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网 返回首页

清林边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385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清林边  2018-11-13 09:56

    小路二十四红军尹副排长

    过一会,大娘想回家,在这山上过了一天一夜她非常想回去;再说,老呆在山上,没有吃的,她也过不了。就说:“红军同志,你看,我们可以回家吗?”
    在她身旁看着她孙子的儿媳觉得婆婆只想回去,不考虑红军的情况。就说:“娘,现在能回去吗?这会让红军同志为难的。娘,咱们还是熬一下。”
    大娘才明白些,就说:“算了,红军同志。我们就熬一下,不回去了。”
    非常纯朴勇敢的红军副排长尹也俊听了,他知道:自己的一排长就是为掩护老乡而牺牲的,红军是人民军队,保卫人民的生命安全是红军最高的神圣职责。他就说:
    “大娘,我们红军是天下劳苦大众的军队,保卫人民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尹副排长停了一下,又说,“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村里的情况,这样,我派人去侦察一下。”
    “嗯。”
    大娘的儿媳妇说:“红军同志,这太危险了,你们先不要去。”
    大娘说:“是呀,你们也是有爹娘的人呀,就不要去。”
    “有再大危险,我们也得去。”尹副排长坚定说。
    然后,尹副排长侧身对在一边的长的有些魁梧、机敏的、23岁的二班长周水生,说:
    “周班长,你找一个战士,去村里看看白匪军的情况。”
    “是,副排长。”周水生回答。就往身边坐着的一个较矮而身体敦实的21岁战士说:“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1-13 09:54

    小路二十三回部队无望

    红军连长王翔和战士们在龙岗的山林里,自从转移到这里一天了,他非常担心:耿中排长的一排,在他们走后,掩护老乡们到后山的情况,不知怎么样了?这都晚上了,都没有耿排长的信息;还有,红军二排长徐宏下山去打探白匪军的情况也没有回来。而他二连红军战士在那面的黑幽幽的树林里,有些坐在地上,有些在相互聊天。
    红军连长王翔就心情又担忧、有心烦!看着眼前在春日微和、在一派黑融融的夜色里,身边和四周的看不清的树林,似乎显得影影绰绰的;他走到了山边,在他穿的草鞋的脚拇指,被看不见的草划过,他在一处树下坐着,看着看不清的山下在黑幽幽的夜色里往南延伸的山地,重重地叹了气,他想道:
    耿排长,你们怎么样了,是不是被白匪军困住了?还有,徐排长,你打探到敌人的行踪没有?想到这里,王连长就看着一片黑越越的静静的山下。这时,陆副连长走来了。
    “连长!”
    王连长听到陆副连长走近自己身后的轻微脚步声,就站起来,
    “副连长!”
    “连长,你在想什么?”
    “我想一排长和徐排长他们。”
    “我知道,你在为他们担心。可是现在,我们一无从知道他们的消息。”
    “这没有他们消息,是让人着急,”王连长咕噜一句。
    “连长,我们不想这些了,到时自然会看得见他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1-13 09:51

    小路二十二吴大爹不舍红军离开

    非常纯朴英勇的红军一排长耿中牺牲了。而后,白匪军到山顶上,也没有发现老百姓,就只好回了。
    在杨福寿地主家里的杨团长听到了带兵的匪军官说没有抓到老百姓,只打死了几个红军,就非常不满!
    杨地主听了,也发牢骚:“怎么这么多人都抓不到红匪!”
    杨团长气咻咻的没有说。
    而杨地主说了后,立刻不甘心;他马上走近一步,到站着的杨团长跟前,如一个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蛇性人物,就出主意。他用两只猫头鹰般乌黑溜圆的眼珠看着在生气的杨团长有黑痣的胖脸,说:
    “红匪一定是从后山和那帮穷泥腿子跑了。不要急,那些泥腿子会回来的。只要他们一回来,杨团长,你就都把他们抓起来让我出出气。”
    “老子是来剿红匪的。你这里没有,我得走。”杨团长不想耗在这里说。
    “杨团长,这红匪不是马上就剿完的。你先这样,在我这里喝点酒,吃点肉,再走也不迟。”杨地主立刻讨好说。
    “也行。”杨团长说,就留在那里,等吃了饭往吉岗出发。
    ……
    在村里的小莲吃过饭,就去吴大爹的家里。
    看到了吴大爹和红军排长钟和平,五个战士坐在暗淡的一间偏屋的床上。
    战士李建说:“排长,我们这样住在老爹的家里,吴连长他们会担心的?”
    “我也想归队呀,可是大家的伤也重,回不去呀!”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1-1 09:15

    风暴第一章大革命的前夜

    上部在革命的日子里。
    一九二六年四月末,四川宜宾。
    “高重章,火车马上就要开了。过不了几天,你就可以到广州了。到那时,你就能帮助刘团长的革命军了。”
    “王兴,我走了。你一定要小心,现在宜宾的反动派正在城里大肆抓捕革命人士和共产党人。”
    “我会的。高重章,你一定要在新成立的广东国民革命军陈换章师长和刘团长那里发挥我们共产党的积极作用,卫国为民。看来,国民革命军的成立,接下来,就要对那些只知道混战,无能卖国的旧军阀发起进攻了。”
    “你放心吧,我一定全身心投入到大革命中去。”
    然后,高重章又问王兴:“今后,你将怎么办?”
    “继续教书。”王兴明白高重章的意思。中共地下党员王兴,以教书为掩护,积极地发展学校里的进步学生,为党培养忠诚于党的革命事业的干部,为今后开始的中国革命做好后备人才的准备。
    “好,我上车了。”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一定要跟我来信。”
    “我一定会的。”
    然后,高重章就提着一个红皮箱上了火车,几分钟后,火车就南下,向着革命风暴汹涌的南方广州开去。
    根据党的指示,高重章去广东国民革命军12师进行工作,他的任务是:把这一支国民革命军变成由中国共产党领导队伍,因为,自从孙中山逝世后的国民党,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0-30 09:13

    短篇小说 五个革命烈士

      四川宜宾革命烈士短篇小说集(三)
      一
      一九三一年三月的一天。
      中共四川省委根据宜宾在几年前,先后有包括郑佑之、李筱文、李家勋等主要宜宾共产党员大量被杀,宜宾地下党组织被国民党宜宾当局破坏殆尽的情况下,为把宜宾的革命工作重新发展下去,同时以四川革命暴动把宜宾作为重点的考虑,派出了个子瘦高些长脸的20岁的苟良歌为特派员到了宜宾。
      此时,就是昨天,从成都奉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周世文同志指示赶车来到宜宾的他,到了城里,已经是要天黑了。
      一个个子瘦而不高的、模样清朗的26岁的身着灰蓝长衫的青年,他往宜宾城北的小北街的一条小街走去,他是:宜宾地下党员沈玉琪。他是中共宜宾中心县委秘书兼交通员。沈玉琪根据中共四川省委的通知,让他到城北的岷江边接省委特派员苟良哥同志。
      在十多分钟内,沈玉琪来到河边上,这时,船还没有来。他就耐心等着。过了十五、六分钟,来船了。他知道:省委特派员应该来了。
      他终于看到苟良歌,一个21岁瘦高些,身子有些薄,长脸的省委特派员苟良歌。两人接上了头
      现在两人走上了高高的城坎,进入宜宾北城的热闹的集市:刘臣街。沈玉琪把同样年轻的苟良歌带到一个安全的房子里。到了门口,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0-25 10:30

    小路二十一耿排长牺牲


    匪军官看见:一个端起机枪的28岁的老气的红军。就抢先开枪。
    红军机枪手老胡右手被打中,机枪就滑下来。没有机枪就更被动。他就忍住手痛,跑下来捡机枪。
    几个白匪军愣了,而还是有一个马上朝红军战士胡水根开枪,打中了他的胸肋。他左手放下机枪,捂着疼痛的胸肋,一脸难受。过了五六秒钟,他忍住痛,弯腰捡起机枪,要开枪,就被敌人子弹打中了他胸部和肚皮。
    他无法使用机枪了,没这个能力,就是他失去了再战的能力。
    看到这,
    白匪军被耿排长打倒些,几个战士也开枪。
    这个时候,红军战士立刻拉燃手榴弹,炸死了下边的白匪军。
    耿排长立刻把驳壳枪插进他紧系宽皮带里的肚皮上,跑下来,捡起机枪,跑回去。他感到:再这样下去,两战士们都要死。这是没有必要的。就马上说:
    “小宋,小彭你俩马上走。”
    “我不走。”两战士马上回答,要留下和自己排长战斗。
    “我们不能都死在这里。”耿排长表情凝重而真挚说。看来,这时已经是生死关头。
    “排长,你走。”两小战士说。
    “快走呀!”
    耿排长一急,就把小宋、小彭往身后树林里一推。小宋小彭就不得不走了,他俩明白一一一自己的排长把生存机会留跟他俩!
    而这时,就只有红军排长耿中一个人。敌人明显看到了这一情况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0-25 10:28

    小路二十让战士撤离

    在这一危急的战斗中,在打了近二十分钟后,红军排长耿中觉得情势不对,会更不好。因为,他看见白匪军人太多。并感到:老乡们已经走远,自己和战士们做到了这一点。还有,在近二十分时间内,有几个战士伤亡,可白狗子人还是多。他想道:这样下去,自己战士就伤亡更多,而且,会全部被打死。嗯,不能让他们这样。以后,还有战斗。让他们马上脱离这里。就喊尹副排长把乡亲们带走。想到这里,耿排长立刻喊道:
    “石班长!石班长!”
    “排长。”在他东侧那边和不多的战士在向坡下坚定射击的红军班长石海光转过他还在狠劲打白匪军的团脸答应一声。
    “你过来一下!”
    石班长就马上起身弯着腰较快地跑过来,到耿排长身后。这时,耿排长转回脸立刻说:
    “石班长,你马上跟我留下三个人。”
    “为什么?”
    “白匪军来的人很多,恐怕,我们打下去,全部都要死。你带人马上撤离。”
    石班长明白自己排长的用意,是不想让战士面临全部死亡。他一看到了:敌人是越来越多。就说:
    “排长,你走,我来对付敌人。”
    “马上走,快!”耿排长十分果断说,立刻,转过脸,又看看将要接近他们的阻击的坡边上的白匪军。
    “我不,排长我们一排需要你。”石班长的倔性上来了,喊道。
    “看老子把你撤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0-25 10:27

    小路十九残忍的战斗

    他听了,非常沉稳,更具有与白匪军作战经验,就较快走到在老乡们一边的战士这里来,他觉得:应该把这些老百姓马上往山后转移,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而且,必须要快。就立刻喊道:“尹副排长!尹副排长!”
    “我在这里。”
    一个高而敦实23岁的、诚挚、淳朴机灵的尹副排长马上从山边(他这时带着战士在山边监视着山脚下情况)跑到了自己一排长跟前。他跑得快,因为他知道早把这事报告一排长,这样,就利于老乡们的离开和红军的战术安排。
    这时,有一些老乡听到了就不安、惊慌起来。
    耿排长立刻对大家说:
    “ 乡亲们,不要慌!有我们红军在,你们是不会有危险的。”耿排长安慰躁动不安的乡亲们,以免跟接下来的行动带来麻烦。
    然后,马上对走到他跟前的尹副排长说:“尹副排长,你马上带领老乡们往后山走,那里有些陡,不要让老乡摔着了。”
    “排长,你带老乡撤,我来掩护。”尹副排长坚决这样说,这是一个锻炼的机会,也是去死的机会。
    “我们不要让帮红军的老乡们受到惊吓,就是牺牲自己,也要保证老乡们安全转移。明白吗?”耿排长十分庄重,在明确告诫。他意识到:把老乡们转移是大事。这是红军铁的原则。
    “尹副排长,你带着老乡走,快!”耿排长更加坚定严厉说,他可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0-25 10:26

    小路十八小莲

    红军排长耿忠和战士小梁,周大娘的儿媳较快地上了山。山上一片青葱的树林里全是坐着的老人、妇女、孩子,而村里的青年早都离村参加红军去了。这就意味着村里大多是红军的家属。据历史记载: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穷人被地主剥削、压迫、被逼无奈,有些青年就出去当红军,为自己被冤死的亲人报仇。这样,在当时的红军,都是为人民打天下的,也是咱们穷苦人民的希望。可也预示着一一一反动派、地主等会联合起来对付处在萌芽中的红军。那么,斗争是凶险的,战斗是严酷的。
    看到有些妇女,抱着孩子,身着土灰色的粗布衣服,身旁放着一些包裹;还有些老人身体残弱背靠在带纹路的树干上。尽管大家上山了,觉得自己都脱离了村里,也脱离了白匪军和大地主的祸害,大家都害怕杨地主,他不仅欺压村民,还勾结保安团、白匪军对付红军。
    耿排长看着老乡们情绪不安宁,就和战士走到坐在树下地上的老乡们的身边,安慰他们:
    “老乡们,不要怕,有我们红军在,大家会安全的。”
    他走到一个大娘的身边就蹲下,他看见大娘脸色不好,就问:
    “大娘,你病了?”
    “嗯。我现在有点头晕。”
    “你是不是走了一大段路,累了?”耿排长问。
    “没有,红军同志。麻烦你们了。”大娘感动说。
    “没什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0-25 10:25

    小路十七白匪军


    耿排长走进了几乎是无村民的村子。他知道:这个时候白匪军极有可能到村子了,时间不多了。现在,除了李大娘的儿媳和小梁该撤离的都已经撤离了。他不忍心看到李大娘的儿媳和她的孙子遇到凶恶的白匪军,虽然,有战士小梁。厚道十分英勇年轻的红军一排长耿忠走得非常快,他很想让他们极快地脱离村子,以免遭遇不测。他刚一过村子的几间旧房的土灰色侧墙,就看到小梁和李大嫂,李大嫂就拿着一个包裹,小梁抱着她的两岁儿子,两人连走带跑的过来了。
    “排长!”战士小梁招呼。
    耿排长立刻问:“村里还有人没有?”
    “没有了,都走完了。”李大嫂说,“我们出来时,已经没有人了。”
    “那好,咱们快点上山,可能这个时候白匪军就要到村边了。”耿排长知道村民都撤完,心里就踏实了。可是,他们还在村里,极有可能遇到敌人。所以他还不能大意。
    “好。”
    “小梁,我来抱孩子。”耿排长说,他觉得这样会更快地出村上山。
    然后,就把孩子从小梁手里接过来,过不了五六分钟,他们就出村上山去了。还没有走到半山,耿排长就抱着孩子转身回看,看见村外大道上,有很长的身着浅黄色军衣的白匪军朝村子里缓慢地走来……
    红军排长耿忠、小梁、大嫂向山上走去。
    这一刻,耿排长才放心下来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0-25 10:23

    小路十六红军排长耿忠

    红军排长耿忠带着一排,到老乡们的家里催促他们上后山。
    “同志们,快去叫老乡,让他们快点转移。”耿排长立刻布置大家。并对在旁边的尹俊富副排长,说:
    “尹副排长,你带一部分战士到村西,我带一部分战士去村东。”
    “是,排长!”
    “连长估计敌人的大部队,在一个小时后就要到这里,必须加紧动员让老乡们转移,要快!”
    “是排长。”尹副排长回答,就立刻向自己的排长敬了一个军礼,他手都举起来,耿排长立刻伸出手,拿下尹副排长的手。“快去!”他知道:现在一分钟都宝贵。
    “二班,三班,跟我去村西头!”尹副排长喊道。就带着一部分战士往村西跑去,然后,耿排长就带着一部分战士去村东。
    耿排长到了一处,村大道边有一颗小矮树后的茅草房子,土黄的房墙,破旧的门,快步走了进去。因为,王连长跟耿排长交代过,一定要把李大娘送上山。
    “李大娘!”
    在床上侧躺的李大娘和她的儿媳妇都愁眉苦脸,看到耿排长进来。就招呼他:
    “红军同志,你来了。”
    “我们王连长叫我来让你们撤走。”耿排长说明缘由。
    “我婆婆走不动。”儿媳面露难色说。
    “没关系,我来背大娘。”耿排长温和而爽直地说。
    这时,门外的大道上,出现了人们的嘈杂声。老乡们急急地从她家门边大路往前面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0-5 10:00

    小路十五转移

    “一排长,你怎么在这里?”
    侧对他的耿排长,听到了自己连长的声音,马上转过身,性情忠厚作战极度英勇的耿排长,声音安静说:
    “连长,你从村里回来了?”
    “是呀,我刚从李大娘那里回来。”
    “连长,这样看来,我们不得不撤出龙门村了。”耿排长有些舍不得说。
    “目前,敌人恨乡亲们和我们红军关系近,就想破坏红军和老百姓的鱼水关系。我们必须让老乡上山,使他们的计谋不能得逞。”
    “连长,我明白了。”
    “我考虑了一下,明天派你们一排跟着老百姓上山,一定要保护好我们的老百姓。到时,一定要用生命来保护他们。”
    “连长,你放心吧,我耿忠一定用命来保卫老乡!”
    “好,我们到站岗的小胡小李那里去。”
    “嗯。”
    然后,他俩就去了。
    这个时候,红军连长王翔心里是无法平静的,他还可以回到连部,同陆副连长商量,又感到自己还是应该到村外口站岗的两个红军战士小胡小李那里去,那里是整过连部安全的保证,就这一夜了。虽然从侦察排长徐宏带回来的情报知道,从上台镇出发的敌人一个团明天在到这里,可他也不能安然。
    就这样,两个红军战士听到了脚步声,就转过身向耿排长、王连长敬一个军礼。
    他俩都立刻还了军礼。
    “情况怎么样?”王连长问。
    “都正常,连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0-5 09:58

    小路十四去老乡家

    尽管已经是晚上21点了,红军连长王翔和红军副连长陆志良去村里找李村长和告知让乡亲们明天转移。
    “陆副连长,你到李村长家里,把白匪军明天要来的事跟他说一下,你和他马上去跟乡亲们动员,明天一早上山。”
    “连长,你呢?”陆副连长问,
    “我去村东,通知老乡做好准备,明天一早撤离龙门村。”王连长说。在敌人来之前,他必须要把这一切做足。
    “行,连长!”
    然后,陆副连长向村西李村长的家里匆匆地走去,王翔连长去村东。他(王连长)慢慢地吸了一口气,往一片夏日清凉柔黑的夜空看了看,过了会,又看看自己身边过去一些村民的家门的窗子里射出在斜斜黑黑的村道地上的那细、宽长不一的煤油灯光,还有在他身边两旁看不见的草丛里,躲在黑暗深处一直叫着的虫鸣声。王连长感到现在的村里是那样安平,人们还是过得自由自在平和。过了一会,他感到这种好日子是短暂的,想到白匪军对红军的围剿,他就气愤!他知道从现在的气氛来看是和平,可是明天就不安了,就是战斗。
    他立刻往村东老乡的家里通知了一些群众,最后,才来到李大娘的家里。
    “大娘!”
    李大娘的儿媳出来开门,看到是红军连长王翔,就请他进房里。
    “来,王连长,你坐!”
    谦逊的王连长就说:“大娘,小珍,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0-5 09:56

    小路十三白匪军团长杨连福


    就在红军侦察排长徐宏和战士小姜带着情报回到在村里的连部时,白匪军团长杨连福带着一个团的兵力向红军在萍乡的根据地前进。
    “团座,这次蒋委员长谋划的第二次围剿,对那些盘踞在兴国、广昌、茅坪、龙岗等的红匪是一次毁灭性打击,会很有成效的。”副官说。
    “你是在怀疑我们在第一次剿灭红匪的失利。”杨团长说。
    “不敢。”
    “你有能耐!”
    “我哪里。”副官马上否认。
    “看来你有什么想法。”杨团长当然对关于进攻红军的战术上持有不同看法的部下意见是看重的,这对他是有好处的
    “嗯。”
    “说。”
    副官就矜持一下,才颇有心得说:“团长,我们团重点是萍乡。这里附近有:良岗,顺德等乡。这些乡:我们应该分开进行,也许效果不错。”
    “分开进行,那些乡都是红军的天下,那些农民都跟他们一条心,恐怕人少了,反而被打。”杨团长说到。这不行,他觉得,
    然后,他得意地又说:
    “还是这样,一个整团向那些红匪窝开去,无可阻挡。”
    “团座,你以为红匪的子弹打不死人吗?”副官似乎在提醒团座。
    “你是什么意思?”团长一愣问。
    “你还不如让吴营长,林营长,先攻萍乡的主力红军,自己去一些村子找好收拾的那里的红匪打,这对你也没有什么风险。”
    “好,就听你的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0-5 09:54

    小路十二赶回部队

    王翔连长在村里呆了一阵,就和一排长耿忠回到了连里。没想到:陆副连长站在门口等着他。红军副连长27岁的陆志良和两个守在门边的红军战士说着什么,就看到了自己连长和一排长并肩走着,步子略快地走近他们。红军副连长陆志良身材有些魁梧,机敏而英勇,他爱笑爱说,非常随和!他带有青春力量的眼睛,笔直的鼻梁,黑乎乎的胡子,他在和战士聊天时,爱把一双手插进他腰间紧系着酱色宽皮带下的绑腿打到膝盖上的裤兜里。
    在问候后,王连长很关心目前敌人的态势。问:
    “老陆,我听战士说我们要转移了。”
    “今天中午,郑团长让通信员小高送来信,说敌人要一天之内,向我红军根据地进攻。为了慎重起见,我已经加派了岗哨,让二排长徐宏和小姜去上台镇侦察去了。”
    “老陆,看来上台镇里的敌人,要到这里,快就在今夜,晚就在明天早上,这对我们是一个威胁。”王连长边听,然后,边在思索说。
    “连长,这个你不用担心,侦察排长徐宏和小姜去镇上侦察,我觉得等他们回来再说。”
    “看来天就要黑了。”王连长叹了口气。看来,他非常忧心!
    “是呀。”陆副连长说。他觉得既然这事就这样了,还有,自己的连长今天才回来,就到村里去动员乡亲们,又操心又累!就又说:
    “连长,我们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10-5 09:51

    小路十一敌人出动了

    红军排长徐宏是王翔连长的二排长,他具有一定的侦察经验,所以王连长让他一方面在打仗前先去侦察,一方面继续作战。他有一米七,身材壮实,爱说;可是,只要一做事,他就非常的勇敢机智。他长脸,鼻子大,两只眼睛有些如叶子形,闪着机智敏感的光芒。他身着灰布粗衣,衣服里的腰带上插了一把驳壳枪,战士小姜也是。红军排长徐宏24岁,战士小姜18岁,他俩奉红军副连长陆志良的命令,早就到了上台镇。在靠近反动军队杨团长团部正门过去一处、街边店铺一个热闹的茶馆靠灰墙一门边板凳上坐着,只是这时。
    “排长,我们来了大半天了,都没有看见有部队的影子。”小姜出了一口气,都没有耐烦心说。
    徐排长听了。就瞪了小姜一眼,他又转背看看身子过去些的在喝茶的人,看到没有人注意他俩,才转过脸,凑近小姜小声说:
    “要喊我哥。你忘了,这个地方,不是我们的地势,要小心!”徐排长叮咛道。
    “嗯。”小姜才明白自己错了。
    徐排长又说:“记住,喊我哥。”之后。就没有说话了。
    小姜就记住了。而他心里还是不耐烦,又小声问:
    “哥,你说他们,什么时间出来?”
    徐排长看了下小姜说:“别急,”并把脸转回来,把手搭在小姜的肩上。
    他们又闲聊了很久。这样,到了下午近16点,两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9-23 16:29

    短篇小说 平顶山

      充满罪恶的日本短篇小说集(二)
      一
      一九三二年九月十五日夜,辽宁抗日自卫军在队长梁聚仁带着的1200人经过平顶山进攻抚顺时,他们做了一件事:打击了平顶山的日军仓库、鬼子派出所,又袭击了采矿所所长渡边等日本鬼子。
      ……
      就在当天晚上半夜,在抚顺的守备队中队长川上精一在家里喝着、从日本带来的清酒。这个歹毒的军国主义恶毒军官,刚啃了一些烧鸡,这时,门开了,走进一个非常惊惶的副官说:“川上队长!”
      “什么事?”
      “在平顶山的我军仓库,还有采煤的渡边所长被支那抗日游击队袭击,有八九个帝国的士兵被打死。”
      听到这里,这个恶毒的川上把桌子掀翻,一双小眼睛发出极度充满杀机的凶光,他马上意识到:要去找这一抗日游击队进行报复是不可能的,这个擅长报复中国人民的心如毒蛇的人决定明天,就去对平顶山那里的村民进行报复屠杀,因为,他们手无寸铁。他即刻不顾半夜了,跟抚顺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打电话。
      小川同样是一个凶毒、恶毒的、擅长攻击中国抗日游击队的军官。他已经睡下,听到了电话声。他就起来,到房里拿起电话。
      “是小川队长?”
      “哟西。”
      小川队长听到上川精一的、带有十分恼怒的声音:“我刚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9-23 10:38

    志愿军排长张光成三离开朝鲜回国

    到了朝鲜江原道火车站,他们这个团上了闷罐车。车站上,也非常简陋,进门就一条站台,一节节的灰土色车厢,已经早也停在那里了。好像是运货物到别的地方的感觉。车站的有些烂的长长的站台上,没有朝鲜老乡,一片冷清,就跟石庙差不多。这时,车站上,渐渐开始热闹起来,都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他们头戴着黄色军帽,左胸上配有一小块白色的标记:中国人民志愿军,他们腰间紧系一根宽皮带,背上背着叠好的铺盖卷,还有斜挨着铺盖卷打到他们英气军帽旁的步枪。他们都一排排地站在一起,脸上兴奋,心里躁动,打了三年多的仗了,终于把美军打败了。现在,朝鲜人民终于过上安宁幸福的日子了。而在三年间,在抗美援朝的战争里,他们都坚韧地过来了;同时,和自己一起从国内来的战友,大部分早也战死或者还有更多在最后一场战斗,还是牺牲的战友。这种心情同样在他们的心里扰动,尽管他们还是带着胜利喜悦。
    中国人民志愿军一一一有很多的战事,如果不把他们的战事用现实主义小说写出来,是更大的缺憾。请明年底关注,用了三年时间写的志愿军小说《张昌海》。小说将对志愿军英雄黄继光、孙占元、刘凤勇、谭秉云,张明甫、曹玉海、 薛志高、王合良、尚衍发、郑定富、易平学、韩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9-23 10:35

    志愿军排长张光成二舍不得志愿军离开的阿妈妮

    “阿妈妮!”张排长和小杨走进了房里,喊了一声。这时,在灶房里做饭的60岁的,背有些陀,头发有些白,脸上有皱纹,看上去有些苍老的朝鲜老大娘阿妈妮就走了出来。她看到:张排长头戴浅黄色军帽,一张非常俊逸诚挚的脸,目光明亮含有机智仁厚的眼光,在左胸上,有一道小方块的白色标志:中国人民志愿军。张排长腰间紧系一根宽皮带,他站在门边,而他腰间紧系着宽皮带的皮带扣环,被背后的黄亮光线,晃映得略有些亮;还有随着他的举动,使紧系在他浅黄色军衣微鼓的肚皮正中的皮带带扣环,也闪亮一下。
    “志愿军同志!”匆匆出来的阿妈妮也热情招呼。
    张排长和他的战士,多次在这个叫上清村的朝鲜江原道的小山村生活和战斗过;也受到了村民的无私援助,我们将在以后的章节里再写。不只是他,还有一些志愿军战士把阿妈妮当着自己的母亲一样。要走了,张排长心里舍不得,他真得不想离开阿妈妮!他看着阿妈妮,觉得难也开口;马上要走了,回到国内了。看到张排长想说,嘴唇蠕动几下,就略低头。又看到张排长几次抬起右手在他方正的鼻翼上心不在焉地擦了一下,又把放下的手叉在他腰间的宽皮带上摸了摸。敏感的阿妈妮知道:张排长和他战士们终于要走了,因为,抗美援朝已经结束两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9-23 10:31

    志愿军排长张光成一告别朝鲜阿妈妮


    “排长,我们该出发了。”志愿军战士23岁的杨有德走到站在路边一处土堆上的自己一排长,26岁的张光成身旁。这时,志愿军非常英勇可爱的排长张光成双手叉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上,在看着侧边(北边)不远,不太高的褐灰色山脚下,略接近他身边土路一横片微斜的矮坡坎上,有几座朝鲜平民的茅草房。在他们房门外的地坝边生长着一两颗不高的树子,相挨着。而在他身边(南侧)的脚边,就是通向朝鲜江原道的一条干硬而灰褐色小路。而他站在路边上,看着有些远的位于山脚边的土岗上,有几座朝鲜老乡已经变黑吊在房檐下些的一些参差不齐的谷草,陈旧的土墙和开着褐黄色门的地坝边上,
    生长着两颗枝叶蓬勃的小树。从这里看去:几座朝鲜低矮的茅草房子相邻其间。一条上坎的小道过了一间房子,从后一间房子的土灰色墙侧边往上的一座房子伸去。
    “我知道。”志愿军排长张光成凝神地看着土岗上的第一间草房,微张了下嘴回答道。而他并没有回身,也没有马上要移动一下脚随战士小杨走到在列队等候他的战士们,还是这样看着这一间房子。小杨当然明白,自己的排长不忍离去。因为,这一离开朝鲜江源道,就永远也回来不了。过了会,志愿军战士小杨,还是催自己的排长:
    “排长,战士们都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高度提现|域名申诉仲裁|微信群作品|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

GMT+8, 2018-11-21 06:34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本站双永久域名:long5.com、tianmawx.com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原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面向全国的文学作品分享及创作交流平台,欢迎您的光临!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