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网 返回首页

四望梅川河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95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四望梅川河  2018-2-14 18:43

    大江.失恋之夜

    大江.失恋之夜
    文/四望梅川河
    走在大街上,我会选择
    晨星寥落或者夜深人静之时
    踩着记忆,全身骨骼的疼
    湿地松,避让公园里繁华的人群
    湖边的人儿,从去年坐到今年
    从日出坐到命运的深处
    这是一座大江之城,一座
    少年的城邦,可以理解丰盛的经书
    丰盛的雨水,五谷丰登从这里迈出第一步
    儿童和爱情后,我从废墟里成长
    此时还没有月光,但酒杯已满
    灯盏已满,一切可以寻找的不是物质
    此时,无患子落在我的肩上
    我落在地上,土地覆盖所有的失恋
    我,和乡愁的倩影失恋
    和人生失恋,最后和多难的身体失恋
    江城,失恋之夜,我的名字最美好
    我永远和自己的名字走在一起
  • 四望梅川河  2018-2-10 07:30

    乡愁千里

    乡愁千里
    文/四望梅川河
    回家的日子越近
    故乡就越远
    地上还有霜
    月牙在我的村庄盖了个闲章
    从此,真理总是在寂寞中升起
    而思乡,往往不需要月亮
    今夜,以及无数个今夜
    我成了一个标题党
    因为故乡是一个封面,翻开一页
    有高高的烟囱,有矮矮的松柏
  • 四望梅川河  2018-2-8 20:52

    姐,姐

    姐,姐
    文/四望梅川河
    姐姐出嫁时
    天,下着曲折的雨
    那一年,灰尘覆盖
    冬天,早产了
    而秋天,有人英年早逝
    不记得母亲有没有哭姐姐
    踩着泥泞
    姐的脚印很快被风填满
    我喊了两声姐姐
    喊声一直挂在村头的歪脖子树上
    偶尔有迷路的麻烦看到
    姐姐生第一个孩子时
    男人有了白炽灯的光亮
    姐姐生第二个孩子时
    男人把别人的名字刻在石头上
    姐姐生第三个孩子时
    没有第三个
    姐姐手上有一把石子
  • 四望梅川河  2018-2-8 20:51

    暮色和小树

    暮色和小树
    文/四望梅川河
    暮色和小树
    是我散步的一段路
    相安甚好,山脚转了个弯
    新垒起一座假山,看门的老人
    升起的炊烟,是工地上的废柴木
    如同事,窗台上滴水的鹅掌柴
    这时,都爱着我的影子
    卸下抽象的部分,有路边的灯光
    有黄昏遗落的余光
    还有与炊烟攀谈的月光
    是的,一切相安甚好的假山小草
    敌意在暮色中淹没,当站台淹没
    这世间可以爱的东西太多
  • 四望梅川河  2018-2-8 20:51

    破阵子,脚步

    破阵子,脚步
    文/四望梅川河
    压低仰望,压低飞翔
    就会有云朵在翅膀上栖息
    脚步,小于前浪和后浪的间距
    你会发现黄昏的声音,以及
    碎石的语言,暮霭的城堡
    水杉笔直,一个人的少年
    腊梅,等着献给春天的唇印
    这时的中年人,最懂人间冷暖
    我虚构圆心,一圈圈地走着
    蚂蚁尾随,反刍残留的光芒
  • 四望梅川河  2018-1-31 13:51

    雪夜里,只有时间是醒着

    雪夜里,只有时间是醒着
    文/四望梅川河
    这一场雪和二十年前的那一场雪
    没有区别,只是时间在打一个谜语
    这一场雪,和三十年前的那一场雪
    也没有区别,村庄里住着乡亲
    风弹奏三部曲:爱情婚姻家庭,现金银行卡支付宝
    面对着雪后的又一场小雪
    人生的多声部,一个人的姓名
    到底是写在雪花上,还是石头上
    此时,我心中的雪花在喝酒
    两个人:穿破裤裆的发小,西装革履的同事
    三十年前的雪,我喜欢听一些虚构的故事
    如今的情节越来越简单,村庄越来越消瘦
    老戏台在雪花中飞舞,还有
    与我更亲的人,有白色的纸幡
    推开窗,窗台上的雪和风景都落入梦境
  • 四望梅川河  2018-1-26 11:56

    我的文章获得了三等奖

    一等奖
    《红格盈盈的窗花花》  
        文/雨后春笋
     
    贴上窗花,心就敞亮了
    这些红格盈盈的,春天的嘴唇
    每翕动一下,日子就长一寸
    自从栓娃去了城里打工
    翠萍就养成一个习惯
    每天对着那张窗户纸,唠叨
    猪啊,羊啊,狗啊……
    七零八碎的一股脑倒出
     
    麦苗,像碧绿的绸缎铺在田野
    她举起锄头,梳理卷曲的毛边
    梳理着,风和雨
    让阳光照射进来,在泥土里发芽开花
    麦子黄时,背负思念的他
    就会从那条开满乡愁的小路返回
    吃上一碗菠菜面
    接过她手中的扁担,挑起月光
    把每一个虚空的夜晚填满
    陈荣来简评:我熟悉农村,也写过一些农村题材的诗。雨后春笋这首诗处理得非常恰当,语言纯朴且灵动,贴近农村生活,接地气,富有浓厚的乡村气息,出彩的句子,更是让人不忍掩卷。就此次征稿,相比于其它优秀作品而言,更符合征文的主题。这首诗荣获一等奖,也是实至名归。
    didi公主简评:这首诗内容上时代感、现实感很强,作者深谙以意写实之道,通过朴实的文字让内在情素向外延伸,使人感知它的脉动与存在。一些新颖精彩的语境更是加强了诗意的抵达。它在众多优秀作品中胜出也就顺理成章。
    简介:现任《北京诗人》执行主编。
    二等奖
    1.《一截树枝》  
      文/ ...查看全文
  • 四望梅川河  2018-1-25 21:30

    人间雪

    人间雪
    文/四望梅川河
    下雪了,总会有一些冲动
    比如,雪花总是先占领干净的地方
    男孩喜欢在这个日子表白爱情
    大地珍藏了最后一片落叶
    而我,就喜欢一个人在雪地走走
    假装思考
    被腊月包围着的这一场雪,离年很近了
    而只有等太阳出来后,人间才能突围
    包括,道路畅通,在异乡的务工者顺利返乡
    而有些程序还是要等的
    等小孩穿上过年的新衣服
    等老父亲温好谷酒,母亲手搓围裙
    就这样,年才会一家一户地来到
    那时,允许妻子的眼里有些残雪
  • 四望梅川河  2018-1-22 19:56

    塘栖,从夜色中走过

    塘栖,从夜色中走过
    文/四望梅川河
    夜色了,我一脚踩空
    星光洒落人间,这才是塘栖
    夜晚的塘栖,没有想象力
    历史打着很小的呼噜
    笛声,从广济桥的七孔飘过
    青石板,也只是睁着睡眼
    一任京杭大运河,像水一样东流
    就如跌倒的明清,塘栖
    把这两个朝代往路边挪了挪
    让打着油纸伞的姑娘,摇步如莲
    是的,在这江南的水乡
    夏该有莲花,冬该有藕丝
    正如午后的暖阳,塘栖的水很懒
    春不取于江,秋不皈依于湖
    此时,我要把一生的词汇
    都存入塘栖的夜色,没有再见
  • 四望梅川河  2018-1-19 06:00

    女儿啊

    女儿啊
    文/四望梅川河
    女儿是一条河
    河水在她的梦中,可以说一些胡话
    河水在她醒着的时候,就翻一些浪花
    这些都是我爱的,只要流淌,杨柳依依
    灯光下,女儿的容颜美过生活
    叫一个锅仔,一盘青菜,一壶会说话的老酒
    在日子面前,唯有眼泪最真,粒粒都是咸的
    在父亲面前,女儿的年龄最真,世界不老
    真希望啊,我有更多的女儿
    一个女儿在和时间拔河
    一个女儿扫门口槐树的落叶
    一个女儿踩着我的影子
  • 四望梅川河  2018-1-18 07:19

    大寒,或过年

    大寒,或过年
    文/四望梅川河
    不想重复一些事情
    比如说,秋风中奔跑几片掉队的落叶
    在单行线上行走后,丢弃的小人书
    年关将近的婚嫁,是随份子还是送红包
    我有时陷入泥淖,不能自拔
    冬日的太阳,老乡被拖欠的工资
    在一番寒冷的对峙后
    究竟是适合思想,还是适合心情
    而阳光的脚步是母亲的
    当我认为自己还可以充当一个儿子的角色
    究竟是去怀念,还是去畅想
    今天的困惑,是先看大海还是先攀高山呢
  • 四望梅川河  2018-1-18 07:19

    自白书

    自白书
    文/四望梅川河
    我用
    20年时间去穷困
    15年时间去陪领导抽烟喝酒
    8年时间去闹婚变
    5年时间去走路写诗
    今天,我抱着一匹瞎了左眼的马痛哭
    当然,这是一幅国画
    比方说,昨日的光芒被大山隐于身后
    今日的阳光又洒满大地
  • 四望梅川河  2018-1-17 13:53

    季节的图腾

    季节的图腾
    文/四望梅川河
    我是一个季节的必然来临
    清明刚过,生命存于谷雨中
    抬头就是五月,火苗生长
    母亲收拾的行李,永远
    落后于匆匆的脚步
    正如豌豆熟了,世界就该给她笑脸
    火车离开站台,时光就要射出去
    没有挥手,没有仪式
    这时,你可以成为相遇的季节
    荷叶展开,稻谷弯腰
    四季就像天上的鸟儿,旋转成回荡的忧伤
    不管你骑马长安街,还是泛舟风波里
    你都必须去收割,面对心上的西湖
    和脚下的田野,面对一颗谷粒的
    代代相传,我是一位虔诚者
    当五月的阳光不再可爱
    谁能告诉我,她将胎生哪一轮秋天
    天空中飞翔的蝴蝶和落叶
    哪一个是你的前世今生
    在季节的膝下,我热衷崇拜和繁殖
    早晨开门见山,晚上风雪夜归
    任何一次季节脸庞的切换
    你都有权选择记忆,选择遗忘
    而我心中所爱的大好河山,肯定会孕育
    那又是一个必然的来临
    这样想来,我比人类多了一个季节
  • 四望梅川河  2018-1-16 21:31

    盐的升起

    盐的升起
    文/四望梅川河
    及时地朗诵一场雨
    大地上盛开了小辣椒
    不承诺脚下的城市
    和脚印的修饰
    让四季平安地吹拂
    允许夏天的裙子飘扬
    布谷鸟只属于空旷
    没有漩涡,没有红樱桃
    走过的身影,长成蘑菇的街灯
    心跳和海浪一样,握手礁石
    枕边的书,翻过杏花那一页
    任黑夜无声地睡下
    唯一的承诺是自己
    黑发滔滔,相遇不老
  • 四望梅川河  2018-1-16 21:31

    紫电青霜

    紫电青霜
    文/四望梅川河
    一枝烟的距离,可以金戈铁马
    雾撒空中,就是城头的黑云
    要坐,就坐成一个季节,一段历史
    任其八百里加急,太史公提笔蘸墨
    窗前是我的领土,满眼望处皆为藩国
    一位前朝的将军,执剑而生
    走出窗口,决不透支百姓的农时
    站在瞭望塔,当然不怒自威
    有置喙的小鸟,有弱冠的枇杷
    和,迈起正步的阳光
    偶有民国的风雨,自当稳如泰山
    一个黑夜,两个白昼,外加三军仪仗
    即使安史反叛,不疲倦不慌乱
    这都需要阅兵礼,属于汉唐
    一切秩序井然,只等将军号令
    口里的香烟,手中的宝剑
  • 四望梅川河  2018-1-15 16:14

    雨葬

    雨葬
    文/四望梅川河
    又是一场雨,埋葬于大地的沉默
    连同昨天一条条骨骼和红尘
    我,一气呵成,无限感慨
    曾经以铁马的速度,在雨的额下奔跑
    秋天的红果实被疾驰的风掠走
    四季不存,无边僵硬成不变的面具
    我,一事无成,空有遗憾
    早于曙光的阵雨,经幡飞扬
    木鱼齐响,多么的浩荡和珍贵
    小满缩回了刚伸出窗外的头颅
    而群山竞秀,大河流淌
    远处包藏着祸心一片
    雨的千军万马,最终沦陷为无法虚构
    我,双眼落泪,只剩归途
    和雨对话,发誓挖掘出土地的声音
    不拒绝遥远的哭泣,否定告别
    把前世一一分类,有善良的,有陌生的
    天下儿女,中国的日日夜夜最后不朽
    受鼓励的一行一列,构筑起语言的长城伟大
    从徭役起步,绵延在地图上的砖块
    那是远行时不可或缺的墓志铭
    把雨埋葬,徒留万里无云的天空
    给我三生三世,还你电闪雷鸣
  • 四望梅川河  2018-1-14 11:57

    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
    文/四望梅川河
    敞口呼,是驻足黄河边
    远望的冰块,只有春天来时
    或晚上一个人的被窝,才能融化
  • 四望梅川河  2018-1-9 21:46

    南山

    南山
    文/四望梅川河
    我捡起一块石头
    心掉了下来
    我拿起一本书
    文字掉了下来
    我捧起一片云
    月亮掉了下来
    当我想起春天
    花儿纷纷飘落
    不敢睁眼了
    只想安静地坐坐
  • 四望梅川河  2018-1-7 23:09

    小寒之后

    小寒之后
    文/四望梅川河
    小寒,你最美的侧影
    一别两天,或者是两年
    这基于想象和回忆的日子
    此时世间异常寒冷,三九四九
    冬天是不忍心伤害的一个小姑娘
    尽管他有时喊你丫头
    有时喊你妹子,有时喊你小姐
    但小寒之后,大寒
    会携着逐渐热烈的抒情,你可以任性
    让山瘦一圈腰,让水少一点心机
    也可以跳上舞台扮演各种角色
    人世善良,大地包容,你
    一会儿是思乡人贤惠的嫂子
    一会儿是村庄酝酿的酒香
    小寒,你还可以在流水线上跳动的音符
    我从黑夜里穿过,再从梦里出来
    小寒,你走后,我就种下柳树
    如果我走后,你该下一场雪
  • 四望梅川河  2017-12-31 10:21

    人到中年,又过一年

    人到中年,又过一年
    文/四望梅川河
    女儿在上海实习,昨天晚上给我微信,让我在网上给他买点零食。
    我懂了,现在小孩都攀比,听到快递员喊某个同学的名字,那是一种骄傲。
    那就买吧,折腾了大半天:一是不怎么会网购,甚至是从来就没有网购过;二是我还真的不知道小女生喜欢吃什么。我这辈人没有零食的概念,小时制只有红薯和萝卜。于是只有求救朋友,于是朋友和朋友的妻子忙乎了一个晚上,于是我想起了姜文在《狗日的中年》里的台词:
    中年是个卖笑的年龄,既要讨得老人的欢心,也要做好儿女的榜样,还要时刻关注老婆的脸色,不停迎合上司的心思。
    是啊,我的感慨来了,我是中年了,2017一过,我的中年又过了一年。
    这一年,我明显的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如前了,这还是一个方面,这身体还不是自己的,看着读小学的女儿,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扳起手指一算,我还得奋斗十年以上,你说这身体是自己的吗?
    这一年,我明显的感觉自己更加孤独了。家里要操心,该置办的东西要置办,有钱没钱只有自己知道;女儿、老婆和姐姐的事情要操心,肩膀很窄,但是要挑起来,你不挑谁挑呢?工作上的事情要操心,这是生计,是糊口的 ...查看全文

QQ|联系我们|充值|稿费算法|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2-25 02:15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