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纯文学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繁荣纯文学,诚招团队成员书刊《天马》征稿视频教程及站长帮助重点推介作家
查看: 116|回复: 0

[社会] 写情书

[复制链接]

58

作品

75

互动

1733

积分

四级作家

高度
1648
威望
0
贡献
0
好友
1
精华
2
注册时间
2018-2-13
最后登录
2018-10-17
在线时间
31 小时
听众
5
性别
发表于 2018-6-11 21: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每天早晨,服务员小杨总喜欢在院子里梳头。她站在窗台外边的一盆灯笼花前,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娴熟地挥动粉红色的塑料梳子,把她那长长的秀发疏理得光滑亮丽,像一条悬挂着的黑色绸缎。可在今天,她更改了新招:不知什么原因,她把梳子换成刮子。在刮子把手的另一端,钉着许多根锈蚀斑斑的钉子,而钉子尖是朝外的,它是刮鱼鳞的专用工具。即腥味十足,又很污浊,不知道她是怎么弄到手的。此时,只见她缓缓地把刮子举起来,就要插入头发里。我见她行为怪异,急忙喊:“小扬,你在做什么?”
  
  “梳头呀。”
  
  “你用什么东西梳头呢?”
  
  “当然是……”她回答半句,好像有所领悟,才收回那只手,把刮子拿到面前看了一下,然后“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并低语骂了一句:“嗨,真该死!”
  
  小杨梳洗完毕,走进厨房里准备做早饭。刷锅时她竟然忘记使用炊帚,                                                                  而是用刚梳过头的梳子在锅里慢慢地划动,好像一位内画大师在漫不经心地描绘内画。
  
  “小扬,你又做什么?” 我又喊一句。
  
  “刷锅呀。”
  
  “你用什么东西刷锅呢?”                 
  
  她又一愣神,索性堵气把梳子仍进灶膛里,灶膛里立刻冒起淡绿色的火苗。然后,她又骂了一句:“嗨,真该死!”
  
  她心不在焉,也弄不明白她骂的究竟是谁。今天她把各项工作都做得很糟糕。切菜时,刀刃切伤了食指,害得我带她去医院跑了一回;端菜时,上错桌,惹得顾客不满意。她到底怎么啦?以前她总是把各项厨务都打理的井井有条,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漏洞百出,一塌糊涂。看她头发梳理得也不是很整齐,表情有些呆滞,说话答非所问,精神有些恍惚。我猜想她一定在哪里出了什么问题。我知道,她的恋人在丹东当兵,莫非在这条河里掀起了波涛?
  
  2
  
  下午,她换上一件崭新的衣服,从饭店后门忧心忡忡地走出去,一脸愁眉不展的样子。距离饭店不远处有一条大秦铁路。她去那里干什么?前些日子,在铁路附近曾出现过一起交通事故:一对儿夫妻吵架,气头越闹越大,妻子想不开卧轨被列车轧成肉泥!看她今天的异常表现,莫非她也……我担心起来,不敢往下想,就悄悄地尾随在她身后。她走走停停,最后在铁路旁边站住了。
  
  这时候,一列火车由西向东疾驰而来。天哪!不好!我看见她的身子微微向前倾,似乎要扑过去……我急了,一个箭步冲上前,一把抓住她的后衣襟,把她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问。
  
  “你要想干什么?”我反问。
  
  “什么都不想干,只想散散心。哦,你以为……”她很勉强的淡然一笑。
  
  火车“哐啷哐啷”地开过来,然后,又“呼隆呼隆”地远去了,最后消失得看不见了。可是,小杨还是向火车开去的方向张望着,张望着,久久地张望着。她知道:在那很远的地方迷漫着雾气,再很远很远的地方就是她恋人的军营。她好像看见她的恋人和战友们正在进行紧张的军事训练。他们趟过湍急的河流,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又跃上一座高高的山岗……汗水湿透了他那浅绿色的迷彩军装,鲜红的帽徽和领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这列东行的火车,好像把她的心也载走了,载到她无限向往的地方……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是的。我曾听她讲述过,当初她的恋人去参军时,就是乘坐向这个方向开去的火车走的。那时,她也在火车远去得看不见了,仍然恋恋不舍地眺望着,眺望着,并使劲地挥着右手,用左手手背不停地擦着依依惜别的泪水……而今天,她怎么会不触景生情呢?
  
  3
  
  第二天,她的精神更加消沉。她是在偏远的小山村长大的,来我饭店打工之前,还当过村里的妇联主任,她是不甘于家中的寂寞才出来闯荡世界的。在这座距家乡百里开外的静宁县城,她举目无亲,偏偏又遇上一道难于逾越的深坎,她感到身孤力,薄,束手无策。
  
  在午后的一段空余时间,我拿出一幅扑克牌,对她说:“小扬,你算命吗?”
  
  “算呀。”她强打起精神。
  
  我知道,人在运气不济时,大脑常常被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所迷惑 ,一时间跳不出圈子。在这样的情态下,需要用另类方式打开几近僵死的局面。当前,还有些人信宿命论,尤其是北部山里的人。我猜想:小扬可能也不例外。
  
  我让她在一堆牌里任意抽出六张牌。我用这六张牌排成八卦图形,然后,我开始煞有介事地解读:“从八卦图中显示,互卦克主卦,小杨,你的处境不妙耶!”
  
  “哪里不妙?”她惊愕。
  
  “你看,这三张黑桃,就是三个阴爻,它们代表三个女人,当前你就是被她们所困。”
  
  “她们都是谁?请解释清楚,什么意思?”
  
  “是两个中年妇女和一个青年女子。这就是说,可能是你未来婆婆和她的一个女眷联手,想把另外一个姑娘嫁给你所喜欢的人。”
  
  “啊,你算得太准了,也太神奇了!我前天接到我男友寄来的绝情信。他变了:变得即无情无义,又丧失良心,害的我哭了整整两宿。其实,他妈当初就不同意我俩的这档婚事,非让儿子娶她表妹的女儿不可。我该咋办吶?真是愁死人了!”
  
  “那你还爱他吗?”
  
  “当然爱。若不为啥愁呢?你再仔细算一算,我男友的态度能有所改变吗?”
  
  “现在,他站在十字路口,虽然倾向于你,但又难违母命。”
  
  “怎么办哪?还有回旋余地吗?有救吗?” 她显得很不安,两手不停地搓动着,眉头凝成一团芥菜疙瘩。
  
  “有救!”我肯定地说。
  
  她一时兴奋起来:“快想办法破解呀,我要拿重金酬谢你!”
  
  “酬谢就不必了。我又不是财迷心窍者。我首先建议你立即写一封情书,内容要用你的全部真爱灌注,只字不提上一封信之事,权当没有收到。”
  
  她犹豫一下,说:“这能成吗?”
  
  “当然能成。我保证。”
  
  “你的提法倒是不错,不过我的文化底子浅薄,恐怕言不达意呀!”她眼神里刚刚映出的光辉又突然熄灭了。
  
  “这不难,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可以代替你书写情书。但必须先把你俩的秘密之事向我毫无保留地披露,我才能设法帮你请君入瓮。”
  
  “好的。”
  
  她略微思索一下,好像在整理并未完全散乱的思绪,然后开始轻声讲述。于是,他们在花前月下的铮铮誓言,他们曾经轰轰烈烈的恋情过程,以及离别之后她的深深思念之苦,一起涌上我的笔端。我彷佛看见:她家门前的那条淌着蜜浆的、忽闪着银光的小溪,那盏温柔多情的、并不算明亮的小油灯,同时也好像听到他俩那甜甜蜜蜜的倾诉声……
  
  写罢。她从我手中接过笔,在信笺下方空闲处,画了一队展翅高飞的大雁。没想到她绘画的基础较好,画品也很逼真。我又顺便在雁队旁边提一首小诗:
  
  大雁,飞吧,飞吧
  
  飞过我的头顶
  
  飞向遥远的丹东
  
  飞到火热的军营,

      大雁啊
  
  请你仔细听
  
  请你捎去我的心
  
  请你带走我的情
  
  也请你向他诉说
  
  我思念他的
  
  不醒的梦
  
  4
  
  十天以后,从小扬的宿舍里传出嘤嘤的哭泣声。我想:完了!这回真完了!看样子,小杨一定被人家彻底甩了!是不是因为我代替她写的那封情书成了南辕北辙?或许因为里边的某些措辞有所不当 ,增添了对方的反感情绪?我的心情暗暗愧疚,一时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才好。原本想捉其入瓮 ,却不料被其把“瓮”踢得粉碎。嗨!我轻轻地走进去,见小杨坐在床头上抽泣,还不停地用毛巾擦着泪水。
  
  “难道在这条小河里你就翻船了不成?海阔天高,天下好男儿万万千,你何必要守着他一棵树吊死?”我开导她。
  
  “你说什么呢?那棵树我这辈子守定了,”说着,她把放在床头上的一封信递给我,“这是连长写来的。”
  
  “又是情书吗?没想到这么快你就另攀高枝了?”
  
  她摆摆手,说:“你瞎说什么呀,快看信哪!”
  
  我展开信纸,信中写道:“……在一个多月前,我连战士王学友在一次军训中不慎摔倒,造成大腿粉碎性骨折。医生说伤到有关神经,可能造成终生残废。小杨啊,是因为王学友爱你、心疼你,生怕委屈和拖累你,所以才编出谎言主动提出分手的……”
  
  读到这儿,我的心猛然一颤!好像有一股热流迅速涌遍全身,我的眼窝不禁湿润了!我的神情仿佛飘出心宇,穿越到千里之外那如火如荼的军营,仰视到我们共和国军人的迷人风采……
  
  是啊!我们最可爱的人对祖国、对党、对人民赤胆忠心,矢志不渝;对待亲人的情感也是最无私、最纯真、最热烈、最发至心底的!
  
  5
  
    第二天,我把小杨送上开往丹东的火车,她要去探望朝思暮想的亲人——一位令人十分敬佩的中国士兵!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秋霜
下一篇: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设置签名将在此处展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高度提现|域名申诉仲裁|天马纯文学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10-20 20:30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15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7 冀ICP备11025393号-6 

本站永久域名:long5.com、tianmawx.com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原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面向全国的文学作品分享及创作交流平台,欢迎赐稿!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