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网 返回首页

余跃斌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94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余跃斌  3 天前

    扇动光明四处飘一一武穴迎春雅集记

      扇动光明四处飘
    一一武穴迎春雅集记
      
      正月初四正雨水,春风春雨撩拔人,雨声滴嗒,花草吱呀呀。
      
      肃穆庄严的市博物馆却春意盎然,曼舞软语伴墨韵,香飘四溢。
      
      军旅书法家来了,携漂亮的夫人。
      
      驻豫丶驻闽、驻粤作家丶书法家来了。
      
      本土书画家,作家,摄影家,舞蹈家,戏剧家来了。
      
      文联、民协丶书法协会丶摄影家协会的头头来了。
      
      惊叹春风满面的中国旗袍达人一一毛小林副馆长,过人的协调组织能力,书家送她一幅"小林大器"书法作品,恰如其分。
      
      书画家王家振现场的一幅东风笫一枝画作,送给了刚跳完"春之舞"的美女舞蹈家,大家起哄美女与王老师合影,民协主席不甘寂寞,讨要"风月无边","一见欢心"两副书法作品,拉上美女馆长合影,春情荡漾。
      
      本籍军旅书法家携夫人,在文联主席雷世达陪同下,来到现场,掀起了高潮。他一眼看到启蒙老师王家振,双手紧握老师的手,与夫人谈老师师德,谈师生情谊,娟娟情意,如春风化雨,让人如沐春风。
      
      毛小林副馆长用职业和纯正的讲解博物馆的馆藏,给驻外和家乡的艺术家们讲几千年的家乡文化,让人为家乡自豪,为家乡文化而骄 ...查看全文
  • 余跃斌  3 天前

    雨水踏春

    雨水踏春
    无奈东风一再撩,闲情急切付春潮。
    新花竞发何劳树,旧絮连粘不落桥。
    驻脚静虚回倦午,酬心平易待清宵。
    半围轻雾未成乱,煽动光明四处飘。
  • 余跃斌  5 天前

    春节加点料之刍议"广济"

      春节加点料之刍议"广济"
      
      如果把"广济"这个名字当一件物品,那定是皇帝老儿皇冠上的明珠。
      
      广济真是块宝地,皇帝老儿那么用心,赐给了这个天下无处能企及的名字。
      
      所以不难理解,有识之士捶胸顿足,还我广济。
      
      皇命难违,可今己违矣。
      
      我们不能过多责备三十年前人们的疏忽,也不能找过多的理由说"广济市"不好,终是个错误,由于局限,所以犯了个大错,愧对前人也愧对后人,更亏了当代人,如后人有智慧纠正这个错误,那将是万幸。
      
      武穴二字,真的没有文化含量,怎么佐证都是牵强,有人说了不就个名字吗?何必那么较真,也有人叫阿牛,阿狗的,也不一样好好的。
      
      可偏偏是在中国,中国文化就是个讲究,要不皇帝老儿,老大远赐个"广济"名儿给广济。
      
      记得我生我女儿时,几天兴奋,冥思苦想,翻字典,想给女儿取个响亮名字,元旦生人,就取了个旦旦,说是日头从地平线上出来,代表着新的希望,孩子上幼儿园时,小朋友伴嘴,骂她臭皮蛋,那时起,她就吵着改名,我没给她改。
      
      参加工作时,在武汉协和实习,女儿讲:用武汉话讲旦旦,特好听,那时协和院长让她留下工作至现在,名字 ...查看全文
  • 余跃斌  2018-2-15 07:29

    武穴形胜地,宜心又宜居。

      武穴形胜地,宜心又宜居
      
      武穴市去年还有件大事,被宜居为全国第一。
      
      让人有些诧异,转念一想,总是好事,总有人会信,我的邻居是位退休的老人,曾对我说过:在我们武穴养老,是最好的地方。
      
      我有时感到我的人生真幸运,我已生活了二十二年的厦门,据说是全球二十个宜居城市之一,而且是中国唯一上榜的,我的家乡也被宜居全国第一了。
      
      感谢命运的如此眷顾,在这个讲舒服的时代,这两个城市都是我的家,一个在海边一个在江边,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便有了江海情怀,人生便活得豪情万丈,不负此生了。
      
      据说古代有一高人,来到武家阅,看看将军山,看看武山湖,指指青林口说:此地风水好,五百年后千万家。
      
      灯光闪烁的武穴城区早已是万家灯火了。
      
      小城也聊足了劲,开始有些张扬,西边在修长江大桥,据说东边也会修大桥,高铁在规划中,据谈还有通用机场,该有的都有了。
      
      还有襟江带湖,吴头楚尾,深水良港,要不然苏东坡后裔客居此地,繁衍生息,名将余玠迁来落籍,鲍照筑台读书,道信弘法乡里,不是此地风光好,那有名人留足迹。
      
      这些年,武穴变得更精致了,有了大卖场,大小城市都一样,有 ...查看全文
  • 余跃斌  2018-2-1 11:18

    除了回忆,我们还能说什么?

    除了回忆,我们还能说什么?
    人生的路已走过大半,除了回忆,我还能说什么?
    每每回家乡,或会朋友或在家中或在想走动的地方走动。
    朋友说:少回忆,回忆多了人会变傻。
    过去我也不回忆,那是对过去发生的故事,我没有办法理个头绪,没有那心智去说个是是非非,人到了个年龄,就到生命的高峰,到高峰俯视上山的路,才知道那地方走错了路,那地方走了弯路,那地方风景最好。
    这个年龄,除了回忆还能说什么?
    前天公园转角处,遇到过去曾辉煌至极的同学,实质他也认出了我,过去老同学见面,肯定快步趋前,亲热异常,招几位相知,痛饮几杯,现而今情景变了,他瞬间头转别处,我瞬间视线前移,语塞。
    能说什么?
    ”你出来了?
    还好吧!
    要不上我那地方住段。"
    然后他说,还好,还好,可以呵,过一段再说。
    合适吗?
    今天天气哈哈哈。
    前天下乡了,拍雪,十年末遇的雪景,天晴即化的雪景。
    来到余冲村。
    想起了那位一九八零年代风云一时的太平公社团委书记,我的前前任。
    还真遇到了,头发枯黄,牙龄疏松,胡子拉喳,缺扣的破袄没法扣上,衣服上汤汁油渍,当年神采飞扬的劲儿那去了,我拍拍他的肩说了说:怎么这样了,扒灰扒不动了吧,那是那个年代人常说的词儿。
    众人无不尴尬地笑 ...查看全文
  • 余跃斌  2018-1-31 13:50

    美丽乡村美人窝

    美丽乡村美人窝
    一一我是余川镇王冲村的女婿
    王冲村的美丽自从盘古开天地来就有的,天然去雕饰,没有因岁月的更迭增加或失去多少。
    人说:世上不缺乏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晴。我们对自已烂熟于心的景物习以为常,当你走的多了,也会惊诧地发现,我们的家乡也是这么地美。
    四十年前,王冲村更有一种冲击视觉的美,那时没有上山的公路,当你从荆竹水库大坝村路上去,快要进入王冲村时,两边对峙的山,岁月的冲蚀留下了一个深的豁口,一条自太平山飞流直下湍急的河流,切削出了深深的峡谷。
    进入峡谷的地方叫凉水井,那座小庙后面有口沁凉的水井,上下太平山的人,必定要喝口这涼水井的水,过去我上下都会去那井喝一碗,太平山区水好,井也多,但这口井分外甜。
    沿凉水井转过山嘴,便是进入王冲村的峡谷山道,脚下王冲河翻着浪花,山路崎岖陡峭,峡谷斧削一般,你得小心看路走路。
    走过峡谷,向上仰视,王冲村后面就是五峰山,太平山一突兀主峰叫游鸿寨,二座巍峨的大山迎面而来,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而眼前就是像个窝样的王冲村。
    那时,沿河而上,到了那时叫大队部的地方,是一段不长的小铺面,是进出山里上下歇脚的地方,上世纪八十年代还是主干道,小街的石板路磨得光亮, ...查看全文
  • 余跃斌  2018-1-29 10:08

    余跃斌: 一觉醒来是家乡

    余跃斌:
    一觉醒来是家乡
    终于到了家乡。
    绿皮火车花了二十四个小时,终于在石佛寺火车站缓缓停下,因为雪,误点了,迟到了二小时。
    其实,火车到南昌时,便有了快到家的感觉。
    那时心有了飞一般的感觉,快点吧,我要看家乡的雪,雪白雪白,纯净的世界。
    南昌没有雪,只是沿途树上才有冰挂,晶色的,压弯了沿途的树木,从南昌出来,渐渐进入了冰雪的世界。
    车厢内依然是温暖的。
    不长的旅行,结识了一对将要毕业的小情侣,一位西安在泉州水头做石材技朮工作的八零后,怎么看上去像中年人,也感叹,我们也该老了。
    结识了一位樟树到西安探親的女工会干部,加入她手机上看图猜成语的活动,那自然是我的强项。
    在女人面前展示了你的强项,那种心里的满足感,是男人你就懂的,何况是在漂亮的的女人面前。
    都成了微友,手机这个平台真好,思有多远,路有多宽。
    有多少微友,就有多少资源,未来的生活就是如此。
    敞开心怀,接纳一切有缘人,惜缘便是惜福。
    在外交学院读过书,便有意识锤练自已的外交能力,见人就熟,就不寂寞,你的人生经验与人分享,人家的人生经历可以丰盈自已,拓宽生命的宽度,在同一时间段内,你得到得更多,就是称累人生的财富。
    其实,旅行也是生命的一种常态 ...查看全文
  • 余跃斌  2018-1-28 10:01

    一路向北

    一路向北
    火车哐丶哐丶哐,慢悠悠走着,在极速的社会,火车每小时百公里,只能用慢来形容。
    从厦门到武穴要花十八个小时,这是坐动车到武汉的两倍时间,现在坐动车从厦门到武汉只要七小时。
    我喜欢坐这绿皮车,在漂泊的大半生中,与绿皮车结下了不懈之缘,站着,坐着绿皮车十几个小时,最长三人共两座位从武昌到新疆七十二小时
    八零后出生的人没有那种体验,七十二小时下来,人只能走太空步,人就是飘的感觉。
    那时追求幸福,就是一张卧铺票。
    绿皮承载着我们一代人多少的记忆。
    慢点,没有啥,有卧铺就行。
    人生就是旅行,俺不赶时间,在家呆着与在绿皮车上一样,被手机所控的生活中,手机几乎是生活的全部,那那不都一样,端着个手机。
    其实,慢慢的绿皮车,有暖气,有床铺,躺着看风景,青山绿水好也。
    一路向北。
    从阳光灿烂,温暖如春的厦门,上车着一衣服还汗津津,沿途满目青葱。进入梦乡时,渐觉寒意,睁眼的早上,窗外雾蒙蒙,打开手机情深深
    一路向北。
    我是个逆势飞扬的人,知道我的人都这么说。
    而且我是用行动,知道我的人都这么说,我是行动派。
    这样我出尽了风头,也吃尽了苦头。
    人生几十年,我做了很多出格的事,挑战了许多不可能,知道我的人都为我担心过, ...查看全文
  • 余跃斌  2018-1-26 11:58

    金猴京侯今侯 一一厉害了!我的邻居侯

    金猴京侯今侯
    一一厉害了!我的邻居侯
    余跃斌
    三十几年前,我在团委任职,一天收到组织部转来的举报信,说大金医院一名青年医生收听敌台,让团委调查。
    我一看好熟的名字一一冯金猴。
    为了慎重起见,我决定亲自去一趟大金医院,虽然说,那时去大金医院的路不是现在的水泥路,但那时坐着县委的吉普车去,一路上还是惊了不少人。
    我违反工作程序,没有找医院领导,直接去找他本人,有人告知,他在三楼顶上,我蹭,蹭,蹭上了楼顶。
    果然是他,我的冯姓远房亲戚,他正托着那时少见的卡式收录机,收听我听不懂的语言广播,问清由来,我回去复命,呵,呵,了之。
    支持鼓励自学成才的我们,还授予他"新长征突击手"称号。
    一九八七年代,我脱产黄冈学习,金猴来访,他说他在黄冈师院当老师了,教授世界语负责办公室和外教工作,并是黄冈某民主党派负责人。
    我被惊了,他说他已改名为京侯,意为京城封侯,我更惊了。
    我知道他兄弟三人的名字,都带时代烙印,他老大,叫金猴,老二叫奋起,老三叫千钧。
    那个年代,他父亲是高中英语老师,因《西游记》成书于他的家乡,也就不难理解。
    他见我迟疑他改名的意思。
    他说:大丈夫当以天下为己任,真英雄欲为后世谋太平。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 ...查看全文
  • 余跃斌  2018-1-26 08:39

    盼望家乡下大雪

    盼望家乡下大雪
    家乡下大雪的日子,便是我们回家乡过大年的日子。
    就这么盼着,年年盼。
    一盼,盼了近三十年。
    记得少年时,家居在太平山上,下雪的日子,我会到后背山上挖树蔸,一挖就可能挖一个冬季,湿的树蔸耐烧,是家里火塘烤火的好材料,家里烤火,还有一个目的,是通过烧火的烟和热气直冲屋顶,化掉屋顶积压的厚雪,怕雪厚了,压垮了屋顶,那时,房子都是土砖墙盖的布瓦。
    这是山里人家最特别的防雪灾的传统。
    下雪了,家里男孩子上山挖湿树蔸,家里人烤着火,会讲故事的讲着故事,会唱歌的唱着歌,妈妈会不时拿出年粑,分给大家烤,又拿出白砂糖让大家醮着吃。
    小孩子也可以谁家火塘旺往谁家钻。
    那时,往往过大年时,雪最厚,可难为我们这些要出门拜年的男孩子。
    大年初一丶初二我家要拜八、九家的年,我家住太平山上的汪宕垸。
    汪宕凤凰地垸三家亲戚,陶畈一家,徐八房二家,太平桥上垸一家,桃树岭二家亲戚,都是要拜年的。
    趟着厚雪去拜年,是我的事,我姐是女孩子,弟弟小。
    其实内心还是想去拜年,在物质馈乏的年代,到一家拜年,就能吃上一顿好的,还能得到几毛钱的压岁钱,八、九家走下来也有了好几块钱压岁钱,一般这份钱是我的日后零花钱,尽管姐姐会妒忌我 ...查看全文
  • 余跃斌  2018-1-23 20:45

    迟贺斌哥加入湖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

    迟贺斌哥加入湖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
    作家好梦未成灰,足色阳光旧地回。
    文势千寻山壑去,心斋万里海涛来。
    众流借道嗟愚学,孤宦违时惜儁才。
    不问朋知谁有酒,听风正可酌三杯。
  • 余跃斌  2018-1-23 20:44

    武穴藉才女用文字筑起理想蓝天

    武穴藉才女用文字筑起理想蓝天
    作者 余跃斌
    大约八、九个月前,在广济文化上初识了一位在深圳打工的武穴籍文青,以文投缘,结为好友,互为偷窥空间,多了份亲切,因为她姓冯,与我家亲戚同姓同宗,因为我姓余,与她妈妈同姓,算起辈分,应为表兄妹关系,同为荆竹铺人,同为在外漂泊者打工者,无攀附之嫌。
    文品如人品,聊品如人品,相同的命运,我们热络起来。
    我喜欢她豪不掩饰真情流露碎碎文字,惊叹她文字驾奴能力,文思的深度,文字简练,新锐的视角。
    没有华藻丽词的堆砌,没有无病呻吟的强说愁,直抒心境引人共呜,畅快淋漓,一扫矜扭之风。
    她的文字好得很。
    如:"能力托不起野心。"
    如:"自己举起杯,没有诗意的日子,沉默是无尽的遐思,迷离如烟的晨雾,打湿我萌萌的思绪。无雪的冬季,今天飘起了细雨,请给我以冰给我以雪,给我一丁点浪漫。″
    这是她在生日里写给自已的句子,一个拼命打拼的普通女子,节衣缩食在家乡买了小楼,在深圳买了高价房,努力当房奴,记得全家人的生日并委托同学为在家乡的婆婆买生日蛋糕,却没有人记得她的生日,包括她的朋友,她只有用写有些淒冷的句子,感叹自己 ...查看全文
  • 余跃斌  2018-1-23 20:43

    把毕生与之民俗 一一一罗与之印象

    把毕生与之民俗
    一一一罗与之印象
    余跃斌
    我对罗与之的印象,应该很深,差不多是刻骨铭心。
    三十五年前,我做青年工作时,就知道他是优秀青年,同时助力他为"省新长征突击手"。
    那时,他就是十万分之一的青年皎皎者,而不是百里挑一。
    几十年的人生,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事渐渐地淡忘了,在我的人际交往关系历史记载中,不能没有他。
    与之,是能写的,他一生就干成了民俗这件事。
    其实他也干了许多其它事,但可以忽略不记,估计以后他也"俗不可耐。"
    武穴市民俗今日得以保存,武穴文坛今日之繁华如锦,是绕不过他的。
    他几十年的坚守,磨来磨去在武穴,磨出了"豆花花",关于武穴,关于武穴民俗,他的文字应过三百余万,编著书32部,公开出版,因为他身高一米七八,不能用著作等身来形容。
    武穴写作群体斐声文坛,翘首荆楚,与罗与之主席独力支撑分不开,他乐善好施,助人为乐。那年头他积极发现和培养文艺人才,推荐省级乃至国家级各文艺家协会会员,使一个县级市省级以上会员多达近百人。
    我已是外省人了,竟然被他举荐成湖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了。他还暗中资助几个贫困生读书,用其微薄的稿酬,年年岁岁,坚持不懈,不用真名,印证了那句:善欲人知, ...查看全文
  • 余跃斌  2018-1-23 20:43

    武穴那个叫白荷的“媳妇儿”,原来是白崇禧之后人白先勇之孙女

    作者 余跃斌
    音符
    “人人都把心地扫,朵朵莲花开满地。"这是我最爱唱的佛教歌曲《扫地歌》中的歌词。
    我信佛,也喜莲, 因莲花在佛教中代表智慧与觉悟境界。
    喜欢写毛笔字的我,特别喜欢写周敦颐的《爱莲说》送人,特别喜欢《爱莲说》中的"出污泥而不污,濯清涟而不妖。"
    在混浊的尘世中,能保持一个高贵的灵魂,是历代有气节文人所追逐的,因而我喜欢莲的高洁,智慧,清流。
    由白荷联想到莲。
    在关注家乡文坛的日子里,一个叫白荷的文友,清丽脱俗的文字,艳压群芳,她工作在二里半,她爱二里半,爱她所爱的人,爱的不含糊,让人起敬。为家乡有这样惊鸿的文友而骄傲。
    后来,有文友告诉我,白荷是白崇禧的后人,台湾著名作家白先勇孙女。
    我:"呵,呵。"
    原来是华冑之后,名门之秀,所以那么清雅,文字那么清丽。还说是二里半媳妇。
    我:″呀,呀。"
    武穴伢,棒棒的!
    总之:以我个人的喜好,我喜欢有贵气的文字,不喜世俗的讨好,喜欢把她的文字作为当代女文青的标杆,开始关注多读,后来才明白,是文友戏虐我向好的天性。
    知道白荷叫李艳,一位学医的女 ...查看全文

QQ|联系我们|充值|稿费算法|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2-23 06:48 , Processed in 0.281246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