-25 02:03 , Processed in 0.328122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