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龙网 返回首页

念人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500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念人  前天 17:20

    念人:别了,尤局长(散文)

    • 拍摄于1951年(2).JPG
    夜深人静,从大海彼岸传来电话,她哭泣地说:“我父亲去…世了!”当我听到这一不幸消息,它像一把锐利的尖刀重重插在心头上。此刻,止不住的痛苦泪水,不知不觉的从我眼眶里流滴下来……
    电话里说的父亲就是尤局长,他的名字叫尤品行,一位从第四野战军南下转业的老干部。他当局长几十年,为官廉洁自律,在科局级干部中,又是一位文武双全的人。对此,在县机关里,干部职工对其都十分敬重,都亲切称他为尤局长。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苏关系恶化,赫鲁晓夫鼓吹走资本主义道路,中国共产党对苏共修正主义路线,连续发表了九评文章进行了抨击批判,尤品行出于满腔爱国热情,也拿起笔投入到这场大辩论中去,批判赫鲁晓夫搞修正主义,指出苏共只有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才是光明之路。可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却把尤品行这一参与大辩论行为,说成是与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勾搭的罪过进行批判,撤销了他的局长职务。历史证明,尤品行参与大辩论行为是正当的,其观点也是正确的,组织上恢复了他的局长职务。尤局长写文章批判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路线,赢得了大家的好评,从这一点,使我们看到尤局长年轻时,就具有高深理论与远大的抱负。
    尤品行作为一位老干部,在 ...查看全文
  • 念人  3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三章(四)

    潘仁美这么一说,陈香香听后心里不觉得什么。这时,她回想起‘403’的情景,当时,潘沿美做爱过后,也是这样说。所以,她对潘沿美这样的话,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反而兴趣的是‘403’何去何从?于是,她再次对潘沿美说:“带我来‘503’,那么‘403’呢?”
    “‘403’就交给老三,今后,‘503’就交给你这位老二吧!”潘沿美笑迷迷地对陈香香说。
    是的,潘沿美之所以这样安排,主要是防止女人之间互相吃醋、吵架,同时,也想在退休之前,利用职权多捞一把,为退路开道。
    潘沿美把‘403’交给林花花,陈香香尽管心里不快,可是,她没有敢说出声来。
    她心里明白,尽管潘沿美把自己仍然排列在老二位置,但是,林花花有一个副省长好表哥关系,升官发财,何况,潘沿美离退休不远了,目前仍然是副厅级干部呢!如果这一两年升不上去,那就永远没有机会了。对此,陈香香和林花花竞争,按目前来说,是竞争不过林花花的,潘沿美也不会同意的。对这一问题,陈香香是看得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背景,争不过林花花,只好忍气吞声了。
    当然,对于失去‘403’,陈香香心里是恋恋不舍的,因为,‘403’使他坐上了‘先富号’列车,‘403’使她度过了一段无 ...查看全文
  • 念人  3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三章(三)

    陈香香好久没有人对自己的胸部这样激烈的摩擦了,此刻,尽管初时感觉的不太适应,可是,五分钟过去了,她反而渐渐感觉到刺激舒服,便闭起眼睛呻吟起来,而且声音由弱到强,很有节奏感,开始听时觉得不太顺耳,但是,看看其脸上的表情和呻吟的节奏、强弱,使潘沿美感觉到,那是一首美妙的催人奋进曲,使人的全身血液,充满着沸腾、幻想,去追求一个美丽的极乐世界。
    这时,潘沿美看着陈香香那迷人的山峰,高高的凸起,听着陈香香嘴中喊出那动人的呻吟,全身都处于高度的振奋与异想天开之境地,这些激情来得迅猛,他赶忙从压在陈香香身上站立到地上,再把陈香香的身体拉靠贴近自己,其姿态像一位勇敢的猎人正在竭尽全力拉弓射箭,捕捉梅花鹿似的。
    临近中午,阳光普照,天气较为炎热。房间中,尽管打开空调,可是,潘沿美由于用力过猛,仅十多分钟,浑身是汗,筋疲力尽,只好中间停下来。这个时候,陈香香却越来越凶猛,兴奋无比。
    在陈香香的催促下,潘沿美还是挺起精神,改变了姿势,压在陈香香的身子上。可是,潘沿美究竟不如当年了,一次不如一次。人常言,女人四十是虎。欲望正起的陈香香,看到潘沿美渐渐没力,软软地倒伏在自己的身上“呼呼”地睡着了。
    “真是没用的东西 ...查看全文
  • 念人  3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三章(二)

    这时,潘沿美一边走一边对陈香香说:“为了你,这套复式房是我花了六百多万元购置的,今后,这套房就是我们的天地,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潘沿美兴奋地说。
    “那‘403’呢?”陈香香不解地问。
    “‘403’是林花花专用房,这套‘503’就是你专用房。为了保密,今后,我们就称西山新城为‘503’,不称西山新城。懂吗?”潘沿美特别交代说。
    “懂!懂!”陈香香连说了两次。
    到了五楼,潘沿美拿出钥匙打开了503房门,一踏入房门,内面的豪华装修,使陈香香大吃一惊。那宽敞的大厅中安放着一副价值达十万多元的深黄色大沙发,中间金光闪闪的吊灯,简直像海龙殿中的迷宫灯......而更使陈香香惊心动魄的是,那弯弯的复式楼金色楼梯,犹如一条天上彩虹,踏上去就像七仙女在天空中漂游,令人神往,在四周,用石膏镶在墙壁上的裸体女神,站在厅中间,像是踏入了白骨精的妖神洞,荒诞不径。如此超级豪华装饰,陈香香活了三十多年,确实是没有见过,今日,打开了眼界。她感觉到自己能置身于这种特色社会超级环境,也不枉活这一人生。
    这时,潘沿美在复式楼二楼打开房间窗帘后,从楼梯上走下来,看到陈香香正站在大厅中发呆,注视着镶在墙壁上裸浴的女神,他一边走一边对陈香香说:“香香, ...查看全文
  • 念人  3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三章(一)

    话说潘沿美,他利用自己的职权,指使林花花涂改了王学瑞的房改档案,将房子重新分给了陈香香,其目的,一是堵死陈香香的嘴巴,免她到处乱言,防止暴露自己贪污受贿的行为;二是,她究竟是自己的旧情人,而且她床上功夫确实也不错,曾经令人醉生梦死。尽管分离了近一年多时间,可是,她在床上那别具一格的狂叫,至今仍在自己的脑海中缭绕。所以,他打算和陈香香重归于好,再弹旧情。
    初冬的广南,天气还是较为炎热。这天,潘沿美早上一起来,嘴中就哼起《想你想到死》那首流行歌曲,看上去,可见他今天心情不错。原来,昨天晚上,邝水扁打来电话告知,在西山新城那套复式房已经装饰结束。是的,潘沿美心里明白,为了防止陈香香与林花花互相吃醋,指使邝水扁在下属广南市房地产有限公司购置这一套复式房,专供自己和陈香香享用。当然,价值六百二十万元的复式房,对潘局长来说,并不算什么大钱。但是,他拿到这套复式房,不费一分一毫钱,由邝水扁暗箱操作,名义购买,私下由下属公司赠送。
    早上七时左右,潘沿美吃过早餐后,回到房中,精心挑选出那条咖啡色领带打上,穿上那套暗条灰色西装,然后,走到镜子面前,拿起梳子从中间把厚厚的头发梳成两排,喷上几下强硬型定型发胶, ...查看全文
  • 念人  4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二章(四)

    吴中强接过申诉材料,草草地翻阅了一下,他便对王学瑞说;“既然,法院已作出终审判决,此案就到此为止。”说着,他将材料全数退给王学瑞。
    面对吴中强这种冷淡的态度,莫晓兵真的看不过目,忍不住心头上的火气,他对吴中强说:“就是因为终审判决,我们才找检察院解决!”
    吴中强见到莫晓兵火气辣辣,不给面子,就对莫晓兵说:“已经是终审判决了,我们检察院是解决不了了!”
    莫晓兵火气冲冲地反驳说:“你们可以抗诉,再审!”
    吴中强也冲着莫晓兵说:“想再审,去找法院,我们管不了!”
    王学瑞接过话题说:“你们就是有这样的权利,我们才找你们检察院吗!”
    莫晓兵紧接着说:“你们可以提出抗诉。”
    “抗诉?你们没有这种资格,没有这种条件!”吴中强用带有点讥讽的语气地说。
    “怎么没资格?怎么没条件?”莫晓兵气愤地责问吴中强。
    “这个问题,请你去问律师!”说着,吴中强的脸随即转向下一个申诉人。
    检察院这位连‘三宝殿’都不理解的傲慢科长,确是把这俩位在省府机关工作的人气得无可奈何,尤其是性子较急的莫晓兵,更是激气得两目瞪得圆圆的,他认为,像吴中强这样的人,这样的水平,代表市级检察院形象,实在不可理解,联想到自己也是在省机关工 ...查看全文
  • 念人  4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二章(三)

    莫晓兵看到王学瑞发言完了,他就接着说:“广南市司法部门有法不依,不依法判决,这是践踏法律,践踏公民权利。这是一桩十分明显的违法违纪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难道法官连这一起码的涂改违法行为都分不清?不!这是明知故犯,贩卖法律,腐败的判决,其幕后肯定有不得见人的交易。”
    听莫晓兵这么一说,杨副科长心里暗暗吃惊,今天,确实碰上了一位不易对付的对手了。往日,那些上访户,不是哭就是闹,倒容易对付,今日这俩位上访干部,既不哭也不闹,说的条条是道,有证有据,出口说法入口说理。说实在,这案件确实是十分棘手,自己从事近二十年的信访工作,都很少见到这样离奇的案件。根据申诉人提供的证据资料,按自己二十多年信访经验来分析,此案判决错误明显,党组有权分配房屋,但也要依法办事,按政策办事。看来,这位王学瑞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总编、社长,莫晓兵是位名不虚传的反腐英雄。对这俩位省局来的干部,不能与其他上访者一样,采取打发走的办法处理,而要认真对待。但是,要真正解决问题,可能难度比其它案件更难,因为,已是终审判决。想来想去,他对王学瑞、莫晓兵说:“你们申诉,我已认真记录下来。对你们的申诉,我也很同情,可是,此案件已 ...查看全文
  • 念人  4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二章(二)

    兰兰的死去,令王学瑞悲恸不已,他把这一悲惨事件,第一个电告给莫晓兵,大约二十分钟后,莫晓兵就骑着摩托车赶到王学瑞的家里。
    莫晓兵望着兰兰委屈睡去的脸孔,又看着王学瑞伏在兰兰身上痛哭的情景,心中也像是被人重重地砍了一刀似的难受。他到卫生间看了看现场,然后,返回到兰兰的身边,扶起王学瑞,走到大厅坐下来,慢慢对王学瑞进行开导安慰。突然,莫晓兵发现茶具上面压着一份中院判决书,于是,立即拿起来看,心里恍然大悟,原来,兰兰看到中院官司又输了,房屋被人劫走了。她认为,特色社会连房屋都公开打劫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不可以打劫的呢?判决书的严重打击,使她对生活彻底感到绝望,所以,她才选择了去天堂的道路。想到这里,莫晓兵檫干了眼泪,眼睛里放射出愤怒的光芒。他对王学瑞说:“这又是潘沿美一伙腐败分子制造的一桩人命案。兰兰的死,也是对司法腐败的控诉。我们一定要牢牢记住这一笔账,总有一天,我们要与腐败分子算总账的。我们要化悲痛为巨大的力量,鼓起勇气,与潘沿美、邝水扁之流斗。只要共产党还在,不担心斗不过潘沿美。”说到这,他打开手中的文件袋,取出三千元钱交给王学瑞说:“你打电话给派出所来检验,然后,再通知殡仪馆 ...查看全文
  • 念人  4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二章(一)

    三个月后,这天,正是冬至。
    广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出来了,维持一审判决,并说明这是终审判决,不再上诉了。兰兰拿着终审判决书,痛苦的泪水,从眼眶中流出来,她呆呆地望着中院的判决书,这判决书,犹如一把锐利的刀,砍断了自己的手脚,阻死了自己的活路,把她心底深处藏着的一点点的生存希望,也被扑灭了。
    冬至,在广南人眼中,比春节还隆重,有钱人,全家男女老少都要到宾馆大吃一顿;没钱人,在家中以苹果奉神。然而,周兰兰在家中,既没有条件到宾馆酒店吃喝玩乐,也没有条件在家苹果拜公,她什么都不做,只是双手拿着判决书,站立在公婆遗像面前,望着公婆流泪。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后,她苦苦活了几十年,如今,母亲被腐败分子活活逼死;丈夫反腐被挨整,九年不发工资,九年不安排工作,流浪在社会上;儿子怒斥腐败被抓捕入狱;女儿被腐败分子开车碰死;私人住宅被当局非法查抄抢劫;人生的最后一点点生存希望,也被腐败分子扑灭……委屈、彷徨、痛苦、绝望的心情,像一条绳子,紧紧地勒在她的脖子上,使她连喘一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连自己的人生权利都得不到保障,任凭别人践踏欺凌,日子过得如此痛苦,如此艰难。这样的 ...查看全文
  • 念人  5 天前

    念人:东郊的早晨(散文)

    • IMG_20160120_120250.jpg
    尽管事情已过去了几十年,可是,那东郊的早晨,犹如一幅幅美丽的图画,始终牵挂着我的心头,使我不能忘怀。
    那是七十年代的一个春节。“隆隆”的鞭炮声送走了除夕,迎来了正月初一。早晨,我们来到海边的椰树底下漫步。远处走一阵阵轻轻的春风,夹着一层层的波浪,从大海那边吹拂过来,空气是这样的新鲜,海水是那样的湛蓝,一轮红日从大海地平线冉冉升起。近处,一群群小鸟在“吱吱”地叫,在椰林中你追我赶欢度春节。这一切,冲散了那“轰隆”的鞭炮声,给我带来的远离家乡的忧情,使我陶醉在一片优美自然环境之中。在这片广阔洁白的海滩上,在那高大雄伟的椰子树底下,咱们一起散步,以这种方式来度过,古老隆重的正月初一,这确实难得而富有意义。在我的人生中,仍属于首次呢!这个时候,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心中对你的感激之情。在海滩上,咱们什么话都没有说,也不知道怎么说,只是手拉着手向前走,在那片洁白的海滩上留下,一道漫长而深深的脚印……
    是的,从认识你那天起,咱们好像有一见如故感觉。七十年代,农场的生活是清贫的。我们知青依靠着农场每月发放的十二元生活费度日子。早晨四点,我们就背起胶篓,冒着浓浓的晨雾割胶去;九时 ...查看全文
  • 念人  5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一章(四)

    宋飞一声不吭走了,宣告潘沿美利用‘写书攻击历届党与国家领导人,除毛泽东外,’来整死王学瑞的阴谋,以失败而告终。
    此刻,王学瑞走出派出所办公楼门口大门时,己是凌晨三点左右钟了,从上午九点到如今,被折磨达十七个小时之久,他觉得十分冤枉。自己的住宅,被潘沿美一伙非法搜查;自己报案,反而被当作犯罪嫌疑人进行拘留审查。这种好人受气,坏人横行,这就是特色吗?
    王学瑞走在大街上,面对街道上的灯光,他觉得全身没力,头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因为,身上分文没有,一天多时间没有吃饭。此刻,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心,一步一步地往家中走去。
    在走过天桥时,他发现有一个人鬼鬼祟祟跟在自己的后面,为了人身安全起见,他加快脚步走下天桥,警惕地躲到桥底下,悄然无声观察后面跟踪的人。他借用天桥路灯的光线一看,原来,后面跟踪的人,竟是派出所那位站岗协警,王学瑞觉得好气又好笑,难道拥护毛主席错了吗?为何还不放心,派人跟踪呢?这个时候,他己没有多少心情和这位协警周旋了。他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倒过来暗暗感谢宋所长,选派这样一位老实忠于职守的卫士来保护一位作家,在作家群中,享受这样待遇的人是不多的。想起来,王学瑞又振奋起精神,增添了力量,沿着 ...查看全文
  • 念人  5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一章(三)

    不一会,王学瑞等三人,进入一间大约三、四十平方米的审讯室。王学瑞一跨入门,他就环视了四周,室里简陋,灯光昏暗,中间放着两张桌子,宋飞坐在正中的那张桌子,他叫王学瑞坐在自己的对面椅子上,那位当班警察坐在旁边的那张桌子上负责笔录。
    王学瑞看到这个情景,一坐下,他不满地先发问。
    “宋飞同志,为何带我到这里来,这里明明是审讯室。难道你把报案人当作犯罪嫌疑人来审讯?”王学瑞严肃地说。
    “你为何打人?”宋飞问。
    宋飞这一问,王学瑞一下子醒悟过来,原来派出所把自己当作打人嫌疑人对待办案。想到这里,他心中的怒火又在燃烧。可是,此刻,当他知道到派出所把自己当作打人嫌疑人,心里反而显得坦然镇定。
    “你们为何非法闯入我私人住宅搜查?”王学瑞反问。
    “因为你写书攻击党与国家历届领导人,除毛泽东外。”宋飞接着应答。
    “有证据吗?”王学瑞追问。
    宋飞拿不出证据,仅用惯用凶恶的眼光死死瞪着王学瑞。
    王学瑞早料到这帮人没有证据。因为,他心里明白,自己从来没有‘写书攻击党与国家历届领导人,除毛泽东外。’如果说写文章攻击潘沿美一伙腐败分子,倒是有的。可是,把攻击潘沿美一伙腐败分子等同攻击党与国家领导人,那实在太荒唐了。如果硬要戴‘ ...查看全文
  • 念人  5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一章(二)

    然而,对这些茶叶,兰兰心里是十分明白,往日,自己的丈夫爱喝茶,尤其是爱喝绿茶,平时,他都是边喝茶边写作的。自从反腐败被潘沿美整后,局里九年没有发放丈夫的工资,家庭经济很困难,喝不起茶,对此,为维持家庭生活,他己多年停止不喝茶了。这次,丈夫死里逃生回来后,直到昨天,她才征求丈夫的意见,把一些书当作废纸卖掉,换来了不足三两绿茶。对这些绿茶,昨晚自己的丈夫都舍不得喝,要留下来接洽莫晓兵、覃浮等朋友。可是,朋友还没有来接洽,就被这群豺狼先冲泡喝了。饭后,这群豺狼,有些交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边喝茶边看书;有些坐在外面阳台上,边抽烟边喝茶;有些却端着茶杯,在挂在墙上的著名左翼作家魏巍、王学瑞合影的肖像下,边喝茶边指着魏巍照片互相议论:“这个人是谁?”
    这个时候,兰兰饿着肚子,看着这群豺狼没打一声招呼,这样没家教的喝着自己的茶,心中感到极为无奈,她心里暗暗地咒骂道,迎接这群豺狼的不应该是茶,应该是猎枪。
    下午,近三点钟左右,王学瑞回到家时,兰兰一看到丈夫回来了,心里一酸,跑上去抱住自己的丈夫,“呜呜”的失声痛哭。此刻,王学瑞看着自己的爱人伤心痛哭,望着乱七八糟的房屋,看着一个个交着二郎腿喝茶、抽烟的打 ...查看全文
  • 念人  5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一章(一)

    话说王学瑞起死回生返家后,令潘沿美十分惊慌,刚平静一段时间的心情,又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他考虑到,王学瑞死里逃生肯定会有新的动作,而这些动作比前面会更加激烈,如果不及时制止,对自己升官发财影响更大。
    这天一早,潘沿美一来到办公室,他就考虑到,王学瑞是作家,而且是全国较有影响力的左翼作家,这几年来,写了不少反腐败文章,如果这些反腐文章,不彻底清除掉,对自己在官场上发展阻碍很大。想到这里,他拿起电话,把邝水扁叫到办公室,要求其率领局监察室所有人员,以王学瑞写文章攻击‘党与国家历届领导人,除毛泽东外’为借口,对王学瑞的住宅进行搜查,将王学瑞所写的反腐败材料,全部搜查出来烧掉。如果王学瑞果然有攻击‘党与国家历届领导人,除毛泽东外’的书,也立即没收,并将王学瑞当场抓捕归案。
    第二天早上,天空没有太阳,霾雾笼罩,王学瑞没有吃早餐,他就骑着那部破旧不堪的自行车,找莫晓兵去了。九点三十分,邝水扁按照潘沿美的命令,带领监察室人员以及保安共十二人,来到王学瑞家门口敲门。
    “嘭嘭”,有人在家吗?”邝水扁上前敲门。
    “谁啊?”周兰兰一边开门一边问。
    “我是邝主任,局监察室的。”邝水扁回答说。
    一听到是局监察 ...查看全文
  • 念人  6 天前

    念人:当那兰花盛开时(散文)

    • t01d2d54c3d1b9c4d68.jpg
    李兰花(又名李兰珍)是一位漂亮温柔的姑娘。她情断西江河畔,已有二十多年了。每年八月初七,当那“兰花”盛开时,她那温婉的眼神和那顆善良的心怀,尤其是她那朗朗的笑声,始终在我脑海中婉转牵挂着。
        在我的印象里,她犹如一阵阵的清风,总是不断地吹拂着。有时强劲粗犷,对无情夺去自己年轻生命的罪恶进行鞭挞;有时很美丽温顺,表露出对人间的留恋。总之,凡是清风吹过的地方,土地是净土,人心是纯洁的。
        我们俩的中学时代,是在海南岛东山中学度过的。那时,我们都是十来岁出头。尽管不在同一班读书,可是,我们共同在学校文工团,排练演出有六年之久。她为人正直勤劳,学习用功,每次排练,她都是将自己的那一份爱全部投入,每演一个角色都表现出相当的热情、出色。因此,在同学们心中,她是一朵艳丽的“兰花”。
        与她聊天,是一种享受。每次看到她在笑声中,显露出来的那排整齐而雪白的牙齿;每次在笑声中,看到她那情意切切的眼睛,我的心像在一片蓝天中飘逸的一样快乐。
        她,平时很喜欢“兰花”,特别是对绣着“兰花”的裙子很感兴趣。一次,她参加校文工团大型舞蹈《兰花朵朵向太阳》的排 ...查看全文
  • 念人  6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章(四)

    对于刘慧的跳楼自杀,邝水扁心里十分明白,都是由于自己打昏刘慧,强权上床,才造成刘慧跳楼自杀的重要原因。对于刘慧的死,自己应负着不可推卸的重大责任,甚至可以判刑、坐牢。可是,事至如今,刘慧的尸体已按纪检程序上报,按办案正常死亡处理,尸体已进入太平间,准备火化,无法化验鉴定,事情已经盖棺定论。
    但是,他仍然不放心的是王学瑞、莫晓兵、覃孚的反腐同盟,尤其是莫晓兵,这块难叼的骨头,又臭又硬,如果被他抓住一点把柄,定会有无妄之灾。所以,他交代黄德彪负责跟踪监督莫晓兵,每天都要汇报莫晓兵的行踪,特别是与反腐同盟成员接触情况。现在,当他接到黄德彪的电话时,其神经就紧张起来,马上意识到,莫晓兵可能是去南青公司寻找证据材料,于是,他在电话里指令黄德彪紧紧跟踪。对此,黄德彪在十一点跟踪到南青公司时,先登上五楼踢开‘双规’刘慧的房门,看到房子乱七八糟,立即找来值班老头黄大伯审问,从黄大伯的口中得知,莫晓兵确是来过南青公司,刚走不远。他还从黄大伯口中得知,莫晓兵确是取走了证据,而且是非常重要的证据。所以,黄德彪不顾一切地追赶,甚至不惜牺牲任何代价,也要追回证据。这就是今天发生莫晓兵血洒街头的情景。
    三天 ...查看全文
  • 念人  6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章(三)

    这时,黄德彪骑上摩托车驶出南青公司门口,他考虑到,莫晓兵拿到的现场证据,要经过司法鉴定,才能鉴别证据真假问题。且广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是广南市唯一一家司法鉴定中心,按照莫晓兵平时的特征,料必他一定是往广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去了。于是,他开足马力,载着打手,转头向广南大学急急地追赶去。
    十一时,莫晓兵开着摩托车来到广南收费站,办好缴费手续后,刚从收费站开出,向广南大学开去。这时,黄德彪也赶到收费站,看见莫晓兵刚开出收费站不久,心急如焚,避开收费道,从免费道猛冲过去,追赶莫晓兵。
    当莫晓兵进入郊外,在南都西路上行走时,黄德彪就加大油门,一下子把三轮摩托车开到莫晓兵的前面截住,说时迟,那时快,莫晓兵看到两辆摩托车即将相碰,便急中生智刹车。由于速度快,这一急刹车,伴随着惯性,莫晓兵的身体一下子脱离了摩托车,向前方冲去五米多远,摔倒在地上,硬硬的水泥路擦破了莫晓兵的手、脚、脸,鲜血洒在街头上,此刻,由于疼痛难受,一时动弹不得,只好模模糊糊地躺在街头边上。此时,黄德彪及其同伙,看到莫晓兵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立即下车,跑到莫晓兵身边,对其进行搜身,寻找带走的证据。可是,搜一边翻一边,从头到脚都搜遍了 ...查看全文
  • 念人  6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章(二)

    到五楼后,黄大伯打开了邝水扁‘双规’刘慧的房间,接着打开房间中的灯。莫晓兵乘着明亮的灯光,顺着黄大伯的指点,在房间中四周详细地观察。当他走到房中间时,突然,发现地上有似油渍结成一层薄薄的小片,像一个人在沙漠里见到绿洲一样,他立即像工兵在战场上排除地雷一样急忙蹲下去,用鼻子闻一闻,好似有一些味道,莫晓兵不甘心就这样空手而归,他叫黄大伯找来一张刮胡子的刀片,小心翼翼地把粘贴在地上的这一油渍小片铲起来,放到自己的手掌中。于是,他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后,然后,再将手中的油渍东西放近自己的鼻孔前,重新闻一闻。这次,他终于闻出一点气味,这气味似咸咸的,又觉得腥腥的。面对这一怪怪的味道,莫晓兵心里既高兴又忧虑,高兴的是,这种腥腥的气味像是男人的精液味道,如果检验出是精液的话,那肯定是邝水扁对刘慧实施强奸,刘慧悲痛欲绝而跳楼自杀;忧虑的是,这是唯一的现场证据,也是刘慧死前的现场遗物,如果不是精液的话,那么,刘慧就死无对证了。因为,老练的邝水扁已全部销毁掉现场证据,刘慧的尸体,邝水扁也按畏罪自杀程序上报,第二天,他就急急忙忙交代黄德彪,抓紧将刘慧尸体进行火葬。
    话说回来,莫 ...查看全文
  • 念人  6 天前

    念人:《曙光》第十章(一)

    再说,刘慧跳楼自杀一事,第二天一早,在省局机关里传得沸沸扬扬。有的人说:“刘慧和王学瑞密谋贪污,其罪行暴露而自杀!”有的说:“刘慧与别人上床,被人发现后,跳楼自杀!”有的人还说:“刘慧不小心失足摔下楼而身亡。”有人一针见血的说:“有人想吃天鹅肉,她是被迫而死的。”总之,什么议论都有,但是,议论较多的一点是刘慧与王学瑞合伙贪污的上面。
    莫晓兵和刘慧在局机关工作多年,对她的为人十分了解,平时,王学瑞也常常提及到她,称赞她工作热情肯干,业务熟悉,是王学瑞社长的一员得力助手。她讲话坦率、正直、心地善良,从来不干那些偷鸡摸狗、偷梁换柱的事情。对此,莫晓兵不相信刘慧是失足摔楼死亡,也不相信是与别人上床,被发现后而跳楼自杀的传说,更不相信刘慧与王学瑞合伙贪污的事情。他决定要把刘慧的死因查个水落石出。
    这天早上,莫晓兵上班后不久,他就借故有事准备出去调查,刚下到值班室门口,恰巧碰上邝水扁助手黄德彪从外面进来。
    “莫处,出去吗?”黄德彪主动开口说。
    “是,有事出去一下!”莫晓兵一边回答一边走出去。
    莫晓兵走出厅值班室门口,他就直往停车库,找到自己那辆半旧的摩托车,就往南青公司开去。
    经过一个小时的路程 ...查看全文
  • 念人  7 天前

    念人:美丽的海滨晚霞(散文)

    • 225519jrfvxfrfeezoirqp.jpg
    海滨的晚霞,她给人们带来了多姿多丽的生活画面,给人们带来了甜蜜的夜晚;我更爱晚霞下的海浪,她唤醒了那些醉生梦死的人们,使人鼓起生活的信念与勇气。
    我从小就爱看晚霞,特别是夏天,每当一场大雨把故乡的沙石洗涤得干干净净,东边的天空中出现一条七彩美丽的红虹带时,晚霞就显得更好看。她勾起了我多少的梦幻,假如能变成天上的嫦娥,踏在那条美丽的彩虹带上,飘进天国,到世外桃源看看那神仙世界,那多好啊!
    我从海南岛坐船徐徐进入湛江。忽然,天空雷电交加,下起倾盆大雨来,旅客上不了岸,都缩在船舱里诅咒老天爷的无情。可是,我却暗暗高兴,因为这是晚霞的美丽彩虹带将要出现的先兆。果然,半小时后雨过天晴,天空中出现了那条美丽的七彩虹带。这时,我兴奋的看到,远处,一朵朵云块不断地变换,有的变成了像故乡的鹿回头中的“梅花鹿”,有的变成了天涯海角中的巨大“石柱”,从东慢慢飘到西,又从西飘到东,好看极了。可是,更有趣的是,在日落西山的余辉中,偶然从空中掉落一些雨点(当地人称“红雨”)像飞机从天上撤下一颗颗雪亮的珍珠,在大海中沸腾翻滚,像在跳跃,像在怒吼,像在歌唱,形成一曲雄壮优美的交响乐。这个时候,在水天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7-21 19:21 , Processed in 0.093746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