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龙网 返回首页

汀兰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362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汀兰  2018-5-3 11:17

    父爱深深

      几天前,给老爸送上了去天津的火车,扭头的瞬间,强忍着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过了脸颊。才发现,自己对爸竟这么依恋,只是暂时的离别,却是如此的不舍,在爸爸面前,内心永远是他长不大的孩子……
      
      妹妹孩子刚刚九个多月,前几天她公公突然生病,婆婆只能扔下孙子照顾病人。小两口工作忙,没人看孩子,老爸急着去救急。两年前,我的小女儿一周岁时,保姆有事不能来了,又找不到合适的,眼看我们急的团团转,老爸也是这样过来救急的。我问爸:“看孩子的事,你干的了吗?”爸说:“没啥干不了的。”这一来,就一直哄到上幼儿园。
      
      和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每天,只要爸能干的活,都帮我干了。早晨,他从市场买来菜,上午哄着孩子,中午在我下班前,把米饭做好,菜也洗净切好。扫地,拖地,甚至洗碗,都抢着帮我干。他觉得,他多干点,她女儿就少干点。对于他的女儿,他有求必应。周末,他一般都回老家,但只要我有事,偶尔和爸请假,爸总是爽快地答应,支持我的活动,说是让我也放放松。他放弃休息,毫无怨言。
      
      他从我记事起,就是这样,为了他的女儿们,总是倾注全力。
      
      老爸48岁时,我母亲去世,那时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妹妹才上初中,老爸 ...查看全文
  • 汀兰  2018-4-10 09:05

    心情

    生活的箩筐太满
    装不下一张琐事的碎片
    散落一地的
    是写满疲倦的纸笺
    春风
    只会把柳树的秀发吹乱
    叹息着的叶片飘零
    打破平静的湖面
    涟漪圈圈
    是用烦恼画出的圆
    天空
    等待着雁儿飞过
    整理云朵的心情
    再把微笑写满蓝天
  • 汀兰  2018-3-19 16:26

    梦与醒

    白云悠悠
    是心湖映出的倒影
    微波荡漾中
    分不清
    哪个是动
    哪个是静
    庄子的灵魂
    压抑成蝴蝶的茧
    情思缭乱里
    弄不懂
    哪个是梦
    哪个是醒
  • 汀兰  2018-3-19 16:18

    珍珠心

    轻启贝壳,
    对世界轻轻探看,
    多情的阳光,
    如久远的爱恋。
    渐渐,
    沉醉在温暖的梦里,
    忘却了自己,
    外壳下致命的柔软。
    浪花朵朵,
    是海在深情呼唤,
    醒来,
    带着对梦的留恋。
    悄悄合上外壳,
    因为,
    真实的心,
    不愿被人发现
  • 汀兰  2018-3-5 17:21

    莫负生命

      我用笨拙的文字,怀着虔诚敬畏之心,慢慢写下“生命”二字。
      
      小时候,每当村里有老人故去,我都不敢出门,不敢看花圈那种刺目的鲜艳,还有灵帐里的黑白照片。甚至于其后几天,经过那家门前总是快步跑着,赶紧过去。这是我孩提时最初对死亡的恐惧。
      
      23岁那年,母亲去世,我的生命瞬间缺失了一份最温暖的呵护,那一年,我悲伤到了不能自拔,甚至于到了极度抑郁,随时流泪满面。后来,还有亲人,同事,鲜活的生命,被死神掳去。
      
      在一次次悲伤中,我不再惧怕花圈,我还会良久的注视镜框里的黑白照片,想象这个人曾是怎样在这个世界上笑过、爱过、伤心过,他们是带着怎样的眷恋去了另一个世界……开始思考,活着的意义。这个无数哲学家思考过的问题,普通人也有思考的权利。
      
      孩提时,曾经问过母亲:“人为什么活着?”母亲忙的没空理我,说:“活着就是为了吃饭!”看似敷衍的回答,我现在想想似乎也很有道理。是的,活着,首先需要为解决温饱,父母那辈人为了一家老小吃饭而活着。但是,活着仅是为了吃饭,吃饭是为了活着,那么,和放羊是为了换钱娶老婆,娶老婆为了生娃,生娃是为了放羊,是不是一样的逻辑?
      
      我还是不明白,活 ...查看全文
  • 汀兰  2018-3-2 11:04

    君子如兰

    君子如兰
    喜欢花花草草,又因人懒,喜欢看,却不愿费心,只养不挑剔易管理的。比如长寿,绣球,富贵竹,还有,就是君子兰。
      
      我对君子兰,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老公是独生子,我们结婚就和公婆住在一起,在城边的一处小院里。公公好养花,他侍弄的一株柠檬能结三十多个果儿,那盆君子兰,也养的极为壮硕。在一个不起眼的灰色大陶盆中,伸展着油绿厚实的叶子。我们结婚那年的春节期间,君子兰拔出了两株花箭,橙色的大花朵簇拥成两大团。公公每天看着君子兰,乐的合不拢嘴:“花开富贵,好事成双,好兆头!”那年,我女儿如约来临,小院里更加热闹。从此,每年春节,君子兰的开花,都给我们增添一份欢欣。我也觉得君子兰,似解人意,对它有了特殊的亲切之感。
      
      过了两年,附近的楼市开盘,我们就近买了楼房。搬家时,平房好多东西,因为和新家具风格不统一,都留下来了。那盆君子兰,因为陶盆灰旧,又笨重,也没有搬上楼。偶尔,去小院取些东西,顺便浇点水。那年冬天,我们在新楼房里享受着空调地暖,春节,也忘了谈论君子兰。
      
      五一放假,天气回暖。一天,我回平房取书,推开房门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文集投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8-20 13:08 , Processed in 0.093751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