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网 返回首页

念人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500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念人  昨天 17:27

    念人:《地怨》第三十一章:为何状告都无门

    入夜了,北方已是一片冰天雪地;南方,尽管天气还较为温和,可是,它仍然夹着一阵阵从北方吹来的寒气扑打着人们。
    王学瑞受打击报复的事件,如今已熬过了三个寒冬了。这天早上,王学瑞独自一人站在阳台上,静静地看着阳台上的杜鹃花。二个月前,黑衣党人员入屋抢劫放火后仅剩下的唯一的一盆花。经过小女梅梅的精心浇水照管下,那光秃秃的花枝上开始长出了花蕾,从死亡线上顽强活下来了。他回想昨晚,莫晓兵约自己吃夜宵,他除了传达黄平以及一批老干部的反腐意见外,还研究了上诉案件的情况。
    莫晓兵认为,法院不受理上诉状,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西山区法院腐败;二是潘沿美与S某的密切关系。所以,并不是说此案立不了。莫晓兵接着说:“前段时间,由于我们对某些情况掌握不够准确,对潘沿美关系网估计不足,因此,造成上诉这一被动局面。”说到这里,莫晓兵布置说:“我们一方面要向省、全国人大常委会控告西山区人民法院执法不公,一方面继续上诉,争取立案。”
    他们俩一直谈到深夜十二点左右,分别时,莫晓兵付款结帐,而且还拿出五十多张邮票和一叠信封信纸交给王学瑞,为他减轻生活上的负担……想到此,王学瑞既为同志们的支持而感到鼓舞,又为不能立案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7:24

    念人:《地怨》第三十章:上诉案件不受理

    在给中央、省有关部门连续发出几十封上诉信后,按黄平、覃孚、莫晓兵等人的意见,这天,王学瑞拿起上诉状踏入了广南市西山区人民法院大门。
    王学瑞找到了法院立案室负责人陈文彩,将上诉状交给陈文彩。他看了上诉状后,叫王学瑞上三楼找行政庭负责人S某是否立案。于是,王学瑞按着陈文彩的指点来到三楼找到了S某。
    S某年约四十开外,肥胖的身体,烫一头女人发,长着一脸横肉,平时不多话,看上去是一位很阴沉老练的法官。
    S某坐在办公桌旁边,她转脸望了王学瑞一眼,扳着脸孔说:“哪里的?”
    王学瑞接着说:“我是省《乡村》杂志社的!”
    S某一边埋头写东西一边说;“你告什么事?”
    王学瑞说:“我上诉省乡村厅潘沿美非法查封省《乡村》杂志社。”
    S某一听到是潘沿美的名字,好像吃上了苍蝇,马上转头绷着脸孔瞥了王学瑞一眼,然后,她冷冰冰地说:“把材料放下来,过几天再说。”
    王学瑞看到这位法官冷冰冰的态度,心里确实感到不快。不过,这几年不学习雷锋精神了,这位行政庭负责人对群众冰冷是可以理解的,王学瑞不激气。回想起自己从事新闻记者工作二十多年的生涯中,采访过无数的法官,既有庭长、中院长,甚至高院长都采访过,从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7:18

    念人:《地怨》第二十九章:家中起火遭摧残

    王学瑞走出省委大院后,支撑着虚弱的身体往家中走去。十一时左右,他回到自己的住宿小区时,看见一群人在楼下大喊大叫:“救火啦!救火啦!七楼起火了……”他急速地走到人群中仰头向七楼望去,料不到自己住的七楼宿舍起火了。这时,从宿舍中冒出一股股浓浓的黑烟。不时还翻滚着火光。他急了,马上冲出人群,不顾身体上伤口的疼痛,拼命往七楼奔去。正在这时,在门口已有一二个保安拿着灭火器冲进去,他也不顾危险紧跟着后面冲进去……
    进门后,保安人员拿着灭火器到厨房、阳台迅速灭火,王学瑞争分夺秒快速跑到年近九十高龄、身患中风瘫痪在床上的母亲房间,将她背离房间转移到九楼顶阳台。然后,他急速跑回七楼参加灭火。此刻,市消防队接到急救电话后,两辆消防车也鸣着‘呼呼’的警示声赶到,半小时后,火灭了,这场万恶之火,终于在消防员手下熄灭。
    火是熄灭了。可是,房屋里面留下惨不忍睹的场面。洁白的墙壁变成乌黑的一片;厅中的沙发、桌子、椅子、茶几全都烧毁了,有些还冒着烟;电视机被砸碎,碎片散落满地;衣服、书籍弃掉满地,有些已被烧成灰;衣柜、办公桌被烧得残缺不全;污水流满地……从现场来看,这又是黑衣党奉刘曹苞旨令,入屋劫洗,找不到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7:15

    念人:《地怨》第二十八章:官官相护保腐败

    一九九九年初,省一级机关开展‘三讲’教育活动。‘三讲’,即是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王学瑞心里想:自己由于写一二篇抨击腐败的文章,遭到潘沿美如此恶劣的打击迫害,此事正好符合‘三讲’教育范围。因此,他对三讲教育活动寄托着无限的希望。
    他自从上星期从省纪委返回路上,被黑衣党人员打伤后,已有一个多星期没有去省纪委上访了。这天,他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急于解决自己问题的心情,促使他骑上自行车往省委‘三讲办’上访去。
    上午九点许,王学瑞来到了‘三讲办’,秘书组组长成强接洽了他。成强个子矮小,年近五十,圆溜溜的眼睛下长着一张大嘴巴,讲起话来滑头滑脑,看样子,像是一位混饭吃的人。
    面对这位秘书组领导,王学瑞很认真地对成强说:“这次中央开展三讲教育活动很好。由于我写了两篇抨击腐败的文章,被省乡村厅党组书记潘沿美对我进行打击报复,非法查封杂志社,拘禁我达十二个小时,立案审查我三年,三年没有发放我的工资,三年没有安排我的工作。潘沿美的所作所为,他究竟是讲怎样的政治?讲怎样的正气?希望在这次三讲活动中给予解决。”
    这位秘书组负责人,他不坐在沙发上,而是半坐半躺在床上听王学瑞诉说。当王学瑞说完后,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7:12

    念人:《地怨》第二十七章:林魁二沙岛约会

    林魁率领的王学瑞专案组,尽管起初连续遭到挫折,一年多都没有找到王学瑞的贪污证据,被潘沿美大骂一顿。可是,经过潘沿美重新布置,调整了调查目标后,近一二个月来,连续捷报频传,从叶强处抓到王学瑞贪污广告费三万元,从吴波处抓到王学瑞诈骗广告款十万元。这些成果,不禁令潘沿美眉开眼笑,尤其是林魁更是眉飞色舞。因为,通向厅长之路的条件,已渐渐地要成熟了,陈香香重返自己的怀抱又快要实现了。
    这天下午四点左右,林魁乘着抓到吴波提供的王学瑞诈骗广告十万元证据兴奋之余。回到厅办公室,他看到办公室没一人,立即给陈香香办公室打电话。
    “阿香,你好!经过我连续积极努力,我已抓到王学瑞大量贪污证据,升官指日可待,不久,我们的愿望就要实现了。想起来,我心里就无比激动。今晚,我请你吃饭,好吗?”林魁高兴地说。
    “等到星期六,好吗?”陈香香答复说。
    “我现在还不是厅长,争不过人家,星期六是属于别人的,不是属我的,还是今晚,因为,有许多事想告诉你。”林魁慢慢地说。
    陈香香听到这位旧情人有许多事要说,根据以往的习惯,料到林魁今晚要给自己送什么礼物了。于是,她头脑一转,立即答复说:“好吧,在哪里?”
    “二沙岛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7:07

    念人:《地怨》第二十六章:警棍下面出“真实”

    话说林魁、宋彪、田连对叶强进行‘双规’后,意外地获得了有关王学瑞贪污的证据,他们的心情像大沙漠里找到了绿州一样,自从立案以来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高兴劲。于是,他们又乘胜追击,第二天,他们采取突然行动,传讯了原承包《乡村》杂志社广告的广南越北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波。
    这天早上,当吴波刚刚跨入总经理办公室门口时,林魁、宋彪、田连急忙从洗手间走出来,紧跟着吴经理进入办公室。这时,吴波刚坐下来,他们就对吴波采取了措施。
    “你是吴波经理吗?”林魁严肃地问。
    “是的,你是谁?”吴波反问。
    “我们是省纪委的。有人揭发你与《乡村》杂志社社长王学瑞合伙贪污、诈骗广告费问题,现在,请你与我们走一趟。”说着,林魁对宋彪、田连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宋彪、田连马上走到吴波背后,把吴波推出门口,直推到停放在门口外面的小车上。
    吴波与叶强一样,都是广南人,小市民意识较重。他个子一米六九,年龄二十有九,长着一张鸭蛋面孔,在广南市青年中属较帅的一类。别看他平时风度翩翩,可是,一遇上麻烦事,他就怕得要命,为了保自己的饭碗,不管是哥妹情,还是朋友情义,他都统统不要。
    半小时后,他们来到了白云山脚下的省林科所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7:04

    念人:《地怨》第二十五章:珠江岸边遭毒打

    再过三天时间,就到国庆节了。
    国庆节前夕的广南,这座南国大都市已装饰得焕然一新。“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五十周年!”的字幅从高高的大厦顶上直挂到地上,街道两旁都竖立起一杆杆彩旗,有红的、有绿的、有蓝的、有白的,总之,显得十分耀眼引人,它随着从珠江畔吹来的一阵阵东南风翩翩起舞。
    王学瑞把给省有关部门上诉信写好后,为了节约邮票,他骑上自行车给有关部门送去。
    整天来回送信,又在炎热的太阳底下骑自行车奔走,汗水冒出一阵又一阵,累得口渴唇干。这天下午,他给省纪委九室送完最后一封信后,当他走出纪委办公大楼门口时,已是下午五时三十分,按实际路程,省纪委与他家住地相距十多公里的路程,骑自行车需要一个多小时,整天的劳累,他再也没有送信时的劲头了,他推着自行车在新建的沿江大道上慢慢地行走着。
    这时,他向北望去,市区的路灯都亮了,在那明亮耀眼的灯光底下,各式各样的广告牌,五光十色的庆祝节日的横额、标语,在灯光底下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节日的气氛已渐渐降临。
    沿江大道,由于是新建的缘故,行人稀少,与北边老城区对比,显得有些冷冷清清;北边,尽管灯光明亮热闹非凡,作为新闻记者出身的王学瑞,本应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7:00

    念人:《地怨》第二十四章:卖书为母换粽子

    王学瑞已是一年多没有领到工资了。为了活下去,每天,他除了去省纪委、省委组织部上诉外,还要为一些报刊、杂志写稿件,换取部分稿酬维持生活,还要照顾患病在床上的母亲。
    这天一早,王学瑞刚要出门到省纪委去,就听到母亲躺在床上叫唤:“学瑞,我想吃粽。”母亲这一叫喊,深深刺痛着王学瑞的心。他非常了解母亲的心情,自从自己一年多没有领工资以来,母亲知道自己的儿子正在受苦受难,从来没有主动提出想吃什么想买什么的愿望,每顿都是一碗饭,饭上面放着几块瓜或者几条青菜就满足了。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没有钱,患病在身,自己能忍耐就忍耐,不求医,不呻吟,不给儿子添麻烦,把痛苦深深地埋在心底深处。所以,今天,他听到母亲这一叫喊,心里感到相当的痛苦与内疚,这是母亲到迫不得已的呼唤,也可能是生命最后的呼唤。于是,他急忙赶到母亲的病床前问:“妈妈,想吃粽子吗?”
    母亲一边小声呻吟一边回答说:“我好久没有吃粽子了。今天,我好想吃粽子!”
    王学瑞听着母亲这诚恳的哀求声,望着母亲那苍白消瘦无力的脸孔,心里十分难过,他急急地答复母亲说:“好,我马上去买。请您等一会儿!”说后,他立即走出母亲的房门,一边伸手往衣袋里掏钱一边往外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6:57

    念人:《地怨》第二十三章:厅长室中的交易

    初秋,北国已是寒气逼人了。在广南,天气却还是热烘烘的。这天,陈香香打扮得引人注目,下身着一条紧身柔软裙子,包着那圆圆的屁股,上身穿着一条低领式的套装,全身上下都显露出诱人的风韵。早上七时三十分,她一上班,就敲响了潘沿美办公室门。她的到来,令潘沿美兴奋无比。尽管才三天不见面,可是,他看到陈香香今天这么美丽迷人,真有点忍耐不住欲望。
    陈香香一进入门,马上顺手把门关上,然后,含情脉脉地向潘沿美走过去。当走到潘沿美身边时,她注视了一下门窗,见没有什么动静,就急急地转过身去抱住潘沿美的脖子,将他的头仰起贴在自己的胸脯前。这时,潘沿美也顾不上在办公室里,随即用力抱住了陈香香下身,用嘴在陈香香的胸脯前乱吻。此刻,楼梯响起来脚步声,陈香香知道有人走来,立即挣脱掉潘沿美的狂吻,慌张地走到潘沿美的办公室对面坐下来,假装出汇报工作的姿态。可是,十分钟过去了,见没有人进来,陈香香与潘沿美便做起心中的交易来。
    “哎!今年年底要取消福利分房了。按你的指点,那四房二厅共一百一十多平方米的房子,我已搞到手,请你交代莫晓兵及时为我搞房改。”陈香香口气很大地说。
    “好,我交代莫老爷为你搞房改。”潘沿美接着说。
    “为了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6:52

    念人:《地怨》第二十二章:搞双规一无所获

    从潘沿美召开的秘密踫头会后,林魁就率领宋彪、田连,按照潘沿美的布置,将广南市大叶广告公司经理叶强,秘密地传讯到省林科所实行‘双规’。
    叶强是广南市市民,圆圆的脸孔,个子不高,年龄三十开外,说话呑呑吐吐,是一位胆小怕事的人。这天下午三时,林魁把他悄悄地带到省林科所,然后,一脚把他踢进一间房子里。
    林科所顾名思义就是搞科技的地方,由于座落在较偏僻的白云山脚下,远离市区,加上林业研究对外联系业务较少,因此,世上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地方。所以,所里平时除了那几个人来来往往外,很少有人亲临此地。故此,这里就变成了一个神秘之地。该所仅有一幢两层的办公室,对面是一排平房共有六间房子,供存在自行车、各种科研材料。四面是围墙。这里没有职工宿舍,科研人员下午三时三十分下班返回市区宿舍。这里,每当晚霞渐渐降临,除外围墙入口处有盏昏暗的电灯与一位上年龄的退休人员值班外,四周显得格外的沉寂与恐怖。
    叶强被关在中间的一间平房内,大约六七平方米。此间房子原是存放种籽的,可能是接到要在这里关押人审讯的通知,于是,就把种籽搬走了。此刻,叶强看着沉沉的黑色铁门与一张张阴沉无情的面孔,心中不禁产生起一种恐惧之感。他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6:50

    念人:《地怨》第二十一章:莫晓兵巧布反击

    话说莫晓兵,他看到潘沿美、林魁对王学瑞进行‘双规’的阴谋破产后,心里高兴无比。他从中认识到,王学瑞确是没有贪污。林魁的双规失败,进一步暴露出潘沿美一伙蓄意整王学瑞,进而打击反腐败干部的真面目。想到此,他对与潘沿美一伙斗争更充满了信心。根据黄平的布置,这天清早,他约王学瑞一起来到华侨宾馆喝早茶,顺便与王学瑞商量下一步对腐败斗争的开展。
    七时,这对在一条战壕里战斗的战友准时在宾馆门口见面了。莫晓兵亲切地望着王学瑞的面孔,总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战友比过去瘦多了。但是,从那闪闪发亮,炯炯有神的眼睛看上去,他显得更加坚强与充满活力。是的,一年多没有工作,一年多领不到工资,他靠自己写稿件换取一些微薄的稿酬来维持家庭日常生活。这些在家庭上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困难与痛苦,在精神上也给他带来了相当大的折磨与摧残。特别是年近九十岁的母亲,中风瘫痪在床上,没有钱把母亲送入医院治疗,他心里感到万分难过。由于主持公道,采写一二篇反腐败文章,竟给自己的母亲带来这么多的苦难,作为家中唯一男孩,不能尽儿子的孝敬之心,思想的打击是很大的。每天,当他听到母亲在病床上呻吟时,那凄凉的声音,每一声犹如一支锐利的银针,深深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6:46

    念人:《地怨》第二十章:秘密会议设陷阱

    八月二十一日,离国庆节仅有一个多月时间了。由于林魁连续两次策划对王学瑞进行双规的阴谋均告失败后,令潘沿美心急像热锅上的蚂蚁。这天下午六点左右,机关工作人员早已下班去了,在潘沿美的办公室里,依然围坐着四个人,他们是副厅长刘赌伟、纪检组长林魁、省农委监察室人员邝水扁以及潘沿美自己。他们乘机关干部下班的空隙秘密踫头,讨论如何对付王学瑞的问题。
    说实在的,潘沿美对林魁一年来的工作表现是很不满意的。于是,在会上狠狠地批评了林魁一顿。
    “你林魁,妈的真混蛋,一年多时间都没有抓到王学瑞的证据,你究竟是怎么搞的?”潘沿美坐在正位置上冲着林魁直骂。
    “王学瑞没有贪污,叫我到哪里找证据啊!”林魁是工农兵学员,不懂多少知识,可是,他听到潘沿美这样粗暴侮辱漫骂,真有点忍耐不住了,他愤然反驳地说。
    “难道连一包香烟都找不到?”刘赌伟插嘴地说。
    “是,连一包烟的报销证据都没有。”林魁不服气地顶着说。
    “养一只只会叫不会咬人的狗。难道你不懂变通一下吗?”潘沿美对着林魁吼叫。
    是的,变通,这是潘沿美向上爬的窍门。他认为,实事求是,那是讲给别人听的动人词句,也是统治阶层愚弄贱民的一种手法。从古至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6:43

    念人:《地怨》第十九章:郭运才戴假面孔

    自从潘沿美、林魁放出风声要抓王学瑞归案后,王学瑞不但不走,反而登门找副厅长郭运才,要求他主持公道,安排其工作,补发其工资。
    郭运才原是某军分区司令员,享受副厅级待遇。一九九八年转业地方后,按规定降了一级,这样,尽管他担任副厅长职务,但是,政治待遇仅是处级干部。他个子不高,说话宏亮,办事雷厉风行,是典型的一位军人的果断干练作风。到省乡村厅任职后,他看到党组书记、厅长潘沿美水平低、能力差,而且又爱往女人怀中钻,闹了无少绯闻,在干部群众中没有多少威信,尽管他是正职,实际上是副职待遇。因此,与自己仅仅是一级之差,所以,郭运才暗暗产生起挤掉潘沿美的念头。但是,郭运才想到自己必竟是刚刚从部队转业不久的人,对地方的人事关系不大熟悉,对这个问题不能操之过急,还是要依靠潘沿美一步一步引导工作,此刻,他对潘沿美的心情是又恨又爱。
    郭运才既要依靠潘沿美开展工作,但是,又不能伤害了王学瑞这位秀才。因为,当自己到省乡村厅报到上班那天起,就听到省乡村厅王学瑞社长的文章厉害,把潘沿美打得晕头晕脑,给潘沿美带来了不少麻烦。因此,在潘沿美与王学瑞斗争之间,他选择了戴伪脸孔作法,即是在潘沿美面前表示支持,在王学 ...查看全文
  • 念人  3 天前

    飘泊者的歌(散文)

    • 553adc7d1ac4436e920cd17999916d36_th.jpg
    刚立春,寒意尚没有远去。公园里的树木花草依然残留下一些霜痕,好像在寒冬中还没有完全苏醒过来。可是,我看到杜鹃花,竟然鲜花怒放,在众多的花草丛中独具一色,隐约透露出一种坚定的意志,迎接春天的到来。
    每当夜幕降临,公园门前,已成为飘泊者情感世界渲泄之地。这里,不论是在严寒的冬天,还是在淡淡的初春,飘泊者都要把自己的悲伤与喜悦的情感唱出来。
    这天,我吃过晚饭后,习惯往公园散步听唱。今晚,在公园门前唱歌的是一对年轻男女。男的手中拿着一把吉他,面前立着一米多高立地式麦克风,女的手里拿着麦克风,男伴女唱。
    大学毕业就失业
    飘泊在南方街头
    今天
    别看我跌倒流血
    别看我面容憔悴
    明天
    我要抹去痛苦眼泪
    我要擦干身上血痕
    寻找那属于我的天空
    我看到
    冬天来了
    春天还会远吗……
    听着,听着,他们的歌声在高亢处有几许颤抖,低吟时,又是如此忧伤。这优美凄然的歌声,不仅深深打动了我,也同样打动着围观者的心,有人以掌声配合歌的节奏,歌声伴随着夜幕下的灯光向远处飘飞,似乎给人间带去一片阳光。歌声充满悲伤与希望,这一声声抑扬的歌声,令人感动,歌声一落,我忍不住拍 ...查看全文
  • 念人  4 天前

    (转载)文艺作品怎样才能打动人心?

    —在念人《南国三部曲》北京研讨会上发言
    肖衍庆
    在纪念毛主席诞辰121周年的日子里,我们欢聚一堂,研讨念人同志的新作《南国三部曲》,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念人同志把他的三部小说,即《泪洒珠江》、《哭泣的白云山》、《愤怒的玉兰》(《铁窗下的婚礼》是《愤怒的玉兰》的补充)以及相关的资料,汇集在一起,以《南国三部曲》为书名,编辑出版,确实是一件值得研讨的事。
    过去,单篇出版时,我读着它,是一种感受,也写过一些评论;现在,汇集到一起,我并没有估计到它的新意。是我家的保姆看后,高兴地说:“这是一本好书。”并且说,她给了同样在北京打工的丈夫看。这本书竟然在打工者中间传阅起来。这才引起我的注意。
    念人的三篇小说,如同三个横切面的镜头,把特色社会的诸多问题展露在读者面前,让读者看到我们这个社会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社会?文艺作品能有这样的社会效果,还不值得我们研讨吗?
    于是,我想到了文艺作品怎样才能打动人心这个问题。就《南国三部曲》的创作实践,我想谈三点意见:
    第一,文艺要敢于面对现实,用鲁迅的话说,就是敢于直面人生。
    在修正主义统治下,资产阶级营造的花天酒地,醉生梦 ...查看全文
  • 念人  4 天前

    故乡的罗猛塘(散文)

    • pre20149514492180840.jpg
    每隔几年,我都要带着孩子们返回故乡,一边到墓前探望己离去的父母,一边看看故乡的新面貌。
    当我踏上故乡的土地,面对着村中一条条干净的柏油路,面对着那海洋般的绿油油稻浪,面对着那田间飘扑而来的芬芳,我陶醉了……故乡的空气,是那样的清新。可是,在这清新的空气中,我仍然闻到挟着一股苦涩的味道,使我不觉得打了一个冷颤。我的故乡,后面是一片绿色的山,前面是一口二十里长、犹如月牙形的罗猛塘,从村头伸延到村尾。多年不见,故乡一切都在变,变得越来越美丽。但是,曾经与我一起幸福地度过童年时代的罗猛塘,如今,我一看到她,一种混合着的甜美和辛酸、快乐与痛苦的感觉,立即流遍了全身。
    六十年代,父亲常常给我讲起罗猛塘的美丽动人的传说:很久以前,村里有位财主女儿叫阿秀,她悄悄地爱上了村里的一位穷秀才,财主知道后,将穷秀才痛打了一场。然后,把阿秀关在家中,不准她与穷秀才相会。尽管财主给女儿每餐送上来的都是山珍海味,可是,阿秀却总是吃不下去。她在房中天天想念着穷秀才,日长夜久,阿秀的身体不但不好,反而一天天消瘦下去。七月初七,财主放了阿秀。这天晚上,阿秀约穷秀才偷偷地来到罗猛塘边相会,他们在一起诉说别 ...查看全文
  • 念人  4 天前

    念人:《地怨》第十八章:美国蓝带的诱惑

    再说邝水扁,自从上次要求九室B主任批准双规王学瑞,受到B主任批评后,心里一直闷闷不乐。他心里十分明白,关于王学瑞的案件问题,在查不出问题的情况下,再立案审查已是不合纪检监察程序了,经过一年多的调查搜集材料,也抓不到王学瑞的贪污罪证,照这种局面下去,错案冤案的帽子肯定要戴在自己的头上,加上B主任对王学瑞同情,那么,自己这碗饭就会被打掉,想到此,他心里既忧虑而又紧张。如今,自己已是处于陷入泥坑拔不出来的地步,后悔当初不该偏信潘沿美的话。但是,在他自己监察生涯十多年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棘手的案件。俗话说,常在河边走那有不湿鞋。王学瑞独揽杂志社大权,又干了多年,不贪一分钱,这种领导干部确实是罕见,特别是在今天这改革开放的时期,这种人更加稀奇。他明知自己干了一桩耻事,王学瑞案件是一场政治斗争,你不死我就死的结局随时会发生。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也只好硬下头皮走下去了,埋怨潘沿美也只是增加案件处理的难度,因为,潘沿美是千方百计想整死王学瑞的。要解决王学瑞案件所处的尴尬局面,只有面对现实找对策,一是把B主任拉过来,二是一点线索都不放过,即使是贪污五十元也是有用的材料。
    今天,恰好是星期五,明天是 ...查看全文
  • 念人  4 天前

    念人:《地怨》第十七章:珠江岸边夫妻情

    再过两个月,就是一九九九年国庆节了。今年的国庆是建国五十周年大庆,北京天安门广场要举行隆重的阅兵仪式。
    国庆节前夕的广南,处处都张灯结彩,把南国大都市打扮得更加鲜艳夺目,特别是海滨新城,广南人民庆祝建国五十周年主会场就设在这里,市委要求在国庆节前将新开辟的街道全部畅通,装上彩灯,种上花草。
    这天傍晚,王学瑞吃过晚饭后,与夫人周兰来到海滨新城沿江大道,他们沿着笔直的江堤,在沿江路灯底下一边散步一边交谈。是的,王学瑞夫妇从电视台调入杂志社近十年了,他们都忙于工作,从来没有空闲在一起散步。今晚,王学瑞特别邀请夫人来到这里谈一些有关问题,因为,他对夫人的性格深深了解,其性格十分脆弱,一踫上不顺心的事情,首先是流泪,然后就埋怨。王学瑞多次想把莫晓兵传递的消息说给她,担心她一下子承受不了。所以,只能用这样的形式对她说。
    她们俩肩并肩一步一步地从西向东走去。这时,王学瑞借着从江中吹来的一阵阵风,对周兰说:“今晚凉爽吗?”
    “很凉爽,好久不到珠江畔走了。转眼间,珠江畔变得很美丽。”周兰转脸望了望丈夫,然后,笑了笑说。
    “是的,咱们三十岁调来大都市广南市,一下子十年就过去了。这十年来,我们 ...查看全文
  • 念人  5 天前

    念人:《地怨》第十六章:林魁调虎离山计

    在高山县,林魁、宋彪、田连踫到钉子,憋了一肚子气返回省城。根据徐科长提供的情况,再次找来《乡村》杂志社帐簿查阅,果然,徐科长所反映的情况属实,他所交给杂志社的一万元广告费,在帐簿上明明白白地展现在面前。宋彪气愤地骂了林魁一句:“他妈的,还说是侦察处长!”说着,他把帐簿合上重重地抛到桌面上,走出去了。
    这天晚上,为了给他们从高山归来洗尘,潘沿美特在老地方东方酒店设宴,请他们三人吃饭跳舞。可是,面对自己的情敌,心事重重的林魁一直心情振奋不起来。席间,宋彪对潘沿美说:“你们所说的高山那一万元不入帐的问题,我们到高山找当事人调查,碰了一鼻子灰。人家说,已交给杂志社了。回来后,我们立即查帐,果然,明明白白地记录入帐,都是这位‘侦察处长’出的岔子。”潘沿美听后,一气之下把手中的酒杯重重地掷在酒桌上,杯里的酒倒流一桌。他怒气冲冲地对林魁说:“混蛋,一万元都查不出来,还自称‘侦察处长’放屁!”
    潘沿美的大骂,令林魁心里很不好受。本来潘沿美从怀抱中抢走了自己的情人,已憋了一肚子气,如今,又卖力不讨好,倒受到臭骂一顿,他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便顶了潘沿美一句:“这是田连查的,不是我干的,你骂我干吗? ...查看全文
  • 念人  5 天前

    念人:《地怨》第十五章:徐科长拒绝造假

    潘沿美与陈香香在403享尽了风流后,返回厅里不几天,他听到省纪委九室B主任不同意拘留王学瑞一事,气急败坏,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对B主任把自己的计划打乱感到愤愤不满。这时,林魁推门进来。
    潘沿美见林魁推门进来,他就把不满之火泼到林魁身上,大声嚷叫:“林魁,你们个个都是混蛋,调查了一年多时间,王学瑞一点罪证都没有落实。”
    在潘沿美大吼大叫之下,林魁像一只落水的呆鸡一样站立在门口。此刻,他看到潘沿美这么大骂,便鼓起胆子断断续续地说:“我们调查组,已抓到王学瑞、饶石的二百多份证据,就凭这些就可拘留王学瑞,但是,省纪委B主任不同……”
    当林魁‘意’字还没有说出口,潘沿美立即打断他的话骂道:“混蛋,那是罪证?那是王学瑞的成绩单。你还称自己是‘侦察处长’!笨蛋!”
    林魁看到潘沿美的火气正旺,不敢正面与潘沿美顶撞,只好装做哑巴吃黄莲的样子,静静地站立在门口。
    潘沿美看到林魁不说话,便转过身来说:“林魁,你前几天不是汇报说,高山县交一万元给王学瑞不入帐,有贪污嫌疑,不论用什么样手段,你一定要把证据抓到手。”
    林魁原准备向潘沿美汇报王学瑞近来一些情况,但是,看到潘沿美怒气冲天就把话呑回肚子里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杂文小品|长篇连载|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小学100字作文|小学200字作文|小学300字作文|小学400字作文|初中500字作文|初中600字作文|高中700字作文|高中800字作文|高中900字作文|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公益补偿|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5-22 14:15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