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网 返回首页

蒲恒旭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100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蒲恒旭  昨天 11:27

    《泥》

    《泥》
    文/蒲恒旭
    脚下的泥
    被塑成菩萨
    曾经踩它的人
    开始弯腰
    下跪
    一夜狂风
    它又成了泥
    曾经的信徒们
    又将它
    踩在脚下
    2018.04.20
  • 蒲恒旭  3 天前

    小小说《掉钱》

    小小说《掉钱》
    文/蒲恒旭
      从苍蝇馆子吃完早饭出来,前面一个五十上下的汉子正在把刚找回的零钱往口袋中塞——那是一个用绳子栓在皮带上带锁口的小袋子,他仔细拿捏后,塞在了裤子最里面靠肉的地方。
      
      我分明看见一张五毛的票子从他的手缝间跌到了地上,还扑起了一些灰尘。我便向他喊道:“钱掉了!钱掉了!”
      
      他猛回过头来,但看见只是一张毛票后,慢慢地抬起头来打量我,有些疑惑,然后拍拍他笔挺的西装,说:“不是我的!”
      
      看着他捂着那个带锁口的袋子离开,我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孩。
    2018.04.18
  • 蒲恒旭  4 天前

    《碰鬼》

      《碰鬼》
    文/蒲恒旭
      
      柳氏,吾同村人也。驱车夜行,山路崎岖且颠簸,路面难视,至一弯处,似有野猫过,然碰撞有声,下车检视,见一老翁躺于车前,似有伤。语来言去,载其近医。
      
      路半,气息绝,柳氏甚恐,性命事大,既无人知,何不弃之?遂藏于野,急行。
      
      途中,后座嗯嗯有声,停看,见老翁赤身裸体圈卧于车内。柳氏汗促气逆,战战问:“何?”蝇蝇作答:“不就医,还扔吾衣,作甚?”老翁语毕,身定。以手探其鼻,已无气息。柳氏瘫于地,良久,抱尸弃于野,左右检视后,乃去。
      
      半路,又闻后座嗯然有声,急驻车查看,顿时瞳大脸白,汗如雨,见一骷髅横于后座,其抬首曰:“因何弃吾肉?”柳氏恐极,夺路而逃。
      
      翌日晨,余早出,见一人昏于村口,乃柳氏也。救醒,乃全盘托出,吾疑,引以见,至出事处,车无异,唯一野猫躺于车下,鲜血淋漓,肠肚具现。
      
      选自《聊斋遗风》2018.04.16
  • 蒲恒旭  6 天前

    微小说《杯具》

      微小说《杯具》
    文/蒲恒旭  
      “老公,又在发朋友圈,是在炫耀你有多爱我吗?”她满面桃花。
      
      “不,我只是想让当初放弃我的那个人后悔。”
      
      “哐当!”玻璃碎了一地。
      
      2018.04.14
  • 蒲恒旭  2018-4-11 18:23

    《拆迁》

    《拆迁》
    文/蒲恒旭
    村里光棍太多
    自从书记在墙上打上广告
    桃花便红了,蝴蝶
    成群结队地涌来
    黄昏
    她总是抱着儿子
    望着墙
    发呆
    多年后
    儿子也该娶媳妇了
    她还盯着墙上
    那个褪了色的“拆”字
    到底
    该不该
    翻新
    2018.04.11
  • 蒲恒旭  2018-4-11 07:43

    《借钱》

    《借钱》
    文/蒲恒旭
    我想借钱
    买枪
    朋友问
    还不起,咋办
    我说
    有枪
    2018.04.10
    有人问我,这明明写的是米国,为什么又不标明呢?我说,一块木头,可以做水桶,也可以做粪桶,看你拿去装什么?
  • 蒲恒旭  2018-4-8 18:14

    蒲恒旭|《风筝》

    《风筝》
    文/蒲恒旭
    总以为
    纸鸢就是风筝
    那时的我
    为了见到你
    恨不得
    扯断那根线
    后来才明白
    那是纸鸢
    会唱歌的
    才是


    2018.04.08
    (古时候,在纸鸢上加上风笛等乐器后,纸鸢就可以演奏乐曲,才叫风筝。后来,风筝就成了一个统称。)
  • 蒲恒旭  2018-4-5 09:41

    《清明》

    《清明》
    文/蒲恒旭
    总是在坟前和他说话
    就像他当初一样
    可惜哦!那些会飞的字儿
    他没塞进耳朵
    我也没塞进坟墓
    但是,我们都做了
    做得还那么认真
    2018.04.05
  • 蒲恒旭  2018-4-1 20:43

    《短行歌》

    《短行歌》
    文/蒲恒旭
    青松昂首兮俯仰天地外
    仰其壮观兮卑愤不已
    天下之王者兮莫过于此
    寄目于鸟雀兮以观其雄风
    慕蝼蚁之长足兮而俯天下
    壮哉!壮哉!
    悲夫!悲夫!
    吾之腾云而上兮凄凄然
    劲草插满头兮卖首耳
    劲草插满头兮卖首耳
    2018.04.01愚人节
  • 蒲恒旭  2018-3-30 12:08

    《杀狗》

    《杀狗》
    文/蒲恒旭
      有翁者,家寒,欲杀狗过年。缀绳于框而悬于檐,投以食,浼狗入而扃扉。犬似觉,目光睒闪,张皇左右,逡巡不前。遂亟请之。
      
      狗观翁面,诚诚然如父子必不相欺,遽色顿无,欣然而前。翁睨视其首入环,遽拉其绳。狗蹙然不知,已悬于檐上。
      
      其后数年,翁家养狗狗亡,偷盗不断。
      
      (后记:狼之黠尔,人人恶之,狗乃涅槃而生,其之诚然语不可言也,然欺狗者众,岂有不疯之理?)
    2018.3.30
  • 蒲恒旭  2018-3-28 17:00

    《易像》

    《易像》
    文/蒲恒旭
    有画者郊游,偶遇二八红装,避而觇之,其容光绝美,尤生平之所未眸,以至目炫神夺,瞻恋弗舍,缀行数里。
    数故游,辄俟其后,终不见。归而不思茶饭,画像数数,凝神于笔,泼墨之处,明眸善睐,朱红樱润,栩栩兮欲出。
    半岁后,梦其邀见,故地寻无果,汗促气逆,口干舌燥,掬水饮,有见梦娘于水,环视无人,低首又见如故。
    后遇故友不相识,方知其像已易。
    2018.03.28
  • 蒲恒旭  2018-3-23 09:57

    《狗》 文/蒲恒旭

    《狗》
    文/蒲恒旭
      蜀西一院,户三百,看门翁年七十余,独居。
      
      春有流浪狗至,其腹臃肿,一腿折而不能立,两眼惶恐,老翁遂收以为伴。不久,伤愈生五子,得老翁悉料,渐大。
      
      夜半入严冬,万籁俱寂,霜白而草硬,然犬吠不止,偶有骂狗者。待天微明,有晨练者出,有狗摇尾邀其至院外,见老翁瘫于地,不省人事,五狗环覆其周以暖其身,遂呼而救之。
      
      事广传,有记者访,寻不见六狗,终无果。后老翁言:菩萨梦中相告:寿已终,遣狗以定其寿之增减也。此乃上天之察,实本无狗焉!
      
      2018.03.23
  • 蒲恒旭  2018-3-5 16:17

    《蛇》

    《蛇》
    文/蒲恒旭
    一蛇饿极,囵吞鸡蛋,啸天,扭头,卷身,伸腰。瞬时,仅余残壳吐出。
    反复而至,农夫恼矣!置之一熟蛋,蛇吞之于咽下,挤而不破,吐将不出,折腾多时,终力竭而亡。
    2018.03.05
  • 蒲恒旭  2018-3-1 20:05

    《好像春天来过》

    《好像春天来过》
    文/蒲恒旭
    落叶,被雪发酵
    溢出酒来。沉睡的梦
    被这香气诱上了枝头
    连桃花也醉红了脸
    我虽不饮酒,还是
    经不起春的诱惑
    趁着酒香,来几碗青山
    我要弯成小路
    挂上树梢,铺满河面
    散在空气里
    扮演整个春天
    让你相信
    好像,春天来过
    2018.03.01
  • 蒲恒旭  2018-2-27 10:08

    《猫》

    《猫》
    文/蒲恒旭
      友言其驱车夜行,突遇野猫,虽百步,目巨亮,飘飘兮若灯,利利兮如剑,乃缓行至五十步,观其猫步而过。然闻炮响,乃下车环视,有猫卧于前轮下,鲜血淋漓,肠肚具现。
      
      语此而见其色难也。慰:一猫何足挂也?其言:亲测其过而毙其命,怪也!庞然大物之至而其猫步而行,亦怪也!神耶?吾当使之以纸钱。
      
      语此而见其面诚也。疑:猫亦可使钱乎?其言:此,心安耳!余笑曰:天下之虐猫者如毛发,圆毛之物,何挂于心?而况于无心之失哉!
      
      语此而见其眉开亦。然是夜,吾冥冥之中有见一猫,其肠肚具现躺于血泊之中,哀声力竭曰:吾非猫神,乃天下人弥弥未定之善心也!语毕,起身而远去。
      
      2018.02.27成都
  • 蒲恒旭  2018-2-24 09:20

    《老竹》

    《老竹》
    文/蒲恒旭
    压不弯腰
    也抬不起头
    2018.02.24
  • 蒲恒旭  2018-1-29 10:02

    《猴子》

    《猴子》
    文/蒲恒旭
    羊皮,狐毛,貂裘
    包裹着
    不同咸度的汗水和泪水
    怕它溢出气味来
    越包越厚
    居然成了时尚
    猴子
    捂着自己这一身的毛
    转动着眼睛
    在偷窥
    2018.01.29
  • 蒲恒旭  2018-1-27 10:38

    《瘸鸡》

    《瘸鸡》
    文/蒲恒旭
    西山脚有鸡数只,其一少时被鼠咬其脚,一脚全无,一脚半趾,欲立而晃,欲行而倒,常为众鸡之耻。
    为免于饥寒,瘸鸡常振翅匍行,久之,其双翅雄健有力,无意间,竟能展翅高飞,傲于群鸡之上。而众鸡虽体全身键,却终难翱翔。
    此鸡可飞,因其瘸也。然人之自暴自弃者,多矣!何况瘸人乎?
    2016-2-15成都
  • 蒲恒旭  2018-1-25 21:04

    《狼》 文/蒲恒旭

    《狼》
    文/蒲恒旭
    自西山文明以来,茂林渐失,百兽无以计。
    有狼习狗欲近人,其犬藏于狗群中,于众狗类,犬坐,俯首,摇尾,然遭棒击。狼问:为何?曰:汝似犬,目贪,非犬也。狼言:吾与狗同宗,其可善,吾亦可改也!答:狼子野心已入骨髓,肉可曲,而骨不折不弯也,禽兽之变能有几何哉?
    选自《蒲恒旭寓言》2018.01.25
    注:狼者,日本也。
  • 蒲恒旭  2018-1-21 13:57

    《十二生肖》

    《十二生肖》
    文/蒲恒旭
    《鼠》
    老鼠的老和耗子的子
    好像差不多
    《牛》
    这么勤劳善良
    为什么会疯
    《虎》
    太强大
    不是好事
    《兔》
    脸很漂亮
    你偏说尾巴短
    《龙》
    龙生九子
    无一人形
    《蛇》
    脱再多的皮
    还是蛇蝎心肠
    《马》
    龙是象征
    我是意义
    《羊》
    伤人的事
    比老虎多得多
    《猴》
    也许,多余的
    不只是偏旁
    《鸡》
    叫亮天
    却叫不醒人
    《狗》
    丢掉狼性
    便疯了
    《猪》
    大智的人
    不会说我笨
    2018.01.21

QQ|联系我们|充值|稿费算法|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4-21 05:58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