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龙网 返回首页

艾华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245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艾华  2018-1-16 18:34

    最遥远的爱情

    最遥远的爱情
    最遥远的爱情是什么
    一块石头沉在水中
    不管怎么用力都捞不起来
    对着一片树叶说话
    风把树叶吹起
    树含泪注视
    一瓶酒喝了大半
    使劲摇一摇
    瓶子打翻在地,碎玻璃扎了手
    不懂得爱情
    爱情是未满三岁前
    跟一片雪花的相遇
    然后,走到成年,再然后
    成为挂在嘴边的词语
    再然后。如今我巳迟暮
    迟暮之年
    对每一件事
    都感到新鲜
  • 艾华  2018-1-16 18:33

    想起父亲

    想起父亲
    父亲把我叫到身边,伸伸手
    又无力地垂下。我知道他有很多话要说
    可已经懒的再说了
    我觉得委屈。我想为自己分辩
    能分辩得清楚吗
    我是不孝之子,辜负父亲的期望
    别人的儿子能光宗耀祖,可我呢
    什么都做不成,只知道看书
    我把祖宗的脸都丢光了
    父亲没有怪我。我知道
    他跟我一样无奈。但他不甘心
    我也不甘心,不甘心又能怎样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我还是经常想起
    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错,可我总在自责
    我的自责会让死去多年的父亲很揪心
    现在我依然还是原来的样子,以后也是
    别再想这不愉快的事了。把父亲也忘了吧
    不管过得怎样,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 艾华  2018-1-16 18:32

    日子

    日子
    早上起来
    洗脸,刷牙,浇花
    给鱼缸换水,到院子里
    呼吸几口新鲜空气
    然后做饭。简单的早餐
    能填饱生活就行
    大多时候都会耽于生活中的一些琐事
    终日忙个不停。一不小心
    就忙到年近花甲,还是什么都
    没做成。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这年头,谁还管什么意义
    稀里糊涂活着就行了
    想到生活,有时候想哭,有时候想笑
    还有很多时候是哭笑不得
    儿女们大了,让他们好好活吧
    能活成什么样子算什么样子
    哪能操心过来那么多
    真的是老了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
    斯有何乐。活一天少一天
    是人过的日子吗
    可我们就是这样
    活一天算一天,多少悲欢
    浓缩进生命里
  • 艾华  2018-1-16 18:27

    那些熟悉与不熟悉的星星

    那些熟悉与不熟悉的星星
    1
    你是星星吗,在夜空
    一闪一闪。你是众多秘密中的一个
    通过某种途径与我的目光
    联在一起,我也就有了光芒
    有谁看到过光芒呢
    光芒是看不见的。那些通常能够看见的
    都是给自己涂抹的一层釉质
    过些时候就会脱落
    一切具有恒久时限的,都不易被察觉
    所以我会保持一棵草的姿势
    在泥土深处,伸展我的身体
    2
    在有限的时空里,做着无限的事
    不要用眼光四处打量
    能看到的,都离你很远,你根本触及不到
    要学会做一只鸟,眼望天空
    把天空,当作翅膀。多么有力的翅膀
    这脱离了自己的翅膀,没有羽毛的
    翅膀,带着你,飞向一座山,飞过一座桥
    飞过生与死的界限,最终到达
    那颗星的位置。你不会是一颗星星
    你只有星的孤独,星的梦境
    所有的梦都要靠你来完成
    3
    永恒的光之影,来自天上
    来自于一个没人能够抵达的地方
    你看到了吗,那么远
    耗尽你的一生吧,耗尽你
    所有的希望。你把自己囚禁在
    那不可知的、夜的孤岛上
    所有的星光都不属于你,所有的花草
    都在你的眼前慢慢死去
    而你,也将变成一块石头,被海浪冲走
    沉进海底。你的一切都不存在
    你拥有最神圣的自由
    4
    世界尾随在你身后,你来不及看上一眼
    花团锦簇的世界,人头攒动的世界
    让你忍不住放慢脚步,而有个声音
    ...查看全文
  • 艾华  2018-1-16 17:55

    他来了

    他来了
    一杯水,从一个人手里
    传到另一个人手里
    一块食物,由几个人分食
    谁也不多,谁也不少
    没有人想到他会来
    没有人想到他会给人们分配食物
    谁要吃了他的食物,谁喝了那杯水
    谁就会兴奋地跳起来,用手
    抓起一把土,扬起。再抓一把
    如此反复。我知道这类似于
    土著舞,只要跳起来
    就不会停住
  • 艾华  2018-1-16 17:52

    不是赞美

    不是赞美
    所有人都醒着
    只有他
    活在自己的梦中,怎么叫
    都叫不醒
    种地的,眼瞅着那一亩三分
    做小生意的,少不了一个铜板一个铜板地抠
    拉车的,做皮肉生意的
    想着自己的一日三餐
    至于那些大员们,豪富者,学富五车的
    操那些闲心干什么,妻妾儿女
    哪一个不需要多给几根金条
    什么教育,家国什么的
    统统见鬼去吧
    今天第一次见到这个名字
    马相伯。可能过几天就又不记得了
    我只挂念我家那些小猫小狗
    它们有没有吃的,在外面闯祸了没有
    是不是有人骂过它们
    该找这些人去大吵一顿
    说不准还得动场官司
    活得多实在。这才叫活着,这才清醒
    別人那些事,与我有什么相干
    我痛恨自己
    活得这么明白,清醒的
    连梦都没有。我索取
    稍有不顺就骂这个骂那个
    吃饱了撑的,对这不满对那不满
    我为这个世界做过什么吗
    我尽过自己的微薄之力吗
    甚至,我对身边那些穷苦者
    有过一丝同情之心吗
    一个自私、庸俗,满脑子打着
    自己如意算盘的
    凭什么对周围的一切说三道四。有何资格
    对这个世界发表议论。闭上你的嘴
    跟我一样,埋头算计自己那些得失去
    家国。心里没有家国
    又何必奢谈什么家国
    马老先生,还有那些,跟你一样的
    活着的,或早已死去的
    我愿意为你们献上我的敬意
    我绝不会觉得你们傻,不可理喻
    让这 ...查看全文
  • 艾华  2018-1-16 17:51

    云在天上

    云在天上
    1
    离我这么近。就好像
    小时候的婴儿车
    躺在上面,那么绵软,那么舒服
    已经很多年没这么舒服过了
    很多年,我都在紧张的生活中度过
    被一些不相干的事所牵扯
    我的手开始皴皱,我的脸有了皱纹
    我的心上留有划痕,那么深
    我感觉我早已不是我。我是谁呢
    从我眼前飘过去,飘过去
    一朵一朵,都像那逝去的日子
    我怎样才能抓住它们
    怎样才能,像以往那样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云在天上,我在地上
    我与它,已经相距那么远
    再怎么用力都不可能抓住
    我是行走在地上的一片云
    2
    飞机把我带到,离地面一千米的高空
    我才开始意识到,这些年
    我一直都在一个不属于我的地方
    做着我不该做的事。我曾是
    天空中的一只鸟,怀揣着飞行的梦想
    我的名字写在天空
    不要跟我提起人间疾苦
    人间爱恨情仇。我的心很小,装不下那么多
    我已经装不下那么多了。曾经
    我流过很多泪。那些泪洒在田野,村庄
    洒在每一片树叶上
    我以为我的泪,可以救活一棵草,一朵花
    然而
    不是我想的那样。无论我流下多少泪
    都救不活这个人间
    我只能不停地飞,朝着那缓缓流动的云
    不停地飞。再不看人间一眼
    人间是杯盘狼藉的人间
    而我,并不属于这样一个人间
    3
    云在天上
    那是我小时候的婴儿床
    我离开很久,现在又躺在上面
    我怎么 ...查看全文
  • 艾华  2018-1-16 17:50

    黑暗中

    黑暗中
     
    匆匆赶来的夜
    把掂起脚尖的那些植物
    全都关在窗外
     
    黑暗中,一朵不知从哪儿
    冒出的玫瑰
    在夜的胸脯
    划下一道甜蜜的伤口
  • 艾华  2018-1-16 17:49

    村口那棵树

    村口那棵树
    我问村口那棵树:
    "你站在这里干吗呢”
    莫非你也想
    离开村子,跟这些外出打工的人们
    在一起。你不放心这些
    老实巴交的乡下人
    怕他们在外边,受了委屈都没地方说
    或者,你是等着他们
    早点回来,跟年老的爹娘一起过年
    他们的爹娘早些时候就已经
    心急火燎地盼着儿子一家回来了
    不管要不要到工钱,只要一家团聚就好
    到这个时候都没回来
    不会是有什么意外吧
    肯定不会
    你替全村的父老乡亲守在村口
    你要把他们回来的消息第一个带到
    别这么傻等的了,还早着呢
    你见到过他们哪次能提早回来
    能赶回来过年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或者,你是怕看到那些颤巍巍的老人
    失望的眼神。你一定要把回来的消息带给他们
    明年你是不是打算跟他们一起出去
    在他们遇到难处的时候能听到你带去的乡音
    你是出不去的,你走了
    这些老人孩子怎么办,你怎么可以
    丢下他们。好了,你还是
    继续留在村口吧。等他们回来的时候
    好让他们,先靠在你身上歇歇
  • 艾华  2018-1-16 17:49

    寻人启示

    寻人启示
    看到一则寻人启示
    有关孩子的
    我想我就是那个孩子
    不知什么时候
    把自己给弄丢了
    谁来贴一张寻人启事
    让我在有生之年
    找到自己
  • 艾华  2018-1-16 17:48

    岭头雪

    岭头雪
    雪落在山上。落在田野
    村庄,冰冻的河面
    落在房顶,树梢,人家的烟囱上
    满世界都是雪
    而我,独在意岭头上的雪
    莫非它离我最远
    我才对这它这么上心
    不,不是的
    是因为,我从来都没上去过
    我不知道那里有什么
    要是能比别的地方都干净
    那我一定让自己变成雪,飞过去
  • 艾华  2018-1-16 17:47

    爱国主义

    爱国主义
     
    祖国啊,我是你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
    土地上,一只不堪重负的蚂蚁
    在田野,村庄,土地上随处可见
    在城市喧嚣的人流中,在一间挨着一间的
    工棚里,随处可见。在脚手架,在井下
    在任何一个没人愿意正眼瞧上一眼的
    地方,随处可见。我没有户籍没有名字
    没一双像样的衣服和鞋,但我有
    对你的爱,对你的虔诚
     
    我没文化。不懂的什么民主或是自由
    我只知道既然生在这个国家,就要奉公守法
    不干昧良心的事,本本份份作人
    祖国有难了我就该尽我所能,挺身而出
    虽然我那么弱小,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踩死
    那又怎样。祖国生我养我
    再不济,我也是儿子。不能贪生怕死
    见利忘义,做一些对不起你的事情
     
    有句话叫“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祖国再穷也是母亲。我不能总想着
    要这要那,稍有不满足就骂爹骂娘,一昧地
    冲着那些有钱的外国大爷摇尾乞怜
    让他们把骨头,扔给那些看的眼都急了
    的人吧。我不是狗,就算吃糠咽菜
    也是吃的自家的,吃的心安
    绝不给自己母亲丢人
     
    如果这叫没出息,那就没出息吧
    宁愿这样没出息我也绝不愿意出息到
    嫌弃自己的爹娘。说我奴性
    在自己的爹娘面前我充什么大爷
    我是儿子,就该担起儿子的责任
    不论是耕田种植,或者背起背包到外 ...查看全文
  • 艾华  2018-1-6 10:49

    《 悲伤 》

    这辈子,我都学不会
    在田地里支起夹子
    捕捉那些偷吃粮食的小田鼠们
    看它们痛的叽喳乱叫
    身子抽搐个不止
    我甚至还想出手把它们给放了
    我的同伴们跟我可不一样
    他们会忽视小动物求助的眼神
    同时还埋怨我手脚不够利索
    当他们架起火来烤食小动物的时候
    会拉我过去共享美味
    我说什么都不过去,宁肯饿着
    我不会做弹弓,不会垂钓
    只会坐在石头上,看远方的天空
    天空懂得我的悲伤,所以跟我一样悲伤
    有时候我想让天空把我也带走
    有时候我连天空都不想多看一眼
    我是多余的,天空也多余
    我的那些同伴们,他们拉着我
    让我跟他们一起跳舞,让我学他们
    把那些花那些草都踩在脚下
    我跟不上节拍,慢慢被疏远了
    一个人躲在山洞里,与野兽为伍
    当那些野兽舔着我的时候,我想哭出声来
  • 艾华  2017-12-25 10:04

    圣诞之夜

    圣诞之夜
    这天,我是罹难者
    我也是幸存者
    没人能选择生,也没人
    能选择死。生与死
    只有一个人说了算
    我痛恨这个人。是他
    把一切都弄颠倒了
    他,被人们称之为天父
    而我,作为人之子
    只能是顺从。顺从于他的安排
    他把无上的荣光给了我
    这荣光,充满血腥
    是我的血。我的血
    装在高脚酒杯,从一个人手里
    传到另一个人手里,人们
    争相啜饮,那么的从容
    也许他们并不知道
    这一天,狂欢的人们涌上街头
    一场盛大的屠杀即将开始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文集投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8-16 22:14 , Processed in 0.281248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