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网 返回首页

青山石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341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青山石  2018-5-3 21:10

    赞魏青刚

    • t01cd9be72c217a65c4.jpg
    像蛟龙,一个猛子
      
      扎进大海的深渊,
      
      魔鬼般的波涛,
      
      几乎将他吞咽!
      
      为了他人生命安全
      
      甘把自己的生命
      
      推向最危险的尖端;
      
      为了别人亲人的笑脸
      
      宁愿自己的母亲
      
      以泪洗面!
      
      啊,魏青刚,
      
      你是震撼麻木的霹雳,
      
      你是划破黑暗的闪电!
      
      2005年9月
  • 青山石  2018-5-3 20:59

    家乡的这条路


      
      自古以来,家乡的这条路就像一根枯藤,七扭八歪地盘绕在黄土地上。晴天,风尘在藤上肆虐,呛得人呼吸困难,迷得挣不开眼睛;雨来,枯藤变成烂疮,脓水交融,人和车辆都不能通行。世世代代的家乡人,就在这样的路上艰难地跋涉着。
      
      在这条路上,曾经留下薛平贵元帅带兵东征的脚印;曾经滴洒过八国联军贪婪的馋涎;曾经遭受过日寇侵略者铁蹄的践踏;也曾经轰响过国民党反动派祸国殃民的炸弹声。那饿殍载道,民不聊生的惨景让人肝肠寸断!家乡的这条路也好像在颤抖、在哀吟!
      
      是老红军梁天柱骑着黑骡子在这条路上日夜兼程,把革命的火种播向燕山的东端,播向饥寒交迫的农民心中;是游击队爆破组组长狗剩头在这条路上埋进愤怒的地雷,让小鬼子的尸体飞上九霄天空;一支支人民的队伍,沿着这条路奔赴前线,去向盘踞在长春的守敌进攻;支援前线的手推车车轮,也在这条路上旋转着,旋转着,旋转出一道道胜利的彩虹!家乡的这条路啊,也好像为之鼓掌、欢庆!
      
      就是这条路,爷爷当年踩着它去关外逃荒,受尽煎熬,魂断他乡;就是这条路,父亲带领大家搞“大锅”,把腰累成锄钩也没能填饱肚皮;就是这条路,我又在上 ...查看全文
  • 青山石  2018-5-1 16:36

    杜鹃花

    • 200641215393971010.jpg
     
    裁剪朝霞为衣,
       
      专用朱砂染颜,
      
      你固守这座巍峨的大山,
      
      千年万载不思迁!
      
      当春雀开始第一声啼叫,
      
      你就带头绽开了笑脸;
      
      当春风启动第一缕吹拂,
      
      你的芳香便飘向了云端。
      
      蜜蜂忙着把黄灿灿的花粉,
      
      装进它那独一无二的罐罐;
      
      蝴蝶不甘落后地跑来争抢,
      
      眼神里藏匿着无尽的贪婪。
      
      几只金龟子更是迫不及待,
      
      从远处的杨树林那边飞来,
      
      不小心撞在大山的崖壁上,
      
      急速降落
      
      昏昏然倾倒在草丛间。
      
      今天 ,我也慕名来到你的身旁,
      
      是让你的容颜吸引,
      
      是被你的馥郁迷惑。
      
      你那鲜亮又柔润的红,
      
      也许积淀了千万年,
      
      或许为迎接我的到来
      
      才毫无保留地倾然展现;
      
      你那热烈又善感的情,
      
      原储于大山的最深层,
      
      或许是听到我的脚步声
      
      才迅猛地冲出久禁的围栏。
      
      我只是默默地对你凝视,
      
      不忍心用手触摸,
      
      惟恐我的指尖
      
      不小心划破你的娇面;
      
      我极力地屏住呼吸,
      
    ...查看全文
  • 青山石  2018-4-21 14:28

    荒凉的庭院

    近些年来,每当我走进村委会的庭院时,心上就像扎进皂角刺似的疼痛。至于这种感觉缘何而来,我也迷茫,可能是怀旧的蠹虫作怪吧。
      
      说起这座庭院,原来是很宽敞、干净、明亮的。它曾是民心所向之处,是人们集会和学习的地方,那人人求上进,个个争模范的轰轰烈烈的场面,还常常在我的眼前浮现。而现在却不同了:院里堆积的不知是谁家的炉灰渣好像一座小型金字塔;余下的地方长满没腰高的荒草苍耳秧、灰灰菜、青蒿;原先座落在院落两侧的厢房消失了,更听不到昔日里村办油坊沉闷的油锤响和挂面厂卡啦卡啦的搅面机声音,只有零散的断壁残垣沉默在东西两面墙根下。荒草中还趴着一条蚰蜒小径,上面分布着一滩滩鼠屎与鸟粪;小径的尽头是一连十多间正房,但它那当年的英气早已脱落,唯剩下一副老态龙钟的身体在微风中颤动;靠西面的那间作为办公室,此刻也被灰尘和蛛网占据;其余的更显得破烂不堪。有些门窗不翼而飞,可能落到“精明人”的釜底“尽瘁”;屋里的物资也全被洗劫,作为捷足者“发家”的台阶。就这样,当年灯火辉煌、人如潮涌的党、团员、青年活动室,民兵学习室,以及被称为知识宝库的图书室,都一并土崩瓦解了!只有荒草越长越高,只有炉渣堆越堆越大。我甚至 ...查看全文
  • 青山石  2018-4-21 13:49

    父亲担水浇禾

    • 1635612_095481.jpg
    父亲担着两桶江河
    微微弓着腰
    一步一颤
    向一面山坡攀去
    汗水从头顶跳崖
    跌进脚下
    干得冒烟的土里
    他喘着粗气,把水
    小心翼翼地
    喂进禾苗的嘴里
    禾苗吱吱地喝着
    不时地吧唧着嘴
    就如饥渴过度的婴儿
    迫不及待地吮吸乳汁
    吮吸到母乳的婴儿笑了
    笑得眼角挂着泪滴
    父亲用手背替它擦了擦
    嗨!多么可怜的孩子
    就这样 父亲一担接着一担
    往山坡上担水
    水桶里装着
    大地的托付
    禾苗的期许
  • 青山石  2018-4-8 20:38

    飘扬的党旗 (抚宁)

    • t0147d589914c0c933b.jpg
    飘扬的党旗 (纪念父亲)
    在一棵开满花的梨树上,
    悬挂着一面
    迎风招展的党旗。
    白色的花和红色的旗
    相映成趣,
    充满诗情画意
    父亲紧握的右拳
    像铁锤一样结实,
    庄严宣誓:
    “为共产主义……”
    这铿锵的誓言,
    党旗听得见;
    这发至心底的声音
    天地听得见;
    近旁的溪水听得见;
    喜盈盈的梨花听得见;
    还有身边的区委书记。
    从此 父亲把整个身心
    都投入到
    最钟情的事业里!
    1953年——
    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的季节,
    一个热火朝天的年代,
    一个万木复苏 百废俱兴的春日!
    白天拼命工作,晚上精心筹划。
    从不懈怠,深知责任如山,
    却冷落了家人
    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知父亲是谁
    疲惫时 情绪低落时 困难挡路时
    他就想起党旗、梨花、老书记
    还有那刻骨铭心的宣誓
    浑身立刻充满无穷的力气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他仍旧不忘记交纳党费
    不忘记誓言
    不忘记
    那满树的梨花和
    迎风飘扬的党旗
  • 青山石  2018-3-7 10:02

    在关键时刻 (赞张丽莉)

    列车已经来不及收住
    匆忙的脚步,
    依然像往常一样
    全速行驶。
    它不知道
    铁轨内有两个
    沉溺玩耍的孩子,
    危在分秒!
    在这关键时刻,她飞扑过去
    如一道炫目的电光
    向死神盘踞的堡垒奋勇冲刺!
    她要跟列车争时间,抢速度
    必需用柔弱的肩头
    扛起重于她千万倍的车体!
    拼尽平生所能
    才将两个孩子
    从死神的怀中夺回,
    哪怕自身鲜血淋漓!
    她啊!甘愿把安全、把生存、把希望
    送给别人;
    不惜让危险、让痛苦、让死亡
    选择自己!
    车轮
    懊悔地颤抖着,
    并深深自责
    罪孽呀,罪孽!
    在这关键时刻,
    我为什么不能
    将双脚高高抬起?
    铁轨发出啧啧的赞叹,
    赞颂这位杰出的女英雄
    振聋发聩的伟大壮举!
  • 青山石  2018-2-16 11:11

    短篇小说:保护水利局长

    保护水利局长 3700字
    文/青山石
    1
    一天,土吉县水利局涂局长乘车从某地路过。他的目光透过车窗玻璃,发现河岸边插着一块木牌,上面的文字很抢眼。为了看得清楚些,就对司机说:“小杨,停一下车。”
    汽车缓缓停下来。涂局长下了车,信步走到木牌前仔细查看,上面的字用红油漆写成:保护水利局长。
    涂局长有些发愣,不明白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就问司机:“小杨,前面是什么行政村?”
    “倪家庄。”
    “哦。”涂局长若有所思,他想起在三四年前,他曾批准、实施过几项支农灌溉设施项目,其中列入规划的村子当中就有倪家庄。看来,这里的村民懂得感恩,对他竟然这般敬重。虽然树起的只是不起眼的一块木牌,但并不亚于一座石雕的功德碑。想到这儿,他的心情不由得愉悦起来。
    “小杨,带照相机没?”
    “没带。不过,我的手机拍照性能也不错。局长,您有什么指示?”
    “你统计一下河边共有几块这样式的牌子,并且全部拍照下来,每块牌子要拍照三张,调换不同的角度进行操作。”
    “好的。”小杨应声后,从这块木牌向西走了三四十米,又看见第二块木牌,再往前走了一段,发现第三块木牌。他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杂文小品|长篇连载|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小学100字作文|小学200字作文|小学300字作文|小学400字作文|初中500字作文|初中600字作文|高中700字作文|高中800字作文|高中900字作文|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公益补偿|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5-22 16:11 , Processed in 0.109374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