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天马文学网 返回首页

伊人的文学空间 http://www.long5.com/?349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伊人  2018-9-10 08:05

    难忘师生情 伊人

    题记: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一个人会经历许许多多的情感,有的感天动地,让人荡气回肠;而有些情感看似平淡,却能让人铭记一生。有些人,有些情感,曾在你人生的某个阶段,给你感动,给你慰藉,甚至影响了你的人生。任凭岁月的风吹雨打,那些人,那些情,始终会留存在你的内心深处,让你念念不忘。想起时温暖,回味时眷恋......!
    前几天,老师在微信里留言给我:爱看你写的东西,只是时间太少,匆匆看过,无暇评论。老师从我开通公众号伊始,第一时间加了关注,有时看过我的文章之后还会特意和我私聊,谈及自己的看法,多是褒奖和鼓励。
    这一晃,还真是好长时间没和老师在微信里聊天了。之前,老师常在微信里分享一些知识性和趣味性强的内容给我,比如:猜成语,猜国家的首都或者国内一些城市的名字,还有猜字谜等等这类益智的小游戏,有时还会给我发送一些时政要闻等。仔细想想一个在微信里能时常跟你分享一些有意义或有趣味内容的人,必定是心里有你的人,我,当然是老师内心装着的人了!
    说了这半天,我得隆重介绍一下我的老师了:老师,姓甘,是我初中语文老师,掐指一算,做我老师已经有三十七八年了,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啊。
    甘老师是在初中一年级的下半学期开始任我们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9-7 11:01

    女人,也可为己而容 伊人

    都说女人天生就是爱美的,还真是!
    最近我在哄外甥女四岁半的小女儿。有一天,我要带她去超市购物,临出发前,我在脸上涂了点防晒粉,之后又涂了点口红。我在做这些的时候,她在旁边看着,嘴里不停地说:姥姥,给我也抹点粉和口红吧。我说:小孩子不能抹这些,对皮肤不好的。她说:没事的,我就抹一点就行。然后,自己就拿起粉盒,学着我的样子,用粉扑在脸上涂抹开来,边涂边说:怎么不白呢?!(因为,她的粉扑上根本没粘上多少粉)最后,还要涂口红,在我的哄劝下,才放弃涂口红的想法。
    一个仅有几岁的小屁孩,都知道在自己的脸上涂脂抹粉是往好看里打扮,可见,女性的爱美之心真是与生俱来的。
    有好几次,逛商场时经常看到三三两两六七十岁的老太太结伴挑选衣物,几个人你试试这件,她再试试那件,然后互相品评一番,再对着镜子,前后左右仔细端详,直到满意为止。眼看着她们那种喜不自胜的心气和劲头,完全是因为爱美使然啊。
    虽然,已是白发苍苍的老年人,身姿也并不怎么挺拔,有的甚至还有些佝偻,但,她们仍然热衷购置漂亮的服饰。看来,女人一生都在追求美的路上,永不停歇。
    每次买完衣服,总会心疼花掉的银子。于是,在心里对自己暗暗发誓,衣服已经不少了,不该再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9-3 12:12

    伊人自语

    • psb.jpg
    烧菜煮饭做羹汤,读书写字弄文章。一手烟火,一手诗意。想了解我更多,欢迎扫码关注哦!期待有缘的你,相遇伊人的百草园!
  • 伊人  2018-9-3 11:41

    那时曾有小人书 伊人

    • psb.jpg
      今天小外孙女被她爸爸接回家度周末了,我也难得清静下来。
      刚刚看到家庭群里有视频显示,小朋友被她爸爸带着去了新华书店,宽敞明亮的书店里,琳琅满目的各类书籍,小朋友则坐在一旁的座位上认真的翻看着儿童画册。现在的孩子们条件该有多好啊!坐在凉爽的空调房里,贪婪享受着少儿读物汇制成的饕餮盛宴,轻而易举的游弋在书的海洋里,喜欢哪个看那个,看中那本就买哪本。她们的童年,多么快乐,美好!
      倒退回四十多年前,四五岁的我,我们是连这样的梦都做不到的!当年四五去岁的我,我们,恐怕连看书二字都很少听到有人对我们小孩子提及过,那时的我们都在做些什么呢?回想起来,大脑一片空白,可能那时我还不记事,亦或也没有什么印象极其深刻的事值得记住吧!反正,我对那时的记忆是苍白的!
      我使劲在记忆的储藏室里搜寻半天,能想起最初读到的书,应该算是小人书了。
      大概是我在六七岁的时候,爸爸出外施工回来,买了两本小人书,有一本我模糊得记得名字好像叫做《袭击什坊院》(不知道这名字到底对不对),另一本不记得名字了,印象中好像是描写新疆解放前夕的事情的。这两本小人书可以称为是我的启蒙书吧。那时还不识字,是父母念给我们听得。虽然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8-23 10:53

    今天我扔掉了红鞋子 伊人

    今天,我扔掉了我的一双红凉鞋。
    我是依依不舍的把它稳稳地放进垃圾箱里的,而不是毅然决然,看也不看就把它抛向垃圾箱里的。因为,它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双鞋子,要不是因为坏的实在没法穿,怎能舍得把它送进垃圾箱里呢!
    这双鞋子是我在2010年购买的,当时买完还没等我穿上它,96岁高龄,身体硬朗,精神矍铄的奶奶就突发心梗去世了,本来我们大家,就连奶奶自己都以为活到百岁没问题的,可没想到,奶奶长命百岁的愿望成了我们所有人的遗憾。奶奶离世,孙女带孝,红色的鞋子当然不能穿的了。
    奶奶的孝期还没过,一年后,爷爷也带着对奶奶的思念,追随奶奶而去了。紧接着的2013年从年初到年尾,公婆和父亲也都因病相继去世了。重孝在身的我,好几年时间都不能穿红戴绿了。
    就这样,这双红凉鞋在鞋柜里默默地闲置了好几年。
    鞋子在鞋柜里一直放着,因为没穿过,我也没刻意去打理过它。这双鞋的皮子本来就薄,即使不上脚,慢慢的也被岁月腐蚀了。待几年后终于能穿上它时,它已经变得有些脆弱,稍不慎,一触碰,皮子里子就会有点破损。
    最近几年夏天,偶尔穿穿它,其实累加在一起的时间也不长,但它就像一个久居室内很孱弱的人,禁不起风吹雨打一样,已经很不耐穿了。前几天,还能将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8-17 13:20

    话说朋友圈

    现在,经常听到有人说不爱看朋友圈了,因为朋友圈每天被铺天盖地的广告刷屏,看多了,真的很烦。
    的确,现在的朋友圈真可以说是经商者的阵地了,每天那些做微商的都会发很多条朋友圈,为自己的经营产品打广告。这其中有做旅行生意发布旅游信息的,有做房产中介发房源信息的,还有从事保险行业宣传保险的,有卖各种化妆品的,有经销各式文玩工艺品的,海外代购的,还有销售服饰衣袜等等,五花八门,行业多种,从这个意义上说,朋友圈俨然成了名副其实的商务圈。
    朋友圈里,还有像我这样爱好书写的人,喜欢发些自己的文章,当然,这是小众行为,毕竟有这爱好的人极少,发多了,也会遭人讨厌。但我从不顾忌别人的看法,我不怕别人屏蔽我,拉黑我,依然我行我素。你喜欢的未必别人都喜欢,你要允许人家对你所发文章的不屑一顾,即便是亲朋好友,却是不喜欢,人家也没有义务非的来违心的为你捧场、关注或点赞。
    我是2014年开通微信的,那时对微信没什么认识,也不怎么登陆,直到2015年才开始真正接触朋友圈,不过三年时间。三年前的朋友圈还没被商业信息霸屏,多是些发心灵鸡汤和养生保健的内容,一人发过之后,其他朋友看后觉得有道理,也跟着发到自己的圈子里,一时间,朋友圈里重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8-2 12:16

    地震棚岁月 伊人

      70年代初以前出生的人,应该对当年的唐山大地震还有记忆吧?!那次地震发生在1976年的7月28日凌晨3点多。我百度了一下当时的震级达7.8级 , 震源深度12千米,地震持续约12秒。地震造成242769人死亡,16.4万人重伤,位列20世纪世界地震史死亡人数第二。大地震使唐山这个有百万人口的工业重镇遭受灭顶之灾,瞬间夷为平地,24万多鲜活的生命葬身瓦砾之中。当时首都北京以及天津市都摇晃不已,震感明显。 从渤海湾到内蒙古宁夏,从黑龙江以南到扬子江以北这一华夏大地的人们都感到了异乎寻常的摇撼,一片惊惧。
      1976年大地震时的我,是一个正在读小学三年级的九岁儿童。我的家乡与唐山大概100多公里距离。地震发生时,应该算是近邻的家乡,当然会受到殃及。记得,凌晨三点多还在甜美梦乡的我,被一阵强烈的咚咚的响声惊醒,当时觉得像是房顶上传来猛烈又密集的击鼓声,随后感觉屋子在不停的摇晃。只听父亲对睡在里屋的我和姐姐大声喊道:地震了!快!你俩赶紧趴到炕沿底下 !我和姐姐迷迷糊糊地在惊悸中迅速爬起来并排趴在了炕沿底下,父母则抱着弟弟妹妹迅疾得往外跑去,我和姐姐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从父母的行为和发生的状况中,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一定是有什么非同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7-27 12:18

    赏荷 伊人

    阴雨连绵,空气潮湿,闷热,这是进入七月以来的天气常态。人在这样的日子里,心情也倍感压抑。
    入夏以来,人也变得慵懒起来。盛夏酷暑,即使呆在房间里什么都不做,也会时不时的大汗淋漓。所以,也就不再有外出游玩的心思,即便是周边小游,也都省略了。
    我并没有因天气的高温而增加对文字书写的热情。炎热,终是扫了我写字的兴致。
    七月下旬,当属荷花的季节,此时的荷塘中荷花一定在静静的怒放了。倘若不去观赏她,岂不是辜负她开放的盛情?心心念念着荷,我若不一睹她的芳容,也枉费了我对荷的一片情意。
    刚好,天公作美,无雨,多云,没有大太阳烤着,晒着,七月流火的大夏天,这样的天气正适合沿着荷塘悠闲自在的赏荷。
    蜿蜒的荷塘,时而水面宽阔,时而河道狭长,宽阔的河面里,丛丛紧密相挨的荷花紧靠河的边缘生长,狭长河道里则满满的被看不出空隙大片大片的荷花覆盖了。
    碧绿的荷叶,真如朱自清先生笔下所言,像婷婷的舞女的裙,微风吹拂,裙摆便摇曳生姿。荷花则在连片的荷叶中,间或拔出根茎,笔直的玉立,个个如婷婷少女,有的羞涩的打着朵,有的端着矜持,半开半闭,有的则大方方全情绽放了。
    清丽如洗的粉红花瓣,是那么纯净,那么秀美,片片含情,楚楚动人,看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7-13 09:17

    乡间小路 伊人

      周日,闲暇无事,就和老公自行车骑行。沿着新修的快速公路我们一路向西。
      
      从小区后身的公路出发点算起,大约五公里以内的路程,应该都属于我们村的地界,脚下的路,原本是村庄的土地,被政府征用后,经过一年多的修筑就变成了眼前这条宽敞平坦的新快速路了。
      
      当我们行至ZY大桥时,我不由得停下来,想看一看这个地方。因为,这片土地,尤其是路北的田野是我少年时最熟悉的地方,当时的初中学校(学校现在依然存在),就在大桥的西南面,初中三年,这里是我上学的必经之路。那时家家都不富裕,买不起自行车,所以上学都是步行着去的。大桥下有一条河流,南北走向,流经两个村庄,桥南是相邻的另一村庄,北面就是我们村,这条河,村里人都称它为西河,可能是因为它位居村庄的最西部吧。 那么,这一片的土地,村人就称为西河地了。
      
      此时的西河大地上,绿油油的一片,大多是高矮不一的干、水果树或是材树,少量的有些玉米。而当年的这片土地上种植的几乎全部是高粱和玉米,间或种植一些大豆。我上初中的时候是七十年代末,正赶上改革开放的前夕,当时的农村人,还不懂得在土地上种植一些能够带来更多收益的经济作物,种植的品种比较单一,旱田上种植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7-4 10:11

    旧人 伊人

      日子过着过着就旧了,今天,不,就在我敲击键盘的此刻,之前,都成了过去的时光,也就是旧日子了。
      大半生的旧日子都过去了,这中间累加起来,该遇到过多少人呢?真是说不清啊!
      旧日子里遇到的人当然都成了旧人。 过滤掉那些擦肩而过一面之缘的人,还有很多曾经比较熟识又好久不见的人,早就随着时光的云烟无影无踪了,或许,在某个瞬间,某个场合提及时会忽然想起: 哦,那个人以前我认识的,并且当时还很熟悉,仅此而已。好多人,遇见了,只是瞬间一瞥,没什么印象;有些人,短时交往,便不再见;有些人,相处多年,终是散了,从此各自天涯,无来无往。这些人终归是生命里的过客,随着时光的变迁,早已淡漠在记忆之外了。 其实真正能在 记忆中沉淀下来的是为数不多的那些在一起有过相当长时间交集的人,再去伪存真一下,当然是有着很深情感的一些人,亲人,自不必说,同学或友人当列其中。
      人到中年以后,就像季节走到了秋天,喜欢删繁就简,此时,所有浮在表层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 留存已是一种累赘,所以要 不断地删减,再删减 ,最后,剩下的是精华 ,也就是至真至纯的情和谊。
      我们常常说岁数大了,喜欢怀旧,怀念旧时光,其实,与旧时光来说,我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7-2 09:09

    金鱼往事 伊人

    雨后初歇的黄昏,天气空濛,似有淡淡的雾气笼罩,被雨水冲走的闷热似又卷土重来了,空气中弥漫着沉闷和潮湿的气息。
    一阵声势浩大的蛙声隆重开始了,雨后欢唱,是青蛙们最擅长的,当然也是它们最开心的吧。 此时是声音密集的大合唱,这阵势听着像是成百上千副歌喉在齐唱 ,我想谁也说不清此时到底有多少只青蛙在鸣唱,反正千军万马的感觉,歌声嘹亮,且一直在飚着单一的高音。
    这蛙声是来自小区后面的一条沟渠和西面的稻田里。 其实,这个小区,是建在生我养我的村庄的土地上的。小区正门向东,临道,北面近邻我的村庄,西面和南面都是土地,南面是旱田,西面是水田,所以蛙声的小部分来自沟渠,大部分是来自水稻田里的。
    我是土生土长的乡下妹子,对蛙声一点也不陌生!其实这蛙声于我该算是久违的谙熟的声音。搬来家门口的小区没有几年,原来一住十几二十年的地方,是听不到青蛙的叫声的。
    这来自沟渠和稻田里不绝于耳的蛙声,不由得让我想起年少时也是在青蛙鸣叫的夏天去沟渠和稻田水渠里捞鱼食儿、捉蝌蚪的往事,想起了父亲和他的小鱼池以及小鱼池里被他用爱心饲养的那些金鱼。那时父亲是村里的电工,属于能工巧匠,做什么都有模有样的,电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6-29 12:18

    夏日诗 伊人

    • psb (2).jpg
    • psb (3).jpg
    • psb (1).jpg
    • psb (4).jpg
    (一)爱
    仲夏了
    花草疯一般地长着
    连蝉鸣都有些歇斯底里了
    像是在拼尽最后一口力气
    山 庄严地巍峨
    水 澄澈地流淌
    你 若 不来
    那些花花草草
    只能寂寞地生长
    你 若 不来
    那些山山水水
    徒然兀自地秀美
    来吧
    不要辜负自然的恩赐
    就像
    不要辜负
    施爱者
    对你的爱
    (二)瀑布
    是神赐予的力量?
    怎会有如此奔腾的飞泻
    怎会有这样凝聚一起的水流
    如烟 似雾
    洁白的令人惊叹
    激情熊熊地燃起
    奋力而下地扑去
    壮士般 果敢 决绝
    一刹那 坠落
    粉身碎骨 残骸
    零落无踪
    如 昙花幽梦
    瞬间 破灭
    再寻不到蛛丝马迹
    (三)太阳花
    你是太阳播撒的种子
    开出的花朵
    也是太阳的模样
    当光芒照着你的时候
    你便昂首向阳微笑
    当天空阴沉的时候
    你多像失魂落魄的孩子
    低垂了头颅
    失去了欢笑
    你是 如此地
    依恋太阳
    就像孩子
    依恋母亲
    (四)无题
    夏天最惬意的事
    无非就是在家乡漫游
    在山山水水间行走
    在花花草草中流连
    以新奇的目光
    欣赏家乡的美景
    用短暂的清凉
    喂养一首
    一首短到两行的小诗
    日出日落
  • 伊人  2018-6-26 09:30

    此间况味 伊人

    • psb (1).jpg
    • psb (3).jpg
      有人说:人生有三晃--一晃,大了,二晃,老了,三晃,没了。话虽浅显,但却不失精辟。时间,就在这一两三晃中不经意的流逝了,人生,就是在这样的晃来晃去中走完了。人,是多么的禁不住这几晃呢!
      
      现在的我,已置身在人生第二晃中。
      
      年过半百,深切地感知时间过得匆忙。前半生好像没怎么认真仔细的过过,生命的足迹就已经踩在了后半的人生之旅上了,好多东西本该在前半生透彻领悟的,可到现在还是懵里懵懂。但时光不能倒流,人生不可重来。难得糊涂, 或许是人生最妙的境界。
      
      时光匆匆中,退休的时间即达两年之久。说实话,退休于我来说还真没有过多的失落感,除了,最后一天离开单位的那一刻,有过短暂的伤感之外。也曾听很多人说过,有的人退休后很长时间都不适应,整日抑郁寡欢的,这样的人,应该是极少数的吧,而且大部分失落感很强的人应该是相对于那些身居显位的人而言的吧,在位时受众人瞩目,被大家前呼后拥地追捧,高薪厚禄的拿着,在相当范围内甚至可具呼风唤雨的本事。习惯了高高在上,颐指气使,一旦失去了原有的身份地位后,那当然会有一落千丈的失意和怅然了。像我这样一辈子默默无闻的基层小卒,一文不名的普通员工,从来都是被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6-21 09:19

    给生活加点糖 伊人

    买了几颗桃子,挑了个最软的洗了吃,咬上一口,汁液便溢满口腔,好甜啊!真是酥了舌尖子的甘甜。
    吃着蜜一样滋味的桃子,真是甜在嘴里,醉在心里。春天,我曾赏过它们娇艳艳的花朵,今天,我又在品尝着那些娇美花朵结出的甜美果实。 大自然真是美妙神奇,有些植物,你既能观它的花,又可食它的果!多么好! 活在这样的人间多么好!每天,有美味的食物滋养我们,有美丽的景致赏赐我们,有美好的感情围绕我们......生活中美好的事情太多了!
    水果富含很多人体所需的维生素和氨基酸,有着很高的营养价值,也非常美味,但它们只能是佐食。人们每天主要的食品还是粮食和蔬菜制成的正餐,额外进食水果,是为了更多补充身体所需的微量元素,所以每天适当地增加一些水果提供的营养物质,无疑是锦上添花,有益健康的。正是有了这些味美香甜的各种水果的补充,不仅满足了味蕾的渴求,肠胃得到了享受,更重要的是使饮食结构更趋合理,营养更加均衡,我们的饮食生活丰富多彩,有滋有味!
    现在的人都很注重养生和健康,都知道水果对身体的益处,所以,日食水果已经不再是什么奢侈事稀罕事,而成了绝大多数人生活的日常。人们都很注重食物上协调的主辅搭配,身体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6-19 16:28

    鸟鸣

    你 听与不听
    窗外的鸟语都不曾停歇
    它们在谈论着
    我所不知的话题
    叽叽喳喳
    兴高采烈的
    多么熟悉的鸟鸣
    多么雷同的季节
    想起 很多年前的夏天
    和我们在同一屋檐下
    聆听自然之音的亲人
    他们再也听不到
    这美妙清脆的鸟鸣声了
    只有 鸟声依旧
    在告诫
    人世间
    有易逝
    也有永恒
  • 伊人  2018-6-12 10:40

    说说红包那些事 伊人

      如果说五月是新人季,很多热恋中的青年男女,都会选择在气候宜人的春夏之交,走上红毯,喜结连理,步入他们的婚姻殿堂。那么,六月,则是更让人期待和守望的时刻,苦读寒窗十几年的莘莘学子们,要在这个月接受他们人生最关键的一次大考验---高考。渴望金榜题名的孩子和家长们,经过一两个月的翘首期盼后,终于盼来了录取通知书,如愿考取理想大学的家庭,一派喜气洋洋。开学前,陆陆续续就会收到来自亲朋好友的恭贺红包啦。所以,从五月的婚礼季到六七八月的升学季,就是红包送祝福的流行季。
      
      当然,红包,还有一个隆重季就是硕果累累的金秋十月。好多新人也会选择在这样一个秋高气爽的好时节,扎堆举行婚礼,一张张精美的大红请柬被准新人们赶早的送达给亲朋好友,送出的是洋溢着喜气的大红邀请函,收回的则是盛满亲友殷殷祝福的大大小小金额不等的红包包。
      
      其实,一年到头,总会有良辰吉日作为婚礼举行日,所以,在日常生活中,送红包的事情可以说总是贯穿每个家庭的日常生活里。
      
      当今社会, 国人的生活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人们的观念也随之改变,随礼的形式也变得实际了,以现金送贺礼的方式早已取代了物质的馈赠,这样既省却了随礼人的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6-4 12:26

    《我的旗袍情结》文:伊人

    • psb (3).jpg
    • psb (7).jpg
    • psb.jpg
      都说女为衣狂,此言足以说明女人对衣服的痴恋程度。的确,女人对服装有着永不厌倦的爱恋,要不然怎么说:女人的衣橱里永远缺少一件衣服呢。女人爱衣,与高矮胖瘦无关,与相貌美丑无碍,更与季节更替无妨。也许,女人对衣的狂热本就与生俱来。身为女人,我亦如此!
      
      在众多款式,花样繁多的服装类型中,于我,最爱当属旗袍。这份情愫亦可追溯至年方二八之时。那时,对旗袍的认识仅见于影视剧中,故事情节也稍久远,多是三、四十年代旧时上海或江南一带的景象。无论大家闺秀抑或小家碧玉,着一袭贴身的或苏州锦缎或金丝绒面料或棉纺织布质地的旗袍,色彩缤纷,有的花团锦簇热烈似火,有的庄重典雅高贵大方,有的清丽婉约含蓄内敛。那些着旗袍的女子,无论是行走在旧市街区的窈窕淑女,还是流连于灯红酒绿的交际女郎,抑或是深宅大院的阔家太太,个个袅袅婷婷,风姿绰约,妩媚动人。贴身束腰的旗袍,将她们凹凸有致的曲线,玲珑曼妙的身姿,以及优雅端庄的气质和千娇百媚的风情展现的淋漓尽致。真让时值妙龄的我艳羡不已,对旗袍的向往也潜滋暗长了。然而,在当时的年代和所处的年龄和环境,旗袍于我,好比镜中花水中月一样,可望而不可即。但骨子里对旗袍的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5-31 08:36

    油菜花黄 伊人

      早些年,江西婺源的油菜花成了春天里最美最壮观的观赏景致。那时,虽然听说,也在电视上看过那里油菜花的美景画面,但因为路途遥远,工作约束,总是腾不出时间去领略油菜花的美。身不能至,心向往之啊。那种望洋兴叹的感觉,终归是一种遗憾。
      心心念念着油菜花海的恢弘场面:有朝一日,一定要亲眼目睹那片金黄灿烂的黄花海!还没等我把去江西婺源的行程纳入退休后的旅行计划之内。距离不远的辽宁省兴城市就有了千亩油菜花的观赏地,一下省去了长途跋涉的辛苦,不费多长时间就可以到达目的地欣赏到大美油菜花了。
      昨天,夙愿终于成行。
      我们乘坐的旅行车一驶入兴城市刘台子乡蚂蚁村的土地,远远的望去,就可见到不远处大片大片的金黄,煞是惹眼。当我们来到油菜花地的进口处检票,一股浓浓的花香,扑鼻而来,这香味直沁心脾,这香气真的足够强烈。再望向油菜花田,金黄的花朵浩荡荡的展现眼前。原来,这香气和花的气势真的是具有侵略性的,霎时,就被这一望无际的油菜花田掠夺了视线。欧塞!这简直是势不可挡的气势啊!前来欣赏的一波波人潮,络绎不绝,好不热闹。田里人头攒动,三五一群,五八一伙或是成双成对的人们,各自占领一块小阵地,在天里徜徉,流连、 ...查看全文
  • 伊人  2018-5-29 17:57

    伊人

    • psb (9).jpg
      伊人,本名王丽君。60后。
      金融系统退休员工。
      爱好写作,擅写散文,偶写诗歌。
      曾在文学网站《红袖添香》发表过《我的旗袍情结》等精华文章。
      2010至2011年间曾在《河北远洋》期刊上发表数篇作品,同时被《河北远洋》杂志社评选为2010年度优秀通讯员。
      现设有自己个人公众号“伊人的百草园”。其中点击率最高反响最好的作品有:《雪》、《芦花,初冬的另一场雪》、《冬至帖》、《此间况味》、《五十岁状态》《那时年味》《十八岁的我》《我是乡下人》以及现代诗《我相信你会来》和《如雪的记忆》等。其中《芦花,初冬的另一场雪》等文,曾在“北戴河文艺生活”公众号发表。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 - 天马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9-24 13:41 , Processed in 0.218752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