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网 返回首页

松涛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471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松涛  4 天前

    绿山花海

    绿山花海
    文/松涛
    浓郁的绿
    拥起一座山峰
    风,掏出鸟鸣
    飞翔的翅膀,煽惑
    遍地草儿
    仰起笑脸
    向它,虔诚朝拜

    凿石扎根
    抽出石缝中的声音
    将蓬勃的绿
    越举越高
    自由,如鸟儿的翅膀
    美,让一层薄雾
    轻轻舞起来
    于是,所有的草儿
    精神一亮
    涂抹,姹紫嫣红的粉妆
    为浓郁的山,奉献
    一场盛大的夏季风情

    涌起的绿色
    将一座山,唱响
    百鸟啼鸣
    唱出夏风的热烈
    然后化作雨
    斟满,夏天的祝福
    在烈烈炎日下,蓬勃
    健壮大美
    诗人,需要一种精神的诗人
    掏空所有的色彩
    只采你一点青春
    便滋生出灿烂阳光
    2018.5.18.济南天桥区
    注:不经本人同意,任何人,平台,报刊,不得采用。
  • 松涛  4 天前

    母亲,家

      母亲,家
    文/松涛
      
      母亲走了,带着她已了的心愿,离开了苍凉的人间。
      
      母亲的一生艰难贫穷,就像一棵长在悬崖绝壁上的草,倍受暴风雪雨的鞭打。当坚强的母亲再也经不起岁月摧残时,母亲择了死亡。
      
      母亲的去世永远是我心中的痛,像一把刀子扎在心上,至今还在我心中流血。为什么深爱着我们的母亲,就这样绝情地离开人世?离开她的孩子?
      
      我的故乡是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除了高高的山蜂外,剩下就是地贫人瘦了。一条弯险的小山路,是唯一通往大山之外的途经。我不知道,曾在哈尔滨大城市里见过世面的母亲,为何嫁娶到贫瘠的小山村?
      
      这个答案我曾听姥姥讲过,但是,我不相信是真的。难到就是因为父亲的一身绿军装吗?
      
      无论怎样,在我父亲复员后的第二年,我就出生在一间草房里。我出生后的第二年,小弟也来到了人间。虽然贫穷,但是,因为我们兄弟俩的到来,在草房里会时时传出笑语声。
      
      七一年的冬天,在我的记忆里是最冷的一个冬天,就像一块冰封存在内心深处,至今未能融化。小叔要结婚了,没有一点办法的奶奶,把我们这间草房私自许给了没有过门的婶子。当父亲抽着闷烟告诉母亲时,我可怜的母亲望着我和弟弟 ...查看全文
  • 松涛  5 天前

    读莲花随想

    读莲花随想
    文/松涛
    用了这么多的水
    才洗清了
    你的容貌
    你并不算真美
    因为
    我常常想起
    山坡上
    那些灿烂的野花
    2018.5.17.六点落笔济南长途车站。
    注:不经本人允许,任何人,报刊,平台,不得采用。
  • 松涛  6 天前

    《遇见》文/松涛

    遇见
    文/松涛
    梦一般相遇
    似五百年前的约定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在这个没有标牌的地点
    我们面面对视
    瞬间,整个世界浓缩成一个点
    一个只有两颗心的点
    梦一般的相遇
    在天苍苍的怀抱中
    在地茫茫茫的人海里
    心奉了谁的圣旨
    让你我的方向碰撞
    并且让整个世界重新诞生
    2018.5.16.下午落笔济南天挢区。
  • 松涛  6 天前

    济南的雨

    济南的雨
    文/松涛
    在火里燃烧
    每一声雷
    都喊出汗
    每一滴雨
    都是跳动的火苗
    火苗燃烧着空气
    空气助燃着火苗
    我不想诅咒
    这个闷热的城市
    是这个火炉般的城市
    在蒸我
    2018.5.15.落笔济南
    注:不经本人允许,任何平台,个人,报刊,不得采用。
  • 松涛  2018-5-14 08:57

    我的母亲,我的老师

      我的母亲,我的老师
    文/松涛
      
      母亲走了,干干净净地走了。六十出头的母亲,耗尽了她的最后一滴血,像她手中的粉笔般化粉而逝。
      
      母亲是位普普通通的民办教师,几十年如一日,在大山深处的小山村,默默地耕耘着贫瘠的岁月。在我未出生时,母亲已经是三个村子戴高帽的(就是顶着资本家的成分)代课老师了。听当过兵的父亲说母亲年轻时很漂亮。但他喜欢我母亲的主要原因是母亲识字有文化。如果按那时的阶级划分,母亲因成分不好,又是从城市里下放到山沟的女人,是很难找到对像的。父亲是犟脾气,凡是他认准的事,就一定要做。和母亲成亲,虽然受到了爷爷奶奶和大队干部的极力反对,但是父亲使出了当兵的硬劲,一一排除了障碍,漂亮的母亲就成了山里汉子的媳妇。虽然父亲的形象根本就不是母亲心目中的人,但是,母亲还是抱着感恩的心嫁给了父亲。
      
      从此,艰难的岁月,开始浸浊母亲的生命。母亲除了教书外,还有一项劳改任务,就是每天要打扫干净学校里的所有厕所。
      
      记得那年我六岁,在我小小的记忆里印烙着一块伤疤,这块伤疤在我内心时时地在流血。
      
      是一个夏天的清晨,东方的太阳还在残云中挣扎时,我的母亲已经掏完最后一个厕了, ...查看全文
  • 松涛  2018-5-13 22:04

    母亲 文/松涛

    母亲
    文/松涛
    五月,这个伟大的季节
    阳光般的爱
    让一束康乃馨
    更加芬芳
    我用五月的鲜花和青春
    组一驾花车
    邀请白发苍苍的母亲
    找回已失的美好
    我用五月的阳光和风
    打造一座金灿灿的宫殿
    让清贫一生的母亲
    实现富足的梦想
    站在五月的怀抱中
    不要再崇拜什么
    因为一切的一切
    都不及母亲的一个笑容
    用心捧一束康乃馨
    双膝跪在大爱的怀抱中
    说一声:
    母亲:我爱你
    2018.5.11.深夜落笔济南
    注:不经许可,任何人,报刊,平台,不得采用。
  • 松涛  2018-5-11 20:07

    胡杨

    胡杨
    文/松涛
    用沙子
    打磨出的身躯
    钢一般坚硬
    活着是风景
    死去是丰碑
    站立,千年不倒
    倒下,万年不朽
    2018.5.9.
    注:不经本人允许,任何人,平台,报刊,不得采用。
  • 松涛  2018-5-11 15:00

    呐喊

    呐喊
    文/松涛
    一些水泥,水,沙石
    和几个工人
    随意吻了一下小小花园
    花儿便凝固成灰色
    可是啊!
    在岁月的一条小小裂缝中
    有一棵细细的绿芽
    艰难的钻出头来
    有匆忙的脚步走过
    有滚滚车轮碾过
    在风吹过后
    我听到一种声音
    在黑色的雷鸣闪电中
    呐喊……
    2018.5.9.落笔济南
    注:不经本人允许,任何人,平台,报刊,不得采用。
  • 松涛  2018-5-9 16:10

    中年

    中年
    文/松涛
    双鬓银丝
    以及深深的皱纹
    把中年轮廓
    一下子勾画出来
    并且继续延深.........
    一壶浓茶
    泡不透挣扎的思想
    半杯烈酒
    醉不醒已失的青春
    那双久久湿润的眼角
    含着忐忑的日子
    什么也不能放下呀!
    老人的老
    小孩的小
    在肩头
    更在心头
    2018.5.8
  • 松涛  2018-5-8 21:05

    一只空杯子

    一只空杯子
    文/松涛
    一切都静了
    静的有些空茫
    空茫里盈满着
    一次次离别的泪
    一次次心与心的吻
    静的有些沉闷
    沉闷中溢出
    那一次次交易
    一次次虛荣的笑靥
    以及,人生岁月
    酸甜苦辣的诉说与沉默
    2018.5.7.下午济南
    注:不经本人允许,任何人,平台,报刊,不得釆用。
  • 松涛  2018-5-8 15:30

    山村夏日黄昏 文/松涛

      山村夏日黄昏
    文/松涛
      
      因为四面环山,山村的黄昏才显得风景独特,富有诗意。它辉煌,它美丽,它传奇。血红如火的景色,如同一副泼墨自然成的画卷。它铺展着,又慢慢卷藏着……
      
      知了恨天晚 ,嘶鸣更声长。村内村外的树林中,蝉鸣如歌。这小小的虫儿,热烈的歌声唱红了夕阳,唱醉了黄昏。
      
      西山峰的云彩,像火,红了山岗上的槐林,红了西天天空那一抹醉意。远望山坡,它披着一身红艳艳的外衣,像一朵巨大的花,又似醉后多情的女人。其美,有诱惑,有幻觉,更是美伦美奂的猜想。
      
      牧鞭响起,一群从山坡上溜下的羊,像一片红云,散散漫漫地敲着乱杂杂的暮鼓,进庄去了。
      
      有归鸟从她的红彤彤的洞房中飞来。羽翼如旗,飘然着红色的彩霞,对对双双,把一种美栖息在绿巢美梦中。
      
      绕村而走的小河也泛起波纹红光,芦苇猩红,流水如血。几只戏水的鹅,觅啄着最后的晚餐,竟忘了回家的路。一群赤裸裸的村童跳下水去,惊飞一群沉醉红帐中的水鸡。惊叫了几声,飞向霞光晚幕中去了。几只胆大的野鸭,抖落了一身金灿灿水珠,摇晃着绅士风度,消失在芦苇深处了。有风吹过,芦苇轻声喧哗了一阵,便悄然关闭了红光之色。
      
      村童戴 ...查看全文
  • 松涛  2018-5-8 09:49

    济南的夜晚

    济南的夜晚
    文/松涛
    今夜拍打窗户的是南来的风
    确切地说:是从家的方向吹来的
    风扑进我怀里
    我听到风中有家的味道
    这味道中有老友站在大门外高喊我的声音
    有炊烟呛人的咳咳声
    以及邻居夫妇的吵嚷声
    今夜的夜晚
    已经是济南的夜晚了
    窗外的声音多了许多新鲜和陌生
    多的是杂乱声
    少的是花儿的清香
    多了汽车鸣笛声
    少了风走树林的欢笑
    星星还是天上的星星
    看上去只是有些遥远和朦胧
    我睡着了
    被南来的风舍弃在济南的夜晚
    2018.5.6.深夜
    注:不经本人允许,任何人,平台,报刊,不得采用。
  • 松涛  2018-5-8 09:46

    在北方(同题)

    在北方(同题)
    文/松涛
    下雪时
    我握住一片雪花
    暧着南方的一湾河塘
    春来时
    我把从自家飞来的燕子
    含泪邀请它住进心房
    夏日炎炎
    我掏出家乡的折扇
    扇着北方的暑火
    煮着乌龙茶的清香
    秋天呀
    我遥望满天星子
    又把一滴思家的泪水
    捧成了家乡的月光
    2018.5.6.济南
    注:不经本人允许,任何报刊,平台,个人,不得采用。
  • 松涛  2018-5-8 09:20

    黎明之诗

    黎明之诗
    文/松涛
    有点风声了
    这点风声来自四面八方
    它可以熄灭疲倦的灯火
    可以为所有含泪的植被
    擦去黑暗中的泪花
    让一朵小花自由绽放
    有点风声了
    这点风声它来自宇宙
    它正在驱赶压在日出上面的那片乌云
    它已经扫清雾霾瘴气
    让一只小鸟自由飞翔
    有点风声了
    这点风声它来自大地
    就这点风声它推舟扬帆
    它涌绿涛震天
    拂炊烟袅袅
    让一只昆虫自由畅想
    真的有点风声了
    这点风声它来自心里
    就这点风声它一一推开紧闭的门
    让所有的人们开始诅咒过去
    呐喊新生的曙光……
    2018.5.7.
    注:不经本人允许,任何报刊,平台,个人,不得釆用。
  • 松涛  2018-5-5 19:48

    石榴花

    石榴花
    文/松涛
    因为恋世
    所以一出场
    就红着脸
    挺着个大肚子
    2018.5.4.
    注:不经本人允许,任何报刊,平台,个人,不得采用。
  • 松涛  2018-5-5 19:47

    老屋 |文:松涛

    老屋
    文/松涛
    张着大口
    说不出
    满腹的荒凉与寂寞
    只有慈爱的阳光
    在慢慢移动
    它的影子
    2018.5.6.
    注:不经允许,任何人,平台,报刊,不得采用。
  • 松涛  2018-5-5 19:43

    初夏

    初夏
    文/松涛
    花儿被风领走了
    还没走远
    ……
    好色的青春
    越瞧越高
    ……
    2018.54.
    注:不经本人允许,任何报刊,平台,个人,不得采用。
  • 松涛  2018-5-5 19:40

    五四青年节

    五四青年节
    文/松涛
    五四
    只是昨天
    今年
    我恰好五十五
    2018.5.4.
  • 松涛  2018-5-5 19:39

    农民

    农民
    文/松涛
    把命
    种进土地
    一切
    全凭天意
    2018.5.3.夜

QQ|现代诗歌|歌词|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杂文小品|长篇连载|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小学100字作文|小学200字作文|小学300字作文|小学400字作文|初中500字作文|初中600字作文|高中700字作文|高中800字作文|高中900字作文|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公益补偿|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5-22 13:53 , Processed in 0.156248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