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纯文学·龙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繁荣纯文学,诚招版主视频教程及站长帮助纸媒《天马》(诚招纸媒)重点推介作家
查看: 101|回复: 0

[爱情] 花婶

[复制链接]

89

作品

94

互动

1747

积分

四级作家

龙币
1648
好友
0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18-5-27
最后登录
2018-8-15
在线时间
13 小时
听众
2
收听
0
性别
QQ
发表于 2018-6-12 11:45: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花婶》  小说
作者:蒋成才

  
  我们小时候,皖北平原的孩子们,称呼叔叔的妻子,不作婶子,而是叫作“花婶”。我至今不知道,这称谓从何而来,想必是称赞婶子美丽的意思吧。
  
  二叔和二婶的爱情故事,颇具传奇色彩。八十年代初,我们家很穷,在镇上只有祖上传下来的几间土房子。我父亲兄弟姐妹六个,女儿出嫁,早晚跟随夫家生活,不必发愁。但儿子结婚,必须要有间自己的房子,哪怕是一间东倒西歪的草房,好歹也是个家。不可能婚后还带着老婆孩子,跟父母兄弟姐妹,挤在一起住,很不方便。
  
  二叔十六七岁时,在媒婆撮合下,与镇上北街的一个饭店老板的女儿定下亲事。对比我们家而言,女方家是挺富裕的。还有半年时间举办婚礼,二叔说,趁这段时间,不如出去打工,挣点钱回来,否则结婚酒席钱困难。征得未婚妻和父母同意后,二叔去了芜湖长江边的一个镇上,给人家盖房子,做起工地活。二叔性格开朗,言辞幽默,并且吃苦耐劳,长相也帅气。哪知道,这工地旁边一户人家的女儿,看上他了。俩人偶尔在工地上聊几句。
  
  几个月过去了,眼看着婚期临近。二叔结了工钱,回了阜阳老家,准备迎娶未婚妻。哪料到,刚到家没两天,一个早晨派出所民警去了我们家,把我二叔拉到派出所——二叔懵了,不明白为啥,琢磨着没干啥坏事呀?
  
  派出所民警一脸严肃,问——你是二子吗?
  
  二叔的小名,在镇上叫二子。二叔小心点头——是呀,我……我干啥坏事了?
  
  民警说——你干啥坏事,自己不知道吗?你是不是去了芜湖?是不是在工地上认识个当地的姑娘?
  
  二叔云里雾里,回忆半天——是的,认识了。就说说话,我这等着结婚,就回来了,没啥事呀?!
  
  二叔话音刚落,派出所屋子里,走进来一个姑娘。二叔仔细一看,这不是芜湖工地旁边那家姑娘吗?她怎么跑这里来了?
  
  那姑娘见了我二叔,满脸绯红,低头不语。民警问我二叔,认识她吗?
  
  二叔点头。认识。
  
  认识就好,她一个姑娘家,从芜湖瞒着家里人,跑来找你的。民警说。二子呀,我们都知道,你跟北街饭店老板的女儿,过几天就结婚了,现在又冒出来一个,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民警出去了。屋里只留下二叔,跟那个寻来的芜湖姑娘。
  
  二叔跟姑娘说——我快结婚了,还有几天就办婚礼了。
  
  姑娘说——我也看上你了。你在我家附近工地上做工,我看你勤快幽默,就……喜欢你了。你走了后,我向工地上的人打听,才瞒着家里父母,找来的。
  
  二叔无奈的说——我们家里很穷,就几间土房子,还漏雨,吃的也没有,只有半麻袋红薯片子了。
  
  姑娘说——不怕,你们饿不死,我就饿不死。只要能跟你在一起,饿死我也开心!
  
  二叔哭笑不得,又说——我也没啥优点呀!你看,我这颗大门牙,还是假的。
  
  谁料姑娘说——我就是喜欢你那颗假牙!我就看上你了, 死活都跟着你。
  
  二叔没办法,跟派出所民警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把姑娘带回家了。原本家里人正热火朝天,为二叔筹备结婚酒席,看见半路上冒出来个姑娘,大家都懵了。但这姑娘死活不走了,就一句话,这辈子死活都跟着我二叔!!!
  
  怎么办?退亲呗!托媒人,向镇上北街开饭店的未婚妻退亲。问题是,婚期临近,那边也忙的热火朝天,为女儿筹备出嫁的事情。娘家人气呀,找了一大帮子人,在我们家门口大闹一场,足足骂了几天,不但当初彩礼钱一分未退,两家还从此做了仇人。镇上的百姓都说,那家开饭店的未婚妻,被我二叔甩了。娘家人从此颜面扫地,抬不起头。
  
  二叔匆匆忙忙,和这个芜湖的姑娘举办了婚礼。没几天,姑娘父母从芜湖打听着找来了,说我二叔勾引拐卖他们家女儿,要带女儿回家。
  
  那姑娘又哭又泪,死活不走,说已经结婚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父母无奈,上车走了。
  
  从此,那个芜湖来的姑娘,就成了我“花婶”。婚后,两口子为了生计,外出打工。
  
  一九八五年,我五岁,进入镇上小学一年级。那年月,冬天出奇的冷,家里的土房子,墙上还裂了缝,寒风呼呼往屋里灌。冰天雪地里,路上的积雪,能埋没我的大腿。深一脚浅一脚走进课堂,教室同样是土房子,两个砖头垒起来的泥台子,中间搭上木板,就是课桌,窗户没有玻璃,用玉米杆挡着风雪。坐下后,老师会端来一盆热水,大家轮流用热水洗脚,然后再把棉鞋从书包里掏出来,穿在脚上——冰天雪地里,去往学校的路上,我们都是穿着破烂的单鞋,套上塑料袋,把仅有的棉鞋装在书包里,到了教室才拿出来穿。所以,年年冬天,手脚冻烂,是家常便饭。
  
  那天,即将中午放学时,外面又下起鹅毛大雪。我正思討放学怎么回家的问题,旁边同学碰了碰我的胳膊,我一看,教室门口,站着我二婶,笑吟吟的,穿着碎花棉袄,手里拿了一把伞。同学问我——那是谁?
  
  我脱口而出——花婶!
  
  同学们哄堂大笑 ——花婶?你婶子有多花?
  
  我笑呵呵不做辩解。因为大家都是那么称呼的。二叔二婶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回来的,我也感觉很亲昵。后来,他们第一个儿子——我堂弟出生时,也是和我一起长大,由奶奶照顾。夫妻俩没有固定的住所,要外出为生活奔波。
  
  这样漂泊不定的生活不是办法,花婶回了芜湖娘家,把娘家仅有的一间土房子要来,和二叔生活,为此,还和娘家的兄弟大闹一场,以至于很多年不说话。因为长江边的发展,比阜阳好多了,两口子在娘家镇上,做起了卤牛肉的小买卖。阜阳是全国的黄牛基地,牛肉价格便宜,二叔隔三差五回到阜阳,从屠户手里,买生牛肉,趁天没亮,赶到车站,运到芜湖,加工卖出。
  
  毕竟二叔在芜湖是外来的女婿,不是本地人,被人欺负是常有的。听说有年,镇上有户人家,家里狗丢了,去派出所报案,说狗被我二叔偷去杀了,加工成狗肉卖了——为此,二叔二婶百口莫辩,为了将来的生存,被罚款五千元了事。五千元,等于两口子起早贪黑,省吃俭用一年的收入。
  
  有一年,表妹放暑假,去了二叔家里住几天,回来说——真可怜,一间土房子,下雨天一个劲从屋顶漏水,看样子撑不了多久,那土房子会塌掉,住在屋里都让人害怕。他们的大儿子,一直在阜阳生活,于是两口子就想把房子翻盖一下,改成砖瓦房,能把儿子接回芜湖一起生活。可是盖房子没钱怎么办?想来想去,回阜阳找我大姑借钱。我大姑两口子,是镇上的干部,生活稍微好点,但家里也是三个孩子,负担不轻。听说弟弟弟媳来借钱,大姑冷着脸一顿大骂——再是一个妈生的,结婚了各过各的日子,各管各的孩子!我家里三个儿女,要吃饭看病上学,哪来的闲钱借给你们盖房子?
  
  二叔两口哭着回芜湖了。房子没钱盖,只能靠自己努力拼搏。日子久了,镇上的人也认可了二叔的人品,不再难为他,再者他卤牛肉口味好,生意在长江边上,渐渐红火起来。听说有一次,二叔怀揣三千块钱,回阜阳批发生牛肉,车途径淮南时,上来几个持刀抢劫的流氓。二叔的钱都藏在袜子里,口袋只留下一些零碎票子。流氓搜了半天,见二叔只有些碎钱,气不过,往二叔大腿上扎了一刀。二叔就这样忍着痛,一路捂着大腿的伤口,到了阜阳,保住了袜子里的生意钱。听我姑姑说,他到了姑姑家里时,腿上还在流血。
  
  九十年代初,二叔在长江边上,盖起来三层楼房,把我堂弟也接回芜湖生活了。我上学的原因,一直没去过他们家里。十六七岁时,我一个人打听着,去了芜湖,在长江边的小镇上,打听到二叔家。那时,二叔二婶已经三个孩子了。两口子一直忙碌着加工牛肉,让堂弟堂妹们,带我在镇上玩。那天早晨,二婶煮了一锅粥,二叔出去买了一些油条回来,并对二婶说——孩子来了,买点油条吃吧。
  
  我早就听说,他们两口子起早贪黑,很少做饭,早晨就把昨天的剩米饭,用开水烫一下,咕噜咕噜喝肚里,就去镇上忙生意了。如果我不来的话,那天早晨,他们也舍不得买几根油条吃的。临走时,二叔把我送上车,给了我二百块钱零花钱。
  
  这些年,我是极少去芜湖的,总共算起来,才去过二叔家里三次。前年,听说大堂弟离婚后,浑浑噩噩,在江苏一家工厂突然间心脏病去世,家里亲戚把他骨灰收拾回来,葬在长江边上。听弟弟说,二叔二婶哭的死去活来。
  
  只在去年奶奶去世时,我回去奔丧,见了二叔二婶一次,仿佛二婶变得年轻了,浑身披金挂银的,也仿佛从儿子去世的悲伤中,走出来了。临分别时,二婶说——以后有时间,去芜湖住几天。
  
  嗯,有时间肯定去。我说。其实,我心里晓得,以后恐怕很难有时间了,我必须像他们年轻时那样,努力拼搏,为了自己的孩子。
  
  闲暇时,我又想起,小时候她给我送伞到学校的情景,笑吟吟的。同学问,她是谁?
  
  我花婶!
  
  当年,那个搅乱我二叔婚礼的姑娘,不怕穷苦,死活要跟着我二叔在一起的姑娘,为了自己幸福,不惜与娘家父母兄弟反目成仇的姑娘,用她的青春,勤劳,早出晚归,书写了一段完美的爱情故事………她当年向我二叔的信誓旦旦,真的用时间证明了。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计志勇说药《三字经》诗第一部.续之(九)
下一篇:不要问我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设置签名将在此处展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文集投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8-21 08:05 , Processed in 0.140624 second(s), 15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