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天马文学网 返回首页

清林边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385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清林边  3 天前

    短篇小说 平顶山

      充满罪恶的日本短篇小说集(二)
      一
      一九三二年九月十五日夜,辽宁抗日自卫军在队长梁聚仁带着的1200人经过平顶山进攻抚顺时,他们做了一件事:打击了平顶山的日军仓库、鬼子派出所,又袭击了采矿所所长渡边等日本鬼子。
      ……
      就在当天晚上半夜,在抚顺的守备队中队长川上精一在家里喝着、从日本带来的清酒。这个歹毒的军国主义恶毒军官,刚啃了一些烧鸡,这时,门开了,走进一个非常惊惶的副官说:“川上队长!”
      “什么事?”
      “在平顶山的我军仓库,还有采煤的渡边所长被支那抗日游击队袭击,有八九个帝国的士兵被打死。”
      听到这里,这个恶毒的川上把桌子掀翻,一双小眼睛发出极度充满杀机的凶光,他马上意识到:要去找这一抗日游击队进行报复是不可能的,这个擅长报复中国人民的心如毒蛇的人决定明天,就去对平顶山那里的村民进行报复屠杀,因为,他们手无寸铁。他即刻不顾半夜了,跟抚顺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打电话。
      小川同样是一个凶毒、恶毒的、擅长攻击中国抗日游击队的军官。他已经睡下,听到了电话声。他就起来,到房里拿起电话。
      “是小川队长?”
      “哟西。”
      小川队长听到上川精一的、带有十分恼怒的声音:“我刚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3 天前

    志愿军排长张光成三离开朝鲜回国

    到了朝鲜江原道火车站,他们这个团上了闷罐车。车站上,也非常简陋,进门就一条站台,一节节的灰土色车厢,已经早也停在那里了。好像是运货物到别的地方的感觉。车站的有些烂的长长的站台上,没有朝鲜老乡,一片冷清,就跟石庙差不多。这时,车站上,渐渐开始热闹起来,都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他们头戴着黄色军帽,左胸上配有一小块白色的标记:中国人民志愿军,他们腰间紧系一根宽皮带,背上背着叠好的铺盖卷,还有斜挨着铺盖卷打到他们英气军帽旁的步枪。他们都一排排地站在一起,脸上兴奋,心里躁动,打了三年多的仗了,终于把美军打败了。现在,朝鲜人民终于过上安宁幸福的日子了。而在三年间,在抗美援朝的战争里,他们都坚韧地过来了;同时,和自己一起从国内来的战友,大部分早也战死或者还有更多在最后一场战斗,还是牺牲的战友。这种心情同样在他们的心里扰动,尽管他们还是带着胜利喜悦。
    中国人民志愿军一一一有很多的战事,如果不把他们的战事用现实主义小说写出来,是更大的缺憾。请明年底关注,用了三年时间写的志愿军小说《张昌海》。小说将对志愿军英雄黄继光、孙占元、刘凤勇、谭秉云,张明甫、曹玉海、 薛志高、王合良、尚衍发、郑定富、易平学、韩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3 天前

    志愿军排长张光成二舍不得志愿军离开的阿妈妮

    “阿妈妮!”张排长和小杨走进了房里,喊了一声。这时,在灶房里做饭的60岁的,背有些陀,头发有些白,脸上有皱纹,看上去有些苍老的朝鲜老大娘阿妈妮就走了出来。她看到:张排长头戴浅黄色军帽,一张非常俊逸诚挚的脸,目光明亮含有机智仁厚的眼光,在左胸上,有一道小方块的白色标志:中国人民志愿军。张排长腰间紧系一根宽皮带,他站在门边,而他腰间紧系着宽皮带的皮带扣环,被背后的黄亮光线,晃映得略有些亮;还有随着他的举动,使紧系在他浅黄色军衣微鼓的肚皮正中的皮带带扣环,也闪亮一下。
    “志愿军同志!”匆匆出来的阿妈妮也热情招呼。
    张排长和他的战士,多次在这个叫上清村的朝鲜江原道的小山村生活和战斗过;也受到了村民的无私援助,我们将在以后的章节里再写。不只是他,还有一些志愿军战士把阿妈妮当着自己的母亲一样。要走了,张排长心里舍不得,他真得不想离开阿妈妮!他看着阿妈妮,觉得难也开口;马上要走了,回到国内了。看到张排长想说,嘴唇蠕动几下,就略低头。又看到张排长几次抬起右手在他方正的鼻翼上心不在焉地擦了一下,又把放下的手叉在他腰间的宽皮带上摸了摸。敏感的阿妈妮知道:张排长和他战士们终于要走了,因为,抗美援朝已经结束两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3 天前

    志愿军排长张光成一告别朝鲜阿妈妮


    “排长,我们该出发了。”志愿军战士23岁的杨有德走到站在路边一处土堆上的自己一排长,26岁的张光成身旁。这时,志愿军非常英勇可爱的排长张光成双手叉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上,在看着侧边(北边)不远,不太高的褐灰色山脚下,略接近他身边土路一横片微斜的矮坡坎上,有几座朝鲜平民的茅草房。在他们房门外的地坝边生长着一两颗不高的树子,相挨着。而在他身边(南侧)的脚边,就是通向朝鲜江原道的一条干硬而灰褐色小路。而他站在路边上,看着有些远的位于山脚边的土岗上,有几座朝鲜老乡已经变黑吊在房檐下些的一些参差不齐的谷草,陈旧的土墙和开着褐黄色门的地坝边上,
    生长着两颗枝叶蓬勃的小树。从这里看去:几座朝鲜低矮的茅草房子相邻其间。一条上坎的小道过了一间房子,从后一间房子的土灰色墙侧边往上的一座房子伸去。
    “我知道。”志愿军排长张光成凝神地看着土岗上的第一间草房,微张了下嘴回答道。而他并没有回身,也没有马上要移动一下脚随战士小杨走到在列队等候他的战士们,还是这样看着这一间房子。小杨当然明白,自己的排长不忍离去。因为,这一离开朝鲜江源道,就永远也回来不了。过了会,志愿军战士小杨,还是催自己的排长:
    “排长,战士们都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3 天前

    小路十回到村连部

    他俩一出来,就看到了一排长耿忠,他刚刚走到这里,看样子多着急的。
    王连长就招呼他:“一排长!”
    红军非常英勇、淳朴,还有点儒雅的耿忠排长看到了自己连长马上走来,耿忠肤色有些黑,是种田出身的农村人。一双黑黑的眉毛下,有一双机智非常明亮的眼睛,有些润亮的鼻翼下,一串浓黑的胡子到他下巴。
    红色的领章下,胸部非常丰满厚实,一根酱色宽皮带紧系在他有些微鼓的肚皮上。中国红军排长耿忠十分的英武照人!
    “连长,副连长让我来找你。 ”
    耿排长在说时,还是非常急,他马上伸出手,揽住自己的连长的胳臂,让他往回走。
    “他回来了?”王连长问
    “是呀。”
    “他完全可以喊战士来喊我。”
    性情刚直的耿排长说:“喊我一样。”
    “如果这个时候,有情况怎么办,一排少得了你吗? ”王连长责备道。
    “这个时候,不会有事。”耿排长有些脸红说。挺有把握似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
    耿排长遇到这种事,或者有战事,就满脸红得如铁红。他爱把嘴唇蠕动了一次两次三次,一个性感的鼻孔就扩张,就似乎不悦地低脸,沉默了。
    然后,王连长说:“我听小刘说,团长来信了。”
    听到自己连长没说自己了,耿排长才抬起非常英俊而默然的方脸回答 :
    “是呀。团长今天上午就派人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3 天前

    小路九红军一排长耿忠

    这时,前面走来两个村民,一个村民招呼王连长:“红军同志!”
    正好机敏的王连长就站住问:“老乡,你们李村长在吗?”
    “在。我刚才经过他的门口,看见他和你们的一个同志在一起。”
    “哦。”
    “红军同志,你要找他吗?”村民问,也非常的热情,看来他想带王连长到村长家里去。
    “不了,老乡谢谢你。”
    “没啥。”
    说到这里,王连长想到了自己要做的事。就说:
    “老乡,反动派的军队马上就要进攻红军根据地了,白匪军就要打来了。老乡,你们村长跟你说没有?”
    “我们不怕。”这个老乡说。
    “为啥?”
    “有你们红军在呀。”
    王连长听了,心里非常的感动。说:“是啊,只要有我们红军在,就绝不会让老乡们受到伤害。但是,这次反动派派出了很多的军队来对付我们。目前是敌人强大,红军弱,需要避开敌人的锋芒。所以,明天早晨,所有的村民都要撤离到后山去。”
    “哦,是这样。”
    “你们要在明天天不亮,就收拾好。”
    “知道了。”
    “还有,你回到家里,把我的话一定要跟隔壁邻居说。”王翔连长再次这样说话。他希望能尽自己所能,让所有的村民都知道。他知道:情况在变化,他也没有太多时间来通知全村的村民。
    然后,王连长就和老乡分开了。
    他到了大娘的家里。李大娘的儿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3 天前

    小路八去村民家

    王连长走在村道两边都是村民的破旧的草房,发黄有土灰般的破门,有个把门口就是放了一些柴禾,在土灰的门边墙上挂了蓑衣,房檐上还吊着干活的农具。转过这一面村民的房子,走了一会,就到村中的一间大瓦房。蓝黑的门口边,站着两个守卫的非常威武的红军战士。他俩招呼了自己连长,王连长也回应了他俩,就马上走进正面的一间战士的大营房。而靠西侧过去的一间房子就是连指挥部。可是,看见营房,王连长首先想看看自己战士怎样了?他走进了营房。
    只看见营房里就有六个官兵,而其他的应该是在村边的大地坝去训练了。
    看见自己连长回来了。他们都站起,热情招呼自己连长:
    “连长,你回来了。”
    “嗯。”王连长走到了他们跟前,问:“陆副连长呢?”
    战士杨天海回答:”副连长到村里找李村长去了。他要动员村民在明天转移到山上去。”
    王连长觉得:
    现在正是第二次反围剿初期,自己走了,当然剩下的地方工作,就得由陆副连长做。他想道:对,我必须去村里看看,了解一下老乡们的情况。想到这里,王连长就对他们说:
    “我到村里去了。等会副连长回来了,就告诉他一声。”
    在王连长左边的是:红军一排排长耿忠。他中等个子,有一米七一多点,26岁。他一张黄里透红的、光润,同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6 天前

    抗联排长刘贵二惜别

    看来,这以后我们留下的部队,照样会面对大量鬼子的围攻,这部队的分开,大家更显单薄了。哎,管他的,再难再形势凶险,也要打鬼子,没什么好说的,打鬼子,死了也是光荣的。现在,排里战士们的情绪都行,就是有个别战士,还思想不通。听说主要是小马。他才18岁,是和他们村里的大虎,二锁,李光一起来的,他们年龄要大些,都是22、23岁,大虎24岁。他们来了一年多了,打了一些仗是要成熟些。嗯,是真正的抗联战士了。特别是大虎,都是他们三班的副班长了。他们在抗联西征的这件事上,是会转过弯的,主要是小马,才18岁,想不通也是正常的,他本来就喜欢打仗热闹。想到这里,刘排长就坐了一会,他想还是去一排三班看看。就站起来,向在树林那边的抗联简易营房走去。
    十八岁的抗联战士马发河,这时,站在门边。在简易的大营房四周,还有相挨一起的多座能看到比前面营房高出一个脸的营房的木房顶和在它们四周如贴近般的葱绿的树林。看到自己排长走过来,就马上迎上去。
    “排长!排长!”抗联小战士小马连喊两声,跑到自己正在缓慢走来的排长身前站住。
    “小马。”刘排长看到小马见自己就如看到他的亲人般这样稀罕自己,心里也感动。
    “走,排长,到房里坐。”小马说。就伸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6 天前

    抗联排长刘贵一第二次西征


    一九三八年六月十八日这天下午15点,在东北一个叫上台村的村里,有许多的村民和抗联军人在欢送出发去西征的抗联二路军第四、五军。此时,夏日温和的太阳照在出村的土路上,在纯净的蔚蓝色的天空里,浮动着一些轻盈的白
    云,看上去是那样的令人愉悦!东北六月夏日温爽的风吹在此时送别的军民脸上。
    而此刻,在村尾上,两边都是村民的彼此相挨的茅草房。褐黄色的草房顶一间比一间要高出些,看上去显得错落有致。在年深月久风雨的影响下,有些发黑的草稀疏地吊在房檐上,看上去非常的衰败!在往后面,也是这一条道,它穿过全村:土道上有些坑坑洼洼的。在村道往北,就是一大片的忽高忽低些的茅草房和有些东拐西横的在房与房、土墙与土墙相对的过道。在长有几颗杨树的村尾土道上,在褐土墙的房子门边路上,站着许多的军民都夹道欢迎一个个肩扛步枪、腰间紧系一根宽皮带、挺胸昂步地沿着出村到远处蜿蜒的山脚下的小路、缓慢走去的抗联第四、五军的战士和指挥官。
    在此时的中国东北,自从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践踏了那里后,每天都有一些绝不屈从极度残暴巨毒的占领军一一一日本侵略者的抗日的军事队伍在坚定勇敢地和凶毒、无耻的日军战斗。原先由指挥官黄显声领导的一股庞大的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6 天前

    小路七回部队

    红军连长王翔告别小莲。走了大半天,接近了中央红军革命根据地之一的萍乡的一个村子边一一一红三军团一连所在地。
    这个村子叫龙门村。
    现在是下午近16点。金黄色的暖和的太阳洒在前面较远的一条呈紫红色的土路上。干硬的路两边是土地,往前面望去是位于村边的3、4颗绿色柳树下,那掩映在褐色树干间的被遮挡些的茅草房,还有稍高些的过去的灰黑色草房顶。土黄色侧墙对着较远的村外这面过道;而侧墙稍过来点,是发黑的茅草后檐下陈旧的后墙等。村子后面是仅仅能看见被村子遮住的不高的后山。此刻,红军连长王翔在朝脚下这条土路一直往前通到有几颗枝叶蓬勃柳树下的村口边,有两红军战士在警监的村道上较快地走去。看到在村口放哨的红军战士,他知道自己到连队了。心里感到温情一一一马上和自己的战士在一起,是那样的亲切欢喜!
    要到黄昏了,龙门村从远处看去 :非常的清静而秀雅!
    两个在村口边,在几颗绿色柳树下站岗的红军战士是那样的英武和威严。一个叫梁达,一个叫何三平,他俩一眼就看见自己连长刚出现在到这面的路上,正匆匆地走近他俩。
    “梁达,咱们连长来了。”个子有些高、身子健壮、容貌清朗的21岁红军战士何三平说。
    梁达长得矮、身体敦厚、非常的活泼而热情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6 天前

    小路六在小莲家里


    红军连长王翔到了小莲的家里,小莲立刻把早上留下的红薯在锅里热一下,马上端在门边的桌上。尽管,王翔连长肚皮饿的咕咕叫唤了,他还是忍住,这毕竟是第一次到人家姑娘的家里,不能没有体统。看到王连长在吞口水,他的鼓胀的光滑的颈子上的喉结,在上下溜动两下,脸在往下压缩一下,他的左手习惯性的摸了模他插着两只黑亮驳壳枪的宽皮带里的肚皮上。小莲立刻拿起一个大的红薯放在他的手里。王连长就看了下小莲,双手一接住,张嘴就咬,马上就低头,两三下,大口吞吃起来,一会,就把一个红薯吃完,然后立刻伸出手拿起一个……,他一下吃了五六个红薯,肚皮都圆鼓鼓的。小莲又跟王连长端了一碗水,他一口喝完。就说:
    “谢谢你,田小莲!”
    小莲看见他的嘴唇上还沾点红薯渣,就说:“你的嘴上有红薯渣。”
    王连长立刻抬起手把嘴唇上的红薯渣擦掉,可没有擦着。
    小莲又说:“没有擦着。”
    王连长就不还意思说:“你看我,还是,请你帮我擦一下。”
    于是,小莲就站起来,把他嘴上的渣擦掉。
    王连长说:“谢谢你。”
    小莲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王连长感叹道:“肚皮饿了,真难受。还是有吃的好!”
    他在说时,就又把左手摸摸他圆鼓鼓的肚皮。
    “怎么,你们红军没有吃的?”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6 天前

    小路五红军连长王翔和小莲

    1930年4月18日,就是去年的一个早晨。小莲想到她们黄角村后的山上去找烧火用的干草、松果, 就把饭弄跟自己的弟弟小兵吃了,弟弟就找他的伙伴玩去了。并收拾好了屋子,然后背上一个背篼上山。遍山铺满了一片嫩绿色茂盛的野草和一片绿得耀眼的树林,置身在春日清丽的山林中,会令你心儿爽朗 !鸟儿在相互依偎的叶子间鸣叫,洁净深蓝色的晴空,在她的头上方动人地延伸。金黄的太阳隔着茂密的树叶,斜照在小莲的头上,穿着朴素的衣服的肩上和身边的地上的叶草上。清爽的晨风从林间的山边那吊挂的绿叶的别处,时不时吹来,令小莲感到这一切是那样的愉悦欣然。
    她开始慢慢在地上找发干的松毛,往她的背篼里放。过不了多久,背篼就找满了。小莲也不想马上回家,她觉得时间还早,也没有事,就坐在草上歇歇,用手擦擦脸上的汗水。突然,她听到了枪声,惊了一下。其实,她听到这样的枪声,也不是太奇怪!这个地方本身就红军苏区的范围。然后,又是一枪声,她感到这枪声,离自己更近了,在她的身后不远。
    这时,小莲听到身后树林的叶草有急促脚步声和可能是身子碰着叶草发出的簌簌的响动声。过了两分钟不到,一个28岁的红军连长王翔从树林间跑来。
    他身着红军的灰蓝色军服,戴着有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6 天前

    小路四小莲

    在红军排长钟和平床边坐着的吴大叔等得很不耐烦。过了很久,见他们背着背篼进房来,就问:
    “你们怎么去了半天?”
    红军排长钟和平说:“大叔,不要紧。”
    红军副排长罗国柱说:“ 在去三台镇的半路上,差点被白狗子搜出枪来。我们买了这么多药,大搜担心被白狗子搜去,就只好走山路。”
    “是呀,白狗子很凶的!在我们去的路上,看见一个把鸡蛋拿到镇上卖的女人照样被检查,还有一个白狗子非要喊她把包裹打开来检查。”小莲说。
    钟排长说:“谢谢大嫂,小莲。”
    “没什么。”
    吴大叔说:“娃他娘,别说了,快跟红军同志上药吧。”
    “嗯,马上。”
    然后,小莲和吴大叔、吴大嫂就帮六个受伤的红军战士、指挥官换药并重新包扎,半小时后就好了。小莲就回到自己的家里。
    走到家门口。
    “姐姐,我饿了。”十一岁的弟弟从门口走了进来,看着姐姐说。听到弟弟的话,她才身子动了下。这时,弟弟走到姐姐的身边。小莲说:“小兵,你等一下,姐马上煮饭。”
    “那好吧。”
    小莲就回到灶间里,在被油烟熏得发亮的微暗的灶房里,在靠近土灰墙边的灶头,把火生起。弟弟就帮她往灶里加柴火。小莲把今天早晨,红军连长王翔吃过还有大半盆的红薯,放进锅里汽热,不久,端在桌上,让弟弟吃。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9-16 16:24

    小路三为红军买药

    在去三台镇上的田坎上。
    小莲先前,看见受伤的红军心里又想起了今天早晨离开的红军连长王翔。心里在想着,大婶跟她说话,她都爱说不说的,心里就想回部队的王连长。26岁的红军副排长罗国柱一直在她俩后边走。
    大嫂看见小莲没有听她聊。就问:
    “小莲,你在想什么?”
    小莲没有回答。从她的神情来看,大婶感到:小莲在想红军连长王翔。因为,大婶听小莲说过。就又问:
    “他走了?”
    “嗯。”
    “我看王大哥人不错,你跟他会好的。”吴大嫂说出自己看法。
    小莲轻轻嗯了一声。
    “他好久回来?”大婶问。
    “不知道。”
    “不要急,王大哥要回来的!”吴大嫂安慰小莲。
    然后,觉得白狗子的检查站要到了,吴大嫂又说:
    “好了别想这些了,等一会儿到镇上了,要小心白狗子的盘查。”
    “嗯。”
    一直默默地跟在她俩身后缓慢走着的红军副排长罗国柱听到了,觉得有麻烦事了,就往前迈出一步。他明白:一排长喊他来,不仅是为了买药,也是让他保护她俩的安全的。
    “大嫂,哪有盘查?”一步走到吴大嫂身边的罗副排长问。
    “就在前面路口。只要走十多分钟。”
    罗副排长这会儿觉得不好,因为他腰间的腰带上,插了一把驳壳枪,如果搜出来就麻烦了。他就急了!他想到时就只有冒险了。
    他们走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9-16 16:23

    小路二惦记远方战场的红军连长王翔

    小莲转过脸立刻看到:向村边外一直伸向远方的小路,她立刻如扑上去般,跑了几步,就停在她身边枣树旁,看着:红军连长王翔渐渐远去的身影。也没有一丝要回头,也没有要站住,或者回过脸来看她一眼的举动,就这样一直朝前边走去。看着他:头戴蓝灰色有八角帽边的军帽,紧系着宽皮带坚实的腰身,穿着草鞋至他肌肉发达的膝盖后的绑腿。王连长脚步有力地向前走去,还有他那英武的腰身,较快地走在长着一横长而葱郁小草中间的弯弯的小路和在两边呈条状的灰色重叠一灰一绿土坎间,走远了。
    小莲就这样看着,眼睛不眨,哪怕一秒,因为一眨,她就会少看一眼中国红军连长王翔一眼,那么王连长,就多一秒钟消失在小路上。她要尽量把王翔连长马上就不见的身影再次深深地印在脑海里,留在自己激荡的爱恋里。
    这一走,王大哥说,他不久就回来,带自己去他们部队结婚。据说,他们的红军部队在萍乡,要走大半天路。不过,据说,他们红军马上就要打仗。这次是这个战士被打死,下次有是一个或者多个,这千万不要是……不,不,别这样想,这不行,不,王大哥你千万……想到这里,小莲不敢再想,在这样,她会心里感到压抑,感到透不过气。她这时,才感到看到,红军连长王翔,已经消失在远方的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9-16 16:17

    小路 一红军连长王翔


    1931年,第二次中国工农红军反围剿时期。
    在中国江西某山区。
    今天是1931年5月初的一天。这天早晨,在东边的天上,在一片洁净诱人的蔚蓝色的晴空里,没有一点或一丝的云片,整个天空悄然把一色令人爽朗的容貌展示于美丽大地的眼前。而在清晨和谐宁静的天空中,金黄色的太阳在发出一片浅黄色的光芒,把这面过来的天照得黄白黄白的,非常耀眼!也把村东南面的苍翠的山顶和灰绿色的山壁照得黄亮亮的,如染了一层色似的。从远处看去:一片静静连绵的山融入在一大片白黄黄的光辉里。而明亮温暖的太阳闪动着斜长的光线划过动人的蓝空,洒向美丽的原野和空灵恬静的山村!
    一大清早在通到村尾的小道上,在向阳的村道边,长着一长排的桑树。蓬勃绿色带原尖形的叶子,捕满了一颗紧挨一颗的树上,绿得仿佛要化了似的。金黄色的阳光欣然地照在树梢上,被树子遮住的小道上显得是那样的微暗清静,令人心境怡然!在静静的小道边,长着一片葱绿色小草,沿小道后面伸去,直到长有三颗枣树的村尾边。而再往前,就是:两边呈条状忽高忽低波浪般的土堆和泛着灰色的土坎,而中间有一条弯曲的小路,一直延伸至前面远远的褐灰色的山脚下,并消失在山脚下的拐弯处。
    清新的晨风从前面村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9-16 11:18

    南京大屠杀第十章国军连长刘俊义

    不知过了多久,他醒过来,看见眼前的天空还是一片浅灰色的。一会,有一股冷风从城墙头上斜吹过来,吹在他脸上,他觉得自己脸、身上被一股如冷水般的寒气扑了一下,然后,他看到何大哥跟两个战士接岗了。
    没有看到自己班长,徐凯就站起来,看到何大哥一张熬了夜的脸煞白的,好像受了多大的苦似的。
    “何大哥,班长呢?”
    “在那边睡了。”
    然后,徐凯走到这边来,看到周班长斜躺在城墙下的地上,双手放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一张厚道、英气的左脸侧向一边,睡得多安静惬意的!
    在班长一边,还躺着多个老战士呼呼地大睡着。
    徐凯很喜爱自己班长,想到自己班长还拿衣服跟他披上,以免他着凉,还有让他喝酒暖身,也担心他身子受不了,徐凯就又是心里一热,
    他把军衣从自己肩上拿下来,轻轻都盖在自己班长的肚皮上,就走开了。
    天亮没有过好久,炊事班长老周把做好的馒头稀饭送到了城墙上战士们的身边。
    “兄弟们,开饭了!”
    于是所有在睡的战士起来,拿上自己的碗都围过去。一下,原先非常安静的城墙上,都热闹起来了!好像对于战士们来说,吃饭都是一种生活的希望,不管是打仗还是不打仗都是必不可少的。徐凯拿着碗也过去,他看到何大哥。“小徐!”何大哥先喊他,就走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9-16 11:15

    南京大屠杀第九章周班长

    富有经验的王排长说时,就马上把没有战场经验的小周按下,自己也蹲下。他立刻意识到:如果这时还站在城垛当口,就会被随时射上来的子弹打死。
    “排长,为什么不要我投呀?”小周非常不解地问。显然是不明白这投弹的时机。
    “小周,虽然下面没有几个鬼子,你看到了,刚才的鬼子跑开了,基本被我炸死了,但是在四周,还有不少鬼子会朝着我们这里开枪的。”
    “排长,我明白了。”
    此时,心地善良的王排长一个方脸非常温存,用亮闪闪的眼睛看了看小周,他根本不想看到自己兄弟有不测。说:“小周,记住:你跟着我的行动做。”
    小周非常明显感到排长是那样照顾自己,心里情不自禁地一热。“嗯。”
    然后,他看到自己排长就起身,动作快,并看了看下面的鬼子,看来他是有经验。就在此时,马上就有子弹打上来。小周却刚要起身,就看见王排长赶快蹲下,
    紧接着他俩都同时听到:有子弹打在他俩头上方的、城垛向外的城垛上,还落下少许灰渣。过会,排长非常平静,并没有受这一情况影响了心情。然后,王排长说:“小周,我俩从城垛两侧抬起身。”
    小周似乎才明白这样做是避免被鬼子的子弹打中,因为,有城垛挡着子弹,会更安全。毫无疑问,在王排长的指导下,他俩在非常积极地打击着下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9-16 11:12

    南京大屠杀第八章周班长和徐凯


    自从自己连长喊射击以来,在一排长张俊涛、二排长王仁杰这边的新战士徐凯和彭四全跟一、二班长在一起。
    徐凯很想开枪打鬼子,但是他看到城墙下有大量鬼子攻到了城墙根下,气势是那样吓人!一下就心里非常压抑、紧张、害怕!浑身发抖,他伸手拿枪,却把枪碰到地上,他想道:这就是要死人的打仗吧。他就站在二班长周秀龙的后面呆若木鸡。这时的二班长几次或多次向城墙下的鬼子闷声不响地开枪,后才回脸,注意到:徐凯站在那里发呆。
    他知道徐凯和彭四全是第一次打鬼子,一定害怕。就在急急而使人脑袋发晕的枪声里回转身来,对徐凯说:“徐凯,不要怕!打鬼子,就是这个时候了。你不打死他,他就要打死你。徐凯,来,拿上步枪。”
    周班长说。就把在地上的步枪捡起,塞在徐凯有些瑟瑟发抖的手里,又拍拍他肩膀,在激励徐凯拿起枪战斗!徐凯就抬起迷茫的眼睛看到:自己周班长那更加沉稳的方脸和温存勇敢无畏的神情,好像他从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在自己二班长的鼓励下,徐凯才勉强接住步枪,周班长继续鼓励他,他知道:只有让徐凯向鬼子打出第一枪,也许才使徐凯感到自己打鬼子了,这样就能促使他打第二枪、或第三枪。
    “快,开枪!朝鬼子射击,快!”周班长喊道。把他非常关 ...查看全文
  • 清林边  2018-9-16 11:12

    南京大屠杀第八章周年吧在


    自从自己连长喊射击以来,在一排长张俊涛、二排长王仁杰这边的新战士徐凯和彭四全跟一、二班长在一起。
    徐凯很想开枪打鬼子,但是他看到城墙下有大量鬼子攻到了城墙根下,气势是那样吓人!一下就心里非常压抑、紧张、害怕!浑身发抖,他伸手拿枪,却把枪碰到地上,他想道:这就是要死人的打仗吧。他就站在二班长周秀龙的后面呆若木鸡。这时的二班长几次或多次向城墙下的鬼子闷声不响地开枪,后才回脸,注意到:徐凯站在那里发呆。
    他知道徐凯和彭四全是第一次打鬼子,一定害怕。就在急急而使人脑袋发晕的枪声里回转身来,对徐凯说:“徐凯,不要怕!打鬼子,就是这个时候了。你不打死他,他就要打死你。徐凯,来,拿上步枪。”
    周班长说。就把在地上的步枪捡起,塞在徐凯有些瑟瑟发抖的手里,又拍拍他肩膀,在激励徐凯拿起枪战斗!徐凯就抬起迷茫的眼睛看到:自己周班长那更加沉稳的方脸和温存勇敢无畏的神情,好像他从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在自己二班长的鼓励下,徐凯才勉强接住步枪,周班长继续鼓励他,他知道:只有让徐凯向鬼子打出第一枪,也许才使徐凯感到自己打鬼子了,这样就能促使他打第二枪、或第三枪。
    “快,开枪!朝鬼子射击,快!”周班长喊道。把他非常关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 - 天马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9-26 18:33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