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天马文学网 返回首页

丹青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366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丹青  2018-7-4 10:30

    海边的沉思

    海边的沉思
    文/丹青
    海的那边
    只是彼岸的距离-
    却那样遥不可及-
    你在海的那边-
    迷离- 海水-
    是相思的泪珠凝聚-
    你在我寂寞的天空-
    彩云般绚丽-
    你和我-
    是并蒂的两只果-
    长在同一株菩提-
    我们的名字
    在三生石上
    幸福地写在一起
    可为何 我们的目光
    无法穿越世俗的距离
    我只有
    点亮那盏不灭的渔火
    在时光的深处
    守望着你
    浪花
    着一身洁白的礼服
    来-自远方的旖旎
    是你吗
    从前世的离别而来
    把你的新娘迎娶
    嘈嘈切切
    诉说着爱的私语
    为了爱啊
    幻化成泡沫
    前赴后继
    粉身碎骨
    也在所不惜
    贝壳
    坚硬的外壳
    包裹着一颗
    柔弱的心
    微卑纯洁的心灵
    与纷繁复杂的世界抗争
    紧锁的心扉
    藏着缠绵的心事
    美丽斑斓的外表
    无法掩饰
    内心的孤苦
    一生的磨难 孕育
    闪亮的珍珠
    一滴泪
    遗落在大海的深处
  • 丹青  2018-6-12 08:59

    《迷路的小燕子》 文:丹青

      迷路的小燕子
    文/丹青
      下楼的时候,见一楼门厅里,一只小燕子正忽闪着剪刀一样的翅膀“扑棱扑棱”地飞上飞下,看得出它很疲惫。显然,这是一只迷路的小燕子,试图飞到外面,可明亮的落地玻璃窗迷惑了它,它的头一次次撞在玻璃上,无功而返,看见我,越发仓惶地撞向玻璃,结果它落到地上,躲在窗旮旯里,喘息。
      我慢慢走近它,它又开始慌忙地拼力气挣扎,张开翅膀飞了起来,我却看出它明显得力不从心,果然,刚刚飞离地面又无力地落下来,躲在门厅的一角,喘息着。
      我忽然起了歹意,把它捉住,给谁家的小孩玩一玩。可我还是有点胆怯,不敢逮。于是我快步走进营业厅,发布这一消息:“有只小燕子,飞不动了,谁要?逮住它,拿回家玩。”一楼同事的孩子大多过了玩小燕子的年龄,也都很有爱心,纷纷表示放它飞走吧。我为自己刚起的歹意心生愧疚,重新回到门厅,把大门都打开了,想让它从门口飞出去,可怜燕子慌乱中又一头撞在玻璃窗上,可能是用力过猛,“啪”一声,它掉在了地上。
      它躺在地板上,闭着眼睛,双腿伸直,是摔死了?还是撞晕了?我轻轻地拎着它的翅膀,把它放到窗外的凉台上。阳光下,它黑色的羽毛泛着宝石蓝的光泽,甚是漂亮。忽然,它紧闭的双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6-11 10:12

    《春日看海》文:丹青

      周日,忽然有一种看海的冲动,仿佛海在海边急切地呼唤着我,骑了车子,向海边出发了。
      天空阴阴的没有太阳,呈灰白色,好似一位端庄而忧郁的少妇,褪去了少女的红韵,不施粉黛素面朝天,却恰倒好处的显示着本色。
      四月初的海滨路,行人极少,偶有一两辆货车呼叫着从身边驰过。风拂面吹来,空落落的。路旁的垂柳已吐出了嫩芽,柳条一直垂到地面,在微风中摇曳,像是亭亭的美人,披散了秀发,背过脸去,仿佛受了委屈,双肩一耸一耸地抽泣。海边成片的洋槐,依旧把光秃秃的枝条刺向天空,让我想起汨罗江畔披发行吟掩涕叹息的屈子,伸开双臂,仰天长问。
      一股特有的海腥味已把我浓浓地包围。海,到了。
      黄色的沙滩金灿灿的,细细的,柔柔的,绸缎一般铺在我的面前,光滑可爱,让人舍不得去碰、去踩,像是母亲的怀抱,抑或是恋人的臂弯,闪烁着恬静的温情。
      偌大的海滩,零星的几个游人,辽阔的大海,无边无际,海天相连,分不清哪是天,哪个是海。成群的海鸥,“嘎嘎”叫着,或展开双翅忽高忽低地在海面飞翔,或悠闲地在海面散步。白色的海鸥宛如白色的精灵,大海是它们快乐的天堂。海面上一波波海浪由远处奔来的,排成一排排不规则的曲线,白白的,像一群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5-28 09:05

    《迷路》 文:丹青

      迷路
    文/丹青
      写下这个题目,有点茫然,继而就心痛了。我是一个缺乏方向感的人,找不到路的感觉让我惶恐,更让我惶恐的是这种感觉无休止的延伸。
      
      那是多年前一个多雨的七月,我正陷在一片泥淖里,噩梦般无法摆脱。一天看央视的《百家讲坛》,王宝祥教授的讲题让我看到了希望。仿佛溺水之人看到了救命的稻草。不假思索地拨通了央视十频道《百家讲坛》电话,魏老师告诉了我王教授的联系方式。迫不及待地和王教授取得了联系,王教授热心地为我推荐了中科院某某研究所,还另外引荐了业界小有名气的金女士。
      
      一个天阴的早晨,我踏上了去京城的列车。车窗外灰蒙蒙的天空一如我忧郁的心情。近中午12点,从北京站下车换乘21路公交直奔中国科技馆。王教授说,某某研究所就在21路终点,科技馆对过,北三环,安贞桥附近。
      
      21路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到了终点已是下午2点了。自以为来过两次科技馆,对那里的地理环境比较熟悉,但刚下公交车我就迷失了方向,分不清东南西北。一个戴眼镜的男士走了过来,我迎上去问:“先生,请问某某研究所在哪儿?”这个长相斯文的中年男人,一脸迷惑地看着我,说话像往外扔东西:“对、不、起,我、不、清、楚。”我开始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5-25 18:18

    短头发,靓起来

      短头发,靓起来
    文/邵丹
      
      本想让长发再次飘起,可天一热这不长不短的时候着实难受,于是又走进了发屋。
      
      发屋里有两个顾客,一个是学生模样的女士,穿着某学校的校服。她迟迟疑疑地脱下校服,小心地挂在衣架上,把手包紧紧地攥在手里,收在围布下面。两眼紧紧盯了镜子,一只手从围布下面伸出来,指指点点。这里要平,那里要斜,这一块起脚,那一块要飞剪......
      
      另一位是四十多岁的男士。发顶已谢,一副“一轮明月照九州”的样子。蔬蔬落落,一丛蚂蚱都留不住的衰草,推子是用不上了,剪子底下也多是空的,来来去去皆落寞。最后理发师把旁边的长发覆盖到中间的秃岭上,做到了“农村包围城市,地方支援中央”。
      
      轮到我了,理发师问,什么发型?我说,短,短了凉快。理发师把我的头发烫了削,削了再削。短,再短。理罢,揽镜一看:呵,整个:“我的妈呀!咋理这短,啧啧,磕碜死了”。经她这么一喊,珍、丽、涛、新都过一假小子!
      
      走进单位,先遇到了田姐。田姐大呼小叫道来瞧热闹了。珍的大嘴夸张的向下撇着,丽的眉头也皱成了一个大疙瘩。涛说:“邵姐,今晚我让我媳妇找你好好唠扯唠扯,劝劝你,别想不开,挺好看的。”只有新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5-24 10:10

    写给我自己 作者:丹青

    写给我自己
    作者:丹青
    从秋到春隔着一个冬,却是一转身的距离。
    那天的雨飘过冬天又来到了初春
    在我心最柔软的地方盛放着你
    一整个的冬天,我用洁白的雪将你漂白,
    在飘雪的日子把你回忆
    用冰冷覆盖我周身假想的温暖
    那一刻 无人接听
    那一刻我淹没在对你的思念里
    那一刻心如刀绞
    那一刻泪如雨下
    我是个不爱哭的人啊
    此刻,我坐在料峭的春寒里
    此刻,心如止水
    此刻,我把一冬的回忆打碎,
    让它散落在记忆的风里
    有些温暖 我笑着放手
    有些天长地久 我一个人穿行
    春天
    毕竟春天来了
    要学着给自己的快乐解冻
    把那天的雨
    还有那些过往
    封存在那片梨园的树洞里
    可是
    可是如果有一天
    树洞里的秘密过期风化
    会不会有个声音在空中回荡:
    ------我愿陪你到地老天荒
  • 丹青  2018-5-21 18:40

    你的教养藏在你的细节里

      你的教养藏在你的细节里
    原创: 邵丹  
      女儿新租的房子在一栋老楼里,就是那种楼道有垃圾通道的老楼。房东告诉我们说每个月要交卫生费,整栋楼雇佣了清洁工打扫垃圾。
      
      那天,我把一个喝剩的空饮料瓶就顺着垃圾通道扔了下去,我听到了饮料瓶“叮叮当当”欢笑着往下跑的声音。虽然一开始感觉楼道里有垃圾通道不卫生,但却觉得比天天下楼扔垃圾方便多了。
      
      那天,和女儿一起下楼的时候,女儿提着垃圾袋一直往下走,并没有扔到垃圾通道里。我指着垃圾口说:“这里有通道。”
      
      女儿说“我知道。”
      
      “那为什么还提着?”
      
      “虽然有通道,但我还是想把垃圾扔到路边的垃圾桶里。”
      
      “我们是交了卫生费的呀!”
      
      “是交了卫生费,可卫生要靠大家维持。我们都把垃圾顺着通道扔下去了,垃圾就会堆在楼门口,即使清洁工天天清理,楼口还是会总有垃圾的,多脏。我管不了别人,最起码我自己要做到把垃圾扔到路边的垃圾桶里。让整个楼干净些。”
      
      出租屋的防盗门也是那种老式的防盗门,开关门都要发出“当”一声响亮的金属声。隔壁开关门,总是把我冷不丁吓一跳,有时睡着了也会把我惊醒。昨天,我一进屋,门也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5-14 17:12

    《想你,在春天里》 作者:邵丹

    想你,在春天里
    作者:邵丹
      
      这一日,终于脱掉了臃肿的羽绒服。来自天空和煦的风轻轻地钻入人们的衣领、袖口,温柔地抚着周身。看着阳光下日渐苍翠的风景,我惊讶那样寒冷的冬突然间跑到哪去了?是像徐诗人“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般决绝地走掉了吗。在人们对春天的一片欢呼声中,我的心竟是一阵阵莫名的落寞。
      
      在维瓦尔第的《四季》中,我最喜欢听《冬》的一章。它让我激动,胜过春之生机,夏之绚丽,秋之灿烂。我切肤彻骨地感到冬的威严、刚毅、果断、大气、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甚至还有点悲壮。像一个铿锵的男儿。
      
      是的,它是男儿,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他没有“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涩,没有“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的缠绵,更没有“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的悲戚。他是“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霸气,是飒爽英姿,“不爱红装爱武装”的豪迈,是”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真丈夫!
      
      喜欢冬。喜欢它没有一星半点的遮遮掩掩,把自己最真实的面目呈现在世人的面前。光秃的树枝,裸露的山石,冰封的湖面,是这样的坚毅而明朗。你看,冬日的碣石山坦露出他粗壮的筋骨,结实健美的肌体,像一个脱去铠甲的壮士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5-11 12:17

    和你一起度过的母亲节

    和你一起度过的母亲节
    那年,五月的一天
    上大学的女儿忽然发来短信:妈妈,母亲节快乐!
    我和你正坐在床上聊天,一愣
    你拿起床边你的那豆腐块大的日历本 翻看 说
    今天不是母亲节呀
    一会,女儿又发来短信:妈妈我记错日子啦
    哈哈,女儿提前祝福妈妈啦
    只是我一直不明白
    八十岁高龄识字不多的你是怎么知道这个舶来的母亲节
    又是怎么知道母亲节确切的日子?
    又是一个母亲节
    我说我们去华夏庄园吧
    那年你精神特好,健步和我走在葡萄长廊下
    看凉甲湖粼粼的波光
    看大片的葡萄秧吐出翠绿 看葡萄藤弯弯的细芽
    看壮观的地下酒窖换气窗
    看亚洲的大酒窖
    你高兴得合不拢嘴 知足地说着老闺女的好
    母亲的心啊,太容易满足了。
    那年,你大病初愈
    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日 天阴 微风 微雨
    正明山大片的梨花铺天盖地的开了
    在我的鼓动下 你乐呵呵地同意一起看梨花
    租了辆人力三轮车慢慢骑 慢慢游
    你兴奋地看着路两旁的 村庄 景色
    喜色溢在脸上
    我们还是来晚了 梨花唰唰坠落
    风吹过如 鹅毛大雪
    你一点不遗憾未赶上花开
    高兴的心情写在你在脸上眼里嘴角
    我说,明年一定带你看盛开的梨花
    任性的梨花不等我们
    明年到了,我们没有看梨花
    明年的明年到了 我们没有看梨花
    妈妈呀
    我欠你一次看梨花
    我欠你的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5-9 09:42

    牵牛花 |作者:邵丹

      牵牛花
    作者:邵丹  
      当春天渐渐隆重的时候,牵牛花的藤蔓便发了疯似的猛长,从碣阳湖畔沿着北山路洋洋洒洒几公里,铺向碣石山脚下的水岩寺。一朵朵红色、粉色、蓝色、紫色的小喇叭像漫天的繁星,不卑不亢地仰着脸。
      
      北山路两旁的山村里,村民们用砖瓦、钢筋和塑料盖起的花棚里,住着娇贵的君子兰、栀子、仙客来、杜鹃等花卉。常见天津、北京等地的卡车把这些花中的贵族接走,送到繁华的都市去炫耀美丽。
      
      牵牛花是民间的花朵,质朴得如不饰粉黛的村姑,不昂贵也不妖娆,从不奢望让自己住进花棚有朝一日飞黄腾达。她只是静悄悄的生静悄悄的长静悄悄的开放静悄悄的枯萎,寂寞于风雨黄昏。
      
      一天,我走在北山路上,忽然发现了一个秘密:牵牛花也有自己的梦啊!
      
      你看,那路两旁牵牛花的藤蔓,在向上攀缘的同时,也努力伸出支蔓深情地爬向对方,它们是想和自己的织女相会呀。它们一次次的尝试越过马路,又一次次的以失败而告终。那并不宽阔的北山路,对于这些美丽的花朵来说是一条不可理喻的障碍,就像是西王母用银簪划开的天河,无情的车辆和过往行人毫不怜惜地轧断了纤弱的藤蔓,也轧碎了牵牛织女团聚的梦。
      
      蹲下身,我发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4-20 18:19

    又到梨花开遍了山崖

      又到梨花开遍了山崖
    文/邵丹
      
      今年,小城的春天步履维艰,天气像个性情乖戾的暴君,冷,一直冷。花儿都瑟缩在枝头迟迟不敢露头,在夏天将要到来之际,花儿们终于憋不住了,仿佛商量好了,盛装而来,哗啦啦竞相怒放了。
      
      朋友说正明山的梨花开了,去看梨花吧。
      
      一提到梨花,我的眼前就是那漫漶的如梦如幻空灵似仙的白。“梨花”读出来是温柔绵软的香,仿佛汁水都要流了出来,又舍不得咽下。感觉梨花就是那脱俗的仙女,为赴春天的约会匆匆下凡,那样的脱俗带着一股灵动的仙气。
      
      正明山坐落在小城的东北,碣石山脉的半山腰,这里有着千亩果园。梨花白过桃花红,十里一片香雪海。 今年的春天仿佛就这短短的几天,一眨眼的功夫杏花便进入了尾声。满目凄凄落红,一地无尽心思。此时梨花正开,一朵朵,一片片,漫山遍野。那一大团一大团白,宛如天上的白云,又似高原的积雪,更像天使遗落的一张张洁白的绫缎。白得那么纯粹,那么张狂,那么不管不顾。
      
      我喜欢梨花。喜欢她素雅大方。那一片片,一重重的梨花玉洁高雅,不奴颜,不媚俗。是质本洁来还洁去的样子。层层叠叠的梨花好像要把整个天空都要染白。大片大片的梨花让人震撼、眩晕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4-17 10:07

    显灵

      显灵
    作者:邵丹
      
      刚刚看到一个朋友的文章,其中一句“空气里满是娘的味道。也许每个母亲离开后,都会化作空气,而每个子女又具有这样的功能,总能在复杂透明的空气里,呼吸到自己母亲的气息。”心,被这句话狠劲地蛰疼,眼泪也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周日回老家,其实是三姐的家。父母晚年住在三姐家,家里的摆设还是父母生前的样子。家具、写字台、沙发、饭桌……姐姐里里外外一如既往地忙碌着,却缺少了母亲的身影,炕头是空的,那是父亲常年躺着的地方,可空气里还是满满的父母的味道。尽管父母已走了好几年了,可每次回老家我的心总是空空的,没着没落,没有父母的家还叫家吗?
      
      那次,我回老家,门锁着。姐姐姐夫下地干活了。我的泪就流了出来,妈在的时候,只要我回家门总是敞开的,妈总是站在凉台上等我……
      
      吃过午饭,我悄悄对女儿说“咱去看看姥姥姥爷吧”,瞒着姐姐,我和女儿去村外的坟地去看父母。
      
      那个叫“东大窑”的地方,葬着我父母的骨灰。我总是在想,我的父母去了天堂,只是把骨灰存放在那里。可我又只能到那里去看父母,近距离的感受父母,以解我的相思之苦。
      
      每次去坟地,一路上,眼泪总是止不住的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4-15 19:57

    人生忽如寄

      人生忽如寄
      一个人走在北山路上。有些微凉的风从远方缓缓地吹来,心里是莫名的落寞。
      喜欢就这样一个人或疾或缓地走。喜欢这种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的感觉。
      几天前,我和女儿每天傍晚都要走在这条通往碣石山的路上。又是这样的傍晚,我一个人静静地走,我的女儿却在千里之外的南方忍受着高温的摧残。
      山脚下的那个大姐端着饭碗,隔着纱窗冲我大声说:“闺女开学了吧?你一个人走,没精打采的。想闺女了吧?”是的,正在想。
      女儿发来短信:“妈妈,火车刚过石家庄,我离家越来越远了……”心一阵难过。
      真的长大了,不可挽回地长大了。小鸟飞离了母亲的老巢,飞向蓝天了。想起女儿小时候,真是有不舍的惊恐。记得女儿3岁的时候我和她游戏,忽然就很伤感,说:“女儿,真不想让你长大”,女儿倚在我怀里,忽闪着大大的眼睛:“妈妈,我也不想让你老”……
      那棵合欢树仍静静地站在路旁,粉色的合欢花开在树颠,馨香袅袅。宛如如烟的往昔,是值得珍藏的永恒的抚慰。缕缕合欢花香飘在在空中,像稚孩幼童身上散发出的乳香,对于母亲言,这乳香永不厌倦。合欢花开了谢谢了开,一年一年不知疲倦。一个孩子长大得经过多少次的离别?
      路旁一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4-13 09:19

    牵牛花·柳笛

      牵牛花·柳笛
      牵牛花
      
      01
      
      当春天渐渐隆重的时候,牵牛花的藤蔓便发了疯似的猛长,从碣阳湖畔沿着北山路洋洋洒洒几公里,铺向碣石山脚下的水岩寺。一朵朵红色、粉色、蓝色、紫色的小喇叭像漫天的繁星,不卑不亢地仰着脸。
      
      北山路两旁的山村里,村民们用砖瓦、钢筋和塑料盖起的花棚里,住着娇贵的君子兰、栀子、仙客来、杜鹃等花卉。常见天津、北京等地的卡车把这些花中的贵族接走,送到繁华的都市去炫耀美丽。
      
      牵牛花是民间的花朵,质朴得如不饰粉黛的村姑,不昂贵也不妖娆,从不奢望让自己住进花棚有朝一日飞黄腾达。她只是静悄悄的生静悄悄的长静悄悄的开放静悄悄的枯萎,寂寞于风雨黄昏。
      
      一天,我走在北山路上,忽然发现了一个秘密:牵牛花也有自己的梦啊!
      
      你看,那路两旁牵牛花的藤蔓,在向上攀缘的同时,也努力伸出支蔓深情地爬向对方,它们是想和自己的织女相会呀。它们一次次的尝试越过马路,又一次次的以失败而告终。那并不宽阔的北山路,对于这些美丽的花朵来说是一条不可理喻的障碍,就像是西王母用银簪划开的天河,无情的车辆和过往行人毫不怜惜地轧断了纤弱的藤蔓,也轧碎了牵牛织女团聚的梦。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4-10 14:29

    美食情缘

      美食情缘
      说得文雅点是喜欢美食,说白了我就是一枚吃货。
      
      小时候,物质匮乏,平常日子很难吃到大米白面。除了逢年过节,最有盼头的就是生病。那时候,没本事生大病,最擅长的就是扁桃腺发炎。只要扁桃腺一发炎,就发高烧。每到这时,一家人就会围着我团团转。妈妈会放下手中所有的活,一心一意的照顾我,给我开小灶,做我爱吃的荷包蛋挂面汤,皱着眉头小口小口地吃着香喷喷的面汤,我衷心觉得大病一场还是蛮划算的。每每病愈,姐姐总是无不妒忌地说:“一分病,二分装,七分想吃挂面汤”。 后来爸妈把我押送到医院摘除了扁桃体就再也不发烧了,为此,我对爸妈很是耿耿了好一阵子。
      
      到了青春花季时,别的女孩都憧憬着梦中的白马王子,而我却幻想着将来能嫁一个厨师,开一家自己的小餐馆,在美味佳肴里过着惺惺相惜唇齿留香的幸福生活。
      
      真的嫁人了,却不是厨师。就下决心把自己培养成厨师。我“好吃”,但不“懒做”。买来一大堆烹饪书籍,照葫芦画瓢勤学苦练,并大胆探索勇于实践。终于觉得自己的手艺可以笑傲江湖了,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等贵贱均贫富”的原则,便打电话邀请公婆小姑一干人等过来一同享受我做的“千层饼”,可电话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3-30 13:48

    尴尬的天然气

      尴尬的天然气
    文/邵丹  
      晚饭,手擀面。擀好面,准备下锅的时候,听到煤气灶发出“滴”一声响,没等缓过神来,火苗“噗”一声灭了。再打火,只见灶眼闪着星星火花,并伴随着“叭叭”的响声就是不着火,查看天然气阀门都开着呢,卡表也显示27字样,我买了60m,没用完,怎么回事呢?我干着急没办法。我用天然气时间不长,灶也是新换的。没有丝毫的经验,不禁抱怨:“啥破玩意,还不如液化气呢,没气了,换一罐就好了”。
      
      这时,同学打电话约我去散步。我做的饭还没熟,灶又不着火,正烦呢。我想起她家也是用天然气,便问她。她说,是不是你家煤气灶的电池没电了?匆忙到楼下小卖部,问:“买两节最好的一号电池”老板娘说“就这一种,都不错,用吧。”
      
      手忙脚乱地换电池,却找不到放电池的位置,这拍拍,那敲敲,就是不知道机关在哪。干脆,把煤气灶翻过来。看到一处凸出的位置,轻轻一掀,“啪”一声,小盖弹开,露出电池。把旧电池抠出,装上新电池。
      
      我满心希望地再次打开煤气灶开关,仍不着火,连火星都没有。一定是卡表电池没电了,可千万别是煤气灶或管道啥的出毛病啊,我心里祈祷着。又到小卖部买4节“南孚”。回到家开始找卡表放电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3-30 08:03

    桑树枝头青青绿

      桑树枝头青青绿
    文/邵丹
      早起晨练,看见山沟里桑树的枝条冒出了新绿,心中窃喜。想着去年摘吃桑葚之欢,不禁心旌荡漾。
      
      去年春末夏初的一天,我想抄近路攀香山,发现通往碣石山与香山的岔路口,有一条自南向北的山沟。沟里一排排粗壮的桑树,蓊蓊郁郁长在乱石丛中,枝叶间挂满了一串串桑葚,大的有手提肚一般,小的如小小豆粒。尚未成熟的桑葚是青绿色的,像不解风情的毛头小子,楞楞地挂在枝头;半生不熟的则像刚刚步如青春期的少年,羞红着脸在偷偷窥视着行人;而成熟的桑葚恰似那十七八的少女,丰盈饱满,水津津的,紫色的玛瑙一般,晶莹剔透,仿佛一捏就流出汁水。每次从树下经过,我都像那“好色”的男人,贪婪地多看它几眼,而那多情的桑葚也总是送我一个妩媚的笑,挑拨着我那颗不安分的心。
      
      常见山民坐在树叉上肆无忌惮地摘吃桑葚,弄得满嘴满手的黑,让我好生羡慕,心想,这桑树应该是野生的吧?我也可以摘吧?
      
      终有一日,涌上的口水,让我情不自禁地伸手摘了一粒,小心翼翼地把它捧在手里,轻轻亲它一下——甜、鲜,忍不住一口吞进嘴里。哇!酸,是淡淡的;甜,却如绵绵的相思,回味无穷。
      
      坐在办公室里,那种“相思”萦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3-27 07:47

    又到春荠堪烹时

      又到春荠堪烹时
      为了这场魂牵梦萦的约会,我整整等了一年。
      
      一进入春天,我的心就开始了骚动,盼着阳光再暖一些,春风再温柔些,春雨缠绵些,盼着那个苦苦等待的日子早一天到来。因为,我和荠菜有个约会。
      
      终于,那嫩嫩的荠菜在阳光的抚慰中,在地气的劝说下,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走来了。
      
      广袤的原野上,荠菜已匍匐在地面上等了。性急的已气呼呼地开出了细细碎碎的小白花,像极了女人的心事。脾气的好,趴在地上,和你捉迷藏。荠菜,锯齿状的叶子,紫褐色的脸,你必须谦卑地弓下身细细地打量才能找到她,她才微红的脸冲你笑。一副质朴、憨厚、害羞的样子。像是我乡村的姐姐,淳朴而善良。荠菜,你那紫褐的脸,是冷吗?还是过于羞涩呢?
      
      在百花盛开万物复苏的春天,荠菜是渺小而微卑的。但她是自尊顽强的,不卑不亢的。你一抬头可以看到枝头闹春的杏花,一侧目可以看到芬芳绚丽的迎春,唯有一低头才能看到荠菜。纤弱的荠菜有着铮铮的傲骨。也许正因为如此她才走进了历代文人墨客的笔端,在《诗经》的深处留下了她的芳名。白居易有“惆怅去年墙下地,今春唯有荠花开”, 陆放翁有“从今供养惟春荠,莫羡愚公日万钱”,更有辛稼轩的“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3-23 14:58

    愤怒的樱桃汁

      愤怒的樱桃汁
    文/邵丹
      
      春天上山的时候,摘了好多野樱桃。都说野樱桃如何如何有营养,尤其对女士,能美容、去皱……,但我确实享受不了这野味,酸,倒牙。但又经不住美容的诱惑,幻想真有那么一天,俺吃了这野樱桃,就能今年五十明年十五呢?嘿嘿,办法来了,放入冰糖榨成汁,酸酸甜甜,好喝。喝剩下的就到入矿泉水瓶里,拧紧瓶盖,放冰箱,冷藏。
      
      一天,两天,三天……几个月过去了,那瓶樱桃汁像个被打入冷宫的红衣美人,在冰箱的一隅寂寞着。不知是冰箱的使用年限长了还是别的原因,冷藏室的冰箱壁也结了一层冰霜,那瓶樱桃汁就和冰箱壁相依相偎的缠绵在一起了。偶尔打开冰箱看到了,也不忍心把它们分开。
      
      前些日子,给冰箱除霜,这瓶樱桃汁被我棒打鸳鸯,强行拿出,放在厨房的操作台上。时间这么久估计也不能喝了,但也没有扔掉。又让它一身红装地立在那上站岗。
      
      前两天,我发现,瓶子里的果汁泛起了一层白沫,且果汁的颜色愈发红艳。今天,我又惊奇地看到,矿泉水瓶子圆圆地鼓起来,瓶子的皱纹全撑没了,方形的瓶子变成了椭圆。哈哈,看来这樱桃汁真能美容去皱,果真名不虚传啊!
      
      我知道,这是果汁发酵了,倒掉吧。我把 ...查看全文
  • 丹青  2018-3-21 06:22

    丹青丨又近视又眼花,咋好

      丹青丨又近视又眼花,咋好
      中学时,我书没念好,却把眼睛弄近视了。配了近视镜,一开始,不好意思天天戴,怕人笑话,只在上课的时候戴一戴。后来慢慢习惯了,戴着眼镜进进出出的,还挺美,看上去,貌似很有学问的样子。于是,天天戴着不摘啦。
      
      后来发现,戴眼睛有诸多不便。夏天下雨,走在雨中,本来就雨雾茫茫,啥也看不清,可戴着眼镜,眼镜上又淋上了雨,唉,整个成一瞎子。真是戴也不是,不戴也不是。更可恨的是冬天,从外面一进屋,眼镜片立马长出一层雾,也得立马摘下眼镜擦一擦。尤其是出门,西北风刀子一样割着脸,出门戴口罩吧,眼镜片立刻就蒙上一层水珠,看不见路;不戴口罩冻脸不说,雾里看花的,见到熟人、朋友甚至领导也认不出来,头碰个大疙瘩也没打个招呼,人家会说你“没礼貌”、“架子大”、“目空一切”。更恐怖的是,常年戴眼镜,一朝摘下来,会把人吓个半死——整个眼睛往外凸着,青蛙眼一样,变形了。
      
      虽然学习不咋地,但我记得物理老师讲“光学原理”的时候说,近视眼戴凹透镜,老花眼戴凸透镜,近视的人老了就不花眼了。我看到花了眼的母亲,做针线活时,一手拿针,一手拿线,手往前伸,头往后仰,拿线的手就像八路军练刺刀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 - 天马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9-26 18:26 , Processed in 0.171876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