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天马文学网 返回首页

石建华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697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石建华  5 小时前

    我的職場路 第49節 直接费乘以115%

      我在五冶建设总公司机关的计划处,合同预算科工作半年以后,审核预算的能力比起半年前,的确是轻松自在多了。不论是土建,还是安装,只要是预算送到我这里,用不了多久,很快就能给预算的编制单位有了准确地回复。同意还是不同意,还是修改以后再批复。很快就会有回音。这一点让预算的编制报送单位非常满意。审批的效果也比以前好得多了。
      半年以后的一个下午,五冶四公司机械科的一个预算员走进我们合同预算科的办公室,交给我们科长一份预算,科长接过来看了一眼,随手转身就交到我的手上:“你给审查一下,该咋办就咋办。”说完就走出办公室忙别的事了。
      我接过这份预算一看,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签证预算,这个签证就是现场的一个改造工程,就是有几盏灯和一点管线,内容相当零星。整个预算项目还没有写满一页纸,没有图纸,就是一个非常零星的水电安装的典型签证工程。这个工程量经过五冶现场工程指挥部的有关人员核定,已经确认过。基本上无需再审查了。
      既然相关技术专业人员和有关领导,对该预算的工程实物量已经确认,他们都已经签过字认可了,我们也应当相信现场指挥部的签证。工程量不动了。我只是简单地拿着《全国统一安装工程预算定额四川省估价表》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昨天 08:29

    我的職場路 第48節 靠背木椅变藤椅

    78年10月底以后,我从地处东郊跳蹬河的机修厂材料科,通过正式的工作调动,到了人民北路的五冶建设总公司计划处,最先开始是在编制组。后来通过文化大革命以后的全公司大范围内的第一次经济活动分析会,在这次会上,数百名与会的管理干部一再要求,为了强化本企业的建筑经济施工活动。必须要加强建筑工程预结算的管理。在总公司的机关里,必须要有管理预结算的机构。总公司的领导经过再三反复研究,终于下决心,在原来编制组的基础上,立刻扩编为合同预算科。在当时,我就是合同预算科里最年轻的办事员。
      我到合同预算科上班以后,不久就观察到一个情况。在我们计划处里,所有的科室,除了我以外,所有的人都有能坐的腾椅,而我是一个新来的,还没有给我配个椅子坐,在上班的时候,我只好趁着别人出去办事的时候,现抓别人的空椅子坐,一旦当别人回来时,我马上就得还给人家。自己站着办公。时间短倒无所谓,时间长了总不是个办法。在计划处里,虽然是没有人会和我计较,但我老是去抓别人的椅子坐,这毕竟不是什么好章法,的确也有很多的不便之处。
      老抓别人椅子坐的时间,大概在延续了几个星期以后,我自己也觉得这么干太恼火了。不免在有的时候,就要发点牢骚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前天 07:44

    我的職場路 第47節 第一次审核预算

    79年元旦以后。我已经开始做预算审核前的准备工作,自我感觉好像是学会了不少预算知识,但实际上,我只是在施工图预算的外面打圈圈。只是了解到基本建设的基本程序,学着做预算的管理。怎么去审核,我还还有学会。问题就摆在我的面前了。一开始就让我陷入了被动局面。
      79年3月,五冶四公司四队的一个预算员,通过四公司的计划科,转送到计划处一份施工图预算,是关于五冶《跳灯河家属区第4栋宿舍楼建筑工程》施工图预算。当时该工程的建筑面积为4000平方米,预算编制的造价为32万元。
      他们也没有带图纸来,这份预算就送到计划处,按照流程,很快就流转到了我的手上。我也是第一次接触施工图预算,别说是审核了,我过去连看都没有看过。只是在了解建设项目的基本建设程序过程中,知道有这么个东西。知道它所包括的内容。实际的东西我还真没有见到过,现在就叫我审核施工图预算,我真不晓得该咋个审核预算了。现在这个预算就在我的办公桌上,我该怎么办?从哪儿下手?
      我先向我们预算科的牟实钧老师求教,他打开笔记本翻了一下,然后思索了一下,转身告诉我一个方法,审核预算的方式,大体上有抽查指标审核法,重点内容审查法,全面审核法。审核的形式会审法和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3 天前

    我的職場路,第46節 合同预算科三个朝代的计算工具

    我到了五冶建设总公司计划处以后,在牟实均和郑洪礼两位老师的带领下,我开始逐步地学习基本建设预算的管理。学习预算,做预算,就离不开计算,工程量的计算来源于施工图纸、计算规则和经过审核认可的施工组织设计。
      工程直接费的计算,离不开价格,价格的计算包括着人工费,材料费、机械费。直接费用的总和包括着构成工程实体的人工费、材料费和机械费的预算成本的总和。间接费的计算来源于直接费中的人工费。税金的计算基础包括了直接费和间接费两大部分的总和。
      预算工作需要大量地计算,通常情况下,一般地单位工程,每个单位工程而言,都有上千组的数据需要计算。
      工程量的计算,来源于施工图纸和施工组织设计。首先是建筑工程施工图。其次就是施工组织设计以及专项施工方案。关于建筑识图,我在前面说过了。从参加工作,我就在看蓝图,在我看来,建筑结构图与机械加工图纸相比。难度要小得多了。识图不难,我们关键是要了解施工各工序的程序以及相互穿插等联带关系。掌握各个专业的工程量计算规则。要多看看,多学习各相关专业的工程量计算法则。尽快地提高计算速度和准确性。
      预算价格的核算,重点在于具体子项目中,设计图与现场实际施工的具体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4 天前

    我的職場路 第45節 编制组过渡到合同预算科

      1978年10月底至11月初,我刚调到五冶计划处不久,五冶总公司召开了文化大革命以后的第一次经济活动分析会。
      在经济活动分析会议上,从基层工程队,工程公司负责人以及总公司各有关处室,还有总公司的领导,都围绕着企业内部目前在施工生产经济活动存在的各种问题进行了广泛地大讨论。
      到会的所有的工程公司和厂站单位,都对建筑工程的概预算造价管理发出了强烈的呼吁,一致要求总公司机关必须成立以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和概预算工程造价等为主要相关业务的科室。
      很多人在这个会议上大声疾呼:“总公司计划处现在的这个编制组业务管理不明确,名不副实。最起码说,外单位和五冶内部都不知道编制组的业务是什么?又有谁能想得到,这个编制组是管理预算的。他们必须大大方方地把旗号亮出来。正式成立五冶总公司的合同预算科,大张旗鼓地对五冶范围内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和施工图预算实施有效管理。真正发挥施工图预算应该起到的作用。”
      但是也有相当多的与会人员争锋相对地指出:这恐怕不行,总公司机关的机构编制够庞大了,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提倡精简机构,直属机关无论如何不能再增加编制了。
      在这以前,为什么叫编制组?是因为当时成立这个部门的目的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5 天前

    我的职场路 第44节 预算工作的开端

    1978年9月,五冶机修厂7.21工人大学举行了毕业典礼。
      经过了两年另三个月的艰苦学习,我们终于算是功德圆满,修成正果。
      在7.21工人大学铸造专业总算是毕业了。和我们一起进校的五十名学员,只有四十八人取得了毕业证,其中有两名学员,他们的文化基础底子实在太差,他们也的确尽到了自己的最大努力,跟不上学习进度,而且距离是越来越大,实在没法子,只得在学业中途,被迫退学了。
      我们也知道,当初要他们入学,就是看在他们都是老党员。老工人,又都是转业军人,他们的工龄和军龄加起来,都在十几年以上。党龄也都在十年以上,按照当时党的阶级路线标准,他们是绝对依靠的对象。之所以要他们进721,最初的想法就是要保证学员队伍的纯洁性,保证党对721大学的绝对领导。要绝对保证学员中的党员的数量和所占的比例。
      从7.21工人大学毕业以后,我又回到了厂部机关的材料科。原来的老科长,早在半年以前,就已经调离了材料科,迎接我的是新任材料科长,也是个老熟人。他原来是二连机加工车间的高连长,我和他过去也认识,曾经在工作中也打过多次交道,就是在三年前,为了一批合金钢管的硬度问题,到材料科找我师傅提意见的那位。我和他真是不打不相交,真的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6 天前

    我的職場路 第43節 午间救火

    77年春天的一个中午,我们放学后,都拿着饭碗,准备要到厂里的食去堂吃饭,大家从721大学的教室里出来,经过室外的操场,走出了学校钢栏杆大门。跨越过一个三叉路口,踏上一段斜坡道,走在去食堂的半路上,路过一个很大的鱼塘边,我们正顺着这个鱼塘边的天看路往前走着。突然发现这个鱼塘对岸的斜坡地上,一户农家的茅草房顶上冒起了一股又一股很大的浓烟。
          有人站在这所茅草房的外面,声嘶力竭地大声喊着:“快来人啊!快救火啊!”这声音里充满着焦急和无助。我们看到这场景,又听到这急迫的请求救火的喊声,同学们立刻转变方向,都向着正在冒着浓烟的茅草房奋不顾身地冲了过去。
    我们跑到茅草房跟前,屋外面那个人在继续焦急的大声喊着,好像他已经被吓坏了。不知道该干什么,眼看着房内浓烟滚滚,他就站在屋外的一处空地上,还在那里大声喊着,“来人呐。秋活啊。救火啊。”
          就在这时候,我们冲到了茅草房跟前,我看到茅草房的房门顾着一把锁,眼看着从那道木门的门缝里,不断地向外冒出一股又一股的浓烟,估计可能是什么化肥之类的东西,正在被大火所燃烧。发出了一阵很难闻的气味儿。
          看着门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7 天前

    我的职场路 第42节 在主席逝世的日子里

    76年的地震期间我们7.21大学还在坚持正常上课。
      76年9月9日下午,我们学校接到厂部电话,要7.21大学立即停止上课,全体师生全部都到厂部球场上收听重要新闻。我们立即收拾好课本和文具,全部到达指定地点,看到整个厂区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之中。
      下午3点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里播音员异常沉重地声音,在全中国的大地和上空中回荡“中共中央……沉痛宣告: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因病逝世……”噩耗划破祖国960万平方公里土地的上空,全国人民处在极大的悲痛之中,中国向何处去,这个问题已经摆在了所有中国人民的面前。
      当天下午,厂里安排人在篮球场上搭设灵堂,我们7.21大学的全体学员接受了维护厂区附近地区治安巡逻和守卫主席灵堂的政治任务,每天安排两班人都是全副武装坚守岗位,一班人胸前挂着五六式冲锋枪,在厂区内外附近地区治安巡逻,另一班人在厂区内主席灵堂内,手持半自动步枪站岗执勤。
      我们7.21大学都排了值班表,每天24小时昼夜不停地轮流值勤。负责巡逻的那一队行动可以相对自由一些,能够走动走动,走累了可以休息休息,还不感觉到累到哪里去,负责在厂区内主席灵堂内站岗的那一队可就要艰苦多了,他们站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长时间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2018-9-16 08:27

    我的職場路, 第41節 76年地震前后

    76年是一个动乱之年,最先是在76年1月,我们国家敬爱的周总理与世长辞。接着我也从厂里的工人理论组里退出来,好不容易才读上721工人大学,正式上文化课还不到两个星期,这又赶上了地震。人家常说的一样,是命苦啊。
      76年7月中旬开始,成都市各单位都在组织传达地震预报,预计四川地区可能发生地震,我们7.21大学附近,有一些老人,他们是从辽宁海城地区来探亲的老人,这些个老人在73年都亲身经历过东北海城一带的地震,他们都很有经验,知道该怎么办,早早地打好了主意,刚一开始传达有关地震的信息,他们就开始拉着小铁皮翻斗车,在厂区附近到处捡烂砖头,废木块,以及油毛毡,拿着一把小锄头,开始在家属区空地上,自己动手,把地面平整一下,搭建了像模像样的地震棚。其实,在搭建这个地震棚的时候,就已经盘算好,借用搭这个地震棚机会,解决一下自己家的房屋面积问题。很多的人家,都是因为住房太小,谁又不想利用搭地震棚的机会,趁机把自己家的住房面积扩大一点。不少的人家住户,在家属区大院里搭得地震棚,还真整的有模有样的。
      机修厂的家属区,有一个特点,只要有一家搭了地震棚,家家户户的隔壁邻居,都会纷纷照猫画虎地效仿,大家也跟着搭,不论是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2018-9-15 07:42

    我的職場路 第40節 七二一大学开学了

    76年6月2日那天,五冶机修厂7.21工人大学终于开学了。
      学校是开学了。可是学校里啥也没有。号称是学校的地方,那里空荡荡的。只有两间原来曾经用作库房的长方形房间,由于长年失修,已经摇摇欲坠。房间里布满了蜘蛛网。墙面和地面上积满了厚厚的灰尘,给我们留下一片灰蒙蒙雾沉沉的肮脏环境,让人们看到第一眼,立刻转身就想走,永远不在回头的感觉。
      我们开学的第一课是劳动建校。
      没有教室,我们自己动手,全体同学一起努力,突击劳动一个星期,把家属区的两间曾经用作库房,以后废弃的房间全部收拾出来。在内墙面,用石灰水刷刷白,地面再抹上水泥砂浆。这些都是学员们自己完成的。用细铁丝和库房里积压下来的废纸盒包装箱,,把它们翻转过来做室内纸板吊顶,教室所有吊顶和灯具都是是学员们自己动手安装的。
      教室里的门窗制作和安装,都是学员中的木工自己完成的。
      没有黑板和讲台,我们学员中包括我在内共有三个模型工出身的学员,回到车间,自己动手制作。然后找油漆工帮忙给刷上黑板漆,我又找了十几块大大小小的废旧木料,做了两个黑板架和一个讲台。
      我们在室外,平整出一块场地,用来做操场。在这个操场上,我们的学员利用厂里的废材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2018-9-14 07:59

    石板路弯弯 第39节 报名参加7.21工人大学

    自从我们进厂以来,就有那么一种感觉,厂里的技术干部就不多,称之为工程师的人,寥寥无几。助理工程师基本没有。科室和车间的技术干部,大部分都是文化大革命以前中专毕业的人来担任的。还有相当数量的技术管理干部是,是在从工人中,以借调的名义,直接提上来的。这部分人在行政级别上不属于干部。是以工代干的形式出现的。我就是以工代干的身份,借调到厂里材料科当材料计划员的。
      厂里的技术干部队伍急需补充,从文化大革命开始到1976年夏季,大学包括大专毕业的毕业生,一个也没有分配到厂里来,中专毕业的毕业生分配到厂里的人员也不多。基本上,厂里各部门和科室的主要技术干部和管理干部,从人员的构成来看,大部分都是我们这一批从农村出来的知青,这帮人来源于第一线,算是有实践经验。但缺乏应当具备的理论知识。
      换句话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帮子知青的能力大体上,只能是按图干活儿出合格产品,缺乏进一步向深处发展的能力。
      为了真正能尽快地解决技术干部急缺的状况,厂里的领导经过再三研究,报请五冶建设总公司批准。决定在机修厂里,以厂里的青年工人为主体,成立721工人大学。
      76年4月初,我们五冶机修厂开始筹备建立7.21工人大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2018-9-13 08:04

    我的职场路 第38节 林副指导员离厂了

    记得上一次我和三连的林副指导员,咱们两个单独见面的时间是在74年的8月。当时,他派我到五冶建设总公司的批林批孔学习班。在这个学习班里,幸亏,我没有卷入造反夺权的政治漩涡。在学习班直属机关小组长的关怀照顾下,我躲过了这一劫。反倒认识了材料处很多职能部门的主办人员和材料处的领导。对我当材料计划员,起到了重要的支持和协助作用。反倒提高了我的业务能力。
      76年5月的一天上午,厂部党委组织学习机关各科室干部开会,在会场上,我意外地看到我们老三连的林副指导员,他看见了我,向我抬了一下手臂,挥了挥手,我也向他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散会以后,我和他简单地交谈几句。从他的口头上得知。他刚调到厂部行政科,暂时代理即将退休的老红军王科长的职务。这时候的他,口里喋喋不休地对我说,我们算是老战友了,既然是老战友,那以后在工作上,大家就要要相互支持。鉴于行政科的办公室就在我们材料科的隔壁。我也顺口向他客气地说了一句“现在我们是邻居了,以后有时间就唱过来走动走动。”
      没曾想过了几天,他还真的就来了。
      他当时进来的时候,看见我们材料科的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个人在,就摆出一个领导者的架势,慢慢走过来,坐在我对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2018-9-12 07:38

    我的職場路 第37節 布置批邓稿件的会议不欢而散

    76年4月中旬的一天,我正在材料科里上班,刚刚给几个车间来办理申请领料的人,在材料单上签完字,准备到材料处去办理几项车间生产急需的特种材料,这件事车间催得挺急,我已经在头一天已经和材料处的业务人员联系好,打算在今天上午早点去办。谁承想在这个时候厂团委紧急通知,马上要开会。
      我心急火燎地坐在厂团委的办公室里,心不在焉地听着他们读着一份什么狗屁不通的文件。也说不请那份文件是谁给起的草稿,文理语句不通,语言逻辑不顺,读的人很费劲,听的人更吃力,他们读了老半天,我们也不知道,这份夸夸其谈废话连篇的文件里究竟要说明个啥问题?
      我在听他们读那份文件的时候,又有两个人先后来找我,要我审批材料领料单,车间里急着要领材料,开会不能影响生产,这是材料科历来的规矩。
      也正因为是这样,这位新上任的厂团委副书记开始不高兴了,他非常不满地说:“批邓是全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头等大事,在团委开会,你首先就要端正你的态度,开会就要像个开会的样子,要认真地坐下来。每次开会只有你坐不下来,你要好好地检查一下你的政治态度,我们有大量的事实证明,可以认定:对待批邓,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从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一开始,你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2018-9-12 07:38

    我的職場路 第36節 工人理论组学习

    从75年的秋天开始,全国批林批孔运动转入了另一个阶段。开始了评水浒、批宋江、批投降派的高潮,在全公司范围内的所有的工程公司,厂等都成立了工人理论组。大概也许是因为我去年那张大字报的缘故,而在厂里算小有名气吧,这一次倒是人家先把工作做到前面了,厂里的政工部门主动把我也拉进了厂工人理论组。每个星期开两个半天的会,专门学习当时的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关于批林批孔、评水浒、批宋江、批投降派的文章。
      在那个时期,说起来也奇怪,批林批孔、评水浒、批宋江、批投降派的政治运动,越来越让人无所适从。感到很多问题都无法理解。批林倒是好批判,因为他在71年9.13事件阴谋败露后,已经被全国人民批判了好几年,大家都能明白是怎么回事,无论是谁,谁都能写两条,批上两句,反正已经是批臭了的死货,只要是往臭里说,总不会错。
      那么,批孔呢,孔老二都是死了两千多年的东西,又被拿出来批判,真可谓庄周舞剑,意在沛公,那就不言而喻了。就批孔而言,全国都在反对师道尊严,批判资产阶级法权。全国上上下下都搞平均主义,企业管理和利益分配包括工资待遇上,实行吃大锅饭。干好干坏一个样。当时还有一句流行语“宁肯长社会主义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2018-9-11 07:58

    我的職場路 第35節 我领错了钢材

    1975年冬季的一天,为满足机加工车间生产所急需,临时追加的一些合金钢管材,我到五冶材料处办理申请调拨手续,并打算把它提运回厂。
      在五冶材料处,我很快办妥了调拨手续,但当时,在材料处的库房里,没有这种材质和规格的钢管。材料处金属科的经办人,为了协助我们解决这一困难,又主动打电话给当时的65厂(成都无缝钢管厂)钢材库,向他们求援。
      在电话上,各方都已经联系好了,我立即带车,从五冶材料处赶到65厂的有关部门,再由65厂的业务人员,带着我们的卡车,一直到他们的钢材库。该库管人员接过了调拨单,看了看提货单上的材料名称和材质要求及规格,就拿着调拨单,转身到库房里,不大会儿工夫,就把那批合金钢管材拿出来,按照提货单上的数量和规格,要我点货,签字。一切手续完成办完以后。我们的卡车打开车箱板。装卸工上来,把这些合金钢管全部装车完毕。关好车厢板。倒车,卡车离开65厂钢材库。
      我把这些钢管拉回厂,顺利地通过厂里的库房验收并转交给厂里的二连(机加车间)车工组作产品零件加工准备。
      我回到办公室还不到三个小时,二连的连长(机加车间主任)就到材料科来找我评理来了。
      他一跨进材料科办公室的门,冲着我就大声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2018-9-10 08:01

    我的職場路,第34節,氧氣瓶帽的風波

      1975年10月,我的老科长给我一个任务,要把我带一辆卡车,到四川省的彭县城关镇去提货,地点在彭县街上的一个农业机械修理厂,任务很简单,是把我们厂委托他们加工的那批氧气瓶帽,全给拉回来。
      临出发的时候,尚师傅从他的抽屉里拿出一个不锈钢制成的塞规,放到我的手里,并马上教我,告诉我如何使用这个塞规。嘱咐我:要我在提货时必须做抽样检查,确定产品合格后才把货拉回来。尚师傅再三叮嘱我:“如果抽查不合格。宁可放空车,千万记住,不合格的东西,可千万别拉回来。”
      我把这个不锈钢塞规放进随身携带的挎包里。再从办公桌里找出提货单等资料。一股脑地都放进我的挎包里,和司机小吴一起出了材料科的办公室,在我们厂里的停车场,小吴围着汽车,在前后左右上上下下地检查了一番。然后发动了汽车。,
      我和咱们材料科的司机小吴一起出发了。一路上还算顺利,从厂里出发,卡车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运行。在上午10点钟左右,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彭县城关镇的大街上。汽车开进了农业机械修理厂的这个厂大门,在该厂生产科的办公室里,我顺利地找到了该厂的业务员,向对方出示了介绍信,简单扼要地说明了我们的来意。
      这个业务员立刻把我带到了加工车间,在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2018-9-10 07:59

    我的職場路 第33節 废铁管当成铸铁件

      团小组突击卸完生铁的当天中午,我曾经约过三连的车间材料员,要他到材料科办公室来班那五吨生铁的验收和移交手续,他临时有事没有来,要我过去。
      我到三连,找到车间的材料员,把那五吨生铁向他们办理材料入库验收及移交的相关手续。从三连的车间办公室办完事出来,我站在车间门口,就发现有一个陌生人,那个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不知道他是从哪儿来的,我看着他在三连废钢铁料场,不停地翻动着一个直径大约有1米,长约有2米的废铸铁管。心里不禁提高了警惕。得查查那个人的来历。
      于是,我马上问站在身旁的一个工人:“那个人是干什么的?”
      那个工人回答:“这个人,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我也不认识。可以肯定地说,车间里没有这个人。”
      我立刻采取行动,走上前把手一伸,一把拦住正在废钢铁料场里翻动废铸铁管的那个人:“请问你是干什么的?是谁批准你来这里的,你有什么事?你想在这里做什么?”
      那个人见我对他如此不客气,连珠炮似的问话,很快就明白我,我对他的来历已经产生了怀疑,连忙站起身回答我:“别误会,我不是坏人,我在找这个部件,这个部件我已经找了很长时间了,这个东西对我们单位很有用处。”
      说着递给我一张介绍信。我接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2018-9-9 08:20

    我的職場路 第32節 突击卸生铁

    我到材料科工作以后,每天都跟着尚师傅学习业务。日常的材料领用审批工作,很快我就掌握了零星材料的使用和审批的特点及方法。不再像刚开始那样紧张。尚师傅对我很快能上手开展业务,他非常高兴。主动交给我不少在书本上学不到的管理常识。材料科里的科长和其他师傅对我的工作都比较满意。
      在材料科,在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尚师傅和另外一个同志,也在办公室里,就在尚师傅和我的两个连体办公桌上,摆开了棋盘大战。每到这个时候,这周围都有很多人来看他们下棋,帮他们叫阵。将军,再将军的叫阵声,在办公楼的外面,老远就能听得到。
      尚师傅中午吃什么饭菜,都是我给他到食堂打的。他这个人中午在食堂吃饭,从来都不讲究。打来什么饭菜都能吃得下去。只有一条要求,别影响他下相棋就行。甚至于告诉我,中午有馒头就行。这样可以不影响下棋,还可以不洗碗。连水都省了。
      到材料科工作不久,我被选为机关生产系统的团小组长,在一天中午,我们团小组的人一个都不少,都在我的办公室里,大部分人都端着碗一边吃午饭一边聊天。还有更多的人,围在两张拼在一起的办公桌前,伸长了脖子,在那里看尚师傅那帮老棋迷下象棋。帮他们叫号。观棋撩阵。出馊点子,煽风点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2018-9-8 07:22

    我的職場路 第31節 与材料处的业务

    在材料科,我的业务范围内,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内容,就是厂里生产所需要的材料中,凡是属于国家控制的物资,就要及时提前提出申请材料清单计划,上报上级管理部门审批,我们厂的材料物资供应上级归口单位当时是五冶材料处,所以我经常要与五冶材料处的有关部门科室保持着密切的业务联系。
      记得刚开始开展业务的时候,我跟着尚师傅,第一次到五冶材料处去开有关业务会,大概是我们去得早了,这个业务会还没有开始,尚师傅就领着我到五冶材料处的有关科室去走一走,看一看,他要带我认识一下材料处有关科室的门和相关专业人员。我一出会议室的门,还没有转过身,就遇上了74年在总公司批林批孔学习班上的结识的很多熟人,他们一看到是我,马上就围了上来,在一起拉拉手,站在那儿东一句西一句地闲聊上了。
      尚师傅就站在我的身后,他忍不住笑着说:“看来今天我是多此一举了,没有想到小石头与材料处的关系这么熟悉。行了行了,你以后到材料处办事就自己来吧。有你去办我就放心了。这一点今天我是看明白了,到材料处办事你小子是吃不了亏。”
      紧接着尚师傅又转过身去,对材料处的那些老熟人说:“以后就由小石头,他代表我来找你们办事,可是有一条要说清楚, ...查看全文
  • 石建华  2018-9-7 07:54

    我的職場路,第30節 材料科的计划员

      75年5月以后。我们厂里正在热火朝天地开展生产大会战,我正在模型房里上班,刚把一套模型做完,做好自我检查,感觉到没有什么问题,很自信地交给工段长杨师傅,他按照常规例行检查完以后,满意地在我做的模型上盖上鲜红的《合格》章后。随手把《合格》章放回到他的工具柜里,小心翼翼地收起来。
      这时候,杨师傅抬起头来,若有所思地问了我一句:“你手上还有没做完的图纸吗?”
      我肯定地回答道:“没有了,你还要给我分配新的任务吗?”
      工段长杨师傅摘下眼镜,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手绢,一边双手慢慢地擦着镜片,一边严肃地说:“现在已经用不着了,你已经完成了你当模型工的最后一个任务。从今天起,你必须得离开我们这个模型房,到厂部的材料科上班去了。”
      我很惊讶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情?”
      杨师傅沉思着,依然不紧不慢地说:“我只知道,这是厂里的决定。恐怕你自己也能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情况,至于具体的细节,恐怕你还得亲自到车间办公室,去问一下车间的人事员。不过。在今天上午,你必须得先到厂里的材料科去报到。报完到以后,你再抽时间回模型房来,把你的那些工具交给车间材料员,正式办理移交手续。”
      杨师傅把话刚说到这儿,我突然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 - 天马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9-24 14:02 , Processed in 0.093751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