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网 返回首页

王胡子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311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王胡子  9 小时前

    ●缘由

    ●缘由
    起得晚因为睡得晚
    好像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月亮升起来,但有雾
    一下一下擦亮了它
    我曾置身于危险之境
    内心困窘,不能上不能下
    总有神秘而难以言说的事
    不可理喻,不可思议
    早点吃羊杂碎和焙子
    世上人人已时至中午
    我也有过一样的生物钟
    拆卸重组,逆势转动它
    藏起了来回晃动的钟摆
    我有法宝,我是个安静的冒险家
  • 王胡子  9 小时前

    ●下山

    ●下山
    得从山上下来
    夕阳已经下去了
    昏暗之时啊
    天地山川似乎
    一时不知何以自处
    风声鹤唳皆有
    难以辩驳的愁苦之色
    草木闻风而动
    有向上的愿望
    也有向下的顾忌
    万物各有立场
    道路各有方向
    上山容易下山难
    他像一棵踉跄奔跑的树
    如果真的有神
    可能连神也不清楚
    这个仿佛迷茫不得其解
    又恍惚若有所悟的人
    是要逃离变化莫测的自然界
    还是要带着印证之心
    重新去融入人世间
  • 王胡子  9 小时前

    ●实质

    ●实质
    在街边走
    行道树上刻着名字
    有的已经裂开
    哦,想起那少女……
    不由人心头一紧
    我身上也遍布划痕
    有莫名之隐痛
    欢愉带来波纹荡漾
    伤害突然而意外
    闹市中,从天而降的
    炸弹!巨大的花朵
    一声惊叫,叙利亚的身体
    被火焰的冲击暴虐地撕裂
  • 王胡子  2018-4-5 20:25

    ●清明节3

    ●清明节
    我承认做过
    愚弄人间之事
    用A3纸
    复印了月亮
    夜黑风高
    挂一张出去
    你若听见响动
    不妨抬头一望
    那明月
    甚是凉薄
  • 王胡子  2018-4-5 20:25

    ●清明 2

    ●清明
    流水枯竭或污染,龙隐身于树
    四月,人们找到了悲伤之源
    死去的老父亲啊,哗然飞起来的鸟群
    松塔里有青果的舍利
    在坟墓里还打坐、祈祷吗
    整个四月,晚上的月亮都是凉的
    祭扫回来,依然不能明白啊
    为什么生死是这样的安排
    有的已化作无形
    有的还两手空空的活在世上
  • 王胡子  2018-4-5 20:24

    ●清明1

    ●清明
    哭泣的早晨
    一轮红日夺眶而出
    哭泣有着连绵的起伏
    群山跌宕,好像下一秒
    低谷会凸起,高峰会凹下
    散落的坟墓散布四野
    阳光下有一种别样的光
    让人想起夜空里的星星
    而人则如草木一样
    有的挺立,有的盘坐
    有的倒伏了身体
    虚弱雾水一样趁虚而入
    几朵花颤巍巍的开着
    遥远的清明和切近的清明啊
    以特有的标准将拜祭者区分开来
    一些在向阳坡,一些在背阴处
  • 王胡子  2018-3-21 06:26

    ●结局

    ●结局
    她腹部有蝴蝶斑
    多狭窄的角落,也是一方天地
    月亮就要圆了,星球的光辉照耀
    每个小世界都有自己的亮度
    被环绕的不可预测的核心
    时间流逝,转轮飞驰
    离心力甩出的一滴树液
    化作美丽的琥珀
  • 王胡子  2018-3-21 06:25

    ●夜间

    ●夜间
    丝网蛱蝶睡在悬崖上
    斑蝶爱群居,朴喙蝶喜欢树梢头
    红色邮差蝴蝶四五只一起,吊在枝条上过夜
    眼蝶伏在草地上,挨着露水
    桔凤蝶身上必盖有叶子
    环蝶,弄蝶和灰蝶不睡
    夜里和我相会,它们飞,我步行相随
    长街有靛青之色,如我无语,如蝶群投影
    所有蝴蝶与我
    都已不会流泪
  • 王胡子  2018-3-21 06:25

    ●印记

    ●印记
    彩蝶飞舞,眼花缭乱,好一个浪荡子啊,招蜂引蝶
    每朵花都是花眼眼,眼波流转,花香幽远
    小漩涡旋转着,在次声波中有轻轻的呼唤
    有一只留下来,巴拿马透翅蝶,扑打它,它在空气中消失
    下午再出现时,像雁过留痕,那蝴蝶在我手上化为老年斑
  • 王胡子  2018-3-21 06:25

    ●如梦令

    ●如梦令
    梦见胎记化蝶而去
    草叶上全是露水
    躺在浮云之上
    云还没飘起来
    你哭着
    忽然肩生双翅
    我成了圆斑鹰翅天蛾
    常被与蜂鸟混为一谈
    我爱你变的褐喉旋木雀
    追逐而不为你所知
    被迫与雌蝶交尾
    在冬季到来之前死亡
  • 王胡子  2018-3-21 06:24

    ●大马莲蝴蝶

    ●大马莲蝴蝶
    河流千里,不如一捧马莲,落日西斜
    星星点点的水红色,一点一点荡开
    马莲宽扁,是绿色的大花朵,蚊虫叮咬,蜂蝶环绕
    它们像马莲的孩子,抱着马莲,摇啊摇
    马莲是一片草地上的乳房
    马莲叶子上露水滑下来,明月当空,天地忽悠远
    大马莲蝴蝶是马莲走丢的幺儿,小名儿绿带翠凤蝶
    它离开我的锡林郭勒草原,去了遥远的东三省
  • 王胡子  2018-3-21 06:24

    ●探访者

    ●探访者
    紧盯眼皮底下
    忘却遥想未来
    窗外草坪上
    闪耀的花枝旁
    一只硕大的蝴蝶
    ——在哪儿读到的话:
    “灵魂熬过冬天而未离去
    会变成淡黄的蝴蝶”
    噢,飞过来了……
    没看清颜色
    因为忽然之间
    一只变成两只
    一晃就不见了
  • 王胡子  2018-3-21 06:24

    ●忏悔

    ●忏悔
    雨点落蝴蝶身上,也算是我见过最寻常的事
    有时候我妈妈像一只苍蛾,从雨中,扑进家门
    蝗虫那么丑,有一身好肉!
    山野中草木叶子肥厚,几乎能把我卷起来
    有一回我睡醒,要拍自己青白的肚皮
    看见肚脐窝窝里,一只纯蓝的蝴蝶从露水里出来
    我忘了天地父母,在早年的草地上我失魂落魄
    想想这几十年,雾霾沙尘,花朵没了好颜色,我真是个不孝子
  • 王胡子  2018-3-21 06:23

    ●童年

    ●童年
    有一次,蝴蝶追逐我
    我和蝴蝶都觉得
    我是一棵草,正要开花
    嬉戏良久
    蝴蝶落我衣襟上
    翅膀颤抖
    纸边儿一样
    略有翻卷
    好像下一秒
    就会被吹走
    我身上凉凉的
    我没法儿模仿它
    太重,不够薄
    打不开,飞不了
    那是第一次
    我恨我的肉体
  • 王胡子  2018-3-21 06:22

    ●爱好

    ●爱好
    写字时我是个昆虫爱好者
    青菜虫毛毛虫竹节虫天牛尿憋子磕头虫等等排队组成句子
    七星瓢虫小时候都叫花大姐
    你说花大姐花大姐飞啦它就一忽闪薄翅膀飞起来
    扑灯蛾不能见光,一见不要命
    蝴蝶的前世不是鳞翅目幼虫,是凋谢的花
    写字和采蜜,都是认亲
    萤火虫是给幽灵领路的,我很多篇章都拿它打头
  • 王胡子  2018-3-15 06:39

    冰凉

    冰凉
    裸身奔跑
    在山野中
    摔倒时
    根器插进雪里
    一个直挺挺的人
    一个赤条条的人
    一个勇操大地的人
    在春天到来时成为腐尸
  • 王胡子  2018-3-15 06:38

    征兆

    征兆
    晨勃越来越提前了
    凌晨四点
    就硬得睡不着
    日渐衰老者
    被穿越回来的光照亮
    有谁和我一样吗
    夹着尾巴做人
    要夹着它度过一整天
    天冷,走得快
    在疾行的人群中仿佛看到
    它们一个个挣脱出来
    忽左忽右来回晃动着
    自在、散漫,对人世仍充满好奇
  • 王胡子  2018-3-15 06:38

    冬夜

    冬夜
    月牙挨住脸已是后半夜
    凉意让人醒来,翻身起来
    清冷的光里,暗影起伏
    上弦月在上面,下弦月在下面
    有时候一个人就是不被看见的那部分
    新月会有红扑扑的小身子
    那么慢的成长,不知道自己是谁
    啊,银色的忧伤
    来了,它来了……轻轻升腾的雾气中
    细碎的星星喃喃自语
  • 王胡子  2018-3-15 06:38

    预感

    预感
    一疼就操她
    这是两个人的事
    也是一个人的事
    事后满怀悲哀
    天越冷话越少
    我所期待的就越发显得神奇
    陌生人,你有新鲜的花朵吗
  • 王胡子  2018-3-15 06:37

    禁忌

    禁忌
    我无法言说
    我的舌头在她嘴里
    月圆之夜
    骑着蝙蝠飞
    她把我变丑
    落下来,因羞愧
    而迅速缩小
    在草丛里隐去身形
    大雪满弓刀
    万类霜天竞自由
    多少根器,从此
    迷于枯寂之美
    永怀严冬之心

QQ|联系我们|充值|稿费算法|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4-20 20:56 , Processed in 0.265623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