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纯文学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繁荣纯文学,诚招团队成员《天马优秀短文选粹》征稿视频教程及站长帮助
查看: 215|回复: 2
收起左侧

回忆我的外婆

[复制链接]

升级   22.44%

3

作品

3

互动

302

积分

二星作者

红豆
174
威望
573
贡献
627
粉丝
2
好友
0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19-1-23
最后登录
2019-1-27
在线时间
7 小时
性别
QQ
发表于 2019-1-24 12:5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外婆去逝已经有三十多年了,她去逝时已八十四岁,算高寿,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奇怪的是我至今还经常在梦里梦见她,梦中多是我小时的情景。
  外婆是个典型的小脚女人,这在小时的我看来很好笑,好奇外婆的脚那么小巧,跟我们四五岁小孩子的脚差不多大,我小时经常在外婆家。外婆共有四个儿女,三个舅舅和我母亲,母亲年龄最小,那么自然我母亲很受外公和外婆的宠爱,在我几个月大时,外公就去逝了,当然他的模样我没一点儿影子,印象中只记得外公过逝三周年时,我伸着玩泥巴的小手臂挡在门口,不让外婆邻居家跟我年龄相仿的小孩子们进来看灵堂,这也许是仅有的一点跟外公有关的事情了。
  我的外婆不识字,但算帐又快又准,都说她算帐厉害,玩牌也很厉害,几乎从来不输。她喜欢玩一种纸牌,我们当地叫做“掀花花”,就是比现在的扑克牌要窄一半,但要长很多,大约有十厘米长左右,上面印着些小椭圆点,红的、黑的两种色按一定的规则排列着。由于外公是兄弟中的老大,外婆就自然是低一辈中的“大妈”了。他们在村中的辈份很高,那么族人中很多我叫舅妈的都爱和他们的“大妈”即我的外婆“掀花花”。农闲时大人们或坐村口场院中,或坐在舅舅家门口,这时我们很多孩童便把玩牌的他们圈在中间,嘻嘻闹闹围绕着他们转圈圈,往往是他们散场,我们也被终止打乱了,这时就会听到有舅妈大声喊道“唉呀!大妈又赢了! ”。随后外婆就领着我回家做饭了。
  外婆经常迈着她那双小脚,整天忙个不停,纺线、织布、做饭,纠缠她陪我玩便是当时小小的我最大的梦想。“娃娃勤,爱死人”,这是外婆经常支使我干些力所能及的小活时常说的话。我记得的外婆当时年龄已经接近六十多岁了,我脑中没有她在田里忙着的样子,猜她肯定不喜欢干庄稼活,长大后才明白生在旧社会的小脚女子们由于“三寸金莲”的缘故,也根本没法上地。外婆的手非常灵巧,给我梳头时总是用红毛线扎起两个小羊角辫。经常是她做的小花袄穿在我身上刚刚好,周围的人都夸漂亮好看,我那时小小的心灵里便很是得意。
  外婆家距集市赵镇非常近,我大概有四五岁的样子,就经常和我表哥家的儿子被她牵着小手去赶集,她左边牵一个,右边牵一个,我们好象小羊羔一样,被她两边窂窂拴着还要跟上她那双小脚步子。往往到了赵镇街道,外婆第一要事就是先要买到别人薅的夹生羊毛,买到羊毛后简单加工后再纺成羊毛线,拿到集市上去卖,或者帮有钱人织成羊毛袜子,背心等,赚取一些零头补贴家用,并给我们小孩子们买糖吃。当时老百姓间这点小生意在改革开放前期社会政策还是不允许的,以前双方买场交易都是要偷偷进行的,后来政策慢慢放开,集体大街上才有了各种小吃摊和小生意,我想这要是放在好的年月里,放在市场经济发展的时期,我的外婆早就凭着她的精明把生意做得更好更大呢!在集市上我们最烦她跟人讨价还价半天,因为怕误了时间去吃小摊,我们就在旁边嚷嚷个不停,于是她一边和人商讨,一边又要搭理我俩,还担心跑丢了我们。终于结束了她的正事,于是我们欢呼雀跃般拉着她的手就朝羊血小摊跑去,她只好笑着骂着颠起那双小脚被我俩拉扯跑着。
  那摆小摊的是外婆的一个钱姓亲威,在赵镇集市老街道中间,旁边还挨一条巷子,经过往来的人甚多,他家的粉碟羊血生意做得非常好,大人们坐在一起,很是亲热话东话西拉着家常,给我们弄粉碟羊血的那个大人不紧不慢,还要我俩规规距距坐在摊前,我俩急切着想吃那小碟羊血,虽然不段咽着口水,但还是乖乖坐着,十分听话。所谓粉碟羊血就是切好的羊血块上泼着醋水和一丝油泼辣子,味道好看,颜色也鲜美。他先是把大块的羊血分开,切成条状,拿出八九块放在一个很小的圆型瓷碟上,泼了些先头做好的辣醋水,再额外给我们俩撒几点芝麻,葱花,递给我们,当然是我们三两下抢吃着完,那时的我觉得这真是天下最好的美味了。但有一次当羊血快吃完时,我趁大人们说话间不注意,就偷偷往小碟里添了两块,当时还觉得自己挺成功的,在回家的路上,处婆沉着脸对我一声不吭,到了家里,她把我叫在跟前,用极其严厉的目光盯着我看,我心虚了,不敢抬头看她,她声音低低地问我:知道自己错了吗?做人要坦坦然然,明明白白的,懂不?自此我永远也没有忘记这一幕。
  外婆待人和善,说话也很少高声,她的话语多能逗趣大家。加上她干活麻利、勤快,在她身边很少有人偷懒。外婆与三个舅妈的关系都很好,三个舅家共有儿女十来个,表哥表姐们一大堆都很喜欢和自己的婆婆(奶奶)亲近、聊天,也非常地孝顺老人家,年龄大点已出嫁的几个表姐还经常把年迈的婆婆接到自己家里长住一段时间,表姐夫的家人也很敬重外婆,并很喜欢这位风趣的老太太。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转眼间我到了上学的年纪了,就被爸妈接回了自己的家,离开外婆我刚开始很不习惯,一到星期天便马不停蹄地跑到外婆身边。
  记得外婆八十多时,已不能单独行走了,要拄着拐杖,大舅妈当时亦有六十多岁,常有大舅妈拉着木头两轮架子车让八十多岁的外婆坐着,俩人说说笑笑去集市散心闲逛,这一度成为乡亲们的美谈。
  后来,我读高一的某一天,外婆永远离开了我们!从此对于我也有了很多的遗憾。从此,我也只有在梦中听到她的声音……


回忆我的外婆

回忆我的外婆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电梯”随想
下一篇:北京日记:艺术的方法(八修订版)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93

作品

1263

互动

1万

积分

站务人员

红豆
11428
威望
6649
贡献
8134
粉丝
24
好友
36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2-19
在线时间
1820 小时
性别
QQ

新月诗派经典作品 

平民读得懂的诗 

城南诗歌 

发表于 2019-1-25 15: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朴实,感人,分享到朋友圈。

站长微信
扫一扫即可获得帮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5.13%

340

作品

1387

互动

1万

积分

铜笔作家

红豆
8005
威望
11103
贡献
13060
粉丝
6
好友
8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8-4-29
最后登录
2019-2-19
在线时间
168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庞霄云
QQ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外婆八十多时,已不能单独行走了,要拄着拐杖,大舅妈当时亦有六十多岁,常有大舅妈拉着木头两轮架子车让八十多岁的外婆坐着,俩人说说笑笑去集市散心闲逛,这一度成为乡亲们的美谈。
象形文字的组合爱好者,文学叙说心思的创作人,体验感受文字心境的流浪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红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微信群作品|抚宁信息|中国纯文学网站—天马原创文学网(long5.com) ( 冀ICP备11025393号-6 )

GMT+8, 2019-2-19 22:37 , Processed in 0.359373 second(s), 31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本站双永久域名:long5.com、tianmawx.com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原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面向全国的文学作品分享及创作交流平台,欢迎您的光临!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