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网 返回首页

若尘1962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373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若尘1962  2018-5-12 19:28

    徐志摩诗歌的想象形式

    《徐志摩诗歌想象形式》小记
    1985年秋,我当时正在抚宁电大讲中国现代文学课程,为了把这门课讲出特色来,便立了几个专题分别由几个教师来讲。我担当了《散文写作》和“徐志摩诗歌研究”两个课题。于是便找出了以前写过的东西,看过的东西,东鳞西爪的拼凑了这篇讲稿。
    那时讲徐志摩是要冒一定风险的,但当时的中国现代诗歌刚刚复兴,徐志摩又是一个时代的代表,况且学生们想听爱读,就这样在请示了校领导后,我们开设了这门课程。
    这篇讲稿虽然浅显,但却是我自己的成果。现在拿出来晒晒太阳,权当是我对往事的回忆吧。
    2018年5月
    徐志摩诗歌的想象形式
    徐志摩,是我国二、三十年代著名的新诗作家。他以特有的“轻烟似的微哀,神秘的象征是依恋感喟追求”影响着当时中国的诗坛。而且也使他成为“中国布尔乔亚‘开山’的同时又是‘末代’的诗人。”
    徐志摩写过一些写实诗,如《太平景象》揭露军阀混战给人民带来的灾难,《盖上几张油纸》、《一条金色的光痕》等,写出了劳动人民悲惨的境遇。但这些诗不论从数量上,还是从艺术上,都不能作为他的杰作。我以为,徐诗的艺术成就,主要表现在抒情诗中。他不但把完美的艺术形象奉献给读者,更重要的是将心灵的声音,投注到情绪的流 ...查看全文
  • 若尘1962  2018-5-8 19:17

    五月七日

      傍晚接海源电话,环保征文学校作品已传到我的邮箱里。我大致看了一下,给我的感觉是,写作水平很高,只是高到了中小学生不可企及的程度。我分别给海源和占新打了电话,说明了我的疑惑,我觉得百分之九十以上有抄袭的嫌疑。由此我想到了两个词语:教育和网络。
      
      这次学生作品均有指导教师签字,也就是说都有指导教师指导,这样看来问题就更严重了。教师指导学生抄袭,帮助学生作弊,并且是为了荣誉做不光彩的事,简直是不可理喻。为了遮蔽恶行做不光彩的事,我们至少还可以忍受;为了荣誉做这样的事,真的是比恶行还要不齿。因为这样的事情一旦成功,幼小的孩子们就会觉得,这个世界上一切不择手段的成功都是值得骄傲的,很多时候作恶比为善来的容易,难道我们真的要从小就培养孩子们这种阴暗的心灵吗?这不禁使我想起《论语》开篇的话:“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孔子说,学了就要去实习和实践,这样不是很快乐的吗?学了,学的是什么,孔子没有讲。那么学了以后,什么人才是快乐的呢?有人说学就是学习,就是读书,这没有错。但这只是片面的理解,它并没有代表这个“学”字的真正含义。我小时候有一种职业,叫“小木匠”,也就是做木匠活的人。这些人大多数不识字 ...查看全文
  • 若尘1962  2018-5-3 22:33

    五月一日

      今天是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昨天占新打来电话,约我今天去他的老家程家沟看长城。有车坐,有景看,有饭吃,这样的约定我是不会爽约的。
      
      抚宁长城大多我都走过,唯独程家沟是第一次。这里以“沟”命名村子也是名至实归,村舍沿沟而建,背靠大山,面朝沟壑,因地势曲仄,村内的路面很窄,但院落还算宽敞。和大多数山区的村子一样,家家养狗,只因环境闭塞,家犬看到汽车,就如同遇到了怪物,大有扑车而咬的架势,让人觉得既可笑,又可爱。有感于此,在车上就胡吟了两句:“家犬追车咬,石墙带春痕”。等来到了占新弟弟的家里,喝着主人为我们准备好的自制豆浆,一股暖暖的春意随着豆浆的香气升上我们的心头。他们的情意就像这豆浆一样,没有半点添加,原汁原味地纯粹和浓烈,让我们再一次感到了不一样的纯朴和厚重。这长城脚下的子民,也许他们并没有把长城看成是什么样子的,他们太熟悉它了,就像自己家的院子,他们只是在这个大大的院子里生活、劳作,用自己的勤劳点缀春天,点缀夕阳。而此时此刻的我们,在脚未到达长城之前,心却到达了它的远方。
      
      这里的长城应是明代的遗存,石基砖体,还算完整。从低处看上去,宛如无数条巨龙攀援升腾。突出的龙脊是 ...查看全文
  • 若尘1962  2018-4-28 00:31

    四月二十一(周六)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四月的抚宁正是观赏桃花的季节。凡赏花无非两种,或独行,或结伴,但均以天气晴朗为好,一旦遇到雨天,那怕是些许的小雨,也会满身是水,满脚是泥,因为桃树皆生于田地中,泥土遇水而黏稠是自然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就有无巧不成书的事情,受王汉沟桃花节组委会的邀请,抚宁作家协会去采风。上车的时候天就阴沉沉的,到了目的地没走几步,天空上就飘下了丝丝的雨滴,并有越下越大的趋势。上万人的现场,不到10点半就如同散场一般,零零星星地只剩下屈指可数的百八十号人。我们是带着任务来的,没有办法,也只好既来之则安之吧。于是大家用衣服护着相机,冒雨走在桃花盛开的小路上。可这一走竟走出了不一样的感觉,那是一种与桃花相惜的感觉,与泥土相谐的感觉,与春雨相粘的感觉。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和桃花一起沐浴,春雨润物的感觉在我的身上,也在桃花的身上。雨滴如棉絮一样随着春风窜入我的发间,流在我的脸上,我却并没有感到寒冷。因为行走的缘故,体内的热气不断外涌,被春雨一淋,眼前和头上竟起了一片雾气。抬眼看花,花影凄迷,含苞的娇羞,怒放的娇艳。总以为这单片的花朵只会在阳光里娇媚,没想到在雨中 ...查看全文
  • 若尘1962  2018-4-18 21:26

    天马山之思

    一块石头,一块石头…连续的跃动、跳荡,构成一个整体。光的流转,水的销蚀,在历经脱胎换骨的苦难的某个时刻,只是一瞬间,像一匹神骏的天马,驻足在抚宁的大地上。
    我们无法追溯它的来历,它就像它现在的样子,一直存在着。透过风雕雨凿的痕迹,透过空气的颗粒,我们看到了一匹马的形体在光里流动。它如此庞大,庞大到吸纳我们的视线,阻挡我们的意识,只有时空才能与它交流。它是残缺的完整,一切完整都无法将它容纳。我们无法看到它的腿,甚至无法精细的描摹它身体的每个部位,只有高耸云端的马头崖向我们昭示着神秘的面孔。日月同时附在它的身上,流连、踟躇,不忍离去,它们早已熟悉了它圆润的曲线,幽深的线条,那里有它们交媾的精血,一次不经意的碰撞,一个意想不到的存在。我们不禁要问,是谁的手创造了如此巨大的辉煌,这一切的来临又预示了什么?
    这块沉睡的石头,这个巨大的沉默,就这样静静的等待,直到明朝隆庆年间的战火把它唤醒。一个叫俺答汗的蒙古人,带着他的虎狼之师屡次光顾它,而每一次他都驻足在它的脚下。相比之下他的座骑太渺小了,小到了失去了再次前行的勇气,他把它奉为神灵不敢逾越。他看到了这块神奇的石头,这块有生命,有表情,有 ...查看全文
  • 若尘1962  2018-4-17 09:30

    四月七日

    今天是清明小长假的最后一天,我们仍然在检查森林防火的路上。雨雪过后的空气真是新鲜,天是湛蓝湛蓝的,云是洁白洁白的,我们的心情也变得纯净透明起来。
    我们检查的最后一站是台营镇陈庄村,给我们的印象是村庄不是很大,但很整洁。水泥路像血管一样,盘桓于村落,直到你看不见的幽深的尽头;仅存的几间老屋,仿佛被春风唤醒了,屋顶上的黛瓦咧着嘴对着飘飞的柳枝在笑;鹅卵石砌成的院墙凹凸不平,深浅不一的缝隙里透出青痕。和抚宁大多村庄一样,这里老人多,妇女多,孩子多,即便是这样,他们也没有降低防火的标准。在村委会里,我们看到了摆放有序的防火工具;在通往进山的道路上,有戴着袖标的老人和妇女在值守。墙上防火的标语随处可见,广播里播放的是封山防火的通知,一场老幼皆知的防火战役就这样深深地在村民的心中打响,用老书记的话说,就是一点火星也不能有,一场山火也不能着!这看似简单的话语里,蕴含着多么深沉的责任和对家乡的爱呀!
    防火工作在政府,这没有错,而防火的观念却在村民。祭祀烧纸,燎地边,烧秸秆,曾几何时我们的大地上不是烽烟四起?那烟火曾经遮住了我们的双眼,烧焦了多少希望。每当我们回转身来,凝望焦黑的山林,就像白纸上的污迹,刺 ...查看全文
  • 若尘1962  2018-4-11 17:32

    冬天的故事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整日里天色都是灰蒙蒙的,阳光像是被巨大的半透明的玻璃罩罩住了一样,勉强挤出几束光,照射在行人稀少的街道上。所有的建筑物都是灰色和白色,落尽树叶的枝干是铁青色的,没有风,也没有雪,沉寂的让人心凉,只有偶尔传来的冻裂声,和一闪而过的汽车声,证明我们还活着。
    办公楼里照例是热火朝天,与外面滴水成冰相比,真可谓春意盎然。在这样的季节里人们很少出行,宁可将自己封闭在狭小的空间,隔着玻璃窗哈气去欣赏模糊的外面,也不愿意直面巨大的寒冷。这是一个相依取暖的时刻,也是一个互相调侃、频繁交流的时刻。小刘,也就是我的同事,点上一支烟,倒上一杯茶,然后故带神秘地说:“你们听说了吗?”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我们没有多大反应,又故弄玄虚地说:“嗨,这是真的!”什么真的?说什么那?我们大家不禁笑了起来。
    “你们还记得不记得那个神经上有点毛病,要饭的小伙子?”不等我们回答,他又接着说:“昨天晚上冻死了。”
    冻死了?我的心咯噔一下,要饭小伙子的容貌浮现在我的眼前。那是一个身材修长能歌善舞的小伙子,二十几岁的年龄,眼睛很大,蓬头却不垢面,衣衫褴褛,无冬历夏赤着脚,以要饭为生。他虽然精神上不太正 ...查看全文
  • 若尘1962  2018-4-9 15:35

    三月十三日

    我们越来越和钱较劲,俗话说:手里攥着钱心里就有底。钱是用纸印的,这张纸可以描绘人生宏伟的蓝图。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初期,我在南戴河认识了一位来自北京的款爷,资产有几百万。此爷有别于当时的暴发户,谈吐很优雅,举止很绅士。膝下只有一女,当时也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做为父亲,他很爱女儿,对女儿的要求也很严格。只是他的方式有点特别,一切以金钱做为衡量标准。他对于员工,工作业绩好的重奖;对于女儿,只要听话,也同样重奖。他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金钱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他每每和人谈起挣钱的时候,那种满足感和优越感总是溢于言表,仿佛生活里挣钱是唯一的事情,他的身份证明就是钱,其他的事情均不重要。他最爱和我谈起他艰辛创业的日子,比如在寒风刺骨的凌晨,一只手用纸壳子堵着四处冒风的车窗,一只手握着大货车的方向盘,奔波在宁波到上海的公路上。说这话的时候,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感伤,而是表现出了少有的快乐,那种只有金钱才能带给他的快乐。很多年以后,他当时的样子还浮现在我的眼前。金钱能把痛苦变成快乐,痛苦和快乐并生,可以转变,但金钱是否有这种力量我不太相信。
    在以后的交往中,发生了许多事情,现在想来很有趣。有一次我们去山东, ...查看全文
  • 若尘1962  2018-4-7 14:02

    玉娘

    二月是寒冷的季节,也是温馨的季节,
    一切的萌动远离我们,又包含我们。
    在七号楼里,我们八户人家
    尽量地封闭自己,用回避交谈的方式
    聚集起可怜的热量,在一面有限的阳台上
    拥抱阳光的线条。
    一切变得陌生,在可以解释的铁门里
    锁住了成人却释放了孩子。
    于是楼道里变成了他们的“战场”,
    每一次意外的消息里,总参杂着
    稚嫩的童音。
    孩子们是诚实的,就像他们的习性,
    不时地把家中的隐私和果核扔满楼道
    在这里只要我们仔细
    就可以找到被污浊腐蚀以后的花朵
    和早已失去的那份真纯。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流逝,
    而我们仍然重复着昨天的事情,
    因为关闭了所有的窗子
    用不着关心自己的冷暖,也就很少想起别人。
    今天王姓的走了,明天李姓的进来,
    由于陌生人们变得彼此客气,
    渐渐地和楼道里的纸屑、果核形成对比
    变得明晰起来,就像无数根绷紧的弦,
    弹奏着只有自己才能听懂的声音。
    忽然有一天,一种末日感触动我们的心头,
    面对整洁而安静的楼道
    我们彼此感到不安
    深深体会到在人类天性里不只纯洁那么简单,
    我们的嗅觉和视觉被什么东西障住了。
    孩子们说:玉娘来了。
    我们恍惚记起了那个不再年轻的身影,
    五十几岁的皱纹里盛满辛酸,
    总是面带笑容,而笑容里的那份沉静
    却像 ...查看全文
  • 若尘1962  2018-4-6 20:53

    四月的挽歌

    四月是一个特殊的季节,
    有许多嫩芽因破土而柔弱,
    它们没有神经甚至没有意识,
    随着阳光的牵引生长,在
    月亮的妩媚中睡去。
    有许多蝼蚁醒来,在泥土的底层
    用叹息松软僵硬的躯体,开合之间
    宛如丁香的哀怨。
    孤寂的钟楼敲响了十三下,
    剥落的胎衣沾满尘埃,
    带露的体香一寸一寸地裂开,
    料峭的东风又把它们缝合。
    坐在长廊里思念被雨滴无限的放大,
    冬天的襁褓外仍挂满脆弱的冰层,
    我们尚可忍耐,
    而花蕊却把它们显露,那端倪
    介乎生死之间的纯粹。
    你常常问起自己的眼镜,其实
    看与不看都在你的心里,
    窜出的嫩芽与剥落的外衣
    所谓的过去与现在。
    生命不仅仅是来临。它在
    放大中虚幻,老去的容颜
    在泥土里沉醉。
    我们从来不敢触碰那扇门,
    冬天需要温暖,夏天需要凉爽,
    而水可以结冰,冰可以化水,
    就像星空,就像尘埃,
    明天依然出现在那里,与你
    朝夕相伴。
    当行走临近终点的时候,绿色
    覆盖了圆润的山头,
    梦由瞳孔的扩散里开始斑斓,
    遗忘了过去,模糊了现实,却
    看到了未来。而这一切
    把我和你凝固在现在。
    你没有活着,也没有死去,
    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你说
    这春光真热烈,我喝了一杯水
    把时光的味道倾泻。
    读书、写作,一个下午
    你把自己编织在青涩的回忆里,
    ...查看全文
  • 若尘1962  2018-4-5 17:36

    四月的丁香

    四月的丁香
    孤寂地绽放于高高的山岗
    思念中的感伤
    如云做的愁绪飘渺在雨滴之上
    尘缘中总是浮现你的脸庞
    有些许声音涌来,阳光
    在纤细的根茎中流淌
    紫色的味道散发着持久的芬芳
    迷离的眼里盛满流觞
    斑驳的春色遮不住心海的荒凉
    你远去的脚步,踏响
    温暖如画的故乡
    我是你的孩子啊,把你珍藏
    那气息如儿时的模样
    融进你的安祥
    多想进入你的胸膛
    在无望中寻找归去的希望
    把泥土化成春光
  • 若尘1962  2018-4-4 23:52

    我真的老了

    我真的老了,要面对时光
    冬麦正在生长,青叶染上白霜
    我赞美过朝霞却从没向往过夕阳
    那是我的去处,一个
    不错的归宿,把你我深藏
    这个冬季不会太冷,就像深渊里的天堂
    不只让我们沉溺,也让我们彷徨
    就这样走在田野,走在路上
    痛苦的花朵总是开在心房
    蓝蓝的天上有白云飞扬
    掉队的我怎么也描不出自己的悲伤
    那就让我独自倾听,抑或歌唱
    因为
    一杆秤秤得起地球的重量
    却无法估价天地间的一缕馨香
  • 若尘1962  2018-4-3 22:06

    倒春寒

    从山上检查防火工作回来的路上,正赶上雨夹雪,这就是所谓的“倒春寒”。这样的天气,对刚刚返青的植物和作物来讲,是件极可怕的事情。而对于严峻的防火形势来说,却是件好事。面对着车窗外的雨夹雪,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口气我是真心地为近半个月来奋战在防火一线的基层同志们出的。
    “五加二”、“黑加白”,我曾经听说过,也只停留在听说而已。而一旦我们深入到防火的一线,登上山岭,走进森林,进入卡点,这种听就在我们的眼前变成了一种行,一种砥砺前行的行,一种忘我奉献的行,一种舍我其谁的行。老人们戴起袖标,值守在卡点;年轻人手握对讲机,穿梭在山岭林间。基层的领导分片包山包林,同志们定岗定位穿梭巡查,就像一条不舍昼夜的水,紧紧地护卫着千山万林。面对着料峭的春风,我竟不忍问起他们工作的时间,每个人苍青的容颜,一次次让我心生敬意。那是和森林融在一起的颜色,只有白云才能把他们装点,只有青山才能把他们点缀。他们也疲惫,但他们知道,责任重于泰山;他们也牵挂,但他们知道,小家与国家的分量。在疲惫中复苏,在复苏中前行,在前行中奋战,他们一次次践行着自己的诺言,把自己变成一棵草一棵树,紧贴大地伸向晴空,用责任捍卫尊严,用履职书写 ...查看全文
  • 若尘1962  2018-4-3 00:07

    春天的痕迹

    你的手触动了这粒沉睡的种子,
    绽开的缝隙里蕴满神圣的呼唤。
    湿气只凝聚一刻,春天无限扩大,
    撕裂的感觉走向眼睛,
    沉寂的泥土里没有一丝朕兆。
    上帝不行,苍天遥远,
    我们自己又显得可疑,
    只有那片叶子,透露出
    根茎里面的消息和难以意会的端倪。
    种子死了,把衣鉢交给腐朽,
    叶子活了,把生命变成神奇,
    而你仍在转动,
    把黑暗变成光明,把江河送进海洋,
    你耗蚀我们并不断地提供证据,
    把错位的事物移植于心中,在感知的途径里
    一一略去。
    我们能做什么?夜晚的风
    不是已经掀开灵魂的外衣,向里
    在幽深的远处,一丝光环
    仿佛永恒的爱情。
    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通过自身完成使命,
    就像夜晚的月亮将清辉注入波澜,
    而你却常常舍弃我们,
    甚至不会因为我们的玩笑惩罚我们,
    也不会因为我们的忏悔原谅我们,
    你能做到,你善于
    在花朵的枯荣里藏匿今宵。
    我们能否靠近你,还有它们?
    就像生命靠近死亡。
    那些从你而生的器官由于恐惧转向现象,
    不敢触动陌生的弦。而你
    虚空之中的存在,时空之外的花朵,
    把本质归还本质,在绿肥红瘦的细雨里沉醉,
    在春江月夜下漂摇,通过自身的属性
    让逝去的影子重新回到最初的脸庞。
    我们为什么来到这个星球感悟春天的美丽,
    我们下一个春天在 ...查看全文
  • 若尘1962  2018-4-2 17:44

    回忆

      每个人都得回忆,都生活在回忆中。回忆大体上有两种,一是纯粹的记忆。我们突然间遗忘了东西,感到茫然,不知所措。在焦急中,我们需要回忆,需要静下心来想一想,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某件东西,这对存在的本质不具有特殊的意义。二是对往日场景的再现。曾经灼痛我们,曾经欢娱我们的片段的影像。它是心灵对生活的凸现,具有张力和动感,甚至在回忆里注入了现实的情境。在生命的道路中,在语言的途径里,回忆总是被筛选的,是一种遮蔽的过程。然而,这其中却透露着消息,绽放出唯一的也是肯定的心境。在此意义上的回忆,应该是这样的:它时常走近我们,又远离我们,在生存状态里遮蔽自己,充实现实的空间,拓展生存的通道。
      
      回忆的场景是载体,而回忆的思想却存在于倾诉里。这和心灵沉默时的声音,表现在文字里的语言有关。任何形式的回忆,都无法脱离声音和语言而存在。长期以来,我们一直给语言下着这样的定义:表达意思、交流思想的工具。从工具的角度看,语言的有用性是非常鲜明的,而一旦我们把有用性从语言的范畴里剥离出来,在充满象征的、意象的、暗示的本身徜徉时,它不只是工具这样简单,而已经成为思想的渊源。由此,倾诉的本身不可能是回忆的载体,回 ...查看全文
  • 若尘1962  2018-4-1 23:37

    杏花(外一首)

    你生长在唐诗宋词的沃土里,
    一袭冷艳是你全部的内容。
    没有谁可以面对你,
    惨淡的繁华在感伤里绽放。
    就像夜晚的星星滑落枝头,
    悠远的日子透露出新的消息,
    你把所有的事物一点点漂白,
    然后无限地扩大,
    在吐纳中完成一次飘落,
    沉醉中的酣畅。
    凄美的守望将现在变成了过去,
    你的笑容却如约而至,
    我们时常疑惑你的存在,
    短暂的让彼此的相思成为距离。
    我们是否应该学会遗忘?
    那些如你一样娇贵的心灵,
    已经察觉
    演变之中的端倪。
    其实你注定要被东风带走,
    然后怀孕
    分娩下一个春天。
    沁园春·杏花
    陌上青萌,鹊踏新枝,褪尽旧痕。正微颗轻曼,素妆争破,娇魂自在,惹恼红尘。粉黛沾巾,藏头挂角,一曲清歌梦里深。缠绵处,有蕊红花白,万里飞云。
    游人相竞相询,问花事何时系满身。借暖阳温酒,痴心诗语,挥裘把盏,祭奠青春。心也绸缪,渐行渐远,欲把芳菲就烈唇。吾何叹,但花逐流水,昨日星辰。
  • 若尘1962  2018-3-27 21:03

    荒岭偶遇

    碧水连青瓦,西风催草黄。
    觅途闻犬吠,沿砌采菊香。
    村嫂蒸黄米,老哥烤嫩羊。
    一壶家酿酒,远客总牵肠。
  • 若尘1962  2018-3-27 21:02

    满庭芳

    本命年里,诸事纷繁。孤灯只影,思绪无章。念半生奔突,无一是处,徒染沧桑于鬓端。每忆于此,感慨纷呈。遂作《满庭芳》以记之。
    花谢花开,经年往事,覆水杯影难收。戴河怀旧,无语向东流。是处云烟散尽,可怜那、明月空楼。尝思量,红尘锦绣,徒惹一身愁。
    绸缪。人易老,回眸彼岸,笑对春秋。更生死相依,把盏挥裘。且喜且悲且舞,孤灯下、一醉难求。伤情处,吹歌檀板,欢梦钓轻舟。
  • 若尘1962  2018-3-27 21:01

    水调歌头•送董瑾女士徒步考察长城于董家口

    十里董家口,暑色几绵延。残垣断壁凝秀,清响入云端。杖履无关景色,追梦留连故影,何处是关山。回首海天外,小瑾自扬鞭。
    女儿志,城万里,梦无边。红妆素裹,偏向箫鼓取狼烟。碧草堞墙犹在,遗韵芳踪难觅,唯有意相牵。长路险多阻,执手共遥瞻。
  • 若尘1962  2018-3-27 20:50

    巫山一段云•秋月菊韵

    秋月清风里,香襟菊韵长。有朋携手饮流觞,笑对满天霜。
    老去花间睡,初开梦里狂。水声山色锁红妆,彼此舞霓裳。

QQ|现代诗歌|歌词|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杂文小品|长篇连载|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小学100字作文|小学200字作文|小学300字作文|小学400字作文|初中500字作文|初中600字作文|高中700字作文|高中800字作文|高中900字作文|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公益补偿|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5-22 16:06 , Processed in 0.171873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