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天马文学网 返回首页

程为公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396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程为公  2018-7-16 15:22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31 )

    程占功 著
    那小孩陷入沉思,半晌才说:“我姓齐,叫齐门子,家住离这儿四十里地的齐家砭。我爹是个木匠,爹妈只有我一个孩子。我们的光景原来过的也算好。我十岁那年,劳大财主的管家方七来到我家,叫我爹去做木活。我爹到劳新庄才过三天,就被军队抓去当了兵,接着传来话说,爹爹犯了逃跑罪,被长官打死了。”说到这里,齐门子直擦眼泪,他又告诉李江,他爹被打死不久,方七就领了一伙人把他妈妈抓到劳新庄。老禽兽劳增寿要糟蹋他妈妈,他妈妈是个烈性子,气恨难耐,两拳打掉了劳增寿四颗门牙,然后抓起一把剪子戳断了自己喉咙。他妈妈死后,劳增寿说害怕死鬼造反,命方七架火把尸体烧了。他悲痛欲绝,哭的死去活来,多亏好心的佣人大婶把他搂在怀里千安慰万劝说,他才没有跟妈妈死去。后来,劳增寿见他小巧伶俐,便把他留下,做他的马童,还说长大是个不花钱的好长工。开始,他不愿为劳增寿干活,可是那老禽兽和方七用皮鞭“开导”他,几次抽的他从地上爬不起来。后来,他受不了皮鞭的抽打,只好惟命是从了。
    “那他们要你干坏事,你也去干吗?”李江问他。
    “干过一件,我真后悔。”门子用衣袖直拭眼泪,“我一辈子也会后悔的!”说罢,难过地哭起来。
    “不要哭,你说出来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7-16 15:20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30 )

    程占功 著
    却说,李江蹲在山梁上等待天明。天刚破晓,他就离开山梁,沿着山路去找庄户人家,因为他实在很饿了。走着,走着,忽然见一个小孩手拿一叠白纸从崾岘过来,朝沟畔急下,在陡峭的畔上一拐,没影了。
    李江越过一条山水渠,来到沟畔上,左瞧右看,发现不远处的崖边上有一个倾斜的小沟坎。他行至跟前,沿一条小路走了下去,见沟坎中央有一个黑洞。他欲进去,突然,洞里出现了火光,旋即,传出来小孩声泪俱下的声音:“可怜的大姐姐,劳增寿那个老禽兽不光害死了你妈妈和你,还害死我的爹妈呀!昨天临黑时,你在柱子上寻了短见,他们又要把你烧了,是我趁天黑他们不留意的那一会儿,把你从草窑背到这里的。现在我给你烧纸来了,听人说,给亡人烧纸,能使亡人早日超度。我盼你早早超度,来世转一个能人,把劳增寿和方七那些坏蛋都杀了!”说罢,捂住脸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站在洞口的李江也禁不住潸然落泪。他想进去,又恐吓了小孩;便返上崖畔,擦去眼泪,又走了一截路,蹲在那小孩将要返回的路上候他。过了一会儿,那小孩归来了。他看路上蹲一个人,大吃一惊,以为是劳家人发觉了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站定发呆。李江见状,便慢慢地朝他走去。那小孩战战兢兢地定睛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7-16 15:17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29 )

    程占功 著
    仙鹤方知抓走秦谦的就是这些人,顿时恨得眼冒火星。又听和强附和道,“那秦彩云是一个女孩儿家,竟敢打死我刁哥,太胆大包天了,一定要让她抵命!”仙鹤大怒,将那如意万胜丹伏在胸口,在心里说,“和强,快从刁棒手里夺过那块砖头,狠劲砸那胖猪!”
    和强立刻失去自我,完全由仙鹤控制。他撇下马灯,一步跨在正在呻吟的刁棒跟前,从其手里夺过砖头,回转身,一砖头砸在了吕冲的肚子上。原来这如意万胜丹拿在谁的手上,谁想怎样就怎样,由意愿可决定一切。随即,仙鹤在心里又说,“除胖猪和刁棒外,其他人都迷性站在原地,不得动弹!”
    吕冲忽见和强撇下马灯,差一点甩灭,又惊又恼,便直起腰欲问为何如此,还没张口,“嗵”一砖头就砸在了肚子上,疼得他“哎哟哟”直叫,气得眼瞪瞪冒火,骂着喊道,“这小杂种反了,衙役们快把他压翻在地,用脚踢死!”可是其他衙役都站在原地,像没听见一样,毫无反应,气得吕冲又吼着骂道,“快,他娘的都死了吧!”旋即,咬着牙弯腰拾起那块砖头,去砸和强。”和强按仙鹤的意愿动作,他挨了一下,又捡起砖头,朝吕冲的嘴巴砸去。吕冲躲闪不及,下巴立刻掉了下来。躺在地上呻吟不止的刁棒,气得咬牙切齿,恨得抖腿扬臂,哼着骂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7-16 15:15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28 )

    程占功 著
    吕冲跑进陶知县的会客室,对陶知县说明刁棒的来由,陶知县听说出了人命案子,况且与秦谦煽动乡民造反一案有关,觉得不出面不行了。便说了声“真扫兴!”然后让宾客自便,手一背随吕冲走了出来。
    陶知县立刻升堂,叫带上刁棒。旋即,刁棒被衙役们拖进大堂,爬在地上,缩成一团,又嚎哭起来。气得知县浑身打战,喝道,“你长话短说,不准嚎哭!”刁棒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诉说罢来由,然后,从怀里掏出那块砖头,叫衙役递于知县过目。陶知县接过砖头不耐烦地看罢,又叫衙役递给刁棒收起;然后命吕冲和他的副手勾忠立刻动身,把刁棒带回牛岭乡验刁川的尸体,又吩咐他二人,“你等还须留心查找,把那秦彩云抓回来正法。”
    吕冲、勾忠领命把刁棒拖出大堂,用一根绳子将他固定在他来时骑的那匹马的背上,又唤了几个衙役骑上马一同向牛岭乡而去。那陶知县又命人下通缉书,旋即退堂不题。
    却说,刁家婆被媒婆扶回家歇息去了,和强便一直蹲在刁川尸体前“守灵”。安民县衙距牛岭乡一百多里地。吕冲和勾忠带几个衙役随被固定在青鬃马上的刁棒,从太阳偏西离开县府,半夜才到刁川尸体跟前。刁棒被一顿大棍打的皮开肉绽,又被绑在马背上行出一百多里,早疼地连“嗷嗷”叫的力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7-16 15:08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27 )

    程占功 著
    却说,这天正是陶知县的生日。陶知县把县衙各部官吏请到自己的会客室,在肉泥美酒的包围下寻欢作乐,庆贺寿辰。刁棒赶到县衙,只见大门紧闭,便拿起鼓槌紧擂了三下,鼓声响过,就有一个衙役跑出来问道:“什么人,随便打敲!”
    “大事不好,”刁棒叫罢,嚎啕大哭起来,边嚎哭边喊道,“小人冤枉,快叫县太爷升堂!”那衙役赶忙跑进后院,在陶知县会客的门口站定,说,“外面来一人击鼓鸣冤,嚎啕大哭,呼叫‘大事不好’,叫老爷快快升堂!”
    “放你妈的屁!”陶知县怒火冲天,倏地从转椅上坐起,手指那衙役骂道,“今天是老爷我的生日,你咋说大事不好,我正高兴,谁敢上门嚎哭!还不快快退下,叫吕冲找几个有劲的衙役把那厮压倒,先打八十大棍!”
    这衙役挨了一顿臭骂,慌忙退出找到吕冲,传达了知县的旨意,吕冲即拿上木棍,找了几个衙役赶了出来,只见刁棒举起鼓槌又欲击鼓,吕冲便照他的胳膊上就是一棍。随即,衙役们一涌而上,把刁棒压在地上,用绳子反剪双手扎住,接着,吕冲的木棍不住地打将下来,刁棒扯着嗓子嚎叫“冤枉!”然而,嚎叫的越响,吕冲的棍子越重,打过四十几棍,刁棒已皮开肉绽,吕冲手酸停住,把棍交于另一有劲的衙役,叫他接上再打。吓得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7-16 15:07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26 )

    程占功 著
    他一口气奔到秦家庄,扑进院子,冷不防大黄狗“汪”地一声冲上身来,刁棒气急败坏,一砖头砸在它的头上,大黄狗惨叫两声,倒地毙命。刁棒又抓起砖头,跨进正房,只见乱七八糟,并无一人。他喘着粗气吼道:“小妖精快来见我!”看毫无反应,又冲进另一个屋子,也无人影。他又出来在院里各处都寻找遍,都没找上,只好瞪圆眼嚎叫道,“这小妖精逃跑了,可怜我的儿呀!”便折转身返了回来。这时,刁家婆还趴在儿子身上“心呀、肝呀”地嚎叫着,媒婆蹲在旁边极力解劝。刁棒跑到她们跟前,欲要说什么,只见迎面走来一个人,这人姓和名强,是牛岭乡有名的“二杆子”地保。他路过此地,听见嚎哭声,便赶来想知道出了什么事。
    和强平日里是刁棒残害百姓的一个得力打手。他走到刁棒跟前,看清了是怎么一回事,大惊失色,瞪着眼道,“哪有这样的怪事,谁吃了老虎胆啦!”刁棒告诉他,“我儿一定是那秦彩云打死的!”和强疑惑地说,“十个彩云也打不过我刁哥啊!”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那彩云受秦秀才教化,脑袋瓜灵得很!她若同我儿在一块行路,安下坏心,趁我儿不备,找砖头砸在头上。”刁棒手拿砖头在和强面前晃着道,“这么硬的砖头,人的肉头怎能吃住。”说罢,又嚎叫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7-16 15:00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25 )

    程占功 著
    刁棒昨夜同几个赌徒一直奋战到五更天,他把几个赌徒打发走后,脱掉衣服,钻进被窝又做起了美梦。他梦见县衙粮官又在夸他:“刁乡约,你摧粮逼款能干,以后准能升官啊!”刁棒在梦里乐地哼哼哈哈狂笑起来,边笑边叫道,“要想叫上面提拔,就得把穷小子狠狠搜刮!”这刁棒就是因为敲诈勒索百姓卖力,投机钻营有方,得到县衙粮官赏识,才举荐他当上牛岭乡乡约的。
    “快,快起来!”媒婆惊慌失措地破门而入,打碎了刁棒正在做的美梦。他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一看是媒婆,忙说,“他婶子,把门关上,上炕来,不要怕那争风吃醋的臊货!”后一句,刁棒是骂自己的老婆。媒婆着急地直跺脚,说,“都到什么时候了,还要胡闹;告诉你吧,你儿子被人打死了!”
    “什么,什么?”刁棒睡意全消,睁圆眼睛瞪着媒婆,“你,你在说什么?”
    “刁川,刁川被人打,打死了!”媒婆打着结说,“快快起来,看,看咋办呀!”说罢,走出屋子关上门,想溜,又觉不好,便又来到刁家婆房前,推门一看,刁家婆已不在了。媒婆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刁棒一边扣衣服上的纽子,一边从他的睡房走出来,睁圆眼问媒婆,“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媒婆冒着冷汗,便把凌晨见到的情景说了一遍。刁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7-16 14:59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24 )

    程占功 著
    他还没解腰间缠的绳子,便趴下对彩云连连叩头,说道:“多谢仙女姐姐救命大恩!”彩云将他扶起,言道,“恩人说哪里话来,要不是你,小女子安有现在?”当下,李江说,“姐姐要报仇雪恨,为民除害,小弟愿助一臂之力!”彩云说,“多谢恩人!”旋即将绳子复变为如意万胜丹,收藏起来。问道,“恩人果真叫冯马牛吗?家住何处,年长多少?”李江便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彩云。
    “哥哥是怎么跌进这坑里的?”彩云问。
    李江便把他用砖头砸倒刁川后,越过山峁快速朝这条沟下来时的情景和躺在坑里的情形都说了一遍。
    “刁川被砸死了吧?”彩云掠了掠头发,说。
    “死不了,也不好活。”李江说,“我那一砖头是用了力的。”
    “砸死好,砸死好!”彩云说,“应像斗战胜佛说的那样,把那些贪官污吏,地痞恶棍,都该统统打杀,一个不留!”
    “那些杂种不少啊,大小贪官、地痞无赖到处都有。”李江叹道,“是很难除尽的!”
    “哥哥休要烦恼,小妹妹已有办法。”彩云说,“现有斗战胜佛赐的两件宝贝,又蒙他老人家指教,我想为民除害,会诸事如愿的!”她又对李江说,“明天,你可扮一个算卦先生去劳新庄,他们必然请你算卦,如何算,我会提前告诉你的。现在,我把你先送到劳新庄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7-16 14:57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23 )

    程占功 著
    忽然,从坑内传出人的声音:“只要那可怜的女子逃出去平安无事,我就是死在这坑里也值得了!”原来,李江睡在半夜醒来,乏困带饿,加上坑内阴森潮湿,使他浑身打战。他想起衣袋里还装着旱烟锅和火链,便掏出来装上烟打着火抽了起来。抽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话,被落在坑边上的百灵鸟听见了。
    百灵鸟大惊,即飞进坑里,借李江抽烟的光,认出他是自己的恩人。便变作彩云,站在李江跟前,打躬言道,“恩人,不必忧伤,我来了!”李江定定神,打着颤问道,“你是人,是鬼?”彩云说,“我就是你从刁川手里救出去的秦彩云呀!”
    李江听罢,长叹一声,言道,“为了救你,我跌进这里也心甘情愿,只是你怎么也掉了进来,如此这般,我救你顶啥?!”说罢,竟像个小孩一样,大哭起来。彩云亦泪如雨下,叹道,“人世间有无恶不作的坏蛋,但也有像你这么好的人!”她跪在李江面前,安慰他,道,“恩人不要悲伤,我们都能出去,立刻就上!”
    “怎么,坑上边还有人吗?”李江眼睛一亮,收住哭,问道。
    “没有。”彩云说,“我先上去,然后放下一根绳子;你把绳子缠在腰上喊一声,我即可把你拉上去!”
    “你怎能上去哟!”李江不禁又长叹一声。
    “恩人,你听我细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7-16 14:55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22 )

    程占功 著
    安民县劳新庄山后,寂静的山洞。
    彩云的灵魂离开遗体飞出洞外,仰望三十三天上,离恨天处,不觉泪如雨下,叹道:“原来人间弱肉强食,残酷万般啊!”她想上天,变为奇婉,回兜率宫继续服侍太上老君,又怕老君责怪,但万般无奈,也只好上去。她变作一只百灵鸟,展翅腾上夜空。
    却说西天斗战胜佛天性爱动,恰巧这夜又在太空遨游。他见有只小鸟飞来,定睛细看,认出是奇婉,便踏着瑞云行至跟前,叫道:“奇婉,你下凡才十七天(据说,人间一年是天上一天),为何就要上来?”奇婉见是斗战胜佛,即驾住瑞云,现出本相,未及开言,便泪流满面。
    斗战胜佛疑惑不已,寻问其故。奇婉便把下凡人间的始末细述了一遍。斗战胜佛听罢大怒,说:“真真地可恨,可恼!我本想亲自下去,将那些贪官污吏,地痞恶棍,统统打杀,一个不剩,只是不明情况,恐误伤了好人。但我新近炼出一颗如意万胜丹,能随持有人的意愿千变万化,控制一切,它是天上地下,空前绝后的珍宝;另外,还有一颗护身还生丸,现都送于你。你不必上天,到人间报仇雪恨吧!”随即将如何使用如意万胜丹和护身还生丸的办法,教了一遍。他把两件珍宝递给奇婉后,就转游他方去了。
    奇婉细细看那两件宝贝,都像葡萄般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7-16 14:54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21 )

    程占功 著
    李江和六七个长工商量好,准备找个机会惩治一下这条老狗。有一天,常黑心的儿子不在家,天不亮,常黑心就亲自起来把长工赶下地,太阳一落,他又像往常一样,手执文明棍从地边走来,嘻嘻笑上两声,重弹起老调:“伙计们,好好干,今年下来包管不叫大家吃亏!”
    这次,常黑心话音刚落,长工们便一涌而上将他按倒,先用毛巾塞住他的嘴巴,然后扯下裤子,把事先准备好的石子给他满满塞了一屁股,疼地老狗直哼哼。长工们又用他的裤带扎住他的双手,用一根草绳捆住他的双腿。最后把他拉进地畔下面一个山水窟窿里,大伙儿便赶回常家要饭吃。
    财主婆瞪圆眼问道,“你们这么早就回来,老爷不生气吗?”长工们按事先定好的计策,说,“老爷被他的老朋友请上吃酒去了,因此赏我们也早点回来吃饭!”财主婆信以为真,便让端上晚饭。长工们狼吞虎咽吃毕,溜进后院,见左右无人,便打开库房,找到一包银子,每人平分;又把值钱的东西每人拿了些,算是领了工钱,最后连各自的被褥也没有带,便东西南北四散逃走。
    几天过去,李江赶到了安民县。这天黄昏后,他越过秦家庄继续赶路,遇上刁川侮辱彩云,他设法救了彩云,砸倒刁川后,不敢朝前走或是向后退,恐被人撞见,捉拿凶手,结果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36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20 )

    程占功 著
    将近三更,方七鬼鬼祟祟地钻进草窑,把火点着。顿时火光冲天,烟雾弥漫,一窑草全部化为灰烬。东方一发白,劳增寿便到草窑查看,他命方七在灰烬里寻找,看有无剩下的尸骨。方七寻了半天,连一块尸骨也没找到。他心里大惊,对劳增寿道,“老爷,咋夜黄昏时,我亲自把尸首背进这个窑里埋进了草丛;半夜我又亲自点火焚烧,如今却连一点尸骨都找不到,真真地怪事!”
    “想那女子不曾碰死,你把她背进草窑后,她醒过来逃跑了。你这无用的奴才,点火时也不看看有没有人了。”劳增寿对方七道,“那女子逃出去必然告我,料也无妨;只是要告诉所有家人,哪里遇上,就在哪里把她给我抓回来!”
    “是,是。”方七勉强装出笑容,又点头哈腰地说道,“老爷叫全家人都留心查找,一定能把那女子抓回来!”
    却说,冯马牛同刁川朝牛岭乡走着,他想:“得设法赶快脱身,决不可到这地痞家里去!”大约走出三百步远,冯马牛在路边踩着一块砖头,他停步,把刁川又往前边让了一下,悄悄弯腰捡起砖头,见刁川没觉察,便紧走几步赶上去,拿砖头对准他的头顶用力砸了下去,刁川“哎哟”哀叫一声,便栽倒在地上。冯马牛瞧瞧四下无人,撇掉砖头,赶忙越过山峁朝沟飞奔而下。由于天黑路暗,速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35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9 )

    程占功 著
    方七走后,劳增寿气急败坏地又把其他姨太太和佣人们痛骂一顿,叫她们也都“滚”开。然后,令大老婆好生救醒彩云。旋即,又命人把方七唤来,商议如何娶这女子为姨太太。方七不敢造次,只说:“一切都由老爷亲自安排最好。”劳增寿见方七沮丧不堪,连连骂道:“快滚,快滚,滚蛋吧!”
    直到红日西沉,彩云复又醒了过来。听劳增寿大老婆说妈妈确已死了,她便发疯般地冲出院子,怒吼道:“劳增寿,老禽兽!快还我妈妈!”然后,放声大哭起来。劳增寿恼羞成怒,赶到院中,将彩云抱住,死命地往自己屋里拉。边拉边气喘吁吁地说,“我是安民县第一个大财主,做我的姨太太少不了你的好处!”彩云怒目圆睁,见挣脱不掉,便张嘴朝劳增寿脖子上狠命咬去。劳增寿“哎哟”一声松开了手,他抹了把伤口,便对准彩云的胸口猛击一拳;又飞起一脚,把彩云踢倒在地。然后骂道,“不识抬举的混账娘们,乖乖地做我的姨太太,还是叫皮肉受苦!”彩云忍着疼痛,方知自己逃出了狼口,又入了虎窝。不觉长叹一声,跃起身子,一头撞死在一根红漆圆柱上。劳增寿目瞪口呆,急命人找来方七,吩咐道,“把这女子尸首拉进院外那个草窑里,赶天亮前烧掉!”方七哭丧着脸应道,“好,好。”
    却说马童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33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8 )

    程占功 著
    却说逃离刁川的彩云滚下山坡见无人追赶,便沿着河岸向东飞跑起来。到劳新庄下面平缓的河道时,只觉头晕目眩,一个趔趄,栽倒在地。直到第二天清晨,才被一阵冷风吹醒。她掠掠头发,从地上爬起来,又快步上坡,向劳新庄赶去。走在大院外一颗端天杨树下面,遇上了垂头丧气的方七。彩云一步跨在他的跟前,问道:“这儿是劳新庄吧?”
    “是。”方七有气无力地答罢,头也不抬欲走。彩云拦住他,又问,“我妈妈是在这儿吗?”
    “什么?”方七抬起头,反问,“谁是你妈妈?”
    “我妈妈叫潘琳,她在这儿吗?”彩云噙着泪花,又问。
    “胡说!”方七鼓起眼睛,“那潘琳是我家老爷新娶的姨太太,如今已殁了,怎么是你妈!”说罢,一甩手走了。
    “天呀!”彩云惨叫一声, “扑”地一声倒在端天杨树底下。
    劳增寿的大老婆闻声从院子出来,见此情景,吓了一跳。她用手绢揩去彩云脸上的泪水,唤出佣人把她抱回自己屋里。这大老婆比起劳增寿还有点人味,她一边说着:“这是谁家的姑娘,大清早为甚倒在我家院外?”一边找来一剂药,用水给彩云服了下去。
    正在这时,劳增寿走进来,他见彩云昏迷不醒,但亦美若天仙,便在心里说,“吾十太太必是此女也!”便指着床上的彩云,问大老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32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7 )

    程占功 著
    劳增寿打发方七出去娶人,然后,心烦意乱地在屋里屋外踱来踱去。晌午,方七一行人马赶了回来,走进朱门大院,随着一阵鞭炮声响,方七从马上女佣人怀中抱下潘琳,直觉身体好沉,便惊呼道:“大事不好!”
    劳增寿赶来照方七的臀部踢了一脚,骂道,“老爷娶亲,你咋口出不祥之言!”方七惊慌失措地揭开潘琳头上的绣布,只见面如黄蜡,早已咽气。这时,劳增寿的大、小老婆和所有家人都已围在这里,众人见老爷的十姨太太刚娶来就殁了,都瞪目吐舌,惊讶不已。
    劳增寿气急败坏,举手“劈啪”给方七赏了几纪耳光,咬着牙骂道,“你他娘眼睛哪里去了,这个样子给我娶来做甚?!”方七无可奈何,把尸体平放在地下,双膝跪在劳增寿面前,一边叩头,一边把他们去秦家见到的情景细述了一遍。然后,哀求道,“老爷息怒,饶奴才一遭,赶明儿我出去为你好好挑个!”
    劳增寿本欲叫方七把潘琳尸体送回秦家庄,或者拉在野外扔了;但恐免死狐悲,怕其他姨太太生出事来。便又给方七臀部赏了一脚,骂道: “你这个孬包,快把尸首拉在一边;叫上几个木匠做一口棺材,让佣人缝两件衣服,赶明儿把人埋了算了。”毕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31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6 )

    程占功 著
    清明节,云雾低垂,天下着蒙蒙细雨。陶知县差跟班滚圆胖子吕冲带几个衙役骑马赶到秦家庄,把秦谦抓回去后,草草审讯,强行画押,便判为死刑。旋即上报刑部。
    第二日早晨,方七命门子带路,带几个女佣人骑马赶到秦家庄娶潘琳。走进院子,屋门口的黄狗“汪”一声扑了上来,方七急忙抄起一根棍子,把它赶到院外。众人把马拴在院里一棵柳树上后,推门进屋,只见潘琳歪斜着躺在床上,奄奄待毙。方七大吃一惊,心想:“这般光景,怎能出‘阁’,莫如赶快离开,免得为人出丧。转念一想,空手回去,主子必然不依,还会责怪为甚不娶回来医治,罢,罢,罢,还是照老爷的吩咐,“用马拖回便是!”于是命女佣人把潘琳从炕上抱在马上,由女佣人抱着骑马,潘琳气息微弱,任其摆弄;女佣人一边扶侍,一边禁不住潸然泪下。这时,大黄狗又从院外“汪汪汪”地吠进院里,门子捡起一颗小石子狠狠朝它砸去,骂道, “老禽兽!”毕了,失声痛哭起来。
    潘琳被“娶”走后,刁川便把他娘叫上来秦家庄欲劝说彩云回心转意,好嫁给他。走进院子,只见屋门大开,毫无声息。刁家婆扯着嗓子叫道:“彩云姑娘,我们娘儿俩看你来了!”见无人答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30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5 )

    程占功 著
    方七等下人对劳增寿从来都是言听计从。谁若敢不从,打手们就让谁尝尽苦头。当下,方七满脸堆笑,殷勤献媚:“这是好事,奴才应尽心服侍。”他挠着头皮,又说,“按照老爷家的惯例,要把远亲近邻请来,把喜事办的宴席丰盛,还要找几班吹鼓手前来助兴,这次还是照前办吧?”
    劳增寿想把心中的曲由说出,咳嗽了两声,抛出来的话却成了这样:“这次不同往常,你休多问。听着,远亲近邻一概不请;吹鼓手一应俱免。只须五、七人去,把那潘琳用马拖回来便是。”
    方七不敢多问,连忙点头哈腰,说道:“老爷说得是,就照你说的办。”
    刁川那天回到家里,把巧遇劳大财主,他们合伙怎么诬告秦谦的阴谋讲于其父刁棒,刁棒因对乡民催粮逼款,无恶不作,曾被秦谦数次斥责,早对其怀恨在心;又因儿子去秦家提亲屡受驱逐,更加恼怒不已。只是秦谦为人清正,在乡民中颇有声望,才奈他不得。如今既有劳大财主和安民知县撑腰,如何不趁机以解心头之恨?刁棒高兴地手舞足蹈,狂笑着在刁川的肩上捶了一下:“我的儿,你有出息!”旋即写了一份诬告秦谦“煽动乡民造反”的状子递于刁川,“赶明儿骑上马快见那知县去。记住,先叩头,再递状子。”
    第二天,刁川穿了一身漂亮的衣服,骑一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27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4 )

    程占功 著
    这日,安民知县陶专同衙役们整整打了一天麻将,晚间雨停了,还在继续打.忽报,有人送礼。陶知县便让衙役们各自散息,命来人到自己的卧室,方七跟陶知县走进室内后,掏出密信,低首弯腰,双手呈于他,陶知县打开,几行歪歪扭扭的字跳进眼帘:
    妹夫安好!
    兄近有一事,非妹夫帮忙不可成也。兹因牛岭乡秦家庄酸秀才秦谦妻潘琳同我私通,我欲与她长居久往,然秦谦固执不允,吾甚恼怒;且秦谦在牛岭乡有煽动乡民造反之嫌疑,该乡乡约刁棒之子刁川不日将到府上控告,望汝受理后,在清明节差衙役往秦家庄上捉拿秦谦,尔后置其死地,方不负妹夫与吾深交也。现送上白银三百两,绸缎四匹,望笑纳。
    劳增寿
    某年某月某日
    看毕,陶知县把信和金银、绸缎收存起来,唤来佣人安付方七换衣、食宿。临了,对方七说:“明儿早上起程回府时,再到这里,将我的信捎于劳兄。”言毕,各自歇息,不题。
    第二天,方七带回陶知县密信呈于劳增寿,劳增寿打开,上面写着:
    劳兄:
    承蒙谬爱,银两绸缎妥收。所嘱事照办不误,吾兄在清明节的后一天即可去秦家庄娶人,料无妨也。
    陶专
    某年某月某日
    劳增寿托着下巴寻思了半天,清明节一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26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3 )

    程占功 著
    刁川心花怒放,他想秦谦一经治罪,潘琳被这个财神爷娶去,剩下那个天仙般的彩云还能逃出自己的手心!便摇头晃脑地说:“好,好,太好了。就告秦谦煽动乡民造反,明天我就到县衙去!”
    “那秦秀才妻子名叫什么,家里还有啥人?”劳增寿突然问道。
    “秦谦妻子名叫潘琳,……嗯,”刁川思忖片刻,答道, “家里,再没别人。”他想,若说出彩云,“老禽兽”强要,那自己等于瞎忙活了。于是,又补充道, “只有秦谦两口子,丈夫一办罪,妻子就归你了!”劳增寿一听,乐得手舞足蹈,连忙从衣袋里掏出几两碎银递于刁川,“拿去买东西吃吧,赶明儿快去告状。事成之后,五十两白银就归你了!”刁川接过碎银,走了。
    劳增寿望着秦家庄,奸笑几声,然后对门子说:“回家!”旋即,跃身上马,门子牵着马前行,走出没多远,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紧接着,铜钱般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了下来,劳增寿在马上被砸得昏头转向,直打哆嗦,他弓腰附着马背,一边对门子叫道:“快,快走!”一边自言自语道,“怪,怪事!”
    门子是从凄风苦雨中长这么大的,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吃这点苦自然不在话下。他听了劳增寿的唠叨,心里说:这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25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2 )

    程占功 著
    “我就有。”刁川毫不犹豫地回答。
    “为甚?”劳增寿喜出望外。
    “秦谦不过是个教书的秀才,可他连我们当官的都瞧不起。我爹是这牛岭乡的乡约,前后几十里的村村庄庄都归他管;我刁川力大如牛,谁不怕我的拳头!可那秦秀才不管这些,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刁川愤愤地说罢,咬着牙又道,“我要收拾他们,用不着折他的树枝!”
    这一番话,正中劳增寿下怀,他也不问秦谦为什么瞧不起刁川一家,就说:“我也同那酸秀才有仇。”旋即,洋洋自得地问刁川,“哎,你知道劳新庄的劳增寿吗?”
    “谁不知道,他是咱安民县第一个大财主。不过,老百姓说他是‘老禽兽’。”刁川答道。
    听刁川这么一说,劳增寿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但为了达到目的,他还是打出了王牌:“那些老百姓真该死,我就是劳财主。”
    “哎哟,你这个大财神爷咋跑到这儿来了!”刁川叫道,“既然你也恨那秦秀才,那快想个法子收拾他吧!”
    “我要娶那酸秀才妻子为妾,可他不肯;你若肯去安民县衙告状,保管你我怒气都消!”劳增寿闪动着三角眼说。
    “那秦秀才虽然可恨,可他不干坏事,告他不成。”刁川感到为难。
    “你到底年轻,他没干,你不会编吗?”劳增寿道。
    “编,编,”刁川结结巴巴地说,“编啥呢?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 - 天马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9-24 10:09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