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网 返回首页

李海松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314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李海松  2018-5-13 21:54

    中年孤儿

      中年孤儿
    李海松
      
      尽管人到中年,尽管古语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尽管身边有许许多多的朋友经常小聚谈天说地不感寂寞。但是,想起我们那逝去的父母,我依然伤心不已,总感觉没有父母的日子,自己多么孤孓,孤寂,孤独,不知不觉中,就感觉自己成了“中年孤儿”!
      
      父母在时,无论我们走到哪里,走多远,一想家中的老爹老妈,总有一股温暖涌上心头,父母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以及整天为我们生活劳碌奔波的艰辛,甚至每一话,每一个动作都根植与我们的内心深处,那绝对是我们的恋父恋母情结。
      
      当我们的生命呱呱坠地,当我们第一声啼哭时,尽管母亲为生我们那撕心裂肺的痛楚,但当她看到我们这个小小生命的时候,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欣喜,抚摸着自己的亲骨肉,那种怜爱怜惜,血浓于水的亲情是不经意间表现出的人间至爱,母亲甘甜的乳汁把我们的小肚子喂得圆鼓鼓的,我们在母亲的襁褓中安详地入眠,拉了,母亲赶紧用手纸擦去那恶臭的粪便,尿了,迅速换上干爽的尿褯,春天的夹袄,夏季的兜肚,秋天的秋衣秋裤,冬季的棉袄棉裤,既担心我们热着,又怕我们冷着,有一口吃的自己也不舍得吃,想办法送到我们嘴里……
      
      有些文人骚客时常说: ...查看全文
  • 李海松  2018-5-8 12:40

    母亲的最爱:纺车。织布机

      母亲的最爱:纺车。织布机 
      2月13日,农历正月二十二,是母亲88岁生日,驱车1个多小时,回到乡下老家为老母亲祝寿,心中洋溢着幸福;这么多年来,母亲在弟弟、弟妹的精心照料下,耳不聋、眼不花,精神矍铄,满面红光,村里的大事小情,比年轻人还清楚,看到膝下满堂儿孙,老人喜不自禁。
      
      准备午饭时,妈妈到她自己的“小库房”里取粉条,我也跟了进去。其实妈妈的“小库房”也就是一间放杂物的小屋,平时总锁着,钥匙自己把着,没有特殊情况,她从不让我们进入,这次,我随母亲走进她的小库房,母亲也没有责怪,进入那里,两件熟悉的物品进入我的视线,那就是一辆纺车和一架织布机,我好奇的问妈妈:老妈,这么多年纺车和织布机您还留着哪?母亲疑惑的看着我说,怎么不留着呀,这是我的宝贝呀,要知道现在的棉花布这么值钱,我还给你们纺线织布,让你们还和小时候那样,穿妈给你们织的粗线棉布衣服。可惜妈妈老了,纺不动线,织不了布了.说完,妈妈走到纺车前,把右手十指往纺车手柄里一穿,摇一下纺车,“嗡、嗡,嗡,吱儿、吱儿。。。。。。”纺车声声,一如从前,望着慈祥的母亲,看着陈放多年的纺车和织布机,泪水从我的双眼涌出,记忆的闸门喷涌打开, ...查看全文
  • 李海松  2018-5-8 12:38

    不觉似水流年

      不觉似水流年
    李海松
      仿佛还在咿呀学语,仿佛还在和父亲学"鹅,鹅,鹅,曲项向天歌","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仿佛还在和老师学拼音……岁月的年轮,不知不觉把我们带到了中年,朋友同学见面,问候的家长里短是身体怎么样,孩子怎么样,房子怎么样,哪年退休云云……光阴,怎么能是"时间淙淙","白驹过隙"等苍白的成语能形容得了的呢?实在是不觉似水流年那!
      
      尽管童年的光阴极其短暂,但对于我们在乡下长大的孩子来说是极其快乐的,那个年代,我们吃的是粗米大饭,穿的粗布衣裳,学的是毛主席语录,墙上挂着的纸片广播喇叭天天传送"北京的声音",在那里,我们学会唱了"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知道了周总理,朱委员长,雷锋,王杰,刘胡兰……听到了刘兰芳播讲的《杨家将》,《岳飞传》,袁阔成播讲的《三国演义》,王刚播讲的《夜幕新的哈尔滨》……淳朴的乡风,浓浓的乡情,厚道的父老乡亲,在潜移默化中学会了许多做人的道理。我们下河摸鱼,上树掏鸟,乃至拾柴火,捡蘑菇,捉蝎子,采草药……虽苦犹乐,绝对不是现在孩子所能体会到的。
      
      突然有一天,老爹说,得上学啦,于是,用一块方形旧布,包上语文 ...查看全文
  • 李海松  2018-3-27 20:07

    清明雨

      清明雨
    李海松
      
      故乡的清明雨从来没有唐代诗人杜牧笔下那种“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凄凉凄楚,而带给小村父老乡亲们的是希望希冀和甜蜜,是对先人的追忆和怀念,更是对一年风调雨顺,农事活动顺利开展的企盼。
      
      山坳里的故乡,经过清明雨的滋润,山山岭岭,沟沟岔岔各种野花迫不及待的伸展出嫩嫩的花骨朵,远山大片大片的映山红,似火烧云,似万面红旗猎猎,在春风里摇曳飘逸,近山的蒲公英花,苦菜花,果园里的杏花,桃花,梨花,苹果花,山楂花……何止是置身花的世界,花的海洋形容的那么简单,试想,万花盛开,没有那点点清明雨的润养, 能有灵气吗?
      
      故乡的清明雨,让山朗润,绿草芳香,如毯似毡;树木返青,枝条吐芽,片片树叶,青翠欲滴,碧碧的,嫩嫩的;青龙河边的杨柳,经过清明雨的点缀,在不经意间,满树新叶,不几天就遮天蔽日。
      
      带着镰刀,小铲,挎着荆条编织的篮子,冒着菲菲清明细雨,来到云彩山脚下的缓山缓坡上,追逐采挖各类野菜,那野菜经过一场清明雨,更加鲜嫩,更加清靓,蕨菜,苣荬菜,苦菜,麻莲菜,苦菜,山蒜……见到什么菜就采什么菜,不到一袋烟功夫,篮子就装得满满的,回到家里,分门别类 ...查看全文
  • 李海松  2018-3-25 16:36

    忆苦思甜不忘本

      忆苦思甜不忘本
    李海松
      那年秋天,天气比往年凉的早一些,小村粮食喜获丰收,生产队的院子里、库房里到处堆满了玉米,谷子,高粱,大豆等粮食作物。村民高兴得合不拢嘴儿,他们心里盘算着,今年肯定分到不少粮食,明年家里就不缺粮不挨饿了。
      
      突然有一天,村里的大喇叭广播说:为了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备战备荒为人民”和“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最高指示,今年要多交“爱国粮,支援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听到这个通知,村民们刚刚燃起的希望犹如汽车轮胎被扎-瘪了。村民们不理解,我们只有吃饱饭,才能有干劲,有积极性,才能多打粮食,更好地支援国家建设呀。
      
      可是上交“爱国粮”是上级的硬性规定,不管社员理解不理解,必须上缴。于是村村都把最好的粮食如玉米,高粱、谷子,豆类交到公社的粮食所,而村里所剩下的只是白薯、荞麦等不多的杂粮。村民哀叹,这么一点儿粮食全家一大年可咋过呀?
      
      公社的领导和各大队的负责人也知道老百姓生活非常艰难,但这是最高指示,他们也没有好的办法。
      
      为了不挫伤全公社广大社员的积极性,公社书记老景主持召开党委扩大会,决定要在全公社开展“忆苦思甜、艰苦奋斗不忘本” ...查看全文
  • 李海松  2018-3-3 18:09

    红火香甜元宵节 李海松

      红火香甜元宵节
    李海松
      
      元宵节还没到,亲朋好友的祝福微信短信就不停地涌入手机屏幕: 花灯高高挂,挂出新年万紫千红幸福花;红烛熊熊烧,烧出新年顺风顺水红运道;汤圆欢欢滚,滚出新年沁人心脾好开心!祝您元宵佳节快乐!……
      
      读起每一条祝福短信微信, 亲切感油然而生,那是深厚的友谊, 浓烈的感情,亲情和友情,令人感怀,感念,感动!
      
      身居城里,生活节奏的加快,节的气氛往往是淡淡的,即使最重要的春节,其味道也不像原来那样浓厚。每逢佳节倍思亲,新年来临,总是不自觉地回想起在小村老家过年的气氛,想起家乡的父老乡亲,那浓浓的年味,喷香的美食,爆竹声声,唢呐悠扬,锣鼓喧天,扭大秧歌,跳笊篱姑姑舞,唱皮影戏,演评剧,说大鼓书,磕头拜年,红红火火闹元宵。那感觉,那氛围,那热闹,那状态,是挥之不去的!
      
      小村的父老乡亲对元宵节的重视
      
      不亚于一个国家开一场隆重热烈的大型会议。 提前几天就开始准备,尽管没有城里那样的铺张豪华奢侈,但在朴实简单节俭中体现出满族庄户人家的独创和温馨惬意。
      
      火红的灯笼挂在小村街道两侧的杨柳树上,那些灯笼都是满族乡村土艺人自己设计制作的,他们用不粗 ...查看全文
  • 李海松  2018-3-3 17:11

    没有健康你啥都不是 李海松   

      没有健康你啥都不是
    李海松
      
      没有健康你啥都不是!
      
      一哥们当年恰同学少年,激扬文字,帅气无比,仕途挺进,理想远大,突然一天,淋巴癌,肺癌,咽喉癌集他于一身,英年早逝,我哭泣连连,为之叹惋,为之惋惜,为此感慨!
      
      人之一生,什么金钱,什么官场,哪个比你的健康重要呢?
      
      遥想当年,这哥们拼命努力,高中,他尽管秉烛苦读,只是考个中专而已,毕业后,他不甘于山乡工作,立志逃出深山,自学大专, 本科,当官他不满足,股级,副科级,正科级,他的理想是想当到省部级,为此,他每天如履薄冰,如坐针毡,小心翼翼,小病不言语,大病不检查,总认为自己年轻,身体没问题,可透支了生命,谁能理解?
      
      反正我是特不理解,人的一生,尤其中国人的一生,总是要求上进, 透支身体,隐忍难受自恃坚强,视痛苦为无事,视小病于不顾,总说没事没事,甚至把带病坚持工作为无私奉献之荣耀,可想而知,你生命都没了,你怎么能奉献呢?
      
      生命无常,需自己呵护,我常想,人之一生,极其短暂,每个期盼长生不老,可这个理想虚无缥缈,你能决定自己活多大年龄吗,古语说黄泉路上无老少,你今天不珍惜自己的美好时光,明天有可能悔 ...查看全文
  • 李海松  2018-2-20 11:05

    春节江南度假之: 海宁略记

      春节江南度假之: 海宁略记
    李海松(老贫农)
      
      浙江海宁市一文友多次约我去他们那里走一走,看一看:观观钱塘江波涛汹涌的大潮,吃吃那里的江南美食,尝尝那里的极佳海鲜,穿穿那里的豪华皮草……其实,喜欢旅游的我,多次想去海宁这座美丽的浙江小城,可一直没抽出时间前往,这个春节,决定到海宁走一走。
      
      这些年来 ,提到海宁,人们总把这里与皮草联系起来,的确,这里有全国最大的皮革城,各色各样的皮草服装走遍世界,精明的海宁人到处展销他们的得意作品——海宁皮草。皮草,成为这里经济发展的一大支柱产业。
      
      我这个人向来对穿着打扮不太重视,在我看来 衣着简朴、干净即可,名牌品牌服装固然好,可那昂贵的价格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尽管皮草雍容华贵,但穿在身上,总感觉不自在,总感觉那些可爱的动物小精灵们在哭诉人类的残酷,好像它们在质问我们人类:为什么剥掉我的外衣皮毛穿在你们身上?为此,我是不穿皮草的,因此对海宁的皮草了解得甚少。
      
      而让我真正知道海宁的是两个字:"潮"和"人"。潮,即钱塘江大潮,在海宁许多的沿江古镇,都是观潮的最佳位置,明代诗人苏平的《沧海寒潮》中“鲸波吼夜千兵合,雪浪翻空万 ...查看全文
  • 李海松  2018-2-19 18:39

    内愧——李海松

      内愧
    李海松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们生活在这个纷纭复杂的世界上,每天都要面对许许多多的事情。高兴的,激动的,感动的,开心的,快乐的,兴奋的,愉悦的,顺利的……这些事情,令人心情爽朗,心旷神怡,此乐何极?而同样的一些事情,如那些烦恼的,伤心的,痛心的,愧疚的,遗憾的,悲痛的……会令人心情郁闷,萎靡不振。
      
      有一件事情,令我的同学加挚友章国愧疚几十年,至今难以释怀……
      
      章国出生在祖山脚下一个偏僻遥远的小山村,从小天资聪颖,小学,中学都是学校的尖子生,参加高考那年,顺利考上了大学,成为全村第一个大学生,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偏僻宁静的小山村沸腾了,人人都夸他有出息,将来前途无量。
      
      父母为了庆祝他考上大学,专门请来公社的电影放映队,演了三场电影。那几天,他的喜悦心情溢于言表,十年寒窗,一朝成名,期间甘苦寸心知。
      
      和他一同上学的小学初中高中同学也纷纷前来祝贺。他们聚在一起欢欢笑笑。在谈天中,自然回忆起上学时的往事,不知哪个同学说到了小学时的王新华,让章国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一种歉疚,内愧的心情油然而生……
      
      虽然王新华和章国是一个村,但王新华家所在 ...查看全文
  • 李海松  2018-2-19 18:19

    那时候

      夜半,突然梦见了"那时候"。于是说说:
      
      我上小学是上世纪70年代末期。
      
      ——那时候,我们受到的教育是“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中国共产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 那时候,我们的老师真的是把我们的思想品德教育放在了首位,而老师真的是让我们敬仰的园丁。
      
      ——那时候,我们在假期里真的是经常组织上军烈属、五保户家里干活儿,看到他们的笑容我们真的很激动。
      
      ——那时候,老师真的是带着我们去马路边扶着老爷爷奶奶过马路,我们捡到财物老师会带着我们去交给学校,学校真的是千方百计寻找失主。
      
      ——那时候,我们真的是带上红领巾激动得几天几夜天都睡不着,每天都要把红领巾洗干净,甚至用烙铁熨平。
      
      ——那时候,我们第一次打开语文课本的第一页彩画是毛主席和华主席,心中最向往的就是到天安门去给毛主席的画像敬礼。
      
      ——那时候,我们学习雷锋好榜样真的是常年的,绝对不是"雷锋没户口,三月来四月走",我们帮助了别人真的心里很自豪,甚至感激别人给了我们自己做好事的机会。
      
      ——那时候,真的没有干活拖欠工资这一说,更没有收购粮食啥滴"打白条"这一说。 ...查看全文
  • 李海松  2018-2-19 18:17

    乌镇写略 -李海松

    乌镇写略
    李海松
      
      披上从乌镇女红房里买来的江南布衣,趿上从这里淘来的江南软底布鞋,我随着如织的游客开始再次游历乌镇了。
      
      不必说中国文坛巨匠茅盾的故居,不必说那里的小桥流水,更不必说那里久远的历史和文化积淀,单说那青瓦白墙,飞檐走壁的,错落有致的老宅,那逼仄的,只露一线天的胡同,那厚厚的木板们,石条铺就的胡同小路,那缓缓流淌的运河之水,那五颜六色的乌篷船,船头上吟唱江南小调的女人,摇动船桨的船夫,那悠远洪亮的吆喝声……哇,原来水乡就是这个样子。
      
      每次来到这里,谈不上震撼,更谈不上吃惊,仿佛做了一次穿越,如回到唐宋元明清时代,那个时候的乌镇,精明的江浙人就在这里经商,休闲,沟通南北,几经沉浮,几经磨难,乌镇——依然以美丽的姿态呈现在世人面前,名播中外,人们向往之,敬佩之,憧憬之,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沿着窄窄的胡同,抬头望着每个老宅木板门上的门楣,那绝对是匠心独运,或雕龙,或刻符,或画竹,或写梅,或点缀江南的艺术小品……
      
      再仔细观察每一厚厚的木门板,都带有编号,都是能拆能卸下来的,导游说,在乌镇,自古以来家家都做生意,白天把门板拆下来就可以摆摊,晚上,按 ...查看全文
  • 李海松  2018-2-8 20:25

    《家乡年味》

    《家乡年味》
    刚进入腊月,家乡的年味就越来越足了。扫房,贴对联,蘸窗花,在外打工的青壮年陆续回到村里,他们穿着光鲜,到处讲在外面的所见所闻,老人孩子们听得云里雾里。乡村的大集热闹非凡,累了一年了,谁都想到大集上逛逛,买不买东西都无所谓,主要是图个热闹。
    要说最忙的,就是村里的屠户了,还没过小年儿,家家就要“杀年猪”了,屠户今天到李家杀猪,明天就到王家,家家杀年猪是要排队的,有的时候,还因为争抢屠户闹得不愉快。
    杀年猪是故乡过年的重要内容,谁家不杀年猪就跟没过年似的,索然无味不说,老人孩子都不高兴,一大年见不到油水,好不容易盼个年,就等杀年猪热闹一下解解馋呢。可没有年猪,这些都成了泡影。
    再者说,村里人也笑话啊,至少说这个家庭的老娘儿们不会喂猪,是个“败家老娘儿们”,不杀年猪,过年还得花钱到大集上买肉,山里人是最不愿意花现钱到大集上买猪肉的,因为自家喂个年猪,平时用猪草,熬点玉米糊糊,伴点粮糠喂猪,成本是很低的,过年杀了,在拿出一些到大集上卖点,还能买回点油盐酱醋等家庭生活用品。多少年来,杀年猪就成了家乡的重要年俗。
    家乡偏远落后,一面靠山,三面环水,交通不便,极度贫穷,但乡风淳朴,山民厚道 ...查看全文
  • 李海松  2018-1-21 20:17

    喇叭裤·收录机·蛤蟆镜的那些事儿

    喇叭裤·收录机·蛤蟆镜的那些事儿
    老贫农,李海松
    推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的那一年,小村的父老乡亲释放出前所未有激情,春种,夏锄,施肥,除虫,秋收哪个环节都不得马虎,经过一年的艰苦劳动,全村获得喜人的收获,家家户户院子里的高粱,谷子,玉米,大豆,白薯和苹果,大白梨,山楂等都是堆积如山,村支书李宝山大爷说,几十年啦,咱们村的老少爷们还没有这样开心过呢,我们终于不饿肚子了,又一次翻身啦,干脆扭几场大秧歌好好庆祝庆祝吧。
    扭第一场大秧歌那天,恰逢是"八月节"(我们乡下都把中秋节叫"八月节"),全村男女老少纷纷涌到村中的老槐树下,秧歌队早就"热身"啦,"咚咚咚","嚓嚓嚓","锵锵锵",锣鼓嚓伴着悠扬的喇叭(乡下人把唢呐成为喇叭)声在小村的上空久久回荡,看着人都差不多到齐了,宝山大爷站在两尺多高的土台阶上,发表了"激情洋溢"的讲话,这位六十多岁的老庄稼把式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往事,此时他有点哽咽,说:几十年那,每年秋天,我们打的粮食都交"公粮"啦,我们老百姓每年打粮食还缺粮食,大人孩子都吃不饱,吃不饱就没劲呀,没劲就干不动活呀,干不动活儿,粮食产量就低呀……
    他讲得激动不已,父 ...查看全文
  • 李海松  2018-1-20 20:24

    有关拾柴火的陈年往事

    有关拾柴火的陈年往事
    李海松
    那年正月十七,小村的父老乡亲还沉浸在元宵节喜庆祥和的气氛中.
    在我们乡下,不到农历二月二,“龙抬头”,春节就不算结束,大秧歌依然扭的欢,演皮影,唱落子(评剧)还热火朝天。而一些勤快的人们在正月里就开始劳动了,比如往田里送粪,上山拾柴火等等,古语都说人勤春来早啊,人勤快了,自然就有收获,这是村里老人们教育子女最简单的话语。
    邻居大叔家海林二哥吃罢早饭,走到院子里,拿来挂在灶堂外窗户棂子上那把他最喜欢用的大镰刀,在磨刀石上“霍霍”地磨了一阵子,磨完后,用大拇指轻轻的荡荡刀刃儿,感觉镰刀磨得锋快,直到满意为止。说起来这把大镰刀已经跟随海林二哥6,7年了,是公社铁匠铺里杨铁匠打得最好的镰刀之一,用钢,淬火都是采用特殊的工艺,长长的刀把儿,是海林二哥专门在云彩上砍来的多年生的柞木,经过火烤,去皮,熥干,再用玻璃碴子打磨光溜后安装在刀片儿上的,用这把大镰刀砍柴火,割谷子玉米高粱,那叫快,那叫过瘾。磨好镰刀后,他又到厢房里取来两头尖尖的榆木扁担,这条扁担也是海林二哥从云彩上山砍的老榆树,让村里老木匠李安三叔山精心制作的,用这条扁担起两大捆柴火,海林二哥挑起来,那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杂文小品|长篇连载|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小学100字作文|小学200字作文|小学300字作文|小学400字作文|初中500字作文|初中600字作文|高中700字作文|高中800字作文|高中900字作文|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公益补偿|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5-22 21:32 , Processed in 0.156252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