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纯文学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视频教程及站长帮助《优秀短文选粹》征稿作家档案(三星以上)
查看: 177|回复: 0
收起左侧

皮旦||虚构的现场

[复制链接]

515

作品

518

互动

636

积分

站长

红豆
64
威望
292
贡献
250
粉丝
39
好友
0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9-2-13
最后登录
2019-5-17
在线时间
75 小时
性别
QQ

天马诗群 

华山派 

天马诗词选 

发表于 2019-5-14 15: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匹马走进酒吧

别认为这匹马是进来喝一杯的
也别认为它进来是要寻找什么骑手
将愚蠢引以为荣的诗人
他们以近似于集体发情的方式
写下太多华而不实的分行
反复扰乱人类对事物真相的认识
告诉你吧,它是一匹瞎马
一匹瞎马完全有可能走进
任何一个不适合它进入的地方
2018-6-19


妖精们,辛苦了

我喜欢一个妖精又一个妖精
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妖精
我喜欢的只能是传说中的妖精
这些妖精假如真的存在
我对自己说,我应该还有希望
世上的路都堵死了啊
能很好地活下来的只有妖精了
2018-9-5




今夜梦见了死人
隐约感到死的是一个我认识的女人
她的来信总很悲伤
我梦见她死了也很自然
我梦见我把她的骨灰

装进一只竹篮子
她离我太远了
这一切确实只能在梦里发生
她活着时我并没见过她
我的平静也很自然
我梦见我提起竹篮子走向公墓
骨灰撒在路上
细碎的粉尘白的要命

2018-11-10


我认为狗已经算得上人类

我认为狗已经算得上人类
它们有名字和服饰
它们有特制的饮食和房子
它们对恋爱和婚姻
所持的开放态度
在倾向上与这个时代
达到惊人的一致
它们常常抬起一条腿
用小便练习写作
有时夜半三更了
它们还在激烈地大声辩论
它们对光荣和梦想
以及所谓的浪漫主义
有着深入骨髓的警醒
2018-4-5


题某某手机照

离开我以后你经常
发一些图片过来
当你说你不想活了
我有理由认为你已经死了
你发给我的图片
没有一张是彩色的
它们模糊的色块
是掩埋在坟墓里的光阴
当你说你死了
我有理由认为
你已经死而复生
你重新回到了
你和我一样熟悉的黑夜
随便挑上一张
你发来的图片拿在手里
都可以作为与你
在尘世上接头的暗号
2018-2-8


写诗是要死人的

毛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毛还说革命是要死人的
毛的话
完全可以拿来
用在写诗上
昨天立春
本地一个诗友突然死了
死于急症发作
看他女儿那么小
为吊唁者磕头还礼
很是伤感
这个诗友没我大
正常情况
再活三十年没问题
所谓正常情况
是指像远离毒品一样
远离诗歌
我知道的
本地作者此前已死两个
加在一起就是三个
而且都是很年轻就死了
我知道的
我所在的垃圾派
也死了三个
也是很年轻就死了
当然他们
比我身边的诗友名气大的多
一个是杨春光
一个是小招
一个是西安野狼
事实上
写诗与革命区别不大
甚至可以说就是革命
甚至可以说比革命还要革命
离婚坐牢
还有杀头
一样也少不了
杀头包括
自己把自己干掉
2018-2-5


石头记

这些石头无一不来自外地
押运而来作为风景
刻上字。刻高了,就是刻在脸上
仿佛春秋末年的罪人
这让我感到
我的前生一定犯下过大罪
在春风里
作为太监我意淫王的女人
只是意淫啊
却犯下大罪
哀羞中我的脸沦为石头
2018-2-24


握手

分别时互相握手
我与所有相见的人握了手
我的右手与七只右手
先后握在一起。有的还搭上左手
往回走时感到右臂沉重
扬起右臂我用力旋转了几圈
仿佛有多余的东西在掉落
终于回到梦里。闲下来看时
发现我右臂旋转掉的居然是一只只手
有右手,也有左手
有别人的手,也有我的手
它们像奇怪的动物
正一寸寸匍匐着互相离得更远
2018-5-27


九月九日我必大开杀戒

蚂蚁们终于说出了它们的理想
我绝对想象不出
它们的理想是如此奇怪
简直称得上胡说八道
我从不相信过于奇怪的东西
蚂蚁们派来了它们认为
最有抱负的一只蚂蚁
与我面对面,交谈了七天七夜
最后我怒吼道,滚吧
离开时它说,皮旦先生
过几天会有一只
更有抱负的蚂蚁与你交谈
我猛然动了杀心
不是杀死正在离开的这只蚂蚁
我是要干掉即将
到来的那一只。忍住脾气
我问它是哪一天到来呢
九九归一。它说
时间就定在几天后的九月九日
2018-9-5


我从棺材里偷跑了出来

你真是个人物!你越来越像个人物
活着的人都以结识你为荣
死去的人,也想结识你
可惜他们得等你死后才有机会
他们躺在棺材里
每天念叨的就是你快死吧
你早死一天,他们的幸福就早来一天
我算一个活人吗?我不算
我算一个死人吗?我也不算
我是从棺材里偷跑出来的
你不会知道,我是多么想与你结识
你死的慢一些,我可以忍受
万一你不死怎么办
这是我必须考虑的问题
于是毫不犹豫,我从棺材里偷跑了出来
埋住棺材的是泥土
我从泥土里偷跑了出来
埋住泥土的是荒草
我从荒草里偷跑了出来
那些狗日的,把我埋得太深了
你绝对不是狗日的
看见我你别害怕啊
2018-10-4


相信总有一个方向是好的

当你去了很多方向
都很倒霉
你更要相信
总有一个方向是好的

当剩下的方向
越来越少
离那个最好的方向
必然越来越近

圣徒为什么一直
奔走在路上
因为他相信
总有一个方向是好的

圣徒为什么
从不丧失信心
因为他相信
即将抵达最好的方向
2018-11-19


乌合之众

你看见乌合之众
就等于看见了我

天上的乌合之众
是大群大群的乌鸦

我从来也不幻想
飞到天上去

我的愿望是做一名
人间的乌合之众

看见飞掠的鸦群
也等于看见了我

我必须向乌鸦学习
纯粹的盲目性

而乌鸦的激进主义
常被我掺进爱情
2018-12-7


天亮前的乌鸦

乌鸦按时骑上树杈准备痛哭
今天是星期三
今天它将痛哭三遍
十年前它是
远近闻名的赤子
今天它是乌鸦
赤子需要祖国以及为祖国
一再痛哭
乌鸦只需要痛哭
以及为痛哭而痛哭
乌鸦只热爱
稍高于地面的天空和略低于天空的树梢
没有必要让十年前的痛哭卷土重来
乌鸦的痛哭是新的,眼泪也十分清洁
它比昨天早起半个小时
按惯例它的痛哭得在天亮前完成
明天将起得更早,因为明天要多哭一遍
而星期天不哭,星期一
只哭一遍,睡眠和娱乐比较充足

2007-1-17


疯子们的最大愿望

一代代疯子不停地东奔西走
在我看来
疯子们的最大愿望
一定是重建人间
2018-1-10


苦厄,或幻想

你是否想到,你看见的春暖花开
其实是春天对它历经苦厄的回忆
那是时间才有的血光,以及众人都有的
对时间的幻想
哦,把幻想建立起来
用幻想构建人世的雷霆
2017-2-17


酒后

“酒终于醒了。”我说这话时
已走在坝子上
“你不该让我喝这么多”
又说一句时
我已看见那棵死掉的树
死了它还站着
所有的叶子都离开那棵树了
最高的树杈上
一直盘着一条蛇
所有的蚂蚁也都从那棵树上
排着队撤退了
这条蛇却从不离开
我的话就是说给这条蛇的
2017-7-11


如此美妙

你决定继续住在殡仪馆附近
住下的第一个星期
一次夜归迷路围着殡仪馆
你整整绕了一圈
你说提醒你的
是一具正被抬下运尸车的
盖了白布的尸体
我多次劝你换个地方居住
为什么不让
更美妙的事物作为提醒
虽然终有一天
我们也将变得如此美妙
2017-11-12


虚构的现场

他在一道道门上画下神秘的符号
从来没有人看见过他是谁
我试图将这个人完全呈现出来
我做的工作很简单
只是把一道道门全都置换成墙
他画在门上的,全都画在墙上

更全面的呈现也很简单
我只是把置换的墙一一去掉
让大地一片空白
他画在门上的,全都画在空白上

我所做的,都借助了虚构
连这个人也是我虚构的
只是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他在虚构中忙来忙去
有时还高喊出一连串的口号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喊出了什么
2019-4-9


激情总得有个去处

我打船闸桥上往东走
隔着桥面一个人打招呼
猛一看不认识,很快想起二十年前
我与他一起讨论过重要的事情
他走远后我想,所幸那些事情也很空洞
激情总得有个去处
2019-4-13











作者简介
皮旦
原名支峰,网名皮旦、老头子。
垃圾派创立人,写有《垃圾派宣言》。
皮旦还主张反理念、反现状、反方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开通用户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现代诗歌|歌词|各地作家网(诚招版主)|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红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抚宁信息|天马原创文学网(Long5.com)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19-5-22 21:42 , Processed in 0.328125 second(s), 14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7 冀ICP备12018954号-3 

本站双永久域名:long5.com、tianmawx.com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原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面向全国的文学交流及分享平台!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