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纯文学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视频教程及站长帮助《龙舞文学》微刊征稿
查看: 278|回复: 0
收起左侧

[书评] 在旷野的孤独中辽阔诗意

[复制链接]

升级   43%

1

作品

1

互动

43

积分

一星作者

红豆
20
威望
100
贡献
115
粉丝
1
好友
0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2018-12-20
在线时间
1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花盛
发表于 2018-12-19 21:3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旷野的孤独中辽阔诗意


.

▉北 乔

.

花盛在西部,在高原,在藏区,是位藏族诗人,其诗歌如一朵格桑花盛开。对于从小生活在高原的人而言,特殊的自然状态,是他们习以为常的。但我们知道,身体里有高原和没有高原的人,注定是不一样的。高原,终将参与他们的性情和人生。作为诗人,花盛已经将心灵的成长、文学的行走与地域文化精神有机结合在一起。诗人与诗歌相互搀扶,一同前行,身后的足迹闪烁诗歌精神的光芒。这样的诗人以及由此而来的诗歌精神,在当下诗坛,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临潭所在的高原,绝大多数地方,群山簇拥,但都不太高。当然,这些山已经站在高原这个巨人的肩膀上,绝对高度还是很厉害的。不高的这些山,墩实,仁慈,几乎没有树木,像一个秃顶、富态的中年男人。身处其中,旷野之感扑面而来,在身体里鼓荡。高原以一种温和的表情,让你自发地生出渺小的感觉。一个人来到这里,你就是高原的主人。高原上只有你,又是怎样的孤独与无助?看似热闹的县城和那些小镇,其实都在狭小的山谷中,真如一朵格桑花一样,安静且微细。空旷的高原,给予我无限的自由。而这样的辽阔,又在挤压我的内心。这就如同我们坐在繁华城市的路边,陌生的人潮涌动,反而会让我们倍感寂寞与惆怅。


孤独,是盛产诗人的沃土。无论是环境给予心灵的孤独,还是人生态势衍生的孤独感。比如苦难、激愤,最终都会在灵魂上划下孤独的印痕。诗歌,是情绪最直接也是最快捷的表达路径。写诗是一种释放,诗歌又可以是取暖的烛光。如若是这样,就比较好理解为什么西部诗人众多,抵近诗歌精神的作品灿若繁星。甘肃如此,甘南如此,临潭也是如此。


“我不想就此写下一个人的孤独/不想说出飘满雪花的高原上/难以抵抗的严寒和无边的荒芜”。花盛在山村长大,后来到县城的县级机关工作,本职工作干得很出色。他的诗龄远超过工龄,属于年轻的老诗人,写出了很多有力度的诗作,在诗坛上有较好的影响。读他的诗,能体悟到人与高原的相处。走出小山村,他是幸运而幸福的。小山村外的世界,确实精彩。但一想到父母还在深山之中,自己那无忧的童年还在小山村,乡愁的忧伤如一条河在花盛心中流淌,时常似潺潺小溪,时常浪花飞溅。身在小山村,心可以飞过群山。而来到更广阔的世界,方知自己的羸弱。从乡村自足、单向度的生活走出,花盛其实是进入了两难的境地。丰富与苍白、希望与无助、快乐与忧愁,似一杯混合果汁,五味杂陈。他喝着这样的人生饮料,在清醒与迷失中行走。这是人类共有的一种生存状态。花盛只是更深切地品察到其中的滋味。走在高原的山间,一年四季都有苍凉纠缠。山谷的幽静,使自己的脚步声更加的寂寞。一切都被山路所掌控,那弯弯的山路,如同一根绳子套在脖子上。挣脱吧。甩开山路,登上山顶,脚下是沉默的群山,鸟儿在脚下飞翔,头顶是无尽的苍穹。短暂的兴奋之后,世界还在,我消失了。登高望远,一下子化作有力无气的叹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一刻,这首诗与他拥有同一个灵魂。


这不是探险,不是旅行,而是日复一日的生活。再美丽的风光,再神奇的景观,也经不住日常化的消融。高原热烈的阳光,可灼伤皮肤,但常常不能温暖心灵。花盛写诗,倾诉,并不是他最需要的。他用诗歌燃起篝火,暖暖身体,暖暖灵魂。以诗歌的方式,把遥远的星光拉到自己跟前,照亮孤独的影子。


“草原”、“山”、“雪”,是花盛诗歌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语,也可称为其诗歌写作的关键词。这三个词语,有着鲜明的象征意味,带有强烈的延展性。而花盛又将中国文化的意境与西方诗歌的现代意识做了交融,把藏地高原的神秘风情与大众化的人文艺术性地互通,形成了自己的诗歌个性和品质,生成了富有特色的诗歌情感与精神。


在花盛的诗歌里,草原是旺盛生命力的代言。这里格桑花绽放,绿草遍地,诗意流淌,具实的画面感中,极富想象力的元素。广阔的草原,可以尽情放飞美好与愉悦,但也能让人产生渺小之感,顿生孤寂之意。这里的草原,又是高原上的草原,是高原上藏区的草原。有一个世界在草原的尽头,无边的草原,让视线无限延伸,但又困住了远行的脚步。是的,花盛站在草原上,被这两种完全相反的情绪所包围,真的是“痛并快乐着”。这也正是他的诗性力量所在。他以审美中抵达哲学性的回味与呈现。


山,是花盛仰望和倾诉的对象。事实上,他总认为山是孤独的,无助的。所以,许多时候,他既被山的雄健、冷峻所折服,又心甘情愿地视山为亲密朋友。他赋予了山与他相通的情感,在内心与诗行中,某种神性的语言一直存在。我们可以感觉到,他不在意山的形态,不着墨于山的面目,只把山呈现为一个巨大的背影。这本身就隐含巨大的隐喻。


至于雪,更是花盛所偏爱的,更为准确地说,他偏爱雪花。他所在的甘南,降雪量很大,积雪随处可见。然而,他似乎对满地的大雪和高高的雪山视而不见,只在意那纷飞的雪花。“片片雪花隐藏了整个草原广袤的心事”,晶莹的雪,却有满腹的心事,这是他的想象,也是他对雪花的另一种解读。透明之极,便是大隐之士,无限轻盈,但又极其沉重。“每个冬天我都会像雪花一样漂泊”,自在飞翔,或无奈坠落,都不是他所感受到的,只有漂泊,才是他对雪花的感悟。由此,他的诗歌具备了雪花的性情,明亮、纯美,又有淡淡的伤感。某些无助的背后,又有坚挺的支撑。


花盛与藏区、与高原,有着某种内在的关联,诗意与他的心灵一同成长,一起行走于高原之上。“草原”、“山”和“雪”,是他生命的外在环境,又是他灵魂的内循环。他把“万物皆有灵”化于血液,放牧于字里行间。在生命体验和文化感染中,以诗歌的方式拓展古典的意象,扩容现代的意识。


辽阔的高原,静若处子。群山无言,神情憨厚。它让你孤独中有感动,渺小中有坚韧,静寂中有温暖。花盛真的已经把写诗当作了生命行走的方式,诗歌与他一起生活,一起品味人生。他的诗在笔下,更在他的灵魂里、血液里。他属于真正的为自己写诗的诗人。与高原一样,他不趾高气昂,不卷入汹涌的喧哗,让自己的诗歌静静地流在心中,和高原风一起与群山默默相守。


之于诗人花盛和花盛的诗歌,都是纯净的,真诚的。这不是每个诗人都能做到的,或者说,能如此的诗人,其实并不多。


为此,我得向花盛致敬,并希望他可以初心永在,以纯粹的诗歌精神立于诗歌的高原。



2018年3月3日于京西阳光堂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不忘初心坚定前行 ——读程湛馨长篇小说《家的变迁》 呼贵礼
下一篇:情与法的碰撞——读《家的变迁》(第二部)(赵淑萍)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此打赏完全归作者,请作者设置二维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现代诗歌|歌词|各地作家网(诚招版主)|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红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抚宁信息|天马原创文学网(Long5.com)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19-5-27 05:17 , Processed in 0.515625 second(s), 26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7 冀ICP备12018954号-3 

本站双永久域名:long5.com、tianmawx.com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原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面向全国的文学交流及分享平台!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