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龙网 返回首页

程为公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396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程为公  2018-4-22 18:36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20 )

    程占功 著
    将近三更,方七鬼鬼祟祟地钻进草窑,把火点着。顿时火光冲天,烟雾弥漫,一窑草全部化为灰烬。东方一发白,劳增寿便到草窑查看,他命方七在灰烬里寻找,看有无剩下的尸骨。方七寻了半天,连一块尸骨也没找到。他心里大惊,对劳增寿道,“老爷,咋夜黄昏时,我亲自把尸首背进这个窑里埋进了草丛;半夜我又亲自点火焚烧,如今却连一点尸骨都找不到,真真地怪事!”
    “想那女子不曾碰死,你把她背进草窑后,她醒过来逃跑了。你这无用的奴才,点火时也不看看有没有人了。”劳增寿对方七道,“那女子逃出去必然告我,料也无妨;只是要告诉所有家人,哪里遇上,就在哪里把她给我抓回来!”
    “是,是。”方七勉强装出笑容,又点头哈腰地说道,“老爷叫全家人都留心查找,一定能把那女子抓回来!”
    却说,冯马牛同刁川朝牛岭乡走着,他想:“得设法赶快脱身,决不可到这地痞家里去!”大约走出三百步远,冯马牛在路边踩着一块砖头,他停步,把刁川又往前边让了一下,悄悄弯腰捡起砖头,见刁川没觉察,便紧走几步赶上去,拿砖头对准他的头顶用力砸了下去,刁川“哎哟”哀叫一声,便栽倒在地上。冯马牛瞧瞧四下无人,撇掉砖头,赶忙越过山峁朝沟飞奔而下。由于天黑路暗,速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35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9 )

    程占功 著
    方七走后,劳增寿气急败坏地又把其他姨太太和佣人们痛骂一顿,叫她们也都“滚”开。然后,令大老婆好生救醒彩云。旋即,又命人把方七唤来,商议如何娶这女子为姨太太。方七不敢造次,只说:“一切都由老爷亲自安排最好。”劳增寿见方七沮丧不堪,连连骂道:“快滚,快滚,滚蛋吧!”
    直到红日西沉,彩云复又醒了过来。听劳增寿大老婆说妈妈确已死了,她便发疯般地冲出院子,怒吼道:“劳增寿,老禽兽!快还我妈妈!”然后,放声大哭起来。劳增寿恼羞成怒,赶到院中,将彩云抱住,死命地往自己屋里拉。边拉边气喘吁吁地说,“我是安民县第一个大财主,做我的姨太太少不了你的好处!”彩云怒目圆睁,见挣脱不掉,便张嘴朝劳增寿脖子上狠命咬去。劳增寿“哎哟”一声松开了手,他抹了把伤口,便对准彩云的胸口猛击一拳;又飞起一脚,把彩云踢倒在地。然后骂道,“不识抬举的混账娘们,乖乖地做我的姨太太,还是叫皮肉受苦!”彩云忍着疼痛,方知自己逃出了狼口,又入了虎窝。不觉长叹一声,跃起身子,一头撞死在一根红漆圆柱上。劳增寿目瞪口呆,急命人找来方七,吩咐道,“把这女子尸首拉进院外那个草窑里,赶天亮前烧掉!”方七哭丧着脸应道,“好,好。”
    却说马童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33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8 )

    程占功 著
    却说逃离刁川的彩云滚下山坡见无人追赶,便沿着河岸向东飞跑起来。到劳新庄下面平缓的河道时,只觉头晕目眩,一个趔趄,栽倒在地。直到第二天清晨,才被一阵冷风吹醒。她掠掠头发,从地上爬起来,又快步上坡,向劳新庄赶去。走在大院外一颗端天杨树下面,遇上了垂头丧气的方七。彩云一步跨在他的跟前,问道:“这儿是劳新庄吧?”
    “是。”方七有气无力地答罢,头也不抬欲走。彩云拦住他,又问,“我妈妈是在这儿吗?”
    “什么?”方七抬起头,反问,“谁是你妈妈?”
    “我妈妈叫潘琳,她在这儿吗?”彩云噙着泪花,又问。
    “胡说!”方七鼓起眼睛,“那潘琳是我家老爷新娶的姨太太,如今已殁了,怎么是你妈!”说罢,一甩手走了。
    “天呀!”彩云惨叫一声, “扑”地一声倒在端天杨树底下。
    劳增寿的大老婆闻声从院子出来,见此情景,吓了一跳。她用手绢揩去彩云脸上的泪水,唤出佣人把她抱回自己屋里。这大老婆比起劳增寿还有点人味,她一边说着:“这是谁家的姑娘,大清早为甚倒在我家院外?”一边找来一剂药,用水给彩云服了下去。
    正在这时,劳增寿走进来,他见彩云昏迷不醒,但亦美若天仙,便在心里说,“吾十太太必是此女也!”便指着床上的彩云,问大老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32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7 )

    程占功 著
    劳增寿打发方七出去娶人,然后,心烦意乱地在屋里屋外踱来踱去。晌午,方七一行人马赶了回来,走进朱门大院,随着一阵鞭炮声响,方七从马上女佣人怀中抱下潘琳,直觉身体好沉,便惊呼道:“大事不好!”
    劳增寿赶来照方七的臀部踢了一脚,骂道,“老爷娶亲,你咋口出不祥之言!”方七惊慌失措地揭开潘琳头上的绣布,只见面如黄蜡,早已咽气。这时,劳增寿的大、小老婆和所有家人都已围在这里,众人见老爷的十姨太太刚娶来就殁了,都瞪目吐舌,惊讶不已。
    劳增寿气急败坏,举手“劈啪”给方七赏了几纪耳光,咬着牙骂道,“你他娘眼睛哪里去了,这个样子给我娶来做甚?!”方七无可奈何,把尸体平放在地下,双膝跪在劳增寿面前,一边叩头,一边把他们去秦家见到的情景细述了一遍。然后,哀求道,“老爷息怒,饶奴才一遭,赶明儿我出去为你好好挑个!”
    劳增寿本欲叫方七把潘琳尸体送回秦家庄,或者拉在野外扔了;但恐免死狐悲,怕其他姨太太生出事来。便又给方七臀部赏了一脚,骂道: “你这个孬包,快把尸首拉在一边;叫上几个木匠做一口棺材,让佣人缝两件衣服,赶明儿把人埋了算了。”毕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31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6 )

    程占功 著
    清明节,云雾低垂,天下着蒙蒙细雨。陶知县差跟班滚圆胖子吕冲带几个衙役骑马赶到秦家庄,把秦谦抓回去后,草草审讯,强行画押,便判为死刑。旋即上报刑部。
    第二日早晨,方七命门子带路,带几个女佣人骑马赶到秦家庄娶潘琳。走进院子,屋门口的黄狗“汪”一声扑了上来,方七急忙抄起一根棍子,把它赶到院外。众人把马拴在院里一棵柳树上后,推门进屋,只见潘琳歪斜着躺在床上,奄奄待毙。方七大吃一惊,心想:“这般光景,怎能出‘阁’,莫如赶快离开,免得为人出丧。转念一想,空手回去,主子必然不依,还会责怪为甚不娶回来医治,罢,罢,罢,还是照老爷的吩咐,“用马拖回便是!”于是命女佣人把潘琳从炕上抱在马上,由女佣人抱着骑马,潘琳气息微弱,任其摆弄;女佣人一边扶侍,一边禁不住潸然泪下。这时,大黄狗又从院外“汪汪汪”地吠进院里,门子捡起一颗小石子狠狠朝它砸去,骂道, “老禽兽!”毕了,失声痛哭起来。
    潘琳被“娶”走后,刁川便把他娘叫上来秦家庄欲劝说彩云回心转意,好嫁给他。走进院子,只见屋门大开,毫无声息。刁家婆扯着嗓子叫道:“彩云姑娘,我们娘儿俩看你来了!”见无人答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30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5 )

    程占功 著
    方七等下人对劳增寿从来都是言听计从。谁若敢不从,打手们就让谁尝尽苦头。当下,方七满脸堆笑,殷勤献媚:“这是好事,奴才应尽心服侍。”他挠着头皮,又说,“按照老爷家的惯例,要把远亲近邻请来,把喜事办的宴席丰盛,还要找几班吹鼓手前来助兴,这次还是照前办吧?”
    劳增寿想把心中的曲由说出,咳嗽了两声,抛出来的话却成了这样:“这次不同往常,你休多问。听着,远亲近邻一概不请;吹鼓手一应俱免。只须五、七人去,把那潘琳用马拖回来便是。”
    方七不敢多问,连忙点头哈腰,说道:“老爷说得是,就照你说的办。”
    刁川那天回到家里,把巧遇劳大财主,他们合伙怎么诬告秦谦的阴谋讲于其父刁棒,刁棒因对乡民催粮逼款,无恶不作,曾被秦谦数次斥责,早对其怀恨在心;又因儿子去秦家提亲屡受驱逐,更加恼怒不已。只是秦谦为人清正,在乡民中颇有声望,才奈他不得。如今既有劳大财主和安民知县撑腰,如何不趁机以解心头之恨?刁棒高兴地手舞足蹈,狂笑着在刁川的肩上捶了一下:“我的儿,你有出息!”旋即写了一份诬告秦谦“煽动乡民造反”的状子递于刁川,“赶明儿骑上马快见那知县去。记住,先叩头,再递状子。”
    第二天,刁川穿了一身漂亮的衣服,骑一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27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4 )

    程占功 著
    这日,安民知县陶专同衙役们整整打了一天麻将,晚间雨停了,还在继续打.忽报,有人送礼。陶知县便让衙役们各自散息,命来人到自己的卧室,方七跟陶知县走进室内后,掏出密信,低首弯腰,双手呈于他,陶知县打开,几行歪歪扭扭的字跳进眼帘:
    妹夫安好!
    兄近有一事,非妹夫帮忙不可成也。兹因牛岭乡秦家庄酸秀才秦谦妻潘琳同我私通,我欲与她长居久往,然秦谦固执不允,吾甚恼怒;且秦谦在牛岭乡有煽动乡民造反之嫌疑,该乡乡约刁棒之子刁川不日将到府上控告,望汝受理后,在清明节差衙役往秦家庄上捉拿秦谦,尔后置其死地,方不负妹夫与吾深交也。现送上白银三百两,绸缎四匹,望笑纳。
    劳增寿
    某年某月某日
    看毕,陶知县把信和金银、绸缎收存起来,唤来佣人安付方七换衣、食宿。临了,对方七说:“明儿早上起程回府时,再到这里,将我的信捎于劳兄。”言毕,各自歇息,不题。
    第二天,方七带回陶知县密信呈于劳增寿,劳增寿打开,上面写着:
    劳兄:
    承蒙谬爱,银两绸缎妥收。所嘱事照办不误,吾兄在清明节的后一天即可去秦家庄娶人,料无妨也。
    陶专
    某年某月某日
    劳增寿托着下巴寻思了半天,清明节一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26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3 )

    程占功 著
    刁川心花怒放,他想秦谦一经治罪,潘琳被这个财神爷娶去,剩下那个天仙般的彩云还能逃出自己的手心!便摇头晃脑地说:“好,好,太好了。就告秦谦煽动乡民造反,明天我就到县衙去!”
    “那秦秀才妻子名叫什么,家里还有啥人?”劳增寿突然问道。
    “秦谦妻子名叫潘琳,……嗯,”刁川思忖片刻,答道, “家里,再没别人。”他想,若说出彩云,“老禽兽”强要,那自己等于瞎忙活了。于是,又补充道, “只有秦谦两口子,丈夫一办罪,妻子就归你了!”劳增寿一听,乐得手舞足蹈,连忙从衣袋里掏出几两碎银递于刁川,“拿去买东西吃吧,赶明儿快去告状。事成之后,五十两白银就归你了!”刁川接过碎银,走了。
    劳增寿望着秦家庄,奸笑几声,然后对门子说:“回家!”旋即,跃身上马,门子牵着马前行,走出没多远,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紧接着,铜钱般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了下来,劳增寿在马上被砸得昏头转向,直打哆嗦,他弓腰附着马背,一边对门子叫道:“快,快走!”一边自言自语道,“怪,怪事!”
    门子是从凄风苦雨中长这么大的,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吃这点苦自然不在话下。他听了劳增寿的唠叨,心里说:这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25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2 )

    程占功 著
    “我就有。”刁川毫不犹豫地回答。
    “为甚?”劳增寿喜出望外。
    “秦谦不过是个教书的秀才,可他连我们当官的都瞧不起。我爹是这牛岭乡的乡约,前后几十里的村村庄庄都归他管;我刁川力大如牛,谁不怕我的拳头!可那秦秀才不管这些,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刁川愤愤地说罢,咬着牙又道,“我要收拾他们,用不着折他的树枝!”
    这一番话,正中劳增寿下怀,他也不问秦谦为什么瞧不起刁川一家,就说:“我也同那酸秀才有仇。”旋即,洋洋自得地问刁川,“哎,你知道劳新庄的劳增寿吗?”
    “谁不知道,他是咱安民县第一个大财主。不过,老百姓说他是‘老禽兽’。”刁川答道。
    听刁川这么一说,劳增寿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但为了达到目的,他还是打出了王牌:“那些老百姓真该死,我就是劳财主。”
    “哎哟,你这个大财神爷咋跑到这儿来了!”刁川叫道,“既然你也恨那秦秀才,那快想个法子收拾他吧!”
    “我要娶那酸秀才妻子为妾,可他不肯;你若肯去安民县衙告状,保管你我怒气都消!”劳增寿闪动着三角眼说。
    “那秦秀才虽然可恨,可他不干坏事,告他不成。”刁川感到为难。
    “你到底年轻,他没干,你不会编吗?”劳增寿道。
    “编,编,”刁川结结巴巴地说,“编啥呢?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4-22 18:24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1 )

    程占功 著
    却说白马在返回的路上跑出三里地后,被路畔下面的一块麦田挡住了,因为田里长着绿油油的麦苗。劳增寿上气不接下气地跟着门子赶到麦田,门子一把扯住白马的缰绳,把马拉到劳增寿跟前,说:“老爷上马!”劳增寿坐在地埂上,喘着粗气道, “歇歇再说,快把老爷累死了!”门子便拉马立在一旁。
    过一会儿,劳增寿上了马,门子问道:“老爷,回家,还是……?”
    “不回。再到前面我们刚见有个女人那个庄上去。”劳增寿道。
    “真是老禽兽。”门子心里骂着,脸上却装出笑容,“好,走吧!”
    他们掉转马头,到秦家庄旁边那个果园时,劳增寿叫门子停住马,他跳下来走进园里,在一棵梨树下,举手抓住一根粗枝条 “嚓”地一声折了下来,雪白的梨花撒了一地。劳增寿举着梨树条到门子跟前,说:“那条黄狗再来嗥叫,我就拿这个抽它!”边说,边晃了晃手中的枝条。忽然,一个青年走来抓住劳增寿的手腕, “你和秦秀才有仇吗?”
    劳增寿吃了一惊,旋即,瞪圆了老鼠眼:“什么秦秀才?”
    “你连果园是谁家的都不知道,干么要折人家的树枝呢?”刁川放开劳增寿的手腕,说。
    “秦秀才是哪个,他住在哪里?”劳增寿睁圆眼问道。
    “那秀才叫秦谦,就住在那儿。”刁川用手指了指秦家庄,说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3-30 23:53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0)程占功 著

    程占功 著
    劳增寿拍马屁比其父并不逊色,他同安民县几任知县关系都甚密,尽管他作恶多端,但由于有县官的庇护,老百姓只好忍气吞声,无可奈何。特别是四年前,劳增寿将自己已出阁的略有几分姿色的妹妹劳小妹与丈夫拆开许配给了新任知县陶专做了姨太太,更加仗势欺人,无法无天。
    现任知县陶专本是前任知县徐善的跟班衙役,只是五年前葛州知府陆慨到安民县巡视,见陶专有一妖艳的女儿,欲纳为妾,陶专看是发迹的好机会,便殷勤万般地将女儿献给两鬂染霜的陆知府做了小老婆,从而靠裙带当上了安民知县。
    陶知县性情暴戾,自恃有陆知府那样的女婿,便肆无忌弹地贪赃枉法,不择手段地残害良民,在他手里造成的冤假错案难以数计。有人若越衙上告到葛州,被陆知府大笔一挥,复又转到陶知县手里,不但状没告中,反而罪上加罪,有人甚至因此丧生。所以,不管有多大冤屈,再也无人敢越衙上告,老百姓只能逆来顺受。
    那日,劳增寿出去游山玩水,骑一匹白马由马童门子牵着。他们离开劳新庄,由东向西而来。时值春暖花开,芳草吐绿。不一会儿,已走出了二十里地,经过秦家庄时,劳增寿在马上看见从院子走出来的身材苗条的潘琳,他让马童把马拉住,旋从马上跳了下来。潘琳从果园旁边的一条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3-30 23:51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9)程占功 著

    程占功 著
    “好,找不到彩云,你可别怪我不讲交情。”刁川道,“我渴得慌,咱们先到我家喝酒去!”于是,冯马牛便跟着刁川朝牛岭乡乡府走去。
    牛岭乡东面二十里开外有一座巍峨的大山,站到山顶上,可将四周连绵起伏的群山尽收眼底。这座山的半腰有一处豪华的宅院,院内楼阁林立,飞檐翘角,很是壮观。然而,它却是院子主人罪恶的象征。这座院子叫劳新庄,是现在的主人劳增寿父亲手里建造起来的。
    劳增寿小时叫劳增宝,以前他家只是小财主,住在这座大山的脚下。后来,他父亲劳发财靠肉泥美酒亨通了官运,当上了安民县衙的粮官。有一年,安民县大旱,颗粒无收,朝廷发放了十万两银子让灾民活命。可是,劳发财竟伙同知县将十万两银子除分给县衙各部官吏一些外,其余利用各种名目全部侵吞。劳发财得了四万两,用这笔钱加上原来搜刮的钱财,在这座山上大兴土木,建造乐园。宅院落成后,劳发财给它取名劳新庄。那年,安民县饿死灾民不计其数。劳发财放高利贷盘剥灾民,逐渐将劳新庄以东百里内外的土地全部掠为已有,变成了安民县首屈一指的大财主。在劳增宝二十岁那年,劳发财在一次饮酒作乐中暴毙。劳增宝望着父亲硬棒棒的尸体,看着显赫赫的家产,不禁叹道:光发财增宝不行,得增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3-30 23:50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8)程占功 著

    程占功 著
    聪明的彩云早已看出了冯马牛在同刁川周旋,有心救她,心里十分感激,早就想拔腿逃跑。但一想不妥,觉得应巧妙缓势,脱身为上。
    她知道路畔下面有一道直通沟底的大山水渠,下面是一条由西向东的涓涓小河,蜿蜒伸出二十里便经过劳新庄下面平坦的河道。劳增寿住在劳新庄,他是安民县首屈一指的大财主。既然妈妈现在那儿,何不从这条水渠逃走,到劳新庄去看呢!
    想到这里,彩云趁刁川同冯马牛谈话不留神,便从路畔慢慢下去。她虽然从未黑天半夜独自走路,心里不免有些害怕,但眼下不得不走呀,而且得赶快走,谁知刁川会不会赶来呢!宁可给狼吃掉,也不能叫这个畜生糟蹋。她滑下路畔,穿过几簇树丛,沿着一个斜坡下了山渠,回头见后面无人赶来,便朝下急跑。由于天黑路暗,看不清楚,连滚带爬,腿上擦破几处皮,才到了沟底。她喘着气回头看,见仍无动静,定定神后,便沿着河岸向东飞跑起来。
    再说刁川忽然不见了彩云,便东张西望,左顾右盼地惊叫道:“彩云呢?”他欲要动身搜寻,怎奈冯马牛那只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像只钳子似地卡住了他,使他动弹不得。冯马牛假意亲热地说:“朋友,别急。想必是解手去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3-30 23:49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7)程占功 著

    程占功 著
    “若你们是夫妻,我愿作你们的‘和事佬’;若你们刚认识的话,我就作你们的‘月下佬’,成全你们。”
    刁川听那人愿作‘月下佬’,心想,这小子看上去也不过同我的年龄一样,怎么自称为‘佬’、‘佬’的,管他娘呢,若这样真能成全了好事,我便不用落个强占人家良女的骂名了。于是,刁川“嘻嘻嘻”地笑了几声,对那人说,“你愿作‘月下佬’,真是太好了,以后有人问起,你可得证明我们是你保媒的夫妻啊!偌,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那人稍加思索,便答道:“我当然会证明你们是夫妻。我叫冯马牛,家住冯余坞。”言毕,问刁川,“请问老兄住在何处,尊姓大名?”又指着彩云问道,“这位姑娘姓甚名谁,家住哪里?”
    “我叫刁川,家就住在牛岭乡,我爹是这儿的乡约,我家有官、有钱、有财、有粮,可这女子,”刁川放开彩云的双手,指着她,“她叫秦彩云,住本乡的秦家庄。她爹是个秀才,因犯了罪,被县衙抓去坐了牢;她母亲被大财主劳增寿娶去做了小老婆。如今只剩她孤零零一个女孩儿家,我好心好意要到她家为她做伴,可她却不让,要往别处跑,还开口骂人。因此,我动了点火,送她回家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3-30 23:48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6)程占功 著

    程占功 著
    刁川是牛岭乡乡约刁棒的独生子,二十多岁,个高体壮,鼻塌嘴大,小眼如豆,不仅其丑无比,而且脸和心一样黑。牛岭前后二十里地的村庄都属牛岭乡管。该乡乡约刁棒横行乡里,欺压百姓;刁川仗着老子的权势,为虎作伥,任所欲为。
    刁川拖着彩云走出三四十步远,看见前面站着一个个子和他不相上下的人,刁川见那人在路左边,便往右边让了让。却说那人正在赶路,忽然看见一人拖着一个人走来,十分奇怪,便站定细看。看看走近了,只见来人有意让路,越发感到蹊跷,便迎上来,问道:“这,这是怎么啦?”
    彩云被刁川卡住脖子,已经气息微弱,突然听见前面有人问话,觉有一线生机,便使尽全身气力,照刁川的大腿上蹬了一脚。刁川疼地“啊哟”一声,松开卡彩云脖子的那只手,去摸痛处。彩云张着口吸了一口空气,急促地呼叫:“快救,救命啊!”
    “妈的!”刁川一手仍反拧着彩云的手,一手挥动着拳头在那人面前直晃,“我为你让路,你他娘怎敢故意挡我的道?!”
    那人挨了骂,看眼前境况,知是强徒糟蹋民女,虽然心中气忿,但看刁川舞动着的拳头,有心想走。
    “大,大爷,”彩云呼叫道,“快救,救命呀!”声音凄惨。
    听着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3-30 23:41

    张光为程占功将要岀版的书作序

    陕西省记者协会名誉主席、原《陕西日报》总编辑张光为程占功将要岀版的书作序

    陕西省记者协会名誉主席、原《陕西日报》总编辑 张 光
    三十多年前的1981年9月7日,程占功采写的专访“革命的传统永不丢---访刘志丹将军夫人同桂荣”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和综合节目》中全文播出,并提前在《广播节目报》头版做了预告。从那时起,我认识了当时只有二十多岁的小程。此后,他路过西安,只要时间允许,都要看望同老。他说,他非常崇敬刘志丹和同桂荣两位革命前辈,在他们身上,充分地展现出中国共产党人一心为民、无私奉献的品格和精神。
    后来,小程向我和刘力贞提出,要写一部“刘志丹女儿的故事”。他说,人们崇敬怀念刘志丹将军,也就关注将军的后代,应该满足大家的愿望。一次,他利用休假,专门在西安用一周时间采访力贞和我,以及力贞身边工作人员。不仅记满了几个采访本,而且小采访机里的录音带就录满十余个。他经过辛勤创作,将“刘志丹女儿的故事”写成小说《名将孤女》。他将书稿打印出来,让我与力贞审阅。我和力贞看过,总体上给以肯定,但也提了不少修改意见,并建议删去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3-30 23:38

    牡丹花开别样红

    程占功
    记者是陕西人,爱听家乡戏秦腔,听不懂河南豫剧。然而,听了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豫剧名旦李金枝扮演的豫剧《泪洒相思地》主角王怜娟的几段唱腔,竟觉得甜美悦耳,如歌剧一样好听。一个星期天午后,记者在郑州采访了她。
    1980年初夏,古城洛阳牡丹盛开,四面八方的宾客云集这儿。牡丹花会期间,有关方面安排洛阳戏校排演的新编古装豫剧《大闹清华府》在洛阳人民会堂演出,受到热烈欢迎。即将从戏校毕业的李金枝在剧中扮演富有正义感的正宫娘娘,她形神兼备、出神入化的表演,给观众以极大的艺术享受;她天赋极好、优美动听的金嗓子唱红了古都。“洛阳小牡丹”---这个许多戏迷对李金枝的昵称,在中原大地不胫而走。
    1983年底,北京电影制片拍摄完成的彩色戏曲电影艺术片《三全其美》在全国上映,受到好评,并被评为本年度北影厂优秀影片。这部电影的女主角肖金萍就是由洛阳戏校分配到洛阳地区豫剧二团不久的李金枝扮演的。第二年,豫剧大师常香玉带着洛阳豫剧二团进京演出由李金枝主演的《泪洒相思地》和《金鸡引凤》。临行前,常香玉对李金枝手把手传艺。在首都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两部大戏在吉祥、长安、人民大会堂轮番上演,场场观众爆满,引起了轰动。人民日报等各大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3-30 23:36

    蒲剧界的金凤凰

    程占功
    在我国,凡喜爱蒲剧的人,没有不知道王秀兰的。王秀兰7岁登台,8岁唱红,解放前就蜚声西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又在不少现代和古典剧目中塑造了众多有血有肉,光彩照人的艺术形象。上世纪六十年代,她主演的电影《窦娥冤》在全国上映后,引起极大反响,至今人们谈起此片,还津津乐道。
    两首小诗定前程
    1931年,王秀兰出生在山西省临猗县一个普通人家。4岁那年,母亲为避战乱带她到古城西安姨姨家生活。当时,西安有“唐风”、“晋风”两个唱浦剧的剧社,演职员大都是从山西来的民间艺人。秀兰姨姨家离剧社很近,她姨姨常带她去看家乡戏。渐渐地,便与剧社里的人混熟了。当小秀兰得知唱戏可以挣钱,便一边看戏,一边用心跟着学,想做演员,谋生养家,这时她才7岁。小秀兰天资聪颖,俊秀伶俐,两个水灵灵的大眼睛幽静透明,就像会说话一样传神。剧社里的人见她是块好料,便有心收她进社。
    一天,剧团有位叫李逸僧的老先生对她说:“我看你是个好苗子,只要你想学,我教你。”从此,他便抽空给王秀兰点拨教导。不多时,唐风社要演《水漫金山寺》这出戏,正巧缺一个小演员,经李先生推荐,小秀兰便担任了这个角色。虽初登台,但小秀兰毫无惧色,把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3-30 23:35

    丹青妙笔写春秋

    程占功
    县委书记张延安说,我们要珍惜和培养书画艺术人才
    华灯初上,山东东阿县城沉浸在色彩柔和的氛围中。
    记者走进时任县委书记张延安家中,与他就本文主人公、山东省聊城市政协委员、青年画家王婉茹及其作品等有关问题进行座谈。“大家知道,王婉茹的国画作品从东阿走向全国,走出国门,有了一定的影响。请张书记从父母官和专家(张延安在书法艺术上有较高造诣)的角度,对婉茹及其作品予以评价。”记者与张延安书记握手、落座,随即提出问题。
    “王婉茹是一个优秀的书画艺术人才。”张书记说,“她不仅虚心学习,刻苦钻研,而且认真细致,从不粗制滥造,就是送画给人,也是这样。可以说,她对自己画的每一幅作品都力求成为精品。”
    “婉茹能有今天的成就,她的天赋和勤奋固然重要,但与领导的关怀和老师的培养分不开。”记者说罢,又问,“张书记重视书画艺术人才的培养,是因为个人爱好书画艺术吗?”
    “不完全是这样。”张延安笑了笑,接着道,“书画艺术虽然是一门高雅的艺术,但今天在社会各阶层都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越来越多的人喜爱这种艺术。正因为我们看到了这个潜力,我们就要珍惜和培养这 ...查看全文
  • 程为公  2018-3-30 23:34

    评电视剧《倾斜的天平》郑钧形象的塑造

    程占功
    河南卫视播出的上、下集电视剧《倾斜的天平》是一部反腐倡廉、弘扬民族精神的现实主义力作。
      这部电视剧用高度浓缩的艺术手法,再现了郑钧与赵晓岚、郝仁与贾明英这两对昔日的大学同窗、今天成为儿女亲家的两家人不同的命运,透视出他们不同的内心世界,折射出他们各异的精神风貌。
      《倾斜的天平》在审美上的最大价值,在于它成功地塑造了郑钧这个纪委书记的形象。这个形象无论是在近年来反腐倡廉的作品中,还是处在目前影视作品的大背景下,都具有独特价值。郑钧的最大特点是“清廉”和“公正”,其办公室醒目的条幅上书“吏不畏我严而畏我廉,民不服我能而服我公”,正是他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
      电视剧一开始,其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就紧紧抓住了观众。东都市纪委书记郑钧的妻子赵晓岚突患大面积心肌缺血休克住院,遵守院规的大夫在采取一些抢救措施后,却要郑钧先交住院抵押金,方可继续治疗。郑钧拿不出钱,正在这时,东都市工业公司总经理郝仁“雪中送炭”,拿来钱解了燃眉之急。赵晓岚转危为安后,郝仁夫妇去看望她。“经过夫人批准”,郝仁握住了赵晓岚的手,赵衷心感谢昔日大学同窗的救命之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杂文小品|长篇连载|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小学100字作文|小学200字作文|小学300字作文|小学400字作文|初中500字作文|初中600字作文|高中700字作文|高中800字作文|高中900字作文|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文集投稿|联系我们|公益补偿|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6-19 16:57 , Processed in 0.078124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